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布袋戏吧 关注:79,560贴子:5,056,315
  • 4回复贴,共1

【口白】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第十三集 风雨故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喂百度


回复
1楼2018-09-17 02:24
    本口白由金光口白整理小组整理。
    所有文字剧情归金光多媒体国际有限公司所有,转载注明出处和录入者即可。
    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
    【】地点 [ ]旁白 ()动作描述 < >心理描写

    TXT文档下载链将在底楼补上。(如果链接被吞,就直接去资料馆找下载吧)

    由于贴吧有容易吞贴等问题,口白录入的最新更新与下载
    可以关注金光布袋戏资料馆的口白区,会首先在那边发布


    回复
    2楼2018-09-17 02:24
      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第十三集 风雨故人

      录入:恋白
      校对:叶清眉



      【夜•小路上】
      [浓雾迷濛,众人各自散离雾中,安倍博雅对上魈毒童子。]

      安倍博雅:小孩子三更半夜不乖乖在家睡觉,该打屁股了。
      魈毒童子:你有那个本事吗?
      安倍博雅:八方灵符•舞。
      魈毒童子:开膛拂阴指。
      安倍博雅:一出手就抓那边,太狠毒了吧。
      魈毒童子:狠毒?你还没见识到什么是,狠毒。

      [荒野遇袭,剑无极对上无患开膛。]

      剑无极:你的攻击力道再强,打不到也是徒然。
      纣绝:是吗?

      [无患开膛遁入雾中,身形刁钻,迅如林中虎豹,一时难以捉摸。]

      剑无极:<借雾隐遁的障眼法。>
      纣绝:以耳代目,以心视物,难得你有这等修为。不过,(剑无极腿一软)纠缠许久,散播雾中的软筋粉,也该有效果了。淬骨爪!
      剑无极:一剑,无声!
      纣绝:你……
      剑无极:知道对手是阎王鬼途,怎么可能全无防备。药神的辟毒丹,寻常毒物难以侵身,方才不过是一点小小的演技。你败了。
      纣绝:哼,你以为自己赢了吗。(伤口迅速痊愈)
      剑无极:怎会!
      纣绝:碎筋裂骨爪。(伤剑无极)还你一句话,你的剑再快,伤不了我也是无用。

      魈毒童子:雾中与指上的毒素正在生效,继续闪避下去,你没胜算。
      安倍博雅:谁说……我只会闪避。七星逍遥步,土阵陷妖罗。
      魈毒童子:嗯?(脚下亮起阵法,被困)
      安倍博雅:连打一个小屁孩都要这么吃力,我真的要检讨。好在有药神的辟毒丹,先找一条绳子将你绑起来。
      魈毒童子:不用费心了。(施毒突袭)
      安倍博雅:(中招)咳咳咳。
      白比丘:安倍博雅。

      [凭借亡命水恢复之力,无患开膛出手毫无守势,全力施为。剑无极快剑连斩,徒劳而返,战况一时胶着。]

      剑无极:<可恶,可以让人伤了又好、伤了又好这样吗?到底要怎样啊!>(传来安倍惨呼声)安倍!
      纣绝:想去哪里。
      剑无极:烦人!剑九轮回!
      纣绝:还不明白吗,你的攻击只是白费力气。
      剑无极:是吗。(纣绝脚下碎裂成坑,无奈只能跳跃空中,被剑无极一击打落坑底)下去!(前往安倍处)

      剑无极:安倍!大师!(扶起安倍)
      白比丘:不可!
      剑无极:怎……怎么了吗?
      白比丘:他……
      安倍博雅:大哥……
      剑无极:安倍,你没事,没受伤吗?
      安倍博雅:我……应该是没什么要紧的伤。
      剑无极: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那群人呢?
      安倍博雅:我也不清楚,刚才我被他们夹击,忽然间就失去意识。
      剑无极:是大师替安倍解围?
      白比丘:你武学根基本就浅薄,可能是功体受到合击的威力震荡,才会失去意识,说不定已经受了内伤,回头我会替你诊治。至于那两个人,他们已经逃走了。
      安倍博雅:我又欠你一条人情了。
      白比丘:我们是同志,何必称谢。
      剑无极:说好和谈,阎王鬼途怎么突然间又来找麻烦。
      安倍博雅:跟我交手的魈毒童子说,慕容胜雪已经被除名,阎王鬼途变天了。
      白比丘:我们最好赶快将这个消息带回去给其他的人。
      剑无极:那泣血邪魔洞……
      白比丘:事有缓急,延后再去吧。(回程)
      剑无极:安倍,还不走吗。
      安倍博雅:要……要啊,我这就来了。

