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布袋戏吧 关注:78,673贴子:5,030,736
  • 6回复贴,共1

【口白】金光御九界之墨邪录 第二十集 双重背叛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口白由金光口白整理小组整理。
所有文字剧情归天地多媒体国际有限公司所有,转载注明出处和录入者即可。
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
【】地点
[ ]旁白
()动作描述
< >心理描写

TXT文档下载
链接:http://pan.baidu.com/s/1o7qNGro 密码:izqx


录入:余生、鱼头
校对:叶清眉


回复
1楼2016-04-29 10:22
    第二十集双重背叛
    录入:余生鱼头
    校对:叶清眉

    【山洞】
    (山洞之内,元邪皇与应龙师肃然对立,危险紧绷的气氛笼罩四周)
    元邪皇:死,或者合作。
    应龙师:邪皇真有自信,在这个时刻还想发号施令。
    元邪皇:吾,依靠的是实力。
    应龙师:你在无极山破坏六绝禁地受到的损害、消耗的力气,岂是这短短两天能恢复的?老朽倒是认为在此一战,邪皇,输不起。
    元邪皇:老朽?在本皇面前称老朽,你还是太年轻了。是,吾受伤在身,虚耗了许多力量,那让你率领所有的魔兵来拼尽现在不全的吾,你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应龙师:嗯?
    元邪皇:比胜弦主早死,比修罗国度更快在人世覆灭,你苦心的绸缪,最后得到的结果会是如何?让你用这微薄的时间盘算吧。
    应龙师:让你活着对我也没任何好处。回归始界,让下一条烛龙有出现的机会,对凶岳疆朝更是祸害无穷。
    元邪皇:将这个问题丢给别人烦恼吧。
    应龙师:你的存活,就是九界的烦恼。(应龙师运招)
    元邪皇:三十个日落,(应龙师闻言收招)这就是我最后的生命。
    应龙师:嗯?
    元邪皇:这个讯息可以给你很多联想与线索。
    应龙师:我怎么知晓真假?
    元邪皇:你需要用时间去判断这个情报的真伪吗?若是,你的智力实在远不如胜弦主。
    应龙师:你要怎样的合作?
    元邪皇:继续你之前所做的,将所有的目标放在你的魔世鸿图。
    应龙师:嗯?
    元邪皇:本皇相信已经有人与你接触了,用修罗国度与闇盟交换你对抗本皇。但你可以深思,细细深思,你现在还有这个必要吗?
    应龙师:<如果元邪皇真的会在三十天内身亡,无论始界是否回归,都不会影响凶岳疆朝一统魔世的结果,只要……>
    元邪皇:只要胜弦主与双尊身亡,你的目的就能达成。
    应龙师:邪皇料定老朽的心思了?
    元邪皇:敌人送来的礼物你大可收下,敌人的要求你可以坐视。如果本皇必死,那你就不需要为本皇多费力气,你明白该怎样做。
    应龙师:呵呵呵……到现在老朽才明白,邪皇的智慧以及深谋远虑,这等的智勇双全,难怪敢一魔抗衡九界——如果,你真是元邪皇!
    元邪皇:你怀疑本皇?
    应龙师:在老朽面前的是真正的邪皇,或者是替身?
    元邪皇:你要试,吾乐见。赌上你的生命来辨别吾的真伪。若你没这个胆量。(起身离开)
    (应龙师运掌欲袭元邪皇,思考后终是放弃)

    【荒野】
    (元邪皇快步独行,高处凰后持裂羽铳欲杀)
    凰后:元邪皇。
    (元邪皇似有察觉,经过一石壁时再未出现)
    凰后:嗯?
    (闇盟与苗疆士兵在附近搜查,并无所获,凰后见机一枪击破石壁,发现元邪皇已消失无踪)
    凰后:是假货,被他脱逃了。<替身,为何元邪皇要派出替身?这是吸引目光的方式,还是拖延战术,或者另有深意?>

