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江水千江月吧 关注:54贴子:3,157

水煮清江鱼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IP属地:中国香港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1-11-26 16:07回复
    今晚浪完来煮(江稚)鱼


    IP属地:中国香港2楼2021-11-26 18:06
    回复
      【乞巧之夜,御花园成了火树银花不夜天。幼年也曾在燕王府,在父王和母妃的膝下摆弄彩丝针线。一轮皓月当空,万籁轻吟,父王与母妃对饮,这般的岁月祥和已四载未遇了。】
      【自慈宁宫披衣而还,路经一锦鲤池,与不远处的筵席只隔着几步,却静谧不少。隐约见池边一秀颀纤袅的女子,正朝里面撒着鱼食。兴致由来,便改步去凑凑热闹。待近前才依着阑珊灯火认出是未央宫的江氏。】
      江姐姐,是在“临渊羡鱼”吗?
      【四下无人,我便懒着改口,依着册封前的习惯称唤她为姐姐。来自苏杭的江氏,闺名中有鱼子,素日里常戏称她小鱼姐姐。甫才便是一语双关,临渊羡鱼,字非鱼,又怎知鱼之乐,鱼之苦?】


      IP属地:中国香港3楼2021-11-28 21:26
      回复


        IP属地:中国香港4楼2021-11-28 21:51
        回复
          改改小熏


          5楼2021-12-02 11:42
          回复
            冲一下万寿副本


            IP属地:中国香港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1-12-04 16:53
            回复
              【万寿之夜,紫闱之上成了火树银花不夜天。幼年也曾在燕王府,在父王和母妃的膝下看到这样的美景。一轮皓月当空,万籁轻吟,父王与母妃对饮,这般的岁月祥和已四载未遇了。】
              【自月照馆披衣而还,路经一锦鲤池,与不远处的筵席只隔着几步,却静谧不少。隐约见池边一秀颀纤袅的女子,正朝里面撒着鱼食。兴致由来,便改步去凑凑热闹。待近前才依着阑珊灯火认出是未央宫的江氏。】
              贞妃娘娘,是在“临渊羡鱼”吗?
              【四下无人,我便懒着改口,依着册封前的习惯称唤她为姐姐。来自苏杭的江氏,闺名中有鱼字,素日里常戏称她小鱼姐姐。甫才便是一语双关,临渊羡鱼,字非鱼,又怎知鱼之乐,鱼之苦?】


              IP属地:中国香港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1-12-04 16:54
              回复
                (万寿夜宴,众人皆是其乐融融,自己却有些心不在焉,还在想着献艺一事,想的心烦意乱,索性出去,瞧着池边的鱼儿欢腾着,便拿起一旁的器具,往池中撒了几把鱼食,正俯身看着鱼儿争夺鱼食,便听得身后的声儿,眸光四下看了一眼,笑着应道。)
                郡主怎么出来了?(见她似乎有些意兴阑珊,便凑近将手中的器具递给她,笑着道。)里头太热闹了,还不如在这儿陪陪这些鱼儿来的清净些。
                (自小入宫,就与小熏认识,她是燕王嫡长女,养于宫中,关系尚好。今日这般场景,怕是让她有些感触,用手肘碰了碰她的小臂,道。)今日见着你母妃了吗?


                8楼2021-12-06 11:32
                回复
                  【天寒夜清,西风紧俏,甫来一袭凉气冷得只让人打寒战。下意识拢了拢外衣的领口,随笑意漫出的和气,霎时成了白雾。】
                  我回月照馆披了件衣裳,正要回筵席,便在这儿瞧见了您。
                  【扭头回望了一瞥那灯明酒浓处,便会意一笑,复朝她】今日是太后娘娘的大日子,阖宫上下自是要好好一表孝心的。
                  【皇叔为生母贺寿,孝悌日月可鉴,可此情此景亦叫我生出许多感慨来。母妃的生辰我已缺席数次了,适才与父王母妃得见,也只能遥遥相望,无更多交集。闻此遂涩涩一笑道】
                  见了,但也只有远远一见。我需陪侍太后左右,难抽身去同父王母妃一叙。也罢,这么多年,早习惯了。您呢?我记得贞妃是江南人,不知那里为母亲贺寿可有什么讲究。


                  IP属地:中国香港9楼2021-12-06 13:39
                  回复


                    IP属地:中国香港10楼2021-12-06 13:40
                    回复
                      (她与我们不同,她姓朱,可每每瞧她,父母犹在,却不能陪伴左右,心里定是难受的紧。太后偏疼她,阖宫上下对她也是极其的好,要说哪里不足,估计只能是孤身一人了。皇家无亲情,于她而言,每一步都是小心翼翼的。)
                      你是知道我的,我这绣活一般,琴棋书画一般,不过为了表孝心,特意抄了一本佛经,字也是堪堪入目而已,不值一提了。
                      (前有各式各样的后妃讨得太后欢心,后有小公主小皇子表孝心,自己显然并不是突出的那一个。)
                      见了就好了,过些年,把你许出宫,就好了。说起来,我离开杭州整整八年了(轻不可闻的叹息了一声,回想起杭州的时光,总是模糊的。)也没什么讲究,大家围坐在一起,吃个长寿面,没有那么讲究。


