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布袋戏吧 关注:78,648贴子:5,030,425
  • 5回复贴,共1

【口白】金光御九界之魆妖纪 第二十三集 罗妖魔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喂百度


回复
1楼2018-04-26 18:35
    本口白由金光口白整理小组整理。
    所有文字剧情归金光多媒体国际有限公司所有,转载注明出处和录入者即可。
    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
    【】地点 [ ]旁白 ()动作描述 < >心理描写

    TXT文档下载链将在底楼补上。(如果链接被吞,就直接去资料馆找下载吧)

    由于贴吧有容易吞贴等问题,口白录入的最新更新与下载
    可以关注金光布袋戏资料馆的口白区,会首先在那边发布


    回复
    2楼2018-04-26 18:35
      魆妖纪 第二十三集 罗妖魔网

      录入:恋白
      校对:叶清眉


      【海境入口•陆地】




      [为镔铁,黑白郎君、天地不容客,海境之外,二度交锋。]


      [一是求胜的执着,一是不屈的战意,招式斗尽,唯有战略与意志才是决胜的关键。]


      黑白郎君:想消耗我的力气,天下间没黑白郎君攻不破的堡垒,呀哈!


      [久守必失,黑白郎君切入中路,却演变成肉搏与招式的互换。]


      天地不容客:无知的莽夫。(缠斗间,夺走镔铁旋身即走。)
      黑白郎君:镔铁,还来。
      天地不容客:妄想。(打斗中,镔铁脱手)
      黑白郎君:(接住)你当真惹怒黑白郎君了,五绝神功。
      天地不容客:(黑盾挡之,随即反击)怒潮袭天。
      黑白郎君:来得好。收化运发,一气化九百。
      天地不容客:贯天。


      [收化运发、一气化九百反击而来,天地不容客早已有备,盾护身前,招运身后。]


      天地不容客:袭地!
      黑白郎君:啊!(镔铁脱手,落入瀑布。)


      [力分而弱,结果仍是伤势互换。]


      天地不容客:镔铁!(两人前后跃下瀑布)


      【东瀛•小树林】


      网中人:依照约定,戮世摩罗,吾来取你性命了。
      杀生鬼言:网中人,你做什么,赶紧放手啊。
      戮世摩罗:看一下周围……要杀我,也要先排队。
      网中人:嗯?(放手)别想逃。
      松鸦:不管你们在玩什么把戏,众人,杀啊。
      网中人:凭你们也敢在妖神将面前喊杀,呃喝!


      [喝声起,未及反应,眼前蛛丝交错,百目忍族部众,已是伤亡惨重。松鸦见状,手中暗器直取敌首。哑冥也化雾突袭。]


      网中人:(空手接白刃)暗器,妖术,皆是儿戏。
      松鸦:啊!(逃,被一招击杀。)


      [眼见敌手强悍绝伦,哑冥心胆俱裂,转身欲逃。]


      戮世摩罗:一个也不能放走。
      网中人:你没资格命令我。


      [网中人深吸一口,气流漩动,哑冥脱身不能,被迫现身。]


      哑冥:啊!(身亡)
      杀生鬼言:哇,妖神将果然强,果然猛。跳梁小丑也敢挑战我们伟大的妖神将,呸。
      网中人:闭嘴。(抓住戮世摩罗)
      戮世摩罗:够了,别一直抓我的衣服,这衣服很贵,撕破很麻烦。
      网中人:你有什么遗言。
      戮世摩罗:遗言很多,先离开此地,饶我一口气我再讲给你听。
      网中人:哼!(松手)
      杀生鬼言:那我呢?
      戮世摩罗:现在多一个人多一分力量,跟上吧。
      杀生鬼言:太好了,今天真的是应了古册上面写的回目,斩妖魔兄弟释疑,会树林君臣聚义。
      戮世摩罗:够了,你再继续讲,这尸体又多一具了。


      【东瀛•东剑道后山】


      胧三郎:等一下你只需集中精神,剩下由我们处理便可。
      月牙诚:嗯。
      胧三郎:我们开始吧。


      [只见胧三郎内元一提,宏大妖能渐渐导引至月牙诚体内。]


      木魅:地脉汇引。
      胧三郎:通云凝镜,开道。


      [异能再展,空间如镜,层层穿越无形障壁。正当镜中通道逐渐形成,忽然。]


      木魅:不对,主公。
      胧三郎:他体内聚集的能量越来越多,此刻收功,必会产生逆冲。


      (此时,东瀛各地大地摇晃不止,地壳开始震动。)


      枭狱:怎么一回事?那是?


