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天吧 关注:30,806贴子:517,560

【原创】(宁天)无法触及之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楼2020-09-20 22:03回复
    发了三次发不出去!!


    2楼2020-09-20 22:15
    回复


      3楼2020-09-20 22:50
      回复
        一个超级强大的忍具,再加上一个爱捣鼓的忍具废,后果就是木叶时不时爆发的小型风暴。
        “宁次——”
        慌张的叫喊倏然拉近——
        宁次猛然回神,雪白的瞳孔骤缩!
        一点反应的时间都没给他,宁次就这样被芭蕉扇的狂风掀起,化为天边一颗新星。
        宁次:“……”
        总有一天,他会被这个忍具废给坑死的!
        ***
        现实世界。
        第四次忍界大战两年后,多灾多难的忍者世界又迎来了来自月球的亲切问候,所幸漩涡鸣人等人成功化解了危机。
        而月球使者还有件不可没的功劳。
        ——助攻了鸣人和雏田。
        两位新人在今天举行了婚礼。
        婚礼按流程一步步进行着。身着白无垢、头戴百合花的日向雏田恬静地微笑,白皙的面庞漾着羞赧的薄红,漩涡鸣人则挂着大大咧咧的笑。
        台下,不知是谁高声起哄了一声:“亲一个!”
        该言语起到了星火燎原的效果。
        “大英雄,别害羞!”
        “亲一个!亲一个!”
        雏田的脸越来越红。
        “我,我说……”鸣人挠挠后脑勺,面上略微不自然。望着充满期待的人群,他咽了咽口水,伸手拉过雏田。
        ……嘛,反正也不是什么办不到的事。
        过了心里那一关后,鸣人立刻坦然了许多。
        雏田顺从地闭上了眼睛。
        笑得一脸猥琐的众人纷纷屏息凝视,瞪大眼睛,一眨也不眨,生怕错过了哪个细节。
        他们看着鸣人捧起雏田的脸颊,动作生涩却不失温柔。
        两人越凑越近……
        众人的眼睛越睁越大……


        4楼2020-09-20 22:57
        回复
          砰——
          轰——
          “卧槽!”
          “怎么回事?!”
          “敌袭?!”
          像是陨石坠地,正好砸在了鸣人和雏田身边,顿时烟尘乍起,铺天盖地。
          迷雾中,鸣人伸出手臂将雏田护在身后,警惕地盯着前方。
          台下,六代目火影旗木卡卡西不动声色地挑了挑眉。
          要真是敌袭,这个敌人也真是……不仅会挑对手,更会挑时间。
          找死!
          五大国的忍者此刻前所未有的同心。
          ——居然让他们没能看到最后一幕!岂可修!
          就在这样剑拔弩张、一触即发的氛围中,鸣人饱含震惊的大嗓门响彻云霄。
          “宁次?!”
          ***
          人群议论纷纷。
          木叶的同期和老师们心照不宣地围上去,适当隔开了无关人群。同时走上前的还有日向族人。
          “嘶——”
          好痛。
          “那个家伙……”这么强大的力量却不知该怎么使用,简直就跟蛮横的野兽一样!
          蜘蛛网状裂开的土坑中,宁次半坐起来,龇牙咧嘴地揉着被摔疼的肩背。
          看清周围情形后,他的表情凝滞了。
          怎么回事?
          木叶今天有人举办婚礼吗?他怎么不知道?
          “宁次?你真的是宁次吗?!”
          一个几分眼熟的金发家伙冲过来,紧紧抓着他的双臂,力气大得惊人,让宁次感觉像是被铁钳牢牢钳制。
          偏偏那个男人还浑然不觉,满脸的难以置信,浑身因过分的激动而轻颤,几近语无伦次,“不、不可能!你,你怎么会……你不是已经死了吗?难道说……”
          宁次忍无可忍地拍开了他,没好气道:“你才死了!”
          但是……
          他环视一周,发现看着他的人的眼神都和刚刚那人别无二致。
          震惊,怀念,明明很激动却又充溢着矛盾的悲哀。
          宁次心里微微一动。
          什么啊,这种看着死人的表情……
          “宁次尼桑……”一个颤抖的女音传来。
          宁次虎躯一震,僵硬地望过去。
          这个声音……
          金发男人身后,出现了一个紫发白眸的少女。从精致的妆容和纤尘不染的白无垢可以得知,她便是这场婚礼的女主角。
          宁次一阵眩晕,脑海里只剩两个字。
          完了。


