饮之太和吧 关注:154贴子:13,884
  • 8回复贴,共1

肥肠妃大战宠物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IP属地:加拿大1楼2024-01-09 04:07回复
    百度把我的开戏美美删了


    IP属地:加拿大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24-01-09 08:13
    回复
      百度你无情无义无理取闹


      IP属地:加拿大5楼2024-01-09 09:05
      回复
        【承乾宫有松月与鹤相知,膺衍庆永宁之福,自我承旨迁伴额涅膝前,居处所邻不再是同龄姊妹,而是诸位宫嫔妃御。且说周娘娘膝下犹空,已叫庭前的灯笼柿、水中的芙蕖花寂寞多年,便是宫娥们悄悄儿将送子观音挪出殿的情景,也被小蝴蝶不经意看见过几回】
        【因她家世尤隆、恩眷常在,左右多有趋奉,在我眼中,却实在是个很随和、很真诚,没什么架子的人。至于素来心淡于节庆的额涅,为何在上元节劳神编织兔儿灯奉上,则是多年以后才明白的事情。眼下可与周娘娘携游消闲,不计身阶高下、年序长幼,更成了承乾宫惹人喜爱的又一桩缘由】
        娘娘容秉。常言道,礼佛不问所在,可高堂,可陋巷,自然也可在娘娘的衍庆福地。况且,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小蝴蝶见这观音慈眉善目,若有莹光生,才一时贪看
        【说这话时唇也嫣嫣、杏瞳圆圆,眉心叫周娘娘轻点,好似打蜷的南瓜虫般一缩,却仍振振有词、声声娓娓,小大人似的分说着。自小读子集则训,也心慕佛法奥妙,红尘世人虽难抵莲台清妙,想来菩萨慈悲,不会吝惜舍于我眼目流连】
        想来汗父与母后的恩赐泽被承乾,小蝴蝶虽不敢造次损毁……可殿前的匾额楹联目视我出入平安,雀金呢的宝氅引来百鸟朝凤。这样好的灯若束之高阁,那可真是看也看不见,摸也摸不着了,实在可惜
        【周昌妃信口调侃,却不料正戳中七公主的痛脚。令嫔春翡是个十分遵规守矩之人,漫说破例留我晚寝,便是生辰之夜也不许众人违背宵禁之例,扯着额涅被角听故事的滋味,小蝴蝶实在很久没体会过了。话虽如此,面对周娘娘这位玲珑剔透的脂粉美人,仍被这提议下了一跳,信得十分认真,鸦雀无声了半晌,讷讷道】
        若是额涅之命,女儿自当听从。额涅平日便教育我起居有礼、动静皆宜,人家的睡相也十分周正,定不会给周娘娘你多添冗烦,放心,放心


        IP属地:北京6楼2024-01-09 22:44
        回复
          【瞧他人小鬼大,漱芳斋中女傅悉心的教导俨然已成点化他的道行,直催得人翠蛾两湾,醉在他柔舌三寸尽心织就的恬言里头。本就是受不得耳旁风的寻常人,小妮子娇娇痴痴地一求,也软了下来】
          哎!这琉璃灯也与养性殿的大师说定了吉日吉时,一刻也耽误不得。你这丫头还不知道与佛祖讲的便是一个诚心之缘,咱们求的香火圆满可拖不得。【好笑地看他一眼,示意他往桌前的小食上挪一挪眼】你且吃过樱桃酪后叫姑娘们伴你自再去库里瞧瞧别的,素日在衍庆殿里坐了这么久,可见过我薄待你了?他昌妃娘娘还短得了你一柄琉璃灯不成?
          【人自活一口气,到头来细究,体面两字是宫里人这辈子营营逐逐的头等的大事,而这椒殿中的体面是砌过金,透过银的上乘。除却最寻常在名位、宠爱上的钻研,儿子的爵位也是脸面,女儿的绝艺亦为添彩。小蝴蝶自然是天之骄女,莫说什么奢绮的俗物,若他真想要什么海底捞月,镜中求花,只也应有奴才殷切侍奉着。海拉苏门中并非什么怀黄佩紫之辈,平素又循规蹈矩,虽不至什么捉襟见肘之说,可因着门楣总有力有不逮,自己不吝啬施手添补一二,是以锦上添花似的檠架,以全当日他在座下献勤之心】
          【闲言已说至此节,瞧这小丫头在话声中渐次垂了目,低了头,颇有几分丢了魂的形状,越听越觉着他泄气丧心。更琢磨着有趣,玩心更起】
          只是呀,你额娘说,收过这礼,从今遭起就要你往我这处住了,归我养了,小蝴蝶明日起晨昏在我门下定省,可别忘了才是!