      [异能失控,天地变色,月牙诚身体出现了惊人的变化。]


      木魅:小诚,快停下,难道你想死吗。
      胧三郎:没办法了。
      木魅:小诚,主公。


      (房内,月牙诚昏睡在床,木魅查探他的状况。)


      胧三郎:他的状况。
      木魅:暂无危险,但证实了属下之前的疑虑。过去是身体本能在控制他异常的成长速度,但烟萧谷之事,破坏了这层保护。
      胧三郎:所以,他没用了。
      木魅:若是有限度的使用,尚无大碍,但要再单靠他建立与维持这种规模的通道,他会急速老化而死。
      胧三郎:只要通道能成,这是他的命。
      木魅:主公,这次恐已惊动了赤羽他们,不如……
      胧三郎:赤羽若敢攻来,吾自有部署。
      木魅:还需要弄清失败原因,否则再次连结只会白白失去得来不易的机会。
      胧三郎:夜长梦多,你只要确保云外镜状态万无一失,其余由吾处理。
      木魅:(短瞬犹豫)是,主公。(胧三郎离开)
      月牙诚:(梦呓)阿爹,阿娘。
      (木魅走近,轻抚安慰。)




      【东瀛•西剑流】


      安倍博雅:赤羽先生。
      赤羽信之介:怎会下床走动了,你的伤势?
      剑无极:我劝过他,但他坚持有话要说。
      安倍博雅:再不说便来不及,注意到方才的异象了吗?胧三郎已经展现意图,尝试开启妖界了。可幸,目前尚无大规模妖力变动的迹象,我推测开启之举未竟全功,我们要抓紧机会全力阻挡他们的计划。
      剑无极:现在胧三郎已经得到第四项信物,他的实力到哪里我们无法估计,何况他还有魔之甲护身。
      安倍博雅:要打败现在的他,确实不简单,但……如果是要阻挡妖界开启……
      剑无极:你有办法那就快说啊。
      安倍博雅:如果真要阻挡妖界开启,那只有……呃,我想也许可以破坏地利,拖延胧三郎的计划。
      剑无极:什么地利?
      安倍博雅:打开妖界通道对胧三郎无比重要,他不设法避人耳目,反而在选择在人丁众多的东剑道进行,你们想是什么原因。
      赤羽信之介:地点亦是关键。
      安倍博雅:要串联不同界域,所需能量非同小可。我去过东剑道,那个地方地脉特殊,应是建在龙脉之上,地气脉流的强度超出寻常数倍。假的风间久护以其融合阴气滋养傀儡,或者胧三郎也想利用该地作为连结妖界的入口。
      赤羽信之介:你想破坏地气,拖延胧三郎。
      安倍博雅:可以一试,不过这种就只是治标的方法。(气氛沉默,突然)哎呀,哎呀!
      剑无极:你怎么了,伤口又痛了吗?
      安倍博雅:抱歉,大哥,可以帮我去向衣川姑娘拿止痛的丹药吗?
      剑无极:没问题,你忍耐一下。(离开)
      赤羽信之介:现在,可以谈那治本的方法了吧。
      安倍博雅: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们都知晓开启妖界的真正关键是什么。
      赤羽信之介:真到万不得已,我会做此决策。
      安倍博雅:难为你了。另外还有一桩事情……


      【东瀛•东剑道】


      望月咲:大事不好了,松鸦与哑冥死了。
      胧三郎:死了?
      望月咲:他们两人带队搜捕叛徒御魂下落,却陈尸树林之中,随行部众无一生还,现场留有丝线伤人的功夫套路,杀人手法未曾所见。
      胧三郎:丝线。
      望月咲:红翎闻知哑冥死讯,愤怒异常,自己去找寻凶手了。(红翎回来)啊,红翎。
      红翎:主公,还有……望月姑娘。
      望月咲:你的手?
      胧三郎:遇上杀死哑冥的人了?
      红翎:是,对手顽强,属下不慎负伤,但也击杀仇人,一雪手下战败的耻辱。
      胧三郎:哦?依望月所说情况,此人不是普通高手。
      红翎:他……(看了一眼望月咲)他能操弄丝线,功夫奇异,我也是经过一场恶战才取胜。
      胧三郎:可知对方名号。
      红翎:名号……(再次偷看望月咲)混战之中不及细问。
      望月咲:这是百目忍族独门伤药,让我为你……
      红翎:(拦阻)感谢姑娘厚意,还是让我自己动手吧。
      望月咲:那……好吧,伤药给你,你自己来。(红翎不动)拿去啊。
      红翎:多谢。(接过)
      胧三郎:吾要你找的人找到了吗?
      红翎:风间久护。
      胧三郎:就是他,人呢?
      红翎:呃,风间久护……
      胧三郎:是我在问话,风间久护呢?
      红翎:他……不知下落。
      胧三郎:是不是很讶异,读不到我的心思?


