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武士历史吧 关注:769贴子:15,333

【翻译】LS Bonus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还是忍不住来挖坑了,争取一天完结。


回复
1楼2019-04-13 17:36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楼2019-04-13 20:2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4-13 20:50
        你的上一个坑好像还没有填完吧


        收起回复
        6楼2019-04-13 20:5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4-13 20:58
            一天完结是真的吗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8楼2019-04-13 21:14
              一天完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4-13 21:21
                第一章
                你是吃了鸦食吗?”松鸦羽怀疑地问。
                “没有,”鳍跃的回答从他蜷缩的巫医窝里传来。“我知道那样比这还好呢,”他补充说。
                松鸦羽喷出口鼻息。那就是他肚子里装太多老鼠了。好像我够闲似的,既然——
                他猛地停下这个想法。“你今天吃了什么不寻常的东西吗?”
                “没有!”鳍跃坚决申明。“我只知道我肚子疼,但我不知道为什么。”
                松鸦羽在鳍跃的皮毛上仔细嗅了下,闻到了呕吐物的酸味。他把一只脚掌放到年轻武士的侧腹上,能感到一股反常的热量从他身上升起。
                “他会没事吧,是吗?”桠枝蜷缩在他旁边。松鸦羽早就察觉到了,因为不止一次他的皮毛在他试图工作时擦过这只母猫。
                “他当然会没事,”赤杨心安慰地喵道。“你知道猫们总会有肚子疼的时候。松鸦羽会找到适合的药草,还有我会找些浸水的苔藓让他凉下来。”
                年轻巫医的这些话语飘出窝外。松鸦羽没有试图让他停下来,虽然他知道鳍跃需要的不是水。他抬起他的脚掌走到窝后的药草存放处。
                这堆叶子传来沙沙的声音,松鸦羽努力辨认出他想寻找的药草气味,但是他却发现这几乎和他刚成为一名新学徒时困难。
                似乎所有事情都乱套了,自从——
                松鸦羽努力平息脑海里汹涌而至的记忆,但是这次它们过于强烈。叶池,你不应该就这样死了,他想。这还不是时候。而现在……好像整个世界都错乱了。
                他抖了抖皮毛,好像他能像抖掉皮毛里的小虫一样遣散悲伤。没时间想这些了。我还有工作要做。
                他抓住他需要的药草,然后匆匆回到鳍跃身旁。“这是些水薄荷,”他喵道。“只要你把它吃了,马上就能好。”
                他把叶子放到鳍跃跟前,但是在年轻武士舔走前,松鸦羽听见赤杨心蹭过巢穴前方黑莓屏障的声音。
                “不对!”赤杨心喊。“鳍跃,别动!那是款冬,不是水薄荷。”
                松鸦羽张开嘴想对他的前任学徒说别鼠脑子了。我是看不见,但是可不会把款冬当成水薄荷。还有这是……他伏下身子仔细地闻了闻。是款冬。赤杨心是对的。
                一瞬间松鸦羽无话可说;他感到大脑一阵天旋地转。一个幼崽都知道这其中的差别。我怎么了?


