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布袋戏吧 关注:79,653贴子:5,061,658
  • 5回复贴,共1

【口白】金光御九界之魆妖纪 第三十二集 谁是顶峰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喂百度


回复
1楼2018-04-26 21:55
    本口白由金光口白整理小组整理。
    所有文字剧情归金光多媒体国际有限公司所有,转载注明出处和录入者即可。
    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
    【】地点 [ ]旁白 ()动作描述 < >心理描写

    TXT文档下载链将在底楼补上。(如果链接被吞,就直接去资料馆找下载吧)

    由于贴吧有容易吞贴等问题,口白录入的最新更新与下载
    可以关注金光布袋戏资料馆的口白区,会首先在那边发布


    回复
    2楼2018-04-26 21:55
      魆妖纪 第三十二集 谁是顶峰

      录入:恋白
      校对:叶清眉


      【东瀛•竹龙众】


      〔狂人鬼妖,首度交锋。拳掌未出,战意,已在风中较劲。〕


      胧三郎:黑白郎君,中原第一人。
      黑白郎君:正是南宫恨。
      胧三郎:够格。(两人交手)
      黑白郎君:再来。
      胧三郎:哼。


      〔顶尖对决,一出手便是最激烈的搏杀。〕


      黑白郎君:杀。怒马凌关。
      胧三郎:夜鬼回雪。鬼气旋空。


      〔胧三郎鬼手一施,异能再出,无形气旋牵制了狂人四肢。〕


      黑白郎君:气流?
      胧三郎:吾欣赏你的战意,但这场游戏你玩不起,领受吾的战火。十方业火。中原第一,不过如此。
      黑白郎君:若这就是你的战火,那真让吾失望至极。
      胧三郎:想了解吾的实力,到地狱后悔你的无知。
      黑白郎君:杀!


      〔伤势的互相,战意随着飞溅的血液更加沸腾。〕


      黑白郎君:哈哈哈……这样才叫做刺激啦。
      胧三郎:鬼气吞天。
      黑白郎君:收,化,运,发。(胧三郎不敌)再来……再来……黑白郎君指定是你的克星啦。
      胧三郎:哈哈哈……


      〔极招失利,胧三郎不怒反笑,一股熊烈战意猛然爆出。〕


      胧三郎:酒天化刃。你的命,吾要了。
      黑白郎君:尽管来吧。


      〔同一时间,赤羽信之介、樱吹雪全力运使双极封,影响魔之甲威能。背后——〕


      霏泷:既然已经无话可讲。
      上杉龙矢:让刀讲话吧。
      霏泷:哈。


      〔风与雨本该同路,奈何,雨狂风急,势不相容。〕


      霏泷:细雨伤哀。痛吗?
      上杉龙矢:痛,但痛的是无能改变你的伤。如果时间能回头,我们还能一同……练剑吗?


      〔剑已收,杀气内敛,肃静之下,两人心知,下一剑便是结果。〕


      霏泷:大夫讲过,我的双眼能可医好,但我不想再见早这个丑恶的世界。
      上杉龙矢:你错了,睁亮双眼才看得到人间的希望。


      (最终的一招,以伤换伤。)


      霏泷:烟霏恨,到最后,你还是……不放过我。
      上杉龙矢:你终究是我的兄弟。
      霏泷:兄长,你……还是太天真了。


      (霏泷猛然起身,拔剑冲向赤羽,上杉龙矢情急之下重伤霏泷)


      上杉龙矢:为什么……(霏泷挣脱,反身倒向悬崖)恒矢!(拉住不放)
      霏泷:因为,恶、即、斩。(斩断自己手臂,跌下悬崖)
      上杉龙矢:恒矢!


      小喽啰:(试图偷袭赤羽)杀。
      (被上杉龙矢顷刻消灭)
      上杉龙矢:恶……即斩。风之龙牙在此,谁敢越界。


      胧三郎:杀。


      〔酒吞妖威,斩天辟地,一招强过一招,一式胜过一式。〕


      胧三郎:你的能耐只有这样吗。百鬼开道。


      〔然而狂人何曾退却。〕


      黑白郎君:阴阳一气。哈哈哈……这样才有趣啊。
      胧三郎:哼。
      黑白郎君:想吸吾内力,吾就看你能承受多少。呃喝!


