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最强剑士憧憬着...吧 关注:11,222贴子:9,765

【渣翻】017-妹与兄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妹と兄と17先占着!!!不知道何时能到这。。。朱军、、、我喜欢妹妹哒!!!!妹妹真可耐、、、真是宛如天使般存在。。。虽然从17话开始才是妹妹回合好难耐啊。。。


回复
1楼2018-04-03 20:14
    先插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4-03 20:22
      插插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4-03 20:49
        红豆 大红豆 芋头 插插插 插插插


        回复
        4楼2018-04-03 20:54
          有妹妹就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4-03 21:23
            先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4-03 23:22
              先插为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4-04 01:52
                我也喜欢妹妹 先插为敬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8-04-04 08:33
                  感觉洞越来越大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8-04-04 09:16
                    我猜那一定是妹妹修正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4-04 18:20
                      一抹多(。・ω・。)ノ♡我是妹控(。・ω・。)ノ♡一抹多(。・ω・。)ノ♡(。・ω・。)ノ♡(。・ω・。)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4-05 08:24
                        国欠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4-05 12:34
                          妹妹赛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4-06 06:30
                            国家欠我一个妹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4-08 00:40


                              回复
                              16楼2018-04-08 09:56
                                15 16被占了,楼主只能翻这话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4-08 10:1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4-08 12:43
                                    17我自己机翻和凭感觉润色 1小时才翻了1/6


                                    回复(3)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4-08 19:05
                                      66666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4-08 20:58
                                        前两话是些琐事,,,不影响妹情节,,,所以我就先发出来了。。。


                                        回复
                                        21楼2018-04-08 22:30
                                          直截了当地说结论的话就是,莉娜・诺伊蒙多非常地焦躁着。
                                          而且那不是突发性的东西,是慢性而成的东西。
                                          也就是说因某事的原因,一直都在焦躁着。


                                          寻找那原因而朝窗外望去,今天仍未看见其身影。
                                          不知为何更加焦躁,终于大大地叹了口气。


                                          然后,看来运气不好而被目击到了。
                                          至今为止还未断绝的一直回响着的声音,感觉到锐利的视线。


                                          用不情愿的脸看去的话,是带着眼睛的家庭教师的一人,如所想那样竖眉瞪眼着。


                                          「――小姐,您在听吗!?」


                                          对持续发出刺耳如争吵般的声音,小声叹息着。
                                          没在听,一瞬间想到如果这么说了的话会怎样,但因为会变成多余的麻烦事所以保持沉默了。


                                          嘛事实虽然是没有在听着,但那也是因为没有听的必要。
                                          听已经理解的事之类,也只是在浪费时间。


                                          「……有在听啊。也就是说因为母亲努力的结果,这个国家变得和平了,正因为现在也在努力着,所以魔族才没侵略一直保持着和平,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是、是啊……嘛,就是这么回事……但是,仅是这样的话――」
                                          「然后正因为父亲在努力着,所以其他国家也没来攻入这个国家。我有好好地理解」
                                          「是、是的……真是对不起。但是,既然你在听的话,就不要以那种态度,我会很困扰」
                                          「那真是对不起了。因为窗外稍微有点在意的东西」
                                          「窗外、是吗……?」


                                          在那里家庭教师会感到奇怪是,因为知道从这里看去并看不到什么东西吧。


                                          莉娜的房间,位于宅邸的东边。
                                          而且现在莉娜旁边所在的窗子也是东边,从这里看去的是宅邸侧面方向的东西。


                                          然后在那里所伸展的是,基本看不到什么的无聊的光景。
                                          说得好听点是,恬静的东西,总而言之就是土和草和木,还有偶尔划过天空的鸟……极少数、会通过这正下方前往后院的奇特人物。


                                          「嘛,已经看不见了,请不必在意」
                                          「哈,是吗……」


                                          家庭教师似乎还没有释然,但应该是想起了自己的职责吧。


                                          「嘛,我知道了。那么再次上课了……可以吗,请好好地听呢?不然的话,小姐说不定也会变成那个样子。你讨厌那个对吧?」
                                          「是是,我知道了啊」
                                           
                                          把老是如此的唠叨当做耳边风……暂且认真听了会,但莉娜再次向窗外望去了。
                                          反正无聊的话,这边才是那好几倍――


                                          「……っ」


                                          但是看到刚才所没找到的那个人的身影的瞬间、莉娜立刻咬住嘴唇了。


                                          那很单纯,只是为了不增加这以上的焦躁。
                                          是的,那个人物才是,莉娜最近一直在焦躁着的元凶。
                                          所以会这么做,是理所当然的……除此之外没有其他意思。


