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布袋戏吧 关注:79,650贴子:5,061,499
  • 6回复贴,共1

【口白】金光御九界之魆妖纪 第四集 鬼之踪 妖之迹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喂百度


回复
1楼2018-04-25 02:35
    本口白由金光口白整理小组整理。
    所有文字剧情归金光多媒体国际有限公司所有,转载注明出处和录入者即可。
    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
    【】地点 [ ]旁白 ()动作描述 < >心理描写

    TXT文档下载链将在底楼补上。(如果链接被吞,就直接去资料馆找下载吧)

    由于贴吧有容易吞贴等问题,口白录入的最新更新与下载
    可以关注金光布袋戏资料馆的口白区,会首先在那边发布


    回复
    2楼2018-04-25 02:36
      魆妖纪 第四集 鬼之踪 妖之迹

      录入:恋白
      校对:叶清眉


      【尚贤宫】
      凰后:战朝终,始朝立,墨门兴,鬼谷现,赵李互争,从此隐显相斗。(看着桌上墨迹一书)从历史洪流中死灰复燃,纠缠不休的宿命,再度……开启了。


      【海境•紫金殿】


      俏如来:两千年前的战朝,百家争鸣、九流为宗。每一个传脉各附其主、广布薪火,始帝得墨家暗中相助一统战朝,但鳞王可知晓,除了墨家之外,还有另一家也深受始帝重用。
      北冥封宇:就是你口中的纵横家——鬼谷一脉。
      俏如来:在鳞王的印象中,纵横家是怎样的存在?
      北冥封宇:三寸之舌退百万雄师,合纵连横解不测之危。
      俏如来:正因如此,始朝之建,墨学、纵横皆被视为主力,甚至始帝身侧同时存在此两家的继承者。
      北冥封宇:但你却说此两家为宿敌,莫非他们所竞争的是在朝廷中的地位?
      俏如来:这是纵横家的宗旨,也是墨家想打击的目标。墨家致力九界和平,远离权力核心。纵横家却追逐权力结合,名显于世。让世人仰望鬼谷一脉。
      北冥封宇:用朝廷的力量推行思想吗?
      俏如来:正是,他们认为这是为九界付出的报酬,墨家却认为此与公器私用无异。从此,墨家十论的明鬼出现新的意义。
      北冥封宇:本王记得,明鬼本意是高举鬼神,警惕君主之用。
      俏如来:另一层用意则是明辨鬼谷,杜绝在朝堂所有的根苗。
      北冥封宇:这本王不置可否,昔时师相亦想借由本王在海境推行墨学,也未因此对海境造成危害。
      俏如来:俏如来想问鳞王,现今的海境仍在推行墨学吗?
      北冥封宇:这……师相说暂缓。
      俏如来:权位愈高,影响愈大。师相明白严重性,终究选择中止计划、肃清墨者。再者,若原本用以监督、制衡的力量与最高权位结合,这个结果早在八百年前海境就亲自见证了。对鳞王来说,纵横家与北冥清涟在史册中不过轻描淡写的一笔。
      北冥封宇:你却因为珊瑚找到突破口。
      俏如来:是梦虬孙的一席话。
      (回忆:
      梦虬孙:历代后宫,都有宝躯未姓一席之地。用中原的时间来算,应该是自盛朝就有的殊荣。)


      【海境•玄玉府】
      上官鸿信:墨迹盛朝篇,记载虽未完善,辅以中原史册不失趣味。
      鳌千岁:祖籍,身世,充满谜团的李太白,看来勾起不少人的兴趣。
      上官鸿信:史册所载,诗仙李太白相貌非凡,不似中原之人,一说来自域外。实际上,正是同属九界,与中原牵连甚深的太虚海境。清涟为名,青莲自居,便是他自承身份的线索。
      鳌千岁:张狂的鲲帝王者啊。但有谁会料到,天上谪仙人背后是鬼谷一脉。
      上官鸿信:与出身纵横家的鬼谷掌门赵蕤交结,甚至拜其为师一年有余,便得钦点传承鬼谷。李太白的资质非同凡响。
      鳌千岁:这种赞誉,让寡人分不清究竟是纵横家让他变得强大,还是他让鬼谷一脉变得可怕。
      上官鸿信:他想做的事情,可是与你相差无几。
      鳌千岁:诶,不同不同,寡人可是从未离开海境,他却是回到海境之后用各种方式再入中原。十年钻研纵横思想,最终正式接任掌门,甚至此后还做了一件影响海境至今之事。
      上官鸿信:奠定未姓地位的开端——杨氏。
      鳌千岁:听说他在中原时得罪身为贵妃的杨氏,实际上却是暗通款曲,最后替杨氏布下马嵬驿诈死之局,更派宝躯一脉接应送入海境,立为鳞后。
      上官鸿信:地支未字属羊,羊者,杨也。你体内所流能与鲛人分庭抗礼的未姓血统,便是由此而来。
      鳌千岁:因为这样而受封,杨氏的面子真大,听起来也够荒谬可笑。听闻北冥清涟出境游历,风流债不曾少过,最后竟动到盛朝玄宗身侧贵妃,说好的中鳞交谊呢?
      上官鸿信:诗仙太白总是出人意表。
      鳌千岁:但这个故事有一个疑点。