      (假红翎突然动手,却不敌反被制。)


      胧三郎:你很聪明,但还不够聪明。
      枭狱:哼,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胧三郎:你说呢,现身吧。(竟是枭狱)你是妖族。
      枭狱:山妖,枭狱。
      胧三郎:可知欺骗吾的后果。
      枭狱:我知道你是一个惜才的人。
      胧三郎:惜才的前提,良才为吾所用。
      枭狱:那要看你肯出什么代价。
      胧三郎:吾应该出价吗。
      枭狱:你不是已经看到价值了吗。
      胧三郎:你想要什么价?
      枭狱:很简单,一个大展拳脚的舞台,扬名立万的机会。还有……她。(指望月咲)
      望月咲:你……你要我做什么!
      枭狱:你说呢?你要说,你这个登徒子。
      望月咲:可恶,你这个登徒子!(悔)
      胧三郎:这个条件……
      古辰雅久:(入内)连这种女人也要,你的眼光太差了。
      枭狱:老头,你又要来坏我好事。
      古辰雅久:谁有空理你的闲事。金敖拜见主公。
      胧三郎:你还敢来见我。
      古辰雅久:属下一找到修补魔之甲的方法,便马不停蹄赶来汇报。
      胧三郎:你不是投向西剑流、背叛同袍了吗。
      古辰雅久:属下是受武力挟制,被强带往西剑流,借此顺手推舟,借阴阳师之力恢复犬子真身。一切借是受人胁迫,绝无半点反背之意。
      枭狱:我与这个人已经脱离关系,他的所作所为,与我……
      古辰雅久:雅彦!犬子自幼骄纵,缺少管教,冒犯失礼之处,我代其赔罪。我知晓主公有疑,金敖会展现忠诚,为主公连结妖界通道。
      枭狱:古辰雅久!你这个……
      胧三郎:安静!你说妖界通道。
      古辰雅久:主公曾借云外镜之力尝试连结妖界失败,对吧。
      胧三郎:你感应到了。
      古辰雅久:云外镜有扭曲空间的能力,但除非空间遭受破坏,否则空间会自然恢复。云外镜异能一散,通道便会消失,除非将扭曲的空间借由外力固定。
      胧三郎:是何物品?
      古辰雅久:利用特殊材质制造的框架,这个框架必须坚韧异常,难以摧毁。而这种铸造能力只有我能做到,也只有我愿为主公做这件事情。
      胧三郎:我不能信你,也不愿怀疑,但你们父子是生或死,在于通道是否顺利连结。
      古辰雅久:属下马上着手进行。
      胧三郎:你的条件与生命端看你父亲的成果决定。
      枭狱:且慢!你听我说,这个人他……
      古辰雅久:恭送主公。
      枭狱:哼,谎言,欺骗,你真是天下无二。
      古辰雅久:虽然我们是父子,但在这个地方,你还要叫我一声前辈。


      【海境•公祭之地】


      [丧亲至痛,信任崩毁,伴风宵设下夺命公祭,誓杀北冥异。]


      北冥异:你父亲之死真的与我无关。
      伴风宵:现在还有谁会相信你。众人,为亲人报仇,杀!
      北冥异:幻波左式•波涌不息。(逃,虔国兴阻挡)哼!敢杀皇室之人,你们这是造反。
      伴风宵:我想京王殿下应该很乐意代替你主持大局。(不敌北冥异)继续上啊!
      布明笞:为自己的亲友报仇啊!


      [受创在前,接伤在后,北冥异深陷仇海反噬,唯有豁命突围。]


      虔国兴:死吧!
      北冥异:幻波右式。
      虔国兴:不妙。
      布明笞:虔国兴。
      北冥异:波澜不惊。(杀虔国兴,此时人群后突现一神秘人)嗯?(北冥异不敌)怎会!
      伴风宵:那个人是谁?
      北冥异:海境怎有这号高手?
      伴风宵:哈,冷雨凄风,去。
      布明笞:我要亲手为大哥报仇,死吧。


      [突然——]


      (北冥华出现为北冥异挡下攻击)
      伴风宵:京王!
      北冥华:蚌含珠。(杀布明笞,神秘人伤北冥华)可恶,你们怎敢……
      北冥异:快跑!幻波左式•波涌不息。
      北冥华:龙吐珠。(二人合力攻击,突围)
      伴风宵:坏事,众人追!




