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布袋戏吧 关注:79,584贴子:5,057,490
  • 11回复贴,共1

【口白】金光御九界之墨邪录 第十集 一剑之争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口白由金光口白整理小组整理。
所有文字剧情归天地多媒体国际有限公司所有,转载注明出处和录入者即可。
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
【】地点
[ ]旁白
()动作描述
< >心理描写

TXT文档下载
链接:http://pan.baidu.com/s/1o7qNGro 密码:izqx


本集录入:鱼头、余生、北龙归心
本集校对:叶清眉


回复
1楼2016-02-20 15:50

    【太虚海境·潜龙崁】
    梦虬孙:来,坐吧。
    狷螭狂:这是……
    梦虬孙:你是我亲自委任的裨将,我本就该好好款待你,何况你所讲的那个计策实在很赞,让那群爱面子的夭寿鱼纷纷展现自己的能力,结果还不是为我所用?爽啦!
    狷螭狂:一点借力使力的小手法,算不上计策。
    梦虬孙:(走到桌前)午砗磲手脚真快,一交代,就马上办好了一桌,来,坐啊,特别为你接风洗尘的。
    狷螭狂:恭敬不如从命。
    梦虬孙:没再推来推去,你还是讲得听嘛。(二人坐下)对了,我担心你跟我的习惯不同,所以你拿的那壶是酒,我这壶是苦茶,还是你想分我的去喝?
    狷螭狂:罪者不排斥酒。
    梦虬孙:(喝口苦茶)自己动手啊,别客气啦。
    狷螭狂:(喝酒)看到你这样,罪者算是放心了。
    梦虬孙:怎样?
    狷螭狂:连日来,发生了这么多事情,难为你了。
    梦虬孙:不撑下去,是要怎样将完好的海境交回到王的手上?敬同样是龙的同伴,还有,同样有一半的宝躯血统。嗯?怎样了?
    狷螭狂:先前你在大殿也讲过一次,你……都知情了。
    梦虬孙:你是说宝躯血统喔?还不都是那群夭寿鱼在那边乱,我才知道的啊。
    狷螭狂:是鲛人一脉所说?
    梦虬孙:嘿啊,不过其他的,你就不用管他们怎样讲了,有我给你靠,安啦。
    狷螭狂:其实他们所讲,其来有自。
    梦虬孙:嗯?
    狷螭狂:在你五岁那一年,因为头上长角,被人发现不是纯种鲛人,起初隐瞒一切的鲛人一脉,为了颜面,仍设法为你开脱,却又突然放弃争辩,甚至与你切割,你从此流离失所,连父母,一家被贬为贱族,失去过往的荣华生活。难道你没怀疑过,这中间的转折从何而来?
    梦虬孙:你怎会知道我这么多过去啊?
    狷螭狂:因为这一切,都是罪者造成的。若非罪者,父亲便不会犯错,先王也不会震怒追溯源头,认定龙是祸胎,你也不会遭受牵连,所以,是罪者的错。
    梦虬孙:不对。
    狷螭狂:嗯?
    梦虬孙: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我的虬龙身份是欲星移查遍资料替我证实的,但照你所说,先王认为龙是祸胎,鳞族又怎会因为欲星移的举动,让我得到龙子之称?
    狷螭狂:也许师相所做的,不是印证,而是翻案。(梦虬孙一怔)

