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猫吧 关注:380,643贴子:9,292,829
  • 25回复贴,共1

【知冷暖】冷暖自知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应该是篇悲剧吧,先开个篇。
大概会填坑,也许。
这是你a第一次尝试写悲剧吧。
不加镇楼图了
缓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8-02-02 00:18
    ②楼资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2-02 00:20
      三楼资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2-02 00:21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8-02-02 00:21
          前排资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2-02 00:52
            还是开坑了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8-02-02 00:58
              无处话凄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2-02 01:38
                所以一天过去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8-02-02 23:19
                  额呃呃呃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9楼2018-02-02 23:29
                    第一章 花落
                    “樱花的花语是什么?”
                    不知为何,野比雄助想到了这个问题。他摇了摇脑袋,或许周围的冷空气让自己有些意识模糊了吧,日本刚刚下了第一场雪,但这雪似乎比以往来的更晚。
                    “新年了啊。”雄助叹了口气,缓缓敲了敲门。
                    “爸爸是我。”雄助有开门的钥匙,但是他并没有开门。
                    一阵冷风吹过,雄助打了个寒颤,想起白天发生的事情,他对自己来这儿的必要性产生了怀疑。
                    “爸爸的病还没有好么?”妻子的一番话似乎触动了雄助的神经。
                    “什么病?我爸爸没有病。”雄助粗暴地推开妻子的手,将妻子递过来的茶打翻在地。
                    父亲的状况他知道,但是他无能为力,自己带着父亲也看了多家医院,也拜托出木杉叔叔问询了多位医学方面的专家,但还是无人能解释父亲的病。
                    父亲并没有反抗,跟着自己全日本走了一圈。
                    父亲总是微笑的看着自己,就像以前一样,没有问为什么,和每个医生,专家都平静的交谈。
                    一年前,不忍再带老父奔波的雄助,终于放弃了。
                    就在这时,父亲提出了一个要求。
                    “我要回家。”
                    一直无法理解父亲的雄助,似乎是明白了什么,按照自家老宅的样式,重建了一座宅子。
                    父亲很满足的住了进去,拒绝了与自己一家同住的请求,开始了自己的鳏居生活。
                    一年了,自己每逢节日都会带着妻子孩子过去看望父亲,父亲也总是热情的招待自己一家。
                    雄助看着委屈的妻子,气不打一处来,但随即明白了什么,苦笑着抱住了妻子。
                    “抱歉,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
                    “我是没关系,是儿子。”妻子掩面而泣。
                    雄助没说什么,拿起大衣准备出门。
                    “把爸爸接回来吧。”
                    雄助停下了脚步,看着已经收拾好妆容微笑着的妻子,心中一暖,回以一个微笑,出门而去。
                    但是当自己敲开那扇门的时候,雄助还是犹豫了。
                    自己这些年的冷暖,是否传达给了父亲,父亲这些年的冷暖,自己是否知晓。
                    自己,真的理解过父亲吗?
