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吧 关注:1,631,324贴子:26,386,384

【原创】《十年覆命,后世安稳》接十年,尽量原著风,HE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说明:本帖CP为瓶邪,主写铁三角和瓶邪十年之后的故事,没有原创人物,全为原班人马。
引语:你为替我守终极甘愿在青铜门后沉睡十年,只为替我守住那份天真无邪。
我为乘你十年之情甘愿丢弃所有天真无邪,只为替你清除有关终极的一切。
十年之约,带我回家。
十年之约,陪你看那一场千年雨歇。


回复
1楼2017-07-04 20:22
    我得先向看我帖子的吧友道歉,(90度鞠躬)因为镇楼图之前只标明出处,没有处理好关于授权的问题,导致小吧主通知出示授权,然后在处理镇楼图的时候,我不知道删图等于删贴,就犯蠢删了。真的非常抱歉,我也很绝望,为了再避免出现这样的问题,现在不用镇楼图重发,(没有草稿的地方重写)你们就当重新看了一遍修改贴子吧。


    回复
    2楼2017-07-04 20:26
      看着面前那张毫无变化熟悉又陌生的脸,吴邪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那感觉既像是达成了多年来一直努力的目标,又像是解开了一个无法放下的心结,还有一种无法言明的空洞感,总之说不清很复杂。


      用力地眨了眨眼睛,清空那些多余的感觉,他看向正搂在一起的两个人,张起灵看到吴邪转头,对着他笑了笑。吴邪有一种感慨,见到你张大神的笑容真的不容易啊!一个笑容要间隔十年时间才再次看到。


      吴邪回了张起灵一个笑容,这是他十年以来,第一个没有任何深意的笑容,就只是一个简单的、真实的微笑,“走吧!小花和黑眼镜在上面等我们汇合。吴邪提起包站起来对张起灵说道。


      归途的路上特别的顺利,没有再遇到人面鸟、蚰蜒那些东西,一路上也特别的安静,连胖子都没有说话,并不是疏远了,而是铁三角经历了这么多事、隔了这么久才重新聚在一起,有很多话不知道该如何说起,生死与共的兄弟,所有的话语和感情都在沉默中,大家都懂。

      由于没有遇到什么波折,吴邪他们很快就到汇合地点,小花站起来看了看吴邪,又看了看吴邪的身后,没有说话,转身回了自己的帐篷里去了,不知道为什么,解雨臣对张起灵总是有一种不太和谐的感觉。


      吴邪没有理会周围投过来伙计好奇的视线,回过头对张起灵和胖子说:“小哥,胖子,你们先吃点东西,然后好好休息一下,我们明天回杭州。”


      “得嘞,胖爷我先去吃饭了。”胖子听到吴邪的话转身就找了一个空帐篷钻了进去。


      回复
      7楼2017-07-04 20:37
        吴邪看着还站在原地张起灵就说道:“小哥,去休息吧!有问题等我们回杭州再解决,我待会还有点事情要处理。”


        张起灵听到吴邪的话点了点头,他其实有很多问题想问的,但最终还是没有问,一是因为现在场合时机不对,二是现在的吴邪,给人的感觉就是无法能掌控的,他变了,而且他的变化是由内向外的。


        吴邪走过黑眼镜身边的时候,黑眼镜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朝着张起灵那里走去,半揽着张起灵往帐篷了方向走去,“哑巴,十年没见我们交流交流。”


        张起灵还是没有说话,黑眼镜又自顾自地说道:“哑巴,我知道你的疑问,我想告诉你,现在的小三爷是吴小佛爷,是九门后辈唯一一个能与张大佛爷并称佛爷的人,他这几年做了什么事,发生了什么,我们只知道他愿意让我们知道和愿意让我们参与的那部分,剩下的除了他自己恐怕只有被他整灭的汪家人知道了。你也不要试图去找什么蛛丝马迹,现在的吴邪,脾气可不像之前那么好了,你可不要搞事情,让他不高兴,那可是要命的事啊!”