    【太虚海境·室内】
    申玳瑁:你的意思是师相先前有找你谈过,关于鲛人一脉的事情?
    午砗磲:就在王诈死,想诱导太子回宫的那段时间,师相有透露一些东西。
    申玳瑁:我知道那个时候,师相有承受很多来自鲛人一脉的压力。
    午砗磲:现在,换龙子承受了。唉,你也知道,鲛人一脉对龙子一直都有很深的成见。
    申玳瑁:你很担心龙子?
    午砗磲:很奇怪吗?
    申玳瑁:我一直以为,你平常被龙子欺负,所以跟龙子的关系,应该不是很好才对啊。
    午砗磲:也不能算是欺负,龙子本来就是这种个性。
    申玳瑁:你是在替龙子讲话吗?
    午砗磲:还记得,当初龙子的册封大典吗?
    申玳瑁:当然,那是师相还安排你协助龙子了解宫中事务,虽然不知道龙子听入多少就是了。
    午砗磲:其实,龙子算是好相处的人,比起鲛人一脉……
    申玳瑁:午砗磲,这话……
    午砗磲:刚才我不是讲过,师相对于他们很有意见吗,更何况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在海境,真正发自内心关心龙子的,到底有多少人呢?
    申玳瑁:也许,因为龙子的出身吧。
    午砗磲:是啊……混血,就因为混血,现在想起来,还真是没道理啊。
    申玳瑁:这是海境的规矩。
    午砗磲:所以你就完全没想过喔。
    申玳瑁:你喝太多了。
    午砗磲:还很清醒。
    申玳瑁:你是该清醒,现在龙子和你对海境来说太重要了。
    午砗磲:讲得好像你不重要一样。
    申玳瑁:这不同,毕竟你们现在处理的可是师相原本负责的事情啊。
    午砗磲:是啊,师相……唉。
    申玳瑁:讲一点让你宽心的事情,刚才我去关照那些贵宾,他们还跟我关心龙子的状况。
    午砗磲:哦?
    申玳瑁:看来,龙子的人缘不错,很多人关心,我想那名狷螭狂也是吧。
    午砗磲:希望如此,但讲到狷螭狂,他别牵连到龙子,就谢天谢地了,哎。
    申玳瑁:但龙子讲了狷螭狂与我们……
    午砗磲:都有宝躯血统嘛,我知道。
    申玳瑁:你真的喝多了。
    午砗磲:喝多,不代表会醉啦,又不是龙子。
    申玳瑁:你啊……
    (一个虾兵进来)
    海境士兵:右文丞,左将军。

    【太虚海境·潜龙崁】
    梦虬孙:翻案?什么意思?
    狷螭狂:你的名字,是父母所赐吧。
    梦虬孙:当然。
    狷螭狂:多年之后,你被正名为虬龙,这前因后果如此巧合,难道你就不曾怀疑过?
    (梦虬孙一愣)
    狷螭狂:合理推测,你的双亲早有凭据确认你是虬龙,但事发之后,鲛人一脉不能再强调你的身份,为了切割只能用杂种判定你,其他相关的一切全数抹灭,连你也不知,多年后,先王薨逝,师相翻案,但因为你明内情,才会认为是印证。
    (梦虬孙听言握拳)
    狷螭狂:若是这个猜测,是否能解释你的疑惑?
    梦虬孙:所以,从前我们的那一面之缘,不是巧合?
    狷螭狂:这点补偿尚且不够。
    梦虬孙:看到鬼!(梦虬孙猛敲桌案)
    狷螭狂:罪者明白你的怒气,向你坦诚,也早就做好准备。
    梦虬孙:我的意思是,为什么你就不能好好喝酒,好好吃东西?(吃东西)听你刚才这样讲,你也是被牵连的,问题根本不在你的身上啊。
    狷螭狂:你不生气?
    梦虬孙:一开始听是有觉得真的衰,但仔细去想,犯错的是你老爸,又不是你害的,倒是鲛人一脉,真的切得有够快,好像怕我污染他们一样,啐,害我又想到被人当做狗在打的日子了,有够不爽的!
    狷螭狂:抱歉。
    梦虬孙:就跟你说跟你无关了,我们都是拥有宝躯血统的龙,一定要同心,才不会被人看不起。
    狷螭狂:龙……(拿起酒壶)敬,消逝的同伴。
    梦虬孙:锦烟霞……哼,可惜剩下的那只应龙,是一只老恶龙。啊对,讲到龙,我是混血出来的,你也是吗?
    狷螭狂:当然。
    梦虬孙:看到鬼,鳞族的龙怎都是混出来的啊。与你不同的是,你的父亲出自鲛人一脉,但罪者的父亲……
    (右文丞匆匆而来)
    午砗磲:龙……龙子,你……果然在这里。
    梦虬孙:不然是去看到鬼吗?你喝酒喔。
    午砗磲:是……是啊……
    梦虬孙:你是喝多少啊,啊算了,有什么事情,快讲吧。
    午砗磲:皇贵妃宣诏。

