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天吧 关注:30,806贴子:517,560
  • 23回复贴,共1

【原创】宁天小短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些些原著向小故事…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2-04-27 15:31回复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2-04-27 15:32
    收起回复
      点开图片就能看到完整版噢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2-04-27 15:35
      回复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2-04-27 15:36
        回复
          周年那篇为什么会河蟹掉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2-04-27 15:37
          收起回复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2-04-28 02:23
            收起回复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2-04-29 22:40
              收起回复
                更新!更新啊!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2-05-05 23:54
                收起回复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2-05-08 01:56
                  回复
                    甜啊


                    IP属地:中国台湾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22-05-13 16:58
                    收起回复
                      设定双暗部 宁次还是A组队长,天天是A组情报员
                      日向宁次刚推开办公室的门就看到共事的佐井朝自己投来戏谑的目光。
                      再看向自己的桌子,亮色的扎着蝴蝶结的巧克力和一张粉色信纸安静地摆在桌角,与整个办公室严肃的气氛非常不协调。
                      “看来我们日向队长真的很受欢迎嘛,今天又是哪位美女借职务之便送了礼物?”佐井笑着递过来文件,“不过过几天就是烟火大会了啊……”
                      宁次打开信封快速地扫了几眼,没有署名,字体也非常陌生,应该是其他组的。他不予置评,重新叠好信纸和巧克力放回了原位,接过文件开始浏览起来:“既然知道怎么还不考虑该送什么礼物给井野?”
                      “这当然有所准备,就不需要大少爷担心了。就是不知道某人该有什么行动噢?”佐井依然保持着假笑,看的日向宁次不免心下一紧。
                      花火大会的话……天天她会有空么。
                      小组日常会议。
                      ……
                      “大家注意一下我所说以上几点。然后就是,”日向队长合起会议记录本,清了一下嗓子道:“不建议大家办公室恋情。”
                      底下人头攒动,开始小声议论起来。
                      “会议结束,办公室里的东西是谁送的记得拿回去,好意心领了。散会。”
                      组员A道:“看来小松酱的告白泡汤了啊。”
                      组员B道:“你说轻点吧,小松
                      就在你后面呢。”
                      小松:“天天……你说我还有机会么。”
                      被点名的某人感觉如芒刺背。
                      “啊这个嘛……我也不知道这个巧克力没用啊。”说这还是自己亲手做的巧克力。
                      小松是今年刚入职的新人,一见到日向宁次这么难得的极品差点走不动道。虽然平时也有很多人和队长表白,不管是食堂、大厅还是办公室,总能引起不小的骚动。虽然都是被拒绝的下场,但小姑娘不信邪,一定要在花火大会前跟队长表白,虽然……还是被拒绝了吧。
                      “话说队长不会是吃了巧克力才拒绝我的吧!”
                      “呐呐!过河拆桥这事不兴做啊!还有这是你跟师姐说话的态度吗?”
                      “抱歉抱歉!天天师姐!”
                      “再说了你连桥都没过成,别赖我的巧克力!”
                      小松和天天的关系不错,两人过着嘴瘾收拾着东西正准备去吃午饭,路过办公室时天天突然被叫住。
                      小松忐忑地看着天天关上门,想浅浅偷听一下又忽然想起来自家队长的血继界限,立马三步并两步逃离现场了。
                      虽说日向队长真的很帅,但是几乎把整个部门的女同事都给拒绝了。算了算了,其实佐井队长也不错嘛,每天笑眯眯的,还经常叫自己美女呢,果然还是暖男更体贴。小松边走变想。
                      “宁次有什么事吗?”天天以前和宁次是一个班的,大战后两人被分配到暗部,又被分到一个组,所以不在外人面前天天都直接叫他名字。
                      “一会儿一起吃饭吧。”
                      “哈?”天天觉得有点奇怪,目光落在被摆在桌角的巧克力和信纸不免有点尴尬和心虚。不过还好巧克力看着是没拆封的,应该不存在小松说的那种情况……吧。自己做的巧克力,真的会难吃?
                      宁次注意到天天的视线,下意识拿文件挡却又觉得的欲盖弥彰了,只得说道:“一些不懂事的组员送的。”
                      “宁次好冷酷噢,怎么能说别人不懂事呢。”
                      “难道应该说她们懂事吗?”
                      “……倒也是。”
                      两人吃了一顿平平无奇的午饭,看来只有天天和队长走在一起才不会引起非议,毕竟全部上下都知道俩人曾经是队友关系非同一般,这也是小松找到天天做僚机的原因。
                      但两人就很默契地达成了一些共识。
                      比如:
                      “天天知道过几天的烟火大会么。”
                      “啊……宁次不说我都要忘了。”
                      “你去吗?”
                      “去啊,说起来忘记联系手鞠了。”
                      “我也去。”
                      “噢,真难得。手鞠应该是和鹿丸一起吧,这人肯定还嫌我去当电灯泡,不找她了。”
                      “嗯。”
                      “所以是,日向约你去看烟火大会?”手鞠喝下一口冰啤酒。
                      天天黑线道:“拜托别这么乱抓重点好嘛?我俩只是正好都要去,他可没约我,我也没倒贴他,反正就是世界上最纯洁的队友关系一起去看一场最普通的烟火大会而已!”