    【荒野】
    (银燕对上斗角犀)
    斗角犀:就是你在攻击我们的魔兵?
    雪山银燕:魔将,来。
    斗角犀:喝!(斗角犀攻向银燕)
    雪山银燕:哈啊!(二人拳掌交接)
    [体力不支,又无兵器在手,雪山银燕难以招架,节节败退。]
    雪山银燕:(被一拳打退)<他的拳力刚猛非常,必须封住他的拳头。>
    斗角犀:找死!(再次攻上)
    雪山银燕:哈啊!
    [银燕奋起雄力,两拳交击,斗角犀被震退数十步。]
    (银燕趁势追击再补一拳,却不敌伤退)
    斗角犀:哈哈哈……我的钢拳连刀剑也伤不了,何况你这对肉拳?以卵击石,愚蠢!
    (斗角犀欲上前拳打银燕,却在出拳瞬间发现手臂早已折断,无法提力)
    雪山银燕:是你该死!喝啊!(一拳震飞斗角犀)
    斗角犀:啊——(被魔兵接住)
    魔兵:将军,将军啊!
    雪山银燕:呃啊——(口吐朱红,手掌亦伤)
    斗角犀:(艰难醒转)可恶……我的手竟然……(突呕鲜血)臭小子,看你现在还有什么本事!
    (斗角犀运起另一拳攻向银燕)
    [忽然——]
    (天外飞来一盾帽,挡住斗角犀攻势)
    斗角犀:是谁?有胆量出来受死!出来……出来!(看了下魔兵)你们在怕什么?(突感背后有人,转身尚未反应,便被来此的天地不容客击倒)啊!
    天地不容客:凭你,也敢向我叫阵?
    斗角犀:你!(被天地不容客压制,痛苦不已)
    天地不容客:杀你,简直侮辱吾!(击飞斗角犀)雪山银燕,离开。
    斗角犀:(艰难站起)你……
    天地不容客:嗯?
    (斗角犀被气势吓住,不敢言语。雪山银燕随天地不容客离开)
    魔兵:将军,就这样放他们走?
    斗角犀:我受伤在身,以一敌二对我不利,他们既然胆怯离开,我也别太逞强,这样也好,这样……很好。
    魔兵:但是我们死了很多兄弟。
    斗角犀:问这么多干啥!先回禀疆主。
    魔兵:是……

    【荒野】
    (西经无缺与胜弦主碰面)
    西经无缺:不见元邪皇的踪影。
    胜弦主:嗯?如果这名元邪皇是之前所见的替身,他有能力幻化成任何形态,那……这就是元邪皇放出的诱饵。
    西经无缺:将我们吸引离开的诱饵。
    胜弦主:问题不是这个举动,而是这举动背后的意义。原本一直躲藏的元邪皇为何要故意露出行踪?
    西经无缺:你认为他另有目的?
    胜弦主:现在他行踪飘忽,难以捉摸,唯有加强搜查的范围,才有机会找到他。
    西经无缺:但是人手有限,兵力越散,应龙师就越能攻击我们,遇上元邪皇也未必能及时报讯。
    胜弦主:每拖过一日,他的功体就多恢复一分,我们的胜算就减少一分,付出的牺牲就要大一分,我们能做的选择不多。
    西经无缺:嗯……

    【九脉峰】
    (俏如来到来)
    俏如来:俏如来参见苗王。
    苍越孤鸣:俏如来,听闻你在无极山负伤,伤势如何?
    俏如来:俏如来无恙,多谢苗王关心。
    (御兵韬来到)
    御兵韬:俏如来。
    俏如来:军师。
    御兵韬:你来到九脉峰是有重要的情报告知吗?
    俏如来:无极山一战,俏如来有部分的推论想与军师交流。
    御兵韬:嗯?请说。
    (俏如来讲述情况)
    御兵韬:寿元的极限,还有幽灵魔刀。
    俏如来:正是如此。俏如来认为幽灵魔刀上面是元邪皇力量的泉源,肉体反而只是他方便行动的工具。
    御兵韬:如果你的推论是真,幽灵魔刀是王骨,王骨难以摧毁,当初墨家先祖打造墨狂,除了完成诛魔之利,另一方面也是希望墨狂能摧毁王骨,彻底根绝伏羲深渊开启的可能。
    俏如来:墨狂已经完成,啸灵枪对魔之甲的破坏证明了废苍生前辈的方法可行。但是墨狂却无法轻易摧毁幽灵魔刀。
    御兵韬:你认为原因何在?
    俏如来:元邪皇的魔力太强大,烛龙之能保护了幽灵魔刀。
    御兵韬:总之,要想办法削弱元邪皇,才有可能斩断幽灵魔刀,或者更有功效的王骨破坏兵器。
    苍越孤鸣:狼王爪是太祖王骨,能否发挥功用?
    御兵韬:如果墨狂也失效,狼王爪最多也只能达到牵制的功效。俏如来,胜弦主已经率领闇盟人马去搜捕元邪皇。
    俏如来:人力可足够?
    御兵韬:小范围足够。如果要整个中原搜捕,需要更多的人马。
    俏如来:我会让尚同会协助,但是,与魔族合作……我会尽力处理。但俏如来认为,如果要对付元邪皇,除了搜捕,还需要更主动的方案。
    御兵韬:你有了打算了?
    俏如来:诱饵。如果能找到一个能让元邪皇动心的诱饵引他到来,会是比搜捕更好的方式。
    苍越孤鸣:但是要如何引出元邪皇?
    (俏如来不语)
    御兵韬:俏如来,多谢你此回告知情报,你还有其他的事情吗?
    俏如来:现在最重要的是元邪皇之事,其他的部分有劳军师了。
    御兵韬:嗯。王上,让我送俏如来一程。
    苍越孤鸣:好,你去吧。
    御兵韬:多谢王上。俏如来,请。
    俏如来:请。

