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云吧 关注:81,583贴子:1,406,849

【演义】子龙经历的那些战阵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公孙瓒扒上坡去,看那少年:生得身长八尺,浓眉大眼,阔面重颐,威风凛凛……瓒忙下土坡,问那少年姓名。那少年欠身答曰:“某乃常山真定人也,姓赵,名云,字子龙。本袁绍辖下之人。因见绍【无忠君救民之心】,故特弃彼而投麾下。——不期于此处相见?
益州既定,玄德欲将成都有名田宅,分赐诸官。赵云谏曰:“益州人民,屡遭兵火,田宅皆空;今当归还百姓,令安居复业,民心方服;不宜夺之为私赏也。”玄德大喜,从其言。
却说孔明回到汉中,计点军士,只少赵云、邓芝,心中甚忧;乃令关兴、张苞,各引一军接应。二人正欲起身,忽报赵云、邓芝到来,并不曾折一人一骑;辎重等器,亦无遗失。孔明大喜,亲引诸将出迎。赵云慌忙下马伏地曰:“败军之将,何劳丞相远接?”孔明急扶起,执手而言曰:“是吾不识贤愚,以致如此!——各处兵将败损,惟子龙不折一人一骑,何也?”邓芝告曰:“某引兵先行,子龙独自断后,斩将立功,敌人惊怕,因此军资什物,不曾遗弃。”孔明曰:“真将军也!”遂取金五十斤以赠赵云,又取绢一万匹赏云部卒。云辞曰:“三军无尺寸之功,某等俱各有罪;若反受赏,乃丞相赏罚不明也。且请寄库,候今冬赐与诸军未迟。”孔明叹曰:“先帝在日,常称子龙之德,今果如此!”乃倍加钦敬。
始终如一!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12-31 08:48回复
    赵云带剑立于玄德之侧。文聘、王威入请赵云赴席。云推辞不去。玄德令云就席,云勉强应命而出……
    却说蔡瑁方欲回城,赵云引军赶出城来。原来赵云正饮酒间,忽见人马动,急入内观之,席上不见了玄德。云大惊,出投馆舍,听得人说:“蔡瑁引军望西赶去了。”云火急绰枪上马,引着原带来三百军,奔出西门,正迎着蔡瑁,急问曰:“吾主何在?”瑁曰:“使君逃席而去,不知何往。”【赵云是谨细之人】,不肯造次,即策马前行。
    谨慎心细、理性稳重的性格决定了逆境救人的子龙比常态更突出;良好心理素质(一身是胆)是危难彰显英雄的前提。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12-31 12:40
    收起回复
      从人逃回见公孙瓒,报越已死。瓒大怒曰:“袁绍诱我起兵攻韩馥,他却就里取事;今又诈董卓兵射死吾弟,此冤如何不报!”【尽起本部兵,杀奔冀州来】。
      绍知瓒兵至,亦领军出。二军会于磐河之上:绍军于磐河桥东,瓒军于桥西。(瓒攻、绍守)
      瓒立马桥上,大呼曰:“背义之徒,何敢卖我!”绍亦策马至桥边,指瓒曰:“韩馥无才,愿让冀州于吾,与尔何干?”瓒曰:“昔日以汝为忠义,推为盟主;今之所为,真狼心狗行之徒,有何面目立于世间!”袁绍大怒曰:“谁可擒之?”言未毕,文丑策马挺枪,直杀上桥。公孙瓒就桥边与文丑交锋。战不到十馀合,瓒抵挡不住(危及性命),败阵而走。
      【公孙瓒以诸侯身份亲自挑战吕布,量力而为;公孙瓒战袁绍是报仇雪恨、抢夺冀州。两战性质大不同】