                                          「……话说、我,到底在对谁做着辩解啊」


                                          悄悄嘟哝着的时候,那个人物朝莉娜的视线中部移动,穿过。
                                          一分钟不到那个身姿就已不见……无意识地,莉娜叹气了。


                                          突然在脑里所浮现的是,一周前的事。
                                          那个人物――曾经作为兄所爱慕着的人物,与其一年不见久违的再会时的事。


                                          同时地涌上的是,高兴的感情……并、不是。
                                          要说是哪种的话,那更像是愤怒的东西。


                                          明明是时隔一年的再会也太不自然了,在更加高兴点也没关系,或者说变得更可爱了之类也行,嘛关于这些如果是没有想到还好。
                                          但是最令莉娜痉挛恼火的是,那张脸。
                                          身为哥哥的他一副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莉娜瞬间来火了。


                                          但是,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交换些简单的话语,就可以走人。
                                          没有这么做,是因为他对自己所说的话――那个邀请就是原因。


                                          如果只是被邀请到外面的话,并没有什么问题吧。
                                          不如说,只是单纯地外出的话莉娜就比他多了许多。
                                          虽然那一大半都不是自己所期望的,但那出去与没出去没什么区别。
                                          所以,明明只是去外面的话就好……那时候的事,会被带出去,只是因为没有忍耐住。


                                          那天那个时候在那个场所。
                                          只有一次莉娜跟在他身后,所看到的光景。
                                          现在也能清晰的回忆出那个,感觉被他亲手所玷//污了。
                                          (【标注1】译;下面会有解释的。。。)


                                          当然这是错觉、是借口。
                                          这种程度的事还是能明白。
                                          但就算明白,能否忍耐又是另一回事了。


                                          与其说没有忍耐,倒不如说有各种各样的事没有倾吐,是在忍耐着的人。
                                          不过,要说有什么改变的话,虽然才没有这回事。
                                          但在很久的以前……一年前,莉娜与他――索马的道路就被分开了。




                                          ——————————分隔线——————————————




                                          ――今后请认为哥哥不在了。
                                          ――不、从最开始就没有这种东西呢。


                                          莉娜从母亲那被宣告了这样的话语,是在迎接五岁,那个生日时候的事。
                                          莉娜在那之前所知道的生日这种东西,是和哥哥和母亲已经宅邸的人一起悄悄庆祝的东西。


                                          当然仅这样就令人足够高兴了,但那天更是盛大的举行了宴会。
                                          那不可能不高兴……但是当看到聚集在那里的人们的时候,第一次注意到了。


                                          哥哥不在这里,的事。


                                          所以莉娜向母亲询问了。
                                          哥哥大人在哪里呢,这样。
                                          然后得到的回答,就是刚才那个东西。


                                          ――要说这个场合最不幸的事是什么的话,那就是在华丽辉煌的生日宴会上,莉娜被母亲告知了这件事……这样的话,就是没有了吧。
                                          那是,莉娜对那句话的意思,做出的正确理解。


                                          事实上,这是连索菲亚也没有想到的事。
                                          虽有索马这件事,小孩纸多少有些成熟的过滤,但对索菲亚来说索马是特别的,小孩纸就是小孩纸是这么认知的。


                                          所以把它传达出来,是为了让她产生必须得那么做的义务,并不觉得能够真正的理解。
                                          从现在开始不得不让她慢慢理解,甚至还感到忧愁――


                                          「……我明白了、母亲大人」


                                          看见那点头时的眼神的时候,才初次理解到。
                                          莉娜也是一个十分早熟的孩纸――所谓、被称为天才的那种人。


                                          而且那是,真正意义上的天才。
                                          索马是有前世的事所以理解力很高,但是莉娜是仅凭自己的才能而发挥着理解力。


                                          自己的立场,哥哥的立场,母亲的立场。
                                          那全部,那状况,只靠母亲的话语,就理解了。


                                          那毫无疑问是不幸的事,对这件事索菲亚和莉娜都注意到了,但是没有办法。
                                          莉娜也和索马一样理解到了自己的家并不普通,也知道了所谓贵族的义务的东西。


                                          ……或者,也可以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吧。
                                          这么做的话,对莉娜来说是最好的。


                                          但是这么做的话大家必会变得不幸,莉娜理解到了。
                                          所以只要坦率接受它――


                                          「……正因如此、才」


                                          不禁嘟哝,但是突然看了下,已经没有了家庭教师的身影。


                                          这么说来,回想起来,也有过像这么心不在焉被放过的记忆。
                                          这边明明是这样的样子但却什么也没被说,是因为单纯地没有注意到呢,还是觉得麻烦呢。


