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江水千江月吧 关注:54贴子:3,158
  • 13回复贴,共1

(第七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荣妃献画,发觉画卷被毁当场开天窗,贞妃和懿婕妤发觉画像被毁不知何人所为,贞妃出言讽刺荣妃,懿婕妤早有默契,为荣妃说好话。(荣、贞、懿。此处涉及贞、懿献礼和荣为自己解围,太后反应可在起居注或者下场戏里体现。)


IP属地:河南1楼2021-12-06 10:24回复
    (悉心准备也是为了今日万寿宴上能得太后青睐,旁的倒也罢了,本就擅长的事若不做到尽善尽美,连我自己都不甘心。这些时日关在乘麟居闭门不出,好在怜怜也要忙着练昆曲儿,不然我连她那儿也顾不得太多,只吩咐芳岁平日多盯着些。)
    (宴席大半,歌舞尽兴,趁着合宜的空当起了身,执杯恭祝太后寿辰,奉承的话自然信手拈来,庆贺的话说罢转身示意青叶将装了画轴的锦盒取来,随即言道)臣妾以拙技绘观音像一副恭祝娘娘万寿。
    (说话间,青叶同芳岁一道将画卷自锦盒取出,打算于大殿之上徐徐展开,供诸位观赏。观音像本是寻常,可自己在绘就此相时,以太后眉眼入画,慈眉善目,普渡诸生,用在太后身上自然合宜。)
    (佛中四大菩萨,地藏、普贤、文殊、观音分表愿、行、智、悲。观世音素以慈悲示人,以观音绘像一来是想赞颂太后仁厚宽和,二来,国朝最为尊贵的女子才有“度化”诸人的资格,大慈是予众生乐,大悲是度众生悲,她手掌权柄,此时坐于殿中的何尝不是众生,理应去做虔诚恭顺的善男信女。)
    (原本都准备好了说辞,只等着画卷尽现娓娓道来。忽听身后一声压抑慌乱的低呼,正因这声不合时宜蹙眉回首,要以眼神斥宫婢失礼,却瞧见原本送来前还好好的画像此时不知被谁泼上了茶汤,褐色的汁液恰巧在面相上晕开,原本慈眉善目的观世音此时根本瞧不分明,好好的贺仪损毁殆尽,一股邪火自心头窜起,微咬牙根,忙回身请罪)
    太后娘娘恕罪,这画像送来宴会前,臣妾瞧过分明是好好的,不知为何......(心头思绪杂乱,气精心准备的贺仪没了着落,又恨不知是什么人作下的恶事,让我在大殿之上出这么大的差错。)


    IP属地:河南2楼2021-12-06 14:09
    回复
      @江稚鱼 @陈妙悬


      IP属地:河南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21-12-06 14:11
      回复
        【台州的水乡,多半有临水搭建的戏台子,将长娟水色的袖一展,随着锣鼓喧闹的一出戏便开了场。可这宫中最是不同,台上足下,哪儿都能是一场“大戏”纵无锣鼓,可见硝烟。太后千秋芳辰时,同贞妃挨的极远,错落的二三人,只遥遥一觑,也不观殿中展卷的荣妃,将茶盅的茶沫撇过,起落的浮萍在这一瞬皆被撇离出局】
        【只等一切落定,谁知奚女尖锐的嗓音随着茶波荡开,随着眸风一抬,观展卷的观音竟已被茶渍毁的面目全非。灵台混沌里,好似要从千丝万缕中窥出哪一环出了差错,可宴会起落之间,鱼龙混杂竟一时难以理出一绪。不过,虽效果不如预判之想,可仍然磋磨荣妃锐意。】
        【荣妃请罪时,殿中寂匿,好似除却烛火轻燃再无其它声响。太后倚于主坐之上,锦绒华领前的雍贵一沉,眸中似带了几分冰霜,辨不出动了几分怒意。阖宫后妃皆作壁上观,看这出献福贺寿如何收场。垂眸将茶吹开,将往来中事皆过了一遍,定还有人见过那副画卷,如今出了此番差池知错,首当其冲的便是日日往去寿昌,知晓贺献之人。既然如此,应及时撇清,不仅当要及时,更要光明正大的撇】
        【过凉的茶再入口,便平添了几分酸涩晦口。直将茶盏落案,扶椅起身。一步步的朝着荣妃孤身一影旁去,立于她身侧,见大礼】妾见过太后千岁,今日是太后万寿之日,谁知竟出了此等之事——
        可见,自是有居心叵测之人,妾素日与荣妃姐姐亲近,姐姐绘观音时,妾也有幸一观,自只知这观音像极是难绘。荣妃姐姐于线条、着色、眉目上皆下了功夫,时时挑灯琢画。今日同贺千秋,往来之人数之,定是有人故意为之,陷荣妃事小,可当众毁驳万寿宴事大。太后娘娘素来与我们宽厚慈下,竟还有如此存心不良之宵小作祟,请太后容妾宴后一查究竟,届时再与荣妃姐姐您请罪。
        莫搅了今日万寿之喜,望太后体恤。【叠手叩礼,躬身常下】


