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布袋戏吧 关注:79,584贴子:5,057,490
  • 2回复贴,共1

【口白】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第十九集 烽烟四起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喂百度


回复
1楼2018-10-15 21:29
    本口白由金光口白整理小组整理。
    所有文字剧情归金光多媒体国际有限公司所有,转载注明出处和录入者即可。
    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
    【】地点 [ ]旁白 ()动作描述 < >心理描写

    TXT文档下载链将在底楼补上。(如果链接被吞,就直接去资料馆找下载吧)

    由于贴吧有容易吞贴等问题,口白录入的最新更新与下载
    可以关注金光布袋戏资料馆的口白区,会首先在那边发布


    回复
    2楼2018-10-15 21:30
      【十殿阴曹】

      钓烟波:柳君老、傅人美、司徒虹日等,埋伏各地的暗桩配合十部众,已经开始行动,现在中苗武林正是一片热闹。
      徐福:记住,游击走斗,避免正面冲突,让他们疲于奔命。
      钓烟波:属下明白。
      徐福:还有事吗?
      钓烟波:纣绝已经屠灭八个村落,所向之处无人生还,而且……
      徐福:而且怎样?
      钓烟波:他杀人之处,都会留下文字,指名要找风逍遥。
      徐福:哈,受到药性侵蚀甚久,还能保持一丝理智,没直闯苗王宫,用那种方式逼使仇敌出面。千百年了,人还是一样有趣,就不知当这种药散播到九界,世上充斥了如同纣绝一般的人,会是何种景象。又有多少人,能从筛选中脱颖而出,活在我的新世界呢?(白比丘归来)你受伤了?
      白比丘:被黑白郎君阻挡,他对我修炼的蜕变大法了若指掌。
      徐福:人族的躯体,终究不适合这套功夫,但你的伤势……
      白比丘:毕竟是不老族的躯体,稍作调养即可。
      徐福:蜕变大法,不老族,不死禁术,遗留在东海小国的遥远产物,真是能勾起不少回忆。你这副身体也旧了,待我替换药人之躯,也为你找一副新的躯壳吧。
      白比丘:不急,眼前首要还是如何夺回安倍博雅。
      徐福:交我吧,天刑道者与黑白郎君,终究要分个高下。带……带白比丘前往药房。(白比丘与钓烟波离开)两个,还是太多了吗?

      【夜•荒野】

      [荒野之上,诸葛穷秘练奇功。]

      诸葛穷:阴阳亟,化两仪,逍遥魔意尽归宗。

      [就见正邪双气,在诸葛穷体内渐渐合并,但是!]

      诸葛穷:啊!(失败)想融合逍遥之性与天魔之意,还是太勉强了吗?(躲开飞箭)你知道偷看别人练武,是江湖大忌吧。
      随风起:大哥关心小弟,人伦常理,所以不算。怪怪喔,你什么时候这么勤劳,该不会是听到外面乱糟糟,想出手吧?
      诸葛穷:我只是一个小人物,那种大事自有俏如来他们处理。
      随风起:那我知道了,一定是让天首另眼相看。这就对了,赶快把到她,我们才有好日子过。
      诸葛穷:你特地来找我,是有工作吗?
      随风起:没有,就是巧木宫大张旗鼓,不知道在做什么大生意,有兴趣去看看吗?

      【银槐鬼市•巧木宫】

      老爷:这批运往道域的货物,关系到未来合作的契机,不可有失。
      逐尘客:属下誓死完成。
      老爷:本总会派六道修罗跟随护卫。
      (逐尘客运送奴隶前往道域)
      小茵:小亮哥,我们会被带去哪里,我好怕……
      小亮:小茵,你别怕,无论去哪里,我都会保护你。
      (一旁查看情况的诸葛穷,沉默离开)
      随风起:阿穷。(追上)喂,你没事吧?
      诸葛穷:没事……
      随风起:是吗?你千万别妄想做出劫囚这种蠢事喔。
      诸葛穷:你……我没有。
      随风起:别装了,满脸心事,再加上那种死人个性,我这么聪明会看不出来?虽然我也是很不爽那个老头,但待在这一阵子了,你也清楚,公然妨碍对方生意是不被允许的,尤其是这种大行动,背后肯定牵涉更多势力。这若是被抓到,就不只砍头这么简单了,我看也要开肠剖肚、凌迟至死。
      诸葛穷:在外面动手别留活口就没问题了。
      随风起:哇塞,你何时变这么狂。
      诸葛穷:怕了吧。
      随风起:我随风起耶,怕什么。我是说,这非小事,你不为自己想,好歹也为天首设想。虽然我跟九冥很能打啦,但老爷势力深不可测,光是他说的六道修罗就是道上有名的六位高手,谁知道他还暗藏多少实力。
      诸葛穷:管他什么八七疲劳,不值一提,要高手,我们也有,一名资历比九冥还深的……六隐神镞。