                                          「……嘛,不管是哪一个都无所谓」


                                          从怀里取出怀表,确认时间,在下个教师到来前,还有点时间。


                                          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还有着多余时间的莉娜,把视线从手边移开,向窗外望去――看见那个了。
                                          时机很好……或者说很坏,从后院那边回来的索马的,那个身姿。


                                          ――索马对莉娜来说,是种憧憬。
                                          无论对谁也不屈服,贯彻到底的那个身姿,毫无疑问到现在也还影响着莉娜。


                                          总是充满着自信,不管怎样的状况也不做出一点让步……但是。
                                          那样的索马的身影只是虚饰而已,现在的莉娜知道了。


                                          因为是这样的吧。
                                          索马什么技能也没,今后什么也学不会。
                                          没有才能的事也就意味着,索马只是在装腔作势而已。


                                          或者那也许是,只有小孩才有的天真。
                                          小孩纸特有的万能感之类。


                                          但是对方可是、那个索马。
                                          所以才没注意到,非常不想这么认为。


                                          不,到那为止,这还在被允许的范围呢。
                                          自己技能的事,并没有被告知。
                                          那样的话期待着未来,然后在那里持有着信心,也不觉得奇怪吧。


                                          事实上家庭教师们打心底赞扬着他,莉娜是知道的。
                                          那么的话,就算那只是虚饰而已,那也是有依据的。


                                          但是到最后,还是会知道技能的事。
                                          从那以后……这段时间,现在所看到的,那个身姿。
                                          不管怎么想,都是假装出来的,不然不可能。


                                          所以。


                                          「……我希望你能停下」


                                          不想看到与那个时候不变的身姿。
                                          就算这只是为了自己也好,现在所感受到只有空虚也罢。


                                          希望你不要再去那个森林了。
                                          那天在那里所见到的剑舞,莉娜至今还记得。
                                          是因为那只是小孩纸的缘故,所以才觉得厉害吧。
                                          即使现实不是那样的东西,但也希望只在记忆中保持着那美丽。


                                          但是。


                                          「……如果说、那是不可能的呢」


                                          将浮现着笑容的索马之姿尽收眼底,莉娜握着拳的同时,决定了。
                                          对所看到的索马的脸上所浮现着的笑容,一定让他理解到所谓的界限。


                                          ――那样的莉娜,忘记了一件事。
                                          不,那是索菲亚和家庭教师们也忘了,所没注意到的事。


                                          那是、莉娜还是一个孩子。
                                          不管在怎么早熟、天才,也与孩子没什么区别。
                                          所以,对她的思想错了的事,注意不到。


                                          以先来的家庭教师为首,新来的家庭教师们,也称呼着索马为无能,蔑视着。
                                          这件事,由于周围的想法,对莉娜带来了影响。


                                          是的,在重复一遍,莉娜最终只是孩纸。
                                          明明是孩纸,却这般努力着……但是眼前的存在,连那种事都不知道就在笑着。
                                          作为踏出最后一步,这已经足够了。


                                          话语行不通这以上,与事实没有关系。
                                          眼里所看,认识到的即为全部。


                                          过去,即为所望。
                                          其身,不管拥有着怎样的才能。
                                          其心早已,超出了极限。


                                          所以。
                                          凝视着索马离去的背影。
                                          连同美好的记忆全部破坏掉就行,莉娜下定决心了。
                                          (【标注1】译;如果还没懂,我就解释下...其实在翻译前半段后面的时候我也一脸懵X,直到我大致看了下原文后面内容才明白,,,我就谈下我自己的理解吧,简单来说就是,,,莉娜被邀请了很开心,但如果只是被邀请出去转换心情还行,,,不过【014】节男主话语被打断了(莉娜故意打断的吧),男主想要邀请莉娜到【以前那个场所】——莉娜美好回忆的那个场所,,,之所以认为被玷//污是因为男主没有才能,所以以为以前看到的是错觉,只是小孩纸时的幻想,想要保住心中的美好。)


                                          回复(1)
                                          22楼2018-04-08 22:46
                                            感谢舞忍大佬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4-08 23:07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4-09 00:03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7楼2018-04-09 00:59
                                                  以为哥哥变"无能"就看不起他 意思是妹妹也会蔑视其他无能的人吗 心理有点扭曲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8-04-09 01:23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4-09 08:30
                                                      什么时候男主来个宇智波鼬的剧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4-09 2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