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最强剑士憧憬着...吧 关注:11,200贴子:9,750
  • 18回复贴,共1

107 真相与绝望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8-12-01 18:34
    占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12-01 18:37
      哦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12-01 18:46
        IV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8-12-02 01:19
          感謝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8-12-02 04:56
            期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12-02 10:28
              絕望的一定是對面的 對不對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8-12-02 13:01
                这章也好长啊


                正文
                ————————————————-
                面对如此出乎预料的景象,希尔维亚不禁沉默了。
                但也难怪。
                她以为等着她的肯定是“拉鲁夫”。

                但是为什么是克鲁特……不,本来的话。
                克鲁特现在应该还在医院里。
                但是刚才跟自己打招呼的人,毫无疑问就是克鲁特。

                同时,有一个疑问。
                那就是跟自己打招呼的时候,他的右手。
                据说应该彻底的被破坏了,不知道能不能动,毫无疑问现在见到的那个也能够动。

                不,比起那个重点是,他的脸。
                是恢复了吗?据说连能不能复原的可能性都不知道,但是现在见到的他却没有一丝伤痕。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说不混乱,是不可能的——

                “恩恩,看上去很惊讶的样子呢。不对,没必要这样吧。老实说,我觉得自己完全暴露了呢。真是的,就那个样子很难简单地就骗过被人把?——嘛,要我说的话就是这样了!”(克鲁特)
                “……っ!?”(希尔维亚)

                但是就像是要让她更加混乱一样,瞬间,他的面孔突然改变了。
                不仅仅是语调,身上的每一个部分也是,那里站着的就好像是别的人一样。

                “真是的,不过,连我自己都还在用着这种恶心的腔调。以前的我到底在想什么居然用这种腔调说话……嘛,这种事情随便怎样都好啦。”(克鲁特)
                “……是克鲁特,前辈……对吧?” (希尔维亚)
                “阿?看见了不久知道了?还是看上去像别人?” (克鲁特)
                “不是,可是……但是,克鲁特前辈确实应该已经进医院了吧……因为,受伤了。” (希尔维亚)
                “什么啊,还不知道吗?简单地来说吧?我在这里,也就是说在医院里的不是我。” (克鲁特)
                “不是克鲁特前辈?”(希尔维亚)

                不可能。
                因为那天发现的就是克鲁特……不?


                回复
                8楼2018-12-02 13:03

                  但是,这样的话,突然希尔维亚意识到了。
                  对了,明明一开始,脸就是没办法判断乱七八糟的样子,但是为什么会认为他就是克鲁特呢?

                  也就是说——

                  “终于注意到了吗?我和那家伙,幸运地身高差不多。然后,就只是让他穿上装有我的学生证的我的衣服。”(克鲁特)

                  那个才是,据说行踪不明的拉鲁夫。
                  应该是行踪不明的。

                  ……瞬间,就好像是勾起了他的谈话欲,接着克鲁特的声音继续说了下去。

                  “嘛,脸想办法让它像是被魔物啃食过一般被破坏了,只是这样就被骗了,你们还真的是非常单纯。对我来说倒是很高兴帮了大忙了。”(克鲁特)
                  “……对了,头发的颜色。” (希尔维亚)
                  “哦,如果保持原样的话不久暴露了吗。光是只对我有利的话那也一点都不有趣,所以故意给你们一点提示……不过也不是特地弄成那个样子的。”(克鲁特)
                  “……提示?”(希尔维亚)

                  真的是这样吗?
                  看着歪着脑袋什么也想不出来的希尔维亚,克鲁特耸耸肩。

                  “你们真的一点都没有注意到吗?那家伙的右手被破坏了吧。”(克鲁特)
                  “右手……那又怎么了?”(希尔维亚)
                  “虽然也没什么。不过我是左撇子哦?右手被破坏的话也没什么意义吧。”(克鲁特)
                  “……啊”(希尔维亚)

