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布袋戏吧 关注:79,622贴子:5,060,018
  • 3回复贴,共1

【口白】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 第十二集 扩散的救赎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口白由金光口白整理小组整理。
所有文字剧情归天地多媒体国际有限公司所有,转载注明出处和录入者即可。
如有错误,欢迎指正^_^
==================================
【】地点 [ ]旁白 ()动作描述 < >心理描写

TXT文档下载
链接:http://pan.baidu.com/s/1hqklJKS 密码: m224

本集录入:醉笔倚风
风逍遥、铁骕求衣口白,蜜函录入
雁王口白,凤歌松露录入
锦烟霞口白,千年等__蛇录入
缺舟口白,流丨丶年录入
废苍生、锻神锋口白,丧球球录入
校对:LINGGin


回复
1楼2016-03-12 14:15
    【黑水城·小屋】
    (姚金池望月,将桂花蜜洒在地上,遥寄苗王王室)
    姚金池:既然来了,想必是有要事,为何不坐下呢?
    俏如来:俏如来打扰了金池姑娘的清静,望请金池姑娘海涵。
    姚金池:不用客套。来,请坐。
    俏如来:多谢。
    姚金池:该说谢的人是我,若非是你之助,苗疆,也许又要面临另一波的劫难。
    俏如来:俏如来不敢居功,真正的功劳者,是苗王。
    姚金池:请用。
    俏如来:(饮下)这是?
    姚金池:苗疆的桂花蜜。
    俏如来:嗯……
    姚金池:我不知道,它在别人口中,是怎样的滋味。
    俏如来:俏如来明白。
    姚金池:你明白了什么?
    俏如来:这桂花蜜的味道。
    姚金池:这桂花蜜,究竟是什么味道?
    俏如来:俏如来不能说。
    姚金池:为何不能说?
    俏如来:因为这个味道,金池姑娘心中自是清楚,俏如来怕说错。
    姚金池:我想,你不是怕说错,而是怕讲出事实,对吗?
    俏如来:酸甜苦涩,饮者自知;尚不知者,在于他心。
    姚金池:俏如来果然聪慧。来找金池为了何事?
    俏如来:已经有了狼主与叔父的消息。
    姚金池:啊!(激动站起)他在哪里!他……为什么,不回苗疆?
    俏如来:他已经想不起来了,过去的一切,狼主与叔父,都是。金池姑娘,希望你能忍住情绪,听俏如来讲完后续的事情。
    姚金池:嗯,你说。
    俏如来:(诉说事情始末)我曾经考虑过,是否该给无心知晓这件事情。
    姚金池:你想保护无心,怕无心无法面对这个冲击。
    俏如来:但如今,该是要揭晓这件事情的时候了,所以……俏如来欲请金池姑娘帮助。
    姚金池:嗯,我尽力帮你。
    俏如来:感谢金池姑娘。(讲解计划)


    【黑水城·小屋】
    忆无心:(回返见金池倒地不醒)金池阿姨,我回来了。啊?!金池阿姨!金池阿姨!(扶起查看情况)这……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金池阿姨!金池阿姨!
    姚金池:唉……啊……有危险!无心,快……快走……(昏迷)
    忆无心:啊!什么危险?!金池阿姨!
    (暗处树林,俏如来、燕驼龙实施计划)
    俏如来:无心入阵了。前辈,麻烦你了。
    燕驼龙:看本龙的。风火雷电,阴阳双行,天地借法,升!(开启术阵)


    忆无心:啊,这是?!
    燕驼龙:雷破山行!
    (天空落雷击下)
    忆无心:啊!(闪避)
    俏如来:无心年纪尚幼,经验不足,前辈,留一点缓冲时间给她准备。
    燕驼龙:放心啦,本龙有分寸,我会在尽量不伤及无心的状况下,制造她的危机。
    俏如来:她若无法控制情绪,就会如同在灵界大战时一般,虽然消灭了魑鬼,但也让她耗损过度,灵能大减。现在我们急需要她的力量,必须让她在关键时刻,能可顺利掌握灵力。
    燕驼龙:嗯,缓冲时间有够了,该是要加强术法,继续催下去。喝——!


    [为锻炼忆无心潜藏灵力,燕驼龙加强术法阵式!]
    (落雷更密,无心艰难闪避)
    忆无心:啊!(躲避不及,帽子被击落)
    燕驼龙:压力加重了!
    俏如来:无心的表现够冷静。
    [就在俏如来沉思之刻,七彩云珞发出异芒!]
    忆无心:七彩云珞·金石盾!
    俏如来:无心的七彩云珞启动了。
    燕驼龙:这么简单的防护,可能会挡不住本龙的阵法喔。
    (金石盾不敌,破碎)
    忆无心:啊!不妙!七彩云珞·水石变!