                    “进来吧,门没关。”父亲的声音响起,雄助推开门,径直走向庭院。
                    果然没有出乎预料,父亲仍坐在那里,就和以前一样。
                    “来,坐这儿。”父亲朝雄助招了招手,雄助恍惚间,仿佛看见过去的父亲。
                    父亲盯着庭院中的樱花树,雄助盯着父亲。
                    二人陷入了沉默,最终,还是父亲先开了口。
                    “雄助,你看看这樱花,多美。”
                    雄助看着光秃秃的枝丫,陷入了沉思,不知该如何作答。
                    “这是你妈妈当年最喜欢穿的裙子的颜色啊。”不知为何,父亲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将雄助从沉思中惊醒。
                    “爸爸,你······。”
                    “别说话,你妈妈来了。”父亲按住雄助的头,雄助低下头,似乎强忍着留下的泪水。
                    雄助走了,他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用,父亲没有挽留。
                    寒风中,雄助独自走着,路上没有行人,只有他。
                    抬头看着天空,似乎又有一颗星星划破星空,消失在天际。
                    夜幕降临,野比大雄开始准备过年的饭菜,一道一道,直到摆满了桌子。
                    “爸爸,第一杯敬你。”
                    “妈妈,第二杯敬你。”
                    “爸爸妈妈,来看看,这是你们的儿媳,静香。”
                    “静香,第三杯敬你。我们的儿子真的很优秀啊。”
                    “还有第四杯,敬你。”
                    酒,一杯杯入肚,心,也渐渐暖了起来。
                    大雄捧起热乎乎的白薯,啃了起来。
                    “哇这玩意儿不好吃啊。老婆这玩意儿你怎么吃的起来啊。”
                    大雄笑着,泪水划过眼眶。
                    桌子上的饭菜,仍冒着热气。
                    桌子旁有五张椅子。
                    三张照片,一个人,一盘铜锣烧。
                    大雄依旧没有停止喝酒,一杯又一杯,直到醉倒,瘫在椅子上。
                    “我想你们了。”


                    回复
                    10楼2018-02-03 00:10
                      好巧啊a君,我俩先后发文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2-03 00:11
                        第二章 虎落
                        新年第一束阳光,照射在大雄的脸上。
                        拖着宿醉的身体,大雄还是起身收拾了碗筷。
                        今天有重要的约会,不能错过。
                        收拾了一下,大雄准备出门。最后的积雪也融化了,路上还有些积水,早起铲雪的工人今天也没有来上班。
                        大雄走在路上,这条一年来走了数十次的路,今天看来是多么陌生。
                        “终归还是不像啊。”
                        走了很久很久,对一个老年人来说,压力终归是大了些。
                        不想坐车,就想走走。
                        就像多年前的自己一样。
                        停下脚步,望向一条马路,物是人非,沧海桑田,一种莫名的情感涌上心头。
                        大雄望过去,满眼都是十岁的自己,和他们。
                        “这里的水泥管什么时候不在的呢?”大雄不知是在问自己,还是在问别人。
                        不过,无人应答。
                        但大雄依旧很开心,他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快到了。
                        终于,正午时分,他到了自己的目的地。一家破旧的杂货铺。
                        “刚田在吗?”大雄敲了敲门,杂货店并没有开门,看来新年的气息也影响了这家杂货铺。
                        “在,稍等”一个粗壮的声音从店深处传来,过了一会儿,一个彪形大汉出现在大雄的眼前,和自己的朋友有八分相似,不过总感觉少了什么。
                        “野比叔叔是你啊,爸爸在等你,快进来吧。”粗犷的声音,爽朗的笑容,果然是他的儿子。
                        “大雄你怎么这么慢?”房间的正中,坐着一个老头,一张桌子。
                        “离的这么远。你就原谅我吧。”大雄坐在老头的对面,倒起了酒。
                        “喂喂喂这么自觉啊,不等等我啊。”叫骂着,老头也给自己倒满了酒。
                        “我昨晚喝了一晚上酒啊。今天能不能少点啊。”
                        “不存在,满上。”老头还是给自己的老友加满了酒。
                        推杯换盏,两个人轮流灌酒,半瓶已经下肚。
                        沉默,弥漫在二人之间,两人不断地喝酒,但话却不说一句。
                        终于,还是老头打破了沉默。
                        “大雄,今天我叫你来,是要告诉你。”
                        “他死了对吧。”大雄没有抬头,继续喝着酒。
                        老头惊讶地表情说明,大雄所料的不差。
                        “胖虎,昨天一颗颗星星消失了啊。”
                        “是啊。”两位老人相互对视着,再次陷入了沉默。
                        “他那么喜欢法国,死在那里也是一种幸福吧。”
                        刚田武盯着大雄,似乎看到什么稀奇的事情。
                        大雄似乎被盯的有点难受,只能一个劲的喝酒。
                        “你叫我胖虎啊,好多年前的称呼了。”
                        大雄怔住了,是啊,自己好久没有叫这个称呼了啊。
                        “大雄,当年的朋友们只剩我们三个了。”
                        不知道为什么,说到当年的朋友,大雄的面色一变,但随即还是恢复了过来。
                        “他们一直都在啊。你看,这是小夫,你看,这是静香,你看,这是哆······”
                        “是啊,他们一直都在啊。”不像自己的儿子,刚田武似乎很了解自己,对大雄的话表示赞同。
                        二人就这么喝着喝着,没有再说话。
                        “和我说实话吧,胖虎。”大雄趴在桌子上,没有抬头。
                        “什么?”刚田武捧着酒瓶子,醉眼朦胧的看着大雄。
                        “小夫怎么死的?”
