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布袋戏吧 关注:78,710贴子:5,031,453
  • 6回复贴,共1

【口白】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第六集 黑暗的交易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喂百度


回复
1楼2018-09-03 12:20
    本口白由金光口白整理小组整理。
    所有文字剧情归金光多媒体国际有限公司所有,转载注明出处和录入者即可。
    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
    【】地点 [ ]旁白 ()动作描述 < >心理描写

    TXT文档下载链将在底楼补上。(如果链接被吞,就直接去资料馆找下载吧)

    由于贴吧有容易吞贴等问题,口白录入的最新更新与下载
    可以关注金光布袋戏资料馆的口白区,会首先在那边发布


    回复
    2楼2018-09-03 12:20
      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第六集 黑暗的交易

      录入:恋白
      校对:叶清眉




      【苗疆】

      九冥杀神:诸葛穷,时辰……到了。

      (话音才落,手中锁链直击诸葛穷,攻势凌冽。诸葛穷不欲正面对抗,羽扇一挥,烟雾骤起,与忆无心消失身影。)

      诸葛穷:竟然派出九冥杀神,小姑娘,你快离开,我一个人还有办法逃脱。
      忆无心:我不能抛下朋友不管。
      诸葛穷:事情没这么简单。

      (一声巨响,锁链击碎二人藏身巨石。)

      诸葛穷:拼了,天敕雷印。
      忆无心:焚石灼。
      九冥杀神:销魂荡魄。(二人不敌)
      忆无心:水石变。(与诸葛穷水遁,藏身地底)

      (地底)

      诸葛穷:现在知道了吗?被他盯上不是开玩笑。(地上,九冥杀神拖着锁链慢慢搜寻。)

      [铁链一击,地底竟现无数流星。]

      诸葛穷:这是……(两人闪避,现身地面)
      忆无心:金石盾。
      诸葛穷:两袖清风。

      [一瞬分神,清风石盾立遭瓦解。]

      忆无心:<不行,要赶快设法脱身,但连水石变都被他发现……>
      诸葛穷:小姑娘,注意听我说,吾有一法脱困。
      忆无心:嗯?啊!(转身却被打晕)
      九冥杀神:苦寂魂归,浮生妄途。

      【黑水城外】

      风间始:就在这里。
      剑无极:四处找寻。
      风间始:嗯。
      剑无极:找不到,没任何痕迹,你有任何线索吗?
      风间始:黑水城的轨道图是最高机密,只有大匠师看过,我也不清楚。
      剑无极:始,别丧气,一定会有办法,我们先去尚同会找人帮忙。
      风间始:嗯。

      【中原•尚同会】

      凌名远:来者何人,竟敢擅闯尚同会。
      陆开元:这不是剑无极剑大侠吗?好久不见了。
      剑无极:你是……陆开元。
      陆开元:一别经年,剑大侠还认得老夫。
      剑无极:你在尚同会这么多年了,怎么可能不认得,但这位……
      陆开元:这位凌名远,是新加入尚同会的兄弟,不曾见过剑大侠,得罪之处……
      凌名远:在下有眼无珠,请剑大侠莫要见怪。
      剑无极:无妨,我们有要紧的事情找俏如来,他在吗?
      陆开元:你们来得不巧,盟主目前不在尚同会。
      剑无极:那你可知道他去了哪里?
      陆开元:盟主并没有交代去向,我们也不清楚。
      风间始:那该怎么办?
      剑无极:这嘛。
      凌名远:盟主不在,为什么不找方之墨大哥?
      剑无极:方之墨?
      凌名远:是啊,盟主不在中原时,会内事务皆由方大哥一手调度,你们有困难,找他也是同样。
      陆开元:方之墨办事能力确实不差,但盟主已然回归,事情还是该由他来发落。
      凌名远:可是盟主不知去向,既然有方大哥在,何必舍近求远。
      方之墨:(来到)发生什么事情了?
      凌名远:方大哥。
      剑无极:你就是……
      方之墨:在下方之墨。
      (剑无极与风间始交换眼神后,向众人讲述黑水城事情)
      方之墨:黑水城消失?
      风间始:是,我与兄长回去过,现场只剩下平地,入口已不知所踪。
      剑无极:黑水城本是能够移动的地下堡垒,我们担心城中人的安危,却不知它跑去了哪里,所有才会来找俏如来,想麻烦尚同会群侠协助搜索。
      方之墨:听你们形容,黑水城中的异变倒与妖染的情形如出一辙。
      风间始:妖染?
      方之墨:是,近日在苗疆闹得人心惶惶的妖染事件,中原本只有零星影响,但最近在太仓山、镜日湖、清凉河附近接连传出灾情,已有向东扩张的迹象。
      风间始:镜日湖向东,那个地方不就是……