      文丑乘势追赶。瓒走入阵中,文丑飞马径入中军,往来冲突。瓒手下健将四员,一齐迎战;被文丑一枪,刺一将下马,三将俱走。文丑直赶公孙瓒出阵后,瓒望山谷而逃。文丑骤马厉声大叫:“快下马受降!”瓒【弓箭尽落】,头盔堕地;披发纵马,奔转山坡;其马前失,瓒翻身落于坡下。文丑急捻枪来刺。
      写文丑,也是写赵云。
      忽见草坡左侧转出一个少年将军,飞马挺枪,直取文丑。公孙瓒【扒上坡去】,看那少年:生得身长八尺,浓眉大眼,阔面重颐,威风凛凛,与文丑大战五六十合,胜负未分(高下也未判)。瓒部下救军到,文丑拨回马去了(从容)。那少年也不追赶。
      文丑虽有一定体损,但势若猛虎;赵云初遇强敌,不敢怠慢。这是一场没有外力干扰的公平单挑 。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12-31 13:58
      收起回复
        次日,瓒将军马分作左右两队,势如羽翼。【马五千馀匹】,大半皆是白马(公孙瓒北方称雄,实力确实不弱)。因公孙瓒曾与羌人战,尽选白马为先锋,号为“白马将军”;羌人但见白马便走,因此白马极多。袁绍令颜良、文丑为先锋,各引弓弩手一千,亦分作左右两队;令在左者射公孙瓒右军,在右者射公孙瓒左军。再令麴义引八百弓手,步兵【一万五千】,列于阵中。袁绍自引马步军【数万】,于后接应。公孙瓒初得赵云,不知心腹,令其另领一军在后。遣【大将严纲】为先锋。瓒自领中军,立马桥上,傍竖大红圈金线“帅”字旗于马前。从辰时擂鼓,直到巳时,绍军不进。麴义令弓手皆伏于遮箭牌下,只听炮响发箭。严纲鼓噪呐喊,直取麴义。义军见严纲兵来,都伏而不动;直到来得至近,一声炮响,八百弓弩手一齐俱发。纲急待回,被麴义拍马舞刀,斩于马下,瓒军大败。左右两军,欲来救应,都被颜良、文丑引弓弩手射住。绍军并进,直杀到界桥边。麴义马到,先斩执旗将,把绣旗砍倒。公孙瓒见砍倒绣旗,回马下桥而走。麴义引军直冲到后军,正撞着赵云,挺枪跃马,直取麴义。战不数合,一枪刺麴义于马下。(逆境方显英雄本色。麴义是一块不错的垫脚石)
        赵云【一骑马】飞入绍军,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公孙瓒引军杀回,绍军大败。
        斗文丑救公孙、速杀大将、单骑冲阵……赵云出场待遇一点也不低!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12-31 17:10
        收起回复
          有读者提到赵云在未入公孙瓒军的情况下,是否会对文丑下死手……这无疑关乎赵云文丑的武力定位。
          文丑定位相当明确,多次与颜良并称(袁绍、曹营、关羽……)、勇冠三军。文丑界桥表现相当出彩:
          不到十余合将公孙瓒逼入危境,一败四尚能杀其一(虽无姓名,但明确是把持中军的四员健将),单骑把公孙瓒从中军赶出(这表现演义罕见)。
          谌曰:“公孙瓒将燕、代之众,长驱而来,其锋不可当……。因公孙瓒曾与羌人战,尽选白马为先锋,号为“白马将军”;羌人但见白马便走,因此白马极多。无优秀谋士的公孙瓒与袁绍抗衡多年,公孙瓒军战斗力应该不弱(北方人强壮呀)。
          飞马挺枪,【直取】文丑(而非拦住)……原文看不出赵云有放水的暗示。那少年【也】不追赶……等公孙瓒才是正事,但也可看出赵云从容。
          公孙瓒扒上坡去、安心看戏,亦可得出赵云战文丑游刃有余!纵然子龙全力以赴,亦丝毫不影响勇武形象。顶级高手之间五六十合战平太正常了!