                        “砰。”酒瓶子掉在地上,刚田武微微颤抖着双手,他看着大雄,眼神中写满了诧异。
                        大雄抬起头,眼神中已经没了醉意。
                        “你不用替那两个小**遮掩,我大概知道了。我也不会做什么,只是想确认一下。”
                        刚田武紧绷的神经一下子崩了,他颓然地坐在地上,不知道该说什么。
                        大雄依旧没有说话,他依旧喝着酒,仿佛无事发生。
                        刚田武终归是没有坚持住:“我也不清楚,只是听小夫说,他两个孩子争家产争的愈演愈烈。”
                        “是么。”大雄站起身,朝外走去。
                        “大雄。”刚田武站起身,想挽留自己的老友。
                        “胖虎,谢谢招待了,我今天很开心,再见了。”大雄没有回头,径直走出门。
                        长长的街道,路上竟没有一个行人。
                        “啊,又一颗星落下了啊。”
                        大雄看着星空,鼻头一凉。
                        雪,悄然落下。
                        大雄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当阳光再次照耀在这片土地之时,大雄并没有像以往一样,早早起床,两天无节制的饮酒和前日的奔波,大雄似乎有些力竭,直至晌午才醒来。
                        “叮铃铃”像闹钟一样,电话响起,将尚有困意的大雄完全唤醒。
                        “喂,这里是野比。”
                        “野比叔叔,我是刚田,今天早上······”
                        大雄听完第一句,便怔住了。
                        “这样啊,又走了一个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8-02-04 00:21
                          第三章 英落
                          出木杉研究所内,上下弥漫着悲凉的气息。
                          研究所所长,出木杉英才博士,前些日子被确诊了绝症。
                          这并没有阻止他努力工作,病情一天天加重,研究所的人都劝他,接受治疗。
                          但出木杉博士却说:“如果治疗好了,那还好,但我赌不起,我的时间不多了,如果浪费时间在治疗上,最后还没个结果,那我的时间就完全浪费了啊。我还有好多事情没做,我还有好多理论没有探究。”
                          或许是这诚心感动了上苍,本来早该赴死的出木杉博士,却奇迹般的多活了三个月,但似乎已经油尽灯枯了。
                          “出木杉博士,你今天应该回家休息。课题不是刚刚结束吗?”
                          “没有没有,今天来是约了朋友的。”出木杉博士看起来很疲惫,但还是回答了工作人员的话。
                          工作人员搀扶着出木杉博士,那个曾经让整个科学界颤抖的男人,已经老成这样了吗?