      【夜•林间小路】

      难民甲:喂,那边有很多恶徒正在屠杀。
      六隐神镞:那真不巧,这条路是我选好的捷径。
      难民甲:喂!
      难民乙:别管他啊,逃命要紧。

      十部众:此地都杀光了。
      傅人美:换其他的地方。(神秘人走来)嗯?还有漏网之鱼,杀。

      (只见来人足尖轻点树枝,手上动作不停,几息间已搭弓射箭,十部众数名杀手亡命于箭下。傅人美还未及反应,箭尖已刺入额头。)
      六隐神镞:多谢让路,没再浪费我的箭。
      (顺手收回傅人美额头上的箭)

      【银槐鬼市•巧木宫附近】

      随风起:还有这种高手,怎么都没见到他?
      诸葛穷:他专们负责远方的重要任务,行走从不改变决定好的路线,所以常常遇上耽搁,都会很久才回来。
      随风起:就算如此……
      慕容胜雪:就算如此,我也拒绝劫囚。你想这么说,对吧。
      随风起:原来是慕容公子。
      慕容胜雪:尚未谈过话,原来你一直注意着我.
      随风起:都自己人,而且近日你比任何杀手都拼命接单杀人,能不注意吗。
      慕容胜雪:人嘛,总有无奈的时候,尤其是像我这样的好人。
      诸葛穷:这样杀人,恐怕别有所图吧。公子面相非凡,加入鬼市必有大志。
      慕容胜雪:哼,都是明白人,就当知衡量自己能力所及。
      诸葛穷:听闻公子与老爷有所嫌隙,于公于私,你都不会阻止吧。
      慕容胜雪:此举确实能一挫老爷锐气,但我们能得到什么?奴隶无用的感谢,并不能提升我们的地位,如此损己之事,你认为天首会同意吗?
      诸葛穷:事不能只看眼前,一时的亏本善举,是开创来日的生机,如今的奴隶也有改头换面的可能。
      慕容胜雪:自己的人生,只有自己能改变,乞求他人来改变自己悲惨的人生,奴隶便永远是奴隶。
      诸葛穷:不是人人都你一样出身名门,不愁吃穿。

      (凌冽剑气直面而来,诸葛穷不及反应,随风起已上前阻挡)

      随风起:阿穷,我看你刚才练功也累了,先回去吧。(诸葛穷离开)你方才是真心想杀他。
      慕容胜雪:很抱歉,我时常控制不住自己的剑气,差一点就杀了你的朋友,没下回了。
      随风起:教你一个杀手的原则,一钱一杀,没钱不杀。
      慕容胜雪:可惜,你是杀手,我不是。你杀人要钱,但我杀人,看吾心情。
      随风起:这壶,我请,下次,还我。(扔过酒壶)
      慕容胜雪:在鬼市说出这种话,当心意外。
      随风起:没意外,人生很无聊。(话音刚落,慕容胜雪手中酒壶爆炸)
      慕容胜雪:随风起,记住你了。

      【埋霜小楼】

      (风雪飘摇,埋霜小楼内,遥星、旻月夫妻二人琴笛合奏。)