          5楼2020-09-20 22:58
          回复
            打断了雏田大小姐的婚礼,这妥妥是要死的节奏啊!听听,雏田大小姐居然都叫他宁次哥哥了,连声音都在颤抖!这表明她已经被气到神志不清了啊!
            “雏田大小姐……”宁次嘴角抽搐,扯起一抹硬邦邦的笑,“实在是太好了,终于能和面麻在一起了!恭喜你!”
            雏田艳红的唇瓣抖了抖,最后却什么都没说,默默垂下纤长的眼睫。同时,恢复冷静的鸣人皱起眉心,摸着下巴若有所思,“面麻?”
            他望向人群之中的春野樱,对方点了点头。
            鸣人开了口:“你刚刚说了面麻,难道你——”
            “来自月读世界。”
            伴随着轻柔甜美的女音,穿着旗袍的纤长身影从人群后方走上前来。
            鸣人纳闷,“你也去过月读世界?”
            “宇智波斑施展无限月读时,可能因为我身上带着六道忍具,所以并没有坠入梦境,而是去了月读世界,还保持了一段时间的清醒。”天天一边解释,一边瞥了一眼惊愕的宁次。
            ……不会错的。
            即使再怎么相似,他也不是宁次。
            她比谁都明白,宁次已经死了。
            与此同时,宁次也在观察这个异世界的队友。
            总感觉不太一样?
            他认识的天天,虎头蛇尾,身上大大小小被忍具割裂的口子。这个人的气息要平静温和些,并且暴露在外的皮肤光洁细腻,没有伤口。
            面对着宁次探究的视线,天天忽然想起了什么,双臂环抱在胸前,侧过身子,然后狠狠瞪着他。
            宁次:“……”
            好吧虽然他经常那样做,还当面指责过天天穿的运动内衣太老土,但他现在真的没在做那样的事!
            不止是天天,周围的人都和他印象中不太一样。从外表上看,似乎比他所在的、刚刚经历了四战世界的人还要大个两岁。
            “宁次!”
            推着凯老师的轮椅,李历经千辛万苦总算从人障后挤了进来。他也同前面几人一样,看着宁次的圆眸里水光荡漾。
            像是经历了生离死别,因命运眷顾终得以重逢,此刻心绪千言万语也道不尽,任何言语与苦涩翻涌的心潮相比都显苍白,最终能做的只不过最无力的相顾无言。
            凯的表情与李别无二致。
            宁次头皮一阵过电般的发麻。
            妈呀,他是对李和凯老师干过什么伤天害理惨无人道的事吗,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
            李忍了又忍,还是流下两行宽面泪。他狠狠吸了吸鼻子,终于,哽咽着说出了一句话,却让在场的人都摸不着头脑,“你说臂力比体力更重要……我,我认真听了你的建议……我和凯老师都送了哑铃。”
            宁次白眼一翻,“我什么时候给你提过这种建议?”
            不要什么帽子都往他头上扣好吗。