      〔一声怒喝,黑白郎君内力如惊涛骇浪,层层叠叠,汹涌而出。〕


      胧三郎:你不惜大耗真元,想要同归于尽。
      黑白郎君:这才是赌命的快感,哈哈哈……
      胧三郎:好一名狂人。<再这样下去,就算取胜,耗损也必惨重,吾需要魔之甲。红翎。>


      (此时——)


      神田京一:今日,就要让你们悲哀。一剑。
      红翎:可恶,炽翼无间。
      神田京一:无敌。


      〔无敌快剑,千万火箭,速度准度,就在分毫之差。最终,结束了。〕


      红翎:啊!闪开……木魅,主公还在等我……(看向高处樱吹雪,一时分神)
      神田京一:(一剑封喉)妖的忠诚,神田京一见识了。
      红翎:喂,你们敢玩火吗。(头颅飞起,身体开始燃起火焰)
      神田京一:霜,赶快保护天宫大人。
      红翎:木魅,主公,红翎用尽最后的火,为你们开道。


      (红翎尸身爆燃,强大能量冲击樱吹雪与赤羽,双极封失控,魔之甲影响消失。)


      胧三郎:红翎!
      黑白郎君:(趁机攻击,无效)魔之甲。
      胧三郎:你们,该死啦!


      〔魔之甲回归,胧三郎无需防守,攻势猛不可当。转眼间,黑白郎君接连受创,危势顿现。〕


      胧三郎:怎样,你方才的威风、方才的勇猛呢?
      黑白郎君:五绝神功。
      胧三郎:吾要你们所有的人,陪葬。
      黑白郎君:这才符合搏命的快感啦。


      〔同一时间,在通往西剑流的树林中,两军胜负将定。〕


      衣川紫:是天宫大人所在的山峰,怎会!
      幽梅薄寒君:看来你们的计划失败了,我不知道你们是哪来的勇气,靠着这一点本事就像拦阻本君。(将江宪龙一踩在脚下)
      衣川紫:江宪!
      幽梅薄寒君:你们拖延得够久了,做掉你们就去帮助酒吞解决其他的**。
      衣川紫:可恶!腾邪华魇。(败)
      幽梅薄寒君:本君需要你们的全尸。
      衣川紫:京一……


      上杉龙矢:赤羽。
      赤羽信之介:还未结束。


      樱吹雪:计划,还未结束。


      衣川紫:京……
      幽梅薄寒君:死来。


      〔危及之刻,邪网飞织,来者正是——〕


      网中人:九天银丝线,八卦罗网长。飞越地狱门,邪郎掌无常。
      幽梅薄寒君:魔气,上品。
      戮世摩罗:内行的。
      网中人:留吗?
      戮世摩罗:不用了,这只拉来只会降低素质。(退后)杀。
      幽梅薄寒君:魔将,报名来。
      网中人:杀你之人,妖神将,网中人。
      幽梅薄寒君:本君之前,妄称妖神,愚昧。
      网中人:哼。


      〔非人争,非常战,邪掌寒指,妖魔终要见高下。〕


      幽梅薄寒君:杀。
      网中人:天罗地网,穿天透地。
      幽梅薄寒君:六劫霜阴指。抓到你了,永冻之劫•末日冬寒。(网中人被冻住)自大,最美丽的上品,哈哈哈……嗯?
      网中人:魔炎天诛•炽茧式。(破冰而出,炽焰攻击)
      幽梅薄寒君:啊!(败亡)
      戮世摩罗:我说不用留,你还真的烧到一点不剩。
      衣川紫:你……怎会来此?
      戮世摩罗:多问的。妖神将。(二人离开)
      衣川紫:(追问)你们做什么?