      【海境•紫金殿】
      北冥封宇:李太白接任掌门后,仍有在境外活动的记录。但依照正常进程,鲲帝王脉年满半甲子便会进入鲲鳞覆体。他的外表,如何瞒天过海?
      俏如来:因为鬼谷一脉,用了李太白这个身份。此后三十余年,李太白这三字代表纵横家不断与墨家交锋,直到废除元配,立杨氏为鳞后,北冥清涟才大肆动作,以君王极权推行纵横家,甚至对所有可能与墨家相关者赶尽杀绝。
      北冥封宇:原来这才是……事件原貌。所以珊瑚说,一直以来,未姓传承北冥清涟意志,也是真实。
      俏如来:心知大势已去,选择自我牺牲换取鬼谷意念的延续,才是宝躯未姓倒戈的真相。
      北冥封宇:除了海境,李太白在中原的历史应也被墨家修改了。
      俏如来:根据记载,诗仙太白于采石矶捉月而死。实际上正是北冥清涟之乱平定,纵横家在历史上从此消失的隐笔。李太白的后半生,正是盛朝纵横家兴衰的缩影,此后八百年未曾再闻鬼谷一脉,直到元邪皇破坏六绝禁地。
      北冥封宇:是本王昏迷时发生的事情。
      俏如来:嗯,那时我们正设法修补地脉,剑无极、燕驼龙前辈却在落陨之谷发现其他势力的踪迹。苗疆军师与公子开明知悉之后,用力很多次试探,对方仍是隐忍不动。
      北冥封宇:线索微薄,如何证实猜测?
      俏如来:因为在更早之前,还有墨雪不沾衣。
      北冥封宇:嗯?
      俏如来:此人是铁骕求衣的闭门弟子,剑势有攻有守,正是反转墨子剑法后自创绝学所致。铁骕求衣细问过,他只回答,在游历远方时曾遇上切磋武学的对手。
      北冥封宇:那名对手莫非正是出自纵横家?
      俏如来:完全破解守势理论,从根本上逆转,正是鬼谷一脉所下的战书。


      【海境•玄玉府】
      (鳌千岁点燃新的熏香)
      上官鸿信:对墨家来说,此时的纵横家不过星火。
      鳌千岁:纵使星火,亦可燎原啊。
      上官鸿信:是忘今焉、铁骕求衣、欲星移、玄之玄违反宗旨,一心使墨家浮现台面,凰后伺机穿凿附会,让众多墨者相信他们的师者投靠宿敌,因此被凰后收拢。(深吸一口气呼出)
      鳌千岁:怎么了?(熏香炉香雾缭绕)
      上官鸿信:突然呼吸困难。
      鳌千岁:还没适应海境的无根水。
      上官鸿信:这世上有比无根水更让人窒息的东西。
      鳌千岁:这话很酸,但寡人喜欢。(拿起什么吃下)
      上官鸿信:然而九算虽然怀疑,唯一的线索只有宝躯未姓,却因海境阶级、血统互相制衡,导致欲星移迟无动作,连你也是。
      鳌千岁:寡人虽有未姓血统,本质上仍是鲲帝啊。一直以来,寡人便怀疑宝躯未姓深藏秘密,却只传未姓血脉,寡人可是费了一番心机,才将此密入手。
      上官鸿信:但你不可能与未珊瑚合作。
      鳌千岁:纵横家可以掌权,海境阶级却不能被颠覆。八百年前,北冥清涟继任掌门,如今能纳鬼谷为用者,鲲帝当中舍寡人其谁?


      【海境•紫金殿】
      北冥封宇:所以你担忧的是皇渊会接替珊瑚,让鬼谷一脉浮上台面。
      俏如来:不选择与娘娘联手,鳌千岁的心思并非普通深沉。谁也不能保证他究竟掌握了多少,又实行了多少。
      北冥封宇:唉,本王真想不到皇渊竟是包藏祸心,是本王失察。
      俏如来:除了鳌千岁,有一个人,俏如来也很在意。
      北冥封宇:谁?
      俏如来:狷螭狂。
      北冥封宇:若是他顶替卧寅之事,本王已经问清楚了。
      俏如来:还有他所使用的武学,古岳剑法。原本俏如来怀疑何以一名外境之人,能找到隔绝外界甚久的海境。但若狷螭狂之父来自古岳派,那也许,该换另一个角度想,为何当初青奚宣会救到被追杀的古岳派?
      北冥封宇:你认为青奚宣本就有造访古岳派的打算?
      俏如来:太多巧合,便是人为。能出外境的鲛人皆是受到某一种暗示,有意无意接触古岳派。也许在远久前,此两方就有所牵涉。
      狷螭狂:(到来)因为古岳派之祖,正是北冥清涟的次子。
      俏如来:终于再见了,狷螭狂。
      狷螭狂:交代守卫见到罪者之后,不用通报自动放行,不就是王正等罪者前来赴会。
      俏如来:看来古岳派宗宗脉姓李便是源自北冥清涟的化名了。
      狷螭狂:原先祖师想依其父指示前往海境,但途中生变,为了避祸,带着一部分的剑谱开山立派。而祖师底下唯有独生女,因鲲帝雌性血脉不若雄性强势,此后血脉相传已无鳞族特征。
      北冥封宇:所以你体内有传承自久远前的鲲帝血统?
      狷螭狂:有意义吗?罪者一家的悲剧终究无法逆转。家父的名字与北冥清涟的儿子同样,在海境史册中成了被抹消的存在。王,你讲得出他们的名字吗?
      北冥封宇:只身来到紫金殿,却一反常态挑衅,你当真不要命了吗?
      狷螭狂:一个交易,重审螭龙案卷,换取罪者协助抗敌。王,允是不允?
      北冥封宇:反客为主,若本王不答应呢?
      狷螭狂:既然出面,早将生死置之度外。一宗冤屈,对鲲帝皇室不算什么。或者王认为,鳌千岁、鳍鳞会联合雁王,不足为惧?只要王一句话,待此战结束,罪者愿从容就戮,绝无怨言。
      北冥封宇:好,本王,答应你。