    (另处荒野)
    俏如来:军师……
    御兵韬:叫吾师叔。
    俏如来:师叔,此处已经无人,师叔有什么话直说无妨。
    御兵韬:第一件事情是关于中原现况。
    俏如来:哦?
    御兵韬:现今中原最大的组织是玄之玄创立的尚同会,但尚同会的建立是号召对魔仇恨的武林人士。
    俏如来:俏如来知晓。
    御兵韬:你真的知晓吗?用仇恨建立的组织就永远只能持续在仇恨当中,当初玄之玄建立它,原本便是将它当作是武林盟主的踏脚石。这样的组织如果不改变,那它永远不成气候,因为仇恨不能作为主持正义的组织。这次大战,尚同会本身的战力薄弱,而又拒绝与魔族合作,这样的组织毫无用处。
    俏如来:俏如来了解这层想法,只是……要处理这个问题尚有难处。
    御兵韬:怎样的难处?
    俏如来:对抗元邪皇,寻常侠客都是无谓牺牲。
    御兵韬:那苗疆的军士就不是牺牲吗?(俏如来一惊)你应该思考,在没取代你的人出现之前,你就是保护中原最重要的一个人,所有的人都可以死,唯你不能。而你要做的,是掌握权力,善用权力,让尚同会不再是你的拖累,而是你的利刃。
    俏如来:俏如来明白,也会进行。
    御兵韬:吾要说的第二件事情,你有想到针对元邪皇的诱饵了吗?(俏如来不言)我对魔世的了解远不如你,所以由你判断该怎样进行。但我想,让你不愿意启齿的原因,是因为这必定是一个极为恶劣的方法。
    俏如来:俏如来认为,手法怎样卑劣,计谋怎样险诈,总有一个底线,超过那条底线,那就不再是正义,而是自以为是。
    御兵韬:如果你是担忧史家人的名声,那九算也可以代劳。
    俏如来:史家人的名声是荣耀,也是枷锁,但父亲从不在意名声,俏如来也同样,甚至,俏如来可以践踏史家人的名声,只要为了众生,相信父亲也是一样抱着这样的想法。保留底线,因为那是保护自己不致坠入深渊的一张罗网,穿破了罗网,那就是堕落,堕落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着地的那一瞬间,那粉身碎骨的结果。我们都见过那个人,也知道结果。

    【尚贤宫】
    雁王:怎样?
    凰后:无功而返。
    雁王:搜查,是被动,尤其是对上元邪皇这样的人。
    凰后:但没任何诱饵可以诱出元邪皇。
    雁王:也许没有,也许,有。
    凰后:哦?
    雁王:元邪皇为何会派出分身诱使我们离开,这是为什么?
    凰后:声东击西之计。
    雁王:或者他有不想让我们察觉他要去的地方。
    凰后:难道六绝禁地还有秘密?
    雁王:嘘。几时你也变得这样轻言了?
    凰后:看来你又多掌握了什么。
    雁王:我只是想,我那名师弟掌握的不比我少才对。
    凰后:你想交给他处理?
    雁王:我已经明白他还有所谓的底线。
    凰后:呵。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雁王:那条底线,注定他永远超越不了吾。(起身)换我出招了,元邪皇。(离开)