      (此时主战场中,)


      胧三郎:后悔了吗?你们的所作所为都要付出代价。在魔之甲面前,你无逞能机会。九天鬼啸斩惊雷。
      黑白郎君:一气化三千•纳式。


      〔三千灵华,欲纳化九天鬼斩,结果,〕


      黑白郎君:这逼命的气氛,这搏杀的快感,痛快……痛快!这一战,值得。哈哈哈……


      〔狂傲的笑声响彻云霄,一代狂人即便颓势,仍是一无所惧。〕


      胧三郎:这痛快,要用你的生命作代价。百鬼夜行•千妖跪伏。
      黑白郎君:小小魔之甲,阻挡不了黑白郎君。
      胧三郎:鬼刃劈神荒。
      黑白郎君:收,化,运,发,一气化……九百!


      〔完整的一气化九百接纳所有攻势,百倍回返。胧三郎不料此果,全盘承受,魔之甲应声而破。同一时间,〕


      网中人:邪网天诛。
      胧三郎:是谁?
      戮世摩罗:你老爸。
      胧三郎:你……
      戮世摩罗:我的东西还我。


      〔一声哀嚎,魔之甲立时易主。〕


      网中人:死来。
      胧三郎:不可能。鬼吟哀歌。


      〔接连受创,胧三郎一掌袭地,顿时飞沙走石,烟尘大作。〕


      胧三郎:走。(逃走)
      网中人:不追吗?
      戮世摩罗:该拿的都拿了,那个人不是我们的问题。
      黑白郎君:网中人,(攻击)谁准你搅局!
      网中人:杀一个重伤的黑白郎君,吾不在意。
      戮世摩罗:够了,你们的缘分尽了,别再纠缠了,走吧。
      网中人:嗯。(两人离开)
      黑白郎君:休走!(欲追,伤重无法)可恶!


      (另一处,胧三郎重伤逃走。)


      胧三郎:<想不到他的掌力竟能突破魔之甲,吾大意了。先与道末他们会合,再做打算。>红翎,你的仇,吾一定会报。(暗器袭来)东剑道,你们竟敢造反。
      剑无极:他们不是造反。
      胧三郎:剑无极。


      (回忆:
      赤羽信之介:妖军进驻,此役胧三郎不可能舍亲用异,他必率妖兵作先锋,让东剑道等人守在后方,而你们要做的是……完成他的遗愿。)


      剑无极:而是。
      剑无极&风间始:回归。
      东剑道众人:杀啊!


      〔后方生变,胧三郎一时身陷囹圄。〕


      柴田道末:(赶到)五鬼障•迷雾阵。(升起迷雾)主公,我们快走。(趁乱离开)
      风间始:兄长。
      剑无极:嗯,各位,你们依计搜查,以逼为主,避免与他们正面交锋,剩下的,交我们。
      东剑道众人:是。
      剑无极:始,走吧。


      回复
      3楼2018-04-26 21:56
        【中原•古岳派】


        蒙面人甲:冥医传人,杀。


        [夕阳西坠,杀气弥漫,古岳峰上,修儒莫名逢劫。]


        蒙面人甲:杀!


        [杀手一波接一波,蚁聚而上,不刻,修儒已感不支。惊险一瞬,忽闻一声飞起。]


        (古琴声声响起,音波激起瀑布水滴,瞬间击杀数名蒙面人。)


        [剑气将发未发,沉重压力逼得在场众人不冷自寒。]


        蒙面人甲:谁?是谁啊?
        蒙面人乙:发招者在那边,杀。(修儒不支,晕倒)
        李剑诗:是何时开始,他派之人有胆量在古岳峰动剑。


        [来者凝血化剑,剑随琴音动,随心所欲之处,发必中,中必亡。转眼,万恶尽诛。]


        修儒:(迷糊)是……古……古岳……剑……




        【苗疆•荒漠边城】


        [苗疆异变,荒漠边城出现骇人景象。]


        士兵甲:小尉长,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小七:加派人员,务必将城门封紧,我的脚程快,让我回营说明情况。
        士兵甲:可是……
        小七:没时间考虑其他。另外,所有未受妖染的士兵,万不可与他们有肢体上的接触,一切等军长定夺。
        士兵甲:是,那小尉长,你要赶紧回来啊。
        小七:好,你们也小心。




        【苗疆•军营】


        (军营附近草丛中。)