      【海境•皇城•冷宫】


      守卫甲:你怎会现在才出来?
      守卫乙:殿下特别吩咐,今日要严密注意未珊瑚的动静。
      守卫甲:嗯。(守卫乙离开)


      回复
      3楼2018-04-26 18:36
        【海境•小路上】


        北冥异:你怎会来这里?
        北冥华:我是来拆穿你的阴谋。
        北冥异:现在你看到了。
        北冥华:谁叫你没……哇!(伴风宵等人追来)
        伴风宵:都是不成才的皇子,杀了,永绝后患。


        [龙困浅滩,难敌鱼群。欲脱生天,难如登天。苦战多时,终于,]


        北冥华:都到这了,禁卫军呢?为什么不见禁卫军?
        伴风宵:别忘了守卫当中,也有受害者家属啊。
        北冥华:可恶,麟滚珠。
        北冥异:小心!
        北冥华:都自顾不暇了,别扯后腿。
        北冥异:我不想欠你。
        北冥华:哈。(神秘人突袭北冥异)危险!(以身替之)啊!
        北冥异:皇兄!


        (北冥华身中一刀,神秘人再出一刀直袭北冥异,但——)


        北冥华:(挡)哈,别以为我没注意到,你有……两支刀。
        伴风宵:先杀北冥异,快啊!


        (神秘人待要抽刀,北冥华强抓不放,以命博弈)


        北冥华:鲲夺珠。(夺刀)
        神秘人:愚蠢。(再袭,抽刀)
        北冥华:啊!


        (北冥异挂心北冥华,伴风宵偷袭重伤北冥异。)


        伴风宵:你们逃不了。
        北冥异:你们……痴心……妄想。
        伴风宵:这……
        北冥异:幻波合式•波滚洪患不殃鲲。


        [赌命一式,无根水霎时剧烈震荡,如王鲲翻身,激起连环惊爆。]


        北冥异:走。


        (重伤的北冥异背起濒死的北冥华,一脚一个血印的逃离。)


        北冥异:振作,振作啊!
        北冥华:哈,你以前还想要杀我,为什么现在……
        北冥异:那……你为什么要救我?
        北冥华: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救你。


        (北冥异伤重不支倒地,北冥华亦滚落在地,伤口处血流不止。)


        北冥异:皇兄。
        北冥华:听了……十几年的皇兄,只有这声……最真。
        北冥异:皇城要到了,撑住,我马上找太医替你医治,再支撑一阵……再支撑一阵!(抱起北冥华挣扎前行,北冥华拿出奏折)这是?
        北冥华:小心……这群人……
        北冥异:皇兄,有一件事情我没跟你讲。
        北冥华:我知道……但我希望你……放过父王。
        北冥异:不是……不是,其实……其实……我不是你的……(话未说完,北冥华身亡)兄弟……(北冥异抱着尸体悲痛哀鸣)


        伴风宵:(追来)今日送你们兄弟一同上路,为父亲偿命来!


        (危急之刻,未珊瑚持剑救援)


        未珊瑚:夜明无意锁深宫,借鉴锋芒藏古风。应晓谪仙鸿鹄志,湛然秋水换兵戎。
        伴风宵:啊!


        (笑谈间,未珊瑚剑起剑落已杀数人,神秘人不敌未珊瑚。伴风宵死于未珊瑚剑下。)


        未珊瑚:没相欠了。(飘然离去)


