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最强剑士憧憬着...吧 关注:11,210贴子:9,759
  • 49回复贴,共1

【渣翻】109-落幕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つの幕引き――我は天を穿ち、地を砕く刃なり。故に其の悉くを、終へと至らせん!!!!(吾乃穿天、碎地之刃。故其悉数,终将之至!!!当然以上场景皆不存在~)


回复
1楼2018-12-02 17:36
    I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12-02 18:03
      (`・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12-02 18:06
        xxxxxxxxxxxxxx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12-02 18:07
          (ಡωಡ)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12-02 22:1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12-03 20:3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12-03 20:35
                貌似这场战斗非常简洁


                回复(2)
                8楼2018-12-03 21:1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2-05 00:00
                    在线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12-05 00:16
                      感謝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8-12-05 02:48
                        这个作者就喜欢把一些毫无意义的事情用最无聊的方式告诉读者吧,,图书馆有多大说一句好大就行了非要用上好几百字,,队伍里面4人6人看完没理解到底关我鸟事,,,朱门优都会装**用绕口的方式看的你云里雾里不觉得被忽悠了,,这种表述如果不能跳着看真的让人憋屈,,,大概翻译大佬们都是真爱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12-05 03:4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12-05 12:27


                            回复
                            15楼2018-12-05 13:28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2)
                              16楼2018-12-05 20:50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1)
                                17楼2018-12-05 21:2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12-05 21:47
                                    感謝翻譯。話說波紋疾走還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12-05 22:22
                                      哈哈哈,波纹疾走可还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12-05 22:24
                                        前面有段被吞了= =


                                        回复(3)
                                        21楼2018-12-06 02:41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8-12-06 04:57

                                            说被吞了的,,,你们是认真的么


                                            收起回复
                                            23楼2018-12-06 10:00
                                              11樓被吞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12-06 10:04
                                                看來這一段,很受肚娘喜愛這樣都發不出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12-10 13:30
                                                  压倒性的。
                                                  这是希尔维亚目视到这场战斗时的,最直观的感想。


                                                  不过变成单方面的展开,某种意义上也是当然的吧。
                                                  因为克鲁特可是把邪神的力量的碎片拿到手了。
                                                  那个样子从本能上就能感觉到不是骗人的……所以、单方面压倒性的,也是理所当然的。


                                                  如果被压的不是克鲁特的话。


                                                  「……不可能……这可是邪神的力量啊……!?虽说只是碎片、但入手了的我……为什么会被压啊……!?」
                                                  「因为只是碎片、对吧?说到底也只是借用外物的力量来逞能,所以才会这样吧」
                                                  「……可恶、别开玩笑了……!」


                                                  叫喊地同时,从克鲁特身体里溢出的黑暗,其密度增加了。
                                                  无数的触手一齐向索马袭去……但是迎接那些的也是、无数。
                                                  希尔维亚视线很难捕捉到的斩击将那触手全部斩断,在那里只留下像是剑闪的轨迹和化作残骸的触手。


                                                  在散落的残骸中更加剑闪乱舞,不过是因为带着邪神的力量吗意外地顽强,触手不断从被切断的地方再生着。
                                                  于是再次斩断,又以同样的速度再生,不放弃。
                                                  剑闪与残骸不断飞舞着,两者的颜色正好相对,但那状况却势均力敌。


                                                  愤怒混杂着焦躁表情的库鲁特,与无论如何都是冷静样子的索马。
                                                  这场战斗的明暗,或者在这个时候就已经明确了。


                                                  乍一看的话,那状况看起来不相上下。
                                                  但是并不是那样的,因为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本来最开始发起攻击的克鲁特不知何时转为防守,那时刻起就已经很明显了,实际上克鲁特连索马的斩击也没法防住。
                                                  每当索马挥出斩击的时候,那个身体的伤口就会增加一点,这就是证明。


                                                  然后那是,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是这样。
                                                  不管克鲁特扭动多少触手,增加多少数量,和其密度,索马都能将那全部盖过。
                                                  压倒性的剑技使得克鲁特所放的触手无法靠近,他的身体,心灵,确实在削弱着。


