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布袋戏吧 关注:79,632贴子:5,060,729
  • 5回复贴,共1

【口白】金光御九界之魆妖纪 第十二集 业罪终途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喂百度


回复
1楼2018-04-25 23:08
    本口白由金光口白整理小组整理。
    所有文字剧情归金光多媒体国际有限公司所有,转载注明出处和录入者即可。
    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
    【】地点 [ ]旁白 ()动作描述 < >心理描写

    TXT文档下载链将在底楼补上。(如果链接被吞,就直接去资料馆找下载吧)

    由于贴吧有容易吞贴等问题,口白录入的最新更新与下载
    可以关注金光布袋戏资料馆的口白区,会首先在那边发布


    回复
    2楼2018-04-25 23:08
      【海境•皇城】
      覆秋霜:动之以情,说之以理,诱之以利,无一能动摇他的立场与想法,是老夫生平所遇最难缠的游说对象,果真英雄出少年。
      北冥封宇:唉。
      覆秋霜:是老夫辱没了九锡冠节,让王失望了。
      北冥封宇:雨相能顺利归来,已让本王瞠目结舌。方才所叹,是另一件事。
      覆秋霜:王是担忧狷螭狂。
      北冥封宇:当初虽是他亲上紫金殿赌命向本王提出条件,但本王终究答应他之请求,此时将他交出,无疑背信。
      覆秋霜:王所允诺,是重审螭龙案卷。但如今鲛人一脉蠢动,怕是难以兑现。
      北冥封宇:雨相也是鲛人一脉。
      覆秋霜:老夫无能替他们的行为辩驳,甚至在此之前,锋王殿下来向老夫求益时,老夫也分剖了利害。
      北冥封宇:缜儿?
      覆秋霜:锋王殿下仁心俱足,老夫唯恐乱了殿下心绪,并未深谈。是故老夫虽有险棋,并未提出讨论。
      北冥封宇:什么险棋?
      覆秋霜:公开否认翻案一事,安定鲛人一脉,待动乱结束再伺机翻盘。当然,此既险棋,风险亦大。若中途被鳌千岁、鳍鳞会所识破,我军将会面临内部反噬。王尚有三名皇子护于其他封地,就怕身侧鲛人佐臣起了异心,挟皇子而投敌。
      北冥封宇:出使鳍鳞会之前,雨相亦猜测我军可能有内应。
      覆秋霜:当然,老夫授徒无数,必要时可传密令居中牵线,防堵所有可能被渗透的漏洞。此计,也非没成功的可能,就算如此,计成之后,王将背上怎样的骂名可想而知。
      北冥封宇:本王可以不在乎,但密令一出,雨相退居朝政之外的中立地位将受质疑。轻则动摇你我,重则动摇朝纲信任。
      覆秋霜:下一个反叛者的契机,就此埋下。这么多年过去,王没防到鳌千岁,难保不会有其他的暗流正在等待机会。
      北冥封宇:雨相的意思是,既然本王注定失信于狷螭狂,不如将他交出换回华儿,顺势图一个朝野清净。(雨相不答)本王会再与其他人商讨。
      覆秋霜:老夫也是这样期望。
      北冥封宇:本王听得出,雨相也不愿意。
      覆秋霜:但老夫也是必须据实以告,无论他愿或不愿,选择权仍在他。
      北冥封宇:为难雨相了。
      覆秋霜:为了鳞族,这算不上为难。
      北冥封宇:若非海境动荡,现时此刻,该是本王亲访雨相,遣人铺张寿宴才是。哈,战事虽紧,本王可没因此糊涂,六十六岁大寿,又让雨相奔波,本王过意不去。
      覆秋霜:让王惦记在心,老夫惶恐万分。
      北冥封宇:此战不知何时平定,希望中秋时节,海境局势回稳,本王定亲自为雨相备礼,弥补寿诞未竟之处。
      覆秋霜:王的心意,老夫心领。现下诸事刻不容缓,老夫该离开了。
      北冥封宇:让本王遣人护送雨相。
      覆秋霜:也许老夫不用回朝。
      北冥封宇:本王明白了。
      覆秋霜:两日内,狷螭狂必有回复。覆秋霜告退。