        IP属地:河南5楼2021-12-08 14:30
        回复
          (那日未央宫芙蓉花开的正好,阳光透下来容易让人眯眼,当懿婕妤提出替换观音画时,本也是有些犹豫。眼前之人是否可信,替换一事,若是被发现,会是如何?可人在犹豫之下,总会容易被旁人说动。与她细细商量之后,才将事情敲定。谢长缨的画观音特意讨巧,将观音的眉眼画的神似太后,懿婕妤也擅画,学着荣妃的风格再绘一副眉眼神似荣妃的观音相,敲定在偏殿时,就将这两幅画像替换。)
          (宴会上,与懿婕妤的座位错落的有些远,可遥遥相看时,四目交汇,自个儿便懂她已经完成那替换的事情,接下去,只等荣妃献礼。)
          (歌舞过后,轮着各宫献礼,本也不欲争什么,便也没有第一个上去,只见谢长缨先一步上前,自一旁锦盒中取出观音像来,提着的心也略略有些紧张,可还是坐直了身子,当看清那画卷展开来时,观音像已被茶渍毁了,大殿之内都传出了低低的呼声,诧异之外,还是立马恢复了正常的神色,只是暗自思衬着是怎么回事。思绪被谢长缨的请罪声拉回,而大殿之内此刻再无旁的声音,我抬眼朝着座上的人看去,一时竟也看不真切那神情。)
          (忽而她身边多了个跪着的人,是懿婕妤,如我们想的那般,尽管不是最初的那个计划,但那画却还是毁了。懿婕妤句句为谢长缨求情,此刻若是身为好姐妹的自己不出来,显得有些虚情,故而站起身,道。)
          请太后娘娘明鉴。荣妃姐姐为了画好这幅观音像,日日去慈宁宫时瞻仰太后容颜,为的是将画像画的更像太后一些,如今这般...(稍稍一顿,将她那投机取巧的心思说出来,后有俯身垂首道。)但在太后的万寿宴上,出了这般事情,是对太后的大不敬。


          7楼2021-12-08 15:55
          回复


            IP属地:河南9楼2021-12-09 09:54
            回复
              【泼茶的画卷已然由奚女卷起落,随着太后沉色容落的音这幕闹剧仿才落下帷幕,历两朝之红闱的玉帘珠坐之人又岂会不知其中有沟壑,可绝非揪罪问查的好时机。太后的贤德允厚则是今夜史官上翰林墨中的一笔,况既事态如此,万寿上的台面自然不好下了些。闻荣妃之音,妙目平添些许诧音,如此殿中台下,自应先请罪如是。宫人一干等仔细后查不难,此事中必有蹊跷,自有明慧之人。可皆推诿于前,着替荣妃捏了把虚汗。】
              【幸而此事未曾过深,贞妃起后,皆有众妃顺势而为,三言二语皆添了几句求情。宫中人向耳聪目明,自然深知目下的顺时人情最是好给,且不论太后知不知荣妃平日做派,只今日这众妃之情是于万寿承下了。风自殿外而起,卷过殿中的红腹黄穗的八角灯笼,将烛火曳明。太后于众妃砌落的台阶顺势而下,责着不日便要查清此事原委。太后想要的自然是一个答案,且不论这答案正确与否,皆要落禀陈慈宁。】
              望太后成全。【长裙一展,随着窈腰再躬而些许起伏,片刻又持以矜姿,如这场匆匆席卷的风波,过穿堂时,来的惊心怵目,过的声色不起。似暮鼓晨钟的一更之久,才听头上的声音又沉沉发话,既已定局,自松了一口劲儿。今日之事存颇多疑点,自请清查自也是因此事虽不是一己之力促成,可终与我脱不得干系,不如涉手干预,才能周全。】
              【奚女将荣妃扶过,微一臻首,娇靥侧时乌眸灵动,朱唇才添笑,落得是澹柔和婉】今太后千秋万寿,妾也有一贺呈送。
              这是妾身托人从宫外摘折的秋日一束熟谷。本意是想临画观物,却发现今年秋稻长得极好,颗粒饱满,如豆大。可见有太后福泽庇护,万岁真龙且护,百姓富足,颗粒丰登,着实是天佑天统,国祚绵延。【相柳将松木雕万福的长盒呈上,内藏几束熟稻,由红绳系上,耳后才将双面屏绣的秋稻摆呈上。】