                                                  眺望着这样的光景,宛如克鲁特看起来很弱一样,但这完全是错觉。
                                                  那一眼就能明白。
                                                  克鲁特操纵的那个触手,就算只有一个,杀死希尔维亚肯定也足够了。
                                                  不……恐怕、还过剩。


                                                  而且那是无数的,所以肯定能很简单地毁灭一个国家吧。


                                                  这不是玩笑也不是什么其他,而是接近本能所感觉到并确信了的什么。
                                                  刚才所感觉到的……现在也仍能感觉到的压倒性的死亡,这并不是心理错觉所产生的东西。


                                                  不、应该这样才是――


                                                  「为什么索马君能那么简单地斩掉啊……话说回来,原本能用剑斩掉的时候起就很奇怪了吧?」
                                                  「那老实说我也是同感,不过因为是索马呢。所以才能那样吧」


                                                  说着这种话的学院长,完全没有隐藏她脸上和声音里的吃惊。
                                                  要说谁能称作强者的话,毫无疑问学院长能算其中一个,但即使以那个学院长来看还是会让人感到惊讶的东西。


                                                  于是,这时突然地想到了某事,以前某种意义上肯定发生过相似的情况。
                                                  话虽如此但本来的话,就算有疑问也不应该在这里说出来吧……或许是因为很闲吧。
                                                  等注意到的时候,希尔维亚已经向学院长询问了这点。


                                                  「这么说来,学院长和索马君从以前就认识吧?」
                                                  「嗯?嗯……嘛、是呢,姑且能这么说吧。以我的感觉来说不是很久前的事。然后呢、是怎么了吗?」
                                                  「没什么,那个……只是想着以前的索马君会是怎样的感觉呢。稍微难以想象以前的索马君,这样呢……」
                                                  「呋呣、即便是以前的他还是和现在一样呢。我也不知道他太久前的事呢……不过,是呢。至少据我所知道的,那家伙从以前就是这样的感觉」
                                                  「啊,果然是这样呢……」


                                                  不由得,索马不会是从出生时候起就是这种感觉吧,这么想了。
                                                  不,果然还是不会这样吧,这点还是能明白。


                                                  「只是……是呢,只有一个确实和那时不同」
                                                  「欸……那是?」
                                                  「嗯呣、那就是那家伙的强度」
                                                  「啊……」


                                                  被这么说,原来如此,这么想到。
                                                  那确实,是那样呢。


                                                  老实说像这么看着,索马的强是意义不明,不知如何描述的那种。
                                                  作为王族的一员,曾见过各种各样的人……但那些人与之相比的话,索马是压倒性的。


                                                  话虽如此,但那力量也不可能是天生的。
                                                  以前要更――


                                                  「以前要更强些呢」
                                                  「欸欸……!?」


                                                  索马他们明明还在战斗中,但希尔维亚不禁叫出声来。
                                                  不,因为没错吧。
                                                  现在明明已经强得意义不明了,那以前还更强是想闹哪样。


                                                  「是、是在开玩笑吧……?」
                                                  「真是遗憾呢。本来要是能发挥出那时的力量的话,那么这场战斗很早就结束了呢。完全没必要像这样观望着」
                                                  「观望……?」


                                                  被这么说,仔细一想……确实呢,明明克鲁特的攻击一点点变得激烈,索马却能全部做出对应。
                                                  这也就意味着,留有着某种程度的余裕。


                                                  不过索马手下留情,又不像是在轻视着对方。
                                                  因为那个样子,看起来非常认真。


                                                  「那个,为什么要做那样的事……?」
                                                  「很简单。那是刚刚才入手不久的力量。因此,不知道他能发挥出多少力量。恐怕他本人也不知道。实际只是一点点习惯那个力量,有必要看清那界限呢,像是这样吧」
                                                  「原来如此……但是,那么只要在他习惯力量前把他打败不就好了……?」


                                                  不认为索马做不到这点。
                                                  力量暂且不论,但熟识索马的人就会知道他不是那种怜悯他人的类型。