      【海境•净心亭】
      紊劫刀:今日,我就要用这口阳关道将你打回原形。
      蜃虹蜺:无理取闹。
      紊劫刀:我呔。
      [净心亭内战起莫名,紊劫刀挥使阳关道,誓将眼前祸害铲除。武者无暇解释,手中沌王斩,稳健撄锋芒。]
      紊劫刀:<这家伙不好对付啊。>(再战不敌)地支月三字,丑字刀——吴牛喘月。
      八紘稣浥:伯父,要他死,就不该只出这招。
      紊劫刀:最好是。(回头发现蜃虹蜺放下武器,从容坐下)嗯?
      蜃虹蜺:等你收招,再好好谈。
      紊劫刀:收你的头啦!(攻击)
      蜃虹蜺:(不闪不避,瞬息间压制紊劫刀)现在,能好好谈了吗?
      紊劫刀:可恶!要杀要剐随便你。宗酋,你快走啊!
      八紘稣浥:无妨,我与伯父同死。
      紊劫刀:别讲这种傻话。
      八紘稣浥:但在临死之前,我想听伯父揭开他的阴谋。
      紊劫刀:这……还不是先前与北冥老三仔相杀时,竟然用出他的武学,而且还叫他武师。这事情很大条。
      蜃虹蜺:久远之事,他竟还放在心内。(收刀)那时他甫从家父手中接掌边关,我顺手教他一招,现在算起来他也二十有二了。
      八紘稣浥:光阴飞逝,当年稚嫩的皇子,如今也让盗侠吃了大亏。
      紊劫刀:那是因为他没遇到少年时的我。
      八紘稣浥:这我相信,所以伯父,误会解开了吗?
      紊劫刀:哼!就算这样,日前宝躯一脉接管边关时,他就没动心吗?现在还有那个鳌千岁,他身为表亲,最好什么念头都没有。
      蜃虹蜺:在我出边关时,便决意情寄江湖,那些事情,与我无关。
      八紘稣浥:抱歉,这一次,我必须站在盗侠这边。
      紊劫刀:哈哈哈……听到没,连宗酋都这么认为了。
      蜃虹蜺:所以,你来说服我重返朝廷,是一种试探。
      八紘稣浥:(走到桌边坐下)我还记得,你挂冠求去的原因。
      蜃虹蜺:整整十年,看到欲星移志得意满的模样,我总会想起三王平乱后,他是如何用短短一年的时间集中权力、抛却情义,他早就不是我所认识的欲星移了。
      八紘稣浥:欲星移有错,而当今鳞王终究听信欲星移的谗言。还记得沌王斩的意义吗?
      蜃虹蜺:以汹涌之势,捍卫王道。秉持刀初心,斩除险途。六年前,我再也无法待在关内,便将山河命留给北冥缜,之后与你相识江湖,蒙你赠上这口沌王斩,我以为这是交心的证明。
      梦虬孙:(自己推着轮椅到来)将心交出的,只有你!
      紊劫刀:死卷毛仔,你怎会找到这个地方?
      梦虬孙:你一路上大叫,经过的会众都看到了。(紊劫刀过来推轮椅)
      蜃虹蜺:许久不见了。
      梦虬孙:如果八爪的跟我坦诚你们熟识,我们就不会许久不见了。你很清楚,一直以来我就很讨厌欲星移私心断你前途。而现在,我也很不爽别人想左右你的意向。
      八紘稣浥:看来这误会很深啊。
      梦虬孙:误会?难道你不是叫他来帮助鳌千岁。
      八紘稣浥:至少我不会劝他帮助当今鳞王。
      梦虬孙:你是存心要引起海境动荡。
      八紘稣浥:造成今日局面的,不是我也不是你,是欲星移。
      梦虬孙:欲星移早就倒下了,该怎样做,他自己清楚。
      (场面气氛一时凝固,蜃虹蜺收起沌王斩,离开净心亭。)
      八紘稣浥:何苦徒劳。
      梦虬孙:这句话,我原封不动还你。刀叔,我们走,这个地方我待不下去。
      紊劫刀:呃……啊对了,叫我刀兄。(推着梦虬孙离开)
      八紘稣浥:再会了,灵玄介首,蜃虹蜺。


      回复
      3楼2018-04-25 02:36
        【东瀛•蒙陀山】
        [蒙陀山郊,为护月牙诚,鬼夜丸对上蒙面异人。]
        鬼夜丸:掩头盖面,非奸即盗,看看你的真面目。
        道末:怕你没那个本事。
        鬼夜丸:夸口。(攻击)


        [欲探来者底细,鬼夜丸催动法决,极招上手。]
        鬼夜丸:幻魔诀•灵河波动。如果你以为隐藏实力可以赢我,那就错了。
        道末:你会后悔,术式•荒土合。
        鬼夜丸:这是……
        道末:术式。
        鬼夜丸:阴阳术。
        道末:灵水陷。
        鬼夜丸:流沙!(双脚下陷)
        道末:术式•炼火蚀。受死!(两人对掌)
        鬼夜丸:要败我哪有这么容易。
        道末:看你还能嘴硬多久。(手上用力,鬼夜丸加速下陷)