                回复
                10楼2019-04-13 22:25
                  他听见赤杨心捡起款冬把它放回到巢穴后面,一会儿后带着闻起来像是一根水薄荷的东西出来。“给你,鳍跃,”赤杨心喵道。“吃了它。你就会恢复健康了。”
                  “我真不知道这样哪还能有猫找对药草,叶池竟然这样在储存室放药草,”松鸦羽厉声说。“这不合理。”
                  “那你为什么不改过来呢?”桠枝问。“你可以想怎样存放药草就怎样存放,现在叶池——”
                  她闭嘴,但是松鸦羽知道她本要说什么。现在叶池已经不在了。他知道桠枝只是想帮他,但是一股子怒气从他心里迸发出来。她以为我不知道吗?
                  他扭头过去,面向叶池的老窝。他每天都检查,让自己记住这只是和她刚离开时一样而已。有时这感觉不像她已经死了,他想。他会走到巢穴里他们一起分享的窝然后期待仍然能在这里找到她,或者听见她的声音。
                  虽然我有时感觉她很烦——他承认;他觉得大多数的猫都让他觉得很烦——但是不知怎么巢穴里没有她就显得空荡荡的。
                  “桠枝,可没让你在这待着,”他嘘声道,再次转向她。“为什么就不能干你自己的事情去呢?”
                  他听见桠枝倒吸一口气。“抱——抱歉,”她结结巴巴地说。“我不是故意越界的。”
                  在他回答前。松鸦羽感到旁边赤杨心的口鼻。“这有些过于苛刻了,就算对你平常而言,”年轻的巫医耳语道。“桠枝只不过一直都是想帮忙而已。”
                  “又来了,”松鸦羽想。据赤杨心所说,他近来吼了不少猫。但就算这样,那也是他们自找的!
                  似乎能读懂松鸦羽的想法似的,赤杨心靠的更近些,补充道,“你不该对桠枝这样。不管则么说,她是对的。只要你想,随便怎么摆。但是我觉得问题不在这上,松鸦羽,我觉得叶池的药草储存不是让你这样的原因。”
                  松鸦羽转身面对他。“问题?你想说什么?我只是不擅长我的工作?”他背对桠枝和鳍跃,皮毛愤恨的刺痛,因为赤杨心竟然当着他们的面说这些。
                  他能感受到桠枝低声安慰鳍跃时散发的尴尬。松鸦羽更愿意假装他们不在这里,但是他没法假装赤杨心不在,他正再次靠近他。
                  “我完全不是这个意思,”赤杨心喵道。“只是你最近有些……心绪不安。或许我们可以正好谈谈这个事情。”


                  回复
                  11楼2019-04-13 22:26
                    松鸦羽挥了下尾巴无视他的话,表示他不想谈这个,“你心思可比你皮上的毛还柔软纤细,赤杨心。所以你经常需要心连心的深入交谈。但我不用,我很好。”
                    赤杨心叹气。“不,你不好。”他抱怨道。
                    松鸦羽再次挥动尾巴,然后转过身去。他当然知道赤杨心为什么会这么想。我就不该翘掉上次的月池集会,他想。我从没有翘过。但是我很忙——这里总需要有猫来维持工作。
                    赤杨心跟他说过这个借口太蠢了,在他看来松鸦羽抵触前往月池是因为他害怕会在星族见到叶池,不得不面对她已经死亡的真相。
                    且赤杨心还没在星族看见过叶池。
                    至少,松鸦羽考虑到,赤杨心明智地没有把之前的对话在两名年轻武士面前复读出来。不然我肯定把他两只耳朵都抓下来。
                    “好吧。”片刻后赤杨心叹气道。“这件难事我们私下再说。但你还欠桠枝一个道歉。”
                    “对不起,”松鸦羽朝着桠枝的大致方向哼了声。真可惜这不是个诚心诚意的道歉。她也只能得到这个了!
                    赤杨心走过松鸦羽来到鳍跃躺着的窝旁。“刚才发生的所有事我表示非常抱歉,桠枝,”他低声说。“自从族群失去叶池后,这一切都是这么的艰难。”
                    可以感受到这只年轻猫似乎正由内向外散发着悲伤的沉寂,笼罩整个巢穴。几秒后,桠枝打破寂静。“或许你们有猫可以搬进那个巢穴里。”她悄声说。“或许这能让你们不要总是想起过去,沉浸在失去她的伤痛里。而且,那也是全巢穴最好的窝。”
                    松鸦羽的毛渐渐炸起。他是看不见,但是这不代表他听不见。要是赤杨心和桠枝认为他们压低声音的私密对话他听不见,他们可以再试试。
                    他直接就把话吼了出来。“现在你甚至要试图干涉我们去哪儿睡觉?”他吸了口气,准备把他憋得一肚子火都给撒出来,到那时赤杨心在他开口前就打断了。
                    “冷静,松鸦羽,”他喵道。“桠枝只是给我们提供了个好建议,虽然我并不想这么做。我想你应该搬到那个窝里;你的巫医履历最长。”
                    松鸦羽不屑地哼了声。“我现在的窝又没什么不好的,真是谢谢你了。我什么又要大费周章地搬过去呢?你想要的话就自己搬去吧。”