      【海境•鳍鳞会地牢】
      北冥华: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可恶,敢抓本皇子,你们全部死罪,死罪。太可恶了,竟敢还在没抓到本皇子的时候,就先放出假消息,结果现在弄假成真。(有人进来)是你,酒螺。
      酒螺:殿下别吵了,小心大家没耐心,马上解决你。
      北冥华:你……就是你,竟然临阵脱逃,叛入敌营,你该当何罪。
      酒螺:殿下知道吗,随你出征,是我第一场出征。我好不容易才有出头的机会,好不容易啊!而你,却沉浸在自己的错觉,让我失了机会。
      北冥华:什么错觉?
      酒螺:我能奇袭,我能反杀,我能擒王。这三大错觉,让我彻底相信你的头脑是豆腐做的。
      北冥华:你……你竟敢这样讲话,先前你不是这个态度啊。
      酒螺:殿下,有人讲过你很顾人怨吗?自以为是,看不起人,不听建言,刚愎自用,出事还怪别人,自己都没错。
      北冥华:这……这一定有什么误会。酒螺啊,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放我出去你就能将功抵过,说不定我还会封一个大大的官位给你喔,就封你为……护驾,对对对……护驾。
      酒螺:我要走了。
      北冥华:你不要走,我不能没你啊!
      酒螺:差一点忘记,我是来送吃的。(仍给一个馒头)
      北冥华:这……这什么?不是说吃的,只有这样?
      酒螺:因为是皇子,多给你一粒。
      北冥华:你……你给我站住,别走!回来,回来啊!(正伤心着,酒螺又返回来)
      酒螺:嘘,不要叫,我下半夜再过来糟蹋你。(离开)
      北冥华:父王,缜弟,你们快来救我啊。
      紊劫刀:(进来)奇怪,那个新来的,脾气怎会这么大,小孩子欠教训。
      北冥华:是你。
      紊劫刀:怎样,我不能来吗。
      北冥华:快放我出去,先前梦虬孙说要放我走了,你快点跟他们讲啊。
      紊劫刀:嘘,吵死了,你是想害死卷毛仔的吗。早知道就不听他的,直接把你做掉。
      北冥华:我死后跟皇姑讲喔。
      紊劫刀:我要走了。
      北冥华:别这样啦,我不吵了,你将我放出去好吗?
      紊劫刀:又没对你严刑拷打,也没讲要杀你,一张臭脸干嘛。而且,看你还吃得不错嘛。
      北冥华:这叫不错?
      紊劫刀:哼,在你们这群夭寿皇室看不到的地方,这些东西不知道能救多少人,还嫌。
      北冥华:你就这样走了喔?
      紊劫刀:看你这么有精神,我也好跟死卷毛仔交代,再见。(离开)
      北冥华:还真的走了。(哭)好干,至少给我一点水啊。


      【海境•鳍鳞会•地牢外】
      (紊劫刀自地牢出来,路遇八紘稣浥。)
      紊劫刀:宗酋。
      八紘稣浥:我可以佯装不知,但做得太明显,会很难跟会众交代。
      紊劫刀:呃,我只是去笑那个北冥老二仔。
      八紘稣浥:我去质问过梦虬孙了。我只问一句,伯父是信梦虬孙,还是……信我。
      紊劫刀:我就不能两个人都相信吗?
      八紘稣浥:但梦虬孙相信我吗?
      紊劫刀:他……唉,十多年前你们还是换帖的,为什么今天变成这样。
      八紘稣浥:他离开我们太久了,我不意外,真正让我意外的是你,伯父。
      紊劫刀:我?我怎样了?
      八紘稣浥:你太相信梦虬孙了,这对鳍鳞会不是好事。
      紊劫刀:梦虬孙不会害鳍鳞会,你一定要相信我。
      八紘稣浥:那你呢?伯父,你……还相信我吗?


      (回忆:
      梦虬孙:那你答应我,从现在起,多提放一点八爪的。他跟鳌千岁走得愈近,我就愈不放心。何况雁王也在鳌千岁那边,千万不能被他们卖掉了。)


      紊劫刀:当然相信啊。唉,若没事,我想去找苍白老小。
      八紘稣浥:他在净心亭。
      紊劫刀:又是那个地方,好吧。
      八紘稣浥:还记得阳关道的意思吗?
      紊劫刀:你讲这个喔?(拿出阳关道)行大义,弃小我,为海境黎民,劈出光明大道。
      八紘稣浥:为了海境,纵使抛头颅、洒热血,也在所不辞,对吧?
      紊劫刀:当然啊。
      八紘稣浥:我相信伯父,此志……从不改。
      紊劫刀:多讲的,先走了。(离开)
      八紘稣浥:我们都是为了鳍鳞会,为了海境,对吧,伯父。(看着紊劫刀离去的背影)