        [上有掌压,下有沉沙,鬼夜丸苦苦支撑,终至没顶。]
        月牙诚:鬼阿伯!
        道末:哼!享受被活埋的滋味吧。接下来,(逼近月牙诚)小子,跟我走。
        月牙诚:我不去,你别过来,别过来!
        道末:由不得你。
        鬼夜丸:幻魔诀•灭元!
        (蒙面异人脚下亮起法阵,被强大攻势逼退)
        鬼夜丸:(从流沙中跃出)哼!
        月牙诚:鬼阿伯!
        鬼夜丸:小诚,你不要紧吧?
        月牙诚:我没事,鬼阿伯,你可有受伤?(惊讶)啊?(鬼夜丸回头大惊,一人从天而降)
        道末:咒通鬼神操魂灵,术变阴阳执死生。
        鬼夜丸:真的而是阴阳师。
        道末:看来是我小看了幻魔诀的威力,单靠阴阳术法,确实难以应付。(手起术法)见了我的真身,你可以安心死去了。祆妖诀•异法唤灵,万鬼同悲。
        鬼夜丸:(重伤)可恶,我还没输。幻魔诀•幻夜……啊!(被踩住手)
        道末:术式•冶金斩。(幻出金刀,欲下杀手)
        月牙诚:鬼阿伯!(飞扑鬼夜丸,挡住杀式)
        道末:(关键时刻停手,收起金刀)真是感人肺腑,看来你这条狗命,暂时还有用处。
        月牙诚:你这个坏人,我跟你拼了。啊!(被打晕)
        鬼夜丸:小诚!你要做什么!(同被打晕)
        道末:任务达成,回禀主公。(带走晕倒两人)


        【东瀛•蒙陀山】
        衣川紫:信之介大人。
        出云能火:军师大人。
        赤羽信之介:有发现吗?
        衣川紫:四处都没鬼夜丸和小诚的踪迹。
        出云能火:我这边也是同样。
        衣川紫:这个孩子,千交代不可走出结界范围,偏偏……唉。
        赤羽信之介:四周留有各种术法痕迹,与鬼夜丸对战、带走小诚的人,所使不是寻常武功,可能是用了邪术诱引小诚自行离开结界。
        出云能火:鬼夜丸与小诚不会有性命危险吧?
        赤羽信之介:若无意外,带走小诚的人目的是为了利用他身上的异能,断然不会轻易危害小诚的生命。特意带走鬼夜丸,料想是要以其性命胁迫小诚,那至少在这个时间点,两人应该是还活着。
        出云能火:但这样鬼夜丸不是随时命在旦夕。
        赤羽信之介:<必须尽快找到两人下落,最可能抓走小诚的人……>


        【东瀛•残忍联盟】
        道末:主公。
        胧三郎:嗯?道末,你的真身显露了。
        道末:遇上一点意料之外的麻烦。
        胧三郎:没影响到任务吧?
        道末:是,任务已经完成,云外镜顺利带回,但仍在昏迷之中,主公是否要见他?
        胧三郎:不急,新任盟主授位典礼举行在即,此事了结之后再处理不迟。我前往典礼的这段时间,你就留在本部好好看守他吧。
        道末:是,恭送主公。


        【东瀛•蒙陀山】
        赤羽信之介:<若真是胧三郎将人带走……>出云,紫。
        出云能火/衣川紫:是。
        赤羽信之介:计划改变,你们两人不用随我出席残忍盟主授权典礼,典礼举行期间我要你们进入残忍联盟本部,查探小诚与鬼夜丸的下落。
        出云能火/衣川紫:是。
        衣川紫:但信之介大人孤身前往未免凶险,是否改请天宫大人同行?
        赤羽信之介:有剑无极与上杉龙矢同往,吾之安全无虞。据点不可无人固守,伊织有她该在的岗位。除了这点变动,其余排布如旧。你们两人此去打探为先,任何动静回报之后再做计划,切莫躁进。
        出云能火/衣川紫:我知道了。(离开)


        【东瀛•残忍联盟】
        道末:主公,怎么了吗?
        胧三郎:我改变主意了,道末,你带着云外镜随我一同前往典礼。
        道末:但是典礼之上来人众多,西剑流人马与那个风间小子也在,云外镜只怕不宜露面。
        胧三郎:不用露面,在附近山头观望即可。待在此地只怕被人趁虚而入。
        道末:属下明白了。
        胧三郎:漫长的旅程总算来到这一步,一同迎向这最后的一里路吧。
        道末:是,这是属下的光荣。


        【东瀛•某处】
        剑无极:小诚失踪了?
        安倍博雅:怎会?
        赤羽信之介:冷静。
        剑无极:胧三郎的嫌疑最大,对吧?
        赤羽信之介:是有很大的可能,但现在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明日便是盟主登基大典,胧三郎是否心怀鬼胎,届时便知。小诚与鬼夜丸的事情虽然重要,我已派人处理,不差这一时。
        剑无极:(叹气)啊。
        安倍博雅:上杉龙矢仍坚持将信物交出吗?
        赤羽信之介:上杉门主奉行侠道,有所坚持。再说,这一切并无任何证据。就算胧三郎真与播磨流有关,想利用信物取得酒吞童子的力量相助,交接之日,众目睽睽之下胧三郎也难以进行动作。
        安倍博雅:如果事后,望月咲将信物交给胧三郎呢?
        赤羽信之介:我正要前往拜会望月咲,稳确这一步。只要信物落入她手中,赤羽信之介有把握让她乖乖双手奉还。
        剑无极:以望月咲与西剑流的仇恨,还有立花雷藏的立场,她真会与我们妥协,不只停止追杀西剑流,还会将信物交给我们?
        赤羽信之介:赤羽信之介说会,就必定会。


