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江水千江月吧 关注:54贴子:3,157
  • 13回复贴,共1

(与小昌)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IP属地:河南1楼2021-12-05 14:18回复
    (春困秋乏,五月初的天气愈发暖和,青叶说庭前芍药的骨朵已经透出了内里艳艳的红,说不定这几日就能开,往昔是会拿这些个寻常小事来打发时间,可现下瞧着妆镜中困到模糊的脸实在提不起半分兴致,梳洗妥当往慈宁宫听训。临走前想了想,还是吩咐连召在芍药半开时记得剪下,用往昔存下的雨水养着,得闲了还能用以插瓶。)
    (到慈宁门前只见昔昙,是了,阖宫上下最守时的一向是她,而我只不过是因为心有所图,自听训之初便回回早到,毕竟私下恣意随性是一回事,面上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待到人前,早已不是乘麟居时的困顿不耐,圆圆眼睛蕴着笑,若是头回遇见,哪里还是平素“凶”名在外的谢荣妃。)
    还以为今日能是头一个。


    IP属地:河南2楼2021-12-05 16:37
    回复
      (今日来得早,才绕过影壁,便见得那本当匐在屋檐的瑞兽麒麟不见了踪影,情知是谁所为,眉眼间不曾蒸腾着郁色,只是垂着睫,与身侧女官提点着,叫宫里太监下次紧盯着八皇子,这厢才吩咐罢,便闻得身后递来的声。回身颔首,同眼前人低眉间见过礼,便笑道)这种事情何须论头一个、后一个呢。只要咱们依着点儿来,携着对太后的敬拜之心,终归不算迟。
      (见她面容,便难免想起同江氏的晤谈。虽惯常作壁上观,但既知她二人间的龃龉,出于平衡内宫的心思,便想要极力捺平人情这张薄纸间的褶皱。虽,心知自己气力微薄)
      你居寿康,贞妃住未央,既这般左近,又是需一起往太后这处来听宫训的。不曾
      (难得在同人道话间,犹豫片刻)
      多等她一会吗?


      4楼2021-12-17 07:34
      回复
        (总有一种感觉,昔昙是宫中少有的局外人,她站在不同于我们的位置,以静默地姿态瞧着局中的荒唐无趣。所以也并不意外她会以这样的方式提及贞妃,闻言无谓地笑了笑)
        我何时成了作伪之人。
        (她有她的考量,我能理解,但有些事不成就是不成。舒展开的眉眼比起平素多了些好亲近的姿态,也就是此时此地对着合适的人,再待会儿,来的人多了,也就肃了容色,懒得与她们客气寒暄。)
        同贞妃的嫌隙阖宫皆知,如若不是近日听训,晓得要收敛心性,面上的功夫也是懒得做的。相安无事最好,实在学不来她憋着一肚子的气,尚能在人前姐姐长姐姐短的唤我,若就此较高低,那真是算我输,输得心服口服。


        IP属地:河南5楼2021-12-17 09:13
        回复
          (虽见她面容间仍挂着悒云,但既得她此语,一颗替陛下、替宫闱悬着的心便安置回原处,下颌轻轻一压)既是同侍君王,我们也受着天下人的奉养,便不该像深宅大院里的妇人们那般,为着小事斤斤计较、争风吃醋。何况,如今中宫未立
          (这是贞妃在虚明书屋曾递给我的话语,但下文,却不曾涉半点野心)
          更该保洁自身才是。
          (虽常是刚直不似女儿身的脾性,但也晓得人情冷暖里的忌讳,此刻将这番话揭过,不曾多劝诫,或当讲,心知眼前人行事分寸,也便搁下劝诫的心思。再张口时,却是温声软语的话)那日,万寿宴上没能亲眼瞧见你的贺礼,很可惜。
          (话到这,只字不提贞妃,亦不讲她被谪在佛楼里点灯熬油的日夜,只是讲道)
          原本要送太后的是什么呢?


          6楼2021-12-17 09:49
          回复
            中宫未立,内廷尚有太后做主,不会乱了方寸的。又或者我们这些上不得台面的小打小闹才是该有,倘若人人都如你一般少私寡欲,深宫静若深潭古刹,不免少了点鲜活气。
            (慈宁宫前,话说得隐晦至极。人有贪欲,其次才会生出软肋弱点,无欲无求便意味着无畏无惧,想要收为己用,只能靠优越的品德来令其折服,但没有谁会一生白玉无瑕,哪怕位高权重,揭开浮华内里俱是污糟晦暗,见不得光。我不似昔昙,乐意做贪嗔痴俱全的俗人,供袒露自己可以暴露的缺憾,供位高者随意“拿捏”。)
            (又或许我是小人,才会以此心论断太后不甘放权的态度。听训数月未见结果,万寿宴上的彻查指了贞妃不够,还将郡主出身的小纾并入其中,早前晨昏之后已有让她传口谕代赏嫔妃公主的先例。内廷的野心生长蓬勃,即便不是我,也还会有旁人觊觎。)
            一幅观音相,本是以太后的眉眼入的画,谁料竟得了这样的结果。放在平日,我是要计较到底的,可那日寿宴不可扫兴,便舍了争竞的心思,只能吃亏。
            (说完,还露出些故作的可怜委屈,昔昙大抵能瞧出我在胡诌,双手一摊)瞧瞧,这回可不是同人争风吃醋,是有人要与我为难,我还得受着,真难。