                    回复
                    12楼2019-04-13 22:26
                      “不了,谢谢,”赤杨心回答。“我喜欢睡在靠近出口的地方,因为我能马上听见是否有猫需要帮助。”
                      松鸦羽怀疑他话里的真实性。要是有猫真需要巫医救治,那怕是嚎得河族都听得见!他怀疑赤杨心之所以拒绝是因为他也没有想搬过去的心。搬进叶池的巢穴等于向承认她永远已经死了事实又近了一步。
                      而赤杨心内心敏感——一直都非常敏感,如果要我说的话。
                      “如果你不想搬,那就别指望我搬过去,”他喊。
                      赤杨心叹气。“随你便吧。”


                      这天晚上,两名巫医准备睡觉时。叶池的窝仍然是空荡荡地。但是松鸦羽不住地回想起桠枝让他搬过去的建议。他仍然觉得这没必要,但是这个念头不断地像个铺垫里的刺一样扎在他脑海里。
                      赤杨心在他的窝里已经睡熟,他轻柔的鼻息荡漾着他的胡须。为了不吵醒他,松鸦羽悄悄地抬起爪子,然后匍匐向叶池以前睡过、覆盖着大团苔藓和蕨叶的窝里。
                      巢穴里仍然留有叶池微弱的气息,蕨草茎叶整整齐齐地铺在上面,就如同叶池的药草储存室一样,最大程度地让她感受到舒适。他仍然不情愿地磨蹭爪子,但还是爬进去把自己团成一团。几乎同时他就进入梦乡,好像他突然跌进一个黑暗幽邃的潭水中。
                      他不知被什么东西弄醒,似乎是一团温柔拂过他面部的气流。他睁开眼睛,看见一团微弱的银光在他头顶盘旋,其轮廓微光闪烁。他看过去,光点形成个熟悉的形状。
                      “叶池!”他哽咽住。
                      松鸦羽的母亲站在他旁边,她看过来,琥珀色的眼睛流露出关切之情。她的嘴在不断张合,似乎在说些什么,但是传不过来。她向前移动些,看起来很急切,似乎想告诉他些什么重要的事情。松鸦羽愤怒地扭动。这次虽然他在梦里不失明,但是取而代之的是他却聋了。
                      他抬起爪子好靠近些希望能听见在说什么。他伸出条前腿,但是他的脚掌却穿过了她闪光的轮廓,而这个幻象开始解体,像烟雾一样飘走。
                      “叶池!”他喊道。
                      受到惊吓,松鸦羽开始清醒,意识到他喊他母亲名字的声音太大了点。他甚至是站着在她的窝里,和他在梦中的场景完全一致。受梦中场景所震慑,他转向赤杨心巢穴的方向,他仍然躺在窝里。
                      再次陷入黑暗,松鸦羽通过这只更年轻猫的呼吸声明白他已经醒过来了,想象他正爬过巢穴、眼睛里满是担忧的样子。
                      “松鸦羽,你还好吗?”赤杨心问。
                      “我当然很好,”松鸦羽咆哮。“那不然呢?”
                      但是他并不能肯定自己跟赤杨心讲的是真话。这只是一个梦境吗?还是叶池真来找我了?
                      如果叶池真到这里来了,松鸦羽扪心自问,那她是想来说什么?
                      end