        收起回复
        9楼2017-07-04 20:48
          离开营地的吴邪在一处断崖上站着,手指夹着烟,像一尊雕像一样一动不动地看着远方。


          “吴邪,你嫌自己活得太舒服了吗?还在抽烟!”解雨臣的声音在后面响了起来。


          “没有抽。”吴邪扬了扬胳膊示意自己只是点了烟任它自己燃尽而已。


          两人并肩站着,看着断崖下面巍峨蜿蜒的长白山脉久久地沉默,不知道过了多久解雨臣说:“结束了,这下是真的结束了,束缚了几代人命运的它,终于在你手上结束。”


          吴邪踩灭烟头背着手望着远处的山脉说:“是啊,都结束了,终结在我们手上。”



          “接下来是什么打算?不会真的撂摊子走人吧?”解雨臣又问。


          吴邪笑了笑说:“是打算这样干,我把属于我宿命的那一部分解决了,剩下的事就交给你了,洗白,彻底洗白,从现在开始,没有老九门,要终结就终结的彻底一点,这事只能交给你,也只有你能做。”


          解雨臣认真地打量着这些年以闪电般速度成长的发小笑了,“放心,你解决了最大的障碍,剩下的都交给我吧!你也是时候需要好好休息了。”


          “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医生不都说我还活着,就是奇迹吗!倒是你,这些盘口洗白起来是一件漫长的事,要是有解决困难的,我随时可以支援。”


          “你把自己管好就是帮了最大的忙了。”解雨臣说。


          吴邪知道解雨臣的意思,这个人从十年之初到现在都是这样,没有说谢谢,也不用说谢谢,我们的交情,一个眼神一个动作足以表达所有的意思。


          回复
          10楼2017-07-04 20:56
            深夜长白山上吹下来的风,吹到人身上是透进皮肤的凉。


            吴邪和解雨臣回到营地的时候,除了守夜的外,只有几个年轻的伙计还在外面,几个人看到他过来都站起来叫了声小佛爷,吴邪没说话,只是拿过水壶喝了几口热水,这才感觉舒服了一点,放下水壶后吴邪就钻进自己的帐篷里躺下了。由于吹了很长时间的夜风,身上的寒气很重,很久之后寒气退去吴邪才真正的睡了。


            直到再也听不到隔壁帐篷的动静后,张起灵才闭上眼睛,从吴邪刚才离开到回来之前,他就一直睁着眼睛望着帐篷顶,不知道从何时养成的习惯,和吴邪同行在一起的时候,感觉不到他他就不放心,或许是以前在斗里吴邪跟着他的时候养成的,没想的隔了十年,这些习惯还是没有改变。

            这十年里,他在青铜门后,大部分的时间都是没有感觉的沉睡着,偶尔暂时的清醒,他脑子里浮现的总是最后追逐他的那个倔强的身影。他以为自己会忘记,可是没有。


            这十年里只要是清醒的,他就会想起他,青铜门最近一次清醒,是几年前,他是突然的清醒的,和前几次间歇性的不一样,他知道,可能是外面发生重大变故了。


            他努力地感知外界的一切,他想知道他怎么样,可最后还是陷入了沉睡,直到几天前的彻底清醒过来,他知道,已经十年了;看着门里的一切,他知道,吴邪终于还是走上了最初他引他、想让他走的那条路

            再见到吴邪,吴邪给人的感觉让他有点诧异,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在吴邪的身上看到自己的感觉,那种沧桑感甚至比自己都重,他老了,老了不是外貌而是眼神和心。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黑瞎子说吴邪不让人知道的事,没有人能知道,他们是如此,汪家人和张家人也是如此,这就是小三爷这十年来成长的具体表现。

            可是,他必须知道,必须知道当初那个像光和温暖一般存在的吴邪,是怎么堕入这黑暗冰冷的深渊的,是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没有办法跟他一起经历这些痛苦,但是他必须知道他经历过哪些痛苦。


            回复
            11楼2017-07-04 21:0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7-05 01:11
                更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7-05 08:28
                  八月份的长白山,大部分都是郁郁葱葱的,但山顶却是银白的一片。营地在一处比较平坦的崖上,脚下是茂密的森林,头顶是千年不融的积雪。

