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江水千江月吧 关注:54贴子:3,158
  • 10回复贴,共1

(小鱼七夕副本二)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楼2021-11-25 14:40回复
    (日子算不得难熬,却开始有些无聊,未央宫里人也不多,偶尔去花园玩一会儿,却也不敢逗留太久,好不容易等到了七夕换了新色马面裙,一路过来,看着两边挂满的彩灯,各色各样,才觉得宫里头又多些了趣味,方才与月姐姐一同喝了些果子酒,便觉得有些上头,看着外头廊下的七彩灯,便与月姐姐说了一声,起身离席。)
    (廊下人不多,迎面却见长缨走来,上前几步,眉眼含笑道。)长缨姐姐,方才我还见着你与陈昔昙一块儿,我和月姐姐还说呢,一会儿叫你过来做花灯呢。
    (早些日子的不愉快也抛之脑后了。)


    2楼2021-11-25 15:53
    回复
      (在庆福宫最后的时光里,我同江稚鱼生出了不大不小的嫌隙,或许只有我一人这么觉着,她倒是时时刻刻都还是跟往常一般,文文弱弱的模样,教人挑不出毛病。天统十二年,庆福宫的女郎终归有了自己该去的殿阁,被冠以不同的身份和地位,旁人也就罢了,实在不能明白江稚鱼为何能与我们几个一道封妃。)
      (未央宫与寿昌宫离得不算近,若非令月一直还同她要好,说不定我们就愈发疏远了。听见她唤我姐姐,习惯一般露出些笑意,凑到两人身边,端出了和气的姿态)
      我就不同你们一道做花灯了,前几日为准备巧果伤了手,虽不是什么大事,但这会儿瞧着还有个浅浅的疤,方才还同昔昙说这事,幸好她那儿有祛疤的药膏。
      (眸光留在江稚鱼身上,如同闺中玩笑的语气)稚鱼,你准备了什么巧物?不会是要在此现做一盏花灯吧,那可来不及了。


      IP属地:河南3楼2021-11-25 17:14
      回复
        (虽说有些迟钝,可多少也感受到了一丝不同,但自己终究是怎么想,也想不出,她到底是为什么不一样了。几次路过寿昌宫,犹豫几刻是依旧没有进去。入宫这些年,多少是懂了一些人情世故。天统十二年,皇上亲政,在庆福宫的这些人一一受封,自己去了未央宫授妃位,背后有多少人明里暗里的说过,自己说不在意,那是假的,只是那又如何呢?)
        受伤了吗?该是小心些才好。(眸光停留在她的手上,片刻,又道。)其实也没准备什么,我哪里有姐姐的巧思,还知道准备巧果。
        (月光倾洒,却是显得这回廊下更加清冷,忽而有一种不悦的情绪涌上心头,却又不知是为何,秀眉轻蹙,却还是笑着道。)
        还是姐姐好。(看她一路过来,与陈昔昙,解文宜等一路边走边笑的样子依旧在我脑海里。这一句还是姐姐好,不知是何意味。只是眸光微淡,凝神看了她一会儿。)


        4楼2021-11-26 10:09
        回复
          (她这话说出口,平白觉着是在避开什么。人心就是这么奇怪,一旦埋下嫌隙的种子,同样的字句能听出不同的意味来。面上笑盈盈的,同这宴席之上的气氛格外相称,也不直接同江稚鱼言语,却对一旁的令月开了句玩笑)
          小鱼儿如今搬到了未央宫,便是要同我们掖着藏着了,不过也是,好东西怎么能这会儿说,巧思巧物是要拿给太后皇上瞧的,咱们且耐心等着就是。
          (令月瞧着自己的眼神分明有劝慰的意思,张扬的性子也唯有在她这儿能听得三分劝,反正想说的话当做玩笑也说出来了,就是江稚鱼这句没头没尾的好惹来疑惑,一脸不解地望着她)
          怎么突然说这个?是说巧果好,还是说我手上留了疤好呀。
          (起初语气尚是真正的疑问,慢到最后才隐隐透出意味深长,有些称赞我受着,心中并不觉得不妥,但有些就须得掂量掂量,毕竟诚不诚心的还真难说。)


          IP属地:河南5楼2021-11-26 10:18
          回复
            (那一句对着令月姐姐说的话,倒是让自己突然开窍了,藏着掖着这些话倒是从那日让我教她投壶起,一直从她口中听到。她是在意这事儿,嘴角微微上扬,微暗的眸光忽而闪了闪,笑得明媚。)
            姐姐这话我听着怎么有些岔了,今天这样的日子,我哪里是存了好东西,不过是一点心意绣了小玩意儿,都不及姐姐那亲手做的巧果呢。令月姐姐,你该说说她了,好端端的总是误解了我,不晓得,还以为是姐姐故意为难我呢。
            (平日里心气不高,惯是柔弱胆小的,可今日也不知是着了什么魔,开始有些气闷,继而那一番话,从口中蹦跶而出,委实有些意外,自己竟还有这样的一面。她性格活泼张扬,一直是宫里的好人缘,这点,我与令月姐姐自是不如,可令月姐姐与她沾亲带故,故而更亲厚一些,倒是自己,什么都不占,却占了个妃位。莫不是这一点,叫她心里不痛快了?可我又能与她争什么呢?想了一通,最后抬眸看向座上的人,那一身明黄色的身影。)
            当然是说姐姐人好,不仅手巧,心思巧。
            (耳畔吹过一阵风,好似将往日的情分略吹的淡了些。到底是不一样了。我自小从江南而来,宫中本就没什么依仗,她们呢,有姑姑,有世家,总显得高人一等,初入宫时,为了好好的活下去,自己就是怯弱胆小,而今呢?本也不会改变这样的现状,可偏偏就是有人不高兴,喜欢硬着来,轻不可闻的叹了一声,抬眸再看她时,莞尔。)
            今天该是个高兴的日子,我想起往日里在庆福宫,咱们一起过七夕的样子了。