                      回复
                      13楼2019-04-13 22:27
                        什么垃受,这都能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4-13 22:31
                          哭了(ಥ_ಥ)
                          暴躁老松真的是刀子嘴豆腐心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4-13 22:33
                            叶池哭死了啊啊啊叶池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4-13 22:35
                              为了防止度受又又又又在我检查不出来的情况吞楼
                              所以我准备补档图片了
                              第一章






                              回复
                              18楼2019-04-14 01:22
                                第二章
                                距上次松鸦羽看见他的母亲时已过两个夜晚了。第三天早晨他在新鲜猎物堆的位置寻找吃的,然后自己向自己嘀咕怎么连个瘦得皮包骨头的猎物都没有。这时他闻见从荆棘通道向石头山谷里涌入一大股猫的气味。他转过去,听见啪嗒啪嗒的脚步声穿过整个营地,迎面涌来的是赤杨心的气味。
                                “怎么了?”他问,他的前任学徒滑到他旁边停下。
                                回答他的只是赤杨心粗重的呼吸声。下一刻,“松鸦羽”他还是喘息的说出话来。“你必须跟我来。月池有只受伤的猫。快!”
                                震惊和焦虑略让松鸦羽的脚掌在地上僵了下。“有哪只猫能蠢到想去月池漫步?”他吼道。“我敢打赌肯定是那群令猫烦透的学徒们,总是想着把须子探到他们不该到的地方去!我告诉他们多少次了月池只许巫医去?”
                                “没错,”赤杨心赞同道。“学徒的脑子里面总是装着蜜蜂,而且月池离风族边界不远。不管怎么说,你得马上过去,就现在。”
                                他不耐烦地轻弹了下尾巴掩饰自己的忧虑之情,松鸦羽跟随着赤杨心离开了营地,穿行在森林中。直到他们来到通往月池的高沼地斜坡上,他们一路保持着轻快地步伐,等到他们爬完布满岩石的斜坡来到顶端的平地时,现在距离日高还有些时分。
                                松鸦羽带头在月池前的灌木丛中挤出一条路来。等他到达顶端螺旋下降到池边的小径时,他停下来了,竖耳倾听。他有些期待着听见受伤猫的哀号声。但取而代之的是,除了水从岩石上流注入池中的声音外,他只能听见几只猫走动和低语的声音。他深吸一口气,辨认空气中糅杂的各种气味。
                                “隼飞,”他惊呼,脑子开始变懵。“蛾翅和柳光,洼光、斑愿和躁片。还有赤杨心,”他闭上嘴巴,怒视他的族猫,这只年轻些的猫钻出灌木丛站在他身旁。“这些巫医来着做什么?还有受伤的猫在哪儿?”
                                “是我让他们来的,”赤杨心平静地回答。“而那只受伤的猫就是你,松鸦羽。”
                                “啥?”松鸦羽暴怒到几乎说不出话来。“你怎么敢骗我?你跟我说这里有只受伤的风族学徒。”
                                “不,我没有,”赤杨心坚称,仍然是用那种足以让猫抓狂的冷静腔调说到。


