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最强剑士憧憬着...吧 关注:11,232贴子:9,777

【渣翻】009-原最强、与不知名的少女再会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元最強、名も知らぬ少女と再会する不知不觉都已经快到10了漫话说漫画也汉化了,,,真是一本满足不过当然某家的评论还是少看为妙,,,理由就不用我说了。。。不过话说回来男主你什么时候才能斩魔法啊。。。


回复
1楼2018-04-05 00:2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4-05 00:30
      3樓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4-05 00:33
        插,不插就没有位置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4-05 00:52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8-04-05 00:57
            先插好插满再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4-05 00:58
              插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8-04-05 01:10
                前排~男主怕不是要用木棍斬魔法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8-04-05 01:18
                  捅一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8-04-05 01:27
                    某家的评论总是要比贴吧还过火大佬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4-05 02:12
                      為新吧拉點人氣 先插再說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8-04-05 02:1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4-05 06:55
                          插一下


                          回复
                          14楼2018-04-05 07:04
                            挤挤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8-04-05 08:01
                              先插为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4-05 08:23
                                左插插右插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4-05 09:35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4-05 09:58
                                    上插插下插插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8-04-05 10:17
                                      斜着插一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4-05 10:19
                                        插插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4-05 11:08
                                          再狠狠地插一下


                                          回复
                                          22楼2018-04-05 11:14
                                            别插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8-04-05 11:24
                                              插啊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4-05 12:33
                                                請容我用力的插一下


                                                回复
                                                26楼2018-04-05 13:31
                                                  插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4-05 14:10
                                                    可惡~想插~插插


                                                    回复
                                                    28楼2018-04-05 14:10
                                                      插啊啊啊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4-05 14:42
                                                        目送因工作而离去卡米拉的背影后,索马在那个地方仰面倒下。
                                                        并不是累了。
                                                        要说是怎样的话,只是对自己感到失望了而已。


                                                        最后的最后,以为得手了的瞬间,松懈了。

                                                        那是刹那的疏忽,本来的话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但现在的索马是离万全还相差甚远的状态。


                                                        无论怎说,索马还没习惯用这个身体挥剑。
                                                        只是很轻挥着的程度的话暂且不提,考虑到实际对战的可能的话,刚才的就是那第一次。
                                                        在对战的过程终于开始慢慢习惯了这种程度……明明是那样的状态但是大意了,而且还因此输了,很是有问题呢。


                                                        「虽有各种各样的借口,但那样做毫无意义呢。真是的我辈还差得远呢――你不这么想吗?」

                                                        (译:无形撩妹、、、最为致命。。。)
                                                        「――っ!?」


                                                        这么说的瞬间,后面的树略微摇晃了。


                                                        马上那就平息了……不过,不用说那是毫无意义的。
                                                        等了一会那边也没任何反应,看来『那边』认为是有意义的呢――


                                                        「姑且先说一声,暴露了后还想着隐藏可是无意义的哦?」
                                                        「……っ、为、为什么会知道啊……?」


                                                        一边这么说着一边从树的背面露出脸,那是有所印象的少女。


                                                        赤发赤眼。
                                                        年龄与索马一样,可以说是小孩子的身姿。
                                                        一副很容易上当的脸,总觉得让人有点在意的印象,但隐瞒不住不安的样子,大体已经淡薄了。


                                                        露着不安那样的表情的理由是,现在自己所说的那个吧。
                                                        看来作为本人的她,好像没有注意到呢。


                                                        但是。


                                                        「嗯……要说为什么我也很困扰呢。就是因为知道所以知道,只能这么说呢」
                                                        「但、但是……刚才的人好像没有注意到」
                                                        「嘛、老师……卡米拉是以为这里谁也不会来那样。并不太在注意着周围吧」
                                                        「……你是知道我会来,所以与她不同?」
                                                        「正是、呢」


                                                        点头,似乎接受不了那样的视线投了过来,但那就是事实没有办法的事。
                                                        不过这个场合的事实,索马所想的,又是某种别的意义上的事实。


                                                        嘛而且实际上,索马能注意到她完全是偶然。
                                                        和那个卡米拉对战的时候,最后的最后有所分心,其实是因为注意到了她。


                                                        只是在那里能注意到她,果然是因为知道了她的存在了吧。
                                                        不知道你会来,就算是索马也说不出这样的话吧。


                                                        不管怎样,仰面继续着话题也很奇怪,所以索马姑且站了起来,转过身去,然后重新打起招呼。


                                                        「不管怎说,好久不见呢。正好隔了一周呢」
                                                        「是、是啊……好久不见」
                                                        「嗯。还有。虽现在才说,但那个时候真是帮大忙了」


                                                        那个时候,一周前,帮了大忙。
                                                        就如这些言词一样,索马与这个少女相识……不如说,所相遇是、一周前的时候,突然倒下那时候的事。


                                                        然后一点也没先考虑到会变成不能动的事的时候,真是帮了大忙。
                                                        具体就是借我肩膀,托那福总算是走到了后院。


                                                        「并、并不用特地这样,道谢什么的……是我擅自要这么做的」
                                                        「不,对我辈有恩,实际客观地来看也得到了帮助,那与考虑着什么而去做没有任何关系。对我辈来说有回礼的义务,你也有接受那个的权利。嘛因为权利在于你,即使想舍弃它也没关系呢」
                                                        「……为什么要向我道谢却一副很伟大的样子……?嘛、算了吧……如果是这样的东西的话,我就收下吧」
                                                        「嗯,那很荣幸」
                                                        「……果然还是不能理解」