        【海境•边关城墙之上】


        北冥封宇:俏如来早就料到若占据优势,八纮稣浥就会反噬鳌千岁。
        砚寒清:无论鳌千岁是死是活,这短暂的动荡就是反击的最好时机。
        北冥封宇:砚卿,有时本王会想这场战争真不可避免吗?同样是为了改变阶级,我们与鳍鳞会有着相同的目标,为什么非要至死方休?
        砚寒清:王可还记得师相有一个梦?那个梦中,海境一片清平,如同明镜照耀人心,不见枷锁自困。
        北冥封宇:原来砚卿也知晓,本王一直记得那个梦。
        砚寒清:师相却没加入鳍鳞会。师相洞彻人心,他所讲的话,王真的听懂吗?
        北冥封宇:请砚卿指教。
        砚寒清:虽然有相同的目标,却选择不同的道路。王,鳍鳞会赢了,海境阶级就真能改变吗?失去阶级的鲛人、宝躯一脉拥有大批资源,他们仍会揭竿再起,夺回他们失去的阶级。战争,不会在我们战败之后止息。要停止伤亡,鳍鳞会只有一种最好的作法,大肆屠杀鲛人、宝躯,直到血脉湮灭。而在那之前,又有几场大战,多少死伤?而经历过这场死伤之后,就真能保证往后的和平?如果一纸命令就能彻底改变阶级,师相早就做了。为主者天经地义,为奴者自甘卑贱。海境,不只存在于制度,更存在于人心。这也是为何师相所说的,梦中……不见枷锁自困,要脱下的,是人心中的阶级,这,非数十年不能成功。
        北冥封宇:数十年,漫长的岁月。
        砚寒清:所以师相在海境人心中种下了一颗种子,只要时间,这粒种子就能萌芽而茁壮,最后,脱去人心枷锁。
        北冥封宇:什么种子?
        砚寒清:不就是海境解除锁国禁制后,王亲自办下的推行墨学吗。
        北冥封宇:啊。
        砚寒清:兼爱,平等,只有思想才能彻底改变人民。
        北冥封宇:但这当中,是否又会遭逢阻力,是否又会遭逢反噬,谁又知晓。
        砚寒清:谁也无法知晓,因为历史无法重来。也许八纮稣浥有办法迅速解决鲛人与宝躯的反噬,他是这样相信自己,所以才需要……龙子。
        北冥封宇:站在自己阵营的那一方,都相信自己走的路是正确的。砚卿,师相果然没看错你。经此一谈,本王更器重你几分了。
        砚寒清:微臣失言,请王恕罪。王不用抬举微臣。
        北冥封宇:哈。啊!(捂住心口)
        砚寒清:王怎么了?
        北冥封宇:没有,不知为何,一时心神不宁……


        【海境•漫荒原】


        北冥缜:众军听令,直突中路,左右扫荡。
        皇城军:众人冲啊。
        昨颜非:可恶!
        碉命:我们来助你。


        (战场不远处)


        梦虬孙:果然,但我方兵力明显优势,为何……
        八纮稣浥:被看破了。只要他们知晓鳍鳞会与玄玉府的矛盾,必会趁早准备,在鳌千岁被逼走之后,一直到整军之前的空隙,就是他们发动攻击的时间。加上北冥缜的带兵经验,精兵突进并非难事。
        梦虬孙:还要在鳌千岁消息未走漏的情况下控制宝躯卫军,这浪费我们太多时间了。现在要撤也不能撤往玄玉府,否则等同战线退缩。将人马散入周围的城郭与聚落吧。我知道你早就想到了,只是不愿意说,但现在容不得我们选择。
        昔苍白:宗酋。
        八纮稣浥:苍白,速传龙子之令。


        【海境•边关城墙】


        砚寒清:嗯?他们的走势,好像有一点怪异。
        误芭蕉:(回来)王,误芭蕉替殿下传回急讯,敌军并没撤退,然而分割兵力散入周围的城郭与聚落。
        北冥封宇:你说什么?
        砚寒清:混入民间,我军必然投鼠忌器。
        北冥封宇:砚卿,现在只能托付你了。
        砚寒清:唉,现在也只能面对了。


        【海境•某处山洞】


        蜃虹蜺:千岁双眼恢复得如何?追杀人马离此地只数里之遥,怕是不宜久留。
        鳌千岁:一个时辰后便出发吧。
        玄玉府 兵:千岁,河内发现很多水磷烧的残骸。
        鳌千岁:(接过)水磷烧。


        (回忆:
        鳌千岁:稣浥手上拿的是何物?好雅致啊。
        八纮稣浥:水磷烧。
        鳌千岁:哦,原来是无痕近来所造的玩物啊,略有耳闻。
        八纮稣浥:你口中的玩物,是北冥无痕用家父的烧炼技术,坑杀无数波臣用其骨血所烧制。
        鳌千岁:这……吾不知情。
        八纮稣浥:你当然不知情。
        鳌千岁:稣浥……)