          IP属地:加拿大10楼2024-01-10 07:55
          回复
            【依言坐下品尝着专为蝴蝶盛来的樱桃酪,眼光却仍是依依不舍,平日最喜樱桃鲜艳、蔗浆甘甜,此刻却无端寡淡。周娘娘待人慷慨爽气,若非兹事体大,她是能下定决心折花赠蝴蝶的。叫人这样好言劝了几回,也觉不妥,红着小脸蛋腼腆道】
            蝴蝶可不是背恩忘义,在人家心中,周娘娘是顶顶大气的人了!我只是觉得,既然诚心礼敬,倒不如办个观灯的法会,邀来各宫娘娘、诸位姊妹同观,正应了香火旺盛、阖家圆满。前日听闻西六宫有几位才媛娘娘,临摹的正楷几可乱真,若是抄些经卷佛理奉去,更添暗香盈袖、清心满怀。娘娘您说在不在理?
            【周昌妃奉旨代掌承乾宫,不单为此间宫眷冬暖夏凉劳心,诸般紧要事体,额涅未刻意避我,自然耳濡目染。心底猜想着这琉璃灯是何由来,他的主人又肯不肯听我建言,续说道】素日在衍庆殿承教于娘娘,您可曾见过我贪玩误事,任性妄为的?樱桃酪小蝴蝶吃完了,便由我替娘娘做一回传信青鸟,将这灯送去宁寿宫吧
            【伊人戏蝶心切,愈听愈不似真,扬眉望见她殷殷笑脸,懊恼一叹】嗳,娘娘原是诓我的呢
            【古来内帷子可贵母,母亦可贵子,若蝴蝶是须眉儿郎,这玩笑难免弦外有音,可我到底是个公主。幼时生得丰润讨喜,叫贵人们捏捏脸蛋都是常事,待至长成亭亭女儿,妃御们也将我当成试匀新妆的友伴、抚琴论曲的知音。我的家虽比游游口中宫门外的世界熙攘繁杂了些,却也有很多很多的爱】
            您难道没听人说过,养儿一百岁,常忧九十九。当娘的要忧心女儿饮食起居,教授礼仪才华,琢磨其性情品格,可是件辛劳事。依我看么,如今这样才是上上之策。娘娘既不必劳心费神,耽搁了选衣品香的闲暇时辰,又有现成的小蝴蝶敬爱着、亲近着,可谓两全其美呀……


            IP属地:北京11楼2024-01-12 00:14
            收起回复
              哎,前日还请了几位姐妹们看戏,眼下又要依着你的请举宴,可是昨儿下了黄金雨,你兜罗了一箩筐,要来孝敬我了?若昌妃娘娘真是个活财神,还怎么须明日到佛祖前头去周全体面?【眼瞧着一盏酪都吃不完的功夫,丫头又领起玩心,摇摇头,有些无奈地答应他的求】若你明日下学早,又无课业,便随着姑娘们一道去吧。不过孝敬佛祖,供灯续香火,讲究的是要十足的诚心,佛门清净地,可不是随你这小丫头放肆胡闹的,可晓得?
              【倒被逗笑了】这倒不难【一顿声,不妨娓娓道来】若论你的衣食起居,已有几位上手的婆子姑娘们一一照应,若嫌不足,再让我亲自去内务府另挑三五个梳头妮儿仔细伺候你;你的仪容德行么,每日派个老嬷嬷在你身后时时叮嘱着,一刻也不停地教导,若有什么大事,再往我身前回禀;若论起课业六艺,书院中的女傅博学多才,教导指点你一二已不在话下。
              【在尚未生育的我看来,照顾子女并非什么需要十全躬亲尽力的头等大事。禁銮中自有各色人才济济,金银砸下去,谁不来效力?当然么,这只是调笑小蝴蝶的话】昌妃娘娘旧日随父母住在云南时候,我阿爹公事繁忙,我阿娘庶务不断,便放着我们四姐妹漫山遍野地撒欢,什么斗草捉鸟,还没有我没做过的,不也好好活在现在了。
              【一席话说下来,只为托付最后的戏谑】你说昌妃娘娘说得有无道理?今日起,昌妃娘娘便要做你的亲额娘了,令妃已将你转赠与我了,就是拿那盏琉璃灯换的,来日见着了你额娘,你可得叫一声令娘娘了,你可愿意?


              IP属地:加拿大12楼2024-01-12 09:54
              回复
                【周昌妃耳提面命,蝴蝶公主听得仔细。烟花三月时,恰得条茉莉花样的苏绣裙,腰封缠了濛濛软柳,素日只在重华宫两考与学士们讲课时才穿,如今正好取出扮个送灯的青鸟,庄正素雅。而以我如今年岁,尚不知佛前灯下,十之八九是心事重重,他们不言不笑,并不只是心有惮畏、遵从礼数,而是为伤心事所累。来日若成了纷杂事中人,便是金灯玉宴,想亦索然】
                【朝着周娘娘揖揖手】晓得了,娘娘保管放心。不过,这次小蝴蝶若做的妥帖,娘娘可不能当我是只会任性胡闹的小丫头了吧?人家如今,可有十来个阿弟阿妹呢……
                【茨姑与手下的红糖、绿蜡是熟脸孔,至于再往下,盥沐时捧巾的宫娥、搬运箱笼鱼缸的黄门,则微末到不足为公主所知。听人细数这诸般服侍的、照料的、教引的,只觉被簇拥的这人好不麻烦,待联想到蝴蝶自己身上,又觉得合情合理。公主出入前呼后拥,凡事有侍臣周全,四德六艺皆托重华宫的女傅教习,这宫里所有的女孩都是一样】
                【要说有什么不一样的么,我的额涅春翡慢声细语,是个看似很温柔,却言出法随的人。她心中的小蝴蝶一定顶顶出类拔萃,所以才对我向来约束甚严。至于周娘娘,她在这宫里苦也悠悠,乐也悠悠,做她的女儿,定然也是件很愉快的事】
                【只知有隐士高人、耕农猎户存居山林,再不然便是豺狼虎豹、珍奇走兽之流,如何也想不到端庄雍容的妃子身上。小蝴蝶听得目瞪口呆,一壁又想,额涅对少艾旧事讳莫如深,虽则海拉苏前事暗淡,会不会也如周娘娘今日坦白的过往般,有着令公主心向往之的斑斓?】
                【正两难应对时,宫娥报声令贵嫔前来,忙将甜浆碗一放,乘机溜了】蝴蝶也不晓得,我额涅来了,周娘娘同她商量去吧


                IP属地:北京13楼2024-01-13 18:12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