                                                        虽被投来了不服那样的视线,但索马只是耸耸肩膀。
                                                        虽有意识到自己言行总是一副看起来很伟大的样子,但关于这点已经治不好。
                                                        所以只好放弃了。


                                                        「嘛就是这么回事呢……嗯?这么说起来,还没听过你的名字呢」
                                                        「那才不是这种情况……而且是没必要的东西」
                                                        「因为很必要所以请教我。啊啊、顺便一提我辈的名字是索马。随你怎么叫都行」
                                                        「……总觉得果然还是让人无法释怀……嘛算了。但是名字……名字、呐」
                                                        「嗯?要是有什么不方便的话即使用假名也行哦?」
                                                        「假名……那个……」


                                                        这次虽被投来了吃惊那样的视线,但索马只是觉得奇怪。
                                                        看来不是玩笑,而是认真的。


                                                        不管怎么想都很有道理,需要的只是可以作为个人的判断,为此才叫人名字。
                                                        就算那是假名,但只要被本人所认可的话,对索马来说怎样都好。


                                                        「……哈、嘛算了。到时再说吧。艾娜【アイナ】哦。这边也随你怎么叫都好」
                                                        「嗯……那么艾娜」
                                                        「突、突然直呼其名吗!?」
                                                        「嗯?有什么不好吗?那么要改下吗……」
                                                        「并、并不是说有什么不好。只、只是,稍微,有些吃惊而已……」
                                                        「没有问题的话,那就用艾娜称呼了」
                                                        「呜、嗯……好,好、的。那、那作为代替,我对你的事,So、索马,来称呼哦?」
                                                        「嗯,我辈也没问题」
                                                        「……为什么你能如此坦然啊」
                                                        「嗯?你说了什么吗?」
                                                        「什、什么也没说啊!」


                                                        脸颊略微染红,叫喊着的少女的身姿,索马再次感到奇怪了。


                                                        看来其内心,沸点相当的低,或者说不知道为什么会生气,虽想这么说,但还是没把它说出来。
                                                        索马偶尔也,还是能分清的时机的。


                                                        「嘛不管怎样,艾娜」
                                                        「什、什么啊……?」
                                                        「嗯……?为什么脸颊如此红,难道说感冒了?那样的话赶快回去休息啊。感冒最开始可是关键」
                                                        「好了赶快进入正题吧!」
                                                        「姆呜……为什么要对我辈发火?不明白……」


                                                        嘛反过来说,偶尔也还是有不能分清的事。
                                                        不管怎么说。


                                                        「嘛反正就是这样,如果有什么困难的话向我辈来说就好了」
                                                        「……虽不知道为何要说这些的原因,但到底怎么回事呢,仿佛也完全不知道?」
                                                        「嗯?有什么难以理解的地方吗?只是单纯地,想还清被帮助了的恩情,虽只是这么说」
                                                        「请从开始就这样说啊……所以有说过吧那只是我擅自要做的事,恩什么之类不需要」
                                                        「嗯,所以我辈也只是擅自地认为成恩情,然后在那个到来的时候只是擅自地帮忙。所以不必在意?」
                                                        「……什么啊那是」


                                                        噗嗤一声,突然从少女嘴边露出了笑容。
                                                        那虽是因惊愕而产生的笑容,但笑容就是笑容啊。


                                                        然后索马与少女――艾娜相遇之后,第一次看到她笑容。


                                                        「嗯……」
                                                        「什、什么啊……?」
                                                        「不,从最初见面的时候就在想……果然笑容很适合你呢、这样」
                                                        「……是吗?」
                                                        「用更简单易懂的话来说的话,笑容很可爱,这样的事」
                                                        「哇,不用这样特意改口重说啊!话说回来什么可爱啊!?」
                                                        「嗯……是说可爱的定义吗?将那简单说明也很困难呢……」
                                                        「不是说这样的啊……っ!」
                                                        (译;少年你为什么如此的熟练。。。)


                                                        不是先前所能比拟的满脸通红,惊慌失措,对于慌张的艾娜之姿,索马第三次觉得奇怪了。
                                                        对索马来说只是说了真的这么认为的事,不知为何对方会慌乱着,真的是不明白呢。


                                                        「到、到底在企图着什么啊……就、就算这么捧我,也没什么可得到的哦?」
                                                        「捧、吗……?只是说出事实并不是捧那样的感觉――」
                                                        「知、知道了!因为知道了,所以这个话题在以上禁止!」
                                                        「嗯……虽不是很懂,但明白了」


                                                        虽不是很理解,尽管如此,但还是在点了头的少年,与满脸通红,反复气喘吁吁的少女。
                                                        从旁观者来看会想那是什么呀,然后展开各种想象的画面,嘛不管怎样,索马再次点头了。


                                                        「如果发生了什么只要向我辈说的话就会去帮忙,即使不说也会去帮忙,只要记住这点就行了。不过说到底,我辈能做到的事范围也是有限的」


                                                        然后依旧以一副很伟大,那样的样子告知,少女像是明白了一样点头,并且嘴角,再次稍微上扬。


                                                        收起回复
                                                        30楼2018-04-05 14:47
                                                          第一个看完?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4-05 1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