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权主义吧 关注:32,647贴子:737,048
  • 1回复贴,共1

科学家揭开母爱之谜, 荷尔蒙让母亲变得无畏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杀光人形黑猩猩,灭绝非人类基因
================================
科学家揭开母爱之谜, 荷尔蒙让母亲变得无畏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1楼2017-10-08 18:13
    据美国广播公司(ABC)报道,世界上最伟大的、最无私的东西就是母爱。当自己的孩子受到威胁时,几乎每一位母亲都可以变成一只猛虎,舍身护子。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母亲作出这样的举动呢?仅仅是因为母亲对孩子的爱吗?  


    母亲的形象不受影响
    母亲宁可自己冒着生命危险也要保护自己孩子的安全。这种勇敢的行为,诚然与母亲对孩子的关爱不无关系,而一些化学和生理因素在其中也起了重要作用,两者同等重要。
    美国威斯康星州麦迪逊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母亲保护孩子的行为在某种程度上是缩氨酸这种荷尔蒙激素减少的结果。几乎所有的动物体内都有这种荷尔蒙激素,人和老鼠的体内也有这种激素。
    亲皮质素释放因子(CRH)是一种能够影响人的大脑从而控制人的行为的一种缩氨酸。如果给母亲注射了这种激素,那么当她发现一名凶恶男子正在逼近自己的孩子的时候,她就只会蜷缩在角落里。如果没有这种激素,那么母亲就会冲过去,猛踢那个男子。
    麦迪逊大学的动物学副教授斯蒂芬·盖米表示,这一研究结果并不会影响母亲的形象。在谈到这种和母亲对孩子的关爱一样浪漫的东西的时候,盖米说:"如果我知道了它的工作原理,我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同。"


    结论是这样得出的
    盖米和他的同事把他们的研究成果发表在了最新的行为神经学杂志上。目前他们正在从一个普通的起点出发,研究所谓的"母亲的进攻性"行为的生物学基础。多年来科学家们早就知道,在母亲在哺乳或者照顾自己的婴儿期间,体内的恐惧和紧张激素就会减少。
    威斯康星的研究小组想知道,是否因为恐惧激素的减少才导致,在面对危险时大多数母亲都可以做出勇敢的举动,她们可以攻击一个凶恶的男子主要是因为她们不再怕他。盖米说,他们猜测CRH激素可能是调控母性进攻行为的物质。因为其它研究表明,这种物质"在让人感到恐惧和紧张的过程中,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
    因此他们就收集了六只老鼠进行实验。老鼠出生六天后,他们就给其中一些老鼠注射了一定剂量的缩氨酸,而另外一些老鼠只注射不包含任何缩氨酸的生理盐水。这种注射每天一次,持续几天的时间。注射后几分钟,把这些小老鼠们同它们的母亲分开,然后再用一只雄性的老鼠去威胁它们。这些老鼠们行动上的差别是很明显的。
    被注射了"安慰剂"的那只老鼠的行动就和无畏的母性一样,根本不知道害怕。研究人员发现,在短短45秒的时间里,它就对那只雄性老鼠发起了20多次攻击。而老鼠们被注射的CRH激素越多,老鼠的行动就变得越畏缩。
    盖米说:"注射CRH剂量最大的那只老鼠,完全没有进攻行为。那只雌性老鼠只是蜷缩在角落里。因此这提醒我们,如果我们提高这种物质的含量,就会对自我保护性行为产生特殊的效果。"这一结论清楚地表明,缩氨酸在母性的行为中扮演了一个十分重要的角色,至少对老鼠来讲,是这样的。对人类而言,大概也会如此。因为人们已经不止一次发现,一些天然性激素在动物身上和人身上所产生的效果十分相似。


    最好不要招惹新妈妈
    一些研究表明,部分男性经常会对另外一些男性发起攻击,是因为他们受到另外一种激素――复合胺的影响。盖米说:"复合胺的含量越低,所做出的攻击行为就越强。这一点可以在人身上得到体现,也可以在猴子以及老鼠身上得到体现。"
    当然影响动物行为的因素有很多,母亲的天性也会使得她们甘愿冒着自身的危险来保护她们的孩子,因为传递遗传基因的欲望是一种强烈的力量。威斯康星的研究小组所做出的结论还需要其他学者的检验,而且他们的结论也仅仅是揭开了问题的冰山一角而已。盖米说:"我们的结论只揭露了问题的一部分,我不觉得我们已经抓住了问题的全部。"
    但是有一件事他完全可以肯定。那就是和刚成为母亲的动物呆在一起绝对不是一个好主意,不管对方是什么动物。几年前他还住在西雅图的时候,曾经受到一只乌鸦的攻击。那只乌鸦掠过他的头顶时,发出刺耳的尖叫。很自然,他停了下来,查看原因。当他瞥过自己的脚底的时候,他知道那只乌鸦为什么如此凶狠了。因为那只乌鸦新孵出的婴儿就在他的旁边。
    "每年都会有一个短暂的时期,在这个时期里这些刚孵化的小鸟呆在地上生活。"盖米觉得这些黑色鸟妈妈们的主意的确不错,"它们的行动的确取得了效果,因为它们可以引起你的注意,从而让你避开它们的孩子。顺便一提的是,几周前,我正牵着我的牧羊犬散步,突然一只松鸡从灌木丛中窜了出来,吓了我一跳。它狂怒地拍打着翅膀,急促的喘息着,恶狠狠的盯着我的那条狗。几天后,我知道为什么了。因为我再次沿着同一条路散步的时候,我发现那只松鸡后面跟着四只小松鸡。我的牧羊犬没有受伤,但是被一只鸟给打败了,的确有点屈辱。不过至少对方是一只做了母亲的鸟。"


    (杨孝文编译)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楼2017-10-08 1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