    (燕驼龙与俏如来走出,为姚金池施术)
    燕驼龙:嗯,本龙早就料到她会用这步了。
    (姚金池醒来)
    俏如来:金池姑娘,辛苦你了。
    姚金池:俏如来,无心呢?
    俏如来:已经脱困。
    姚金池:那她有受伤吗?
    俏如来:金池姑娘请放心,无心的安全无虑,只是第一阵的测试失败了。
    姚金池:失败了?
    俏如来:如果成功通过考验,应该能将金池姑娘一同带离现场。她在施展水石变之时,掌握的不够准确,可知她当时非常慌张而出错。
    姚金池:那接下来呢?
    俏如来:准备开启第二阵。如果连第二阵的测试也失败了……
    燕驼龙:这样无心再来要面对的锻炼啊,就非常的艰苦啰。俏如来,我先来去布置。
    俏如来:感谢前辈。
    燕驼龙:请。(离开)
    姚金池:可否让我随行观视?
    俏如来:金池姑娘若不放心,可随俏如来前往。
    姚金池:嗯。(两人离开)


    【树林】
    忆无心:啊,糟了!水石变竟然没将金池阿姨一起救走,怎会这样啊!不行,我一定要赶紧回去救金池阿姨!(往回走,踩中阵法)啊?!这是……
    (无心闭目,失去意识,俏如来三人来到)
    燕驼龙:这是考验她情感的一关啦,对她情感的冲击,会非常的大喔。
    俏如来:我相信无心。前辈,劳烦你了。
    燕驼龙:嗯,那本龙就即刻开启第二阵。喝——!(施法点向忆无心额头)
    (幻阵中,意识世界)
    忆无心:嗯?这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在这?(睁开眼,虚幻的藏镜人出现在眼前)哈?爹……爹亲!是爹亲!爹亲,你为什么在这?爹亲,你为什么不跟我说话?你为什么不理我?我很想你……我很想你!(抱住藏镜人的幻象,眼泪滑落,牵起藏镜人的手)


    (阵外,现实世界)
    燕驼龙:哈,无心看到藏镜人了。(暂停施术)
    俏如来:无心,原谅大哥这样做。(替无心拭去眼泪)
    燕驼龙:俏如来啊……
    俏如来:前辈,请施法吧!
    燕驼龙:好哩!赫——!
    (幻阵中,意识世界)
    忆无心:啊?!爹亲!你为什么推开我?
    藏镜人:喝——!
    忆无心:啊!(倒地)爹亲!(艰难起身)你为什么打我?为什么打我?我想要和你说话,你清醒啊!
    藏镜人:赫——!
    忆无心:啊!


    (阵外,现实世界)
    燕驼龙:无心并没反击,她在情绪波动的时候,更无法控制自己的灵能,虽然已经在我们的预料之中,但若照这个情形这样发展下去,真的危险呢!甚至,有可能会伤害到无心,所以本龙会看情形解开阵法。
    (幻阵中,意识世界)
    忆无心:啊!(身受重伤)爹亲!你到底是怎样了?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我一定要唤醒你,我一定要唤醒你啦!爹亲!你醒来啊!醒来啊……
    藏镜人:飞爆怒潮!
    [正在忆无心彷徨无依之时,七彩云珞飞出一点红色光芒!]
    忆无心:啊?!这是?啊——!
    [光芒握入手中,一股异能顿时贯穿忆无心全身!]
    忆无心:这……这是什么?!这个力量……
    藏镜人:喝——!
    忆无心:爹亲啊!(朝藏镜人攻去,意识世界崩毁)