                                回复
                                19楼2019-04-14 04:06
                                  松鸦羽回想起赤杨心在雷族营地里和他说的那番话,恼怒地意识到他真的没有说谎。他只是点明月池靠近风族边界而已。真是太狡猾了……
                                  “唔,还不是你误导我,”他抱怨道。
                                  赤杨心耸了耸肩。“下去到池边和我们聊聊吧,”他喵道。
                                  有几个心跳的时间松鸦羽没动;然后他开始不情愿地走下小径加入到水池边和他共事的巫医中。“我不知道你们在喵喵些什么,”他反对的说。“赤杨心,你脑子里面真是进蜜蜂了。”
                                  “不,赤杨心是对的,”蛾翅和他说。“你变了,松鸦羽,而且还不是好的那种。”
                                  “我也注意到了,”隼飞挑明。“你还记得吗,松鸦羽,有天我们碰面的时候,就是我们找药草时碰巧在边界遇见的那次?你说你正在找繁缕花,但是你却正在收集接骨木叶子。而当我想指出你错了——”
                                  “让我猜猜啊。他把你头给咬掉了,”柳光接过话,同时隼飞赞同地添了句,“你怎么知道的?”
                                  松鸦羽咬紧牙齿努力不让自己愤怒地去回嘴。他和柳光就没来都不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他讨厌在她面前露出尴尬的一面。被迫回想起一个连最嫩的学徒都不会犯下的错误就已经够糟糕的了。再说听着柳光对他说话时混杂的愉悦和同情就足以让他的愤怒彻底爆棚了。
                                  “听着,愚蠢的毛球——”他开口。
                                  “你从来就没变得友好过,”蛾翅打断他,在柳光回敬他前。“但是前不久你变得就比平日里更糟糕了,而我们都心知肚明。”
                                  “你是在为叶池的离去而痛苦,”洼光开口。这名影族巫医曾经是只焦虑羞涩的猫,但是现在他的声音平缓而自信。“我们都想念她,”他继续道,“但是只有你是那只始终没能接受现实的猫。”
                                  松鸦羽从爪间一直到心理就对他们这些巫医一致站在统一战线上对待他的方式感到十分愤怒。至少斑愿和躁片没有和他们一起,他猜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并不十分了解他或者是叶池。“你怎么就知道我没有接受呢?”他质问洼光。
                                  “有个晚上你在睡梦中喊出她的名字,”赤杨心马上指出。
                                  想起那段记忆,松鸦羽的喉咙后悔地闭上了,他低下头。“或许你是对的,”他低声说,被迫挤出这几个字眼。“那我又该怎样呢?”


                                  回复
                                  20楼2019-04-14 04:07
                                    “眼下只有一个解决方法,”洼光喵道,把他的尾尖搁置到他的肩膀上。“你必须去和星族交流,看看他们会告诉你些什么。你再也不能去逃避了。”
                                    听到洼光的话,松鸦羽的肚子马上害怕地扭结起来,但是他知道这名影族巫医是对的。他说不出来话,只能勉强的点下头。
                                    “很好,”蛾翅轻快地喵道。“来吧,让我们给他些私密空间。松鸦羽,我们在小径上方等你。”
                                    松鸦羽听见巫医们离开的脚步声,他们的气味开始消散。赤杨心是最后离开的,但是在他离开听觉范围前,赤杨心喊了他的名字。
                                    赤杨心停下来。“嗯?”
                                    “别离我太远——求你了,”松鸦羽哽咽地说,他讨厌自己的懦弱。“我不知道只有我自己能否解决得了。”
                                    “你当然可以,”赤杨心让他宽心,他的声音充满深情的感染力。“但你要是需要我的话,我就会在这附近。”
                                    他的气味再次变得强烈起来,松鸦羽脑海展现出他坐在螺旋小径地段的画面。
                                    我真的需要前往星族捕猎场吗?松鸦羽自问,走向月池并坐在水边。然后看着我的母亲出现在那些灵魂之中。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准备好。
                                    他低头,鼻子触碰水面,全心想着叶池。
                                    起初这只有黑暗。月池冰冷的触感向他全身延展,他再也感受不到脚下的地面,但是星族阳光普照的森林并没有出现。
                                    一个心跳后松鸦羽开始慌了。我在现在梦里也看不见吗,就和醒着一样了吗?
                                    之后,一颗星星出现在黑暗中,单独闪烁着微光。一个声音突然开口。“松鸦羽?”但这不是叶池的声音。
                                    “冬青叶?”松鸦羽回应道。
                                    那颗星星展开成一条微光小径,延伸至松鸦羽蜷缩着的地方。他的姐姐朝他走下小径,黑色的毛发柔软光泽,如霜般的光芒在她脚掌周围闪烁。
                                    “能再次见到你感觉真好,”她走进松鸦羽时喵道。
                                    松鸦羽点头。“我也一样。”他绷紧肩膀,等待跟在女儿后面的叶池,但是并没有另一只猫出现。“难道这说明叶池就不能被打搅吗?”他感道愤怒被激起,皱眉问道。“我皮上的每根毛都想和我死去的母亲交谈,但显然她有更好的事情要去做。”


