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最强剑士憧憬着...吧 关注:11,238贴子:9,780
  • 27回复贴,共1

115魔女与魔法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占着


回复
1楼2018-12-15 19:40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12-15 19:45
      我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12-15 20:28
        我去太短也被删除啊,二三楼都是我的算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12-15 20:2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12-15 20:3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12-15 23:31
              我來也!!!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8-12-16 00:08
                我来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12-16 01:41
                  来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2-16 07:20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8-12-16 10:33

                      坦白地说的话,魔女是通过支付代价实现愿望的人。
                      这种方法被称为咒术,是魔法的一种,正是为了实现愿望。

                      所谓的魔法,过程有各种各样的,但是最终必定以实现愿望作为结果。
                      比起这个,将这个称为魔法,所以魔女所使用的广义上也能算是魔法。

                      当然,并不是什么都能够实现。
                      魔女的咒术,本身就是奇迹,大致上大部分都能够实现,但是仍然是有限度的。
                      毕竟颠覆真理的事情原本就是做不到的。

                      但是这全部都要看具体情况如何。
                      凭借魔女的咒术,也无法让他变得能够使用魔法的话——





                      感受到后方的视线,菲莉西亚叹出一口气。
                      虽然知道他充满了期待,不巧,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实现……做不到的可能性反而很高。
                      这么想着不禁叹了一口气,没办法了吧。

                      嘛,那样的话一开始就拒绝就好了……不,从一开始要是不告诉他关于这个的事情就好了,这样的话——

                      “……如果能这么做的话,我也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嗯?为什么这么说?莫非……!?”
                      “所以你先老老实实地坐好。该这么说吧?能做到的话我肯定会帮你做的,到时候我会告诉你的。”
                      “这样我辈就没理由光是这么等着吧?”
                      “不,你说的这么有自信,弄得我很困扰啊……”

                      一边说着这种话,用宛如是在说完全等不了一般带着微笑的眼睛凝视着自己,菲莉西亚移开了目光。
                      那双漆黑的眼睛,也昭示着他与自己的不同……然后不由得想起那一天的事情。


                      回复
                      11楼2018-12-16 21:17
                        菲莉西亚将索马带回来,大概只是一时兴起。
                        作为魔女的菲莉西亚显然并不是什么善良的人,就这么把他扔在那里也没问题。
                        明明是这样,那天不知为何菲莉西亚就好像理所当然一般地,将在森林中发现的索马带了回来。

                        这个理由,到现在菲莉西亚还不清楚。
                        完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把索马带回来。

                        之后想想,索马也有可能是盯上菲莉西亚的性命才入侵这里的,但是就好像完全没有考虑过这种可能性似的。
                        嘛,这数十年间,每月一次跟人见面之外,完全不会跟什么人进行交流,或许会变成这样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虽说如此,还是太过大意了,如果被他们知道了的话,肯定会被骂的吧。

                        “……大概我做不到那个。最近我对此完全没有兴趣。”
                        “只有这次……!?”
                        “做不到,请坐下。”

                        也不能低声地自言自语地说做不到,吐出一口气。
                        不过现在就是个好机会,或许能趁着这次矫正过来。

                        菲莉西亚经常自言自语,至今为止的几乎所有的时光都是一个人度过的。
                        非常寂寞,倒不是因为这个,单纯只是为了不忘记怎么说话。

                        有时候一年左右完全没说过话,注意到的时候已经不知怎得就忘记怎样说话了。
                        果然那样的话就麻烦了,必须要把自己的思考说出口,看来这都快变成自己的习惯了。
                        这也是索马来了之后才注意到的其中一件事。

                        “……嘛,硬要说的话,这种事情都无所谓。”
                        “っ……!?”
                        “虽然你干劲十足,但是我的心情被搞得很糟啊,你出去一下行吗?”
                        “嗯,这样的话我会很困扰的。”

                        他还是老实地坐着,但是那双眼睛还是盯着这边不动。
                        那里完全充满了这家伙的热情。

                        ——————————————————-
                        待续


                        回复
                        12楼2018-12-16 21:18
                          感谢翻译(❁´ω`❁)!结果这么久只是进门坐下,作者真是慢节奏生活系啊_(:з」∠)_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12-17 08:59
                            感谢翻译