    (阵外,现实世界)
    忆无心:(睁眼)爹亲啊!(身上放出红光)
    燕驼龙/姚金池/俏如来:啊!(三人被震退)
    燕驼龙:啊!怎会?!这是阴阳术法,无心的身上,竟然有这么大的阴阳术能!
    忆无心:啊!啊……(身上力量散去)
    燕驼龙:啊!无心啊!
    忆无心:啊……(倒下)
    姚金池:(接住忆无心)无心!无心你怎样了?
    忆无心:啊……啊……爹亲!爹亲他……呜呜…
    姚金池:无心,没事,没事了,你只是做梦。
    忆无心:金池阿姨,呜呜……
    姚金池:别哭,别哭了!那只是在做梦,没事了!
    燕驼龙:是啦!无心啊!刚刚那是我用术法所做出来的幻象,不是真的啦!
    忆无心:这……这是怎样一回事?俏如来大哥,燕驼龙前辈!你们……你们怎会在此?
    俏如来:无心,抱歉!是大哥的不对,现在已经没事了。
    燕驼龙:无心啊!你刚才爆发的力量,是从哪里来的啊?不是你天生的灵能耶!
    忆无心:那……那是初始力量,是我在寻找古燐原晶的时候,得到的。
    燕驼龙:是阴阳术法存留的法力,为什么阴阳家的术力,会出现在中原啊?不管怎样,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让你学会操纵这种的能力。
    忆无心:刚才……你们都是在试验我?
    俏如来:无心,这是大哥拜托燕驼龙前辈这样做的。
    忆无心:精忠大哥,什么意思?
    俏如来:再来大哥讲的话,希望无心你能冷静听。
    忆无心:是什么事情?
    俏如来:叔父藏镜人的下落,我们已经找到了。
    忆无心:哈!(赶忙跑到俏如来面前)父亲,父亲在哪里?父亲!(忍住悲痛)
    俏如来:虽然已经找到叔父,但你要有心理准备,叔父,可能如你方才在幻景一般,已经认不出你了。
    忆无心:不可能!父亲一定会记得我,他一定会记得我!
    俏如来:我相信你一定会与叔父重逢,只是……是在怎样的情况下重逢。
    忆无心:哈?!
    俏如来:我会对你慢慢细说,但希望你这几日,能尽量学习掌握这种灵能,因为来日,若要与叔父相见,无心,你至少要有自保的能力。
    忆无心:精忠大哥,你这样说,让我更担心了。
    俏如来:无心,别担心,大哥一定会想办法让叔父恢复。燕驼龙前辈。
    燕驼龙:这是本龙专科的,就放心交代给我。
    俏如来:再次劳烦前辈。俏如来稍后要去见废苍生前辈,无心就请前辈照顾了。
    燕驼龙:好哩。
    (姚金池带着忆无心离开)


    【黑水城·破窑】
    废苍生:我累了,换你了。
    风间始:啊?!换我?我来接手?
    废苍生:怀疑?
    风间始:啊!没,不是,我来接手。
    废苍生:手势错了,落锤要精确,力道要适中,手稳是关键。
    风间始:是。
    废苍生:没吃饭吗?(风间始更加用力)跟小玉的进展怎样?
    风间始:啊?!
    废苍生:专注!
    风间始:是!
    废苍生: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风间始:啊……
    废苍生:不准分心,我的问题要马上回答!跟小玉进展得怎样了?
    风间始:没进展。
    废苍生:没进展是进展到哪里?
    风间始:还没牵到手。
    废苍生:手断了就不用牵了。
    风间始:啊?
    废苍生:我是叫你别敲到自己的手。
    风间始:是。
    (过了一会)
    风间始:前辈,已经好了,请你观视。
    废苍生:嗯。
    废苍生:差得太远了,丢掉。(扔到一边)
    风间始:啊?前辈……
    废苍生:怎样?
    风间始:前辈,我……我在废窑,已经帮忙了一段时间了,所以……所以我想……
    废苍生:想什么?想走了?
    风间始:不是不是,我想……风间始想学习铸术,请前辈收我为徒!(跪下)
    废苍生:你想学铸术?
    风间始:是,虽然我没才能,也没天分,但是,我会努力学习!
    废苍生:你的才能天分不是问题。
    风间始:啊?真的吗?
    废苍生:当然,等到你的体力、功力、悟性、学习能力、专注力都达到标准了,才能跟天份不足的这两项,才开始算是你的问题,现在操烦这些,还差太远了。
    风间始:所以,前辈不愿意收我为徒了?
    废苍生:你为什么要学铸术?
    风间始:我对铸术有兴趣,从无到有的创作,是一种乐趣,虽然我的武功低微,无法在战场上帮助大哥与银燕他们,但是,我可以为他们铸造兵器宝甲,帮助他们。
    废苍生:看到你的成品用来杀人,也是乐趣吗?
    风间始:杀人的兵器,也有正邪之分。如果,为正义,为守护而杀,我认为,这就是正义的兵器。
    废苍生:你能保证你铸造的兵器,一定会落入正义之士的手中?
    风间始:会。
    废苍生:这种不可能的担保,显示你的轻忽。我不收徒弟,你起来吧。
    风间始:前辈不收徒弟,那……废字流的传承?
    废苍生:护世之兵已经完成,这世上,已经没废字流了。
    风间始:但是,前辈也没改名叫作鲁苍生啊。
    废苍生:嗯!
    风间始:啊!
    废苍生:我是不会收你为徒,起来吧。
    风间始:前辈若不答应,我就一直跪……
    废苍生:起来!
    风间始:啊!是!
    废苍生:废字流,到我这代,就可以终结了。总之,我不会收你为徒,你安安分分做你的捆工吧。
    风间始:唉……<为什么又是叫我捆工?>
    (俏如来出场)
    俏如来:废苍生前辈。
    废苍生:你来了。锻神锋那边的东西?
    俏如来:已经完成了。
    废苍生:嗯,他一定认为我比他更慢吧?
    俏如来:是。
    废苍生:他高兴就好。俏如来,你将地门之事,公诸天下了吗?
    俏如来:俏如来不想引起恐慌,只告知几个关键人物。
    废苍生:有把握吗?
    俏如来:此战,不容有失。
    废苍生:嗯……最后关于玄狐方面,你有消息了吗?
    俏如来:这……锻神锋前辈也曾提起这桩事情,关于玄狐……