        阿蜂:喂,你,还有小景,快来看,这里还有呢。
        小孩甲:阿蜂,你这个阿呆,不是这个啦。
        小景:哈哈哈……阿呆。
        小七:(赶到)小朋友,你们在这个地方做什么?
        阿蜂:没有啊,我们是来帮大姐姐采草啊。
        小七:哪一个大姐姐?
        小孩甲:就……是前面那个营区的嘛。
        小七:喔,原来是榕姑娘,那没事了。
        阿蜂:大哥哥,是发生什么事情吗?
        小七:没有,没事情,你们若没事就赶紧回去,知道吗?(离开)
        小孩甲:喂你,还有阿蜂,你们没事跟陌生人讲话干嘛,万一,他若是坏人怎么办。
        阿蜂:不会啦,想太多,我们继续找。


        (军营中)


        小七:军长,军师也在,太好了。
        风逍遥:诶,你怎会这么紧张?
        小七:那群被管制的士兵出事了。(讲述)
        铁骕求衣:情况恶化了。(离开)
        风逍遥:老大仔。(追)
        小七:等……等我一下啊。
        风逍遥:(返回)抱歉,忘记你没我们快。(带上小七)


        【苗疆•荒漠边城】


        士兵甲:是军师。
        小七:里面的情形怎样了?
        士兵甲:我们……我们不能确定。
        铁骕求衣:打开。
        士兵甲:这……(铁骕求衣上前开门)
        小七:军师!
        铁骕求衣:嗯?(妖染士兵来来往往都很正常)
        妖染士兵甲:是军师。
        妖染士兵乙:军长也来了,是要来放我们出去的吗?
        小七:我……我真的看到了,不相信也可以问他们啊。
        士兵甲:是啦,我们真的有看到,他们都变成怪物了。
        妖染士兵乙:说什么啊,你才是怪物,你们全家都怪物。
        妖染士兵甲:就是说啊,别乱讲。
        妖染士兵丙:但是连小尉长也这样讲我们耶。
        妖染士兵乙:军师别相信他们,放我们出去,我的妻小都在等我。
        铁骕求衣:肃静!
        小七:军师。军长。
        铁骕求衣:<若依照小七描述,应有严重外伤,但……嗯?>(发现四周血迹与墙壁上的抓痕。)关起城门,继续观察。
        小七:但是……
        铁骕求衣:等待指示,严守军纪,别做多余的事情。
        小七:是。


        风逍遥:我说老大仔。
        铁骕求衣:小七所说,应是实话。
        风逍遥:我也是这么判断,但没迹象就无法对症下药。
        铁骕求衣:谁说没有。
        风逍遥:你是说……月凝湾。
        铁骕求衣:小七找上我们之前,你不是才调查出那群士兵在喃喃自语之时所面对的方向正好是月凝湾。
        风逍遥:他们一直讲什么来的,好像是在等谁。难道是在等妖界的谁来苗疆?加上月凝湾,啊,我突然想起一段不好的回忆。
        铁骕求衣:就有劳你带兵防守,监控月凝湾动向。
        风逍遥:老大仔,我还没调度你就先讲了。
        铁骕求衣:这是军长的责任。
        风逍遥:唉,好啦,叫你去防守我还要过王上那关,真是……
        铁骕求衣:吾不能保证这次事件是否会比你上次所遇异状产生更大的危害。还有最近流传的兽影滋扰,也要留意,若与妖界有关。
        风逍遥:老规矩。(拿出酒壶)
        铁骕求衣:若无伤兵,菲就不用费心照料,自然有很多时间酿造风月无边。
        风逍遥:哈,烧酒命,烧酒命,为了烧酒劳碌命。


        【中原•埋霜小楼】


        (风雪凄凄,小楼院中,一道秀丽身影端坐琴前,声声琴音随风飘逸。)


