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栏醉卧吧 关注:14贴子:204
  • 14回复贴,共1

【好好吃饭的人才有“糖”吃。】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什么糖大家都懂的


IP属地:河南1楼2021-01-19 09:36回复
    (从落日余晖到夜幕微沉,坐在屋中明窗之下的八仙桌旁,托腮望着月光洒在大开的窗棂上,百无聊赖。桌面上的饭菜热了第二遍后便让小圆先不必着急再张罗,不如全部撤了,等夫君回府再重新准备,毕竟冷掉的菜肴颜色也并不光鲜,仅是瞧一瞧都会觉着没什么胃口。我早就饿了,但是不喜一个人吃饭,今日从赟哥哥出府时并未说过要晚归,尽管这些时日,这样等着他回来的次数并不少。大抵是差事繁忙,眉眼里能瞧出疲乏,想着若是让他回来再孤零零地一个人随口吃些,更觉得不妥,是以即便腹中空空如也,也不愿提前吃一口。)

    (坐久了背脊有些僵,伸展一下勾出浅淡的倦意,叹了口气索性趴在桌案上,昏黄灯照得人愈发地没精神,枕着胳膊闭上眼睛,夏夜的风还是有一丝凉意,迷迷糊糊的,似睡非睡的模样,未敢真憩的缘由,不过是怕错过起身迎他的机会。)


    IP属地:河南3楼2021-01-19 11:56
    回复


      IP属地:四川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1-01-19 12:17
      回复
        人家不懂


        IP属地:四川5楼2021-01-19 13:36
        收起回复
          【戴月而归,已不是月间的第一次,年下诸事繁碌,大多时候连用膳的时辰都挤不出,更别提休沐赴北水的约,或是按时归府的诺】

          【青皂色的靴底压低了噪响,以至人影入内,也未曾将人惊动,当然,也许是她瞌睡得过于厉害。但乏困并不能解辘辘饥肠,案上发蔫的菜肴是跟前人一而再,再而三触碰“严律”最好的罪证。我曾不止一次地劝诫过:不必等我一道用膳,即便我未曾差人传回口信】

          【不是不想,而是舍不得。舍不得她在昏暗的烛灯下等我归来,有时会因为忘记用膳而泛酸作呕,有时会因为忘加外披而沾染寒气。她屡教不改的模样是在惹人恼火,也该被罚】

          【案上的菜肴被悄无声息地撤下,嘱咐小厨做些简单的热膳。八仙桌的凳椅紧挨,取过瓷壶中的一根芦苇草,在她鼻前轻轻地刮着。即便菜肴不会做得这般快,但用膳之前还有不少事情要做,由不得她再懒怠昏睡了】


          IP属地:四川6楼2021-01-19 14:13
          回复
            (浅睡不沉,是以稍有什么细微的动作,都能有所感触。笔尖上痒痒的,起初以为是清风抚过,只是抬手揉了揉并未睁眼,可这“清风”似乎没打算罢休,又再一次来扰我小憩,恼人得很,蹙眉坐直了身子一睁开眼,却见从赟哥哥坐在身旁,手中拿着芦苇草,被扰醒的不悦顿时烟消云散,换作笑盈盈的模样探过身子搂住哥哥脖颈)

            你回来啦。

            (即便精神清明了不少,可身体仍是倦懒无力,偎在他身上,也不嫌夏日的热。本想多腻片刻,却又想起正经事,回头一瞧桌案上空空如也,连忙起身,嘴中念叨着)

            你肯定还饿着肚子呢吧,我让小圆准备吃的去,小厨房的人一直等着呢,估摸很快就能端来。

            (未明说自己的境况,只因原先哥哥说过,若是他回得晚我无需等他,而且不止一遍,平日的事我多是听从,唯独这一桩,他说着我应着,却身体力行地表达着自己的反驳,少有的执拗。)


            IP属地:河南7楼2021-01-19 14:29
            收起回复
              【一双灵眸还未睁得很开,尚有酣睡遗下的雾气,纤小的娇躯便灵活地钻进我的怀里。鼻下尽是少女的馨香,萦绕一日的乌瘴终于在此刻消散】