    回复
    3楼2016-03-12 14:18
      【苗疆·大牢】
      苍越孤鸣:老师。
      参政司:啊!参见王上。(跪地行礼)
      苍越孤鸣:听闻你已经数日不食了。(参政司不言)子过不该由父承,孤王放你离开,回家乡安养天年吧。
      参政司:臣子叛逆,臣教子不严,罪该万死,但是,那封信却是真的,真真正正存在的!铁骕求衣,确实……
      苍越孤鸣:信上并无署名。
      参政司:但是除了他……
      苍越孤鸣:还有很多可能。
      参政司:王上,铁骕求衣包藏祸心,昭然若揭。
      苍越孤鸣:真正的祸心……(转身)又怎能轻易看出呢?(离去)


      【尚同会】
      (俏如来返回)
      雪山银燕:大哥。
      俏如来:银燕,交办你的事情如何了?
      雪山银燕:地门之外,果然盖起了第二层的宝塔,影响范围更大了。
      俏如来:两座宝塔的距离?
      雪山银燕:大约五十里。
      俏如来:嗯……如果以五十里为中心画圆,层层叠叠,可以找出一个圆心,这个圆心,可能便是大智慧所在的光明殿。之后若进入地门当中,万大侠,关于地门的地形图……
      万雪夜:我照你的交办,已经画出所知的地形图,我曾在佛国游历,了解地形不少。只是……
      俏如来:你怀疑自己的记忆。
      万雪夜:嗯,我怕记忆未必是真。
      俏如来:现在可知宝塔之间的距离,我们必须在六个时辰内,攻下第一层!……之后等待下次钟声响起,再攻下第二层,第三次之时,便直逼地门!每次攻击,都必须保留半个时辰的撤退时间,以防万一!只要攻下光明殿,破坏内中的中枢,就可以解除这场危机。
      锦烟霞:没这么容易吧。我看过四大天护的实力,更不论光明殿深处里面的大智慧,我们四人率众攻入,闯关不易。
      俏如来:俏如来明白,所以,这是俏如来之后的作战方式……(讲解战略)


      【尚贤宫】
      (雁王,凰后各自返回,落座)
      雁王:俏如来。
      凰后:已经离开苗疆,去过黑水城之后,回到尚同会了。
      雁王:嗯……(低声)
      凰后:完全看不出情绪。你很接近他。至少,在遇见俏如来之前。我……是这样认为。
      雁王:有一个人,他住的地方,有一个深坑,有一日,他想了解这个坑,到底有多深。他放索而探,而索短绌;他投了石,一去无声。他很好奇,他太好奇了。你认为,该怎样,才能满足他的好奇?
      凰后:就纵身跳入深坑,用亲身了解,这个坑,到底有多深。
      雁王:你落地了吗?
      凰后:哈。进入正题吧。
      雁王:你认为俏如来出现在苗疆,是单纯为苗疆解危吗?
      凰后:我没这样认为。
      雁王:很好的判断。
      凰后:这算是赞美吗?
      雁王:自玄之玄死之后,我们便将注意力放在苗疆。在同一时间,俏如来也忙于佛国之事,但他在关键时刻,却出现在苗疆范围,这是为什么?
      凰后:求援,或者……合作。
      雁王:现在苗疆战力,内耗近半,苍越孤鸣,铁骕求衣已受钳制,这样的苗疆,还剩下什么?
      凰后:或者说,俏如来需要什么,能藉以突破眼前佛国所造成的困境。前往佛国查探之人,除了东门朝日,其余的人,皆一去不回。
      雁王:还记得,东门朝日回来时的异状。
      凰后:哦?
      雁王:这是一项很关键的情报。
      凰后:看来你已经有安排了。
      雁王:你说呢?
      凰后:(起身)那就不耽误你了。(离开)