          姜维战老赵云时二十多岁,孙策斗太史慈时二十一,孙桓二十五称少年将……个人觉得:作者应该没考虑赵云年纪对武力的影响。
          智力(指挥经验)考虑了年纪因素,武力则不明确。20~50岁之间,个人是没考虑年纪及经验影响武力的。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12-31 19:13
          收起回复
            却说袁绍先使探马看时,回报麴义斩将搴旗,追赶败兵;因此不作准备,与田丰引着【帐下持戟军士数百人】,弓箭手数十骑,乘马出观,呵呵大笑曰:“公孙瓒无能之辈!”正说之间,忽见赵云冲到面前。弓箭手急待射时,云连刺数人,众军皆走。后面瓒军团团围裹上来。田丰慌对绍曰:“主公且于空墙中躲避!”绍以兜鍪扑地,【大呼】曰:“大丈夫愿临阵斗死,岂可入墙而望活乎!”
            袁绍能发展壮大,亦有过人之处!
            众军士【齐心】【死战】(袁绍卫队本就精壮之士,被激励后齐心御敌、结成密集阵形死战不退),赵云冲突不入(一时攻不进去很正常)
            绍兵大队(数万)掩至,颜良亦引军来到(颜良见公孙瓒军杀入,必尾随而来……留给赵云破阵的时间并不多),两路并杀(文丑?)。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12-31 23:49
            收起回复
              赵云保公孙瓒【杀透重围】,回到界桥。绍驱兵大进,复赶过桥,落水死者,不计其数。袁绍【当先赶来】,不到五里,只听得山背后喊声大起,闪出一彪人马,为首三员大将,乃是刘玄德、关云长、张翼德。(虎牢一战,三英名震诸侯)——因在平原探知公孙瓒与袁绍相争,特来助战。——当下三匹马,三般兵器,飞奔前来,直取袁绍。绍惊得魂飞天外,手中宝刀坠于马下,忙拨马而逃,众人死救过桥。公孙瓒亦收军归寨。玄德、关、张动问毕,瓒曰:“若非玄德远来救我,几乎狼狈。”教与赵云相见。玄德【甚相敬爱,便有不舍之心】。
              却说袁绍输了一阵,坚守不出。两军相拒【月馀】,有人来长安报知董卓。李儒对卓曰:“袁绍与公孙瓒,亦当今豪杰。现在磐河厮杀,宜假天子之诏,差人往和解之。二人感德,必顺太师矣。”卓曰:“善。”次日便使太傅马日磾、太仆赵岐,赍诏前去。二人来至河北,绍出迎于百里之外,再拜奉诏。次日,二人至瓒营宣谕,瓒乃遣使致书于绍,互相讲和。二人自回京复命。瓒即日班师,又表荐刘玄德为平原相。玄德与赵云分别,【执手垂泪,不忍相离】。云叹曰:“某曩日误认公孙瓒为英雄;【今观所为】,亦袁绍等辈耳!”玄德曰:“公且屈身事之,相见有日。”洒泪而别。
              英雄识英雄,英雄重英雄!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1-01-01 00:02
              回复
                却说玄德与关、张、赵云等,引兵欲袭许都。行近穰山地面,正遇曹兵杀来,玄德便于穰山下寨。军分三队:云长屯兵于东南角上,张飞屯兵于西南角上,玄德与赵云于正南立寨。曹操兵至,玄德鼓噪而出。操布成阵势,叫玄德打话。玄德出马于门旗下。操以鞭指骂曰:“吾待汝为上宾,汝何背义忘恩?”玄德曰:“汝托名汉相,实为国贼!吾乃汉室宗亲,奉天子密诏,来讨反贼!”遂于马上朗诵衣带诏。操大怒,教许褚出战。玄德背后赵云挺枪出马。二将相交三十合,不分胜负(曹操在不了解对手实力的情况下,看二人交锋三十合很正常。况且刘备准备充分、却不见关张,曹操没理由急着群殴敌将)。忽然喊声大震,东南角上,云长冲突而来;西南角上,张飞引军冲突而来。三处一齐掩杀。【曹军远来疲困】,不能抵当,大败而走。玄德得胜回营。
                许褚体能≠曹军
                比较:
                曹操复得兖州,程昱便请进兵【取濮阳】。操令许褚、典韦为【先锋】,夏侯惇、夏侯渊为左军,李典、乐进为右军,操自领【中军】,于禁、吕虔为合后。兵至濮阳,吕布欲自将出迎,陈宫谏:“不可出战。【待众将聚会后方可】。”吕布曰:“吾怕谁来?”遂不听宫言,引兵出阵,横戟【大骂】。许褚【便出】。斗二十合,不分胜负。操曰:“吕布非一人可胜。”
                曹操率中军赶到时,许褚吕布已经交锋。吕布、许褚(一天战平典韦)的实力曹操都了解;曹操是没耐性看二人久战的【趁吕布落单,速战速决,取城才是目的】
                便差典韦助战,两将夹攻;左边夏侯惇、夏侯渊,右边李典、乐进【齐到】,六员将共攻吕布。(统一行动,曹操中军先赶到一步,左右两军齐到……说明时间间隔并不长)
                布【遮拦不住】,拨马回城(没有被围住的描写,一触即溃)。城上田氏,见布败回,急令人拽起吊桥。布大叫:“开门!”田氏曰:“吾已降曹将军矣。”布大骂,引军奔定陶而去。陈宫急开东门,保护吕布老小出城。操遂得濮阳,【恕田氏旧日之罪】
                此前田氏几乎让曹操丧命,显然预先得到了曹操的保证才倒戈。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1-01-01 23:11
                回复
                  次日,又使赵云搦战。操兵旬日不出。玄德再使张飞搦战,操兵亦不出。玄德愈疑。忽报龚都运粮至,被曹军围住,玄德急令张飞去救。忽又报夏侯惇引军抄背后径取汝南,玄德大惊曰:“若如此,吾前后受敌,无所归矣!”急遣云长救之。两军皆去。不一日,飞马来报夏侯惇已打破汝南,刘辟弃城而走,云长现今被围。玄德大惊。又报张飞去救龚都,也被围住了。【玄德急欲回兵,又恐操兵后袭。】忽报寨外许褚搦战。
                  玄德不敢出战,【候至天黑】,教军士饱餐,【步军先起】,马军后随,寨中虚传更点。玄德等离寨约行数里,转过土山,【火把齐明】,山头上大呼曰:“【休教走了刘备】!丞相在此专等!”玄德【慌寻走路】。赵云曰:“主公勿忧,但跟某来。”赵云【挺枪跃马】,【杀开条路】,玄德掣双股剑后随。
                  【赵云护刘备突围,自家军队被甩在了后面。】
                  正战间,许褚追至,与赵云【力战】。背后于禁、李典又到。玄德见【势危】,【落荒而走】……
                  许褚赵云力战,于禁李典又到(且战场上有曹军)……这些人专为刘备而来,刘备处境可想而知。
                  【听】得背后喊声渐远(说明刘备集中精力看路逃跑), 【确定敌人离自己很远,没人知晓,才往深山里钻……专业逃跑就是不一样。别说敌人找不到,赵云也找不到。】玄德望深山僻路,单马逃生。
                  赵云要给刘备赢得逃跑时间,就得改变打法:由集中精力攻击许褚变为拖住三将。曹方则应是许褚拖住赵云,李典于禁去追刘备。
                  刘备在黑夜中前进,后边点着火把追赶,是甩不开敌人的。【从刘备听得喊身渐远,可以判断:没人绕开了赵云去全速追击刘备】。
                  挡了多久未知,时间应该不短(得保证刘备安全)……赵云不会蛮干,依托地形且战且走才是拖住敌人最好的办法。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1-01-02 12:21
                  回复
                    玄德正慌,方【欲】自战,高览【后军忽然自乱】,一将【冲阵而来】……
                    后军乱了,高览当然知情。高览离赵云比刘备距赵云近得多(刘辟主动冲去与高览交锋,“夺路救君”)。
                    赵云人丛中冲出来刺向高览:
                    对刘备而言,高览及高览军挡住了赵云;况且杀穿军队后,纵马一枪刺死高览仅是一瞬间的事……刘备没看清赵云很正常。
                    枪起处,高览翻身落马(所谓马战,充分利用战马机动性捕捉战机,本身就是武将能力的体现。在描述武将素质时,往往提到弓马熟娴……【马战不是原地输出。】
                    除自身武艺(招式)外,战马优劣及骑术直接影响实战发挥。
                    视之,乃赵云也。玄德大喜(绝处逢生)。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1-01-02 18:41
                    回复
                      云纵马挺枪,杀散后队(解了刘备后顾之忧。即便赵云敌不住张郃军,至少有路可退。)
                      【又来】前军【独战】张郃(穰山是赵云归刘备后的第一战,作者有意突出赵云勇武,笔墨之浓、有目共睹)。
                      郃与云战三十馀合,拨马败走。云【乘势冲杀】,却被郃兵【守住山隘】,【路窄】不得出。(很大消耗之后独战张郃军。也应注意:地形不利、前路被挡,后边曹军还可能追上来,赵云三十余合败张郃已经是竭尽全力的结果)
                      正夺路间……赵云仍在进攻。
                      志在必得的两军,只剩张郃军【依靠地形防御】赵云的冲击。高览被灭,刘备有路可退;只有击败赵云才能擒刘备立功,张郃无理由放水。
                      只见云长、关平、周仓引三百军到。两下相攻,杀退张郃。各出隘口,占住山险下寨。玄德使云长寻觅张飞。原来张飞去救龚都,龚都已被夏侯渊所杀;飞奋力杀退夏侯渊,迤逦赶去,却被乐进引军围住。云长路逢败军,寻踪而去,杀退乐进,与飞同回见玄德。人报曹军大队赶来,玄德教孙乾等保护老小先行。玄德与关、张、赵云在后,且战且走。操见玄德去远,收军不赶。
                      比较:
                      操进兵直叩潼关。曹仁曰:“可先下定寨栅,然后打关未迟。”操令砍伐树木,起立排栅,分作三寨:左寨曹仁,右寨夏侯渊,操自居中寨。次日,操【引三寨大小将校】,杀奔关隘前去,正遇西凉军马。两边各布阵势。操出马于门旗下,看西凉之兵,人人勇健,个个英雄。又见马超生得面如傅粉,唇若抹朱,腰细膀宽,声雄力猛,白袍银铠,手执长枪,立马阵前;上首庞德,下首马岱。操暗暗称奇,自纵马谓超曰:“汝乃汉朝名将子孙,何故背反耶?
                      吕布马超相比主角关张赵的突出表现较少,外貌描写便下足了功夫……最终目的还是突出主角(初始、关张赵出场都比较低调,起点低、用实力赢得尊重,主角刻画需要循序渐进。用表面华丽衬托辉煌战绩)。
                      超【咬牙切齿】,大骂:“操贼!欺君罔上,罪不容诛!害我父弟,不共戴天之仇!吾当活捉生啖汝肉!”【说罢,挺枪直杀过来。】曹操背后于禁出迎。两马交战,斗得八九合,于禁败走。张郃出迎,战二十合亦败走。
                      【复仇马超取压迫进攻式打法。于禁斗八九合便撤了下来,张郃不笨、战二十合也说得过去。阵前单挑,曹操有的是战将;量力而行,实无硬撑必要】
                      李通出迎,超【奋威交战】,数合之中,一枪刺李通于马下(三场单挑,马超越战越勇)。
                      超【把枪望后一招】,西凉兵一齐冲杀过来。操兵大败。【西凉兵来得势猛,左右将佐,皆抵当不住】
                      ( 诸将曰:“西凉之兵,【尽使长枪】,当选弓弩迎之……西凉骑兵善于冲阵)。