                  这样就想起来了。
                  确实克鲁特是用左右拿枪的。

                  然而,竟然这点都没能注意到。

                  “嘛,所以说,现在就是剧情的终点了。……不,虽然具体的内容不多,以外地这样子也不错呢。现在终于有点理解为什么阿尔伯特【アルベルト】那个**会这么喜欢这种无用的恶作剧了。嘛,这个先放一边……你的话,应该还有其他在意的事情吧?”(克鲁特)
                  “诶?……啊,对了,玛利亚……!?”(希尔维亚)

                  对克鲁特的事情太过惊讶了以至于差点忘了,她是来救玛利亚的。
                  想起这个,视线向克鲁特手上的玛利亚。


                  收起回复
                  9楼2018-12-02 13:03

                    一瞬间心中突然浮现出什么不好的想法,那个样子该说是筋疲力尽吗,连抽搐也没有一动也不动。

                    “っ……!?玛利亚……!?”(希尔维亚)
                    “我可没打算伤害她呢。欺凌弱小什么的我没兴趣。反而被伤害的人是我才对?”(克鲁特)

                    这么说着克鲁特伸出来的是,没有抱着玛利亚的那只手。
                    虽然很费解……那只手背上有清晰地牙印在。

                    说到被伤害的话……莫非这个是玛利亚咬的?

                    “嘛,并不是想对我做什么。话说,倒不如说正相反。自己对自己做了什么,就是这么回事。不,不愧是王族的侍者。有着那样的觉悟,真是令人佩服?”(克鲁特)
                    “……那个,为什么会这样?”(希尔维亚)
                    “醒来的瞬间,一下子就察觉到自己是发生了什么情况吧。然后,大概是想着自己该怎么做才不会给你带来最不利的影响。毫不犹豫地,自己试图咬舌自尽了。” (克鲁特)
                    “……っ!?”(希尔维亚)
                    “哎呀,不能让她这么做?我说过的吧?佩服极了。不由地就把手塞到她嘴里了。托那个的福。好疼。” (克鲁特)
                    “这个……谢谢你,我应该要说……?” (希尔维亚)

                    虽然是奇怪的话,如果按照他说的那样的话,确实他救了玛利亚的命。

                    然而,这应该不是在说谎。
                    觉得玛利亚的话,会这么做也不奇怪。

                    “那么,之后就让她失去意识了,一开始掳走这家伙的是我哦?感觉不应该这时候被道谢什么的。” (克鲁特)
                    “或许就是那样,不过……那么,为什么要救玛利亚呢?要引诱我过来的话只要有确实将她掳走就好了,明明不用在乎她会变得怎么样。”(希尔维亚)
                    “决定这个是你把?如果知道这家伙死了,你在那一瞬间就会逃掉了吧。这家伙也是知道這但,所以才打算寻死的吧?但是她活着的话,你就不会逃了。否则我就没必要让你一个人来了。”(克鲁特)
                    “……っ”(希尔维亚)


                    回复
                    10楼2018-12-02 13:04

                      这也是事实。
                      希尔维亚为了以防万一,随身携带了紧急逃脱用的魔导具。

                      要说的话,正因为发生了前几天的那个事件,所以才带着的。
                      因此那个东西毫无疑问就算在迷宫中也能够运作……完全被他看出来了。

                      “嘛,不过你想逃的话就逃也没关系?那个时候到底这个家伙会怎样就不知道了。” (克鲁特)

                      嗤笑着说出这句话的克鲁特,惯用手里……抱着玛利亚的那个手,虽然不想,但也知道他施加了力量。
                      我有没有办法能救玛利亚呢?一直盯着对方那个样子,因此发现。

                      不巧,完全没看到对方有露出那种空隙。
                      咬着嘴唇,催促着他说下去。

                      “……不会逃的。然后?到底要对我做什么?” (希尔维亚)
                      “……嘛,确实要说这个还太早了点吧。我倒没打算杀你。哦呀,认真的哦?如果目的只是杀掉你的话我早就杀了。不过,严格来说应该是我当时尝试了,却失败了……如果我认真地想杀你的话,那个时候我就直接把你们几个都杀了。所以至少,没打算杀你哦。不过大概只会让你受一点伤。”(克鲁特)