                      11楼2021-12-06 14:36
                      回复
                        【若说父母生辰想要什么礼物,无非是儿女顺遂,家人和睦了。能一家子整整齐齐围炉谈笑,纵然是粗茶淡饭,想必也是幸福的。更何况,如今众妃悉数有喜,子孙满堂,江山延绵,才是最让她老人家欣慰的事。】 皇祖母素疼爱小辈儿,甫才这些皇子公主近前拜寿,可让她老人家笑了好一会儿呢。【贞妃争气,头胎即得皇子,便是再不起眼的贺礼,也盖不过她二皇子生母的尊荣】 宪儿机灵,想得贺词也妙,我瞧太后娘娘还多赏了他两块儿枣泥山药糕呢。 【许是天冷,亦或是两个异乡人的感慨,闻她叹我亦叹了一声】唉,如此倒也与北方无异了——【再瞧她,一朝为妃,怕是难与家人相会,与之相比我倒也算不得可怜人】今日情形,想必更叫您伤怀吧。


                        12楼2021-12-06 15:15
                        回复
                          【若说父母生辰想要什么礼物,无非是儿女顺遂,家人和睦了。能一家子整整齐齐围炉谈笑,纵然是粗茶淡饭,想必也是幸福的。更何况,如今众妃悉数有喜,子孙满堂,江山延绵,才是最让她老人家欣慰的事。】
                          皇祖母素疼爱小辈儿,甫才这些皇子公主近前拜寿,可让她老人家笑了好一会儿呢。【贞妃争气,头胎即得皇子,便是再不起眼的贺礼,也盖不过她二皇子生母的尊荣】
                          宪儿机灵,想得贺词也妙,我瞧太后娘娘还多赏了他两块儿枣泥山药糕呢。
                          【许是天冷,亦或是两个异乡人的感慨,闻她叹我亦叹了一声】唉,如此倒也与北方无异了——【再瞧她,一朝为妃,怕是难与家人相会,与之相比我倒也算不得可怜人】今日情形,想必更叫您伤怀吧。


                          IP属地:中国香港13楼2021-12-06 15:15
                          回复
                            (垂眼看着池中的鱼儿,不停的欢跃,身在池中,很多时候亦是身不由己。提及宪儿,唇边淡淡笑开。)他皮的狠,今日还死活不肯来,听说是要剃头,我这不是硬拖着来,这明明是天大的福气,到了他那儿,歪理一堆,什么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想起昨日之事,他硬是不肯来,自个儿好说歹说,这才姗姗而来,就盼着他别闹出个什么事儿来才好。不过好在方才行程下来,也相安无事。)
                            他就一张嘴讨喜,下回在慈宁宫,你可得帮我多看着他一些。(转而接着后话,笑着道。)南北无异,许久不归,却有念想,只盼着家中一切安好,不见便不见罢,倒是你,别平白添了愁绪,太后待你好,你便好好待着,一会儿去跟太后请个恩典,去跟你母亲多说几句,她哪有不肯的道理。


                            14楼2021-12-06 15:32
                            回复
                              【母凭子贵是宫中不必言明的道理。哪怕出身卑微如宸昭仪,一朝诞育皇子,处境也会大不相同。贞妃到底是昔日掖庭为陛下遴选的伴姬,身份与位份皆要尊贵些,如今有子仰仗,更如虎添翼,只怕来日六宫大位,必有一樽鸾座要收归于她绣裙下了】
                              还是小孩子,自然皮一些,更何况是男娃娃。这男孩呀,就是要活泼好动, 练好身子骨,学好武艺,将来才好替陛下镇守河山,做忠臣孝子。
                              【江氏非官宦之后,想来尚未起那觊觎皇位的野心抱负。做忠臣孝子才是皇族子弟得以善终途径,与之多年相知相处,她亦知我非恶人,也该明我苦心。】
                              不说了。说太多,怕太后娘娘会以为我不耐宫中的岁月而想家,该要伤心了。
                              【于她处我不必避讳太多。王族宗女众多,唯有我被太后躬亲养于身侧,数载待于亲女。世人眼中这是我的福泽,是对燕王府的隆恩,我合该是感激涕零,乐享荣华的。显珍,即是昭彰于世人的垂爱之意,我焉能于她面前另表孺慕?淡淡一笑,复添一句】
                              甫才已向父王与母妃请过安,足矣。


                              IP属地:中国香港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1-12-06 16:03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