                      马超、庞德、马岱引百馀骑,直入中军来捉曹操。操在乱军中,只听得西凉军大叫:“穿红袍的是曹操!”操就马上急脱下红袍。又听得大叫:“长髯者是曹操!”操惊慌,掣所佩刀断其髯。军中有人将曹操割髯之事,告知马超,超遂令人叫拿:“短髯者是曹操!”操闻知,即扯旗角包颈而逃。后人有诗曰:
                      潼关战败望风逃,孟德怆惶脱锦袍。剑割髭髯应丧胆,马超【声价】盖天高。
                      曹操正走之间,背后一骑赶来,回头视之,正是马超。操大惊。左右将校见超赶来,各自逃命,只撇下曹操。超厉声大叫曰:“曹操休走!”操【惊得马鞭坠地】。看看赶上,马超从后使枪搠来。操绕树而走,超【一枪搠在树上;——急拔下时,操已走远。】
                      曹操没马鞭,若无曹洪,马超同样能追上。马超是五虎中发挥最不稳定的,常关键时刻掉链子。
                      超纵马赶来,山坡边转过一将,大叫:“勿伤吾主!曹洪在此!”轮刀纵马,拦住马超。操得命走脱。洪与马超战到四五十合,渐渐刀法散乱,气力不加(马超有一定消耗,且锐气已失。曹洪拼命,合数多些很正常)。夏侯渊引数十骑随到。马超独自一人,恐被所算,乃拨马而回。夏侯渊也不来赶。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1-01-02 19:58
                      回复
                        却说玄德自到荆州,刘表待之甚厚。一日,正相聚饮酒,忽报降将张武、陈孙在江夏掳掠人民,共谋造反。表惊曰:“二贼【又反】,为祸不小!”玄德曰:“不须兄长忧虑,备请往讨之。”表大喜,即点三万军,与玄德前去。玄德领命即行,不一日,来到江夏。张武、陈孙引兵来迎。玄德与关、张、赵云出马在门旗下,望见张武所骑之马,极其雄骏。玄德曰:“此必千里马也。”言未毕(善解人意、反应快),赵云挺枪而出,径冲彼阵。张武纵马来迎,不三合,被赵云一枪刺落马下,随手扯住辔头,牵马回阵(轻松)。陈孙见了,随赶来夺。张飞大喝一声,挺矛直出,将陈孙刺死。众皆溃散。玄德招安馀党,平复江夏诸县,班师而回。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1-01-02 22:35
                        回复
                          却说曹操自冀州回许都,常有取荆州之意,特差曹仁、李典并降将吕旷、吕翔等领兵三万,屯樊城,虎视荆襄,就探看虚实。时吕旷、吕翔禀曹仁曰:“今刘备屯兵新野,招军买马,积草储粮,其志不小,不可不早图之。吾二人自降丞相之后,未有寸功,愿请精兵五千,取刘备之头,以献丞相。”曹仁大喜,与二吕兵五千,前往新野厮杀。探马飞报玄德。玄德请单福商议。福曰:“既有敌兵,不可令其入境。可使关公引一军从左而出,以敌来军中路;张飞引一军从右而出,以敌来军后路;公自引赵云出兵前路相迎:敌可破矣。”玄德从其言,即差关、张二人去讫;然后与单福、赵云等,共引二千人马出关相迎。行不数里,只见山后尘头大起,吕旷、吕翔引军来到。两边各射住阵角。玄德出马于旗门下,大呼曰:“来者何人,敢犯吾境?”吕旷出**:“吾乃大将吕旷也。奉丞相命,特来擒汝!”玄德大怒,使赵云出马。二将交战,【不数合】,赵云一枪刺吕旷于马下(又一垫脚石)。玄德麾军掩杀,吕翔抵敌不住,引军便走。正行间,路傍一军突出,为首大将,乃关云长也;冲杀一阵,吕翔折兵大半,夺路走脱。行不到十里,又一军拦住去路,为首大将,挺矛大叫:“张翼德在此!”直取吕翔。翔措手不及,被张飞一矛刺中,翻身落马而死。馀众四散奔走。玄德合军追赶,大半多被擒获。玄德班师回县,重待单福,犒赏三军。
                          附:
                          尚问军中谁敢为前部,大将吕旷、吕翔兄弟二人愿去。尚点兵三万,使为先锋,先至黎阳。谭闻尚自来,大喜,遂罢降曹之议。谭屯兵城中,尚屯兵城外,为掎角之势。