      【海境•净心亭】
      (昔苍白独在净心亭,想起与蜃虹蜺擦肩而过的情景,接住紊劫刀从身后扔来的一坛酒。)
      紊劫刀:还以为你在恍神,结果反应还不错嘛。(昔苍白不接话)喂,不陪我喝一下,太不给我面子了吧。
      昔苍白:你可以去找梦虬孙喝。
      紊劫刀:你比较难找到人。
      昔苍白:我要去保护宗酋了。
      紊劫刀:这里是鳍鳞会,是要保护什么。还有,就是宗酋跟我讲你在这里的。
      昔苍白:那宗酋也应该警告过你,我随时会对梦虬孙动手。
      紊劫刀:他刚才没讲。
      昔苍白:我现在讲了。
      紊劫刀:你就这么讨厌他?
      昔苍白:帮助北冥皇室,就是该死。
      紊劫刀:宗酋现在还不是跟鳌千岁……
      昔苍白:那是在利用他。
      紊劫刀:那我呢?我也救过北冥皇室的人。在玲姬病故之前,你早就知道她的身份,为什么不动手?
      昔苍白:她……不同。
      紊劫刀:话都是你在讲的。
      昔苍白:她不像北冥皇室的人,至少,她不姓北冥。(喝一口酒)这不是酒。
      紊劫刀:百里闻香啊。怎样,喝不惯?(昔苍白又喝了一口)人就像这个酒坛,还没喝之前,你不能断定里面装什么,只有打开喝了才会发现不一定装酒,有可能是茶啊,也有可能是尿啊。
      昔苍白:哪来这么多歪理。
      紊劫刀:就说了我是读书人,不相信,切。
      昔苍白:她是唯一不该死的鲲帝。
      紊劫刀:可惜,她还是死了。有一件事情你可能不知,她曾私下担忧你的状况。你们不是一见投缘吗,还私下聊过不少,但不管她怎么开导,皆无法化消你的怨恨,这是她最担心的事情。
      昔苍白:你的意思是她当初就想阻止我去杀其他皇室。
      紊劫刀:我想她应该是没那种心思。
      昔苍白:只是单纯关心我。
      紊劫刀:嗯。
      昔苍白:我不明白,她跟我非亲非故。
      紊劫刀:非亲非故,拜托,她还抱过你呢。
      昔苍白:嗯?
      紊劫刀:我是说,你先前做噩梦的时候,她有抱过你啦。
      昔苍白:有这件事吗?
      紊劫刀:有啦有啦,经过这么多年了,你忘记了正常,哈哈哈……
      昔苍白:你以前一直与皇室冲突,应该也知道不少事情吧。
      紊劫刀:当然啊,看多了。
      昔苍白:有一件事情我很在意。
      紊劫刀:哦?
      昔苍白:我在玄玉府遇见一名叫铅十三鳞的老者,他在宗酋面前问起,二十八年前的故人,那是谁?
      紊劫刀:这……宗酋怎么回答?
      昔苍白:死了。不知为何,我对这件事情很在意。那个人是谁,葬在哪里,还是有骨灰?


      (回忆:
      紊劫刀:已经够久了,这么多年过去,继续隐瞒没有意义,我不想等到事情无法挽回的时候再来后悔。
      八紘稣浥:你想要苍白去帮助鳌千岁。现在,我们不一定会失去梦虬孙,但只要你说出,我们就会一次失去两个人。)


      昔苍白:怎么了?
      紊劫刀:人都死了,问这么多干嘛。(放下酒坛转身离开)
      昔苍白:又要去找梦虬孙。
      紊劫刀:讲话别这么呛,先前的事情我不希望再发生。
      昔苍白:只要他别越过那条线。
      紊劫刀:我警告你,别对他动手,否则,你会后悔一辈子。
      昔苍白:你的东西忘记带走了。
      紊劫刀:我不喝,都给你。
      (雁王暗中跟随)


