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布袋戏吧 关注:79,651贴子:5,061,588
  • 2回复贴,共1

【口白】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 第十集 始战佛劫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口白由金光口白整理小组整理。
所有文字剧情归天地多媒体国际有限公司所有,转载注明出处和录入者即可。
如有错误,欢迎指正^_^
==================================
【】地点 [ ]旁白 ()动作描述 < >心理描写

TXT文档下载
链接:http://pan.baidu.com/s/1hqklJKS 密码: m224

本集录入:醉笔倚风
欲星移、风逍遥、铁骕求衣口白,蜜函录入
缺舟口白,流丨丶年录入
北冥觞口白,余生录入
雁王口白,凤歌松露录入
锦烟霞口白,千年等__蛇录入
废苍生、锻神锋口白,丧球球录入
校对:LINGGin


回复
1楼2016-03-12 13:35
    【月凝村】
    (彩色光点在空中漂浮)
    风逍遥:(出现)啊?就这样走了?(张望)嗯?其他的人呢?
    (躺在地上的人们起身)
    小兵甲:发生……什么事情了?
    穷千秋:副军长!太好了,我们恢复了!恢复了!
    苗姨:(抱住红发姑娘)阿娘终于找到你了。
    巧灵:(红色小光点状)逍遥哥哥,多谢你,你是一个很特别的人类,我会永远记住你!(飞走)
    风逍遥:(向小光点敬酒)<很特别,嗯……巧灵说的那名斯文人……啊,不对!调虎离山,老大仔,你……>
    穷千秋:副军长。
    风逍遥:小尉长,清点人数,吩咐众兄弟协助将村庄恢复,我要先离开了。(急奔而去)


    【树林】
    (孟赫、远君辞押送铁骕求衣)
    孟赫:铁骕求衣,你料得到自己会有今天吗?哼!
    铁骕求衣:啊……(因孟赫掌击而跌坐在地)
    孟赫:这一掌,是为了撼天阙,以及死在铁军卫手上那些亡魂。
    远君辞:蓝田飞烟!
    铁骕求衣:啊……(中招呕血)
    远君辞:你被王上重创内腑,功力尽失,方才那掌,是为了我的父亲,这刀(刀子捅入铁骕求衣体内)是本公子私心送你的,哈哈哈哈哈……
    孟赫:现在是解决你的时候了。
    远君辞:孟叔,难道你忘了王命了吗?
    孟赫:哼!走!


    【铁军卫营中】
    小兵甲:啊?军长!
    小兵头:围上!
    (铁军卫士兵围起孟赫、远君辞)
    远君辞:大胆!罪犯铁骕求衣谋害参政司罪证确凿,王命放逐中原,由吾等派人押送,兵符在此,谁敢不服!(举起兵符)
    小兵头:铁军卫只听一个人的命令!
    铁骕求衣:胡言!铁军卫只忠于王权。
    小兵头:军长!
    铁骕求衣:嗯?
    小兵头:铁军卫领命!
    远君辞:将罪者押下,现在,由我指派押送铁骕求衣的部队。(小兵带走铁骕求衣)


    【万里边城附近】
    (铁军卫押送铁骕求衣前行,沿途有黑衣人埋伏密丛中)
    铁骕求衣:啊……(伤发,趔趄停步)
    小兵头:军长!
    铁骕求衣:还撑得住。
    孟赫:铁军卫听令,谁再关心罪犯,同罪论处!
    小兵头:(在铁骕求衣耳畔低语)我们会护军长杀出。
    远君辞:还不走吗?
    (众人继续前行)
    孟赫:铁骕求衣,过了此地就是万里边城,离开这,你就永远回不来了。
    铁骕求衣:孟偏王,你的父亲是撼天阙旧部,皇室内乱时,授命阻挡撼天阙,死在他的手中。
    孟赫:胡说!撼天阙是父亲一生最崇拜的人,死在自己最崇拜的人手中,哈!
    铁骕求衣:龙虎山之战,你明知撼天阙有危,却不肯全力来救,保存了实力,对吧?
    孟赫:很有意思的推测。
    铁骕求衣:(转向小兵)我认得你们,你是三营的士兵,你是四营的。押送我的,是这两营的士兵吧?
    孟赫:哈哈哈哈……你也知道,到了该动手的时刻了。
    远君辞:此地是围地,通路狭窄,无处可逃,相信精通兵法的你,一定也知晓对吧?
    铁骕求衣:想与我谈兵法吗?那你可知,围地者入者隘,所归者迂,彼寡可以击吾众。
    远君辞:以寡敌众,凭你一个人?
    孟赫:就算你威能可比撼天阙,现在功力尽失的你,又能如何?(一群黑衣人出现)父亲!孩儿总算要为你报仇了!
    远君辞:杀!
    众黑衣人:杀啊!


    【华凤谷】
    雁王:该是动手的时间了。
    苍越孤鸣:此地是华凤谷,你就是幕后的主使者吗?(持信入)你们故意引走风逍遥,削弱军长身边的人,若不顺你们的意,你们就不会动手,所以军长才让副军长去月凝湾,逼使我杀人灭口,也是你们的算计,让军长陷入危境,这也是你们的目的,只是不让你们得逞,不让自己陷入最危险的状况,你们就不会集中兵力。军长这一着,用命引棋。
    雁王:铁骕求衣用自己作饵钓我,不嫌贵重吗?
    苍越孤鸣:第一,援救军长的部队已经开拔;第二,军长的伤势,一点也不严重!


    【万里边城附近】
    铁骕求衣:喝啊!(震开围杀者)
    孟赫:啊?
    远君辞:怎会?就算苗王没将你武功全废,但我这一刀一掌,可是实实在在!
    铁骕求衣:让我再重复一次,围地者入者隘,所归者迂,彼寡可以击吾众。
    远君辞:那我就再重复一次,凭你,一个人……
    小兵甲:啊!
    小兵乙:啊!
    铁骕求衣:第三,我不是一个人!
    (小兵受伤飞出)
    孟赫:啊?
    风逍遥:(瞬动来到铁骕求衣身后)老大仔,你常讲我胡闹,你疯起来,比我还没人性啊!
    铁骕求衣:现在,我们有双倍兵力了。
    风逍遥:这个时候就别开玩笑了。
    铁骕求衣:最少,我们可以让他们亲眼见证,哈啊——!(化出礊龙刃)
    风逍遥:什么叫作……
    铁骕求衣/风逍遥:以寡敌众!


    【华凤谷】
    雁王:(慢慢转身,面向苍越孤鸣)看来,你们一切都布置妥当了。
    苍越孤鸣:孤王不善言词,更不善算计斗智。军长绸缪已毕,此举必能拔除你们在苗疆布置的所有墨者,所以,孤王现在只有一句话!(起招)请出全力应战!


    [欲知详情,请继续收看,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第十一集——王者,亡者。]


    回复
    6楼2016-03-12 13:44
      ====================END====================
      尉长是个高危职业啊


      回复
      7楼2016-03-12 1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