                                                  「嘛是呢……如果他入手的不是邪神的力量的话,索马就会那么做了吧」
                                                  「邪神的力量,有什么不行吗……?确实,看起来非常恐怖……但我想索马君的话就没问题……?」
                                                  「是呢,如果是他的话,大体没什么问题。但就算如此以万一来考虑,就不得不做好充分准备。司掌死与破坏的力量,就是必须如此对待的东西呢」


                                                  这句话的意思,老实说希尔维亚并不是太明白。
                                                  毫无危险压倒性的索马的话,就算对方施展出什么手段,总感觉都能化解。


                                                  话虽如此但学院长这么说,而且索马也这么做着,就代表着有这么做的必要吧――


                                                  「嘛、看来是杞人忧天呢」
                                                  「欸?」
                                                  「大概已经看穿那个的极限了吧」


                                                  与话语一起,眯起翠色的眼瞳。
                                                  在那前方仍是无数的剑闪斩断漆黑的触手的画面,与刚才所看到的没有什么不同。


                                                  不过像是听见那句嘟哝似的,紧接着,索马那边有了动作。
                                                  一步、像是冲进去那样似的,大肆挥舞手臂,克鲁特的身体被斜斩断开来了。


                                                  「噶……!?你……!」
                                                  「抱歉啦,已经大体看透了……差不多该让我结束了呢」
                                                  「别小瞧我啊……!」


                                                  被斩断的身体并没有流出血,取代流出的是漆黑的什么。
                                                  触手的数量和气势更进一步增强……但是,索马已经完全把那不放在眼里。
                                                  只是把那全部斩断还不算结束,也将克鲁特右臂斩飞。


                                                  不仅,左腿,而且连身体的一半,那巨大的斩击深深地,斩断了克鲁特的身体――


                                                  「咕……别开玩笑了……!我可是入手了如此程度的力量啊……!?终于、好不容易啊……!但是,却在这里……!」
                                                  「虽然也不是不明白追求力量的心情……但你把方法搞错了呢。外物终极只是外物。就算因为那样的东西而变强,也毫无意义」
                                                  「给我闭嘴……!」


                                                  叫喊的瞬间,一口气溢出覆盖周围全部的暗……不过到刚才为止还想着会怎样,然后就这么简单地、不费吹灰,一瞬间将那全部消散了。
                                                  已不是斩断那种级别。
                                                  真的是全部消失得无影无踪。


                                                  「老实说,我觉得你身体的动作还不算坏,就这么一直精进下去的话,并不认为能占上便宜呢……真的是,很遗憾」
                                                  「开什么玩笑……!我的力量……力量……!」


                                                  即便如此克鲁特也还没有放弃。
                                                  打算做些什么而行动,不过下个瞬间变得无意义。


                                                  四肢全部从身体被斩分离,再加上身体的一半被斩飞。
                                                  全部只是一瞬间,连溢出黑暗的闲余也不被给予。


                                                  然后最后的一闪、闪耀――


                                                  「――结束了」


                                                  瞬間。


                                                  回复
                                                  28楼2018-12-10 20:08
                                                    压倒性的。
                                                    这是希尔维亚目视到这场战斗时的,最直观的感想。


                                                    不过变成单方面的展开,某种意义上也是当然的吧。
                                                    因为克鲁特可是把邪神的力量的碎片拿到手了。
                                                    那个样子从本能上就能感觉到不是骗人的……所以、单方面压倒性的,也是理所当然的。


                                                    如果被压的不是克鲁特的话。


                                                    「っ……不可能……这可是邪神的力量啊……!?虽说只是碎片、但入手了的我……为什么会被压啊……!?」
                                                    「因为只是碎片、对吧?说到底也只是借用外物的力量来逞能,所以才会这样吧」
                                                    「っ……可恶、别开玩笑了……っ!」


                                                    叫喊地同时,从克鲁特身体里溢出的黑暗,其密度增加了。
                                                    无数的触手一齐向索马袭去……但是迎接那些的也是、无数。
                                                    希尔维亚视线很难捕捉到的斩击将那触手全部斩断,在那里只留下像是剑闪的轨迹和化作残骸的触手。