      【海境•浮情道】
      紊劫刀:死卷毛仔人呢?死卷毛仔啊。(找寻)不在洞内,奇怪,这个时候……(梦虬孙回来)你是去哪里了?怎会突然没看到人?
      梦虬孙:我去了一趟潜龙崁。
      紊劫刀:你自己去潜龙崁?(有人靠近)太乱来了,如果你被发现不就死定了。
      梦虬孙:俏如来他们不会对我怎样。
      紊劫刀:你又知道了,北冥老二仔在我们手上,你确定他们对你都没敌意?就算他们不会对你怎么样,鳍鳞会呢?苍白老小呢?宗酋呢?
      梦虬孙:抱歉,害你被质问。
      紊劫刀:我什么都还没讲啊。
      梦虬孙:看你的态度我就知道了。
      紊劫刀:唉,现在该怎么办?先前放北冥老二仔一马,结果搞成这样。
      梦虬孙:难道你没听说八爪的准备用北冥华换狷螭狂吗?
      紊劫刀:有这件事情?为什么我不知道?
      梦虬孙: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刀叔,他在防你。
      紊劫刀:就跟你讲了要叫我……你说什么啊?谁在防我?宗酋?
      梦虬孙:我提醒过你了,要提放八爪的,虽然你是他的伯父。我的脚就快好了,再差一点,我就能亲自出手帮你们了。但现在还没办法,所以我需要你。
      紊劫刀:又有什么事情?(接过梦虬孙递来的字条,观视后大惊)这这这……
      梦虬孙:别声张,要彻底斩断鳍鳞会与玄玉府的关系,尽在此著。
      紊劫刀:这太冒险了。
      梦虬孙:是要冒险没错,记住,无论如何,不能让八爪的拿到主导权。你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现在整个鳍鳞会,我最不希望你受到伤害,记住,别被冲昏头了。(紊劫刀将字条吃下去)啊,你干嘛!
      紊劫刀:毁尸灭迹啊,好吧,我相信你。
      梦虬孙:哈,多谢你,刀叔,啊!(又被紊劫刀打了)
      紊劫刀:是要讲几次,是刀兄。
      (暗处雁王离开)
      【雁王密室】
      (密室中悬挂着数块写着不同人名的木牌,木牌之错综复杂的红线连接。)
      雁王:雨相出使鳍鳞会让局势起了趣味的变化。那这次,你的选择是什么呢,梦虬孙。
      (扯断紊劫刀的红线)


      回复
      5楼2018-04-25 23:17
        【东瀛•蒙陀山】


        安倍博雅:痛痛痛……大哥,你拉我来这干嘛。
        剑无极:安倍,你到底是怎样,为什么要处处针对古辰前辈?好像不将他当作恶人看待你不甘愿一样。
        安倍博雅:我才想要问大哥,怎么会将银燕留在那个地方,他可是妖耶。
        剑无极:因为是妖,就认定他绝非善类吗?
        安倍博雅:那也不能因为他是铃木的师父,就随便相信他啊。
        剑无极:我不是随便相信他,你也听到了,师尊的逆刃刀是他所铸,他与师尊必有渊源。加上银燕对他的态度,我想他应该……
        安倍博雅:虽有渊源,未必就是善缘。银燕天真无邪,或者只是受了他的欺瞒。就算他是铃木的师父,也不代表就是好人。
        剑无极:安倍。
        安倍博雅:妖就是妖,无论怎么伪装,本质仍然不会改变。
        剑无极:既然你这么坚持,我不勉强,银燕与魔之甲的事情你不用插手。
        安倍博雅:大哥!
        剑无极:过去我也有与你相同的想法,我曾经与魔族交过手,一开始也认为魔世之中全是恶魔。但与他们接触越深,我才发觉,同样是魔,也不全然是为非作歹之辈,而是如人一般,有恶,有善。(回忆起玄狐与西经无缺)你受阴阳师的教育长大,难免对妖怀有成见,我不能强求你改变。但这样的态度不适合交涉,唯有请你退出行动,一切事情由我处理。
        安倍博雅:啊?
        剑无极:你先回桃子姐那等我吧,若有消息,我会再通知你。(离开)
        安倍博雅:等……等一下。(追去)
        剑无极:还有什么事情吗?
        安倍博雅:我……
        剑无极:若没事我就先离开了。
        安倍博雅:当……当然有啊。我……<没办法了。>我……我想清楚了,大哥,你说得没错,我确实太过偏执。
        剑无极:哦?
        安倍博雅:我承认自己有一点慌急,自小我受的教育便灌输我,妖是阴阳师的天敌。我担心长久以来的价值观念受到挑战,才会如此坚持。但大哥讲的话确实很有道理。
        剑无极:真的?
        安倍博雅:当然啊,大哥你说得没错,人类既然有善恶之分,妖族的那个人也同样,有好有坏,是我的目光太短浅了。
        剑无极:你都想通了?
        安倍博雅:嗯,想通了。
        剑无极:不勉强?
        安倍博雅:不勉强。
        剑无极:那……我们一同回到古辰前辈的地方,向他道歉吧。
        安倍博雅:什么?要向他道歉?
        剑无极:你做了这么失礼的事情,道歉也是当然啊。还是说……你说想通,只是在骗我?
        安倍博雅:没……没啊。道歉是吗,没问题啦。
        剑无极:嗯,那太好了。除了道歉以外,还要感谢他。
        安倍博雅:还要感谢他……
        剑无极:当然啊。


