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布袋戏吧 关注:78,709贴子:5,031,425
  • 6回复贴,共1

【口白】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第十五集 一剑断情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口白由金光口白整理小组整理。
所有文字剧情归天地多媒体国际有限公司所有,转载注明出处和录入者即可。
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
【】地点
[ ]旁白
()动作描述
< >心理描写


TXT文档下载
链接:http://pan.baidu.com/s/1nuDThDv 密码:u87b


回复
1楼2016-09-08 22:31
    第十五集 一剑断情
    录入:千年等__蛇,恋白,北龙归心
    校对:叶清眉

    【天擎峡】
    (剑无极意外对上任飘渺)
    任飘渺:我讲过,再让我见到你,我会亲自送你一程。
    剑无极:怎会是你?怎会!
    (相看两厌,任飘渺剑气直逼剑无极)
    [一剑,似云缥缈;一剑,狠辣绝杀。是一剑逼命,更欲一剑断情!]
    (两人剑来剑往,身法飘逸)
    剑无极:住手!(一瞬迟疑,已然受创)
    任飘渺:为什么要住手?你忘了宫本总司的仇?
    剑无极:闭嘴!任飘渺,别以为你是丈人,我就会对你手下留情。
    (来往进退,以快打快)
    任飘渺:破空飞灭。
    剑无极:飘渺无极。
    [早已熟悉的飘渺剑法,变化之中更有变化。剑无极把念一心,运化无中生有、无穷无尽之招。]
    (剑无极多次受伤,却丝毫不退。)
    剑无极:就为了凤蝶,你真将凤蝶视为你的禁脔?
    任飘渺:你只会为凤蝶带来危险。
    剑无极:一切都是你在演戏,为了拆散我跟凤蝶?!
    任飘渺:你没资格得到凤蝶。
    剑无极:你凭什么替别人做主?自以为是的变态。飘渺无尽!
    任飘渺:一次又一次,证明了你的自私。剑九·轮回!
    (剑无极诡异身法穿过轮回剑阵,任飘渺受伤)
    任飘渺:剑十·天葬!
    剑无极:(受伤)飘渺无定!
    [剑招不断累积,转眼已是极限。剑十之后,便是——]
    任飘渺:十一·涅槃!
    [涅槃一出,剑气纵横瑰丽,剑无极虽大有提升,在剑招与根基的差距面前,败得毫无余地。]
    (剑无极再度受伤后退,剑十一剑气不止,却见凤蝶冲入战圈)
    凤蝶:主人,快住手。
    (见到凤蝶挡住剑无极面前,任飘渺只好终止剑十一,参与剑气划伤凤蝶)
    剑无极:凤蝶。(吐血,凤蝶想上前扶住,看了一眼走来的任飘渺又停下。)
    任飘渺:凤蝶,闪开。
    凤蝶:我不闪。
    任飘渺:他不值得你的托付。
    凤蝶:但是我心甘情愿。
    任飘渺:那就让你恨我。
    剑无极:这又是你的游戏吗?我早就知道你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人。
    任飘渺:你只会为凤蝶带来危险。
    剑无极:是,我会为凤蝶带来麻烦,但这不表示你就可以玩弄我们的感情!
    凤蝶:剑无极,别讲了。
    剑无极:凤蝶。难道……你也与他串通一气?
    凤蝶:不是,是主人将我擒走囚禁。他说他要试炼你。
    剑无极:试炼?
    任飘渺:他没能力保护你,就算看到你的断手,也宁愿解救公子开明,枉顾你的处境危险。他将你置入危机,却没将你的安危放在首位。
    凤蝶:就算主人你讲的是对的。但是……我爱他。这就是我爱的剑无极,心直口快,常常不衡量自己的能力就去冒险,将自己的正义放在前面。他是一个白痴,但是,我就是爱他这种个性,宁愿自己痛苦,也绝对不肯让错误的事情在自己的眼前发生,绝不肯牺牲别人来成全自己。我就是爱这样的剑无极。
    剑无极:凤蝶……
    任飘渺:你值得更好的。
    凤蝶:就算有更好的,也不是我要的。
    任飘渺:他就要离开你了。
    凤蝶:我会等他回来。(缓缓抱住剑无极)
    任飘渺:随便你吧。(离开)
    剑无极:凤蝶……(拥抱)