                          但是眼神依旧坚定,或许这就是他为什么这样迷人吧。
                          “你们都先出去吧。”出木杉到了会客室,驱赶了所有的工作人员。
                          回头看了看会客室内,空无一人。出木杉坐下,突然喘了起来。
                          他痛苦的抓住自己的衣领,蜷缩着,但又说不出话。
                          “是么,就这么死了么,有点失望啊。”
                          “怎么可能你就这么死了。”冥冥之中,似乎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出木杉睁开眼,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
                          “咳咳咳。”出木杉还是捂住自己的心口,虽然回过神来,但身体负担依旧很大。
                          “没几天了。”
                          “是啊,没几天了。”出木杉终于平静下来,看着这个救了自己的男人,出木杉露出了微笑。
                          “也许是明天,也许是后天,也许就是今天,不过我该做的已经做了,没有遗憾了。”
                          “不过我有。”
                          “大雄,不说这个了,我听说刚田也······”
                          “我拜托你的事情你查到了么。”
                          “查到了,是他小儿子做的。”
                          “哈哈哈,果然如此。”大雄苦笑着,摸了摸日渐稀疏的头发。
                          “大雄你不要做傻事,他继承了家产,他的地位就在那里,你没办法战胜他的资本。”
                          大雄盯着出木杉,自己似乎是第一次看清这个男人。
                          “别这么看我,我虽然不是你们五人组,但你们的情况我很了解,小夫的儿子,不再是小夫了。他野心勃勃,想让骨川家的名字传遍海外。就连姓骨川的都挡不住他,更何况是你?
                          “这样啊,也许吧,我也没有想这么做,毕竟······”大雄没有看向出木杉,盯着西方,默默不语。
                          出木杉没有看大雄,他知道大雄有心事,只是拿出一叠文件,扑在大雄面前。
                          大雄回过神来,看着这叠文件,眼神中写满了疑惑。
                          “没什么,你们这些年都没来找过我,我得让你们看看我研究了什么。”
                          没有任何的炫耀,只是真挚的拿自己的成果给朋友分享,然后小心翼翼地等待朋友的评价。
                          “这是······”大雄翻阅着文件,脸上的表情越来越精彩。
                          “怎么样,是不是追上你们了。”第一次,大雄是第一次,看见出木杉摆出这个表情,在大雄心中一直非常自信的出木杉,居然也会有这种表情,对自己的不自信,对自己的怀疑,写在了脸上。
                          “嗯,追上了,你果然是伟大的天才。”大雄张开嘴,露出仅剩的几颗牙,笑了。
                          出木杉听到了大雄的回答,舒心的笑了。
                          “谢谢,谢谢你让我遇见他。”大雄握住出木杉的手,诚恳的致谢。
                          “不用谢,我也要谢谢你,正因为你们相遇,我才能研究到今天。”出木杉坐在椅子上,已无力起身。
                          黄昏,大雄离开了研究所,工作人员推着轮椅,带着出木杉送大雄离开。
                          “出木杉博士,这个人是谁?”
                          “也许,是我曾经的情敌吧。”
                          “是吗?他这样的人,也不配和您比啊。”
                          “不,不配的人是我。”
                          出木杉看着远方消失的背影,脸上的淡然还保持着。
                          “我可能现在才改变了这个世界,而他们,已经拯救了好多次,这个世界。”
                          当晚11:13,日本科学家,三届诺贝尔奖得主,出木杉英才博士去世。
                          去世前,他完成了自己最后的理论,后来的人们,认为这是时光机的理论基础。


                          回复
                          13楼2018-02-06 22:40
                            顶顶ww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2-06 23:43
                              顶顶,期待后文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8-02-06 23:53
                                终章 回家
                                大雄看着新闻里滚动播放关于出木杉的新闻,似乎有些没有实感,只剩自己一个人了啊。
                                大雄回到了二楼,虽然只有一个人住,但是大雄还是依旧只在二楼就寝。
                                翻开了自己房间的衣橱,那个熟悉的地方,还有熟悉的被褥,但已经没有熟悉的人了。
                                手伸到了枕头之下,那个口袋已经没有了,只剩下几张相片。
                                大雄拿起相片,坐在课桌旁。
                                “嘿,这感觉好像很久未有了呢。”大雄苦笑两声,平时坐在课桌旁,大概率会直接睡过去吧。但是今天,不知为何,久违的兴奋。
                                “原来如此,大限将至了啊,不过也算有所准备了吧。”
                                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呢?大概是她走的时候吧。自那天起,自己终于开始体会到了孤独。
                                为什么,朋友还在,儿子也成家立业,但为什么自己会如此孤独?