        (两人回到古辰雅久的窑炉)


        剑无极:从银燕对他亲密的模样,看得出他对银燕很照顾,光凭这点就要好好感谢他了。
        安倍博雅:这样讲也对啦。是说,他跟银燕的感情看起来真的不错。大哥,你都不会吃醋?
        剑无极:拜托,我喜欢的是人又不是牛。有什么好吃醋的。
        安倍博雅:是这样吗?
        剑无极:不然还能是怎样?


        古辰雅久:这是什么意思?
        安倍博雅:小的有眼无珠。有头无脑,做了一些没礼貌的事情,冒犯之处,请古辰雅久前辈多多海涵。
        古辰雅久:(看向剑无极)是你教他这么做的?
        剑无极:不是,是他自己……
        安倍博雅:真的是我自己感觉做错事情,我不应该对古辰前辈没大没小,更不应该用偏见歧视的眼光看人,啊,不是,看妖。从今以后我会改进,希望前辈能原谅我。
        古辰雅久:话倒是讲得很动听。
        安倍博雅:那你愿意原谅……
        古辰雅久:但是道歉的时候,拿出诚意是基本常识吧。
        安倍博雅:你的意思是……那……你要多少银两?
        古辰雅久:世俗之物,要之何用。
        安倍博雅:不然你说要诚意。
        剑无极:奉茶啊,这个时候就是要奉茶赔礼啊。
        安倍博雅:喔,我了解了,我马上来去。(端了一杯茶回来)茶……来了。请用。
        古辰雅久:嗯,茶色茶香皆俱,看不出你还有这种手艺。
        安倍博雅:当然了,不是我在吹牛,自小我就时常被师父打骂,奉茶赔罪这种事情,我是已经学到变成专家了。说起泡茶啊……(古辰雅久将茶泼掉)你在做什么!
        古辰雅久:喝阴阳师的茶,我怕会被毒死。
        安倍博雅:你……(欲动手)
        剑无极:安倍,快住手,别忘了,我们是来道歉的啊。
        安倍博雅:你也看到了,我也赔不是了,茶也泡了,可是他的态度……
        剑无极:反正你都被我拐来道歉了,到这种地步,没理由半途而废吧。
        安倍博雅:我也不想半途而废啊,但是……等一下,大哥,你说拐我过来……
        剑无极:呃,没有啊,什么拐,你听错了。
        安倍博雅:你……你说要跟我拆伙,叫我一个人回去等消息,是骗我的。你只是想要拐我回来道歉,你……你欺骗我的感情。
        剑无极:别乱讲……大哥怎有可能骗你,我是那种人吗。总之啊,头都洗了,不剃不行,到这来,做戏也要做完整套。
        安倍博雅:呜呜呜,你骗我,枉费我这么相信你,你欺骗我。
        古辰雅久:唉,算了,虽然没喝你的茶,但泡茶这关就算你过了吧。
        安倍博雅:真的?
        古辰雅久:礼数算是足了,诚意尚欠些许。
        安倍博雅:不是说过关了,还有什么诚意?
        古辰雅久:你闯入我的地盘,将我的地方弄成这幅模样,至少也该整理干净吧。
        安倍博雅:我来的时候这里就很肮脏了,而且,明明有一半是你自己弄乱的。
        古辰雅久:你的意思是……拿不出诚意了。
        剑无极:全套,全套的。
        安倍博雅:好,要我打扫,可以,大哥,你来帮我。
        剑无极:死孩子,拖我下水。没问题啊,我们开始……
        古辰雅久:将这里弄乱的人是你,与他何干。
        安倍博雅:我……
        古辰雅久:你不是很有诚意吗,阴阳师。
        安倍博雅:我……(握起的拳头被剑无极掰开)
        剑无极:全套……全套。
        安倍博雅:我答应……要我扫,我就扫。
        古辰雅久:(扔下扫帚)记住,包括刀剑和炉子的脏污,都要清干净,我会检查。
        安倍博雅:好……没问题……


