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江水千江月吧 关注:54贴子:3,157
  • 11回复贴,共1

(第四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懿婕妤知晓贞妃同荣妃关系不睦,私下接近贞妃,贞妃知晓懿婕妤赠药之事,但觉得只要能联手针对荣,虽各怀心思,但达成初步同盟,让懿埋线在荣身边。(贞、懿)


IP属地:河南1楼2021-12-06 10:22回复
    @江稚鱼 @陈妙悬


    IP属地:河南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21-12-06 10:31
    回复
      懿婕妤知晓贞妃同荣妃关系不睦,私下接近贞妃,贞妃知晓懿婕妤赠药之事,但觉得只要能联手针对荣,虽各怀心思,但达成初步同盟,让懿埋线在荣身边。太后生辰在即,荣妃擅绘,画观音像眉眼神似太后,懿多与荣往来,见过那幅观音相回去后同贞妃商量,说自己擅模仿,可学着荣妃的风格再绘一副眉眼神似荣妃的观音相,欲在献礼寿宴时替换。(贞、懿)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21-12-06 20:10
      回复
        (日渐变凉,昨日明明还有些热,转而一场秋雨之后,便添了几分凉意。素来秋雨温存,斜斜的纷飞,好不容易挨过雨后,便在回廊下看着那被雨点拍打的梧桐叶,再过几月便是太后的万寿节,往年那些金银玉器早已没了新鲜,为表孝心,只能花些心思做些别的。)
        (近几日连着谢长缨都没往未央宫跑,也不知是花了心思准备什么,她一贯心思活络,多是讨人喜欢,加上生的眉眼娇俏。可惜了那性子好强,司琴说起前几日在猫儿房懂事情,笑着摇了摇头。)
        有些人就是命好,从未受过挫。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21-12-06 20:21
        回复
          姐姐说谁命好?【秋日风高,万物都从盎然的盛绿转为颓败,天地一色皆成枯木待春,是以我不喜秋,好似淡薄宁静的祥和,往往都藏着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冬。明宫的朱墙于萧瑟中衬的愈发红深,迈过深长的宫道,一路顺着高筑的石凳台烛,往未央宫去,甫落了跫音,便听苑中有美人。】
          昨日姐姐托我去修的那支簪,恰好我认识位司珍,手极灵巧,活儿做得也快,今日便过宫送来。【相柳双手奉上堇色木桐盒,将钗簪递给上前来接的奚女。观娇客旋身,澹柔婉是】秋风渐起,也是带着些许寒气得,姐姐怎么在苑中站着?


          IP属地:河南6楼2021-12-08 14:39
          回复
            (明明同样是秋日天,却是不一样的景,未央宫少有秋日的花树,便显得枯黄了些。转而听得身后传来的声音,那声音清脆好听,是懿婕妤,好是懿德,美好的如同眼前的妙人。)
            这宫里头命好的还能有谁?当然寿昌宫的荣妃了,活的肆意不说,就连恩宠那也是头份的。
            (谢氏自入宫以来,皆是处处顺遂。转而听她言罢,瞧着那支钗簪已经修复的如当初那般,不禁有些意外,笑着道。)还是你心思巧,我还以为这簪破了也就无用了呢。原本是想回宫的,只是过月余就是太后的万寿宴。(与她并肩走过一道弯,蹙眉淡淡道。)我还在想着准备什么贺礼才好,妹妹来了正好,不如出出注意?


            7楼2021-12-08 15:08
            回复
              落昌居荣,一时风头两无,自然是好。
              姐姐你看那花枝,一入秋便颓败起来,是以,还是那长青不枯的松好些,无论是冬日凛雪或是夏日酷暑,皆是墨绿如一,不知姐姐想做东风第一枝,还那长青不老松。【明宫的月还开雾,一切都似镜花水月。中位悬久,总有一日是要住人进去的,可到底是谁有本事能迈进中正坤地,目下犹未可知。】
              【她纤骨柔美的娇软中托着簪,垂眸看过时,踩过秋日萧瑟的北风,裙琚跹落的同她盈到一处,是水波绿与绯红的桃。】可姐姐不知道是,若东风来,先催的便是这东风第一枝,风头两无人。
              总是翘楚先折腰。【她罥眉一挑,斜过的眸水盈,娇态怜起】虽我同贺礼之事,亦然没什么头绪,可是姐姐此话,可是问对了人,我虽不知送什么别出心裁些,但我知道荣妃送的是什么。
              【于聪明人讲话,总是点到即止的。前几日刻意制造的偶遇,及后顺势推舟的人情皆在算计之内,她自也心下了明,持着层不远不近的态度与我。故也不常同她兜了圈子,直言】前几日我去荣妃宫中,荣妃将贺寿之礼同我瞧。缘是一副观音象,可世人谁见观音?荣妃便将太后的眉目添和绘成了这笔观音,打算于万寿之日,当殿贺上。
              405