      【埋霜小楼】

      李剑诗:不知夫君何处得罪雨相。
      覆秋霜:遥星自阎王鬼途的手上救走了慕容胜雪。
      李剑诗:(潮汐瑰瑕归鞘)问罪而来, 眼前的雨相相比今非昔比。
      覆秋霜:老夫自承与你们尚有旧交,故他们派吾前来。
      李剑诗:仅是如此?
      覆秋霜:只要交出慕容胜雪,老夫担保麻烦不会找上埋霜小楼。
      李剑诗:雨相深知别郎个性,你想他会怎么回答?
      覆秋霜:我真不愿多年建立的交情毁于立场之别。
      李剑诗:交谈之前,便知此事必然无果,秋霜大哥应该不单为讨命而来。
      覆秋霜:没想到多年前的这声大哥今日再闻,会是这般情境。
      李剑诗:人生很多失而复得,大部分都不是好事。
      覆秋霜:哈,就凭这声大哥,眼前,茶依旧,人,亦依旧。
      李剑诗:不同了。
      覆秋霜:哦?有何不同?
      李剑诗:茶已冷,人心更冷。当年的秋霜大哥豪气干云,义薄云天,谁知时过境迁,成了阎王鬼途之人。
      覆秋霜:原来当年的吾是这种人,真是美好得连老夫自己也不识得。
      李剑诗:只叹造化弄人。
      覆秋霜:那年你我初识,老夫尚不知你们夫妻身份,直至洱海之战,为了替吾解围,旻月出剑,遥星现刀,败尽贼寇,那时吾方觉我们三人同是鬼谷一脉。
      李剑诗:世间缘分总是离奇。
      覆秋霜:离奇之处尚不止此。
      李剑诗:愿闻其详。
      覆秋霜:据载,鬼谷一脉承自玄微子,玄微子有徒名唤徐福,徐福为助始帝得长生药,带三千童男童女远渡东瀛。他明白此生再难踏上中原故土,所以在离开前预先为徐氏后人做好安排。数百年后,中原群雄并起,后人徐氏曾以谋士出山,一鸣惊人。无奈时势所逼,终是化明为暗,成立了一个秘密组织,表面是为救其母,但背后实际目的无人可知。
      李剑诗:此组织便是阎王鬼途。
      覆秋霜:不过前身而已,此组织经数度覆灭又复生,终成如今的阎王鬼途。(李剑诗斟茶)知道这层来龙去脉,尚不能让你有所动摇吗?
      李剑诗:就算证实阎王鬼途出自鬼谷一脉,那又如何?
      覆秋霜:老夫昔时召集三位鬼谷一脉之人一同针对墨家,眼下得阎王鬼途之助,更如虎添翼。当前局势,墨家九算剩二,俏如来独木难支,而吾仍是那句话,歼灭墨家。
      李剑诗:此事,旻月早已表态。
      覆秋霜:当初我们鬼谷四慧聚会之事,你并无告知遥星。
      李剑诗:夫君对于鬼谷一脉早已淡薄。
      覆秋霜:你很清楚,鬼谷与墨家之怨不可能淡薄,收拾墨家是你们的天命。
      李剑诗:天命,谁定。
      覆秋霜:天若能定,则定,天不能定,吾定。
      李剑诗:刚者易折,溺者善泳,富人多贪鄙,智者亦多脾,人间从不乏自以为能可定天却被天意操弄而不自知的痴人。聪慧如雨相,也想成为痴人吗?
      覆秋霜:痴与不痴,自古胜败论英雄。再次前来,老夫初衷不变。
      李剑诗:那只怕雨相仍要失望。
      覆秋霜:相助老夫,便是交换慕容胜雪性命的代价,若否。
      李剑诗:此地是埋霜小楼,非是海境,在任何动作前,还请雨相三思。(笛声响起)
      覆秋霜:<淡烟疏雨曲,遥星已归。>旻月的意思,老夫明白了,望下回还能叨扰两杯黄山毛峰,请。
      李剑诗:此言所指的是雨相,还是……你。
      覆秋霜:仅用一盏茶的时间。
      李剑诗:承认了。
      覆秋霜:你是如何察觉。
      李剑诗:语气,神态,以及细微的动作。
      覆秋霜:令人讶异。
      李剑诗:慕容胜雪,从不是你的来意。
      覆秋霜:一开始,你便在试探。
      李剑诗:阁下何尝不是在试探。
      覆秋霜:你们夫妻有此实力,不谋大志,却乐于江湖逍遥,可惜了。
      李剑诗:你是何人。
      覆秋霜:不急,你尚有时间思考这个问题。<遥星旻月,若不能用,便不能留。>
      李剑诗:<不是覆秋霜,却清楚覆秋霜所有的过往,此事尚有后续。>