      回复
      5楼2018-09-03 12:23
        【村中】

        东叔:小东……小东。这个不像话的孩子,果园要收成没来帮忙,又不知道跑去哪里。小东啊。
        小夏:东叔。
        东叔:小夏,你来得正好,有看到我家的小东吗?
        小夏:没有,他又工作放着不做跑去玩了吗?
        东叔:对啊,园里还有一大片桃子还没采收,唉,真头疼。
        小夏:我来帮忙。
        东叔:这怎么好意思。
        小夏:不要紧啦。
        东叔:唉,多谢你了,我们小东若是有你一半的乖巧那就好了。

        (树下)
        小东:(执笔)无极东,东无极,招招强,敌……呃,不好不好,这句太俗(划掉)。冷眼识世路,小东逐剑痕,深恩不可负,这好像是万雪夜的诗句。
        小夏:东叔在烦恼没人帮忙采收桃子,结果你躲在这摸鱼。
        小东:小夏,你来得正好,我正在想以后闯荡江湖时的出场诗,想得头快痛死,你书读得比我还多,快来帮我想几句啊。
        小夏:唉,都已经长这么大了,还在想这些不切实际的事情。(抢过小东手中纸张撕掉)
        小东:喂喂喂,你这是什么意思!
        小夏:当大侠是小时候不懂事的玩笑话,你还是别想了。
        小东:说什么,你难道忘记了我们跟师父的约定?
        小夏:师父,他都多久没来看我们,说不定早就将我们忘了。
        小东:师父不是那种人。
        小夏:我不跟你争,只想提醒你,行侠仗义喂不饱肚子,靠师父教的那几招防身术,你也当不成大侠。
        小东:喂,够了,我知道伯母过世后你自己一个人过得很辛苦,所以才处处对你忍让,别以为自己没了老母就可以……(发觉失言)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小夏:东叔的腰骨不好,园里的工作对他越来越吃力了,你若有空多待在家帮忙。(离开)
        (远处传来人声)
        方之墨:剑大侠,你们讲的村庄就是前面哪里吗?
        剑无极:是啊,希望他们没受到妖染波及才好。
        小东:啊,这个声音。(寻声而去)
        剑无极:很抱歉,还麻烦各位陪我们走一趟。
        陆开元:能帮助剑大侠是老夫的光荣,算什么麻烦。
        方之墨:巡视灾情本是尚同会的责任,其他地方我也让凌名远率众前往查看,剑大侠不必客气。
        剑无极:很久没来了,不知道小东小夏现在过得如何。
        小东:(跑来)师尊!是师尊,真的是师尊!
        剑无极:小东!

        (村头)
        小东:大家看,是谁来了。
        村民甲:是剑大侠,剑大侠,你来看我们了。
        剑无极:抱歉,很久没来探望大家,看到你们都这么有活力,我就安心了。
        小东:怎么没看到小夏和我阿爹?
        村民乙:我刚才看到小夏好像在帮东叔搬柴,应该在你们家的样子。
        小东:那师尊,我们赶快去我家,小夏看到你一定会很高兴。
        方之墨:我们就在这等你吧。(剑无极与小东离开)要变天了。


        回复
        9楼2018-09-03 12:31
          (小东家)
          小东:小夏,阿爹,你们快看是谁来了。小夏,阿爹,你们在做什么?(地上有血)啊!
          剑无极:小夏,东叔!(小夏转身,手中拿着带血砍刀,东叔生死不明)
          小夏:血……血……血……

