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是不会死的吧 关注:202贴子:21,548

(明月楼好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IP属地:河南1楼2022-03-19 13:43回复
    (接到念念的帖子说是邀我到明月楼小聚,她前些日子成了婚,嫁给了宁王表哥,居然还分得出闲暇来与我一道吃饭。明月楼的淮扬菜做得很是地道,临出门前与额娘知会了一声,马车行至明月楼前,由春芽扶着下了车,听嬷嬷与掌柜的说明了宴请的帖子,一路无话被引到念念定好的雅间。)

    (推门绕过屏风,见念念已经到了,她这副模样我瞧着有些陌生,走到近前细细打量,才软声软语地言道)你梳妇人发髻,也挺好看的。

    (我是小时候去寻姑姑的时候才认识了叶何家的几个小姊妹,因为与念念同岁,一来二去的才愈发地熟悉起来。)


    IP属地:河南2楼2022-03-19 13:52
    回复
      (三月开春,山里田间的新鲜物一茬接一茬的冒头,让府里的厨子做了两次总觉得不太对味,索性跑到明月楼来让以淮扬菜的做法试试。又想着舒禾惯爱这一口,遣人给她去了帖子,这会子见了人来不及开口先被她打趣一句,眉梢一挑)
      我看你梳这个发髻应该也不错,不信的话什么时候梳来看看?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2-03-19 14:06
      回复
        (阿玛膝下只有我这一个女儿,自小被保护得极好,脾气也就温和得很。被念念这么一说,面上一热,也做不来什么跋扈姿态,只得回了句)

        你怎么嫁了人反倒学会胡说了,你再这么说,我就不理你啊。

        (在念念身边落了座,端起下人沏好的茶,抿了一小口,回甘很正。眉眼微舒,露出些闲逸姿态)你今日邀我来明月楼,可是又有新的菜色了?

        (念念对吃的很讲究,她约我出来十有八九都是要带我尝鲜的,明月楼但凡出了新花样,她也会请我一道尝尝,所以跟念念一起,最起码能满足口腹之欲。)


        IP属地:河南4楼2022-03-19 14:13
        回复
          (舒禾是大伯母的侄女,小时候来过叶何府几回,一来二去认识了,也算兴趣相投,平时来往不少,前一阵忙于婚事倒是有些时日不见了。她的性子一向软乎,被我打趣回去虽见恼意却又反驳不出什么,只会拿不理人来诈我。)
          不理我?你舍得不理就不理呗,那看来今天这顿新鲜你是尝不到了,啧啧,亏我好一通张罗,全是时下最鲜的那一口,荠菜、香椿还有春笋,特意嘱咐了厨房拿淮扬菜的正宗做法来做,吃不着应该还挺可惜的吧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2-03-19 14:38
          回复
            (我总是说不过念念,一时间还未想好怎么反驳她的话,可听到“香椿”二字,顿时白了小脸)什么....今天有香椿?

            (说出这两个字,不知为何就好像已经闻到那股气味一般,脸色愈发得不虞,连忙说道)咱能不能不吃香椿,荠菜也好,春笋更佳,唯独这个香椿......(平日很是顾及旁人的感受,念念有心安排,我本不该拂了她的好意,但眼下咬咬牙,斩钉截铁道)绝对不成。

            (并非挑拣,不爱吃的也很少,实在越不过的坎儿无非那么一两样。)


            IP属地:河南6楼2022-03-19 15:19
            回复
              嗯,是有香椿啊,怎么了?(当下的新鲜货说多其实也不多,数来数去也就那么几样,其中折耳根和鱼腥草是我决计不能接受的,余下的这些今日自然全部安排上了。)
              (凝着她突然煞白的小脸还有些疑惑,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你不喜欢吃香椿啊?
              (何止不喜欢,她这反应和我听见那两样也差不多了,晃了晃头招来小二让他去厨房说一声香椿就别做了,回头又道)
              不喜欢吃就不吃,让你尝鲜可不是让你试毒来的,那你还想吃点别的什么?


              IP属地:湖南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2-03-19 15:30
              回复
                我实在是不成,小的时候有回也是说为了尝鲜,闻过香椿的气味,也不知是怎么回事,顿时觉着脾胃十分不适,连带着脑仁都是疼的,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见过这东西了。

                (大约是犯冲,实在不能接受香椿的味道,更不能理解有人偏爱这“鲜”味的缘由。看着念念没有介意,松了口气)别的都成,春笋我倒是很爱吃,荠菜也可以。哦对了,我好久没吃明月楼的松鼠鳜鱼,倒是有些想念。

                (喜欢吃鱼,明月楼的鳜鱼处理得很好,一点腥味都没有。)