                      手鞠都气笑了:“我说小姑娘,烟火大会和队友一起看,日向很闲吗还是暗部很闲?”
                      “还有,要是够纯洁你能现在这个点拉我出来买浴衣?”手鞠摇了摇天天的脑袋,“看看清楚你的心,如果你真的想和日向去看,那就摆正心态,正好把该做的都做了,一口气水到渠成皆大欢喜,如果真跟你所说的那么为难,那就干脆别去了。”
                      不去么,好像不是很甘心。
                      如果不是自己而是别的女孩站在宁次的身边,好像没有自己那么搭。天天难得这么自恋的。
                      两人无论是穿衣风格还是槽点总是有异曲同工之妙,比如两人都爱穿中式的休闲服,在中忍时期经常被同期忍调侃是情侣装来着……还有槽点,一般天天的吐槽总能和宁次引起共鸣。
                      所以啊,还是去吧。
                      天天最终选择了一件白底红边的浴衣,下摆是渐变的浅红,款式和颜色都没有可圈可点的地方,但自己就是特别想穿。下楼时宁次已经在了,他穿着灰底白边的浴衣,有一些精致的绣纹,背后也有日向的家徽。
                      天天一下子回想起了上忍时期的日向宁次,是偏偏白衣郎,是他用白眼帮自己脱险,是他将自己救出水牢。
                      好像知道自己为什么想穿这身了。
                      “走吧。”
                      “嗯!”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2-05-29 13:51
                      回复
                        烟火大会现场很热闹,熙熙攘攘的街道琳琅满目的店铺让好久没有休假的天天像得了水的鱼一个劲地往人堆里钻。刚买到花火祭的限定丸子,看到对面有捞金鱼的活动又钻了过去。日向宁次像贴身保姆一样跟在身后拿她刚买完的东西,除了一堆花火限定的苦无忍具就是特价出售的卷轴,嗯还有一份中华包子。这很天天。
                        “啊宁次!怎么总是捞不起来啊。”
                        天天懊恼地将破掉的纸网丢进收纳盒,刚想转身突然被后面挤进来的人撞歪了身体。真的是本能,宁次握住了天天的手,使力将她的身体拉了回来。
                        世界在那一瞬间突然安静了。两人的手掌虎口相触,天天感觉浑身地血液都冲到了手心,毛孔微张,已经开始冒汗了。可宁次就当作无事发生,只是没有松开手,将天天拉出了捞金鱼的人流里。
                        等走到桥上,两人的手还是牵着。期间遇到了很多认识的人,甚至还碰到了鸣人和雏田。
                        “宁次居然和天天在一起的说!”
                        “宁次哥哥,天天姐姐。”
                        “喂,不是这样的啊……”天天刚想解释就感觉到宁次轻轻捏了捏自己的手。
                        后者没有说话,点头微笑就拉着天天走了。天天很想问为什么不解释,但是又很享受被人误会的过程。是和日向宁次诶,那误会就误会吧。
                        她抬头看向自己身边的少年,那个曾与自己并肩的宁次,现在已经高出自己一个头了。两人心照不宣,就这样走到街道尽头逛完了整场大会。
                        就在宁次蹲在金鱼池前正准备捞鱼时,天天蹲下来看着满池子蹦哒的小鱼问道:“为什么宁次要和我一起看烟火呢?”
                        两三条小金鱼很快就进了袋子,宁次一边递给天天一边回问道:“天天觉得呢?”
                        “烟火大会嘛当然要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看。”
                        宁次觉得孺子可教,又牵起那只手,大拇指指腹轻轻地摩挲着她细嫩的手背:“是。”
                        “但是宁次说,不可以办公室恋情啊……”天天甚至连自己去哪个厂打工都想好了。
                        “或许我说的是不建议,而不是不可以。”
                        “诶?”
                        “我认为我有这个权力。”
                        “日向队长动用私权啦!!!”天天心想,其实我想说是,我和宁次,终于在一起了。
                        这几年的相知相伴是两人最珍贵的回忆,在这段感情上,两人各走了50步,他爱她,她也爱他。
                        只要回头看过,看到的就是最好的他们。
                        不需要轰轰烈烈的告白和兴师动众的求爱,两人之间的默契只需要一句话或者一个眼神,就可以走到一起。
                        这是他们的默契,也是独属他们的爱。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2-05-29 13:52
                        回复
                          “双生龙!”
                          一阵薄雾消散,两条卷轴双龙般扶摇升空,隐于卷轴的暗器如骤雨倾下,目标只有一个——站在空地上的日向宁次。
                          那人计算着时距,紧闭的白瞳蓦然睁开,眼角的青筋蔓延,双手起势。
                          “回天!”