                            回复
                            14楼2018-12-17 14:57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12-17 17:24
                                感謝翻譯


                                回复
                                16楼2018-12-17 21:28
                                  老实说的话,菲莉西亚确实不能理解为什么索马为什么会抱有这样大的热情。
                                  从来没有像是这样渴望着得到什么。

                                  虽说如此,也是理所当然的。
                                  因为魔女是给予的那一方的存在。

                                  虽然索要了对等的代价,但那并不是魔女想要的东西。
                                  只是为了完成咒术,为了唤起名为愿望的果实的奇袭而必须要有的东西。

                                  会想起来……从一开始或许就没有想过自己想要什么。

                                  “也没什么好困扰的吧。”
                                  “………………”
                                  “闭嘴给我坐下,这太让人郁闷了。”
                                  “是要对我辈做什么!?”
                                  “所以,不是说了叫你老实一点了吗。”

                                  说了要矫正,却还在继续自言自语的自己也不好。

                                  这么想着,菲莉西亚原本注视着自己手头的视线,瞬间转向后方。
                                  一瞬间索马无声的站了起来,这完全是自己不好,只是看了看,什么也没说视线又转了回去。
                                  直到过了一会儿索马坐了下来,才稍稍放松了嘴角。

                                  光是从氛围上就感受到了他的失望,但是仍然能够感觉到他是真的很渴望。

                                  ……或者,把这个事情告诉他的那个时候,看到了索马眼中存在的自己却没有的什么,或许就被感化了吧。
                                  那个时候……索马苏醒过来,确认自己就是魔女的时候。

                                  那时候抱有的是什么心情,要直接地说的话,那就是很害怕。
                                  就算缺乏与人的交流,菲莉西亚也不是一点常识也不懂。
                                  魔女对于世界,对人类来说是怎样的存在,也不是不知道。

                                  所以,才觉得马上就要被杀了。
                                  自己忘记了太多事情,实在太大意了。


                                  回复
                                  17楼2018-12-17 21:54
                                    尽管是这么想的,不可思议的菲莉西亚不想对索马做什么。
                                    完全都是自作自受啊……或者,像是在问这个问题的索马的目光,跟现在投向自己的目光差不多的缘故吗。
                                    这也是,到现在还不明白的事情之一。

                                    不管怎么说,索马之后马上就问了一个问题,那么你知不知道让不能使用魔法的人变得能使用魔法的方法呢——

                                    “……我那时候为什么回答了呢?”

                                    对这次的喃喃并没有反应,往后方看了一下果然没有反应。
                                    只是呆呆地看着这边……是因为变得听话了吗,还是,因为菲莉西亚拿着这个的缘故呢?

                                    菲莉西亚拿着的,是之前索马递过来的,一朵蓝色的花。
                                    同时,这也是现在制造的过程中,最重要的素材。

                                    ——现在菲莉西亚他们所在的地方,是工房。
                                    家里的最深处的魔女的工房,主要是为了制作辅助咒术的药,以及咒术之外的用的药的地方。
                                    现在手头正在将各种各样的素材混合,然后制造出药来,要以目的来分类的话,属于后者。

                                    也就是,咒术之外用的——能够成为魔女的药。

                                    听到索马的愿望的时候,不巧菲莉西亚并不能实现它。
                                    明显超出了咒术能够产生作用的范围。

                                    不过同时,突然就想到了。
                                    只是想用魔法的话,成为魔女不就好了。

                                    有两种方式能够成为魔女。
                                    天生的魔女,以及后天成为的魔女。
                                    然后这个药,就是后天成为魔女的手段的一种。

                                    可是,菲莉西亚终究只是知道有这么一种方法。
                                    没有尝试过,也不知道更具体地这个药如何又为什么能够让人成为魔女。
                                    但是,喝下这个药,拥有那个资质或者资格的话就能够成为魔女,这点还是很清楚的。


                                    收起回复
                                    18楼2018-12-17 21:54
                                      难道要TS还是女装