                IP属地:河南8楼2022-03-19 15:34
                回复
                  那不是和我闻到榴莲一样的(下意识应了一句,然后立马为话里的那个词不舒服的拧起了眉,顿时感同身受)
                  那确实不能吃,也不能闻,不说了不说了不说了,说起来都不舒服
                  (松鼠鳜鱼这倒容易,叫来小二一并添两道其他的菜,不忘加上两样甜点,等到人再次退开后才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般)
                  前两天我回家时碰上了大伯母还说起了你,她还奇怪为什么你这次住不了两天就说回家,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不开心了?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2-03-20 13:00
                  回复
                    (认可念念的话,忙不迭地点头)就是,别提了,再说下去今儿中午这顿饭都吃不香了。

                    (如愿添上了自己想吃的松鼠鳜鱼,捻起手边瓷碟子里的糖冬瓜,咬下一小口听念念这么一问有些愣怔,随即说道)姑姑说我了?(想到这儿,解释道)还不是因为你不在府里了,我在府中待着也是无事。你家几位姐姐各有各的忙,你知道么,我住的那几日,同辈里我居然只跟你大哥多说过几回话,但是我跟他又不熟悉,碰上了也是客套寒暄。说起来,大家都在忙什么呢,原先去寻你时,也没觉得你家姐姐们这么神出鬼没的。


                    IP属地:河南10楼2022-03-20 13:09
                    回复
                      (从小不爱喝茶叶水那种苦汁儿,没有奶茶花茶宁愿喝白水,这里既是自家铺子当然有预备,一边说话一边给自己沏茶,状似问得无意实则耳朵竖得老高。问我为何会这样,自然是为自家大哥的终身大事着急。)
                      你遇上我大哥啦,你别看他整天肃着个脸其实还挺关心人的,多见几次就熟悉了,至于昙姐昭姐一向就是这样
                      (眼看着姐妹几个相继出嫁,朝哥也已娶妻,反倒是最上边的哥哥姐姐丝毫没有动静,本来这事也轮不着自己来管,偏大伯母那天与额娘说起时正好被自己听着了。平素和舒禾玩得挺好,对让她成为自己大嫂这事不仅不介意还格外高兴,兴冲冲当起了帮衬,也是今日这一趟的最主要目的。)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2-03-20 13:51
                      回复
                        嗯,就两回。一回是跟着姑姑去给叶何家的长辈见礼,完后姑姑有事,让下人送我回住的院子,刚出正厅的门正好遇见了。第二回是姑姑她们女眷一块抹叶子牌,我看了会儿觉得无趣,绕到你们叶何家的院子里透气,你大哥估摸着是刚下值归府,官服还没换呢。

                        (今日的糖冬瓜很好吃,甜而不腻,极为清爽。与念念说着话,专心致志地品尝着糖冬瓜的,慢悠悠地与她分享在叶何小住的日子。说话间还偏首想了想)

                        你大哥还挺高的啊,怎么你这个个头就.......


                        IP属地:河南12楼2022-03-20 14:04
                        回复
                          诶,你别吃零嘴给吃饱了,留点肚子尝鲜呢(我在的地方总少不了吃的,这时候却有些后悔备上这些让她分心,故事还没听够呢。不过细听下来她对大哥的印象还算不错,正在埋怨那人一贯的板正性子听得她末尾一句瞪圆了双眼)
                          什么呀?!我个头怎么了!你不也和我差不多,大哥,大哥是例外
                          (炸了尾巴毛的猫一般只差没跳起来和她分辩,听见小二敲门的声音才抑制住了,在上菜期间一直愤愤盯着她,等到人下去了也好像随着冷静下来)
                          那你们就打个招呼,没说点别的什么?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2-03-20 14:41
                          回复
                            没有吧,我觉得我怎么也比你高那么一点点吧。

                            (用特别坦诚的目光望着念念,很是认真地打量后得出这样的结论。她这副模样还如闺中一般,完全没有出嫁后该有的端庄,看得我掩唇轻轻一笑,安抚道)好啦好啦,一样矮行了吧,反正宁王不嫌弃,你着什么急嘛。

                            (说话间,小二端来了方才点好的菜肴,看到松鼠鳜鱼眼睛一亮,夹了一小块,跟念念吃饭就不讲究什么食不言寝不语了。鱼肉鲜美,裹着糖醋的汁儿,一口下去十分满足)

                            没说什么啊,就见面,客气,寒暄,最多问一句对方在干嘛要干嘛,简单应付完就完了,你大哥话不多的,我话也少。


                            IP属地:河南14楼2022-03-20 14:46
                            回复
                              那来比比——(不想轻易服输,下一瞬又)还是算了,多隆敖自然不会嫌弃我,难不成你会嫁个嫌弃你的啊?
                              (白她一眼,桌面上几色菜肴摆得满满当当,她头一块先挟了那鱼,撇撇嘴)让你尝鲜来的,这鱼都吃过好几回了
                              (自己先舀了一勺春笋炒鸡蛋,春日第一口的清香伴着鸡蛋的滑嫩,满足地眯了双眼)果然这道菜还是要清淡点好吃,府里的厨子都是北方做法,调料都把鲜味盖过了
                              (掩不住本性,正好也将焦急情绪遮盖一下,省得让她察觉到什么把人吓跑了可不成。)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2-03-20 15:03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