                  吴邪醒来时已经是上午了,走出帐篷的时候伙计们正在收拾东西,小花和黑眼镜坐在一处,小哥和胖子相隔不远地坐着,胖子跟他们好像说着什么,小哥还是没无表情地看着远方,小花仍然玩着永远通不了关的俄罗斯方块,黑眼镜还是时不时不正经地调戏几句,大家似乎都没有变,好像变得人只有他。


                  胖子旁光里看到吴邪就扭头对吴邪喊道:“我说天真啊,这小哥一回来,你就睡的比胖爷我还香,小哥是你的安眠药还是安眠曲?”


                  “哪能跟你比,就你那震天盖地的呼噜声,雷神都要甘拜下风。”吴邪回讽回去。


                  “得了,胖爷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你一般见识,你快去吃东西吧,这张嘴杀伤力太大,要不是胖爷我有神膘护体,早就被你射成刺猬了。”


                  吴邪没有再说话,胖子说的没错,这十年来他几乎没有睡过一次安稳觉,每一个阶段都有不同的梦魇,直到后来因为费洛蒙,之前的噩梦都变成了各种讯息。有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无法辨别时间,不知道白天和黑夜甚至他都不知道自己还是不是人了。

                  后来这个情况被小花和黑眼镜发现,他们强行制止他这种透支生命的疯狂的行为,甚至比他自己更在乎他的命,就算这样他的身体还是留下了大量的后遗症。


                  做任何事都是要付出代价的,他原本的计划就已经压上了自己的命,死了是意料之中,活着才是计划之外,其实他已经赚了。


                  回复
                  21楼2017-07-05 09:16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7-05 09:25
                      接过伙计递过来的吃的,吴邪察觉到张起灵的视线,其实说实话,张起灵那么强大的视线让人忽视不了他的存在。而且吴邪察觉的,从小哥从青铜门后出来开始,他的视线就若有若无地落在自己的身上。


                      不知道想到什么,吴邪笑了起来,这一笑,让几个人的视线全都集中在他身上,吴邪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胖子啧了一声对小哥说:“小哥,咱别理他,天真这是蛇精病又犯了,可能出门的时候没有吃药。”

                      张起灵......


                      “小佛爷,东西都收拾好了,我们什么时候返回?”一个伙计走过来问吴邪。


                      吴邪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众人向前走了几步:“在离开之前我有一件事要跟你们说,在场的各位都是这些年来跟我出生入死的兄弟,也都靠你们我吴邪才能走到今天。老九门的一切从现在开始终结,从今以后再也没有老九门这个称呼,吴家各地的盘口,全都移交给花儿爷洗白,无法洗白的盘口,继续在黑道上混的,要全力为洗白盘口的计划开路。你们都是我信任或看重的人,告诉你们也是希望你们能配合花儿爷组织各个盘口的洗白计划,我相信花儿爷也不会亏待大家的。”

                      吴邪说完大家都沉默了,吴邪却没有丝毫的表情站在原地,显然是在等他们的回答。


                      坎肩打破了沉默,“东家放心吧!兄弟们不会辜负你的信任的。”


                      吴邪看着坎肩点了点头,“来的时候我们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回去的时候我们也要昂首挺胸,现在我们跟过去所有的一切告别,下山就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回复
                      23楼2017-07-05 14:17
                        自始至终胖子他们都没有插话,因为他们知道,这些对吴邪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在场所有人里只有张起灵一个人,被吴邪的表现恍了神,曾经文弱温和的吴邪怎么锻炼成这个样子的?仅用一个人的气势就镇住了全场像个君王一样。


                        他脖子上的致命伤又是怎么回事?受了这么严重的伤他是怎么活下来的?这些疑问没有人能替他解答。不告诉你是因为没这个必要也不让你感到愧疚,这应该就是吴邪现在的想法。



                        想到这张起灵从心底溢出一点嘲讽的情绪来,十年前他也是这么对吴邪的,他记得他对吴邪说:“有时候对一个人说谎,是为了保护他,有些真相也许是他无法承受的。”所以,他们现在这样对我,是说明真相对我来说也不是那么容易接受的吗?张起灵在心里问道。