        修儒:咳咳咳。(走来)
        李剑诗:醒了,伤势无恙否。
        修儒:多谢大姐姐相救,请问此地是……
        李剑诗:埋霜小楼。可知是谁想杀你。
        修儒:不知道,呃。
        李剑诗:有话便直言,不用拘束。
        修儒:大姐姐能否告知修儒芳名,修儒他日必报救命恩情。
        李剑诗:吾名,李剑诗。
        修儒:你……你……你是……
        李剑诗:会在朝锦之日前往古岳峰弔唁,你与古岳派想必有所渊源,此名对你当不陌生才是。
        修儒:你是太师祖的孙女,古岳派百年封誉的剑者。
        李剑诗:百年封誉,哈,不过是李沉渊一厢情愿的弥补方式。
        修儒:那……你可知这么多年来古岳派上下皆在找寻你的下落?就连太师祖他……还有太师父……
        李剑诗:都过去了。
        修儒:师叔。
        李剑诗:这雪下得迷茫,却也对时。(泡茶)一场小雪便轻易将过往巍峨的古岳峰掩去,此古岳派之名存与不存,已无差别,这声师叔也无太大意义。
        修儒:这……不是这样,若不是太师祖年迈又逢……
        李剑诗:修儒,闻到茶香了吗?
        修儒:有,这个味道是黄山毛峰。
        李剑诗:你懂得不少。
        修儒:茶有时也有疗效,所以修儒略识一二。此茶叶白毫披身,芽尖似峰,最早能追溯到盛朝时期,也是……太师祖……啊,为什么倒掉?
        李剑诗:头道水,二道茶。方才说了,不用拘束。
        修儒:修儒怕说错话,尤其是师叔不想提及的往事,会惹师叔不高兴。
        李剑诗:这般年纪,难得世故,那我问你,在古岳峰上怎不使剑自保?
        修儒:我剑艺不精,我学的是医术。
        李剑诗:若你那些迂腐的前辈还在世上,必不会允许你弃剑从医。
        修儒:是我自己的问题,我没有用剑的天赋,不管爹亲怎么教我都学不会。
        李剑诗:尊父是……
        修儒:家父,李玄苏。
        李剑诗:原来是他,那……
        修儒:爹亲在对抗魔世一役死了。(端起茶杯)
        李剑诗:这水方滚,这样喝茶,不烫舌吗?
        修儒:(摇头)很烫舌,但我想至少……能化了心中的这场雪。
        李剑诗:这种情绪非是你这个年纪该背负的。
        修儒:我……
        李剑诗:更何况学剑不成非全是天赋所限,学剑如煮茶,本就该择水为重。
        修儒:修儒不明白,请师叔指教。
        李剑诗:八分茶叶遇水十分,茶性便得十分。八分水试十分茶叶,茶性便只余八分耳。
        修儒:意思是……古岳派不是学剑的好环境吗?
        李剑诗:水滚了,茶叶煮开了,茶香自然四溢,但茶并非闻香便好入喉。
        修儒:修儒明白了,多谢师叔的教诲。
        李剑诗:你想知道更多古岳派的过往之事。
        修儒:想,很想。
        李剑诗:那就替我医治一个人。
        修儒:是什么人?
        李剑诗:是我一名旧友,随我来吧。
        修儒:是。


        (竹林小道)


        李剑诗:古岳派起源于李颇黎此人,颇黎自幼好剑,其父李太白索性便将毕生所悟诗仙剑序传于颇黎,让其传承。但颇黎天性潇洒,行迹飘忽,乃至最终生死不明。
        修儒:诗仙剑序?
        李剑诗:也就是古岳剑法的原型。
        修儒:难道师叔所用的剑法就是……
        李剑诗:没错,便是诗仙剑序。
        修儒:难怪隐隐有古岳剑法的手法。
        李剑诗:颇黎所传下的诗仙剑序并无实体剑谱,重剑意而不重剑式。每一代传承者因天资不同而练有偏差,导致诗仙剑序逐渐演变成散落的剑招。就因剑招不堪入目,让那时的古岳派始终只是小门小派。
        修儒:爹亲说是太师祖的父亲用他卓越的天赋加上无名侠侣的帮助,才彻底改良了散落的剑招,成就现在的古岳剑法。后来,太师祖将剑法练至巅峰,为古岳派带来前所未有的盛况。
        李剑诗:没错,李沉渊确实将古岳剑法发挥得淋漓尽致。
        修儒:那照理说,师叔应无管道接触最原本的诗仙剑序才是啊。
        李剑诗:当时有名奇人来到古岳飞瀑隐居,并将诗仙剑序全数传授于吾,也算是我人生的奇遇。
        修儒:奇人,会是谁呢?
        李剑诗:奇人并无留名,我学成之后便再也没见到那名奇人。
        修儒:这件事情,太师祖跟太师父不知情吗?
        李剑诗:知情,但他们不信有人会将这样的剑法传授给陌生人。当时古岳派为剑招而明争暗斗,内部早已分崩离析,几近名存实亡。若非李沉渊仍在世,一人擎天,使门徒与外人忌惮,也许古岳派会更早没落。
        修儒:唉,原来如此,那师叔又是怎样离开古岳派?
        李剑诗:人心的妒恨,加上无数次的误解。我剑法精进,所使的诗仙剑序最终被有心人谤为旁门邪道。李沉渊笃信自己的剑谱乃为正宗,家父因想维持在派中的名望,欲借故废我双手筋脉。
        修儒:太师祖与太师父怎会这么糊涂。
        李剑诗:在我即将离开的前一晚,你的爹亲告知我曾有一人拜访过古岳派,我才法事是有蹊跷,但为时已晚了。
        修儒:那个人是谁?
        李剑诗:策天凤。你认识他?
        修儒:不……不认识。
        李剑诗:走吧,就在前方不远处。