          (村头)
          众村民:血……血……血……
          陆开元:这是什么情形?
          风间始:黑水城出事的时候村民就是这种模样。
          陆开元:众人小心。

          (小东家)
          小夏:血……血……血……
          小东:阿……阿爹!(欲要上前,小夏暴起,被剑无极打晕。)
          剑无极:东叔怎么了?
          小东:师尊,阿爹他……
          剑无极:快,快找大夫。

          (村头)
          [众村民发狂围杀,风间始三人不敢轻伤人命,霎时险象环生。]
          陆开元:可恶!(待要拔刀)
          风间始:(拦住)不行,他们只是普通的村民。
          陆开元:但是再这样下去……
          剑无极:始!快,往这边走。
          风间始:是。


          回复
          11楼2018-09-03 12:32
            (剑无极众人突破包围一路奔逃,却遇高崖挡路。)
            小东:阿爹……
            剑无极:始。(交过小夏,带着小东与东叔跃上高崖,其他人跟上。)幸好我还记得附近有这个高崖。
            小东:师……师尊,阿爹他……
            剑无极:我暂时点住他的穴道,止住出血,但刀伤太深,必须赶快找寻大夫,不过这个情形……
            方之墨:我们要离开不难,但带着伤者又不能伤及无辜,这样太冒险了。有几批尚同会的同志正在附近巡视,陆开元,麻烦你速往清凉河一带的村落求援。
            陆开元:没问题。
            方之墨:至于太仓山方面。
            风间始:由我去吧,我在这待过,比较熟悉路况。(两人离开)
            小东:(哭泣)阿爹……

            (树林中)
            陆开元:<快要到清凉河了,剑大侠,你们要等我啊。>怎么突然起这么大的雾?(拔刀)
            尸叟:阴风惨惨,阴雾茫茫。鬼途长长,鬼啼响响。
            陆开元:装神弄鬼,现面来。
            尸叟:鱼线细细,鱼钩尖尖。(鱼钩甩出,绞杀陆开元。)人血甘甘,人肉咸咸。(捡起陆开元头颅装进鱼篓)

            (天色已黑,救援迟迟未到,妖染村民已快要爬上高崖)
            剑无极:怎么这么久还没回来。
            小东:师父,小夏他……
            小夏:血……血……血……
            剑无极:小夏。
            小夏:血啊!(暴起)
            剑无极:小夏,是我,你看清楚,你清醒啊。(小夏发狂)
            方之墨:(防守崖边)剑无极,快援手啊。
            风间始:兄长,(带着救援赶到)赶快救援,别伤人命。
            剑无极:终于回来了,(小夏突然安静)小夏?
            小夏:师尊,我……我怎么在这里?

            (妖染众村民纷纷清醒过来)
            村民乙:这不是尚同会群侠吗?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村民甲:发生什么事情了?