      【龙涎口】
      飞渊:呜呜呜……呜呜呜……真、真是太感人了!呜呜呜……我都不知道,锦烟霞姑娘的身上,有这么多,悲伤的故事!呜呜呜……
      (玄狐递给飞渊纸巾)
      常欣:你也哭得太厉害了吧。(上前给飞渊擦眼泪)
      飞渊:讲到底哦,都是那个青奚宣不好啦!为什么,要封印自己的爱人!呜呜呜……
      常欣:但他,也是为了海境跟金雷村啊。
      飞渊:都是法海不好啦,关他屁事喔!
      常欣:也不能这样讲啦。
      飞渊:(开唱)等不到那个人,鸳鸯散,西湖畔,没人伴……
      常欣:等一下,这首歌,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飞渊:路上听到的啊,不错听,就记住了。
      常欣:你常常记住歌词吗?
      飞渊:是啊,还有很多耶,要听吗?
      常欣:啊,不用了。
      玄狐:(忽闻龙涎口外众村民之声:追随大智慧,救世广慈悲……)嗯……(离开)
      常欣:怎样了?(看飞渊,飞渊摇头表示不知道)
      飞渊:玄狐看起来怪怪耶。
      常欣:跟他去看看。(两人跟去)


      【夜晚·金雷村】
      (三人回到村中)
      常欣:啊?!
      (但见——)
      众村民:(举着火把游荡)追随大智慧,救世广慈悲……
      常欣:小七,清伯,封婶!大家……大家是怎样了?(欲上前)
      玄狐:小心!(飞身挡在常欣面前)
      (村民逼近,玄狐带着常欣慢慢退后,飞渊手按剑柄戒备。)


      【地门】
      白绮:这是第二层了。地门的理念,又贯彻得更深了。
      留羽:只怕世人痴愚,执迷不悟!
      守卫:啊!(被拍飞)
      留羽:有人闯入!
      万雪夜:(现身)冷眼识世路,朔夜逐日痕,深恩不可负,尽负霜刀魂。
      留羽:又是你!
      守卫:啊!(被拍飞)
      锦烟霞:(来到)三千白发三千恨,八百红尘八百深。纸碎形余空伞骨,无情拆作鬼箫吟。
      白绮:又多一个!
      地门众:杀啦!
      白绮:无知的背佛者,闯入广泽宝塔领地。白绮……
      留羽:留羽……
      白绮/留羽:决不轻饶!
      锦烟霞:我也没打算饶过你们!喝——!
      [佛国反扑第一战,锦烟霞、万雪夜首攻广泽宝塔,俏如来所拟定的到底是何计划,他们是否能可成功呢?]


      【佛国】
      [夜风簌簌,月照疑路。为探佛国情报,三名墨者乍然到来。]
      墨者一:继续往东查探。
      (钟声响起,墨者脑识受控,大智慧借机窥探。脑识之中唯有雁王身影,及不知缘由的恐惧情绪。)


      【光明殿】
      念荼罗:恐惧。你们为何而恐惧呢?


      【佛国】
      (钟声再响)
      众墨者:追随大智慧,救世广慈悲……(脑识被控,原路返回)


      【尚贤宫】
      雁王:来了。
      众墨者:(来到)追随大智慧,救世广慈悲……
      (雁王借被控脑识的墨者进入幻境地门)


      【意识之境·光明殿】
      雁王:地门,是吗?
      念荼罗:你很特别。
      (笛声响起)
      雁王:他……才是特别。
      (赫见意识之境一分为二,无水汪洋与光明殿明暗对立之景。)
      缺舟一帆渡:你找的人……
      缺舟一帆渡/念荼罗:是我吗?


      [极端极端极端,雁王霸气深探地门,面对缺舟以及念荼罗,雁王,是下战书,是论阴谋,或是谈合作呢?三人之会,将会引导出怎样的极端?
      异变异变异变,入侵的钟声,面对金雷村民突如其来之举,玄狐、常欣、飞渊,三人要如何面对这样的异变?
      激战激战激战,俏如来布计反扑第一战,锦烟霞、万雪夜,面对地门武佐,将引发出怎样的激战呢?
      剧情进入高潮,欲知详情,请继续收看,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第十三集——光明无水两分界,鸿飞岂复计东西。]


      回复
      5楼2016-03-12 14:22
        ====================END====================
        元邪皇之秘呼之欲出


        回复
        6楼2016-03-12 1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