      李剑诗:别郎为何突然停曲?
      别小楼:你的笛声,乱了。
      李剑诗:这两日总觉不安,一时分神,坏了别郎的雅兴。
      别小楼:不是你的问题,我也感到心烦意乱。吁,也许是最近染上太多俗事,心烦了。
      李剑诗:你想的是阎王鬼途已破,老岳头怎还不来与我们会合。(此时阵法传来动静)
      别小楼:人来了。(起身迎接,门外进来修儒与俏如来。)
      修儒:修儒见过师叔、别大哥。
      别小楼:怎会是你?这位是……
      俏如来:俏如来见过前辈。
      别小楼:原来你就是俏如来,在下别小楼,老岳头没随你们到来吗?
      俏如来:关于岳灵休前辈,他……他遭到暗算,与覆秋霜相同,被徐福,也就是绝命司夺取躯体了。
      别小楼:你说什么!
      修儒:别大哥,冷静,岳大哥说不定还有救。
      别小楼:说,怎么一回事。
      俏如来:一言难尽……(讲述)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
      别小楼:就是这样……就因为这样,就只有这样!二十年……二十年……这么多年的等待与折磨,千辛万苦才能恢复,却只换得这短短几个月的人生,就只有这样……就只有这样……
      李剑诗:别郎。修儒说了,老岳头……说不定还有救。
      别小楼:老岳头,你若不甘心,就展现你的气魄,再让别小楼震惊一次。小鸩他人呢?
      俏如来:药神前辈服下向天抢时,又被白比丘所伤,现在还昏迷不醒。
      李剑诗:修儒,你清楚来龙去脉吗?
      修儒:嗯。
      李剑诗:你且留下。俏如来,今日我们夫妻心情沉郁,埋霜小楼无法待客,怠慢之处望请海涵。
      俏如来:俏如来明白,事情或有转圜,请两位节哀。俏如来先告辞了。
      李剑诗:请。(俏如来离开)
      修儒:师叔,有什么事情吗?
      李剑诗:先入内再说。
      修儒:是。

      【魔门世家】

      燕驼龙:什么?你要我解放他体内的酒吞童子的意识,让你跟他尽情一战?
      黑白郎君:有困难吗?
      燕驼龙:这……
      安倍博雅:你别听他胡说,酒吞童子是祸世妖魔,上一次我们是侥幸打赢,万一不小心让他恢复成完全体……
      黑白郎君:哦?他还能恢复成完全体?
      安倍博雅:呃,我的意思是……让他休息够了,体力就很完全,就更难收拾。
      黑白郎君:哼。怎样,魔门世家藏书无数,总是找得出方法解放他体内意识吧。
      燕驼龙:这……这个嘛……
      黑白郎君:若是办不到,那这堆藏书留之无用,便烧了吧。
      燕驼龙:别冲动啦!(安倍示意不要答应)魔门世家有这么多藏书,要查也得让我去查阅藏书记载,又不是说了就有。
      黑白郎君:那便快去。
      燕驼龙:你们等我一下。(离开)
      安倍博雅:唉,我真不明白,战斗,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吗?
      黑白郎君:哈哈哈……争斗,才是强者生存的意义。尔等凡庸,自然不能了解个中趣味。
      安倍博雅:我只知道人最快乐的无非平平安安度日,可是战斗必会带来伤亡,若是为了自我满足,而将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那……
      黑白郎君:住口!你的语气令吾想起一个人,闻之不耐。
      安倍博雅:你真的是很难沟通。
      燕驼龙:(拿着封邪之术回来)查到了。
      安倍博雅:怎会这么快!
      燕驼龙:这本书啊,记载当受到邪灵入侵之时,如何压制外来意识的术法。虽然不能将之完全消灭,但是却可以避免身体完全被控……
      黑白郎君:我要你唤醒他体内意识,不是要压制的方法。
      燕驼龙:你听我讲完嘛,所谓道分阴阳,术有奇正,虽然这个术法效果是封印体内意识,但若要逆向施为,效果就完全不同,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与安倍偷偷交换眼神)至于具体的施术方式,本龙解释给你听,这个封邪之术嘛……
      黑白郎君:不用了。(拿过封邪之术)
      燕驼龙:术法的东西,我不解释,你看得懂吗?
      黑白郎君:本郎君自有办法。走。(带走安倍)
      燕驼龙:喂,何必走得这么快,喂。


      回复
      4楼2018-10-15 2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