            IP属地:河南7楼2021-12-17 10:08
            回复


              IP属地:河南8楼2021-12-17 10:09
              回复
                (从小随父兄修儒,不曾多读释与道,但想来万般法皆通引人入世,而非出世,只她递来的话却像是谶言,叫我想起“太清则寒,气薄不寿” 交握在裙门前的雪手捏得愈紧,竟为惯来信奉的儒学,生出不安之感。但过得片刻功夫,便张口,以坚定的口吻)
                没有。
                (却不是反驳她的首句)
                你在忍,却没有让。像那碗耽搁了几个时辰的,送往贞妃那里的药汤。
                (垂着眼,见她摊呈来的空空两手,却正巧,有那只尚被九皇子发恩般,留在屋檐另一头的瑞兽投来光影,完整落在她掌心,又很恰巧,那是龙的形状)明儒尤其讲重立人达人,何况你既以观音喻太后,想来,娘娘也是看不上我们为这点声利嗜好,让陛下烦忧的。


                9楼2021-12-17 17:18
                回复


                  10楼2021-12-17 17:18
                  回复
                    那当然了,忍是浮于表面,让是由心而发。我让她们?大可不必。
                    (我与陈昔昙应该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而在我看来,我们在有些地方却又十分相似。都偏执信奉自己认为对的道路,不会轻易为旁人的意志所转移。她似高岭之上清冷的霜雪,有着不近人情的周正,又或者肺腑间仅存的热血都倾注于一人身上,我看着这样的陈昔昙,不禁想问:他是否真的懂得这样的赤诚心肠。)
                    (就如同当下,她说太后看不上这些声利嗜好。何以见得呢?她少私寡欲,不睦权势,但权势的滋味何等美妙,即便贵为太后,贵为天子,也一样是贪嗔痴俱全的凡俗,尽管在天下人眼中,他们必须中正公允,必须为民为世。)
                    这话我记得,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书中道理自然都是对的,我是无知妇人,对此都有敬畏之心。阖宫妃嫔唯你守儒道,说是到了立己的程度也不算夸大,你同旁人交往,也会以儒道教化规劝,那听进去的有几人?她们大概要么会反驳,要么也只是面上应承,俱不入心。而你又不像我,别人若是不听我的,我还敢摁着她们的脑袋,逼着她们低头。所以,昔昙,你可曾认真想过,走这条路到底能得到什么结果?又能留下什么痕迹?如若你的道理连一般妇孺都规劝不了,那只是你一人的道,只会种下你一人的果。
                    (只是很平和地在同她探讨,没什么据理力争的意味在,这世上的人多数都很奇怪,听不得不同的意见,认为这些声音都是对自己的敌视,好好说话在内廷妇人间真是难上加难。抬眸瞧见高高的殿阁飞出的檐角,将无垠碧空禁锢在四方之中,这就是我们这些人自幼时起能瞧见的宽阔,自以为是的宽阔。)
                    我隐约能明白你的用心,却不认可你的方法。譬如佛教教义分大乘小乘,而国朝均已大乘为盛,只因大乘讲究人人行善皆可成佛,既渡化自己也能渡化旁人,而小乘主张严苛苦修,世上的人谁会愿意吃苦呢。你想让后宫妃嫔行止有度,不为太后陛下添难,就要将你的想法用众人更能接受的法子加以实现,或威逼或利诱,不然都是空谈。
                    (其实不愿同她说这些,回眸凝着她,素来张扬明媚的脸上也会露出些澹然温煦)我觉得你待陛下的赤诚,也由衷希望你的愿望可以实现。不过我可能说得不对,也不是真的懂你,你随便听听吧。


                    IP属地:河南11楼2021-12-19 18:28
                    回复
                      (从小耳濡目染下,供奉如先生的是儒学,而不是佛与道,此刻听闻她讲佛里的大小乘,虽不能彻悟,但既是一通百通的道理,自己又惯来心如琉璃,一点即明,可是因着骨子里的倔强,叫我在领悟得她的意思后,仍是温声声辩道)但是,等人百年后,什么痕迹都不会留下。而这条路上只要有我在走,即便无后继者,无同路人,或许也有望成为后世的法式。
                      (但仰赖着儒家的恕道,叫我又道)
                      只是或许,政本有容、大道一统也未可知。不过风行草偃,而对于威逼利诱和背恩忘义这些手段,我不想叫天下人以为朱家如此,世道也本该如此。
                      (那只“龙”仍落在她雪嫩的掌心)
                      (自己却不再只顾垂着眼,而是与她四目相对)
                      让陛下成为明君,还天下以太平,这难道不是你也所期望的吗?


                      12楼2021-12-20 17:08
                      回复


                        13楼2021-12-20 17:08
                        回复
                          我期望,但自知渺小。
                          (轻飘飘地落下这么一句,明明掷地有声,又平白生出喟叹般的怅然。从何时起才在自观之中,认知到这件避无可避的愧事,明明最不愿屈居人下。)只是我的贪念无穷无尽,才会在今日站在这里同你说这些。
                          (昔昙的大道澄明,似不曾落地的飘雪,因为一旦入了尘都会被碾成污糟的泥水,但哪有永远悬空不落的寒酥,世间诸事归为寻常,剥开细论,满满的全是荒诞丑恶。)
                          他会是明君。(我如同站在尘世里的杂株,平视琼楼豢养的仙芝)只要最后赢的是他。
                          (细细瞧着昔昙,她提及皇上的时候总能让我想起一句诗:“不辞冰雪为卿热”。大概阖宫上下,再无旁人会如她一般,如此纯粹地守着这份期盼。突然露出轻松无谓的笑意,像平日那般慵懒恣意)
                          我真是长本事了,敢同你这个女诸生论道。


                          IP属地:河南14楼2021-12-20 17:30
                          回复


                            IP属地:河南15楼2021-12-20 17:3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