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春吧 关注:466贴子:735
  • 0回复贴,共1

江南春-165 问亲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娘娘的话,这其实也算不得家规。”陈大夫人微笑着,言语十分谨慎,向太后娘娘解释道:“只是文登公有教诲,说内帷混乱,嫡庶之别乃是根源,男儿有一贤妻足以,教导陈氏男儿当修身养性。”
  “文登公有言,陈氏族人故去之后,自然有整个陈氏宗族供奉,过继嗣子,仅仅是形式罢了,并不必要,因而也并不提倡这一点。”陈大夫人笑笑道:“好在上苍眷顾,自文登公立有陈氏这一脉始,陈氏血脉的延续,都是顺利的。”
  她并没有一口断定,这就是家规。
  因为,谁也说不清楚,将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就算是对于两个儿子,陈大夫人都无法保证说,他们将来一辈子都绝不会纳妾。毕竟,有些时候,是会有意外的。而且,陈家还有一个陈贵嫔。
  太后娘娘对于她的谨慎十分满意,不着痕迹地朝着应王妃点点头,应王妃笑容温婉,并不说话。
  太后娘娘便道:“你有两个儿子,也是有福气的。这老天啊,总是会保佑知足的人。”多少富贵人家子嗣不丰的原因是什么?还不是人心贪。
  “太后娘娘说的是。”陈大夫人笑着道:“臣妇有两个儿子,此生就再无所求的。所以臣妇当真很想能有一个女儿做个贴心小棉袄。”
  “你这话就不对了。”太后娘娘接话道:“女儿总归要嫁到别人家去的。你有两个儿子,娶回来两个儿媳妇,到时候你想怎么疼,还不是由着你?”
  陈大夫人连声应声。
  “……你那大儿子怎么还没定亲?都及冠了吧?”太后娘娘问道。
  “这都是他们祖父的意思,臣妇也是无奈。”陈大夫人见太后娘娘问起陈厚蕴时候的神态,并不像是给陈厚蕴做媒的,她心中微定,笑容略透出了些轻松,道:“不过,父亲前两日给臣妇露出了点儿口风,说是臣妇的两个儿子很快就能有着落了,让臣妇早做准备呢!”
  “陈公真是能等,也不知他在等什么。”太后娘娘随口说了陈公一句,却又高兴地道:“这定下来了,你这心也算是落定了。”
  “可不是?”陈大夫人神色之中也透出了喜悦。
  “哀家虽在深宫,却也总是听说,你养了两个好儿子。大儿子文采出众不说,小儿子习了一身好武艺,十分的磊落仗义……不然,明嘉那会儿与他一起玩,哀家和应王妃也不能放心……”
  太后将话题转到了陈厚绩身上来,陈大夫人终于明了,这太后娘娘和应王妃是看中了她的小儿子陈厚绩了。她想起前几日陈公的提点,知道陈公是有意结这们亲,便顺着太后娘娘的话音,说了许多陈厚绩的事情来。包括他小时候怎么想要习武,小小年纪怎么坚持下来的,到现在去了宁波,怎么在风雨到来时候主动去守护亲的,没有太夸,但也足够让太后娘娘听着高兴了。
  太后娘娘坐在这个位置,活了这么多岁,什么样的话没有听过。
  她早就对陈厚绩有所关注,对于他的印象不错,如今再从陈大夫人口中听到这些细节,便足以让她在心中勾勒出一个热情俊朗又肯负责有担当的这么一个少年郎的样子来了。
  真的很不错。
  关键是,明嘉很喜欢。
  那个秦叙样貌出身更好,但明嘉嫌弃他太好看了不像个男子汉,她们做长辈的,疼爱晚辈,总不能强迫她,毕竟是终身大事。
  而这个陈厚绩,虽然出身上差一点点儿,但就冲着陈家的家风,就足够抵上其他的了。
  陈大夫人在太后娘娘这里停留了好一阵子,太后才道了乏,让陈大夫人离开了。
  “臣媳送送陈大夫人。”应王妃站了起来,对太后行礼道。
  太后娘娘摆摆手,算是应了。
  应王妃保养的十分白净,稍微显得有些丰腴了些,但这让她更显和善。尤其是她的面庞眉眼之间,总是带着笑意,轻易就能让人亲近起来。她信佛,身上总是染着淡淡的好闻的檀香味儿,且最爱行善布施,更是挂名在水月庵里做了挂名弟子,十分虔诚,是京城公认的慈善人。
  她同陈大夫人出了慈宁宫,一边缓缓而行,一边轻叹道:“我有一个女儿,生下来,就受尽了宠爱。难得她天性不骄纵,却偏爱舞剑弄枪,好强刚毅,养成了个小子的性子。”
  她见陈大夫人要开口说话,轻轻摆手示意陈大夫人继续听她说:“这么多年,她是闺中密友没交到一个,却总是与秦叙和陈厚绩一起,比武饮酒,谈天说地……”
  陈大夫人脸上露出了些不自在。
  应王妃微微摇头,含笑道:“也罢。我便与夫人你直说了吧。”
  “我从前担心明嘉都十六了依旧懵懂情智不开,能不能嫁得出去,嫁出去之后她的性子会不会不讨夫家喜欢……”应王妃看向陈大夫人,笑容中透着发自内心的高兴,道:“结果她上次回来,直接问我,她是不是一定要在十八岁之前嫁人?”
  “我就故意说,其实十九也是可以的,总之是不能过了双十。更不能说什么一辈子不嫁的。”应王妃笑着道:“我以为她会郁闷发脾气,哪知她想了想说,既然如此,那就嫁给陈二好了……”
  应王妃看向陈大夫人,笑着问道:“夫人你说,我这样绵软的性子,怎么养出了这么一个女儿?这样的话都敢说!哪点儿像我了!”
  “不像娘娘,那就像王爷了。”陈大夫人听应王妃都这样说了,也连忙道:“王妃,实不相瞒,早在前一个多月,我家姑爷,就是今年才考中进士去了宁波上任的,他就写了信回来,说是在普陀岛看到郡主和厚绩,觉得这一对儿小儿女十分投契……就在给公公的信中,提起了这件事,问问有没有这个荣幸……”
  “公公前两日还跟我说,已经找王爷提过了,说是直待老大的亲事先定下,就正式托人到王府上去……”


1楼2021-05-28 08:4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