                                                    在散落的残骸中更加剑闪乱舞,不过是因为带着邪神的力量吗意外地顽强,触手不断从被切断的地方再生着。
                                                    于是再次斩断,又以同样的速度再生,不放弃。
                                                    剑闪与残骸不断飞舞着,两者的颜色正好相对,但那状况却势均力敌。


                                                    愤怒混杂着焦躁表情的库鲁特,与无论如何都是冷静样子的索马。
                                                    这场战斗的明暗,或者在这个时候就已经明确了。


                                                    乍一看的话,那状况看起来不相上下。
                                                    但是并不是那样的,因为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本来最开始发起攻击的克鲁特不知何时转为防守,那时刻起就已经很明显了,实际上克鲁特连索马的斩击也没法防住。
                                                    每当索马挥出斩击的时候,那个身体的伤口就会增加一点,这就是证明。


                                                    然后那是,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是这样。
                                                    不管克鲁特扭动多少触手,增加多少数量,和其密度,索马都能将那全部盖过。
                                                    压倒性的剑技使得克鲁特所放的触手无法靠近,他的身体,心灵,确实在削弱着。


                                                    眺望着这样的光景,宛如克鲁特看起来很弱一样,但这完全是错觉。
                                                    那一眼就能明白。
                                                    克鲁特操纵的那个触手,就算只有一个,杀死希尔维亚肯定也足够了。
                                                    不……恐怕、还过剩。


                                                    而且那是无数的,所以肯定能很简单地毁灭一个国家吧。


                                                    这不是玩笑也不是什么其他,而是接近本能所感觉到并确信了的什么。
                                                    刚才所感觉到的……现在也仍能感觉到的压倒性的死亡,这并不是心理错觉所产生的东西。


                                                    不、应该这样才是――


                                                    回复
                                                    30楼2018-12-10 20:36
                                                      「为什么索马君能那么简单地斩掉啊……话说回来,原本能用剑斩掉的时候起就很奇怪了吧?」
                                                      「那老实说我也是同感,不过因为是索马呢。所以才能那样吧」


                                                      说着这种话的学院长,完全没有隐藏她脸上和声音里的吃惊。
                                                      要说谁能称作强者的话,毫无疑问学院长能算其中一个,但即使以那个学院长来看还是会让人感到惊讶的东西。


                                                      于是,这时突然地想到了某事,以前某种意义上肯定发生过相似的情况。
                                                      话虽如此但本来的话,就算有疑问也不应该在这里说出来吧……或许是因为很闲吧。
                                                      等注意到的时候,希尔维亚已经向学院长询问了这点。


                                                      「这么说来,学院长和索马君从以前就认识吧?」
                                                      「嗯?嗯……嘛、是呢,姑且能这么说吧。以我的感觉来说不是很久前的事。然后呢、是怎么了吗?」
                                                      「没什么,那个……只是想着以前的索马君会是怎样的感觉呢。稍微难以想象以前的索马君,这样呢……」
                                                      「呋呣、即便是以前的他还是和现在一样呢。我也不知道他太久前的事呢……不过,是呢。至少据我所知道的,那家伙从以前就是这样的感觉」
                                                      「啊,果然是这样呢……」


                                                      不由得,索马不会是从出生时候起就是这种感觉吧,这么想了。
                                                      不,果然还是不会这样吧,这点还是能明白。


                                                      「只是……是呢,只有一个确实和那时不同」
                                                      「欸……那是?」
                                                      「嗯呣、那就是那家伙的强度」
                                                      「啊……」


                                                      被这么说,原来如此,这么想到。
                                                      那确实,是那样呢。


                                                      老实说像这么看着,索马的强是意义不明,不知如何描述的那种。
                                                      作为王族的一员,曾见过各种各样的人……但那些人与之相比的话,索马是压倒性的。


                                                      话虽如此,但那力量也不可能是天生的。
                                                      以前要更――


                                                      「以前要更强些呢」
                                                      「欸欸……!?」


                                                      索马他们明明还在战斗中,但希尔维亚不禁叫出声来。
                                                      不,因为没错吧。
                                                      现在明明已经强得意义不明了,那以前还更强是想闹哪样。