        蜃虹蜺:你怎么了?
        鳌千岁:没……没什么,寡人只是想起一些事情。寡人没事,告知其他卫兵,一个时辰后离开此地。
        玄玉府兵:千岁,事发突然,众人身上的粮食已经所剩不多了,所以……所以……
        鳌千岁:嗯,寡人会想出办法,你先去吧。
        玄玉府兵:是。
        鳌千岁:唉。
        蜃虹蜺:千岁有心事。
        鳌千岁:你对水磷烧的了解有多少?
        蜃虹蜺:历来皇子皆有偏好,如同千岁爱好甜品佳肴,所以……
        鳌千岁:为何言而又止。
        蜃虹蜺:北冥无痕曾大肆招募工匠制造水磷烧,所完成的水磷烧晶莹剔透,北冥无痕将其赠与先王,使王大悦。这件事,吾想……海境应无不知者。
        鳌千岁:是啊,当时你尚在朝纲,传闻被征召的工匠与波臣子民甚多,最后皆不知下落。
        蜃虹蜺:这……
        鳌千岁:无数波臣骨血所烧炼而成的玩物,当年寡人竟还赞赏此物雅致,真是……太荒唐了。
        蜃虹蜺:逝者已矣,一人作为代表不了整个皇室,以结果论,叛军之罪就该归于叛军。
        鳌千岁:所以,皇兄当年知晓此事并利用了此点发难。利用皇室自身的罪愆同室操戈,未免讽刺。
        蜃虹蜺:当时三王势大,为掌民心所向,欲星移也是逼不得已。(鳌千岁放下水磷烧,脱下手套)千岁你……
        鳌千岁:趁还有时间,离开前,陪寡人将洞内所有水磷烧归于尘土吧。


        (鳌千岁与蜃虹蜺掩埋所有水磷烧后,率领剩余众人出发赶路)


        玄玉府兵:小贝,你是怎么了?
        鳌千岁:发生何事?
        小贝:我……我的脚没力了,支撑不住了。千岁,我们赶了数十里了,躲躲藏藏,我们已经很久没吃东西了。
        鳌千岁:你们呢,也是一样饿吗?(众人纷纷低头不语)
        蜃虹蜺:坚持下去吧,演图关不远处有几个偏僻村落,不如让众人打扮成村民,散落各处以避免追杀。先在村中疗伤整顿,再做进一步的行动。
        鳌千岁:就照统帅所言。(背起小贝)
        小贝:千岁……千岁,这……
        鳌千岁:没什么比生命重要,众人继续走。


        【海境】


        (此时鳍鳞会众人已分散在各个村落伪装起来。)


        梦虬孙:各地联系方面没问题吧?
        八纮稣浥:若要动作,黑弹便是信号。
        梦虬孙:但你马上就选定自己的撤退方向,看来也是对这周遭有一定了解。
        八纮稣浥:比不上在皇城腹地生活十几年的你。
        酒螺:幸好龙子当机立断,唉,本来稳操胜券,想不到被逼成这样。
        碉命:有龙子与宗酋,我们要有信心。你看,我们可是代表人民而战,现在所有的希望都在我们身上了。
        酒螺:碉堂主说的是。
        村民甲:就是这群反叛军害我们没好日子过。
        村民乙:就是说啊,你可有听过三王之乱,家父说这次跟那次一样乱。唉,为什么有的人就是不肯安分守己?
        村民甲:现在还不是来扰乱我们的生活,讲什么为人民好,我呸。
        碉命:你们是讲够了没!
        村民甲:你……你做什么!
        村民乙:大家快看,叛军杀人啦!
        碉命:你们是懂什么,我们……
        八纮稣浥:碉命,好了。(碉命看着周围村民,放手)
        村民甲:暴民……一群暴民啦!


        (吵闹中,梦虬孙见到八纮稣浥独自走开)




        八纮稣浥:(来到一处废弃木屋前)已经……这么久了。


        (回忆:
        北冥无痕:是你打碎了我的水磷烧。
        八纮稣浥:我不是故意的,殿下赦罪。
        北冥无痕:就是这双手,犯下了大错。好美的一双手,值得收藏。
        八纮稣浥:别……别这样,殿下。
        北冥皇渊:三皇兄放开他!)


        梦虬孙:方才的情形让你烦心了。
        八纮稣浥:能住在皇城附近的波臣,多少与权贵甚至皇族有所接触,我能明白。
        梦虬孙:混入民间只是暂时,你认为昔苍白会带来我们要的答案吗?


