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用开挂魔术扭转...吧 关注:3,622贴子:4,610
  • 9回复贴,共1

6-11 粗鲁的招揽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贵在自知贵在自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10-28 15:34
    与在扎营时汇合的【群青之鹰】的各位聊了个热火朝天。
    肉的力量很伟大。美味的肉里塞满了幸福的成分。
    我甚至觉得如果要是把酒也带来那该多好。
    事实上探索者当中就有带着酒来挑战地下迷宫的人在。
    探索是会经历累积压力的战斗的。喝酒对平静心情有益。更何况,和水不一样酒不会坏掉。
    要进行长时间的探索时它能派上用场。
    话虽如此,要是和水摆在一起无论如何必须做出抉择的时候还是会选择带上普通的水。
    酒精虽然能滋润干渴的喉咙,但是也会夺走体内的水分。
    再加上在地下迷宫内喝醉本身就很危险。毕竟就算是在营地的帐篷旁点了驱魔香该被袭击时还是会被袭击。
    对魔物自是如此,而人类也别无二致。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没有把酒带进迷宫里。
    目送【群青之鹰】离开后,我们走进了帐篷。
    结界也仔细设置好了。
    库娜和安奈开始换睡衣。
    「大有裨益啊。和老手们的谈话真有趣。」
    换好衣服的库娜回忆起晚上的谈话于是轻声道。
    「没错,让我明白了多亏有宗司在我们才能像这样轻松……普通的探索者们原来是这么辛苦。努力到极限后,准备打道回府时,因为地形发生变动迷路了而耗尽食物真是如同噩梦一样的光景呐。」

    安奈感慨万分的轻声道。
    【群青之鹰】为了活跃气氛,老手们讲了很多探索时的烦心事。特别是食物与水的话题占了大多数。
    「确实呢。谈到我们与宗司君一起的探索情况时,【群青之鹰】的大家都露出了一副很厉害的表情呢。」
    「一开始只是羡慕,渐渐甚至还泛起了杀意来了。宗司老是自夸所以我经常也只是听听就算了。原来宗司你真的有做了这么了不起的事情了啊。」
    「事到如今这说的是什么话。要不然就让库娜和安奈你们两个体会一下没有我的魔术在的那种辛苦的探索好了。」
    「唔,这就免了吧。」
    看起来总算是明白了我的伟大之处了。
    库娜和安奈并不知晓探索背后真正的辛酸。
    我们的小队里有能将魔物的肉制成食物以及能从魔物的血液里提取水分的我在,所以不会因为食物与水而头疼。
    更进一步而言,她们也没有意识到使用了我携带的大量调味料制作的美味料理对精神的助益。娱乐项目很少的地下迷宫里美食的作用是非常大的。
    不会迷路也是拜我能够读取瘴气流向的技术所赐,不必担心退路,能够在帐篷里安眠也是由于设置好了结界的功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10-28 15:34
      ……我回忆起了游戏时代的事情。
      最开始,并没有开发出这么方便的魔术,知识的收集也还不完整。
      就算是玩家们,一开始也品味了一番普通探索者会经历的这份辛酸。

      经历了无数的绝望。
      事实上因为灰心而隐退的玩家数量也不少。
      我一开始也曾饿死过,或是实在忍耐不了喝了迷宫内的水而丧命……这真是最惨的死法。
      就在这样的条件下,为了能更轻松进行探索一步一步开发了技巧并共享后才有了今天。
      「如果觉得他们讲的话很有趣的话,要不要接着再谈谈这个话题呢?地下迷宫的残酷故事我也有的是。他们讲的那些也不过就是个开头而已。」
      「不,不用了。」
      「……虽然有点兴趣,但在吃饭的时候我还是不希望听到排泄物的话题。」
      循环利用排出体外的水分在地下迷宫探索中确实是一件稀疏平常的事。
      在生死攸关的时候,还会发生同类相食。
      在地下迷宫的深处失去行李的探索者就有可能做到这一步。吃魔物会因为瘴气丧命,但以人类为食的话至少不会死。

      「之前我也有说过,在地下迷宫里越深的地方,比起魔物来人类还会更恐怖……为了不饿死就只能抢夺别人。这是再自然不过的想法了。毕竟没有别人会看得到。一旦陷入极限的状态,人类理性的外皮很容易就会剥个精光……就算不会变成这种地步,仍然会有人陷入疯狂。特别是库娜还有安奈你们这种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最为危险。」
      这是很中肯的忠告。
      有我在身边的话那还好,但我很有可能无法一直都陪着她们。
      特别是在洞窟区域这种满是陷阱与跌落点的地方。有着我们会走失的危险性。
      ……库娜和安奈人太善良。
      所以有着被骗去当成食物的危险性。
      「好,我会把地下迷宫里除了宗司君和安奈以外的所有人都当成是想要欺骗我的敌人的。会做好这种心理觉悟的!」
      「库娜,我觉得再怎么说这也有点做过头了吧。」
      「不,这样就好。」
      库娜说的话很正确。
      要是不做到这一步的话,立刻就会上当的。
      更何况现在……
      真的是,这时机也太巧了点。
      我架好枪从门后面向外窥视。
      布置在帐篷周边的结界出现了反应。
      我在帐篷周围张开的结界不是会剧烈消耗魔力难以维持的防御型,而是会把入侵者的存在告知术者的感知型。
      「库娜,安奈,收拾一下着装。有客人来了。」