    回复
    2楼2016-04-29 10:22
      【荒野】
      天地不容客:现在讲完对手,再说武学原理,你想进步,就要懂得更高深的武学原理。
      雪山银燕:宫本师尊已经教育我们很多了。
      天地不容客:哼,宫本总司,就是天下无敌,就能收罗天下武学了吗?
      雪山银燕:请勿污辱家师!
      天地不容客:宫本总司虽在剑上绝逸群伦,论掌法,能赢过你的父亲史艳文吗?论内力,能超越黑白郎君吗?缺舟身兼一百零八名高僧武学精要,他便通达了天下武学的至高点了吗?没。武学如学海,无边无际。单论剑,缺舟未必能胜任飘渺,用掌,史艳文犹然在上,但缺舟还有不可思议的根基,融合这些武学知识,才是他的实力。
      雪山银燕:你的意思是,根基才是首要?
      天地不容客:根基是你的内力。当根基足够,简单的一拳一掌,也是威力万钧,一力破十巧。但招式的变化,却可弥补根基的不足。飘渺剑法、无极剑法,都是招式。
      雪山银燕:但是有的招式没有足够的内力,根本无法使用。如一剑无悔,我一个人便无法使出。
      天地不容客:招式与根基相辅相成,还有身法。巧妙的身法,又能弥补根基与招式的不足。但兼具这三项的人并不多。除了这些,还有战斗的智慧。在你所见过的众人当中,铁骕求衣就是一个非常有战斗智慧的人。他会在战斗中融入兵法,预先思考对手的武学,寻求破解之法。而在战斗中,他会诱敌、设计,来引使对手出现破绽。还有你的父亲史艳文,我不曾见过第二个人,有他这等对武学的见识与分析。
      雪山银燕:这需要战前的情报,而我也没父亲的天赋。
      天地不容客:没错,这种战法并不适合你。我要说的是,你该思考,你是怎样的一个武者,而非是一味依循你师尊的教诲。
      雪山银燕:师尊传给我的,是最适合我的武学!
      天地不容客:那也是仅限他所知最适合你的武学。
      雪山银燕:那你认为我应该学什么?
      天地不容客:这是我的问题吗?再来就是你自己的时间,想清楚你想学什么武学。天明之前,我要你的答案。

      【尚贤宫外】
      公子开明:到了,这就是尚贤宫外面。
      曼邪音:炽阎天就躲在这吗?哼,堂堂三尊之一,竟然会躲在人族的羽翼之下!
      凰后:你们,终于来了。
      公子开明:哦哦哦!闼婆尊,超越你的女人就是她!凰后,出现了!
      曼邪音:嗯……你那双鞋,我非常欣赏。
      凰后:你,可以臣伏在我面前欣赏。
      曼邪音:或者剁下你的双足品赏!
      公子开明:喂,大颗的,我们是来找炽阎天的,他人呢?
      雁王:他离开了。
      公子开明:嗯……不是很好的气氛喔?
      雁王:你们,要去找他吗?
      公子开明:还是……你们要替我去找他?

      【野外】
      [为搜寻元邪皇下落,闇盟魔兵扩大搜索范围。]
      魔兵:啊,是……!
      (瞬化焦土)
      元邪皇:闇盟士兵加大了搜索范围吗?以烟火为号,传达我的行踪吗?
      (来至一处,举手间魔兵即成齑粉)
      元邪皇:就这样也想追踪吾?
      [忽然——]
      (一物迅速阻断元邪皇,一魔兵在被击碎前放出了烟火)
      元邪皇:又是你。
      天地不容客:踏烽火,折兵锋,正邪无用;斩敌颅,杀魍魉,天地不容!
      元邪皇:你,名字。
      天地不容客:天地不容客!
      元邪皇:天地不容,能活;本皇不允,难存!
      天地不容客:吾容不下天地,同样,容不下你!

      [天地不容客拦阻元邪皇,引爆一场至极冲突,人与魔,是谁天地不容?
      尚贤宫外,公子开明与曼邪音对上雁王与凰后,即将得知炽阎天死讯的公子开明两人是否将在此生死一决?
      雁王口中的元邪皇诱饵又是什么?
      应龙师又是如何盘算,是帮助雁王,或者临阵倒戈?
      剧情进入最后高潮,欲知详情,请继续收看金光御九界之墨邪录第二十一集——战神斗邪皇。]


      回复
      5楼2016-04-29 10:37
        ==========END===========
        辛苦录入的道友^^效率超快!


        回复
        7楼2016-04-29 10:5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05-01 14:22
            好人啊


            回复
            9楼2016-05-01 20:4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05-05 1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