        (两人经过一条小河之后,来到一片石林)


        李剑诗:修儒,患者就在前方,劳烦你了。
        修儒:嗯,好。这……这是……
        李剑诗:万济医会研究多年的无解绝症。
        修儒:失觉症。


        回复
        4楼2018-04-26 21:59
          【苗疆•军营】


          忆无心:军师在那边。
          榕桂菲:大哥。
          铁骕求衣:怎么了?
          榕桂菲:昨夜的事情,无心姑娘与奴家皆已听闻。
          铁骕求衣:是风逍遥说的。
          榕桂菲:是军长领兵前往月凝湾驻守的过程中,消息不胫而走。
          铁骕求衣:那王上恐怕也……
          榕桂菲:奴家与无心姑娘商量过了。
          铁骕求衣:此事我会知会王上,你们不用插手。(欲走)
          榕桂菲:若连药理、术法皆无法解决,王上又如何能解。
          忆无心:军师,我的想法是也许当初症状轻微所以难以被探知,既然状况恶化,应该就有更多的征兆能参考。军师找我来苗疆,不如就让我再试一次,好吗?
          铁骕求衣:你若出事,对苗疆更是雪上加霜。
          小孩甲:(到来)姐姐果然是往这走了。
          榕桂菲:你们怎会来到这里玩了?
          阿蜂:就……小景,你不是要问姐姐?
          小景:阿爹好久没回来了,姐姐还有去看阿爹吗?
          榕桂菲:这……小景乖,姐姐一定会去看。
          小景:真的吗?那姐姐看完之后阿爹会回来吗?
          小孩甲:别烦姐姐啦,说不定你阿爹根本没病。姐姐,你说对吗?
          榕桂菲:嗯,姐姐还有事情要跟军师谈话,你们先去别的地方好吗,姐会去找你们。
          阿蜂:一定喔,上次姐姐一直忙,结果我们都没跟姐姐玩到,哼。
          小孩甲:阿蜂啊,你别发脾气啦。姐姐,我们先去玩。(三人离开)
          榕桂菲:大哥,你看到了,奴家不想成为一个失信的人。
          铁骕求衣:你又想起夜族的事情了。这次事件不能相提并论,小景他们不会受到牵连。
          榕桂菲:若那群士兵的状况恶化,大哥会决断,对吧。让奴家再试一次,就算大哥不允许,奴家也会一意孤行,这大哥应该很清楚。
          铁骕求衣:菲。
          忆无心:我了解榕姑娘的想法,也不希望小景失去他的父亲,军师。
          铁骕求衣:荒漠边城目前由小七看管,记住,不准入城。
          榕桂菲:多谢大哥。无心姑娘,我们走吧。