        (某处)


        昔苍白:告知你一事,鳌千岁被驱逐了。
        狷螭狂:谁的主意?
        昔苍白:梦虬孙,现在我们叫他龙子。你知晓北冥封宇已经下令螭龙案卷永不翻案,你心心念念的愿望,已不能寄托在北冥封宇身上。北冥皇族做不到的事情,鳍鳞会能为你做到。或者,你要蒙上永世冤名,叛贼之后。(狷螭狂头疼欲裂)


        回复
        4楼2018-04-26 18:39
          【海境•皇城•冷宫】


          (北冥异抱着布袋蒙起的某处来到冷宫。)


          卫兵甲:参见殿下。
          北冥异:有人造访吗?
          卫兵甲:没有,但有一名卫兵前往查探,还没有消息。殿下有伤在身?
          北冥异:你们先撤退吧。另外,传我之令,之后除了我所钦点的人皆不准进入冷宫服侍。
          卫兵甲:是。


          (冷宫中,只有一名侍卫不知生死的躺在地上。北冥异解开布袋,露出北冥华的尸身。)


          北冥异:对不住,你的死讯若是传出,势必动摇皇城,对前线的战事不利。为了父王,只能暂时委屈你。我知道你能体谅,毕竟我们是……兄弟……血缘……(哭)输了,全输了。未珊瑚逃走了,覆秋霜依然完好,朝中不轨的大臣虎视眈眈,而我,一点筹码都没了,没了。我没办法,我没办法……为你报仇……我……
          士兵乙:(突然闯入)殿下。
          北冥异:(惊,挡住北冥华)你……我……我没宣你,为何进入?
          士兵乙:事态紧急,必须即刻禀告殿下。
          北冥异:(偷偷用布袋盖住北冥华)什么事情?
          士兵乙:与殿下有关,怕隔墙有耳。(北冥异走近,贴耳密语)还记得过江鲫吗?从以前开始,主人就很关心你,他要你……好好保重。啊!(北冥异杀之)


          【海境•边关城墙之上】


          砚寒清:王。
          北冥封宇:抱歉,终究将你推上战线。
          砚寒清:存亡之秋,王说这种话折煞微臣了,现在微臣只担心……寅水成演。先前王与俏如来说过,这处演图关是卧寅所设。
          北冥封宇:十年前,鳍鳞会欲犯边界,雨相献计,让螺武缨布下诱敌战略,方顺利击退鳍鳞会,最后却证明是卧寅之策。
          砚寒清:但那时的卧寅已是狷螭狂,他久无音讯,若让鳍鳞会说服……(爆炸声传来,城墙震动)
          北冥封宇:这……
          砚寒清:城墙突然倾颓,莫非……
          误芭蕉:王,不……不好了。
          砚寒清:表妹,怎么了?
          误芭蕉:城墙本该最坚固的部分无预警毁败三处,叛军即将入关了。




          【海境•边关】


          狷螭狂:寅者,地支三位,虎爪三痕,利攻。水者,为旁三笔,合寅成演,利变。


          (鳍鳞会带兵攻入,北冥缜率众抵挡。)


          北冥缜:众人守住。
          狷螭狂: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虎去其爪,攻守失据。演图关的弱点,全在罪者掌握之中。
          北冥缜:是你,狷螭狂。
          狷螭狂:来吧,终结这场未竟之战。


          (不远处)


          八纮稣浥:最后一战了。
          梦虬孙:此战过后,太虚海境,江山易手。


          【东瀛】


          戮世摩罗:山洞,又是山洞,你们就不能发挥一点创意,躲在更特殊的地方吗?
          网中人:盖头盖脸,你的墓穴就该是不见天日的地方。
          戮世摩罗:哦,你以为你现在变得红通通了就有资格讲我,盖头盖脸是你的专门科耶。
          网中人:嗯?
          戮世摩罗:好了好了,别这么凶。
          网中人:你知道炽阎天死了吗?
          戮世摩罗:你们就不能讲一些好消息吗?例如邪神将已经死了,鬼玺已经到手了,像是这种的消息。
          网中人:鬼玺已经不重要了,但你为什么留在东瀛,为什么变成这种模样?你没完成对我的承诺,所以妖神将要你的生命。
          戮世摩罗:拜托,别再扯我的衣服了。(打落网中人的手)回去,回去做什么?
          网中人:你讲什么?
          戮世摩罗:要我回去容易,但我回去有什么用?就我一个人,就算你肯帮我,曼邪音肯服我,对修罗国度的帮助又是什么?我在东瀛打拼的一切就是为了在此建立一个霸业。回去,就不能是我一个人回去。我要回去,就要带着自己的人马,带着一方的霸业,壮大修罗国度。
          杀生鬼言:(独自感动)帝尊讲得真是太好了,听得我心头波澜万丈,这么有气魄的帝尊怎不叫人心生爱慕。帝尊啊,杀生鬼言永远追随你,做你的马前卒,做你的冒失鬼,在你身后永远支持你。妖神将,你敢再为难帝尊,我杀生鬼言不答应。
          网中人:嗯?
          杀生鬼言:(躲到小空背后)帝尊,你看他啦,这么凶,他一定是不相信你,一定啦。
          戮世摩罗:麻烦你别开口,气氛都被你打坏了。
          网中人:现在,你打算怎么做?


