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布袋戏吧 关注:79,206贴子:5,054,926
  • 3回复贴,共1

【口白】鬼途奇行录 第二十三集 夜坠天崩人失向 星沉月落鬼埋霜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喂百度


回复
1楼2018-11-02 22:06
    搞快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11-02 22:06
      本口白由金光口白整理小组整理。
      所有文字剧情归金光多媒体国际有限公司所有,转载注明出处和录入者即可。
      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
      【】地点 [ ]旁白 ()动作描述 < >心理描写

      TXT文档下载链将在底楼补上。(如果链接被吞,就直接去资料馆找下载吧)

      由于贴吧有容易吞贴等问题,口白录入的最新更新与下载
      可以关注金光布袋戏资料馆的口白区,会首先在那边发布


      回复
      3楼2018-11-02 22:07
        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第二十三集 夜坠天崩人失向 星沉月落鬼埋霜

        录入:恋白
        校对:叶清眉




        【琅琊山脉】

        [鬼市索魂,阎王逼命,侠侣同遭死劫。]

        别小楼:诗儿,你在哪里,诗儿?
        徐福:敬我们,最后的友情。光耀大江山。

        [至极围杀,绝命司致命一掌,雄势击向别小楼。]

        李剑诗:别郎!
        (眼睁睁看向徐福杀招逐渐逼近)
        李剑诗:来世再做夫妻……

        [就在此时!]
        (琅琊山脉几座高峰之间,折射出一道耀眼光线。仿佛白昼提前到来)
        六隐神镞:啊!怎会!
        (六隐神镞射出夺命一箭,别小楼脱下白裘震开射来飞箭,顺势盖在了昏迷中的李剑诗身上。)
        别小楼:诗儿,你安全了。(抱起李剑诗,为其擦拭脸上血迹)
        白比丘:怎么一回事?
        徐福:黎明,竟比吾预料还快了一刻间。

        (远处琅琊山脉某处高峰,忆无心运起阵法,发出耀眼光芒,折射在重重山脉之间)

        俏如来:好险来得及,无心,撑住。
        忆无心:日出了,日轮破邪,收。

        别小楼:五门奇藏,去。(转移李剑诗,封穴压抑自己伤势,擦去嘴角血迹)
        徐福:岳灵休一生只相信三件事,药神的药,旻月的剑,还有遥星的刀。可惜,你不是我相信的人。
        别小楼:那你,亲眼见过遥星的刀吗?(诗赋已持在手)
        徐福:急封要穴压抑伤势,想用最少的时间解决战斗,看来你想搏命了。
        别小楼:非也,是取命。
        九冥杀神:杀。

        [一声杀,银槐杀手开展第一波,九冥杀神、随风起,合攻别小楼。钓烟波、殷若微,随后掩上。]

        九冥杀神:葬魂血刃。
        随风起:搏风归翔。
        别小楼:纵横诀•吴钩霜月明。
        钓烟波:烟波钓线。
        殷若微:翩云指。
        别小楼:奇兵怪式,能耐吾何。纵横诀•飒沓如流星。
        九冥杀神:销魂荡魄。
        随风起:斗风飘痕。
        钓烟波:烟波钓线,离。
        无元炁:玄化霜炼。
        别小楼:纵横诀!

        [为破眼前山崩之势,别小楼诗赋在握,刀起纵横,无形无相,无可名状,正是,接无可接的一刀!]

        别小楼:千里不留行!

        (威势慑人的一刀,杀九冥杀神、钓烟波。)

        [惊天一刀,别小楼内伤再难压抑,无元炁捉准时机。]
        (一掌击退别小楼)
        别小楼:啊!
        徐福:任你有纵天之能,终究是压抑不住伤势,难脱死厄。
        别小楼:哈,鹿死谁手,犹未可知。(回身出招)
        白比丘:是吗。
        风逍遥:(飞跃如战场)踏步杀•碎梦!
        徐福:风逍遥。
        白比丘:狼主。
        千雪孤鸣:别叫得那么亲密。贯地狼突。
        徐福:只来你们两个吗。

        (此时,震天呼号声随着竖起的铁军卫的旗帜纷纷从四周响起。)

        御兵韬:狂涛风险掀波澜,战旗扬幡兵道寒。御韬号令万军势,雄镇百川跃狼关。铁军卫听令,将阎王鬼途,就地剿灭!