        【中原•黑水城】
        (屋中,忆无心双目蒙上白纱,小玉打水为她清理换药。屋外,天地不容客看着手中石头,心内悔恨难过。)
        天地不容客:<无心,是我来迟了。>
        (屋内)
        小玉:无心,药换好了,你先休息一下,千万不要乱动,我去煎药马上就回来了。
        忆无心:(摸索拉住小玉)小玉,多些你。
        小玉:别担心,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忆无心:嗯。(小玉离开)是谁?小玉是你吗?(起身试探前进)为什么不说话呢?是大匠师前辈?啊!
        (忆无心不小心撞到书柜,天地不容客情急伸手欲扶,身上盔甲铿锵做响)
        忆无心:啊,是你。(自己起身摸索走到桌边倒茶)我想见你的时候了,我见不到你,现在见到你了,我却看不到了。你终于来看无心了,爹亲。
        天地不容客:(痛心)我不是。
        忆无心:但你的手,你的声音,明明就是……
        天地不容客:我是天地不容客。
        忆无心:如果你不是爹亲,那为什么早前战斗中我的同心石会有感应?为什么我一有危险你就出现了?
        天地不容客: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扶忆无心坐下)
        忆无心:我知道爹亲这段时间一直守护着无心,一直都没有走远,我知道。其实,我都知道。
        天地不容客:藏镜人已经走远了,远了。
        忆无心:但是你还在啊。
        天地不容客:藏镜人不希望看到你这样,他希望你能平安一生。他不愿意你再因为他有任何的危险。
        忆无心:无心不怕危险。
        天地不容客:但藏镜人怕。
        忆无心:爹亲,你不愿认无心也罢,无心只想让你知道,那些过去看错你的人,也许永远无法对你改观,但……我们都不是为他们而活。
        天地不容客:我又何曾怕谁看错了我。
        忆无心:在无心的心中,你就是你,不是藏镜人,不是天地不容客,是我的爹亲。
        天地不容客:无心!跟我离开黑水城,我会设法医好你的眼睛。(抱住无心安慰)


        【中原•黑水城•破窑】、
        风逍遥:有这些线索,那接下来就好办了。这次感谢你们的协助了,替我感谢金池姑娘。
        大匠师:小心,这群异能者非是易与之辈。
        风逍遥:嗯,事关紧要,我需要赶往锋海。另外,忆无心的伤,风逍遥责无旁贷。我会想办法找温皇来医治她的眼伤,就暂且劳烦你们照顾了。
        大匠师:这是当然。
        废苍生:(小玉拿着一封信赶来)小玉,发生何事?
        小玉:无……无心不见了。(废苍生接信观阅)
        风逍遥:纸上写什么?
        废苍生:天地不容客带忆无心前往还珠楼了。
        风逍遥:还珠楼?


        【苗疆•还珠楼】
        (忆无心躺在榻上,温皇与凤蝶为其治疗)
        神蛊温皇:稍作忍耐。(治疗)
        忆无心:啊!
        (温皇运功之下,忆无心受伤双目竟然喷射出毒液。温皇及时闪避,毒液溅撒上外衣。)
        神蛊温皇:照顾忆无心。
        凤蝶:主人!
        忆无心:温皇先生。
        凤蝶:不用担心,先休息吧。


        (神蛊温皇快速冲入自己屋内,反手撕下身上衣衫甩到地上,衣上毒液异光闪耀。)
        神蛊温皇:来自异界的毒质吗?(拿出一粒药丹吃下,烧掉沾毒外衣,又换上一套新衫。)
        (花园中)
        神蛊温皇:这毒物吾不曾见过,她的双眼已被破坏,要恢复只怕……
        天地不容客:待我再来时,要看到她完好如初。
        神蛊温皇:你根本没在听我讲话吧。
        天地不容客:哼!(离开)
        凤蝶:主人,忆无心已经在休息了。他……
        神蛊温皇:这次,有人惹到最不该惹的人了。


        【中原•某处】
        (妖界的几名异能者此刻正聚在一起吸收七彩云珞中的能量。)
        红翎:这块子晶正是来此界之后,仅见最为强大的能量,真是太好了。
        木魅:那名面具高手所用的盾牌也暗藏子晶的力量。
        红翎:那就想办法抢过来。
        木魅:没这么容易,那人的实力惊人,目前我们尚不是他的对手,何况此战还折损了十天迹。唉,生命啊,总是脆弱地令人怜惜。
        红翎:能量充足,连我的声音也恢复了。
        刑跋:多谢木魅大哥。(哑冥也表示感谢)唉,若是出发前,我能让出更多的力量给十天迹,十天迹也不会……
        木魅:你们已经尽力了,伤势在身,情绪不宜波动。
        红翎:是啦,快收起悲伤吧。眼下,子晶的下落可是比什么都重要。
        木魅:其实十天迹与你们莫名被送到此界,还流浪一段时间,彼此情谊深厚。如今,他意外被杀,我能理解你们的悲伤。这笔仇,只要活着就一定能讨回来。我与红翎也会尽快想办法找到主公,然后将你们平安送回妖界。
        刑跋:嗯,多谢你,木魅大哥。
        红翎:那接下来呢?
        木魅:既然我们已得到部分子晶,不如先修整状态后,前往记忆中另一处有子晶的地方。待有足够的力量时,再找寻那名面具高手。
        红翎:我想看他燃烧的模样。
        木魅:先休息吧。