                                    回复
                                    21楼2019-04-14 04:07
                                      “不,不,不是这样的,”冬青叶让他安心。她向他走进,然后他们鼻子相触,然后优雅地坐下,用尾巴示意松鸦羽来坐到她旁边。现在他能感受到脚掌下的嫩草,光形成个闪烁的泡影笼罩在他和他姐姐的身上。他能依稀辨认出边缘处黯淡的叶子轮廓,似乎星族创造出一片微小的森林空地来让他们会面。他叹了口气,坐在冬青叶身旁,在她温暖的皮毛上感到些许安慰。
                                      “叶池很想和你交谈,”冬青叶继续。“但是她知道你仍然对她怀有一种愤怒的情感,并且再次看到到她你可能会受到情感上的冲击。所以她先让我来和你谈谈。”
                                      “我自己经得起冲击,谢谢,”松鸦羽咕哝道,一个心跳后补充道:“但是你在这我很开心。”
                                      “我和叶池间也有问题,”冬青叶和他说。“我们都觉得自己被抛弃了,也为她欺骗我们感到痛苦。但是自从叶池加入星族后,我们最终有机会能深入谈论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而且现在我感到能够理解她了。”她呼噜道。“现在我们都在星族并且最终能够成为母女,这是我们生前永远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结果,我发现叶池是个极好的母亲。她只是始终没有机会,直到现在。”
                                      松鸦羽很想去相信她,但是心中仍然有部分未被说服。“她一直都可以成为我们的母亲,”他低吼,“但是她更关心如何保全她自己。”
                                      空地边缘的沙沙作响,叶池走进光圈之内。温柔的光辉围绕着她,星光触及到她的脚掌和耳尖。松鸦羽在他的母亲面前绷紧肚子;他不知道是冲出去,还是跑过去用鼻子摩挲她,就像他还是一只幼崽的时候。
                                      “如果你是这样理解的话,我很抱歉,”她回答,向松鸦羽低下头。“但是我为孩子所做的事情和我保护自己所做的一样多。放弃你们几乎硬生生得将我自己的心撕裂开了。但要是我不这样做,族群可能永远也不会接受一窝跨族幼崽。我不能让你们偿还我的错误。”
                                      松鸦羽不知如何回应她。叶池停顿有一个心跳的时间,似乎在等他回复,但是什么也没有,于是她继续道:
                                      “我知道松鼠飞会把当成她自己的幼崽一样保护你们,黑莓掌也会成为一名优秀的父亲。如果我不能亲自成为你们的母亲,我至少能够把你们交给我的妹妹——我的至亲,她就像我会做的那样照顾你们。”她的目光忽然变得更加明亮。“考虑到你们都成长为如此出色的猫,”她补充道,“我的决定并不完全失败。”


                                      回复
                                      22楼2019-04-14 04:08
                                        松鸦羽首次没有急于立刻下定论。取而代之的是他沉吟良久,仔细斟酌话语。“但是你离开了我。两次,”最后,他喃喃低语。
                                        “或许这看起来确实是这样的,”叶池回答,她的声音包含爱意。“但是我没有。作为星族的一员,我永远都会和你在一起,守望你并尽我之可能指引你每爪掌的步伐……如果你让我的话。”
                                        她走上前,先是摩挲冬青叶的脸颊,然后是松鸦羽,这次松鸦羽没有退开。他感觉似乎第一次理解了为什么族群需要有星族与他们在一起:这真是奇怪,在死后或许叶池最终成为了他的母亲,某种程度上这是她生前从未做到过的。
                                        他从未是如此地感激他和星族间的联系,直到此刻。
                                        “我爱你,”叶池喵道。
                                        她最后的话语开始消散,在松鸦羽能回答之前,她和冬青叶溶解成一阵闪光的雾气。每一点光芒悬浮有一个心跳的时间,然后像火花一样熄灭。松鸦羽发觉自己再次置身黑暗之中。他叹气,然后开始伸展蜷起来的腿。
                                        下一刻他听见赤杨心接近的脚步声。“你还好吗?”他的前任学徒焦急地问。
                                        松鸦羽点头。“我总算见到了星族,”他回答。“一切安好。”