      (卧室中,别小楼早已睡下,李剑诗燃起蜡烛,看到桌上手帕旁有一纸留言。)

      别小楼:(留言)诗儿所织的雉鸡,栩栩如生秀雅而立,为夫期待作品。

      (风轻云淡,天气晴好,埋霜小楼花园。)

      别小楼:<坤上离下,地火明夷,为坎宫游魂,百事宜息,静观待变。>
      李剑诗:别郎,为何出手乱了卦象?
      别小楼:没什么,只是随意卜了一卦。
      李剑诗:卜得何卦?
      别小楼:地火明夷。
      李剑诗:生死离别,黎明之前的黑暗。
      别小楼:诗儿面带忧虑,是否与秋霜大哥来访有关。
      李剑诗:未来埋霜小楼怕是再难平静了。
      别小楼:无论何事,有吾在。诗儿,你会怪吾总爱招惹麻烦吗?
      李剑诗:以往我为你招惹的麻烦还少吗。(别小楼拿出一木盒)这是……
      别小楼:诗儿大可打开观视。
      李剑诗:又弄何玄虚?(打开)此簪质冷透洁,隐隐有冰寒之气散出,应是天凤旗至宝,天御冰心簪,听闻此物有冰心安神的奇效。
      别小楼:还是夫人慧眼识簪,为夫自叹弗如啊。
      李剑诗:哈,老实交代,此物何来?
      别小楼:回程路上顺手帮天凤旗的大当家一点小忙而已。
      李剑诗:天凤旗出手如此大方,我们也该有所回礼才是。
      别小楼:此趟出门一并处理吧。
      李剑诗:入夜后,你目难视物,外出务必小心。
      别小楼:放心吧。对了,近日崖顶的梅花初绽,出门前就让为夫陪诗儿上崖赏梅如何?
      李剑诗:有何不可。(两人相携而去)