            回复
            13楼2018-09-03 12:33
              【苗疆•御花园】

              苍越孤鸣:黑水城沦陷,现在就只能等待废苍生回归,看是否有办法处理。
              风间始:就不知师尊何时回来,唉。
              苍越孤鸣:若你尚无头绪,不如暂时待在苗疆,孤王也好久没与你一叙了。
              风间始:这太叨扰了。
              苍越孤鸣:我们之间还需要计较吗?当初多谢你与霜姑娘了。
              风间始:都这么久的事情了。
              苍越孤鸣:是啊,过了这么久,孤王差点认不出你的容貌。
              风间始:这之后再向王上解释,目前最紧要的是不知苗疆、黑水城,连先前兄长待过的村落也……诶?兄长,你怎会站这么远?
              剑无极:呃,那边人多,我站在这边比较凉。
              风间始:这边也才三个人啊。(剑无极逃避苍狼眼神)
              苍越孤鸣:人,总有少不经事的阶段,你说是吧,剑无极。
              剑无极:咳咳咳,是……是啊。(尴尬)怎会这么热啊。
              苍越孤鸣:哈。对了,阁下说是来俏如来,但他并未前来,不如阁下稍作盘桓,毕竟你们一路奔波,还遇上变故,也该好好休息。
              方之墨:方之墨谢过苗王。
              御兵韬:(到来)参见王上。
              苍越孤鸣:向军师介绍,这位是来自中原尚同会的侠客。
              方之墨:在下方之墨,方才听苗王说那些疑似妖染的症状,其实是阎王鬼途所布,那苗疆方面可有因应之策?是否能协助尚同会?
              御兵韬:那就要看贵客的意愿。
              鸩罂粟:(到来)来到苗疆,是我出诊最远的路途,可以别再让我打破原则吗?但比起大师,再远的路也不及远渡重洋。
              剑无极:(看到白比丘)你还在苗疆作客啊。
              方之墨:看来在场只剩在下不识大师,敢问大师名号?
              白比丘:贫尼白比丘。施主是来寻求帮助?
              方之墨:在下欲寻解毒之人,但闻大师远渡重洋,不知来自何处?
              白比丘:东瀛。
              方之墨:那又是什么理由让大师不辞千里离开故土?
              白比丘:天命已了,境遇各安。
              方之墨:我明白了。
              鸩罂粟:你还真多问题啊。
              方之墨:没办法,尚同会几经波折,还有一个不管事的盟主,在下总要筹谋再三,不敢轻忽。方才一席话,与大师如明镜自照,一片澄明。
              白比丘:施主过誉了。
              方之墨:我在来的路上早已听闻苗疆有神迹现世,现在印证中苗各处皆有阎王鬼途潜伏,说不定还扩及了更多的地域。
              苍越孤鸣:军师,真眉还没说出阎王鬼途的基地吗?
              御兵韬:微臣相信快了。(此时俏如来到来)
              剑无极:俏如来,好久不见了!终于找到能讲话的人。
              俏如来:剑无极,你回来了。
              剑无极:是啊,我遇上了很多事情,不过先让你处理正事再来叙旧,毕竟有人来找你,(耳语)而且很不爽你。
              俏如来:方之墨。
              方之墨:没你的事了。
              俏如来:你来到苗疆,莫非尚同会有变故?
              方之墨:你要马上回去处理吗?
              俏如来:究竟发生何事?
              方之墨:如果不马上回去,那跟你讲又有什么用。
              俏如来:我还有要事……
              方之墨:什么事?苗疆的事情吗?你是尚同会盟主,你的责任在中原,有什么事情比尚同会更加重要?(俏如来无言以对)
              苍越孤鸣:俏如来,方之墨他们有带来其他消息……
              剑无极:这我来讲就好了,俏如来,我们走。

              (两人离开。)
              剑无极:我实在想不通那个方之墨怎会处处针对?你不是他的盟主吗?
              俏如来:若你知晓他是方独白的兄弟,便不会对他的态度感到讶异。
              剑无极:方独白,黑瞳之一,那你还敢留他在尚同会?
              俏如来:总不能因其亲人为恶,便断定他并非善类,若他真对武林有所贡献,就算厌恶俏如来那又何妨。不谈此事,你在苗疆的事情都办完了吗?
              剑无极:苗王派人寻找废苍生的下落,始要再此等候消息,解毒的药也拿到了,我要赶去送给小东小夏他们,倒是你,来苗疆沾一下酱油就要走,你不是有要事要办吗?
              俏如来:是有要事,但方之墨说的没错,中原出事,俏如来有即刻处理的义务。药神的药虽能解毒,但仍须找出下毒的源头与手法,我陪你回一趟中原,至于其他事情……有军师在,相信他会处理妥善。