        回复
        4楼2018-04-25 02:38
          【中原•黑水城】
          大匠师:看得出这次你费了不少的精力。
          废苍生:那群人能自由出入黑水城,代表黑水城内防与位置出了很大的问题。
          大匠师:我知道你多少为了忆无心之事而自责,但是……
          废苍生:不只是忆无心,是整个黑水城居民,包括小玉以及缺儿。黑水城不能再有状况。
          (另一边,鲁缺墓前)
          小玉:就这样,无心就被天地不容客带离黑水城了。阿爹,这是我身边最新发生的事情了,阿爹你知道吗?
          大匠师:(与废苍生一同到来)是小玉的声音。
          小玉:风间大哥变得跟以前不同了,阿公曾经说过,出了生死一线会变面目全非。一开始我也不相信,直到我看到风间大哥之后,我才相信他讲的话。还有风间大哥的手……
          废苍生:小玉。
          小玉:是阿公。
          大匠师:原来你在此地,在担心风间始了吧。
          废苍生:哼,能走出生死一线就没什么好烦恼,不是吗?、
          大匠师:你就是嘴硬。
          废苍生:好了,此地夜冷,先带小玉回去吧。
          大匠师:嗯,小玉走吧。
          小玉:可是……(还是与大匠师一同离开)
          废苍生:(对着墓碑)看来小玉都跟你讲了,没错,臭小子离开了。(拿出一坛酒,倒在墓前)来,你最爱的酒。不用烦恼,那风间臭小子早晚会回来的,人家才不像你……唉,缺儿。
          (废苍生喝醉酒,醉卧在鲁缺墓前的树下,大匠师独自到来)
          大匠师:父子都一个样。


          【中原•黑水城•破窑】
          〔旭日东升,宁静的破窑内,废苍生睡得安稳,忽然。〕
          蒙面客:好机会!(土层下伸出一只手,突袭废苍生腰间)
          〔突来暗袭,引起尘烟迷蒙。蒙面客掌劲绵密,目标直指绘影留声。〕
          废苍生:有这么容易吗。
          蒙面客:<是我的了。>
          废苍生:别玩了,你的锋海要出事了,(蒙面客短瞬分神,废苍生趁机抓下对方蒙面)锻失态。
          锻神锋:(将抢到的绘影留声挡住自己的脸)胡说……胡说什么,我不是锻神锋。(逃走)
          废苍生:哼,有病。


          【中原•黑水城外】
          锻神锋:哈哈哈……废苍生,你终究是棋差一著。(内力震碎绘影留声)此后,再也无人可以威胁锻……
          废苍生:任你摔,反正我做了几十个一样的东西。
          锻神锋:(咬牙切齿)废苍生!在这遇到你真巧。
          废苍生:你的衣服还没换回来。
          锻神锋:啊,什么?(慌忙看着自己的衣服)这是我的新装扮,怎样,有意见吗。
          没有,没意见,意见只有一个,那群人,你知道我讲的是谁,他们应该已经前往锋海夺取离尘石。我想,你也不希望锋海被人侵门踏户吧。
          锻神锋:哼,小小鼠辈,若是侵犯锋海,锻神锋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废苍生:他们的异能不寻常,你要小心应敌,别被人打脸。
          锻神锋:多谢关心了。
          废苍生:还有,绘影留声我这边还有很多,你要几个自己来找我拿。(锻神锋语塞)风逍遥已经前往锋海了,自己小心。(离开)
          锻神锋:(气的不停呼吸平稳情绪)呼……罢了,先赶回锋海。


          【东瀛•某处】
          御魂笑光辉:<盟主推选翻盘,他一定会怀疑到我头上,但是,为何不见他对我动作?除非在胧三郎心中有更重大的事情要处理。看来,绝对与五项信物脱离不了关系,这五项信物啊。>(正伸手入怀,此时胧三郎到来)参见主公,主公要见笑光辉,为何不派人传召?
          胧三郎:传你,你会见我吗?
          御魂笑光辉:想逃就能逃得过,监牢里面关的都是自首的吗?
          胧三郎:我,一直都看错你了。
          御魂笑光辉:主公讲的是什么意思?
          胧三郎:你所展现的一切,展露仇恨底下的服从,是伺机反扑的一口。你出手很准,只要关键一著,就要致我于死。
          御魂笑光辉:难得主公会这么赞赏我,讲得我也佩服起自己来了。
          胧三郎:你倒是沉得住气。
          御魂笑光辉:话都讲到这了,胧三郎先生,你真以为我依附你,是怕你,贪图你给我的力量,是被你控制还是被你利用。我来到东瀛被你所救,你给我力量这是恩情,还你一点恩情也是人情义理。但你试图操纵我,那……就有一点点超过了。但是我依然帮你,喊你声主公让你高兴一下,那是因为你要对付的对象是西剑流。先解决西剑流再解决你,想来也是极好的。但是,你知道吗?孩子,你让我失望了,真真让我失望了。你不是真心要剿灭西剑流,残忍联盟又与西剑流踏上和平,为什么会是这样?就是有人太自以为是,以为自己能操控一切,结果放一只赤羽让自己脚忙手乱。唉,我是在讲你吗?算了,不重要,现在我为什么还要继续帮你,没道理啊,这想起来怎样也讲不通,所以……现在要撕破脸吗?
          胧三郎:我,真真一直错看你了。在我面前你从来没表露过真正的自己。
          御魂笑光辉:其实,我很会扮演**控的手下,经验丰富。
          胧三郎:你就不怕我收回你的力量,杀你。
          御魂笑光辉:你能收回你给我的力量,但未必能杀我。要打,我未必打得赢你,不过逃避虽然可耻但有用。讲着讲着,我的脚就不听话了。(往后退)
          胧三郎:再次联手,用平等的身份,我们合作。这一次,我会全心助你消灭西剑流。
          御魂笑光辉:我书读得少,你别骗我。
          胧三郎:望月咲已经与你联手,立花雷藏誓灭西剑流。加上我、风间久护,西剑流与竹龙众可以解决。
          御魂笑光辉:你不怕我知道你太多秘密?
          胧三郎:你助我,我帮你,秘密就不再是秘密,而是情报交流。我希望你参与交接大典,大典之后,说服望月咲斩除西剑流。


