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布袋戏吧 关注:78,720贴子:5,031,675
  • 1回复贴,共1

【口白】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第十一集 绝命司 司绝命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喂百度


回复
1楼2018-09-10 15:23
    【苗疆•花园】

    俏如来:关于针对阎王鬼途的后续动作。
    苍越孤鸣:慕容胜雪有想要得到的东西,就算有其他意图,也不会在短时间内打破和谈的结果,你们想针对的是覆秋霜吧。
    俏如来:昔时覆秋霜稳居海境,于朝为相,在野授业,皆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威望权位。而他陪同慕容胜雪前来苗疆谈判,所处位置等同谋臣,表示他现阶段也选择了相同的位置。
    苍越孤鸣:让慕容胜雪成为被众人针对的目标,让自己掌握资源同时也保有退路。
    御兵韬:纵横手法,微臣一目了然,但是慕容胜雪又是怎么想的。
    俏如来:覆秋霜现今处境不比海境,阴谋家身份暴露,合作中难免掺杂猜忌。
    苍越孤鸣:你的意思是,针对慕容胜雪下手。
    俏如来:和谈中所见慕容胜雪高傲不训,绝不愿作为一个傀儡,只要能挑起他们之间的矛盾。
    苍越孤鸣:孤王明白了,只是覆秋霜出自纵横家,难道就没有纵横家的资源?
    御兵韬:王上认为微臣与忘今焉的关系如何。
    苍越孤鸣:哈,委屈军师用自己为例,倒是岳灵休、药神与幽冥君费了这么多年与阎王鬼途周旋,覆秋霜却能在短时间内打入核心,还联合慕容胜雪除掉原先的绝命司。
    俏如来:海境十七年前为乱的三王之一北冥无痕,其背后的阎王鬼途势力就是覆秋霜暗中引介,表示当时覆秋霜已有野心。

    【中原•十殿阴曹】

    凌名远:所以当你掌握现今阎王鬼途的规则时,便积极拉拢、谋算。可惜,杀错人选了。
    魈毒童子:<没看过的陌生面孔。>
    无患开膛:<这就是绝命司的真面目。>
    殷若微:<在尚同会时看到的小人物,怎么可能。>
    覆秋霜:你是绝命司?不可能。
    凌名远:其实你也算是猜对了一部分,但既然没猜对全部,就不能算是真正的解谜。
    覆秋霜:或者,你与方之墨在尚同会共事并非巧合。
    凌名远:想用各种合理的推测来掩饰师自己的慌张,这样的你倒不如多年前将阎王鬼途引入海境来得天马行空啊。(看一眼魈毒童子)其实,她也不算说错。
    覆秋霜:你们皆是绝命司。
    凌名远:再给你一个提示,方之墨是绝命司,绝命司却非方之墨。你很敏锐,在知道阎王鬼途东山再起、改换组织形态时,便料到背后另有操盘手,然而在更早之前,阎王鬼途不知重生过几次了。当然,过往的阎王鬼途也不是被称为阎王鬼途。
    覆秋霜:漫长的历史洪流中,绝命司一直在背后操盘。
    凌名远:修正你的说法,在阎王鬼途这四字出现之前,绝命司这三字,不存在。上一个我,是方之墨,在史艳文支撑尚同会时,便加入尚同会安分守己,所以等俏如来回返时,并未在第一时间怀疑方之墨。再来,苗疆传出妖染事件,俏如来为解救尚同会众人,决定前往查探。
    覆秋霜:但一切都是方之墨的手笔。
    凌名远:苗疆方面,普明、纣绝也是功不可没。再来,方之墨施毒布计,夺取黑水城,同时取得剑无极、风间始等人的信任,一同前往苗疆。一方面监督苗疆进度与俏如来动向,另一方面……
    覆秋霜:安倍博雅才是你的目标。
    凌名远:然后,方之墨想针对俏如来,却发生了一点变数。方之墨尚未从忙乱的情绪平复,便踏入你们所设的陷阱,让你与慕容胜雪玩了一场游戏,至此,功成身退。
    覆秋霜:所有的一切都在你的算计之中。
    凌名远:也不算是,只是有趣的实验,在漫长岁月之中有很多令人拍案叫绝的案例,而比起慕容胜雪,你更让我惊艳。鬼谷一脉延续至此,也不算太差,只是还能更好。只要你能了解长生的意义,了解绝命司要的究竟是什么。
    覆秋霜:你到底是谁!
    凌名远:达成你最终愿望的人。


    【苗疆•花园】

    俏如来:拥护慕容胜雪上位只是第一步,其余的十部众忠于原先的绝命司也好,觊觎领导位置也罢,将会陆续被煽动、分化。
    苍越孤鸣:阎王鬼途与苗疆和谈的管道,覆秋霜恐会插手。
    御兵韬:王上说得没错,他的打算就是暗中打破约定,引导阎王鬼途与中苗再度爆发冲突之刻,一举掌握所有的资源,东山再起。
    俏如来:而我们就是要抓准这个时机,给他最致命的一击,这个目标便是……

    【中原•十殿阴曹】

    (跪坐在地的覆秋霜瞬间暴起,一掌打退凌名远打算趁势逃走)
    凌名远:现在你也是……绝命司!

    【苗疆•花园】

    俏如来:成为下一任,绝命司!

    【中原•十殿阴曹】

    (凌名远手中的阎王翎插入覆秋霜后脑的瞬间,尸叟的钓鱼线也取走了凌名远的头颅。)

    覆秋霜:哼哼哼……


    【河边芦苇荡】

    [雾,濛濛,寒阳斜照,氤氲中,嗅得出一股江湖血腥。]


    慕容胜雪:非要这样赶尽杀绝吗?
    百雪踪:杀。

    [毫无喘息,间不容发,慕容胜雪人快,剑更快。]

    [心知眼前人非真正难关,潇湘客以快破敌,一剑制胜。随即!薄刃、邪剑再度交锋,是翻越层次的激战。]

    丁凌霜:(对百雪踪)君子争,若偷袭,你便死。(转身)来单挑,我与你,生无怨,死无尤。
    慕容胜雪:吾名胜雪,你却唤凌霜,看来注定只有一人存活。

    [无动,肃杀,白花飘散,蓦地!]

    [潇湘剑招无处寄,天邪回锋式凌霜。彼此透析的剑路,战入胶着。]

    丁凌霜:杀。

    [日渐黄昏,百招拆过,寒阳江岸,仍是剑光粼粼。]

    丁凌霜:天邪决•天霜寒。
    慕容胜雪:烟雨拂柳剑回风。

    [难逢敌手的对决,胜负快在一剑。]

    [只见两人背立,]

    慕容胜雪:我败了。
    丁凌霜:照约束,死无尤。(寒芒直取慕容胜雪)

    [忽然!]

    丁凌霜:是高手。

    [远在江心深处,一道隐世身影屹立轻筏,青笛横吹,飘然而渡。]

    [欲知一连串精彩后续,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第十二集——天下无墨,纵横一刀。]


    回复
    5楼2018-09-10 1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