      库娜和安奈点了头,各自都把武器拿到了手里。
      我确认过之后开口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10-28 15:35
        「这种时间过来是有何要事吗?」
        被结界捕捉到行踪的有三人。
        接着这三人小组的入侵者停下了脚步。
        「抱歉这么大晚上的过来。我们想要和你们谈谈。我等不是可疑之人。我们是【白狼旅团】,这么说的话你们应该能懂吧?」
        微妙的很拽的语气。
        我们是【白狼旅团】,这么说的话你们应该能懂吧,这种说法完全就是上级一样的口气。
        ……只有麻烦的味道。
        【白狼旅团】是封印都市排名第三或第四的巨大集团。
        为了不被集团绊脚,我有定期进行对大型集团的情报收集。
        要想不和他们打照面的话就不得不收集好情报。

        「不好意思你们今天能回去吗?我们小队里有两个年轻女性。所以不打算让男子进入我们的帐篷,要是她们离开我的视线的话也会有所不安。」
        隔着帐篷感受到了一股烦躁的气氛。
        恐怕,他们觉得只要报出了【白狼旅团】的名号的话我们就会点头哈腰了吧。
        响起了粗暴的脚步声。
        我把库娜和安奈保护在背后。
        「就这种说法我们是不会回去的。别想把我们当小孩耍。」
        果然还是走进了帐篷。
        他们由身材匀称三十岁过半摆着一副令人生厌的表情的男子还有站在他身后的两个大汉组成。
        摆着令人生厌的表情的男子恐怕是他们的领队。
        我使用魔术探查他们的等级。
        领队处于等级2上位。剩下的两人处于等级2下位的程度。
        就算是闹事也掀不起风浪的对手。只需要二十秒就能让他们失去战斗力。
        ……话虽如此,就算以【白狼旅团】全员作为对手也不会有什么风险。
        都这样了那就谈谈好了。
        「你们没有得到允许就闯进来,真是失礼的客人。我们这边没有事情找你们。赶紧收拾收拾打道回府吧。」
        「你这家伙!不过毛头小子一个这么嚣张吗!你以为我们是谁啊!!」

        他背后的大汉怒喝道。
        这个大汉被这个领队一样的男子出手制止了。
        「我是【白狼旅团】的帕弗尔。我就开门见山的说吧,我们是来招揽你们的……早就听说过【魔剑之尾】的传闻了。你们正以不相符于你们这种年轻小队的水准令人眼前一亮的活跃着对吧?但是,差不多独力探索也该陷入困境了。要是有了我等的支援你们一定能够更为大展身手。而且你们也具备这份资格。所以,身为干部的我才会像这样亲自登门拜访。」
        果然是为了这个。
        虽然用的是听说过传闻的说法,但其实应该是从素材的出售处打听来的吧。
        知道持有何等数量的何种素材的话,小队狩猎的成果以及他们的强度也就一目了然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10-28 15:35
          对于大型集团而言,自然拥有这种程度的情报网络。
          如果发现了突飞猛进的小队的话,就会像这样过来招揽。
          若是能赚钱的小队,无论哪个集团都会对其垂涎三尺。更何况,年轻就意味着经验很浅……不谙世事易于利用简直是再合适不过的冤大头了。
          决定性的事件应该是我们把装满了光水晶的背包就这么不加掩饰的放在外面的这件事。
          再怎么疲劳,这件事也做得太粗心了。
          话虽如此,也只不过是早一点晚一点的区别。
          能够预见到一旦把光水晶卖掉,就会有陆续有大型集团过来招揽的未来。
          不管是哪个集团都不会对能够在洞窟区域之后进行作战的小队置之不理的。

          「我拒绝。我们还是骑士学校的学生。本来就没有进行长期探索的打算。只进行四天程度的探索的话我们能够独力携带行李。不需要接受支援。」
          【白狼旅团】的士官帕弗尔的表情稍微有点扭曲了起来。
          看样子是很烦躁了。
          不过,他还是强行压了回去。
          「你们有点学习不足啊。集团可比你们想像中还要好处多多。归属集团的话不止能够获得物质上的支援,一旦有个万一集团的大家还能相互帮助,而且就算足不出户也能够获得各种各样的情报。还能狩猎一个小队无法打倒的大型猎物。」
          「这些也都不需要。我们不会进行需要别的小队帮助的危险狩猎。并且,【白狼旅团】能收集到的那种程度的情报我们也不感兴趣。」
          一个集团的同伴会相互帮助?
          梦话还是睡觉的时候再说比较好。在极限状态下无法认为他们会相互帮助。
          更何况,被集团内部的政治斗争拖后腿这一点还更为可怕。
          情报之类的也一点都不抱期待。
          在这之后,帕弗尔继续阐述着集团的魅力。
          我全部都回绝了。差不多也听烦了。

          「差不多到此为止吧。我早就说得很明白了。我们没有加入集团的打算。」
          我像这样下了定论。
          接着,帕弗尔终于到了忍耐的极限。
          「你居然敢这么回答。好言相劝还蹬鼻子上脸了吗!拒绝【白狼旅团】会是什么下场你们明白的吧!?告诉你们从明天开始你们别想好好探索了!我再说一次,给我好好听明白。加入【白狼旅团】!我这可不是在放狠话,你这臭小鬼!」
          隐约就有感觉这才应该是这个男子的真心话。
          并且,我早在明白这个事实的基础上做好了觉悟。
          「随便你们。我们全员都是等级3。向等级3的小队挑衅还想全身而退的傻子我虽然觉得应该不会有……如果有的话就尽管来试试。你们应该没有利欲熏心到这种地步吧?」
          【白狼旅团】拥有三支等级3的小队还有一名等级4。
          就这种程度的战斗力的话,只要我们使用王牌很容易就能突破他们。
          我们绝不会闭嘴挨打。敢向我们挑战的话接受就行。
          比起老老实实加入【白狼旅团】持续被压榨与被施加压力,还不如进行战争来得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10-28 15:35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10-28 15:48
              感謝翻譯 假日愉快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8-10-28 16:22
                這邊不是應該留下手指才能走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0-29 12:47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