          【东瀛•集市】


          古辰雅久:那个不像话的孩子,小时候是那么的可爱,越大越不听话。(挑水果)叫他不要去,偏偏要加入黑社会,真的听不懂人话。唉,想以前不管是伤心还是生气,只要塞一支香蕉给他就欢天喜地,现在呢。老板,买五十斤香蕉。
          老板:五十斤啊,好好,你稍等我一下,我来去调货。
          古辰雅久:唉,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教才好。(被过路人撞到)
          风间始:抱歉,你有怎样吗?(捡起香蕉)
          古辰雅久:是没怎样啦,走路小心一点。
          风间始:抱歉……抱歉。抱歉,这位阿伯,可不可以借问一下?
          古辰雅久:阿……阿伯……
          风间始:我有一段时间没回来了,附近的路况改变很大,请问,这边过去……是往东剑道的方向吗?


          【东瀛•西剑流】


          剑无极:安倍,你这个计划真能成功吗?
          安倍博雅:安啦,大哥,虽然表面上我是一个口袋空空的骗子,但实际上,我是一个……偷拐唬骗无一不精的专业骗子。不告而取这门功夫我修行一二十年了,只要是跟偷有关系,我还不曾失手过。
          剑无极:这种丢脸事,你可不可以别讲得这么嚣张。
          安倍博雅:总之大哥,交给专业的,安啦。
          出云能火:喂,时辰差不多了喔。
          安倍博雅:收到。大哥,你站旁边点。
          出云能火:五星照五方,五行化五气。
          安倍博雅:五方开天路,五气借神通。
          出云能火:目标。
          安倍博雅:东剑道。


          (与此同时,身在东剑道的胧三郎发现不寻常。)


          胧三郎:嗯?


          安倍博雅&出云能火:五鬼搬运,偷天换日。


          【不知名处】


          (跃入瀑布的天地不容客随波逐流,终于攀上一方岩石,借力上岸。)


          天地不容客:镔铁……镔铁,可恶。一气化九百超乎估算,同时运用攻守两端,结果是守势崩溃,攻势也不如预期。哼,就算贯天袭地的威力受到影响,黑白郎君的伤势也势必沉重。(绑上树枝替自己正骨)这是什么地方?我记得是摔落太虚海境外围的瀑布,应该不会回到海境之内,但是……虽不似海境这般浓重,但空气中确实还有无根水的感觉。而且根据时辰推断,现在应该是深夜,此地却明如白昼。往下游处前进。(行至一处)有人影。对岸何人请留步。请问此地是何处?
          黑白郎君:你会为今日的愚昧复出代价。呃……(伤势发作)
          天地不容客:原来是你黑白郎君。
          黑白郎君:还不逃走,是想等黑白郎君过去收拾你吗?
          天地不容客:哈哈哈……虚张声势的纸虎,你沉重的内伤,还剩多少力气?
          黑白郎君:收拾一只失去利爪的败犬,何需多少气力。你臂上的疼痛提醒你无知妄为的挑衅。
          天地不容客:你该庆幸,这条河救了你的性命。
          黑白郎君:你该哀悼,千山万水阻不了黑白郎君杀你的决心。


          (顺着水流往下走,突然出现在两人面前的是)


          天地不容客:这是!
          黑白郎君:竟有这等奇景。


          [预知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魆妖纪》第二十四集——第九界。]


          回复
          5楼2018-04-26 18:41
            ============end=============

            网盘:https://pan.baidu.com/s/1reZZ2jFmJrTZSMGsk28LGw
            金光布袋戏资料馆:https://jinguang.huijiwiki.com/wiki/%E5%8F%A3%E7%99%BD


            回复
            6楼2018-04-26 1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