            6楼2020-09-20 22:59
            回复
              “啊?”
              “李,”天天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个人不是宁次。”
              她将平行世界的事简单解释了一下。
              李听完后,总算平静了些许。他认真看了看抱臂站在一旁的宁次,扬起了毫无芥蒂的灿烂笑容。
              “哈哈,不管来自哪个世界,那都是宁次啊!”
              天天微微一怔,然后垂下眼帘,极轻地嘀咕了一句:“才不一样……”
              婚礼男主角也笑了起来,“不管怎样,宁次,你能来参加我和雏田的婚礼,我很高兴。”
              他的身边,雏田点了点头,轻声道:“谢谢你,宁次尼桑。”
              这些人怎么回事?
              月读世界的宁次并没有做出舍身救妹&妹夫的举动,所以对他们这种充满感动的反应并不理解。不过既然是人家大喜的日子,还是该助兴,“祝贺你们,雏田大小姐,面麻君。”
              “是鸣人啦我说!”
              “好吧,鸣人。”
              见叙旧叙得差不多了,卡卡西便出来主持大局,他旁边还有神色略显复杂的日向日足。
              “既然问题已经弄明白了,现在得想想解决办法了各位。”卡卡西道,“能穿越时空间的东西,只有六道仙人的轮回眼了。”
              鸣人此刻异常灵光,“佐助——”
              可惜,即使是他大喜的日子,佐助还是没有出现。
              卡卡西点头,“我会派人去寻找佐助,把他带回木叶。”
              “卡卡西老师,”春野樱开口道,“寻找佐助的任务就交给我吧。”说话的同时,她不自觉攥紧了手里的字条。
              鸣人眼尖地发现了,“我说,小樱,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啊?”
              小樱动作一顿,想了想,还是把字条塞给了鸣人。
              鸣人一头雾水地展开字条,困惑的表情渐渐被释怀的笑容所取代,“什么啊,佐助那个家伙……”
              明明都到木叶附近了,还不来看看他。
              他狐疑地盯着小樱,故作不满地撇嘴:“既然是道贺的,佐助为什么给你却不给我啊小樱?”
              小樱:“……”
              “嘿嘿,”井野凑过去,给了小樱一肘子,“从实招来哦。”
              小樱脸上一红,“什么都没有啦!可恶,鸣人——”
              “咳,咳。”卡卡西轻咳两声打断了几人,同意了小樱之前的提议,“那么小樱,寻找佐助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是!”
              宇智波佐助可以利用轮回眼穿梭在各个时空中,找到他不是普通忍者能轻易办到的事。最适合的人,除了鸣人,也就是小樱了。
              “在佐助回来前的这段时间……”卡卡西微微一笑,“宁次君,作为木叶的英雄,就请好好享受在木叶的日子吧,日足大人会为你安排好一切的。”


              7楼2020-09-20 22:59
              回复


                IP属地:北京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9-20 23:43
                回复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9-21 01:06
                  回复
                    dd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20-09-21 22:15
                    回复