                          蓝色的查克拉快速涌现高速旋转,形成了一个天然的保护罩,将所有进攻的暗器都弹了出去。手里剑和苦无漫地都是,天天落地,脱力的她不免脚软差点跌在地上。身上携带的卷轴已经全部用光,忍具包里的忍具也所剩无几了。
                          这是今天的第五次,较刚开始训练时宁次的回天有了明显的改善,持续时间更长,查克拉的防御能力也更强了。
                          回天渐息,少年的方圆五米内都没能让一只暗器突破绝对防御,他重重地喘息着,稍稍调整体内的查克拉运作。
                          “天天,注意查克拉。”
                          “嗯。”
                          两人盘腿坐在树荫下,阖眼凝神。天上云层舒卷缱绻,春意渐浓,樱花开得正盛。天天起身去捡散落满地的忍具,每捡一只都要细细检查一番,发现大多数都有些钝,她心想明天休息就去村外忍具店换置一批好了。
                          好不容易捡完几只,回头时发现全部的忍具已经整齐地排列在树荫下了。而一旁的少年依旧在闭眼冥想。
                          “宁次——”天天跑过来,双手撑着膝盖微微喘着气,“谢谢你啊。怎么做到的?”
                          “用查克拉线控制忍具。这些都触碰到了我的查克拉。”宁次伸手,缓缓放出查克拉,泛着微蓝的光凝聚成线,连接到忍具后,手臂一挥,忍具快速地飞了出去,击中了几十米远处的靶心。
                          天天拍手赞叹道:“呐,不愧是天才啊。”她也尝试着释放查克拉,可自己还不能像宁次一样收放自如,忍具还没离开地面就又跌落了。
                          “嘛,看来又有训练奔头了。”天天突然想到一个点子,两眼放光,“宁次觉得双生龙和这个结合起来是不是一个新想法?”
                          “应该不错。”少年又闭眼了。
                          天天一屁股坐下,还沉浸在喜悦中,连整理忍具都不重要了。
                          第二日阳光明媚,天天睡到自然醒,刚坐起身就又被疼回了被窝。
                          “日向宁次啊啊啊啊!”天天狠狠锤了一下枕头,自己才不会像李一样去像天才少年发起挑战,只能私下打打枕头出气,“啊痛痛痛……”
                          锤得太重,手臂更疼了。QAQ
                          天天满脸黑线地背上包袱出门,刚下单元楼就看到一个白色身影倚在墙边。
                          “宁次?”天天对于刚才的行为有点心虚,“今天不训练吗,怎么在这里?”
                          “今天休息。”
                          “啊……我知道,我是问怎么不单独加练了。”
                          少年没有马上回答,迈开脚步等到天天追上后道:“你的忍具需要置换新的了。”
                          “所以宁次要和我一起去嘛?就当是我帮你训练的谢礼啦!”天天一扫全身的疲惫,加快步伐朝村外的忍具铺走去。
                          “哇……这些忍具都是新上的嘛!好漂亮……”天天一路上都亢奋地要命,宁次要么回应几声,听到自己不懂得干脆就不回应,现在进了铺子她简直就像脱缰的野马,比起置办新忍具,上新更能激起她的兴趣。
                          老板看着这位丸子头老熟客带着一位面生的白衣少年进店时,脸上的好奇就没消失过。
                          “天天喜欢的话可以拿起来试试噢,”老板走上前询问道,“呐,这是你男朋友?”
                          “诶?”天天吓得赶紧摆手否认,“当然不是啦老板,这是我的队友。”
                          老板笑眯眯地看着宁次淡定的脸:“长得挺帅,不过这是你第一次带人来噢。”
                          “对了老板,地团太定制地怎么样呀。”
                          “目前还没找到对应的供应商,毕竟是天天你自己设计的,私人定制的大件我接的很少,所以有了消息我会通知你,”老板有些抱歉道,“那天天随便挑选一件上新的新品吧,不记账了,免费噢。”
                          天天开心地原地打转,拉着宁次嘀嘀咕咕地要意见:“宁次你看这个怎么样?但我觉得这个也好看诶……”
                          老板笑着看了一眼,感叹道年轻真好,就去仓库帮她清点需要购置的忍具了。
                          最后她在两个新品之中摇摆不定,最后放弃挣扎随手拿了一个:“老板!就这个了。”随后吐槽一句,“做选择什么的真的太困难了宁次。”
                          “欢迎下次光顾!”
                          老板送走了二位,感叹道:“那小子也不是看起来那么不近人情嘛。”
                          五分钟前。
                          “宁次我去整理包裹,你替我付一下钱。”一个可爱的丸子状钱包被塞到了手里。
                          “她刚才拿的忍具什么价位。”
                          “比送她的稍贵一点。”老板又把新品拿出来擦拭了几下。
                          宁次道:“帮我包起来。”
                          想了想已经是三月初了,又道:“麻烦包得好看一点。”
                          随后掏出自己的钱包,将钱一并付完。
                          —————————————————————
                          (那个时候还在中忍考试前,还没解开心结的宁次多少还有点沉默寡言,但还是很关心天天的,比如关注到了她的忍具需要换置,了解她的心意并且知道她的生日🥰)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2-05-31 00:37
                          回复
                            写的好好啊楼主


                            IP属地:北京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2-09-01 22:2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