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青纪事吧 关注:53贴子:1,885

【何怡】怡然自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2-02-12 01:38回复
    何怡,取怡然自得的意思,但显然何怡这一辈子都不会怡然自得。
    敬爱的父亲离开,忠勤伯府陷入尴尬境地,母亲病倒,而兄长也因要挣个名头伤痛满身,最终死在离幸福最近的时候,或许他很快就能够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但佛不佑他……
    或许从父亲离世开始,何怡就再不能怡然自得。她受着世家子弟的嘲讽,和姐妹们靠做绣活贴补家用,就连兄长也撒手离开,作为嫡女、姐姐,忠勤伯府的担子就压在她的肩上,不允许她退后半步。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2-02-12 01:45
    回复
      赐婚五皇子,何怡会想:也好,有了这层关系,忠勤伯府或许会好过点,日后弟弟娶妻也有了底气。至于她自己好不好,仿佛已经不重要了。
      印象中的何怡,不会轻易显露自己的脆弱,永远要以微笑示人。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2-02-12 01:48
      回复
        女儿!!!


        IP属地:江苏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22-02-12 09:28
        收起回复
          踩踩漂亮姐姐!


          IP属地:四川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2-02-12 12:35
          收起回复
            dd温柔姐姐


            IP属地:广东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22-02-12 14:00
            收起回复
              dd!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2-02-12 18:37
              回复
                美美,顺便存图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2-02-15 00:17
                收起回复
                  狠狠一d


                  IP属地:广东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22-02-15 01:06
                  收起回复
                    九月二十七 何府
                    何怡
                    轻笑一声:“属你贫嘴。”在后话落入耳中时慢悠悠望他,自有一两分的宠溺隐在话中:“不妨事儿的,你我姐弟之间,哪里有劳动旁人的道理,何况…”垂下眼睫,后一句“往后或许再难有这样的机会”自没再出口,只是像从前无数次一样,隔着衣袖握住他的手腕牵带着他一道坐下,丫鬟奉了茶点,先推一盏与他,低下眉的时候声也轻低了:“方才你那句教我想起早几年的时候母亲和姨娘不允你效父兄一般从武,那会儿呀,你也是这么说的。”弯下的背脊直了起来,迎上目光看他:“可若是阿姐做主,也是不允的。早年父亲、哥哥皆是满腔热血,结果年纪轻轻就落下伤病、丢了命,除却何府还有谁记得。最难的那几年,我也想让咱们何府不让人瞧不起,可后来每每见着哥哥的病容,我就觉着那些里子面子都不如我们兄妹几个好好儿的要紧。”探掌轻拍他手背,无声相望一阵方才再缓缓开口:“姨娘的身子也是不如早年了,小弟不当值的时候就多陪陪姨娘吧,咱们一家四口许久未在一起吃顿饭了。”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2-02-24 10:38
                    回复
                      父兄的死换来何府日益衰败,换来旁人的嘲笑,换来何府成为旁人茶余饭后的谈资,何怡能不恨不气吗,但她无力改变什么,唯有撑起何府。我想何怡并非没有想过和弟弟二人拼了命的恢复何府往昔荣光,但每每想到兄长病容,何怡就放弃了,她终究是怕了,怕再一次看着亲人离开……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2-02-24 10:42
                      回复
                        八月廿六
                        南苑
                        何怡
                        秋猎也已要返程,刻下这处清净无人,听他话时也多几分静心与坦然,或又夹杂了点对于来日夫君的好奇,早已分辨不清。将他耐心轻抚安慰马儿看尽眼中,也将他那瞬间的失神记在眼中,落进心口的却是方才回护在身后的手臂,仅是余光纳入一截衣袖也辨了个清明,至此方才有微微一笑:马儿未训好,也有我不懂之过,不好全怪旁人身上,但以郎君所说,想来郎君是通此道的。指腹摩挲着粗粝缰绳,目光在他脸上停一瞬方才递与他:此处危险,郎君千万当心。自他手中接飞黄缰绳,软掌轻抚它的颈脖,低眉絮絮:今日多谢郎君周全,来日我定会答谢。恐再多留便误了归程,便再利落上马,低头凝他,一句“我是何怡”到嘴边又再咽回,随身携带的荷包也在掌中捏了捏,里头静静躺着一枚不算新的平安符,片刻抿了下唇方松手,望他的眼中藏满担忧:我原想赠予平安符,好请佛佑郎君平安,但男女有别,我诚心所盼,想来佛祖也愿慈悲应下。不再耽搁,驱马前行,却在驶出一段后勒缰绳停下,回过头看他,压下怅然与踌躇,眉眼弯弯的笑着,话音温软:郎君今日善行,来日定能结善缘。
                        于是先行回驷院,在马厩旁远远儿的见他平安归来便回自家帐篷,望那一窝兔,淡淡的欣喜与失落萦绕在心间。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2-02-24 10:43
                        回复
                          虽说何怡对这桩婚事并无太大的期许,但这样细心周到的五皇子自然能让何怡不排斥,可他没有认出她,何怡会想为什么没有认出我却还这般的细致呢?于是自尊心作祟,何怡也没能坦荡的告诉他自己的身份,大抵是那种:你不认识我,我也不告诉你,我要你亲自来认识我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2-02-24 10:4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2-02-24 15:06
                            回复
                              1.15 何怡
                              朱雀街
                              红绸、花灯映入眼底,亮堂的光照着前方的路,静秋在身侧护着好不教旁人冲撞了,手中所提的一盏兔儿花灯格外的好看。彼时还未放过,连所谓的心愿都还未想好,时至今日,仿佛除却亲长姊妹顺遂安康,再想不出旁的心愿,仍旧挂念的也仅有阿弟何祎,那日母亲所说也还不忍同他讲。如此想着,心里越发不宁静,还是险些撞了人方才回过神来,先施礼:实在对不住,没撞着您吧?再抬眼望去,赫然是该记几月的人,呼吸一滞,提灯的手蜷紧起来,此刻也不知该要说什么,更未想过再元宵灯会会有这么一见,是自上回的狼狈过后又一回的狼狈。两两相望着,好似早已认识十余年,实则连名姓都还未互通过,微风吹拂着杏红衣袖翻滚,钗环叮当响,压下满腔的思绪,眼睫轻轻颤抖着,弯下细眉笑了笑:又遇着您了……不知该唤一声五殿下与否,生怕先说了也是徒增尴尬几分,于是折中取二字,念在唇齿间又好像格外柔软的话音:郎君?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2-04-07 15:28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