              【村落】

              东叔:真抱歉,因为小人的伤,让两位大侠特意跑一趟,真是抱歉,抱歉。
              俏如来:东叔莫这样说,看到村民无恙,俏如来便安心了。
              剑无极:我自苗疆带回的药已经分送给村里众人,只要大家别再碰星河草,就不会再有这种事情发生了。
              东叔:星河草,那是什么?
              俏如来:各位难道不曾饮用星河草所煮的茶?
              东叔:仙草,甘草,我们曾喝过,但星河草……
              小东:我曾听过这种草药,但村里并没有喝它的习惯。
              俏如来:二位可还有异变发生之时的记忆?
              东叔:我……只感觉脑袋里一片昏沉,全身乏力倒在椅子上,然后小夏他就……小夏……(看一眼小东)抱歉,年纪越大,脑袋是越来越差,剩下的我也记不清了,抱歉……
              小东:我只知道小夏杀伤阿爹,村民不停攻击我们,但是他们发生什么事情我就不清楚了。
              东叔:小东啊。
              俏如来:<为何只有小东不受毒质影响?>我明白了,此事我会再进行调查,多谢二位。
              小夏:(提着水果入内)师父,俏大侠,村民要我提一些水果来给你们,东叔,还有……小东。
              剑无极:(接过)这么大颗的水蜜桃啊,俏如来啊,这颗给你,这个村庄出产的桃子是特别好吃。
              俏如来:多谢。
              剑无极:东叔和小东也吃吧,小夏,还呆呆站着干嘛,拿过去给他们吃啊。(推小夏)
              小夏:这是……早上新收成的桃子,村民交代我拿来的,我还特别……
              小东:我不要。
              东叔:小东。
              小夏:不要紧啦,东叔,你好好养伤,我先离开了。(放下水果往外走)
              小东:明知道我讨厌吃桃子,你还叫我吃。
              小夏:(急忙回转)我知道,我知道啊,所以这里有你最喜欢吃的葡萄,你看。
              小东:有准备葡萄,是不会早点拿出来喔。
              小夏:是……是我不对,下次不会了。
              剑无极:我就说,邻居兄弟哪有什么解不开的心结。俏如来?
              俏如来:我想这桃子大家暂时先别吃了。
              剑无极:你的意思桃子有问题。
              俏如来:还不是十分确定,但除了星河草,毒质肯定还有别种传染途径。苗疆带回的药你最好吃一些,饮食也要格外注意。
              剑无极:你要继续调查?可是我……
              俏如来:你若担心,就留下陪他们吧,我一个人处理即可。
              剑无极:嗯,那你千万小心。

              (俏如来离开东叔家,一路行至集市上)
              俏如来:<异变的经过已大致掌握,绝非偶然发生,但毒质的散播途径,若以人力,很难不留下散播者的踪迹。若是水源,毒性易受水稀释。>星河草与桃子的共通点。
              水果摊老板:来来来……先看的先买,慢来你就没得买,摊上的水果全部是产地直送,保证新鲜又甘甜。不管是西域的葡萄,江南的蜜柑,甚至南洋的火龙果,只要你想得到,应有尽有。
              顾客甲:老板啊,我要五斤苹果。
              顾客乙:我要两串葡萄。
              俏如来:<能以最少的人手下毒,又能自然散播,病毒的媒介便是……>流销各地的特产品。(走到水果摊前查看)


              【十殿阴曹】

              明晨:只有四个人啊,还不满半数。
              太和:肃英还真准时啊,老人味马上就出来了。
              明晨:三字癖,你慢了。
              纠伦:讲正事,别废话。
              太和:哈……明晨,你是被纠伦传染了吗,三字毒,很特殊啊。
              肃英:普明、纣绝,皆回来了。
              明晨:任务也失败了,这我们早已知情。
              太和:是我讲的。
              纣绝:太和,不是警告过你,别随便踏入各自负责的地盘。
              太和:哎呀,何必这么生气,绝命司也没讲话啊。
              普明:好了好了,这次是我们失败了,别吵好吗。
              明晨:哈……若不是我们认识普明久了,恐怕也难防幼小可爱的声音之下所隐藏的杀机。回到重点,药神、天刑道者目前皆在苗疆盘桓,听说还有一个施展神迹的神尼帮助,我们的下一步呢?
              覆秋霜:(进入)应该是迁移据点吧。
              太和:又是你,绿色的老头。
              明晨:打断我讲话,真是让人充满杀意啊,还有,方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覆秋霜:你们派来与老夫配合的人,不是还没回来。
              肃英:碧真,他怎么了。