                                这是自己目送第几个至亲离去了?葬礼上,大雄没有说话,也没有掉过一滴泪。
                                不知从何时起,自己开始一个个送自己的亲人离开,直到自己的妻子离开,紧绷的弦终于断了。
                                她离开的时候说了什么呢?现在想想,自己似乎有些记不住了,也好,过会去那里看看吧,大概是最后一次了。
                                拿起相片,挑上一壶酒,大雄出门了。
                                夜色已现,路上没有行人,大雄走在路上,无喜无悲,仿佛世间只剩下他一人。
                                没有下雪,似乎老天爷也不喜欢这老套的情节,明明并不悲伤,为何要祈求一个悲剧的结尾。
                                大雄似乎再一次恢复了活力,健步如飞,那消失多年的热情也再次回来了。
                                “走,我们去后山。“
                                大雄站在山脚下,这座上已经大不一样,但自己还是知道,这就是自己的后山。
                                “还是老了啊。”大雄叹了口气,走到半山腰,气息便乱了,体力也难以为继,只能停下脚步休息。
                                “这样啊,看来差不多了。原来的我当年也不傻啊。”并没有爬到山顶,大雄便停下了,来到一棵千年杉旁,坐了下来。
                                摸了摸有些粗糙的树干,大雄露出了笑容,这树看起来成长的非常健康,这也没有辜负她当年的愿望。
                                “大雄,我们种下这棵树,希望孩子以后像这棵树一样,健康成长。”
                                “雄助,这棵树是我和爸爸当年为你种下的,你记得要照顾它哦。”
                                “大雄,我们的孩子快结婚了,我真的好开心啊。”
                                回想起与妻子的点点滴滴,泪水开始划过眼眶。
                                “明明说好不难过的,我怎么就······”大雄没有抹去眼泪,任由其流下,滴到树上。
                                “呐,我多少年没有来看你了呢,自从她离开之后,我似乎就再也没给你浇过水了。今天,还给你吧。”
                                大雄拿起照片,一张张翻过,小学,初中,结婚。
                                从最初五人,到四人,到五人,再到现在,只剩一人。
                                “但现在,我也该走了。”
                                “是啊,我这么有钱,也不是该走就走了?”
                                “小夫说的没错,大雄,该走了,陪我们一起打棒球了。”
                                “骨川君,刚田君,别这么说啊,该来的还是要来的。”
                                “亲爱的,我等你。”
                                恍惚间,大雄似乎看到了四个模糊的身影,他们正中,似乎有个熟悉的蓝色身影。
                                “大雄,我们回家。”
                                是啊,熟悉的家,熟悉的空地,熟悉的后山,熟悉的你们。
                                五人伸出手,将大雄拉了起来。
                                大雄终于看清了,他们的面貌。
                                “所以我说的吗,你们没有走,一直在我身边。“
                                “走吧,回家了,这里不属于我们。”
                                那天夜里,名为野比大雄的男人,身兼多个世界救世主的男人,时隔十年,再次露出笑容,没有一丝无奈,真正的笑容。
                                “给你,这是你最爱的铜锣烧。”
                                “静香,我们的孙子很健康哦,就像这棵树。”
                                今已亭亭如盖矣。


                                回复
                                16楼2018-02-09 23:4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2-10 13:26
                                    今已亭亭如盖矣……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8-02-10 15:35
                                      顶顶~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8-02-12 22:06
                                        震撼。。。


                                        回复
                                        20楼2018-02-20 21:13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8-02-20 21:52
                                            中间一段没太看懂,是说其中有人是被小夫的儿子谋杀的?这一段对全文大雄思念亲人和伙伴的主线来说有什么意义吗?


                                            回复
                                            22楼2018-02-20 23:44
                                              有点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3-04 02:01
                                                a君还是有点东西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3-04 02:01
                                                  最后没怎么看懂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3-04 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