        [发声同时,天降箭雨。]

        御兵韬:危险,烨龙啸空。
        徐福:退!(众人撤退)
        御兵韬:遥星公子,你无恙否。
        别小楼:(运转阵法,李剑诗出现)别某多谢诸位相助。
        千雪孤鸣:夫人伤势严重,先让她服下药丹。(别小楼接过药丹喂李剑诗服下)好险赶得及,嗯?俏如来人呢?
        俏如来:(与忆无心赶到)军师,狼主,军长,多谢你们及时救援。
        李剑诗:(醒来)别……别郎。
        别小楼:诗儿,你怎样了?
        李剑诗:会来不及……快……(拿出天悬花晶)
        御兵韬:是天悬花晶。
        李剑诗:交给……修儒。
        别小楼:别讲话了。(接过)谁的脚程最快?
        风逍遥:我来。(接过天悬花晶,瞬间远去)
        御兵韬:两位伤势沉重,先随我们回苗疆养伤吧。
        别小楼:劳烦各位了。

        (琅琊山脉中,另一处的高峰之上)
        凰后:哈,老二,你的天真,让你此生只能屈就在苗疆之内。
        墨无书:师者,需要学生追击吗?
        凰后:他们并未到真正的两败俱伤。
        墨无书:想不到遥星旻月两人竟有此战力。
        凰后:无妨,先让他们斗吧。旻月,下次再回了。我们走吧。
        墨无书:是。

        (风起风寒,血迹斑驳的围杀场,只剩下早已冰冷的残肢断臂。六隐神镞疾步寻来,只看见失去主人的血芒双刺孤独等在原地。)

        六隐神镞:小九,是六叔无能!

        【小树林】

        白比丘:肃英死了,还有百雪踪。必杀之局,却折了两名大将,这一战,败得毫无价值。
        徐福:你想说什么?
        白比丘:距离取下遥星旻月的性命只差一步。
        徐福:苗疆大军已至,若要强取两人性命,必是两败俱伤的局面,这是我撤兵的第一考量,更何况,黄雀在后。
        白比丘:这我明白,但我仍要提醒,我们只差一步了。鬼市方面,未出全力,而开战之初,纠伦弃战,补足这两点要素,此战早已大获全胜。
        徐福:鬼市不守信诺,我会处理。
        白比丘:纠伦呢?
        无元炁:纠伦一向忠心,只是倚多为胜,非他个性。
        白比丘:所以便留作特例,由得他人仿效?
        无元炁:组织之事,绝命司自有裁断,无你……
        徐福:(示意停止)白比丘所言不无道理,既然不受命令,再怎么忠心,留之亦是无用。
        殷若微:但是组织正在用人之际,这么做,岂非自削战力。
        无元炁:而且纠伦、肃英与我三人,不正是绝命司命定,与你共同完成未来大业的辅佐者,这么做……
        徐福:(再此打断话语)吾意已决,无,此事就由你去办。
        无元炁:是。
        徐福:他有一双用剑的快手,事成之后,便归你了。(无元炁领命离去)这样处理,你满意吗。
        白比丘:切莫误会,我不是逼你,一切皆是站在组织运作的立场考量。
        徐福:吾明白,我怎会不了解你的心思。再说,我们之间还需要分什么你我呢。(离开)
        白比丘:要跟哪一方走,随你选择。(反方向离开,殷若微跟随其后)

