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山点点愁吧 关注:13贴子:608
  • 6回复贴,共1

(你坐在红色无边的梦河)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IP属地:北京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24-03-26 16:33回复
    【夜是红色的。被昏橙的膏灯、喧沸的人声打湿,一节潮漉无比的赤缎。】
    【淑公主今宵却脱离了精美的桎梏,汇入环香袅袅的衣潮,成为伶仃失序的游鳞,——小灯坠入幽绿的阑幕,万籁同歌中烫出一个缄寂的疮洞来,在内盛放着梦隙的真珠与酩酊的露颗。】
    你,【斟酌着称呼,宫闱内人人都以衔序相称,分割成森严的尊与卑,然而匿在面具下的丰颀男子,示给她的就只有提握灯盏的瘦长指节,】“昆仑奴”……?可曾看见一名穿着绿衣的小格格,约莫同我一般高。


    IP属地:北京2楼2024-03-26 20:28
    回复
      【我又梦见面具了。】


      【我还在逐一数着见面时它们的名字,猞猁、朱鹮——而我亲手摘下的那樽狐狸面,照旧不知所踪。死物也会开口说话吗?剖开我迷惘的内核,渡鸦在下一瞬冲破了黑沈沈的罩雾,那是一只凌厉非常的眼,直将我迫醒於靠伏的案缘。】


      【回过神来时,我已经踏着夜色出府,那座卖面具的小摊仍然伫在街边,今下吸引我中意的却是另一面浓重的玄,覆面后,似为我的踪影披上一面纱。】


      【正值旋踵欲离,身旁的呼唤不得已教我侧目,咀嚼着不着调的问句,我元不想应她,仅是稍稍地摆了摆首后准备打道回府,只是人潮不作美,竟然将我二人困在此小小方寸,此刻我便不得不展声了……】


      不曾。
      【逼仄的面具下,我没由来地有些颊旁发烫,继而抬手全然揭下。她身后的杂耍突兀的炸出一阵铁花,声势浩大】
      你们走散了?


      IP属地:江西4楼2024-03-29 00:26
      回复
        【公主如昼白夜里被剥离的眼,极清澈地望过去,连同泓底印刻的欲燃之焰。噼、啪,繁星坠入黧乌的云鬟,——这无疑是个适宜揭开谜底的瞬刻。几乎就在这海潮般的时分,人群中四下欢笑的声浪也裹挟而至,侵吞他疑问的最后几个音节。】
        【于是,也像沉没进瓯底的鱼,嘴唇翕动,却也只有翕动。梦一样的泡影里她听见自己说】
        好罢。所幸你看见我了。
        【熙攘的河流将她推向陌生少年的臂怀,悖逆仪训的谬误举止,非发于本衷、却又并不厌恶。鼻息间萦着他浅薄的松香,公主便微微仰起脸,漂亮的眸勾很不客气地钉进他被照映成琥珀形貌的瞳仁】
        嗯。想吃糖人,——我的银钱都在她那里呢。


        IP属地:北京5楼2024-03-29 20:33
        收起回复
          【远望的两爿轻轻一蹙,承下她不着边际的喃语。不待我开口要避走,浪逐的人流早要我二人囿为一体,提灯偏打,豆火和近身的芳息一般燎人,不禁瞳色飘忽】
          ——小心。
          【顺手大抵是不带私心的,我镇定自若地将她肩头一拢,再赋予过路不大长眼的人一记白目。索性揽着这只迷途羊羔隐入了荫蔽下,】
          你都要回不了家了,还在想吃甚麽糖人?【真是心大。】
          【如此,我又无形之中架起一座识途归返的担子,小吁一气。一壁细细收妥那只昆仑奴面具,一壁盯看着浩瀚渺茫的来往行者,】
          除了着绿衣,还有呢?


          IP属地:江西6楼2024-04-08 00:34
          回复
            【现下,她同这名不知名姓的少年皆作彼川的游鱼,盈积涌动的光色里不致迷失,然而矜傲的小淑殿下犹且忿忿地兀自愕叹——他太无礼!这样自若、这样从容地揽着一名未出阁的小女郎,仿佛一对绸缪燕尔的年青璧人,殊未知轻薄的是国朝的金枝。】

            【日后定要治他的罪,公主心想。但出于他方才的回护,姑且可谓将功折罪罢。】

            你不会让我回不了家的罢。【荔眸弯成弦月的情态,很笃定地。】绿衣,梳小两把头,——嗳,你那只昆仑奴面具能不能借我戴戴?


            IP属地:北京7楼2024-04-12 17:09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