        【东瀛•小树林】
        (月牙诚正在木魅的教导下练习控制异能,终于将一块大石转移不见)
        月牙诚:成功了,老师,我成功了。
        木魅:成功了,那……石头呢?
        月牙诚:石头。(四处张望)
        鬼夜丸:小心!(扑到月牙诚身上挡住,掉下的大石被木魅接住)
        木魅:还是不够集中,继续练习。
        月牙诚:是……
        鬼夜丸:差一点就出意外了,还要继续?
        木魅:未经风雪淬炼,焉能绽放最瑰丽的花芯,连小小意外也感觉危险,那……干脆别学了。
        鬼夜丸:至少休息一下,没看到小诚已经累到喘不停了吗。
        木魅:初晓行步的马匹,岂有勒缰停下的道理,过度的保护只会失去成长的契机。晚一天学成,就玩一天为你的父母报仇,练不练,在你。
        月牙诚:(拭汗)我练,我要继续练。
        鬼夜丸:小诚,你别勉强。
        月牙诚:鬼阿伯,我不要紧,就算只有提早一刻,我也要尽早练成。(继续练习)
        柴田道末:(到来)木魅大人,主公有请。
        木魅:回报主公,我没时间。
        柴田道末:刑跋、哑冥两位受重伤了。主公与红翎大人正在等待。
        木魅:明白了。(离开)
        鬼夜丸:小诚,啰嗦的人已经走了,你可以休息一下。小诚。<若是再这样下去……>


        (另一边,木魅回到驻地山洞)
        木魅:刑跋与哑冥的伤势情形。
        柴田道末:他们两位虽受重伤,却已脱离险境,调养一段时日便能恢复如初。多亏了红翎大人应变迅速,即时将他们带回,也算是将功赎罪。
        红翎:哼!主公何时说我有罪。
        柴田道末:抱歉,是我嘴快。
        红翎:若不是半途杀出一个阴阳师搅局,风间烈早就死在我的手上。为什么之前全无这个人的情报?真要怪,也该怪你情报收集不周。
        柴田道末:这……关于这点,确实是我的疏失。
        红翎:是疏失还是故意,说起来你也是阴阳师,说不定是你串通……
        胧三郎:好了,红翎。阴阳师的出现也在我的料想之外。这一趟虽有损失,也不能说全无收获,我并没怪罪任何人的意思。
        红翎:是。
        柴田道末:多谢主公。
        木魅:一个阴阳师能将红翎他们三人伤成这样,我倒是很好奇,阴阳术真有如此强大的威力。
        胧三郎:道末,你解释吧。
        柴田道末:是。所谓的阴阳术即是操弄五行之术,五行相生,则自然生,五行相害,则万物灭。其逆反造化的能为正好克制了妖族与自然相生的本质,比起他种术法更能从根本上压制妖能的发挥。各位大人若与阴阳师的高手对垒,将是非常不利。
        木魅:难道全无克制之法?
        柴田道末:这……抱歉,关于此点目前仍无有效的应对手段,但我会尽力找出办法。
        红翎:哼,我看也没什么了不起,若不是刑跋与哑冥受伤,吾此战必胜。主公,请容许我再次出战。这回我一定会将风间烈跟那个臭阴阳师的人头一起拿回来。
        胧三郎:由我亲往吧。
        红翎:主公不信任我的能力?
        胧三郎:非也,只是我也好奇那名阴阳师的实力,顺道探访隐居山中的古辰流铸剑师。
        柴田道末:主公,我认为主公亲身前去太过冒险。
        胧三郎:我在你的眼中成了要人保护的弱者了吗?
        柴田道末:属下不是这个意思,但眼前仍有上杉龙矢之事需要劳心,查探阴阳师与铸剑师的底细由属下代行即可。
        胧三郎:上杉龙矢自然有人对付,无须吾等插手。倘若你查到的情报无误,魔之甲被拆解成八刀八剑的事件,真与古辰流铸师有关,那……早晚我都必须亲往一趟。
        柴田道末:请让小人陪同主公前去。
        红翎:我也要去,木魅,你呢?
        木魅:恭候主公凯旋。
        红翎:你不一同前去保护主公吗?
        木魅:主公亲自出手,哪里还有我表现的余地。何况那稚嫩新发的幼苗,还在等待栽培灌溉。
        胧三郎:学习的成效如何?
        木魅:已有进步,将来大可期待。
        胧三郎:木魅留下,其他人随我同行。