      回复
      3楼2018-09-17 02:25
        【苗疆】

        风间始:要让我去交涉。
        铁骕求衣:你是铸师,双极封的细节没人比你更清楚。
        风间始:话是这么说没错。好吧,就交给我,但就算能制作出双极封,也要能锁定黑水城的位置才能发挥作用, 但……黑水城却能自由移动。
        铁骕求衣:这是一个难题。如果能查探到他们的轨迹。
        风间始:是兄长他们回来了。
        安倍博雅:蜕变大法的秘密没问到就算了,还差一点没命,唉。
        剑无极:你干脆去翻一下祖传秘籍,看是不是有改运的……哎哟,御兵韬跟始,这个谈话组合真是罕见。
        风间始:我们在谈正事,等一下我就要前往锋海了。
        剑无极:锋海,你没讲我没想到,我也很久没去探望金锋仔了。记得上一次探望是在……
        风间始:兄长。
        剑无极:抱歉,刚才讲到哪里啊?要去锋海是吗?我陪你去吧。
        风间始:但兄长不是才刚回来,不先休息一下吗?
        剑无极:我们兄弟很少一起出动办正事,难得陪你走一趟。怎样,嫌兄长烦?
        风间始:不是。军师……
        铁骕求衣:想跟上无妨,别惹事就好了。
        剑无极:放心啦。始,走,我们一边走一边讲。其实啊,金锋仔这个人……(一同离开)
        俏如来:(到来)风间始。
        铁骕求衣:我听药神说了,尚同会方面处理得如何?
        俏如来:解药已经发送出去,但仍要注意是否有戒断症状。而凌名远确实无故失踪,正与殷姑娘所言吻合,俏如来也已重新调配尚同会的部署,避免阎王鬼途再度趁虚而入。
        白比丘:你们所说的殷姑娘是……
        铁骕求衣:阎途十部众的太和,据她所言是弃暗投明,当然,我们也不是完全信任她。
        安倍博雅:阎王鬼途的人,我有救了,不用怕被黑白郎君打死了。
        俏如来:黑白郎君怎么了?
        白比丘:事情要从我们去寻找蜕变大法的相关线索开始讲起……
        俏如来:阎王鬼途又找上安倍博雅了?
        安倍博雅:我想将重点往前挪一点点,那个黑白脸的凶神恶煞很难相处。原本想说请岳大侠出马,现在不用了,干脆叫那个殷姑娘带他去,这样可以保住我的命,阎王鬼途也可以清洁溜溜。
        俏如来:若是先前的根据地,也许可以,但现在是在黑水城……
        安倍博雅:那个……我的意思是将他们全部引出黑水城,再动作啦,避免伤及无辜。哈……
        白比丘:你们所说的殷姑娘在何处?有时间,贫尼想找她一谈。
        鸩罂粟:(来到)哦?想不到大师连殷若微都还没见上一面,就想与她深谈了。
        白比丘:先生的口气似乎隐藏不悦。
        鸩罂粟:有吗?
        安倍博雅:有……
        白比丘:贫尼所虑者,也许能从她口中问道更多连她自己也没想过的重要讯息。
        鸩罂粟:我建议,她的话最多听一半就好了。
        白比丘:多谢先生建议,那贫尼先离开了。(离开)
        鸩罂粟:(清嗓)俏如来,尚同会都安置好了吧。
        俏如来:有赖先生协助。安倍博雅再次遭到袭击,针对阎王鬼途与绝命司刻不容缓。
        铁骕求衣:双极封方面,有风间始、剑无极往锋海着手,但对黑水城的动向,我们依然一无所知。
        俏如来:如果自黑水城原先的地点查探呢?
        铁骕求衣:嗯?
        俏如来:黑水城庞大非常,所挖掘的地下轨道相信也非常巨大,只要潜入地下,就算不能掌握黑水城的行踪,也能查到轨道的方向。
        铁骕求衣:依黑水城的规模,只怕你的探查不过冰山一角,难觅全貌。
        俏如来:至少不是一无所知。如果能查到轨道的规律,或者找出能可预测的方向,也是助益。
        铁骕求衣:你需要帮手,我会派人协助你。
        俏如来:多谢军师。
        铁骕求衣:随我来。(两人离开)
        安倍博雅:呃,那我也要先离开。
        鸩罂粟:且慢,我正好有事情需要你。
        安倍博雅:什么事情?
        鸩罂粟:难道你不想知道为何绝命司这么想要你?(安倍博雅抱紧自己)不是你想的那样。
        安倍博雅:(安心)呼。
        鸩罂粟:你在东瀛的经历,我有所耳闻,现在就看你是否愿意配合我,尝试解开属于你的秘密。

        【四仙宫】

        随风起:要杀轻飘飘的人就在这里,四仙宫的荷仪宫主。据闻她信奉佛教,每年这个时候全宫念佛,行善布施,这点或许可以利用。
        段江辖:四仙宫,荷仪。
        忆无心:你认识?
        段江辖:没有,应是贫僧多虑。
        忆无心:你确定是这个地方,没弄错?
        随风起:我在鬼市买来的情报绝对没错。
        诸葛穷:有一个小派门做后盾,还需要杀手?
        随风起:大概不想弄脏自己的手吧,管她这么多。
        忆无心:先设法进入吧,冒然闯入恐怕会刺激到对方。
        随风起:小事。阿穷,一只手借我。
        诸葛穷:我的手?
        随风起:别问,借我就是。(诸葛穷伸手,随风起拔刀就砍)
        诸葛穷:(躲)你做什么!
        随风起:设法进入啊。

        (随风起的计划:
        随风起:朋友,紧急状况,我的阿穷手不小心断了,药房借我一下。
        守卫:这么严重,那赶快进去。)

        诸葛穷:你当做借厕所吗,最好对方有这么笨,而且我的手断了要怎么办。
        随风起:放心啦,只要在三刻钟接回去就不算断过。
        诸葛穷:你当作是掉在地上的鸡腿喔。
        随风起:意见真多呢,手拿出来。别闪,要有志气。
        诸葛穷:(躲闪)志你的头啦。
        忆无心:都这种时候了,你们还在胡闹。
        段江辖:虽是胡闹,却让人想起年轻时,虽然愚蠢,但没任何心机。
        忆无心:好香的味道,里面有人在煮饭。
        随风起:这种味道,(回想)跟你那天煮的一样,轻飘飘。
        段江辖:这味道,难道?(闯入四仙宫)
        忆无心:段先生!