          【东瀛•百目忍族】
          望月咲:<可恶,为何事情变成这样?>
          百目忍部众甲:启禀门主,西剑流赤羽信之介求见。
          望月咲:又是他。让他进入。
          百目忍部众甲:是。
          赤羽信之介:赤羽信之介见过准盟主。
          望月咲:哼,省下恭维,如今结果底定,你又想来谈什么?
          赤羽信之介:盟主虽定,但还有副盟主未定。
          望月咲:哦,看来是有人想自荐,但我凭什么用你?
          赤羽信之介:吾以为表决之时你已经划清了与胧三郎、立花雷藏的界限。
          望月咲:吾正可借此重新拉拢他们。
          赤羽信之介:会上的争执还不足以让你醒悟?
          望月咲:注意你的用词,现在握有生杀大权是我,非是你。
          赤羽信之介:所以你更该选择维持你大权的人选。不论是胧三郎或是立花雷藏,你都无法驾驭他们,只会沦为受他们摆布的棋子。相反的,我方只求东瀛和平,未达这个目标,必会尽心辅佐盟主。
          望月咲:哈,又是利诱。但这次你并未威逼,看来是诚心交友。要我答应也并非不可,不过,为巩固合作,我想再加一个条件。
          赤羽信之介:请说。
          望月咲:大典时,你们三家宣誓归属百目忍族。雷藏这个人你也清楚,只有这样我才有理由劝服他收手。当然,你若想拒绝,也不怪你,谈判本就为满足双方利益。如你所言,退而求其次,便是利益,我相信胧三郎同样会明白这个道理。千万别以为我在威胁你喔,这只是与你合理的谈判。
          赤羽信之介:你所言不差,但比起这个条件,吾另有一个更优渥的条件供盟主参考——你的性命。
          望月咲:终于露出本性了。
          赤羽信之介:切莫误会,会杀你的人非是吾,而是……你恃以为矛的立花雷藏。
          望月咲:胡说什么!此次虽有分歧,但不足以影响我们的情分。
          赤羽信之介:情分?当他知晓真相,还会这样想吗?先前你当面揭他疮疤,实则伺机挑动他对吾的恨,却不知此举令你露出了破绽。
          (回忆:
          望月咲:我照他的意愿,将他送至他母亲的住处。但你也知道他那个老爸,不允失败的耻辱品苟活于世,杀来了这个美好的地方。)
          赤羽信之介:他能安然度过一段时日必是尽力隐匿了行踪,那他的父亲是如何得知他的下落?这个答案,只要细想故事中有谁非常了解立花雷藏,又是谁对西剑流抱有敌意,这借刀杀人之法,不言而喻。
          望月咲:你……威胁我。
          赤羽信之介:不是威胁,是谈判。


          【海境•玄玉府】
          铅十三鳞:千岁谈完了?
          鳌千岁:暂且歇息,稍待还有事情要处理。唉,总是劳神。(坐下)铅。
          铅十三鳞:是。(坐下)
          鳌千岁:每次都要寡人提醒,这习惯要改。
          铅十三鳞:总是主仆有别。
          鳌千岁:寡人是在你看顾下长大成人,主仆,那是什么,寡人没概念。
          铅十三鳞:代替先王照顾千岁,是老臣的职责与荣幸。千岁怎么了,是不合胃口吗?
          鳌千岁:只是突然很赞同诸位皇侄的心情,在为人父这一点,大皇兄与父王可是同样失败啊。
          铅十三鳞:千岁的鲲鳞覆体提早到来,违反一般鲲帝生长进程。先帝因此有所忌讳,也是受海境传统影响,不是先王的错。
          鳌千岁:莫非是寡人的错?
          铅十三鳞:老臣没这个意思,千岁请恕罪。
          鳌千岁:哪有什么罪,只是感觉好笑。父王受传统影响,你却未曾对寡人显露厌恶。这传统,是会选择对象去影响吗?
          铅十三鳞:老臣只是相信,千岁就是千岁。
          鳌千岁:很快就不是了,再过不久鳌千岁将走入历史。
          铅十三鳞:啊?千岁你……
          鳌千岁:因为北冥皇渊就要成为鳞王了啊。届时,寡人就封你做太上皇。
          铅十三鳞:(大惊起身叩拜)万万不可!这折煞老臣了。
          鳌千岁:你对寡人来说,比父王更像父亲,哪算什么折煞。
          铅十三鳞:这是违反海境传统的大事,岂可儿戏。
          鳌千岁:为了维持陈腐的传统,被牺牲的人,还不够多吗?这也是为了稣浥,你只要相信,寡人能改变一切。
          铅十三鳞:(沉重)千岁,唉。