                                        回复
                                        23楼2019-04-14 04:09
                                          尾声
                                          松鸦羽走向药草储藏室,他叼着一根叶子,然后把药草放在莓鼻前面。“用它摩擦你的爪垫,”他指示道。“这能减缓疼痛感。还有下次注意你准备踩哪里。”
                                          “谢谢,松鸦羽。”莓鼻捡起叶子然后跳出巢穴。
                                          在他走后,松鸦羽把自己安置到叶池的窝里,舒服地叹口气。“想想这个,”他喵道。“叶池把一切都打理的很好。现在,她的存放方式简直完美极了。”
                                          赤杨心的声音从松鸦羽的旧窝里传来,他正在仔细地梳洗自己。“很高兴听你这么说,”他舔完一下,开口道,然后再次起劲地梳洗起来。
                                          入口处的黑莓屏障摇动下,松鼠飞进来了。从她那不稳地脚步声中可以知道,她此时正用三条腿蹒跚地走进来。
                                          “看看这根刺!”她惊呼道:松鸦羽想象她一定是把条前腿抬起来给他们看,有根巨大的刺扎在外面。“我曾告诉学徒记得检查新鲜铺垫,我已经跟他们说过——”
                                          她停下来,大吃一惊:松鸦羽猜她已经注意到他搬进叶池的巢穴里了。她沉默片刻;然后发出一声长长的、平稳的咕噜声。
                                          “对了,”她喵道。“就应该是这样。”
                                          松鼠飞确实是对的。松鸦羽沉思,隆隆的呼噜声在他喉咙里响起。但他又咽了回去。但这不代表我就会这么对她说!
                                          (全文完)


                                          回复
                                          24楼2019-04-14 04:10
                                            不行了,困死我了明天起来再看回复orz


                                            回复
                                            25楼2019-04-14 04:10
                                              暴躁老松的难得温柔
                                              Orz心疼叶池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9-04-14 07:36
                                                唉……看了真的觉得温暖但又有点心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4-14 09:32
                                                  松鸦叶池那段我爆哭
                                                  松鸦这孩子是真的啊……哭1551
                                                  以及大家一起去寄刀片吧!组团买更便宜(我怎么像打广告的x)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4-14 09:40
                                                    叶池啊啊啊心疼
                                                    以及松赤大法好(重点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4-14 11:29
                                                      啊松鸦这个一览无遗的傲娇属性啊。。。心疼这一家子,现在这个结果算是挺完满了,嗯。。。
                                                      以及赤杨真的小天使啊可爱又贴心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4-14 13:24
                                                        看到这一家子终于能够互相理解,真好
                                                        等等
                                                        狮焰呢


                                                        收起回复
                                                        31楼2019-04-14 14:14
                                                          松鸦羽和鸦羽一样嘴上天天念叨着“不喜欢叶池。” “我对叶池没有感情。” “叶池好烦。” 失去她之后失魂落魄,多么希望她只是出去了而以。他不敢面对现实,只能**、欺骗自己。
                                                          松鸦心,海捞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4-14 19:49
                                                            一打开这个帖子就给我叶池去世这么个消息 真实的哭了(所以是六部曲和七部曲之间发生的吗……?)
                                                            bonus超棒啊 小松鸦嘴上说不喜欢叶池 没了妈妈也是这么伤心
                                                            啊……还在等我的实体书_(:з」∠)_希望亚马逊快一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4-15 1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