                          袁谭与郭图再议进兵,令岑璧为将,领兵前来。尚自引兵出冀州。两阵对圆,旗鼓相望。璧出骂阵;【尚欲自战,大将吕旷,拍马舞刀,来战岑璧。二将战无数合,旷斩岑璧于马下】。谭兵又败,再奔平原。
                          同为不数合击杀,但赵云逆境发挥>常态,则麴义>吕旷。麴义是袁绍早期大将,吕旷也比不了。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1-01-03 09:22
                          回复
                            却说败军回见曹仁,报说:“二吕被杀,军士多被活捉。”曹仁大惊,与李典商议。典曰:“【二将欺敌而亡,今只宜按兵不动,申报丞相,起大兵来征剿,乃为上策】。”仁曰:“不然。今二将阵亡,又折许多军马,此仇不可不急报。量新野弹丸之地,何劳丞相大军?”典曰:“刘备人杰也,不可轻视。”仁曰:“公何怯也!”典曰:“兵法云:‘知彼知己,百战百胜。’某非怯战,但恐不能必胜耳。”仁怒曰:“公怀二心耶?吾必欲生擒刘备!”典曰:“将军若去,某守樊城。”仁曰:“汝若不同去,真怀二心矣!”【典不得已】,只得与曹仁点起二万五千军马,渡河投新野而来
                            却说曹仁忿怒,遂大起本部之兵,星夜渡河,意欲踏平新野。
                            且说单福得胜回县,谓玄德曰:“曹仁屯兵樊城,今知二将被诛,必起大军来战。”玄德曰:“当何以迎之?”福曰:“彼若尽提兵而来,樊城空虚,可乘间夺之。”玄德问计。福附耳低言如此如此。玄德大喜,预先准备已定。忽报马报说:“曹仁引大军渡河来了。”单福曰:“果不出吾之料。”遂请玄德出军迎敌。两阵对圆,赵云出马唤彼将答话。曹仁命李典出阵,与赵云交锋。约战十数合,李典料敌不过(高手交锋、冷暖自知),拨马回阵。云纵马追赶(以杀死敌将为目的的交锋不存在放水),两翼军射住,遂各罢兵归寨。李典回见曹仁,言:“彼军精锐,不可轻敌,不如回樊城。”曹仁大怒曰:“汝未出军时,已慢吾军心;今又卖阵,罪当斩首!”便喝刀斧手推出李典要斩;众将苦告方免。
                            李典谨慎沉稳兼有胆气,是一位有头脑、有责任感的将领。个人看法:张任≥李典>乐进(武力)。
                            赵云稳重(逆境需速战速决、鼓舞士气,才能解决问题;危难救人往往是爆发状态),因此、常态下的攻击力并没有一些云迷眼里的那么猛。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21-01-03 11:49
                            收起回复
                              乃调李典领后军,仁自引兵为前部。次日鸣鼓进军,布成一个阵势,使人问玄德曰:“识吾阵势?”单福便上高处观看毕,谓玄德曰:“此‘八门金锁阵’也。八门者: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如从生门、景门、开门而入则吉;从伤门、惊门、休门而入则伤;从杜门、死门而入则亡。今八门虽布得整齐,只是中间通欠主持。如从东南角上生门击入,往正西景门而出,其阵必乱。”玄德传令,教军士把住阵角,命赵云引五百军从东南而入,径往西出。云得令,挺枪跃马,引兵径投东南角上,呐喊杀入中军。曹仁便投北走。云不追赶,却突出西门,又从西杀转东南角上来。曹仁军大乱。玄德麾军冲击,曹兵大败而退。单福命休追赶,收军自回。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21-01-03 12:27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