          【海境•小路上】
          (蜃虹霓独自赶路,不由回想八紘稣浥的一番话)
          (回忆:
          八紘稣浥:欲星移有错,而当今鳞王,终究听信欲星移的谗言。)
          蜃虹霓:欲星移。
          (回忆:
          蜃虹霓:我不能接受这个结果,左将军,这算什么要职?
          欲星移:这是王的决定。
          蜃虹霓:欲星移!从今日起,只要你欲星移在朝一日,我蜃虹霓永不返海境朝堂。)
          蜃虹霓:嗯?(前方有人拦路)
          鳌千岁:再过去,就是大皇兄的地盘了。
          蜃虹霓:鳌千岁。
          鳌千岁:何必如此生疏呢,表兄。
          蜃虹霓:与鳍鳞会串谋造反,给我一个理由。若不能说服我,沌王斩下,(沌王斩出鞘)皇渊殒命。


          【海境•皇城某处】
          砚寒清:唉。
          上官鸿信:(出现)需要我分忧解劳吗?
          砚寒清:又是你,真是阴魂不散。
          上官鸿信:看来你不欢迎我。
          砚寒清:你就不能放过我吗?
          上官鸿信:惊动皇城上下的卓越能力,实在让人爱不释手。
          砚寒清:承蒙抬举。砚寒清消受不了。
          上官鸿信:如此畏怯,如何再接一局。
          俏如来:由我代接如何?(出现)
          上官鸿信:哈。
          俏如来:轻易走过防线,你对自己的能力很有自信。但……太有自信了。
          上官鸿信:总算没让我失望。
          俏如来:若没怀疑过这是陷阱,才是真正让人失望,对吧,师兄。


          回复
          5楼2018-04-25 02:43
            【中原•锋海】
            莫听:何妨,算算时间,主人也该回来了。
            何妨:嗯,那我先去准备给主人沐浴以及熏香。
            (何妨正欲离开,身后突起一阵妖风。眨眼间,出现几名怪异之人。)
            莫听:你们是何人?竟敢私闯锋海。
            红翎:木魅,她们长得真是特别。
            何妨:是特别美吗?
            红翎:啧啧啧,是丑得很特别。
            莫听:狂徒,离开锋海,否则!
            红翎:嘘,交出离尘石,我可以用火帮你们将脸上的痣烧掉。
            锻神锋:侵门踏户索取物品,是以为锋海没主人了吗?
            莫听\何妨:主人。
            锻神锋:谈风月,评圣愚,抚剑笑公输。巧夺班门明夜火,锋海照寒躯。(两婢退下)三招,我只出三招。
            红翎:哦?趣味。
            风逍遥:(靠坐树上喝酒)锻神锋,一个打两个,你觉得如何?我一直留手,是想查明真相别赶尽杀绝。但现在,你做得过分了。
            木魅:还有一个。
            (不远处,天地不容客人未到,金盾已先声夺人,威势直逼妖界几人。)
            天地不容客:是谁打伤忆无心。
            红翎:红翎。
            天地不容客:那你就……死吧。呃呀!


            【东瀛•某处高山】
            (道末带着月牙诚与被绑住的鬼夜丸来到盟主继任大典附近的高山之上。)
            月牙诚:你们到底什么人?抓我们过来做什么?
            鬼夜丸:他一定是西剑流的仇人,残忍联盟的爪牙。
            月牙诚:残忍联盟,又是残忍联盟!
            道末:专心看,今日,将是改变东瀛局势最重要的一天。底下,有你们的仇人,你们的恩人,还有你们的亲人。所有的人都在算计,算计一场局。而今,就要揭局了。
            月牙诚:是剑阿叔他们。
            道末:然而所有的局,只为了掩盖真正的局,主人的布局。


            【东瀛•残忍联盟】
            胧三郎:残忍联盟新任盟主交接大典开始,请各位门主交出信物。
            (御魂笑光辉手拿托盘上前,请各门主交出信物)
            胧三郎:现在,由我代表残忍联盟奖各派信物交托给新任盟主。(正要接过御魂手中托盘,)
            御魂笑光辉:(闪开)我想不用麻烦了,由我直接交给新任盟主吧。
            胧三郎:你!(上前拦阻)你做什么?
            御魂笑光辉:如果你的目的只是交接盟主、除掉西剑流,不需要经手这些信物吧?还是……你……骗了我。(转身将托盘欲交给望月咲)盟主。
            胧三郎:拿来!(手上用力,御魂随即与之交手)立花雷藏,他们要破坏这场大典。
            [典礼生变,众人早有准备,同时出手。]
            胧三郎:鼠辈,退下。(打伤御魂,逼退望月咲,抢得门主信物)
            赤羽信之介:<他怎会这么快就翻脸?难道……>你!
            胧三郎:明白了吗?所有的算计,都只是诈欺的烟雾。我陪你们周旋这么久的游戏,只是为了声东击西,掩盖我真正的目的。(拿上信物,开始召唤)
            剑无极:这是魔气,不是,与我见过的魔气不同。
            赤羽信之介:是妖气,他就是酒吞童子。


            [胧三郎现出真正目的,他的身份果然是酒吞童子、第六天魔王吗?
            和平只差一线,东瀛局面再度转变,未来战局又将如何改变呢?
            俏如来、砚寒清包围雁王,是算计,是合作,或者正面交锋?
            锋海大战,愤怒的天地不容客誓杀双妖,到底妖界之迷会如何发展呢?
            欲知详情,请继续收看《金光御九界之魆妖纪》第五集——不断反转的险局。]


            回复
            6楼2018-04-25 02:44
              ============end=============

              网盘:https://pan.baidu.com/s/1reZZ2jFmJrTZSMGsk28LGw
              金光布袋戏资料馆:https://jinguang.huijiwiki.com/wiki/%E5%8F%A3%E7%99%BD


              回复
              7楼2018-04-25 0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