        (四仙宫院中的石桌上,摆满了煮好的饭菜。)

        段江辖:真的是师父最爱吃的……江荷蒸,难道是……(转身)小……小师妹。
        荷仪:江……恶人,为吾父偿命来!
        段江辖:你……
        荷仪:为何不抵挡。
        段江辖:我的命,你拿去吧。
        荷仪:又想骗我,死来!(动手,忆无心拦阻)好啊,还有同伙。
        忆无心:宫主请冷静,我们并没有恶意。
        荷仪:一丘之貉。(攻击忆无心,诸葛穷挡住,回头一看)
        随风起:嗯,这桌真的好吃,味道跟那日段兄煮的一模一样。
        荷仪:哼,要杀就杀,何必惺惺作态。
        随风起:唉,就说要用我那套方式开场了,你们看,委托人都误会我们了。你好,我是负责杀段江辖的杀手,随风起,那两个人是我的跟班。
        荷仪:我不知道你是如何查到这,但为何没杀了他,甚至还将人带来?
        随风起:因为我有一个习惯,我喜欢听完每一个人的理由再杀。
        忆无心:<之前不是说了对目标的背景没兴趣。对了,他是想借机套话。>
        荷仪:就我所知,杀手不需要知道这么多事。
        随风起:杀手要有格调,生死是大事,无论对方是正是奸,都要清清白白,这就是我的格调,相信崇尚佛理的宫主能明了这点道理。
        荷仪:好吧,你想知道,我就说给你听。当年父亲看他孤苦,好心收留他,抚养成才。不料此人狼子野心,竟趁我外出时发难,等我回去,就见遍地鲜血,众师兄以及父亲都已惨死!段江辖,父亲虽是严厉,但对所有人一向很好,更视你如儿子,你为何下得了手!(段江辖沉默)后来我改头换面,誓报父仇,奈何能力有限,只好委托杀手。
        随风起:我明白了,那我是就在这处理让你见证,或者你有指定的方式。
        荷仪:不用费心,只要他死便可。但此地是我清修之地,不宜染血。
        随风起:了解,这就带出去处理。
        诸葛穷:对了,荷仪宫主,冒昧请问,你身上的玉佩也是令尊所送?
        荷仪:这是我十八岁生日时父亲所送的礼物,怎么了?
        诸葛穷:没有,是一块美玉,你要好好珍惜。(带走段江辖)
        荷仪:荷叶生时春恨生,荷叶枯时秋恨成。

        段江辖:感谢你们这段时间的照顾,你们动手吧,这是我最适合的结局。
        随风起:什么,我只说处理,何时说要杀你。那件事先丢一边,我问你,那夜你准备江荷蒸是要弔祭你的师父。
        段江辖:你怎会知道?
        随风起:猜的。杀师的人还拜祭师父?
        段江辖:是我愧对师父。
        诸葛穷:由此可见,令师做人真的很好,尤其爱女心切。
        段江辖:小师妹是师父仅剩的亲人,当然爱护。
        诸葛穷:甚至送她玄朝的古玉?那种玉大部分出自帝王陵墓,市面上很少,即使有也是天价。
        段江辖:胡说什么,那不过是市场买来的玉佩。
        忆无心:令师该不会……
        段江辖:住口!不准你们污蔑师父的名誉!
        随风起:你看你,不久之前还是高僧的模样,现在却变得如此着急。
        段江辖:方正我本来就不是好人,你们都没听过传闻,我段江辖利欲熏心,作恶多端。你们别再问了,赶快动手。
        忆无心:坦白说,我认为宫主也非真心想杀你。万一真有误会你不肯说,很有可能会让她懊悔终生。
        段江辖: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这件事情,是有我死才能结束。
        忆无心:段先生。
        随风起:轻飘飘,我这个人啊,一向不懂大道理,我只知道江湖路上没有回头路,仇敌只会越来越多,朋友只会越来越少。若是遇上了,不论过去,我都会尽力结交,喝上一杯,而我们也确实喝了。酒喝了,我们就是兄弟,就算你反对,我也会打晕你,继续做。
        诸葛穷:哇,真看不出来,他竟然会讲出这种话。
        忆无心:随风师兄。
        随风起:当然更重要的是……
        忆无心:是什么?
        随风起:我收了忆无心的钱,钱收了,就要做到最好。
        诸葛穷:没错,这叫做期望愈大,失望就愈大。
        忆无心:算了,随风师兄就是这样的人,哈……
        随风起:就算他不肯说,我也有其他的计划。(诸葛穷、忆无心两人凑上来一起悄悄话)
        忆无心&诸葛穷:啊?