                      IP属地:广东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20-09-22 07:53
                      回复
                        第二章
                        在木叶待了几天,宁次大概弄清了这个世界的宁次身上发生的事。
                        不由得打心底佩服这个世界的日向宁次。
                        少年,牛逼啊!
                        不过……要是这样的事发生在他身上……
                        宁次略一思索,果断摇头。
                        ——怎么想都觉得匪夷所思好吗!雏田那个暴力泼辣的家伙,实力可是日向这一代最强,哪儿还用的着他保护?!
                        不嫌他拖后腿已经是万幸了!
                        “宁次?”李困惑的声音从宁次身侧传来,“怎么了?”
                        “没事。”
                        想起和李此行的目的地,宁次心中再次充满惊奇,不由得再次开口询问:“天天那家伙开的忍具店?你确定?”
                        难道不该是破铜烂铁回收站?
                        李点点头。今天是天天的忍具店开业的日子,大家都过去帮忙了。
                        他愣愣地问道:“这很奇怪吗宁次,天天本来就是武器大师,论忍具的使用谁也比不过她。”
                        李适当地给宁次普及了天天的厉害之处。
                        宁次撇撇嘴。即使知道两个天天不一样,但长久的印象已根深蒂固,无法在短时间内扭转。
                        李猜到了一些:“难道那个世界的天天,在忍具使用方面没那么厉害?”
                        岂止不厉害!
                        宁次拍了拍李的肩膀,心痛地叹息:“那个世界的你……不知道能不能活到这个年纪。”
                        李保持张着嘴的姿势,愣住了。
                        宁次轻笑一声,静静地凝视前方的道路,意味不明地说道:“李,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感觉这个世界的天天……对我似乎有些疏离?”
                        宁次疑惑道:“她和我的关系不好吗?”
                        木叶同期的十二忍关系都很好,在此基础上,小班内部三人的关系又会更近一层。
                        就像他和天天、李的关系总要比其他人更亲近些一样。
                        但这里的天天似乎不是那样。
                        她对他表现出了对同伴应有的友好和善意,但也仅止于此。那是对待其他同期的态度,而不是对待共同出生入死的同伴的态度。
                        宁次可能没那个已经死去的少年那么稳重靠谱,但一些潜在的心性还是相通的。
                        李失笑,“怎么可能,她和宁次的关系可是最好的啊!”
                        “是么……”
                        想象不出来。
                        在那个世界,要是和天天关系好的话,首先就要做好被扎成刺猬的觉悟。
                        ……他还想多活几年。
                        宁次决定先不追究这个问题。他摸了摸下巴,不怀好意地凑近李,清亮的白眼上上下下打量着对方,“对了,不知道……这里的你有没有那个癖好?”
                        “诶,是那个世界我的事吗?”李好奇地睁大了眼睛。
                        什么癖好?
                        宁次贱贱地笑着,薄唇一张一合,一个个巨大的信息量接连传进李的大脑,从小就纯得不能再纯的孩子瞬间懵逼了。
                        反应过来后,李直接炸成了一只红透的大虾,耳朵和鼻腔狂喷热气,“我,我我我怎么可能做那种事?!”
                        偷内衣?!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个世界的自己是怎么想的?!
                        啊啊啊简直是奇耻大辱啊啊啊!!!
                        气得劳资八门遁甲都要开了!
                        “……”反应居然这么大?宁次瞅着快要原地爆炸的李,轻哼了一声。
                        他还没告诉对方,李从A杯到H杯的内衣和配套内裤应有尽有,比女孩的衣柜还要丰富多彩,甚至还自己穿在身上向他炫耀的事。
                        这下知道是自己是变态了?
                        呃……感觉这话从自己嘴里说出来怪怪的?
                        宁次恰当地闭了嘴。
                        ***
                        “李,宁次。”
                        忍具店里忙得不可开交的天天,一转眼就看到李捧着自己支离破碎的心,一脸生无可恋。
                        天天:“……”
                        难得一见啊,干劲满满的李这副模样。
                        她用眼神询问宁次:李怎么了?
                        宁次吹了个口哨,耸耸肩,双手往外一摊。
                        天天更加困惑,“难道是凯老师出了什么事?”
                        李蔫蔫地摇头。
                        由于李遭受的打击实在过大,整个人从头到脚笼罩着灰败的阴影,做事也提不起干劲。天天实在看不下去,没多久就打发他回去了。
                        忙完店里的事,日已西斜。
                        “喂,这个挂在这里可以吗……天天?”
                        宁次一扭头,发现天天趴在玻璃橱柜上睡着了。