    收起回复
    2楼2016-09-08 22:31
      【海境·潜龙崁】
      (狷螭狂静立,梦虬孙在旁独自饮酒)
      狷螭狂:这样好吗?
      梦虬孙:嗯?
      狷螭狂:只有俏如来一人,罪者不放心。
      梦虬孙:你不相信他的能力?
      狷螭狂:朝中之事,身为代掌师相的你,也有责任。
      梦虬孙:我正在行使责任啊。(饮酒)老实回答我一个问题,你认为皇三子算是罪有应得吗?
      狷螭狂:如果这是陷阱,罪者认为不算。
      梦虬孙:别这么理性,用你的感觉回答我,你……会很希望皇三子死吗?三番两次针对你,不问缘由。像他这种人当上太子,有朝一日登基为王,恐怕会因为一点猜忌下令杀人。
      狷螭狂:你是在防患未然?
      梦虬孙:我想听你的意见。(狷螭狂不语)讲啦,你希望他活,还是死?
      狷螭狂:我希望你诚实。
      梦虬孙:嗯?
      狷螭狂:你明知这是责任,却因为顾及罪者迟不出手,这与陷罪者于不义有何不同?去吧,你已经浪费太多时间了。
      梦虬孙:至少我证明一事,(拿起酒递给狷螭狂)我没看错人!(离开)

      【海境·牢房】
      (北冥缜独自在牢房中,此时外面传来声音)
      卫兵甲:(声音)啊……
      梦虬孙:(声音)好了好了……让我进入。(进入天牢)
      北冥缜:嗯?(看到来人,转身不见)
      梦虬孙:什么态度,欠你的吗?
      北冥缜:你来做什么?
      梦虬孙:听冤情。
      北冥缜:哈!
      梦虬孙:听说你口口声声说自己被陷害,我身为代掌师相,有必要了解。
      北冥缜:我还以为,你只会拿师相的权势压人。
      梦虬孙:不想要好好讲,那就算了。
      北冥缜:你希望我讲什么?是谁陷害我,是谁有动机陷害我,有,我有人选,但你不会相信。
      梦虬孙:谁?
      北冥缜:狷螭狂。
      梦虬孙:(激动之下,双手紧抓牢房门)看到鬼!你知道吗,就是他劝我来替你洗清冤屈的。
      北冥缜:(走到门边,双手紧紧抓住梦虬孙)这是他的阴谋!明明他是最有动机的人,你却怎样也不肯怀疑他,你不是要查案?查啊!查啊!
      梦虬孙:放手,你给我放手!(推倒北冥缜)
      北冥缜:你现在,一定很想我死吧?狷螭狂也是,你们都是,乱臣贼子!
      梦虬孙:你真可怜,被仇恨蒙蔽双眼。你放心,我不会像你一样。我要你活着,证明你是不对的!(离开)
      北冥缜:可恶!可恶啊!


      回复
      5楼2016-09-08 22:33
        【海境·监牢】
        (二皇子入内,门卫撤了出去。)
        北冥缜:皇兄……
        北冥华:为什么要陷害我?
        北冥缜:那封手谕,真正不是我写的。
        北冥华:我不是来听你辩解的。
        (海境士兵盛上一壶酒水)
        北冥华:我是来帮你饯行的。(斟酒)先干为敬,这夜过去你就剩下两天的时间了,你入宫时可曾想到会有今日?
        北冥缜:我是被陷害的。
        北冥华:陷害?娘娘中毒时,你马上军管紫金殿是谁陷害?而后无由将我们软禁调查是谁陷害?你的兵马在紫金殿大开杀戒,王下御军伤亡不计其数,是谁陷害?
        北冥缜:兵进紫金殿我难辞其咎,但毒绝对不是我下的。
        北冥华:我也很想相信你,但是娘娘不相信你,这次大军压境可是触犯了鳞族的禁忌,也是你最讨厌的人他的血亲所犯之过,你该庆幸到现在你还没子嗣,否则下场可能不比狷螭狂好过。
        北冥缜:皇兄!
        北冥华:(泼酒)敬酒不吃。
        北冥缜:啊……
        北冥华:苍天有眼,若你的兵马趁乱杀掉父王,岂不是让你这个暴君顺理成章继位?