                        果然,出来混都是要还的。黑瞎子要是知道张起灵现在的心理活动,一定会这么吐槽的。


                        时下正值长白山旅游的旺季,上下的酒店旅馆几乎都没有足够的房间让吴邪他们一行人入住,折腾了半天终于把入住的问题解决了,酒店的四间房被吴邪他们承包了,“只有四间房,胖爷我一个人一间,剩下你们自个去分配,胖爷我先去睡了。”


                        吴邪本来想说小哥一个人一间,我随便和小花黑眼镜谁一间,没等他说出来,迎接他的只有两声关门声,无奈地摇了摇头看向张起灵道:“小哥,那只能我们两一间了。”


                        回复
                        24楼2017-07-05 14:25
                          19,20楼去哪里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7-05 19:18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7-05 19:19
                              默默顶一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7-05 21:33
                                今天一天都在外面跑腿,顶着强烈的紫外线和三十多度的气温在室外待了很久,刚回家,几乎要崩溃了,现在爬上了更文。


                                回复
                                29楼2017-07-06 20:00
                                  张起灵没说话,吴邪也没有等他说话,自己刷卡开门,“吴邪,你在躲着我!”在推门进去的时候,张起灵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吴邪可以感觉得到张起灵就在他背后,几乎是贴着他后背站的,只要他一动就能触碰到他。


                                  吴邪没有立即回答,进门后插卡开了灯,吴邪把外套脱了仍在沙发上,自己也卧进沙发里揉了揉眉心说:“小哥,我没有躲着你,只是突然一时没适应。”十年了,这十年我把自己搞成现在这个样子,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一心想让我退出远离这个圈子的你。我觉得我们都需要时间来适应彼此,你需要用时间来适应我的变化,我需要用时间来适应面对你。


                                  张起灵盯着吴邪不说话,周围除了沉默还是沉默,气氛尴尬到极点。若是以前的吴邪可能会想办法找话题,可那是以前了,现在的吴邪,并不是一个能主动花心思在这些事上面的人。


                                  两人各自沉默地睡下,听着对方平缓的呼吸慢慢地睡了过去。


                                  半夜,张起灵察觉到身边的人不对劲,体温低到非常人承受的地步,他的手才触到吴邪的脉搏吴邪就醒过来挣脱。张起灵看着吴邪,吴邪看着张起灵,最终还是吴邪打破沉默:“那个,小哥,不好意思啊,我这是条件反射。不过,你大半夜不睡觉干什么?我吵着你了。”

                                  吴邪看着张起灵,在房间暗灯的弱光下,张起灵的表情带着沉重和担忧,眉头微皱,“体温,还有脉搏。”


                                  张起灵吐出无头无脑的几个字,吴邪还是听懂了他的意思,“没关系的小哥,这是吸收费洛蒙留下的后遗症。”吴邪满不在意云淡风轻地说,在张起灵想要继续追问的目光中躺下, “小哥,明早就出发,不要浪费时间,休息吧!”


                                  收起回复
                                  30楼2017-07-06 20:07
                                    第二天临出发前,吴邪递给张起灵一个牛皮袋,“小哥,从现在开始,你自由了,你不用再一次次地追寻、背负那深不可测的命运和责任了,现在你想去哪里都可以,没有什么能够绊住你的脚步了。”


                                    张起灵打开牛皮袋看了下,里面有一些证件,一串钥匙,两张银行卡,钥匙后面附着一张卡片,只有一行字,是杭州某一处的地址,地址后面的四个字直击张起灵的心脏。


                                    一种久违的感觉涌了上来,那是迷茫时的指路牌,那是黑暗中的光,那是吴邪曾经的诺言,“接你回家”这四个字,证明了吴邪没有改变,还是那个在沙漠营地火堆旁,倔强地对他说“要是你消失,至少我会发现”的吴邪。

                                    可是吴邪,你为我做了所有能做的,而我连保护你这件事都没有做到,跟你比,我真的......想到此,张起灵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他要先回张家一趟。


                                    吴邪现在的情况绝对不好,正常人的体温不会低到那个地步,正常人的脉搏也不是他那样的。吴邪不告诉他,他可以自己查,吴邪对自己的身体变化不在意,他不能不在意。这些情况他必须弄清楚原因。


                                    收起回复
                                    31楼2017-07-06 20:26
                                      以前的人都无语到已经出坑了吗?现在也没人看吗?


