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怪物眷族吧 关注:12,852贴子:34,540
  • 7回复贴,共1

web 7-19 鸿沟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机翻加脑补不好的话还请多多见谅

我19都发出来好久了竟然被吞了度年好能吃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03-16 19:27
    御手洗带着着严肃的表情走进了房间。

    “是小葵吗?”

    小小的声音打破了这宁静的空气。

    是加藤的声音。
    她的话还带着一丝颤抖。

    聪明的她,也许在短短一秒之内就预料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当然,即使不是这样的话,谁都会感觉到这股不安定的气氛吧。

    有两名持名者之一的《刚腕白雪》,在刺骨的气氛中,莉莉等人对其提高了警戒。

    不过,御手洗并没有袭击过来。

    只是生硬地说。

    “关于真岛前辈的合流,我反对。”
    “喂,小葵……”
    “优奈前辈请不要说话。”

    饭野慌张地张开了嘴,不过御手洗却意外地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饭野像是受到了冲击一样地矗立在原地,作为替代,中岛询问了她。

    “怎么回事?”

    作为探索队队长的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事态了吧。

    或者,这也许是单纯地以巨大的战斗能力自豪的富余所致。

    即使面对两名持有名称的险恶情况,他也毫不在乎。

    “说意见是好的,但并不是不能让我听听理由的吧?”

    “理由吗?很简单。真岛前辈的人性有问题”

    “也就是说,不适合探索队吗?”

    “就是这样”

    “可以问一下是根据什么判断的吗?”

    被问到的御手洗,转过头来。

    瞳孔中有着至今为止从未见过的强烈敌意。

    接着,视线移到了我的背后。

    “真岛前辈和那边骑士的女人有恋爱关系吧。还有那边的水岛前辈模样的人”

    “……”

    “蜘蛛、女仆也是这样关系吧”

    对每个人的视线进行交汇。

    那个是,考虑龙渊之里的龙族等人,才没有引起探索队的反感。

    这一切都被揭开了。

    如果不是这样被追问的话,甚至还会觉得新鲜。

    “想要否定吗?”

    御手洗挑衅似的问了过来。

    “……”

    如果一副确信不移的样子的话,就不会那么简单地退出的吧。

    如果胡乱地欺骗的话,反而会给在这里的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不。这是事实”

    刚这样回答,一部分人看这边的眼光就变了。

    那边先放着。

    现在是眼前少女的事情。

    “你是怎么注意到的?”

    “总觉得从视线、表情、距离感等方面就能看出来。”

    御手洗哼着鼻子说到。


    “她好像在某个地方藏了起来,不过我一直在观察。”

    “观察?”

    “我跟着结衣前辈来,是为了确认真岛前辈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么说来,初次见面的时候,也能看到和紫兰的相遇。

    他似乎不是单纯地出于好奇,而是有目的。

    虽然没有像那时那样决定性,但到这里之前一直跟着。如果怀疑的话,应该已经有注意到是这样的关系了吧。

    然后,她就下定决心把这件事说了出来。

    事已至此,人们所担忧的是搜索队的反应。

    果然,率先开口的是栗山。

    “但是,她们不是怪物吗?严格来说,不能说是女性吧”

    他好像打算袒护我。

    与其这样,倒不如说,这或许只是作为探索队的一员,单纯地讨厌争吵而已。

    “本来,这个世界就不能允许的吧。”

    “我不是在说这种话。”

    但是,御手洗很顽固。

    “这个世界就是指这个世界。我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吧」

    不。这与其说是固执,不如说是理所当然的态度吧。

    这样的想法,对她来说——对有良知的探索队的各位来说,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也许栗山的指责反而会让御手洗变更加得顽固。

    因为那段话,赞同的声音上升了。

    “啊,的确是这样。”

    说出同意的话的是洼田。

    “御手洗的意思我也知道。如果因为没人责难而同时多了好几个女人,就算被怀疑人性有问题也不可能。”

    他的脸上并没有像御手洗那样显露出敌意,但即便如此,他还是一脸不愉快的表情。

    “但是呢,对方不是女人,我也不能同意。我想,在这种直接见面之前,怪物什么的和平时一样吧,只是姿态不同而已,而真岛的眷族似乎和人一样呢”

    “就是这样”

    听到洼田的话,御手洗得意似的点了点头。

    “不能和不诚实的人一起行动。我想,赞同我的的大家也一样。——不。本来,结衣前辈收集到的同意的60%都很奇怪”

    “诶?”

    岛津先生发出了声音。

    “什么,什么意思?”

    她从刚才开始,就在意想不到的展开前张口结舌,不知该如何进行仲裁。


    但是,她还是不能保持沉默。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03-16 19:27
      一般认为他们会突然伸出手来,这是不可能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彼此不了解对方。

      更何况是隶属于探索队的人,保持着以前的价值观。
      正义感强,这也是一种洁癖。

      我知道,如果加深交流相互了解对方,姑且不谈,初次见面时就知道了,这是非常不利的。

      因为预料到了,所以也做好了心理准备。

      如果因为某种原因而变成这样,就认为无可奈何而放弃了。

      因此,顺利地接受了状况。

      ……我自己也是如此。

      只是,有不同意见的人在。

      “等,等一下!”