        【四皇子寝宫】
        俏如来:俏如来见过殿下。
        北冥异:何必客套,坐。
        俏如来:殿下找我有事?
        北冥异:在这种时候找你,谅必你也是猜到何事了。
        俏如来:请殿下明示。
        北冥异:哦。
        俏如来:毒害娘娘的凶手,以及锋王谋反,不知霄王殿下想谈什么。
        北冥异:分成两件事谈论,你认为这两事无关?
        俏如来:也许相关,但是否同一人所为,俏如来暂时保留态度。
        北冥异:你不怕我多心?
        俏如来:俏如来只是想提供一个有利的方向,让殿下参考。
        北冥异:什么方向?
        俏如来:讨保锋王。殿下没立时反驳,表示想过这个可能了。
        北冥异:我不敢说自己的智慧超过你,但宫内之事也算看得明白,三皇兄的措举,充满了难以理解的矛盾。
        俏如来:但殿下终究没发出异议。
        北冥异:我怕我看错了,而且三皇兄与我乃储位竞争关系,今日让他脱了险就怕他心生怨恨,用更激烈的手段报复。
        俏如来:我倒认为,适时施恩反而对殿下有利。
        北冥异:愿闻其详。
        俏如来:锋王的个性笃实,对于欲加之罪自是不认。但若殿下代为说情,一来锋王有欠于你来日必退一步,二来等于对众人宣示,殿下并非陷害他的人,来日案情有变亦对殿下有利。
        北冥异:这嘛……
        俏如来: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若锋王从此一蹶不振,殿下亦可顺势向母妃讨情,得到鲲帝、鲛人两脉支持,殿下入主东宫之路,岂非一帆风顺?
        北冥异:看来,你是存心要位锋王讨保了。
        俏如来:俏如来分剖利害,不过提供选择,还请殿下考虑。
        北冥异:嗯……其实,我也有一个问题。
        俏如来:殿下请说。
        北冥异:若三皇兄因此与储位无缘,就只剩我与二皇兄竞争,若你相信,我不是陷害三皇兄的人,那你对二皇兄有事何种想法?
        俏如来:这不是殿下的问题。
        北冥异:哈,那我开门见山,届时你是否愿意为我,贡献一臂之力?
        俏如来:殿下身边已有谋士,再者俏如来并非海境之人。此番造访本为医治鳞王,岂料卷入政争不是我的本意。
        北冥异:但终究你还是放不下。
        俏如来:这是责任,从我继承钜子之位开始,就必须守护的理想,只要殿下能使海境平乱——东宫之路,何止一臂之力!

        【海境·御膳房】
        梦虬孙:<俏如来说要先去找误芭蕉,但这样够吗,误芭蕉是皇三子的人,她的证词娘娘未必采纳……>
        (梦虬孙走到食物聚集地,看到砚寒清正在试吃。)
        梦虬孙:唉。
        砚寒清:龙子,你怎会来这里叹气?
        梦虬孙:我是看到你这样这么清闲,突然怀念起以前的日子。
        砚寒清:应该不只是龙子这样吧,诸位殿下也是啊。
        梦虬孙:看到鬼,他们现在斗得这么狠,明招暗招都用上了,你看看那个皇三子,现在是什么下场?
        砚寒清:微臣以为龙子很讨厌他。
        梦虬孙:他的讨厌,不是那种满腹黑水的讨厌,是讲他之前盘查你,你都不会讨厌他喔?
        砚寒清:公事公办啊,只是脑袋没有多好。
        梦虬孙:哇,很难得看到你这么损人。
        砚寒清:微臣只是实话实说,你看,下毒之后还将毒藏在居处不赶紧处理掉,竟然有这么笨的凶手。还有,这毒一被搜出就是一罐,与娘娘所中的份量相比多了十倍不只,这不是等同宣示他还会害更多人,正常来讲一次没成功就要赶紧处理掉了,还等人……
        梦虬孙:有理!你讲得有理!砚寒清,你还真是有犯罪的头脑。
        砚寒清:啊,龙子,这个结论……
        (龙子匆匆离开)
        砚寒清:不对吧……