                      让她受伤,对这句话不自觉地再次吞咽了一下,下定决心大胆地往前走。
                      那也就是说,总之先到我这边来,是这样的意思吧。

                      虽然说了不会杀你,然后就能安心了,希尔维亚并没有那般天真地会就这么相信。
                      姑且不论那是不是真的,但是例如认为死了会比较好的那种情况,这个世界上到处都是。

                      但是,她还是抑制住心中不断涌上来的恐惧感,向前迈步。
                      已经决定了该怎么做。
                      自身怎样都无所谓,只要能帮助玛利亚。

                      不久就来到了克鲁特的身边……突然,好不容易注意到克鲁特的背后好像有什么东西。
                      这个好像是某种台座的样子。
                      那上面还画着复杂的图案,中央还嵌着一个漆黑的球体。

                      这东西不由得给人不妙的感觉……但是,当目光集中在那个上面的时候,克鲁特递出了一把小刀。


                      回复
                      11楼2018-12-02 13:04
                        “……っ!?”(希尔维亚)
                        “哦呀,不是要刺你用的哦?不,虽然那样做也行,刚才也说了我对欺负像你们这样弱小的人没什么兴趣。那里不是有个黑色的球体吗?把你的血滴到那个上面就好。这把刀是用来做这个的,把你叫过来,也是这个原因。”(克鲁特)

                        虽然不知道这么做到底有什么意义,就算问了也不会告诉自己吧,也没办法拒绝。
                        老实地接过小刀,在指尖切开一点点,将渗出来的学滴在那里。

                        红黑色的液体,一滴、两滴地滴落到黑色的球体上,就好像被吸收了一样,染上了颜色——感觉到异常是在下一个瞬间。

                        “——诶?”

                        在震动。
                        一开始还很小,但是慢慢地震动变大了。
                        就好像,什么东西醒过来了,在叫喊着一般,震动着。

                        “什,什么……!?”(希尔维亚)
                        “ku,哈哈哈……!老说是本来还只是半信半疑的……kukuku,没想到这样就解开封印了……!”(克鲁特)
                        “封,封印……?” (希尔维亚)
                        “啊啊,对哦?你,还不知道……不,我刚才没告诉你吗?这里封印着邪神了力量的碎片。最重要的是,这个台座。而能够解开这个封印的最后的钥匙就是王族的血……不,真的很惊讶?像这样,来拜见真正的邪神的力量的碎片吧……哈哈哈!”(克鲁特)

                        听了他的话,希尔维亚血色尽失。
                        确实,为了能够救玛利亚的话,我什么都肯做……但是没想到会做出这种事情。

                        邪神什么的,怎么会……但是——

                        “っ……那么,那么,这样我的任务就结束了,是这样吧?”(希尔维亚)
                        “恩?哦,嘛,对。然后……?”(克鲁特)

                        对方的视线转向她。
                        只是这样希尔维亚都有马上从这里逃走的冲动。

                        但是这样做了的话,到现在为止做了这种事情也就毫无意义了。
                        所以至少也,咬着嘴唇,回视了过去。

                        “那么,已经没有再捉住玛利亚的必要了吧?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做了,该放了……”(希尔维亚)
                        “哦哦,确实啊。再留着这家伙也没什么意义了。话说回来我单纯想问你一个问题……我什么时候,跟你了如果说你照我说的做了就会放了这家伙?”(克鲁特)
                        “……诶?”(希尔维亚)


                        回复
                        12楼2018-12-02 13:04
                          那个……没有说过。
                          只是希尔维亚擅自这么认为的。

                          但是。

                          “怎么会……但是现在,再继续捉住她也没有意义了……!?” (希尔维亚)
                          “啊啊,你说的对。换句话说,我现在,没有必要在拿着这个了……不需要的东西,要好好地处理才行啊?” (克鲁特)
                          “っ……!?”(希尔维亚)