        【东瀛•蒙陀山•古辰铸窑】
        (在安倍博雅无数次的打扫后,古辰雅久的铸窑焕然一新。)


        古辰雅久:第四十七次检查,没灰尘,没黑油,算你过关了。
        安倍博雅:(瘫倒)你……你给我记住,等……等我休息完,我……我……
        古辰雅久:别抱怨了,看你表现不错,有诚意。(将逆刃刀交给剑无极)刀还你了,好好表现,别丢你师尊的面子。
        剑无极:是。前辈认识宫本师尊。
        古辰雅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你回来是专程为了问这件事吗?
        剑无极:这……不是,此来除了取回逆刃刀,还要感谢前辈对银燕的照顾。
        古辰雅久:你叫他银燕。
        剑无极:是,他是我的兄弟,详情听说。
        古辰雅久:所以你认为他就是失踪在伏羲深渊的师弟?
        剑无极:没错,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出现在东瀛,是什么原因变成这个模样,但他确实就是我的师弟雪山银燕。
        古辰雅久:你找到你的师弟之后,下一步打算怎么做?
        剑无极:当然是尽全力帮他恢复。
        古辰雅久:你有办法?
        剑无极:现在虽然还没找到办法,但安倍是阴阳师,他会全力帮我,一定能让银燕恢复。
        安倍博雅:你好像……很关心银燕的事情嘛。
        古辰雅久:我也不知他从何而来。数个月前,他浑身重伤出现在蒙陀山上被我所救,时序上只在你所说的元邪皇战后不久。他虽然不会讲话,但个性单纯,与我十分投缘。总是相遇一场,他若能恢复,我也喜闻乐见。
        剑无极:是,我一定会尽全力让他恢复本来面貌。既然安倍与前辈的误会已经解开,晚辈有一事请教。
        古辰雅久:还有何事?
        剑无极:是关于……魔之甲。
        古辰雅久:魔之甲。嗯?(发现异常)
        安倍博雅:啊,这是。
        剑无极:怎么了?
        安倍博雅:一股庞大的妖气正往这个方向而来。
        古辰雅久:你们三个躲到那个巨石的后面。
        剑无极:可是。(银燕惊叫起来)
        古辰雅久:快!
        剑无极:是!
        (剑无极三人刚躲到巨石后,胧三郎带着红翎、柴田二人到来。)
        胧三郎:人间一瞬似梦境,世事兴亡任薄情,奈何转眼如幻影。
        剑无极:真的是他,胧三郎,
        安倍博雅:还有其他人。(脚下闪现光芒)是阵法,中计!
        胧三郎:志遗笑谈闲事定。
        红翎:是你。
        古辰雅久:(跪拜)酒吞童子麾下,妖将金敖,拜见主公。
        (见此情景,巨石后被困阵法中的剑无极与安倍震惊不已。)


        回复
        6楼2018-04-25 23:21
          【东瀛•深夜•小路上】
          人贩老大:走快点。
          人贩小弟:还是老大聪明,趁现在世道大乱,不费吹灰之力就绑到这么多人。
          人贩老大:哈,这批卖到黑市的钱够我们下辈子用了。(月夜赶路,竟撞上霏泷)瞎眼的,你干嘛……(倒下)
          人贩小弟:老大!
          (霏泷继续前进,路过众人时,冷锋利剑,人贩小弟身亡,被绑众人纷纷被释放。)
          路人甲:多谢……


          风间久护:你就是他们说的盲剑客。为什么要管傀尸族的事情?
          霏泷: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如果我没出手,你会救刚才那些人吗?(风间久护不答)看来是不会了。傀尸族人果然都不是善类。
          风间久护:(警戒)嗯?你到底是谁?又从哪里知道这件事?
          霏泷:我是……灭你一族的人。
          风间久护:你!
          霏泷:在你认为自己是受害者前,别忘了,你也杀了东云村全村的人。虽然我也该将你就地正法,但我现在目标是上杉龙矢,对付他,我需要你。
          风间久护:比起你,上杉龙矢还知道愧疚。
          霏泷:然后呢?他还能做什么?有一个人说过,愧疚是天底下最没用的幻想,我非常欣赏他这句话,而这个人也说你肯定会帮我。对吧?东剑道的……风间久护。