        【银槐鬼市】

        [许久未有人烟的东阳废墟,今日——]

        慕容胜雪:慕容游子渡潇湘,客舟飘摇披霞裳。华裘残剑犹胜雪,烟雨还似九月霜。银槐鬼市。


        回复
        5楼2018-09-17 02:29
          【苗疆•锋海】

          剑无极:好久不见了,两位美女。
          莫听:真不简单,看得出我们是美女。不过,这两位是……
          剑无极:喂,才多久没见而已,我是剑无极啊,还有我小弟,风间始。
          莫听:是主人的好朋友剑大侠。
          何妨:你们变这么多了,一时认不出来,尤其是这位……风间少侠。
          剑无极:年纪有了,换一个造型,换一个心情嘛。不像两位美女这样青春不变,不管经过多久,还是一样美丽。
          莫听:还是这么会讲话,都没过分。
          何妨:嗯,真老实啦。
          莫听:你们是来找我们主人的吗?
          剑无极:是啊,金锋仔他……
          锻神锋:谈风月,评圣愚,抚剑……
          剑无极:哟,好久不见了,金……
          锻神锋:(加速)抚剑笑公输。巧夺班门明夜火,锋海照寒躯。
          剑无极:金锋仔,你不会喘吗?
          锻神锋:有话快说,锻神锋时间宝贵。
          剑无极:好啦……事情是这样……
          锻神锋:双极封。
          风间始:是,唯有以我在东瀛学到的这个方法强行固定黑水城,才有机会挥兵进入城中。但我一人之力要完成恐有困难,所以需要前辈的帮助。
          锻神锋:想法是很有意思,但……我为什么要帮你?
          风间始:啊?
          剑无极:金锋仔啊,你这样就不够意思了,连老朋友你都不肯帮忙。
          锻神锋:锻神锋不做无利益的事情。
          剑无极:你怎不想看看,你帮这个忙等于是帮了废苍生,他岂不是欠你人情,以后跟他讲话你就能大声兼呛声。
          锻神锋:无需这种手段,废字流同样在锋海锻家之下。
          剑无极:你若这么坚持,就怪不得我了。本来是不想提起的,但是听说你有一些珍贵的史料寄放在黑水城,你不自己拿回,万一若流出去……
          锻神锋:你敢威胁锻神锋!卑鄙的废字流,以为抓住一点把柄就可以为所欲为。你们仔细听着,锻神锋……
          丁凌霜:入阎途,看悲欢,渡纠伦,斩情关。
          锻神锋:又是谁打断吾讲话!
          丁凌霜:影嶙峋,几度寒,剑凌霜,命不还。竟是你。
          剑无极:是阎王鬼途的人,很好。来喔。

          【荒野】

          风逍遥:想不到你会选我跟你一起行动,真是让人意外。
          俏如来:军长加上大祭司协助,相信此行必有所获。
          步天踪:让老夫亲自出马,算是替尚同会盟主做足了面子。
          俏如来:有劳前辈了。这附近是黑水城曾经活动的范围,有劳大祭司了。
          步天踪:你们注意了,玄土隐式,咒锢入石,敕!

          (术法作用下,风逍遥与俏如来沉入地底。)

          俏如来:顺利潜入地底了,大祭司的修为令人刮目相看。
          风逍遥:是喔,照他一开始那种慢慢拖我们入土的速度,差一点就要将我们闷死在土里了。(拿出酒壶)你看,步天踪的手法有够粗鲁,害我不小心洒掉半壶。
          俏如来:星河草还在管制,榕姑娘的风月无边的产量目前甚少,辛苦军长了。
          风逍遥:要不是无心小姑娘不在,水石变这招还是比较好用。唉,算了。这个地方还真大,要从哪一边走?(俏如来仔细看地下痕迹)俏如来啊,你是怎样,不是要查轨道?
          俏如来:黑水城最近有移动到此处。
          风逍遥:有多近?(话音未落,震感传来)这是什么感觉?

          [地底之内忽现巨动,俏如来、风逍遥是否真能顺利潜入黑水城?
          锋海之内,剑无极、丁凌霜又将爆发何种冲突?
          慕容胜雪踏上银槐鬼市,是阴谋?是交易?
          欲知一连串精彩结果,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地十四集——]

          俏如来:这个感觉难道是……
          俏如来&风逍遥:黑水城!


          回复
          6楼2018-09-17 0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