              【明知故问道】你吃过了吗

              【在她支支吾吾,隐晦不言之际,长臂环住了她的纤腰,一捞,将人送上桌面端坐。至于一双藕臂,仍悬于我脖颈间,因害怕而圈紧的双臂,刻下已松散了不少。经过适才的一番折腾,阿柔已占“上风”,高我一头的距离需要她将后颈放低,才能与我相视,与我素日里一般】

              【口吻有些严厉,是佯怒的后效】看着我,说话——

              【或许是被我唬住,透过那一层浓密的长睫,似能瞧见欲滴的晶莹。是的,原罪并不是她,而是我归府太迟,误了晚膳的时辰,但我想告诉她,不能因此而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IP属地:四川8楼2021-01-19 15:04
              回复
                (就知道得被问上这么一句,寻的理由还未奏效,人就被一把拽了回去,未如盼望的被抱个满怀,反倒生生被安坐在案上,不得不低头与他四目相对,自然轻而易举地品出从赟哥哥不悦,半咬着唇将眸光移开,是心虚的表现。我自然知晓屡教不改是不对的,不过是仗着他素日对我温和,又鲜少与我置气,才有了这样的侥幸。)

                (我也有我的委屈,他近日忙得很,能与他单独相处的时间愈发得短,白日里府中能做的事又很少,夜里头若是晚了,梳洗梳洗便该安寝,细算下来,若无这一顿餐,连好好坐下来说话的机会都少。还没思量出如何说,被他严厉的辞色惊得红了眼眶)

                没吃......

                (可能是过于紧张,这阵子本也脾胃不适,一来一去的,就觉得这会儿愈发地不舒服,可哪里还敢说提,让他知晓,岂不是又将罪状添了一笔。只得忍着,还企图为自己开脱)

                先前没觉得饿来着。(声音轻轻细细的,没有任何的底气,被愠色的眸盯着,根本就不擅长说谎的人,又怎能真的无畏。)


                IP属地:河南9楼2021-01-19 15:17
                回复
                  【声量如何也压不住】没吃?还不饿?这样的谎话也能随便说吗

                  依我看,就该给你关进那西北角的小柴房里,饿上个一天一夜,不对,至少三天三夜才够,届时再看你饿不饿,吃不吃

                  【愠火难以掩盖,也确实骇住了阿柔,这会儿回过神来,又少不得再去哄她。此刻掺入柔情显得太过突兀,所以言辞也是硬邦邦的】好了,下回不准了,把头够过来

                  【相拥的情意还未彻底散去,周身是难以抒发的情欲,在她软唇撷住我的一霎,终于探寻到了归处。她的吻里有歉意,软哒哒的黏上来让人丢盔弃甲。好学与心思通透的女子最难纠缠,轻易让人沦为裙下臣,且甘之如饴】

                  【唯一的理智告诉我,这是一场惩戒,所以我不必反客为主,不必回应,甚至不用仰面适应她此刻的高度。她确实应该对我素日的“艰苦”有所认识。辗转的力气终于耗尽,她潮红的双颊也渐渐褪去,只剩一层薄薄的胭脂色】

                  【眼角是一抹促狭,调侃道】累了?


                  IP属地:四川10楼2021-01-19 15:51
                  回复
                    (这是头一回,见从赟哥哥这样的语气与我说话,心里头发慌,惊怕之余再搅上身体的不适,反倒生出些委屈更甚的意味,他还吓唬我,说要将我关起来,丝毫没有疼惜的意味,正不知如何是好时,虽是生硬的“算了”,也能让悬在心口的巨石暂时有了可以松懈的间隙。)

                    (低头瞧他,凑近后无师自通般将柔软的薄唇献上,起初只是小心翼翼地碰了一下,眸光循过他生冷的容色,仿佛并没有被自己虔诚地认错打动。可这不耽误我想与他亲近的心思,一日未见,又挨了训,没想过要避开,反而愿与他多些亲昵举动,抱着也罢,拥着也好,绵绵密密的吻需得谋来他的回应才行。)

                    (唯独令人不悦的,是这样的姿态实在有些辛苦,只是片刻功夫后劲背脊都有些吃不住力的感觉,再加上腹中空乏,气血涌起后并无支撑维系的后援。将他眼中的促狭和语气中的调侃瞧得分明,却觉得这般举止大抵是不生气了,惯是个爱顺杆儿爬的,点点头,露出可怜之色)