                                      回复
                                      19楼2018-12-17 22:49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8-12-18 04:51
                                          TS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8-12-18 11:21
                                            ……严格来说的话,菲莉西亚也曾经喝过,那时候什么也没发生。
                                            不过那个时候她就已经是魔女了,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不过这个好像是想成为魔女必须喝的东西。
                                            其中的意义虽然没有被告知,只是被告知了这是成为魔女必要的东西。

                                            总之,索马喝下了的话,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这是肯定的……当然,这些也告诉过索马了。
                                            成为魔女的意义也是。

                                            但是对于这些,索马都毫不犹豫地点头了……将这些都交代清楚了的菲莉西亚,这会儿也没有理由拒绝制作这个药。
                                            话虽如此,那个必要的花现在手上却没有,能找到它就是唯一的条件了——

                                            ——事到如今,为什么还有所迷茫呢?
                                            能说的话都已经说了,花也是自己找到的。

                                            可是也找不到这个疑问的答案,将蓝色的花加入了药之后,立刻这个药就染上了花的颜色。
                                            对这个熟悉的颜色点了点头,这才回过头来。

                                            “久等了。做好了……大概。”
                                            “你刚才是不是说了什么我没听清。”
                                            “错觉吧。”

                                            不过没办法,无法断言。
                                            虽然确实学习了做法,但那几乎已经是数十年前的事情了。
                                            因为是必要的东西所以记住了,但是从来没有做过。

                                            如果中间哪个工程不对的话,但是基本不会出现不足的可能性——

                                            “——啊”
                                            “唔?……或许真的失败了?”
                                            “不,不至于。不过,稍等一下啊。这么说来,我确实没有充分混合。”

                                            这个当然是,假的。
                                            不过,也的确没有失败。
                                            突然想到,还有最后一个必须要加的东西。


                                            回复
                                            22楼2018-12-19 00:32
                                              说实话,真的需要这个吗?虽然对此抱有疑问,但是被教授的时候确实有,所以没办法。

                                              “……っ”

                                              伴随着轻微的痛楚咬破指尖,趁着索马不注意的时候,慢慢地混合进药里。
                                              瞬间,虽然只有一滴红色的液体混和进去,马上就淹没在蓝色之中。

                                              稍微进行一番混合之后,一边藏好指尖,一边将里面的东西转移到别的容器里。
                                              要说的话,其实是没什么必要的程序……不过,终究也不能就这样给出去吧。

                                              “好了,给你,这次完成了。请用。”
                                              “唔……喝了这个的话,我辈终于能……”
                                              “只是有可能哦?要说的话,可能性不高。”
                                              “有可能就够了。……话说回来突然有点在意。”
                                              “哈?什么?”
                                              “喝下这个之后我辈如果真的能成为魔女的话……我辈要怎么变啊?”
                                              “怎么变,这个……”

                                              这个很难说明。
                                              虽然已经说明过魔女到底是怎样的存在,索马也理解了,但是怎样变成新的魔女什么的,连菲莉西亚也不知道。

                                              不过,说起来,像是先辈们——

                                              “成为魔‘女’的话,那么我辈会变成女人吗?性别……虽然不太愿意,不过这种程度的事情,比起能够使用魔法的话……”

                                              还准备说点什么能让人轻松的话,但是打住了。
                                              对于一副好像真的很烦恼的样子的索马,叹了一口气。

                                              “性别不会变的,不用担心,原本就有男性的魔女存在。”
                                              “什么嘛,还有这种事。”

                                              不过为什么会被称为魔女这好像有很多说法,不过想想这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索马也是这么认为的。
                                              说完话,将拿到手的容器凑到嘴边。

                                              然后。

                                              “那么,我开动了。”

                                              一口气全部饮尽。



                                              ————————
                                              本章完


                                              回复
                                              23楼2018-12-19 00:32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12-20 08:45
                                                  男的魔女? 不是應該稱為巫師


                                                  回复
                                                  25楼2018-12-24 23:00
                                                    感謝大老更新啊


                                                    回复
                                                    26楼2018-12-25 2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