          【苗疆•王宫】


          铁骕求衣:参见王上。
          苍越孤鸣:军师是要来报告兵众失常之事。
          铁骕求衣:王上果然知晓了。
          苍越孤鸣:孤王想知晓细节。
          铁骕求衣:详情如此……
          苍越孤鸣:妖染。
          铁骕求衣:但忆无心以灵能测探,未察源头,微臣担心判断错误。
          苍越孤鸣:你却让无心与榕姑娘再次查看了,若发生危险……
          铁骕求衣:请王上裁决。
          苍越孤鸣:请军师清点墨刀卫,支援军长。至于荒漠边城,由叉猡陪同孤王亲自一行。


          【苗疆•荒漠边城】


          妖染众士兵:赶快来……赶快来……赶快来……
          小七:又开始了。
          士兵甲:小尉长,现在该怎么办?
          小七:我也不知,军师只有说要继续监控……啊,是王上,王上跟叉猡将军一起来了。(此时天黑,城门内突然消声。)参见王上,将军。
          苍越孤鸣:忆无心与榕桂菲应该离开了吧。
          小七:她们还是没找出问题,两个时辰前,我便依军师之令让她们走了。还有,那个一起讲话的症状刚才又开始了,同样是太阳下上之后就没声了。
          士兵甲:对啊,但是这次又改成赶快来……赶快来……是要叫谁赶快来啊。
          苍越孤鸣:先打开城门吧。
          小七:这……
          苍越孤鸣:发作时间刚过,孤王先查探他们的状况,必要时会选在发作当下前来观察,打开吧。
          小七:是。


          (打开城门之后)


          妖染士兵甲:王上,是王上。


          (此时,军营附近,一阵诡风伴随着类似兽吼声吹来。)


          阿蜂:有怪兽,姐姐。
          榕桂菲:别怕。


          (而在荒漠边城的苍狼与叉猡突然被人引入城门内。)


          叉猡:啊!
          苍越孤鸣:叉猡。(追入,城门关上)
          小七:王上!


          (城门内)


          妖染众士兵:你来了……你来了……你来了……(突然发狂,开始攻击)


          【神农有巢•深夜】


          俏如来:在海境待了这么久,狼主不先回苗疆探视吗?
          千雪孤鸣:元邪皇过后,苗疆是还会有什么大事,安啦,你还不是没回尚同会看一下。
          俏如来:因为听了狼主的说法,我认为必须先赶往神农有巢。若霄王证词可信,海境平乱之后,药神应该会在短时间内得到消息。
          千雪孤鸣:是这里吗?怎会没看到人,难道慢了一步?(脚步声)俏如来。
          俏如来:我听到了。
          鸩罂粟:终于来了。
          千雪孤鸣:哼哼,好久不见了,你还是这种死人样。
          俏如来:你就是药神。
          鸩罂粟:在雁王、温皇同时找上我的时候,我就明白这一日早晚到来。
          千雪孤鸣:心机温仔和那只鸟王。
          俏如来:但你却非我们找上,而是等我们到来,对吧。
          鸩罂粟:北冥异全身而退了,是吗。
          千雪孤鸣:你这是承认了,鸩罂粟。
          鸩罂粟:你们还知晓什么?
          俏如来:苗疆夜族惨案、海境三王之乱是在同一年发生,前者与你相关,后者与阎王鬼途脱不了关系,合以霄王所言,阎王鬼途、幽冥君与你之间的联系显而易见。药神,也是现任阎王鬼途之首,恪命司。
          千雪孤鸣:怎样,你还有什么想要辩解的?
          鸩罂粟:一句话,你们看过真正的……阎王鬼途吗。


          【东瀛】


          胧三郎:薄寒君战死,刑跋众人失踪,后方全失了。
          柴田道末:现在只剩主公与我了。主公,追兵马上就会追来,此处不能久留。
          胧三郎:哈哈哈……
          柴田道末:主公。
          胧三郎:穷寇末路,赤羽信之介,戮世摩罗,你们做得好,你们做得好啊,哈哈哈……
          柴田道末:只要主公活着,一切就有转机。
          胧三郎:转机……
          柴田道末:通道如今尚未封闭,属下愿为主公做饵,引开敌人,主公可趁此时进入妖界,重整军势,他日再战。
          胧三郎:道末, 不用做无畏的牺牲。
          柴田道末:主公。
          胧三郎:要走,就一起走。
          柴田道末:主公……道末明白了。
          胧三郎:走吧。
          柴田道末:是。