            6楼2021-11-26 10:39
            回复
              为不为难的且看你怎么想了,就算是真为难,你还不知我的性子?且当受回委屈,回去哭一场不就罢了,姊妹之间哪有不拌嘴的。
              (心想着,令月让我点到为止,但今日有人乐意唱戏不肯落幕,我什么脾气谁不知道。宫里头举宴,面上和和乐乐我会,我带着笑嘴上说点无伤大雅的话总归没什么吧。“好”姊妹,谁计较谁小气,我一向以直性子示人,张嘴直言姑且算性格使然,那都能说成是无心之举,江稚鱼文文弱弱惯了的,一旦露了爪子,谁会看不出怎么回事。)
              (赶着她的话步步往前逼,料她也不过就是捻着话头带出一两句意有所指,还没真正说些什么,已经硬要同我们追忆往昔了。抬手抚过鬓边珠花,垂眸也没瞧她)
              七夕什么的,记不大清楚,就知道当初晓得小鱼儿擅投壶,我要同你学,你偏不教,还莫名生了回气。唉(悠悠叹了口气,也同她一般不真不假地说了句)那会儿年纪小不懂事,小鱼儿,你不会嫌我脾气不好总让你受委屈吧?


              IP属地:河南7楼2021-11-26 10:57
              回复


                IP属地:河南8楼2021-11-26 11:00
                回复
                  就是知道姐姐的性子才与姐姐这般,才说的。姐姐性子这样,以前倒也没什么...(说及一半,也不再继续,明知她是个急性子,有拌嘴也正常,旁人也只会将这些当做姐妹玩闹,可谁知道呢,有些事情终究会在心里深埋发芽。)
                  可真是,旁的记不得,唯独这个姐姐印象深刻,还是妹妹我的错,那会儿竟也没懂姐姐的意思。姐姐可别真是因为这个恼了我。(单看她如今这样不冷不热的样子,还是有一丝丝的难过,到底是多年情分,且不说以前小,不懂得争宠,将来呢?)
                  不妨事,姐姐向来如此,妹妹我也习惯了。要我说,还是姐姐这般好,总比什么都不说,背后却使绊子来的强。(对于谢长缨这样的性格,其实自己并不算太讨厌,相反,她还非常的讨人喜欢,生的又好看,要不是这次有这么一出,许是我们还依旧是从前那般,只是可惜了,很快就物是人非了。抬眸望向夜空中的一轮弯月,凝神片刻后,便不再多言。)


                  9楼2021-11-26 14:18
                  回复
                    那会儿没懂我的意思?现在懂了?虽然我已经懒得再学,不过今日朗月当空,正是关系要好的女儿家凑在一处说话谈笑的好日子,不如你同我说说,你觉着当初我是什么意思。
                    (说话间,已然松开了令月的小臂,为的是不再让她暗地里拽我的衣服阻我言语,而是凑到江稚鱼身边,亲亲昵昵地挨在一起,手指抚过她衣袖上绣样,还不忘感慨)
                    小鱼儿同我们一般封了妃,衣着打扮也不同以往了,时间过得真快,是我不自知,还总觉着你是五六岁时连官话都说不好的小小稚女。
                    (有些岔路就是会莫名其妙地出现在面前,又或是幼时不懂得,有些人并非是该在同一条路上走着的,稀里糊涂凑在了一处。不知怎的就想起第一回真正同她说话时的场景,我这个人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想到什么能陡然变了模样,用令月的话说,时不时地轻狂没章法。)
                    (一时间兴致阑珊,再听她说的话笑了笑)是么,你不觉得委屈就成,往后还是要多来寿昌宫坐坐的,别生分了。


                    IP属地:河南10楼2021-11-26 14:43
                    回复
                      当初不过得了皇上一句夸,姐姐就往心里去了。(秀眉微微一挑,嘴角的笑意不减。)不就是姐姐你想要凑个乐趣玩一玩?
                      (忽而间她的亲昵,叫自己一晃神,却还是稳稳的站住了,叫我说,这人还真不如令月姐姐来的温柔,总是一时晴一时雨。虽说自己封了妃,可到底与她们不同。垂眸看着自己鞋边,笑着应和。)都是跟着姐姐们,这才有了今日,还望姐姐以后不要嫌弃我才好。
                      (她既是这么说了,自己倒也不好再委屈巴巴,谈及今日家宴的琐碎事来,放眼望去,看着河边围满了人,连带着自己的贴身侍女都凑了热闹去,不免笑笑。)
                      都说寄物思情,宫里头的莲花河灯也是如此,随波逐流去了哪儿都不知,这些人竟也年年弄,我不信这个,姐姐信吗?


                      11楼2021-11-26 14:59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