                          这句话的意思,克鲁特浮现出笑容的时候,就算再怎么不愿意也已经明白了。
                          也就是……玛利亚她——【渣翻:玛利亚,我错怪你了】

                          “刚才说了,弱小的家伙……!“(希尔维亚)
                          “哦,是没兴趣啊?这点至今也没边。但是……你看,这种力量?在这种力量面前,你们连弱小都称不上?不如说是虫子。那么……我的这份力量随便用在你们身上,也没什么问题吧?“(克鲁特)
                          ”什,么……!?“(希尔维亚)

                          很想大叫,这跟说好的不一样,但是从一开始就没有什么约好的事情。
                          而且就算约好了,现在克鲁特也不打算遵守。

                          不,那家伙一开始就是这么打算的。
                          那么,我到底是为什么才做出这种事……

                          “kuhahaha……!不通世故的公主大人,真的是辛苦你了!嘛,至少让你跟她去同一个地方吧……那么,我来告诉你该怎么死才能在哪个世界相遇吧?你一定会高兴地哭出来吧……!“(克鲁特)
                          “不要……!“(希尔维亚)
                          “——嗯。怎么说呢,真是让人吃惊的下三滥的反派角色呢。到现在为止跟我们预料的完全一样,反而让人感到很失望呢。“(索马)
                          “我倒觉得这样轻轻松松就能解决的话再好不过了?怎么说,看到这个还会说这种话的也只有你一个人了。“(希尔德加尔德)
                          ”——哈?“(克鲁特)

                          大笑,然后呆住。
                          这个转换几乎在一瞬间就完成了。
                          就好像一瞬间就找到了一线生机一般,瞬间,希尔维亚的意识的边缘的某处闪闪发光。


                          回复
                          13楼2018-12-02 13:04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
                            14楼2018-12-02 13:05
                              “ku,hahaha……!喂喂,确实我大意了,但是你还不明白吗?还是莫非,你要说你什么都没察觉到?不会吧,真是的……”(克鲁特)

                              希尔维亚反射性地看向那个发话的人……老实说,非常后悔。
                              靠着墙站着的克鲁特,跟之前仿佛换了一个人……不,或者说,已经不是人了,直觉是这样的。

                              “话说回来我有一个问题,可以问吧?” (克鲁特)
                              “什么问题?”(索马)
                              “怎么看,你们都没有表现出一点震惊的样子……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克鲁特)
                              “……?虽然不知道你问这个有什么意义,那时候迷宫里被发现的人是拉鲁夫的话,这点我辈和希尔德加尔德一眼就看出来了?嘛,希尔维亚他们的话,我辈们为了不让别人知道这件事所以没有通知他们。如果被你发现我们注意到了这点,你很可能就会做出一些出乎我辈们预料的行动,那样的话事情就麻烦了呢。”(索马)
                              “切……原来如此,所以我才是完全中了圈套吗。真是的,这次的事情,我还觉得我的头脑意外地好使了,看来是我多想了……嘛,不过也没什么。”(克鲁特)

                              看到对方这么说着嗤笑着的脸的瞬间,身体止不住颤抖。

                              至今为止见过的任何一种魔物,跟那个相比都会显得可爱。
                              来这里的时候抱着必死的心情一个人在迷宫前进的路上,和现在相比的话感觉那时候都不算什么了。

                              不,或者是——

                              “已经没有必要再用脑袋想这些了……!” (克鲁特)

                              或许这就是死。
                              绝望之中,希尔维亚这么想到。

                              ——————————————————
                              本章完
                              希尔维亚全程无语卖萌


                              回复
                              15楼2018-12-02 13:06
                                感謝翻譯, 我覺得這本小說的角色不用勉強去用自己的腦筋


                                回复
                                16楼2018-12-02 23:01


                                  回复
                                  17楼2018-12-03 01:50
                                    感謝翻譯 索馬果然成了偵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8-12-03 0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