        回复
        7楼2016-09-08 22:34
          【清卯宫】
          未珊瑚:为何你们急于求见?
          俏如来:事关锋王殿下。
          未珊瑚:你们想谈缜儿?
          北冥异:娘娘,儿臣……
          (梦虬孙突然入宫)
          梦虬孙:别阻挡我,我有急事。参见娘娘,你们也在这里。
          未珊瑚:先让异儿先说吧,异儿,你想说什么?
          北冥异:儿臣在此斗胆,讨保皇三兄。
          未珊瑚:为何如此突然。
          北冥异:看似突然,实乃儿臣深思熟虑的结果,皇三兄的个性娘娘亦知,他绝非暗行阴诡之辈。
          梦虬孙:是啊,我也是这样认为。
          未珊瑚:梦虬孙……
          梦虬孙:我知道自己插嘴不对,但娘娘思考一下,如果皇三子真的要毒杀妳,为何要在失败之后,不赶紧处理掉毒药,还等别人进去搜到,这也太笨了吧。
          北冥异:此事儿臣也感到蹊跷,依三皇兄的个性,受他人构陷可能性极大,甚至连此次兵进紫金殿也……
          北冥华:也难辞其咎!
          北冥异:皇兄。
          北冥华:我还在想,为什么你们一个接着一个,进入清卯宫,幸好我及时赶来,否则就让你们铸成大错了。
          未珊瑚:华儿亦有事禀报?
          北冥华:这是鲲帝王脉、宝躯一脉联合奏本,内中共一百四十二名上至耆老,下至身负要职,还请娘娘过目。
          未珊瑚:何事上奏?
          北冥华:此次兵进紫金殿,危及父王,朝野群情愤慨。儿臣亲身走访,众人皆有共识,希望娘娘缩短时程——今日午时,处斩北冥缜!
          未珊瑚:<这……>
          俏如来:京王殿下,此事娘娘尚在审议,以群情相逼不是上策。
          北冥异:皇兄,你难道看不出来这当中存有阴谋?
          北冥华:阴谋?我去见过缜弟了,他也是辩称自己被人陷害,结果他才讲完,你们就来这里替他求情了,好巧啊。那我是不是也能怀疑这是你们设计的阴谋?
          北冥异:我只是就事论事,反倒是皇兄这么急于处死三皇兄,难道陷害三皇兄的人,就是你。
          北冥华:哇,天地颠倒了,那封手谕写了不利于我的内容,分明阴谋构陷,你们不去质疑这个,却来质疑我,但手谕有可能造假,兵进紫金殿造成偌大伤亡却不是假。何况兵犯皇室,本是死罪。你们没理由为他开脱。
          俏如来:京王殿下此言差异,若大军压境不是锋王本意,则锋王无罪。若因此问斩,岂非枉死无辜?
          北冥华:但军队是他的,就算他不是幕后黑手,仍犯治军不严之罪难辞其咎,按律当流放边疆,不得再踏入皇城一步。
          俏如来:<京王今日气焰极盛,步步紧逼,是有人在背后指导。>
          北冥异:流放……
          俏如来:霄王殿下,我认为……
          北冥异:如果真没办法,儿臣也恳请绕过三皇兄一命,改以流放处置。抱歉,俏如来这是鲲帝王脉的期望,北冥异不能违背。但至少念及血脉,保三皇兄一命。
          北冥华:但,我还是认为北冥缜应该处斩,请娘娘决断。
          未珊瑚:这嘛……
          俏如来:俏如来,请详细考虑,毕竟娘娘身为代掌王权……
          北冥华:俏如来,海境之事你一名外境之人,有何资格插手?
          梦虬孙:他是没资格,那我呢。
          北冥异:沧海珍珑。
          梦虬孙:我以师相之位进言,锋王北冥缜一案尚有疑点,在查清之前不得论罪。
          北冥华:别以为你手持沧海珍珑,就能颠倒是非。海境尚有国法。今日北冥缜必须论罪。
          梦虬孙:逼杀王储,北冥华,相权之前该当何罪?
          北冥华:梦虬孙!鲛人相位,鲲帝所赐,今日本皇子就挟鲲帝一脉联名,拔你职权重贬贱族。
          梦虬孙:你敢!
          北冥华:有何不敢!


          回复
          8楼2016-09-08 22:34
            【渡口】
            (剑蝶执手惜惜)
            剑无极:好好保重,凤蝶。
            凤蝶:嗯,我看主人的意思,此行甚是风险,你要小心。
            剑无极:我明白。
            凤蝶:保重。
            剑无极:我会尽早回来。
            凤蝶:嗯。
            (深情对望)
            凤蝶:剑无极。
            剑无极:蝶蝶。
            凤蝶:我等你。
            (剑无极不舍拥抱凤蝶,二人吻别)
            [故人远行,离情依依,剑无极即将重回故乡,开启新的篇章。
            欲知详情,请继续收看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第十六集,谜团中的阴谋。]








            回复
            9楼2016-09-08 2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