                                                      「是、是在开玩笑吧……?」
                                                      「真是遗憾呢。本来要是能发挥出那时的力量的话,那么这场战斗很早就结束了呢。完全没必要像这样观望着」
                                                      「观望……?」


                                                      被这么说,仔细一想……确实呢,明明克鲁特的攻击一点点变得激烈,索马却能全部做出对应。
                                                      这也就意味着,留有着某种程度的余裕。


                                                      不过索马手下留情,又不像是在轻视着对方。
                                                      因为那个样子,看起来非常认真。


                                                      「那个,为什么要做那样的事……?」
                                                      「很简单。那是刚刚才入手不久的力量。因此,不知道他能发挥出多少力量。恐怕他本人也不知道。实际只是一点点习惯那个力量,有必要看清那界限呢,像是这样吧」
                                                      「原来如此……但是,那么只要在他习惯力量前把他打败不就好了……?」


                                                      不认为索马做不到这点。
                                                      力量暂且不论,但熟识索马的人就会知道他不是那种怜悯他人的类型。


                                                      「嘛是呢……如果他入手的不是邪神的力量的话,索马就会那么做了吧」
                                                      「邪神的力量,有什么不行吗……?确实,看起来非常恐怖……但我想索马君的话就没问题……?」
                                                      「是呢,如果是他的话,大体没什么问题。但就算如此以万一来考虑,就不得不做好充分准备。司掌死与破坏的力量,就是必须如此对待的东西呢」


                                                      这句话的意思,老实说希尔维亚并不是太明白。
                                                      毫无危险压倒性的索马的话,就算对方施展出什么手段,总感觉都能化解。


                                                      话虽如此但学院长这么说,而且索马也这么做着,就代表着有这么做的必要吧――


                                                      「嘛、看来是杞人忧天呢」
                                                      「欸?」
                                                      「大概已经看穿那个的极限了吧」


                                                      与话语一起,眯起翠色的眼瞳。
                                                      在那前方仍是无数的剑闪斩断漆黑的触手的画面,与刚才所看到的没有什么不同。


                                                      不过像是听见那句嘟哝似的,紧接着,索马那边有了动作。
                                                      一步、像是冲进去那样似的,大肆挥舞手臂,克鲁特的身体被斜斩断开来了。


                                                      「噶……!?你……!」
                                                      「抱歉啦,已经大体看透了……差不多该让我结束了呢」
                                                      「别小瞧我啊……!」


                                                      被斩断的身体并没有流出血,取代流出的是漆黑的什么。
                                                      触手的数量和气势更进一步增强……但是,索马已经完全把那不放在眼里。
                                                      只是把那全部斩断还不算结束,也将克鲁特右臂斩飞。


                                                      不仅,左腿,而且连身体的一半,那巨大的斩击深深地,斩断了克鲁特的身体――


                                                      「咕……别开玩笑了……!我可是入手了如此程度的力量啊……!?终于、好不容易啊……!但是,却在这里……!」
                                                      「虽然也不是不明白追求力量的心情……但你把方法搞错了呢。外物终极只是外物。就算因为那样的东西而变强,也毫无意义」
                                                      「给我闭嘴……!」


                                                      叫喊的瞬间,一口气溢出覆盖周围全部的暗……不过到刚才为止还想着会怎样,然后就这么简单地、不费吹灰,一瞬间将那全部消散了。
                                                      已不是斩断那种级别。
                                                      真的是全部消失得无影无踪。


                                                      「老实说,我觉得你身体的动作还不算坏,就这么一直精进下去的话,并不认为能占上便宜呢……真的是,很遗憾」
                                                      「开什么玩笑……!我的力量……力量……!」


                                                      即便如此克鲁特也还没有放弃。
                                                      打算做些什么而行动,不过下个瞬间变得无意义。


                                                      四肢全部从身体被斩分离,再加上身体的一半被斩飞。
                                                      全部只是一瞬间,连溢出黑暗的闲余也不被给予。


                                                      然后最后的一闪、闪耀――


                                                      「――结束了」


                                                      瞬間。


                                                      回复
                                                      31楼2018-12-10 20:37
                                                        谢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12-25 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