          (两人一路行至通道附近。)


          胧三郎:道末……
          竹龙众众人:(某处树林晃动)在那边,众人快追。
          柴田道末:<主公,道末有幸跟随主公,是属下毕生的荣耀。比起虚伪怯弱的人,主公不忌讳我卑微的出身,让道末有了活过的感。而今这一切,足够了,愿用一身残躯换取主公千秋霸业。>
          众人:杀啦……


          (柴田道末以死卫主,胧三郎趁机来到通道之下。)


          胧三郎:果然,出来吧。(剑无极与风间始现身)我最后的对手是你们吗。
          安倍博雅:(现身)没错。口唱乾坤道非真,不似鸿儒不似僧。能断阴阳鬼神事,逍遥凡间诛妖人。酒吞童子。
          剑无极:胧三郎。
          风间始:今天。
          三人:一切了结。
          胧三郎:吾的传说,永远不会了结。今夜,吾会让世人再度忆起我的名字。


          [预知详情,请继续收看金光御九界最新篇章——鬼途奇行录。]


          终幕:


          [海境乱局终,阎王掀鬼途。
          一个牵连,两境三界的传奇,长生不「老」,天下无「墨」。]


          预告:


          ?:微臣参见圣上。
          始帝:你征调的三千童男童女到齐了吗?是谁配合你假传圣旨?中书车令,还是皇子?你……当真胆大妄为。(咳嗽)
          ?:圣上保重龙体,微臣一片丹心,也是想取得长生妙药,为圣上延年益寿。毕竟圣上体质特殊,半人半鳞,寻常大夫所用药丹不能对症。
          始帝:你果然包藏祸心,朕,不能再容你。
          ?:天下间没真正的秘密,世人若知圣上血统,只怕……
          始帝:但是你没机会了。
          ?:圣上,你太小看微臣了。


          老翁:看师父的穿着,不像中原人士。
          白比丘:贫尼白比丘,我来……找回过去的自己。


          白比丘:所谓长生不死之谜,怕是要让药神失望了。
          鸩罂粟:蜕变大法本身就是一大神秘,研究还未有眉目,怎可说是失望。
          白比丘:先生目的不单是钻研医道吧。
          鸩罂粟:大师可知阎王鬼途的亡命水就是未完成的长生不死药?


          安倍博雅:大哥,如果有一天我不再是我,你能下定决心杀我吗?


          风间始:到出口了,趁他们还没追来,我们赶紧……
          大匠师:哈哈哈……小玉和废苍生果真没看错人。(送走风间始)所以……<至少,要为他们保住你的命。>
          风间始:大匠师,快开门,快开门啊!大匠师!


          修儒:师叔要我医治的那名先生究竟是谁?
          李剑诗:你很好奇。
          修儒:这么多年五窍闭锁,失觉无感,能凭一身功力支撑到现在,根本是奇迹。修儒甚至认为他的武学根底不在史艳文前辈之下。
          李剑诗:他,风云碑上留名,天下第一豪,人称,天刑道者,岳灵休。


          黑白郎君:天刑道者,南宫恨只问一句,你可有胆量,再接一次一气化九百。


          覆秋霜:心急,令你失了判断,莫忘了,此战是在水上,而老夫是……海境雨相。死吧!
          铁骕求衣:啊!


          李剑诗:终于见面了,尚同会盟主,俏如来。
          俏如来:想必眼前就是修儒口中的师叔,前辈,俏如来有礼了。
          李剑诗:在这声前辈之前,或许你对吾的另一个身分更有兴趣。
          俏如来:前辈所指的是。
          李剑诗:鬼谷一脉,诗仙剑序的传人。


          诗仙御剑,独领风骚。天下无墨,纵横一刀。——鬼途奇行录。


          回复
          5楼2018-04-26 22:06
            ============end=============

            网盘:https://pan.baidu.com/s/1reZZ2jFmJrTZSMGsk28LGw
            金光布袋戏资料馆:https://jinguang.huijiwiki.com/wiki/%E5%8F%A3%E7%99%BD


            回复
            6楼2018-04-26 2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