          【东瀛•竹龙众】
          上杉龙矢:替我请伊藤过来。
          部下:是。
          (上杉找出几封书信递给赤羽。)
          赤羽信之介:这是?
          上杉龙矢:我的自白,关于傀尸族一案所有细节,以及当时各名流彼此的书信往来。
          赤羽信之介:(看完)竟有这么多名门牵涉其中,这些流派虽小,但聚集起来也是为数可观的兵力。只是这么明显的证据,为何不销毁?
          上杉龙矢:我打算在所有相关者身亡之后,就将真相公诸于世。
          赤羽信之介:上杉大人何苦。
          上杉龙矢:真相不能被掩埋,罪行也该受到谴责。
          赤羽信之介:你的愧疚付出已经足够,何必自毁清名。
          上杉龙矢:名声于我如浮云,既然以侠立身,怎容矫饰罪行。
          赤羽信之介:但是……
          上杉龙矢:吾意已决,赤羽现在不用再劝。
          赤羽信之介:好吧,只是你的声誉是对抗胧三郎最大的利器,胧三郎要多民心,必先摧毁你的声誉。之前提出的公开对质,有我在,他难占上风。上杉大人,在胧三郎未灭之前,这批书信绝不能公诸于世。
          上杉龙矢:我明白,大义之内不拘小节,大局为重,我不会选在这种时候公开。
          赤羽信之介:嗯。(又看着书信)上杉恒矢。
          上杉龙矢:他是我的胞弟,但是……他已经不在竹龙众了。
          这是为何?
          上杉龙矢:他不认同遮掩真相,多次与其他名流争执。前代长老以他调查失职要为冤案负起全责为由,将他流放,但实际是安置他处避开争端。但没多久,他就留下封离别信,瞒着我们偷偷离开。多年来我派人四处打听,都没有找到他的行踪。
          赤羽信之介:上杉大人,你有想过那名凶手……
          伊藤:(进入)上杉,你找我?
          赤羽信之介:来得正好,吾有事探问。
          伊藤:(看到赤羽手中书信)这笔迹跟书信……啊,上杉,你想违反约定,出卖大家?
          上杉龙矢:我必须要还傀尸族一个清白。
          伊藤:什么清白,我们是替武林除害。
          上杉龙矢:伊藤!
          伊藤:我真不明白,你们兄弟俩怎么都不知变通。明明一件简单的事,偏要弄得这么复杂。
          赤羽信之介:你们隐瞒了什么?
          伊藤:这……没有啊,我们哪有隐瞒什么。(房外突然传来打斗声)
          上杉龙矢:打斗声。(奔出)


          (屋外竹林中,江宪龙一带伤与竹影下的霏泷对峙。)
          霏泷:还是学不乖。
          江宪龙一:你如何闯过守卫进入。
          霏泷:这里环境我再清楚不过,要闯不难。
          上杉龙矢:(赶到)龙一。
          霏泷:放心,除了他,我没伤竹龙众任何人。
          上杉龙矢:这声音……
          (赤羽与伊藤随后赶来,霏泷也自竹影中缓缓走出)
          霏泷:好久不见了,兄长。
          上杉龙矢:恒矢。


          [暗处的复仇者,真相竟是兄弟寻仇而来。盲眼剑客,真是上杉龙矢的胞弟吗?这场亲情之战又要如何了结?
          胧三郎会面古辰雅久,想不到两人关系竟是昔日主仆。这其中牵连,是否将为东瀛再添危机?剑无极与安倍博雅是否将有生命危险呢?
          雁王又在盘算什么?狷螭狂是否会答应条件与鳍鳞会交换人质?
          欲知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魆妖纪》第十三集——一刀断情。]


          回复
          7楼2018-04-25 23:22
            ============end=============

            网盘:https://pan.baidu.com/s/1reZZ2jFmJrTZSMGsk28LGw
            金光布袋戏资料馆:https://jinguang.huijiwiki.com/wiki/%E5%8F%A3%E7%99%BD


            回复
            8楼2018-04-25 2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