        【小路上】

        丁凌霜:(手握剑柄)是何人,现面来。
        慕容胜雪:久没见,别冲动,是朋友,非敌人。这是对老朋友的态度吗,很伤感情啊。
        丁凌霜:你与我,非朋友,背叛者,休提情。
        慕容胜雪:背叛,我有吗?原来遵守游戏规则得胜,却被订立规则的人下令追杀,叫做背叛。如果这是绝命司的定义,那我就算是背叛吧。没话讲了?也是,毕竟讲到背叛,你我现在立场相近啊。
        丁凌霜:谁与你,立场近。
        慕容胜雪:我有讲错吗?阵前脱走,放弃任务,这不是背叛,什么才是背叛?
        丁凌霜:倚多胜,太小人,丁凌霜,无异心。
        慕容胜雪:这个说法我接受,就不知绝命司是不是也这么想了。
        丁凌霜:组织事,组织了。
        慕容胜雪:真是拒人千里啊,亏我还为你带来一项消息,随风起,在银槐鬼市。
        丁凌霜:带情报,我感谢,挑拨话,莫再提。
        慕容胜雪:本想找你合作,看来是没什么指望,但还是提醒一句,珍重性命,莫回十殿阴曹。

        【苗疆•苗王宫•鸩罂粟房间】

        (房间内,修儒正用织命针稳住鸩罂粟情况。)
        榕桂菲:这是最后的办法,一定要撑住,撑住!
        修儒:<师叔他们还没回来,药神前辈快要支撑不住了。>
        风逍遥:修儒!
        修儒:军长!天悬花晶!
        风逍遥:还来得及吗?
        修儒:(接过)我马上处理。榕姐姐,劳烦看顾前辈。
        (修儒马上回来)
        风逍遥:这么快?
        修儒:能做的我都先准备好了,就差天悬花晶。(喂鸩罂粟服下)不……不行!
        风逍遥:怎么了?
        修儒:因为药材一直没送到,所以我跟榕姐姐合作用了烧炙之法替前辈延命,但……
        榕桂菲:要让药力渗入就必须拔针,但针一旦拔起,他体内被阻隔的劲力就会马上反冲,导致当场死亡。
        风逍遥:这……可恶啊!是我太慢回来!
        修儒:不,还有一个方法,但是很冒险。
        风逍遥:什么方法?
        修儒:将药力直接灌入体内。(拿起指名织命金刀)
        榕桂菲:你要动剖体手术?
        修儒:这……是现在唯一的办法,但我功力不够,这真的太冒险了。军长,请你协助我。
        风逍遥:修儒,我随时听你差遣。
        (修儒开始手术,风逍遥为修儒传输内力支持,榕桂菲灌入药力。与时间赛跑的手术终于完成。)

        修儒:成……成功了!
        风逍遥:我有一个建议,你最好也学一点武功,总不能每次都靠别人协助,到时候没人帮你怎么办。
        修儒:我也是这么想。对了,军长,师叔他们呢,为什么是你送回天悬花晶啊?
        小七:不好了,有人要死了!(冲进来)军长。
        风逍遥:叫这么大声干嘛?
        小七:军师他们回来了,还包括之前来访的遥星旻月,他们有人重伤垂危,要我来请修儒过去。
        修儒:重伤,难道是师叔?榕姐姐,药神前辈劳烦了,要记得慢慢拔针。

        【苗疆•苗王宫】

        (苗王宫内,别小楼强撑为李剑诗疗伤,但内力后续无继。)
        千雪孤鸣:你自己都这样了,叫你别逞强,就是不听医生的话。(接手疗伤)
        别小楼:吾没事。
        修儒:(喘气跑来)师叔。
        千雪孤鸣:这么快就来了,臭毒鸟呢?
        修儒:交代榕姐姐了。织命针。(为李剑诗医治)
        千雪孤鸣:那个死铁骕,一回来苗疆就说要向王上报告,是不会先帮忙救人吗。算了,这个时候,不会医术的还是别来添乱。(李剑诗醒来)
        别小楼:诗儿。
        修儒:师叔。狼主,劳烦你先照顾师叔,我去准备药物跟器材。
        千雪孤鸣:没问题,那其他闲杂人等也先退避,留给我们这些医生一些空间。对啦,就是在讲你啦,先顾好自己的伤势,我们等一下再来处理你。
        李剑诗:别郎,我……担心小鸩。
        别小楼:你休息,我去看他。
        修儒:那么我顺便带路。(两人离开)
        俏如来:我等修儒回来再离开吧,也好有个照应。
        千雪孤鸣:好。


        回复
        4楼2018-11-02 2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