      发出咣当一声,加藤站了起来。

      大概是太慌张了吧,站起来时椅子发出了很大的声音。

      “……加藤?”

      这个反应是出乎意料的。

      我以为她有什么想法,但看起来也不是这样。

      “不对!小葵误会了!”

      加藤的脸上,明显地出现了混乱。

      “前辈不是那样的人!”

      凝视着御手洗,用强硬的语调说。

      有惊慌,有愤怒,有困惑。

      但是,没有特别理由来说服对方。

      这样的话,只是说了想说话的而已。

      如果是冷静沉着的平时的她,就不会这样行动了吧。

      但是——回想起来,在御手洗面前她可能总是这样。

      名为加藤真菜的少女,曾一度被这个世界粉碎。

      我所认识的她,只是后来才构筑起来的。


      而且,与之前的朋友御手洗再次重逢,现在也许已经让她找回了失去的东西。

      她并没有受到严重的伤害,只是平静地度过每一天。
      其中,甚至连冷静透彻的少女消失不见了。

      从我的角度来看,这种变化让我觉得很欣喜。

      因为加藤看起来很高兴。

      希望御手洗也能起到干彦对所起我的作用。(这里是指干彦那样给孝弘来到这个世界遭遇到打击后所丢失的感情得到恢复所起到一样的作用)

      我是这么想的。

      我很期待。

      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下,那个是不会往好的方向发展的。

      “真菜!为什么不知道!”

      “不明白的人应该是小葵吧!”

      意气用事只会招来更严重的反驳。
      焦灼的气氛正在持续上升。

      本来就失去了平常的冷静,偏偏自己的朋友把事情闹大更大了。

      原本,对突发性的事态应付不强的加藤,焦急重复了言词。

      听到这句话,御手洗的脸涨红了。

      “说到这里,你还不明白吗!?”

      当她这样说时,她完全失去了平静。

      跑到加藤身边,抓住了她的肩膀。

      大概是力量的程度弄错了吧,加藤小声呻吟着。

      这期间,御手洗开口了。

      “醒醒啊!真菜酱!”

      少女的表情是担心朋友的表情。

      那表情是货真价实的。

      与其说——不如说,正因为如此,才应该说该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那个人,是个对各种各样的女人出手的无可救药的家伙!”

      御手洗把视线转向加藤,指着我大声喊。

      然后说出了决定性的话。

      “即使喜欢上真菜,你也只会变的不幸而已!”

      这就是御手洗大肆宣扬的理由。

      这正是一想到朋友才会采取的行动。

      “……啊”

      好像时间停止了一样,加藤呆住了。

      眼看着,她的脸就红了。

      接着便脸色苍白起来。

      被泼冷水的头恢复了平时的冷静,似乎正确地理解了现状。

      知道了御手洗为什么会做这样的事,明白了事情的缘由。

      接下来应该怎么做呢?。

      而且,既然发现了关键点,就不会犹豫,这就是我所认识的名叫加藤真菜的少女。

      加藤的脸上的表情消失了。

      “……你好像误会什么了?”

      声音冰冷得可怕。

      眼睛冷冰冰地注视着眼前的对手。

      那正是他面对敌人的表情。

      “真菜?”

      面对朋友骤变,御手洗发出了不知所措的声音。

      御手洗被好朋友这样冷淡的态度对待,还是第一次吧。

      但是,加藤已经不在意了。

      “真岛前辈不是你这样的人。实际上,我至今为止一直和前辈一直在一起,但是前辈完全没有对我出手”

      加藤趁御手洗的手放松的间隙,用力挥开了她的双手。

      拉开几步的距离,凝视着曾经是朋友的少女。

      “前辈真诚地保护了我。对我的恩人恶语相向……令我感到非常厌恶”

      “真菜酱……”

      从责备的一方到被责备的一方。

      跟不上状况的御手洗十分慌张。

      “但是,真菜酱 你说真岛学长的事……”
      “这根本就是你搞错了。”

      加藤冷淡地说着,叹了口气。

      这时,视线瞥了这边一眼。

      一瞬间,她的嘴角像是要哭出来似的扭曲了一下。

      也许只是错觉而已。

      加藤先生告诉我,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我不喜欢前辈。”

      用没有温度的声音断言。
      看到她现在的样子,没有人会怀疑她的话。

      “误会会让人很困扰的。”
      “……”

      御手洗先生说不出话来,一直矗立在原地。

      两名少女之间刻着决定性的鸿沟。

      结果,这种气氛完全没有责备我的意思。

      这一机会,应该是加藤所盯上的东西吧。

      人的印象很容易改变。

      就像搞错了的御手洗,给我造成麻烦一样,加藤先生给我留下了这样的印象。

      这时,房间里陷入了沉默。

      就在这个时候。

      房间的门再次发出了夸张的声音。

      7-19 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9-03-16 19:29
        我和18一起发出来的竟然这么早就被吞了,抱歉了啊大家,还你们没能第一时间看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9-03-16 19:31
          提个建议,不嫌麻烦的话,翻的时候把他和她打对了,有时候人称不对话有点读不明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3-16 22:23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3-17 02:27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9-03-17 0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