                        店门半敞,阳光斜射,店内蒙上了一层融融的暖金色。少女半张脸都埋在臂弯间,细密的睫毛投下两弯阴影,白皙的皮肤晕染上阳光的颜色,勾勒柔美的轮廓给人一种半透明的错觉。
                        就像一张沉淀在陈旧年月里的老照片,又似岁月洪流中亘古不变的一角。
                        让人不忍打扰。
                        宁次忽然有些……为这个世界的日向宁次没能看到长大后的天天感到遗憾。
                        同时,他似乎看到了这个女孩一直坐在那个位置,或正襟危坐,或懒散支腮。门外风起云涌,行人如织,店里的少女却始终保持着相同的几个姿势,独自一人,日复一日。
                        像是两个世界。
                        她懒洋洋地喃喃。
                        “太和平了,都没什么生意。”
                        “好无聊啊。”
                        “要是能再一起修炼就好了……”
                        画面一转,到了一处狼藉的旷野,像是刚刚经受了战火的摧残。身后传来李和凯老师吵闹的声音,天天在前面慢吞吞地走着,看上去有些无精打采。
                        他们一起往某个方向行进着,四下再无他人。
                        他在中间,却似乎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他。
                        日向宁次心底没由来一阵微小的慌张。
                        ——这是谁的视角?为什么他们都没看到他?
                        前方的天天突然抬起了手。宁次不知道她在干什么,从他的位置看去,只能看到折起的肘部。
                        这时,哽咽的抱怨像是一阵风,轻轻飘了过来。
                        “为什么留下我一个人啊……”
                        “我绝不原谅你……”
                        “宁次。”
                        “……”宁次心底有个地方忽然一阵细而尖的痛楚,像是有人拿尖针戳到了心头最柔弱的部分,又苦又涩的电流蹿过四肢百骸。
                        鬼使神差地,他放轻脚步走过去,慢慢伸出手。
                        那个声音,说着毫不原谅,却没有丝毫怨恨。
                        宁次看着自己的手从阴影里出来,来到阳光下,被染上金色。然后轻轻地放在那团盘在头顶的棕色丸子上。
                        琥珀般的眸子倏然睁开,两人的视线短暂地交汇了几秒。
                        天天眼中还残留着些许睡意,浅红的唇瓣微颤,发出了一声梦呓似的呢喃:“宁次……?”
                        很快,她的视线恢复了清明。
                        同时,宁次浑身一个激灵,他触电般缩回手,猛地往后退了好几步,“我……”
                        ——他根本不知道刚才是怎么回事!
                        就像短暂地失去了意识,反应过来后,便是眼前这一幕了。
                        鬼上身了吗!
                        天天没说什么,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抱歉啊宁次,这段时间都在张罗店里的事,一不留神就睡着了……”她左右打量了一下,“已经结束了?”
                        宁次点头。
                        “非常感谢。”天天礼貌地说道,“作为回报,我请你吃高级料亭那家鲱鱼荞麦面,怎么样?”
                        宁次没有回答,空气似乎凝滞了几秒,“天天,你跟我说话,一直都是这么客气吗?”站在阳光照不到的暗处,他的身影被罩上一层使人看不真切的阴影。
                        天天没想到宁次会突然这么问,明显一愣。
                        ……当然不一样。
                        她和宁次可是最要好的同伴,早已不存在那些束手束脚的礼节。
                        他们可以在训练累了的时候大喇喇地在草坪躺下,可以完全信任地喝下对方递过来的水,也会在对方遇到危险时,第一个冲过去。
                        可是那个宁次已经死了。
                        “……抱歉,是我唐突了。”宁次有些不明白心中这种酸溜溜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刚才的发问一半也是它造成的冲动。他略带躲闪地挪开视线,却不经意地瞥见了玻璃柜里一个护额。
                        之前天天趴在上面睡觉,所以视线被暂时挡住了。
                        很陈旧的护额,一看就不知被佩戴了多少年,铁片上交错着深浅的划痕,光泽早已不在。黑布条上还有深色的印迹,大概是干涸的血迹吧。
                        注意到了宁次的视线,天天慢慢打开玻璃柜门,从黑色绒垫上拿起护额。
                        宁次轻不可见地蹙起眉头,犹豫几番后,问道:“这个护额……是我的吗?”
                        护额静静躺在天天手里,破烂的布条从掌心两边垂下。
                        它散发着一种,多年后引爆一团微酸记忆的气息。
                        天天没有说话,只是垂眸看着,用大拇指轻轻摩挲着铁片。深深浅浅的划痕在指尖留下清晰的触感,就像在提醒曾经一同走过的岁月真的不是梦一场。
                        她动作和眼神都和此时的阳光一样温柔,宁次分明看见了她眸子深处那一抹不舍和依赖。
                        天天性格乐观率真,属于女孩里较少有心事的一类,有时也会掩藏一些个人的小秘密。
                        可是却有一个秘密,她埋藏到自己也没发现。
                        半晌。
                        “不是你的。”
                        她缓缓说道。
                        “是宁次的。”