              【苗疆•地牢】

              御兵韬:这样才算是初步,明白吗?(小七仍无法适应)不会动手,也要了解怎么做,方能监督手下是否做得得当。
              小七:是……
              御兵韬:我再做一次,这次要更仔细看。
              小七:是。
              碧真:别……别再……

              【十殿阴曹】

              明晨:以他的身手被擒,倒不意外。
              覆秋霜:那你们认为他能坚守组织的所有秘密吗?
              太和:他也不是知晓所有秘密。
              覆秋霜:十殿阴曹呢?或者,你们要等绝命司下令。
              纠伦:绝命司,未回应,老规矩,半数决。
              明晨:那可能需要一点时间讨论了。
              覆秋霜:也许你们……没时间了。

              (十殿阴曹之外,铁骕求衣带领众苗兵已然到来)
              御兵韬:阎王鬼途,全数歼灭!
              众苗兵:杀啦!

              【苗疆•夜•小树林】

              枭岳:我说安仔,你现在担任的这个祭司台到底有什么用?
              安倍博雅:为什么要这样问?
              枭岳:因为虽然都叫做祭司台,但那个步什么的老头职位比你还大。
              安倍博雅:谁做大的都一样啦。
              枭岳:话不能这样讲啊,连那你那个大哥的小弟都比你受到苗王的礼遇,你就不想闯更大的事业喔。
              安倍博雅:做那么辛苦干嘛,有钱领就好了。
              枭岳:(施展读心术,却被术法反弹)哇!
              安倍博雅:叫你不要偷看我的内心,活该。
              枭岳:我是在关心你。
              安倍博雅:关心不是偷看别人的心,再这样我收了你喔。
              枭岳:你们阴阳师果然还是一样讨厌。
              安倍博雅:诶,你这只妖想跟我这个超级阴阳师吵架吗?
              枭岳:来啊。(两人打打闹闹)

              (突然附近传来声音。)

              黑白郎君:他在哪里?
              路人甲:他……啊!

              枭岳:是怎么了,还有,这个声音怎会这么……
              黑白郎君:哈哈哈……(驾着马车驶过)
              枭岳:熟悉。(与安倍两人冷汗直冒)你有没有……
              安倍博雅:没有,我什么都没看到。
              枭岳:喔。
              安倍博雅&枭岳:他是跑来苗疆做什么啦!

              (小树林中)
              岳灵休:所以,要如何钓出剩下的十部众甚至绝命司,你还没有头绪。
              鸩罂粟:先前的女童与兽人逃脱之后就没有新的线索了。
              岳灵休:你接替幽冥君缠斗阎王鬼途十余年,应该还没将底牌用尽。
              鸩罂粟:如果我说,我的底牌就是你呢?
              岳灵休:那个被我抓来的人关在何处?
              鸩罂粟:逼供就交给苗疆,依你的个性,只怕线索会断得更快。
              岳灵休:人是我擒捉,我自有分寸。
              鸩罂粟:我一向不相信你那只有半刻钟的分寸,从前你在江湖所惹的是非,没有一件事能轻易善了……
              黑白郎君:找到你了。(驾着马车到来)
              鸩罂粟:怎会……
              岳灵休:想不到竟然会再见到你,黑白郎君。
              黑白郎君:天刑道者,南宫恨只问一句,你可有胆量再接一气化九百。

              [天下狂人黑白郎君急闯苗疆,天刑道者岳灵休坦然面对,他们两人之间又有怎样的恩怨情仇?
              苗疆大军包围十殿阴曹,面对铁军卫的强势围杀,阎王鬼途到底拥有多少实力?
              神秘的绝命司又是何人?
              带走诸葛穷的神秘人物,又是怎样的势力?
              忆无心又会卷入怎样的风波?
              欲知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第七集——狂人与豪杰。]


              回复
              16楼2018-09-03 1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