              IP属地:河南10楼2021-12-09 11:14
              收起回复
                (不过是一出戏而已,自然也没想过能把谢长缨如何,只不过是推波助澜而已,何况本就是她自己出的注意,最后弄巧成拙又能怪的了谁。宫内殿一时也无人作响,随着谢长缨自请,周边才有了陆陆续续的求情声,自己当然也在其列。多余的话,一句就够了。)
                (余光扫了谢长缨一眼,看她如今诚惶诚恐的模样,忽而心头也生出几分得意来,今时今日,她也有这般,俯首跪拜,自请惩罚。只是她那几句惩罚叫自己来略显得无趣。顺势便也跪拜接着她的话道。)
                荣妃娘娘倒是与臣妾想一块去了。(随之面朝太后娘娘又是深深一叩。朗声道。)臣妾日日焚香净手,斋戒月余,手抄了一册观音心经,这观音心经,篇幅不长,却蕴意颇深,大乘佛教讲究众生平等,人人皆可成佛,是于世间修行,度己度人,臣妾静心誊抄,只能悟出一二。日后若是能得太后垂怜,常伴太后左右,以佛法教导,深感幸之,必将这无量福泽供奉于太后。
                (这番话说的自然诚恳,虽不知太后如何作响,可谢长缨必定是咬牙切齿的。转而又高声道。)愿太后万寿无疆,愿大明国运永昌。(檀香锦盒呈上来时,里头那一册簪花小楷的观音心经跃然眼前。这是自己特意选了半熟宣,显得格外有墨韵。)
                (满415)


                11楼2021-12-09 14:56
                回复
                  (一席陈情,此事暂歇,回眸时宫婢早已将污损的画卷收起,望了青叶一眼,意指她将画卷收好。我费尽心血画下的观音相,今日落个如此结局,焉能轻易善罢甘休,就算因着万寿未能再起风波,怎么说,也得回去好生掂量,到底是宫人失职无矩,还是有人刻意为之。)
                  (懿婕妤今日之举实难定论,此时心情不佳,又得于面上做出一副温和恭顺的模样,眼瞧着她的蕙质兰心,即便同我并无干系,但我的寿礼毁了,旁人的寿礼多多少少还是碍眼了些。端坐于案前,又觉着懿婕妤顺势赶在替我解围之后先于贞妃献礼,平白有压过一筹的意味在,她这礼选得周全合宜,一时间倒是想知道,待会儿江稚鱼献佛经时,又会说些什么道理,该不会真将我宴前教她的那些话悉数道出吧。)
                  (果然。过于熟悉的言辞从江稚鱼的口中徐徐讲出,还见她分外自得的模样,方才那股子厌烦顿时烟消云散。)
                  (众生平等,人人皆可成佛。你同太后讲这个,莫不是要将自己同太后也摆在平等的位置上?佛法道理在深宫权势前都是一种手段,为何我要将太后眉眼入观音画像,为的就是要表达,太后地位超然,而我等皆为信众。)
                  (依着以往的性子,这话张口便点明,不会轻易善了,时机不对,就只能默不作声,端起面前杯盏饮下佳酿,绵润之感熨帖五脏六腑。原本献礼就是献给太后的,说什么话,做什么事,上位者自有论断,贞妃的”诚心“或有些价值,但她这份思量到底浅薄。)


                  IP属地:河南12楼2021-12-09 15:10
                  回复


                    IP属地:河南13楼2021-12-09 15:11
                    回复
                      (其实自己并不通佛礼,对于佛之一事,谈不上信仰,但在谢长缨那番侃侃而谈之后,对佛礼上的事情更加不屑,有句话说,事在人为。寄托神明之事,向来是无用之人,可这些话我只能烂在肚子里,这大明宫内,对于鬼神一事还是忌讳的,否则这一出观音画像又怎会出来。佛法各人有各悟性,太后对此事如何看,根本无关紧要,只要我这一番话说出口,她听得合心意就成了。)
                      (对于谢长缨,此事过了,想必日后定会思量而行,可方才与她对视一眼,她已经表现极其厌恶,不由的轻叹了一声。她终究是会将此事归结到自己身上,无论这画毁于谁。有的时候也分不太清,自己与她这般,到底是怎么。)
                      (宴会终究还是热闹进行,自己已然回到了座位上,本就与她相隔一个空位,见她神色如常,倒也不好安慰,那番话显得极其苍白。)


                      14楼2021-12-09 16:56
                      回复
                        【深邃的夜色里,烛火与风已相熟的缠绵,殿中贺献齐福之声已趋于稳泰。有华服衣香、鼓瑟交钟;有推杯换盏,宴乐融融。好似方才不过是风掀的帘角,窥探出人心险恶的不足一般,众妃皆落喜色,唯荣贵妃如旧,眸沉寒色,支颐观一众又一筹的吉祥话儿。】
                        【捻了枚解腻的金丝梅儿,甫抬手便觑小灯乌眸迷离,半是醉态好生娇怜。抬手时有相柳附耳,欲要嘱咐让她同种玉说少递她几盏酒,话未出口便观她撑案而起,许是醒酒去了,遣了宫人禀上便往侧台去了。】
                        【前戏已落帷,此番又是另一章了。】


                        IP属地:河南15楼2021-12-09 17:50
                        回复
                          (各宫妃嫔陆续献礼,各式各样,与自己想的一样。在这么多寿礼中,自己的并不凸显,既不如琴棋书画那般技艺超群,也不如金银玉器那般琳琅可观,可经过此番,只要太后能记住未央宫江氏便已然够了。依着小时候那般性子,一贯接受来自各方各样的欺然,而今的江氏,不仅是皇帝轻封的贞妃,更是不容他人随意欺凌践踏的人。)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21-12-09 17:57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