                        12楼2020-09-22 18:51
                        回复


                          IP属地:北京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9-22 22:50
                          回复
                            一天一章是没问题的


                            14楼2020-09-23 18:29
                            回复
                              第三章
                              “严格意义上来讲,我也是宁次。”
                              片刻的沉寂后,宁次将视线紧锁在天天身上,语气和态度难得的认真,莹润的白瞳也因此带上了几分冷意,“我们是同一个人,只是映射到不同世界的不同人格。”
                              为什么总是要纠结这个问题。
                              来到这个世界过后,几乎所有人都潜移默化地把他当成了宁次,他也淋漓尽致地享受了一番四战英雄的待遇。并非想争占他人功劳,而是打心底就觉得这没什么不对。
                              正如他所言,自己就是宁次,只是人格不同罢了。
                              除了天天。
                              她可不这么认为。
                              真让人不爽。
                              宁次微微眯起眼睛,向前倾身,离站在玻璃柜另一侧的天天越来越近。眼眶周围,使用瞳力的脉络隐隐浮现。
                              “喂,我说,”带着显而易见的不正经,宁次把手臂搭到了天天肩膀上,慢慢拉近两人的距离。天天不躲开也不反抗,静静地看着他。
                              宁次戏谑地勾起嘴角,“你该不会是喜欢我吧?”
                              两人的距离近在咫尺,却没有丝毫令人缱绻心动的氛围。一个促狭,一个冷静,连空气似乎都降了好几度。
                              “不然……”宁次的笑容渐渐扩大,“你为什么还留着我的护额?”
                              兵荒马乱的战场上,当所有人都怒吼着奔向十尾的时候,她在宁次尚有余温的尸体身边、在滚滚尘埃和斑斑血迹中拾起这块冰冷的护额,又紧攥在手心时,心里是怎么想的……
                              然后,她咬紧牙关,投给远处的十尾一个饱含愤怒和悲痛的眼神,将握得微温的护额放在忍具袋里,和众人一同奔去。
                              “天天,我来买忍具……啊抱歉,打扰了。”
                              可怜的未来七代目火影还跨进忍具店不到半步,就连忙转身退了出来,只留给天天一个金色的后脑勺。
                              天天不为所动地抬起手,四指并拢,在肩膀上一扫,用类似于拂灰尘的动作不轻不重地撵下了宁次的猪蹄。宁次看着与自己距离极近的莹润红唇微微翕动,不由自主地凝神,等待她的话语。
                              “变态。”
                              “……哈?”
                              “偷窥狂。”
                              “……什么?”
                              天天说着,走到另一个柜子前,开始往忍具包里装卷轴。
                              “骚包。”
                              “……”
                              “自恋狂。”
                              “……”
                              日向宁次,十八岁,第N次,撩妹失败。
                              片刻的怔愣过后,宁次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这有啥,雏田大人的教训可比这犀利恐怖得多了,还自带拳头的那种。见天天有条不紊地收拾东西,宁次不解地发问:“你要干什么?”
                              天天将沉甸甸的忍具包挂到腰后,检查了一番,“带你去一个地方。”
                              “村里?”
                              “村里。”
                              “在村里,你还带着这么多忍具……”宁次精明地指出,“我会怀疑你要趁机谋杀我。”
                              “怎么会。”天天终于抬起头,意味深长地一笑,“我可打不过宁次。”
                              是吗?
                              看来天天也没有李说的那么厉害嘛。
                              也是,他认识的那个天天完全就是个忍具废,估计这个天天也不咋地。
                              半个时辰后,宁次为自己肤浅的想法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停!停!”
                              “天天!”
                              “别打了!”
                              说是想让他帮忙修炼,其实就是宁次单方面的挨揍罢了。
                              宁次扶着双膝气喘吁吁,白色的衣衫上好几道被划开的口子,以他为圆心,周围散落着各式各样寒光闪闪的忍具。
                              见鬼,这个天天居然这么厉害!
                              动起真格来完全不输给雏田大人嘛,早知道刚才就不去招惹她了。
                              差点儿被扎成刺猬。
                              天天站在不远处的树枝上,姿势从容,左手拿着的卷轴散开,一直垂到树下。待宁次休息得差不多之后,她将卷轴慢慢卷好,放回忍具袋里,又拿出新的卷轴。
                              日向宁次虎躯一震。
                              还、还来啊……
                              还好一个卷轴的忍具数量不算多,这个宁次好歹也是有一部分功底的,配合柔拳步法堪堪可以躲过。
                              数量再多点就逃不过日向刺猬的命运了。
                              “我帮宁次修炼的时候,这些东西根本沾不到一点他的衣袖。”
                              当宁次手忙脚乱地旋转跳跃,被自己的长发糊一脸时,忍具风暴外,天天的声音响起,甜美的嗓音里不知为何带上了几分清冷,令人想起冰天雪地里纷飞的砂糖般的细雪。
                              宁次忙着躲避,来不及回答天天。当他透过忍具的空隙望到天天的动作时,双眸不由得一瞪。
                              天天半蹲在地,左右手分别扶着一个卷轴。宁次虽然没见识过这招,但通过白眼看到查克拉流动后,能判断出——
