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蜜沉沉烬如霜吧 关注:47,021贴子:379,676
  • 4回复贴,共1

【世间共白首】*时间线为锦觅投胎到凡间棠樾居*相对上一篇发表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世间共白首】
*时间线为锦觅投胎到凡间棠樾居
*相对上一篇发表过的原文有略微的改动


IP属地:广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8-24 03:49回复
    【一】
    我十岁那年,院子里来了一个长得顶好看的神仙,他穿一身乌黑乌黑的袍子,一双凤眼狭长明亮。彼时我在荡秋千,见凭空多出个人来竟也不怕。
    他走过来蹲在我的面前,四目相对,我不说话,他也不说话。最终还是他伸出手来捏了捏我的脸,我感觉被他摸过的脸上一阵冰凉,他问我:“你叫什么名字?”我眨了眨眼:“我叫锦觅。”“锦觅。”他低下头,喃喃着,把我的名字念了好几遍。
    “那你叫什么名字呀?”
    他笑了笑,“我没有名字。”
    “哦。”我当然不信,不过既然他不想说,我也就没有再问下去。
    他走时,说他以后天天都会来,来陪我。
    我应了下来,说:“随你。”
    其实,我有没有人陪都无所谓,我更喜欢一个人荡秋千,一个人闻花香。
    不过这个神仙似是好像只有我能瞧见,铺中的伙计阿宝还有阿爹阿娘都是看不见的,那个神仙说,这是我们两个的秘密,不要与旁人说起,我在他坚定的目光下点了点头,并保证不会说出去。
    之后他当真天天都来,并且每回都给我带些糕点,都是我爱吃的,我问他:“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些的?”他说:“我是神仙,神仙什么都知道。”哦——原来如此。
    只是每回他都看着我吃,自己并不动,我问他,你不喜欢吃这些吗?他说,他不喜欢甜食,只是见我喜欢便给我带的。我撇撇嘴,唔,真是个怪人呢。
    他会变幻出一团红簌簌的莲花火来,更能手一挥让树上结满鲜红鲜红的花儿,他告诉我,这花叫作凤凰花,是他心爱之人第一次为他变幻出来的,且他真身便是一只凤凰。我不禁感到惊奇,说想看他的真身,一定很好看。他摸摸我的头,说还没到时候。我说,你喜欢的人一定是个很漂亮的仙子,他笑笑,说:“是啊,她很漂亮,也很可爱。”听他这么一说,我便想见见这位仙子,可他说,这位仙子,五千年前便身陨了。哇,五千年。对他来说这是多么长久而一段痛苦的时光。
    我看他一副凄苦的模样,便凑过去亲了亲他白嫩的脸颊。
    他有些错愕的抬起头看着我,我舔了舔嘴唇,道:“阿爹不高兴时,我亲一下他的脸他便会笑了。”他的脸却一下子青了,“以后不准亲旁人,你阿爹也不可以。”
    我觉得奇怪:“为什么呀?”
    “因为……”他止住了话头,没有再说下去。
    “为什么呀为什么呀?”
    他皱了皱眉:“罢了,我总是奈何你不得。”
    我莫名其妙。


    IP属地:广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8-24 03:51
    收起回复
      【二】
      他总喜欢在一旁看着我荡秋千,喜欢帮我束发插簪,他说,他喜欢看我笑。
      我说:“你身边没有喜欢笑的人吗?”
      他垂眸:“有,不过,她不记得我了。”
      唉,真是可怜呢,“那,那以后我就多笑些。”
      他说好,眼底却有些凄楚。
      我笑的时候,他也会笑,满目生花,似有春风滤过。
      有一日,他问我想不想学法术,就像他一样,可以来去自如,可以隐去身形,可以变出满枝的花。
      我心下欢喜:“自然愿意啊,可是我要怎么做呢?”
      他沉默片刻,告诉我,其实他并不是神仙,而是魔。
      我当即大惊,我竟然与一只长得如此绝色的魔朝夕相处这么些年。
      他问我,是不是怕他了,我摇摇头:“不怕,因为你是只好魔。”他笑了,可泪珠却从他眼里涌了出来,我用帕巾替他拭泪。
      那年,我十四岁,下定决心要入魔道。


      IP属地:广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8-24 03:52
      回复
        【四】
        大婚那日,阿娘为我上妆梳发,插簪涂脂。替我披上了大红的喜服,她的两个眼睛红肿得似核桃,阿爹满面泪痕扶我上了花轿,一旁的阿宝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
        县中的路极其坎坷难走,一路颠簸只叫我想吐,出了县城已是薄暮西山之时,轿外片刻不停的锣鼓声直震得我脑壳疼。
        忽闻一声清丽婉转的啼鸣,随即便有人喊道:“凤凰!凤凰!”
        我心中一噔,旋即了然与释然,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忽觉轿子一震,再闻一声惊呼:“不好,凤凰抢走新娘了!”
        我掀开帘子,轿子果真已离了地,而我便坐在这轿中被一只凤凰给带了去。
        一股睡意上涌,我双眼一闭,不多时周公便来接我入了梦。
        梦里,有繁花盛开姹紫嫣红的花界,有满枝凤凰花的栖梧宫,有星辰银辉洒满庭院的璇玑宫,还有清爽宜人,有爹爹的洛湘府。
        待我醒来掀开帘子,入眼是被银月流辉洒满的金黄的油菜花田,还有漫天纷纷扬扬的花瓣。
        我揉揉惺忪的睡眼,一阵风吹开了火红的轿帘,亦吹起了我的盖头。
        我远远看见,一位身着红衫的公子自花海深处而来,金黄的油菜花自动在他脚下为他分出一条笔直之道。
        我笑了,旭凤,凤凰,凤凰。
        他行至轿前,撑开一把纸伞,遮去了漫天的花雨,朝我伸出手,轻笑道:“锦觅,我来了。”


        IP属地:广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8-24 04:12
        回复
          大家不要嫌弃


          IP属地:广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8-24 04:13
          收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