              IP属地:河南8楼2021-12-08 15:22
              回复
                (闻言望去,那枝头的花已经渐渐颓败凋零,入了深秋,怕是早已枯萎。懿婕妤这般意有所指,是谁都听得出来,她显然是特意来跟我说的。不然这番说辞又怎会说的如此巧。不过既是有人与自己有同样的想法,自然乐得其成。)
                这后宫,果然是七窍玲珑心的多些,我瞧着妹妹,便是如此。(这枪打出头鸟,她说的岂有不知。闻及后话,不由的一愣,旋即道)妹妹是如何得知的?
                (片刻,也了然。这心思花了,不知道也难了。将太后的眉目添在观音画像上,这讨巧的水平,谢长缨还真是想得出来。双眸流转,与她对视一下,笑着道。)想来妹妹已有主意了。(观音画像,各有百态。)


                9楼2021-12-09 09:52
                回复
                  我如此,旁人亦然。【明宫世家女哪位不是自有承习门庭,耳濡目染的大宅门事岂非偏少,我是,贞妃更是。不过只既想与虎谋皮,必然思忖周全。贞妃目下同荣妃不睦,一旦有丝毫时机必定能抓紧于前,小灯一事本就于荣妃心存不满,况既目向一致,暂时为盟也未尝不可。既提起这由头,观贞妃眉目似有几分兴致,便同着前音娓娓】
                  前几日,妾的妹妹怡昭仪同荣妃娘娘于狸奴上出了些状况,想必贞妃娘娘必然有所耳闻。妾曾因家妹“过失”与荣妃娘娘赠与香膏,一来二去便熟些来。
                  【言辞隐晦,可各中究竟不追其缘由,单荣妃那日言里话间的意思便是见不惯小灯,既如此索性彻底的磋磨些她的风头,且同与贞妃谋,纵荣妃首疑自然也疑不到自己头上。而举宫皆知的不和,自是最好的风屏。秋风渐次的起了,隐有日落西山时将天地席卷的趋势,风向来多情,又从不为一处停留,无论风光摇曳或是遍地狼藉,它皆以全身而退的姿态。不惧身后人如何评说,人或当世,又怎可惧身后之人?】
                  妹妹不过是想着,如若进献的观音眉目肖似荣妃,那太后娘娘展卷观揽之际如何做感?观音为神明,晨昏两炷三叩,如此僭越——
                  实属不该啊。
                  408


                  IP属地:河南10楼2021-12-09 10:31
                  回复
                    (见他娓娓道来,猫耳房怡昭仪的事情,自己也曾听闻。转而看向她时,多了几分审视的意味。姐妹二人一同进宫,不稀奇,可到底也是不一样的。如今妹妹是昭仪,而她却还是婕妤,这般之下,竟还想着她。眉梢微微一挑,笑着道。)
                    有所耳闻,你送去的香膏,她可用了?(她那几句话轻飘飘略过耳,不由的笑的越发的温柔。)妹妹着想法甚好,她这般取巧,最后“弄巧成拙”了也只能怪自己。
                    (稍稍一顿,抿着唇道。)眼下妹妹与荣妃尚有往来,荣妃虽说直率些,可到底也不蠢。眼下也别往未央宫来了,免得人多口杂。


                    11楼2021-12-09 14:19
                    回复
                      用不用的,我便不知道了,不过这两日荣妃娘娘颈上的红痕着实褪了。【若经内医官查看成分无妨,左右同荣妃这道桥是架上来了,用与不用又有何干系。凡事皆不可追溯过程,太后芳辰在即,只管将此事揭过不谈。小灯与我既承血脉至亲,自然多了层旁人比不得亲厚,纵平日同她言辞向对,可若是添了旁人同她不虞,心中自也有计较。】
                      姐姐说的极是。【风欲呼而不起,雨未落满楼。与聪明之人讲话如同观棋落子,一步一营皆在对方心中有得着落,话不必点的太明,她自然知晓。不过——枝头落香死时,恍原以为贞妃娘娘会是后宫第一个敕封贵妃之人,殊不知这东风头筹竟拨拨到了寿昌之中,不知她心中又作何思触。】
                      【贞妃所言一语中地,若此事常日来往未央宫,待万寿之际唯恐荣妃察觉一二。只向来一来二去间见,皆是开阔之地,防隔墙有耳。】姐姐想的周到,那只待宴会之日,且看分晓了。
                      【躬身见退时,观贞妃正把顽着手中那支簪,簪子不过有个由头,至于她日后用得用不得倒也不妨事,兴许今日贞妃尚且将我视作一枚牵制荣妃的棋子,可定有朝一日我定会光明正大的做那个执局人。金乌西沉,秋风散尽,才缓缓归】


                      IP属地:河南12楼2021-12-09 14:41
                      回复
                        (十月的风将额头的发丝吹的有些凌乱,见她走后,又转而看着她送来的发簪,对于她送来消息,不言而喻是打击荣妃的一个开始。不过懿婕妤是个什么样的人,还未看清,且看日后。她如今能在寿昌宫送香膏,又能来未央宫送钗簪,以后她也能如此去其他宫,自己又何尝不会成为下一个谢氏呢。所以只有靠自己。)
                        就等秋风起了。
                        (司琴自是不知我这话何意,只见懿婕妤走了之后,风起,略有些寒意这才催着自己回训玉斋。)


                        13楼2021-12-09 16:19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