                              这妥妥是要放大招的节奏啊!
                              “双升龙!”
                              细密的利刃如骤雨雨脚般落下,宁次抱头鼠窜,惨叫声不绝于耳,“住手啊天天,我、我再也不偷看你穿的内衣行了吧!”反正也没什么好看的。
                              “……”攻势更猛烈了。
                              “那只要你跟我告白,我马上就答应你,行了吧?”
                              天天急了,“……谁要跟你告白啊?!”
                              完了,躲不过去了。
                              李说得果然没错,这个天天在忍具运用方面太厉害了,认真起来的攻击他完全躲不过。
                              宁次早已力竭,无法躲避直冲向自己脑门、心脏等致命处的寒刃,只能眼睁睁看着,心底涌起一阵悲凉——
                              自己没有死在惨烈的第四次忍界大战,也没有挂在雏田大小姐的拳头之下,最后竟是在天天的忍具下翘了辫子。
                              说出来会被那群家伙笑死的吧。
                              所有的忍具在刺中宁次的前一刻,险险停在了半空。
                              下一刻,这些忍具便顺着反弹回去的力道,歪七扭八地砸向源头——天天。
                              双升龙里每个忍具都连接了极细的钢线,可以按照天天的意愿行动。但如果猛然收回了强势的攻击,就会造成反噬。
                              就像多年前中忍考试天天和手鞠那次对战一样。
                              “天天!”宁次心中一紧,急忙朝天天冲过去。
                              几趟攻击下来,宁次除了衣服被划破几处外没别的事,倒是天天,跌落在忍具之中,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她捂着手臂,鲜血从指缝间渗出,在白皙的皮肤上显得格外刺目。
                              宁次心里突然没由来地一阵愤怒,“你做什么傻事?”
                              “不这样做,你会死的。”天天倒还平静,她示意宁次,“忍具包里有药和绷带。”
                              宁次依言蹲下身,默不作声地为她包扎,眉宇间染上一层暗色。
                              他在生气。
                              气天天的一意孤行,气她做这种不顾自身的傻事,更是气自己。
                              宁次第一次恨自己能力不足。
                              ——为什么躲不开!
                              在这之前,宁次从没考虑过这方面的问题。他的实力在同期中还算过得去,宗家与分家关系良好,雏田大小姐强大果决,是个完美的继承人。而他,只要按分家惯例,守护雏田大小姐就好。
                              其实说到底,还是天天自作自受罢了,自己已经表示不行了,她却还要使出双升龙。
                              ……虽然不知道她在较什么劲。
                              “你怎么不用回天?”
                              天天这句话就像点燃炸药的星火,让宁次心里那些烦躁憋闷一下子炸开了!
                              “你是**吗天天!我难道没有告诉过你吗?!”宁次低吼道,“那种宗家才会的东西,我怎么可能会?!”
                              而且就算宗家破格教他,他也不可能学会。
                              回天这一招实在是太难了!
                              从古至今,宗家会这招的人屈指可数。
                              天天似乎被他吼懵了,又好像是被宁次的话狠戳到了哪根心弦,她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微微睁大眼睛,半晌,才垂下眸子,“是……”
                              她轻轻地叹息,“是啊……”
                              回天是日向宗家才会的东西……
                              然后两人都没了声音。
                              宁次继续为天天止血包扎,看着那些伤痕,他终究还是心软了下来,“抱歉。”他道歉道,“刚才是我不对。”
                              天天默默地摇了摇头。
                              伤口太多,好几处较深的伤口还在腿上,看来得去医院处理了。宁次丢掉绷带,不顾天天的拒绝,将她背起来,朝医院的方向走去。
                              还好这个木叶的布局和他的世界一样。
                              天色渐暗,安静的树林里只剩脚步声回荡,显得更加空寂。
                              “能讲讲他的事吗?”宁次率先打破了沉默。他想了想,补充了一句,“你认识的那个宁次。”
                              “他……很厉害。我的忍具完全近不了他的身。”天天停了一下,接着道,“宁次还是同期里最早当上上忍的人。”
                              闻言,宁次有些惊讶,“比面麻……鸣人还早吗?”
                              “嗯。”
                              宁次大概猜了出来,“他会回天……对吧?”
                              趴在宁次背上,天天将脑袋埋得更低,声音带上了喑哑沉闷,“……嗯。”
                              那可宁次身备超人天赋,再加上和自己日夜不断修炼、努力多年的成果啊!
                              天天轻不可闻地叹息,语气里有作为同伴的自豪、开心,却也暗藏着几分难以望其项背的酸楚。
                              ——“他是我永远追随却无法触及之人。”
                              她确实没想过宁次会躲不开。
                              果然……还是不一样啊。
                              天天闭眸,掩藏住眼底那抹湿润。
                              其实她何尝不想相信,相信眼前这个和宁次有着一模一样相貌的人,就是和自己出生入死的少年。这样,第三班可以再回到过去。
                              可是她骗不了自己。
                              因为……
                              人怎么可能会认错自己喜欢的人呢。
                                


                              15楼2020-09-23 18:3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