                                      收起回复
                                      32楼2017-07-06 20:28
                                        有,在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7-07-06 20:47
                                          楼主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7-07-06 21:14
                                            挺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7-07-06 21:15
                                              楼楼,有在看哦……一直在坑里呢,不过千万不要真的变成坑啊!会死 人 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7-07-06 22:25
                                                很喜欢的,所以别弃坑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7-07-07 04:27
                                                  车队在休息站集合完毕,众人出发前,张起灵叫住正要上车的吴邪,“吴邪,你们先回杭州,我要先回张家一趟。”


                                                  听见张起灵这句话解雨臣首先炸毛了,“张起灵,你TM的是不是太过分了!”这么说着,解雨臣就要抡拳头揍张起灵,却被黑眼镜拦住了,吴邪说:“小花,你先回车上。”


                                                  解雨臣对吴邪哼了一声就走了,黑眼镜看了看吴邪又看了看张起灵,啧啧了几声后朝解雨臣的车走去。


                                                  “我说小哥啊,不是胖爷我说你,天真费了这么大精力接你出来,虽说是兄弟这些可以不用见外,但是你出来做的第一个决定就是回那个对你只有利用的张家,这个做法真的太不是兄弟了,你这么做让小吴……”胖子没说完就被吴邪打断了。

                                                  吴邪现在的表情可以用平静到诡异来形容,要是以前早就爆粗口骂娘了,“好了胖子,别说了,小哥有他自己的考虑,他要去哪,我们没有资格干预也阻止不了。”


                                                  胖子看着吴邪没有再说话。听到吴邪的话,张起灵想要说些什么,几次动了动嘴唇却都没有说出来。


                                                  吴邪从心底感到嘲讽,对自己的嘲讽,“小哥,你不用觉得愧疚,刚才在酒店里我就说了,你现在自由了,想去哪里都可以,想回张家就回,我们先走了。”


                                                  说完吴邪就扭头招乎胖子上车,张起灵看着吴邪,心里突然空落落的,好像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他有一种感觉,今天就这样离开,他和吴邪可能再也回不到以前了,可是他必须得离开。


                                                  收起回复
                                                  40楼2017-07-07 13:52
                                                    看着张起灵的表情,吴邪打心底感到嘲讽,对自己这些年执着的嘲讽,“小哥,你不用觉得愧疚,刚才在酒店里我就说过了,你现在自由了,想去哪里都可以,想回张家就回,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完吴邪就扭头招乎胖子上车,张起灵看着吴邪的背影,心里突然空落落的,好像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他有一种感觉,今天就这样离开,他和吴邪可能再也回不到以前了,可是他必须得离开。

                                                    车队在高速上飞驰着,道路两侧的景物一个接着一个地被甩在车后,胖子看着吴邪几次欲言又止。


                                                    吴邪正靠着座位上闭目养神,很久之后出声道:“胖子,你知道,我累了,我真的累了,我现在身心疲惫,没有精力再去执着再去追寻那个从不肯为我停下脚步的背影。现在所有事都结束了,小哥也出来了,他要去哪是他的权利,我不在执着是我的选择,这样就好了,我们再也不欠着谁了。”


                                                    我自以为可以带他回家,可从来没想过他稀不稀罕,一切就这样结束吧,而且,这件事到头来就是我的一厢情愿而已,他张起灵可从来没有做过什么承诺,我想停下休息了。


                                                    回复
                                                    41楼2017-07-07 16:06
                                                      顶一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7-07-08 01:09
                                                        抱住楼楼亲一个~mua~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17-07-08 01:10
                                                          楼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楼2017-07-08 1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