                    这个姿势,也太累了。


                    IP属地:河南11楼2021-01-19 16:20
                    回复
                      【最不忍瞧见她楚楚的模样,矫首在她唇际印了一下,算是对她辛苦的酬劳,再拦腰将她揽抱在怀中,长指点了点她的鼻尖】知道累了,往后便要听话

                      【她略略一侧螓首,抬睑与我相视,似乎是不解。木扉外已有叩门的声响,传人入内的一霎,小姑娘脸薄,妄图从我的臂肘中挣脱。环腰的臂一收,颇有几分不肯相让的意味。不顾侍子布菜,兀自同怀中人讲起道理】

                      【也明白她对我的赤忱的心意,亦不欲剥夺她固执的所有权利,只是凡事有度】

                      素日里,你的夫君便要受这样的折磨。所以往后不必等我一同用膳,不必觉得心中有愧,若真心存歉疚便多吃些,努力长高,少让为夫费力。还是就是……若要等我便在床榻上等,让婢子温上汤婆子,不至着凉

                      【银箸已经夹起一块糖醋小排,糖浆在她唇尖缓缓擦过,坏极了,口吻却是不疑有他】

                      应下了才许吃——


                      IP属地:四川12楼2021-01-19 20:28
                      回复
                        (被揽入怀中,立马换了个自己舒服的姿势,总觉得自成婚后我要被从赟哥哥惯坏了,今日这一出实在是让我心生不安,非要多与他腻一会儿才能行。可即便这么想,下人进屋时还是下意识地要起身,免得让人瞧见我这随意模样,羞人得很。)

                        (欲离的身子被长臂紧紧箍住动弹不得半分,回头飞速瞧了眼布菜的下人,个个都低垂着眉眼规规矩矩不往我这儿瞧,仍是心虚得不听,但仿佛是将将的惩戒不够,我的好夫君还要在此时与我好好上一课,竟还在言语中暗指我这比他矮了不少的个头让他受累,这虽是夫妻的私房话,光听字面并不一定真的懂得深意,可我心如明镜,倘若换作旁的时候,定要嗔怪瞧他,指不定还要顺手锤一下他不松开的胳膊,奈何今日我做错了事,只得虚心听话。)

                        (眼前沾了糖醋汁的小排散发着香味,唇上的汤汁沾了还不如不沾,腹中馋虫即刻听到了这细微的号召,一个劲儿地催促着,此时不管从赟哥哥提出什么要求,我都必须得答应一般,毕竟民以食为天呐。突然伸手握住哥哥拿着筷子的手,不等他反应就张口咬下了小排上的一侧肉,酸甜咸香,厨房手艺甚佳。)

                        吃了就应下。

                        (这会儿瞧他早无愠色,还对我诸多叮嘱,胆子也跟着肥了起来,咽下后拽着哥哥衣袖晃了晃)

                        还想吃别的,夫君再帮我夹一块可好?(怕他不应,又赶紧煞有介事地补充着缘由,还是拿他说我的话原封不动地还了回去)毕竟我得多吃些,长高些,才能让夫君不再辛苦了呀。


                        IP属地:河南14楼2021-01-19 21:14
                        回复
                          【娇声渡耳,才知怀中揣的是个烫手山芋,前一刻还在想方设法将她圈住,后一刻却被她紧紧锢住,这蹬鼻子上脸的本事也不知是跟谁学的。小排上的肉已在她小嘴中剥落干净,袖口被一把揪住,摊开的掌心明晰她的意图,一根小骨滑出,不偏不倚地落在掌心】

                          【将小骨置于案上后,欲将油腻的掌心探向她的面容,大概自知理亏,须臾间便退了数丈。笑意将一前的阴霾取代,咧嘴道】德性——

                          【接着便是第二块,第三块……不止小排,还有春笋,还有脆鳝。似在与我方才之举叫阵,五指恁是连银箸的长管都未曾碰到,软掌藏进袖里,金贵着呢】是,还望夫人不要罔顾为夫的一番苦心,早些长个

                          【阴恻恻地添了一句】不然还有得罚


                          IP属地:四川15楼2021-01-19 21:48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