    【太虚海境·清卯宫】
    未贵妃:海境逢变,需有因应命右文丞,左将军,暂代坐镇大殿之职,幷请龙子梦虬孙,进入清卯宫,商议大局。
    梦虬孙:代职龙子,乞罗八景梦虬孙参见皇贵妃娘娘。
    未贵妃:请起吧。
    梦虬孙:谢娘娘。
    未贵妃:若非表面上的繁文缛节,其实,你也不用向本宫行如此大礼。
    梦虬孙:礼多人不怪,何况依照职位,我本就该向娘娘行此礼节。
    未贵妃:你啊……
    梦虬孙:娘娘。
    未贵妃:犹记得昔时龙子册封大典,你傲气逼人的神态,与今日的你相比,着实变了不少。
    梦虬孙:娘娘别听外面的人乱讲,虽然我入宫向娘娘请安的次数不算很多,但哪一次失了礼数冒犯娘娘?
    未贵妃:本宫并没其他的意思,你却急于解释了。
    梦虬孙:哈哈哈……对了,娘娘召我前来是想商量什么事情?
    未贵妃:这个嘛……实际上,这件事不该由本宫提起,只是借由授权之便,想请你决定。
    梦虬孙:现在娘娘不只是贵妃,还是皇贵妃,有什么好不行决定的啊?
    未贵妃:因为防卫边界之事,并非有后宫职权能管。
    梦虬孙:边界?
    未贵妃:正是,王受元邪皇重创至今,时日不短却未见魔世再次进逼。可见,海境地处偏远,一时难察,但乍逢前太子亡故,至使王的伤势受心绪影响,竟也倒下了。
    梦虬孙:是啊,王……
    未贵妃:在此之前,欲星移因参与地门之战,昏迷至今,苏醒遥遥无期,至使你临危受命,奉召代掌师相之位,本宫也因为你手上的一卷皇诏代为摄政,这一切来得太急。
    梦虬孙:我也这样认为,但这跟防御边界有什么关系?
    未贵妃:鲲帝之位,本该鲲帝所掌,如今却由深宫挺身,加上师相一职……梦虬孙你明白本宫的担忧。
    梦虬孙:哼,王会放心交给娘娘以及我,必有深意,至于鲛人一脉,我还不放在眼里。
    未贵妃:你不在乎,但本宫却认为必须在乎。
    梦虬孙:娘娘这么紧张,莫非是受到什么压力?
    未贵妃:非是本宫的压力,而是攸关海境存灭,不得不细想,本宫相信你非常明白,现在政权看似稳定,却只凭一卷诏书,一口沧海珍珑,强压朝野余波,只是表面风平浪静,若要众人心服,就必须有所动作,杜绝悠悠众口。
    梦虬孙:娘娘的意思是,想我亲自领军镇守海境入口?
    未贵妃:你能猜中本宫的心思,自知此举真正的意义。
    梦虬孙:现在由鲛人一脉,调动各封地的兵马,明面是为了海境大义,实则各为其主,若由我率领一部分的王下御军亲自镇守入口,不只让他们没话可讲,还能再第一时间知道海境之外的状况,如果情况准许就马上出海境求援,救王伤势。
    未贵妃:果然一点就通。
    梦虬孙:后面的部分,我很认同,但前面的部分,为什么我必须妥协?
    未贵妃:不是妥协,只是责任。师相之职,不只是你所看到的这么简单,有时必须顾虑规矩,因为一旦触及成规的底线,稍一不慎所牵连的,将是潮局变乱。
    梦虬孙:娘娘还真会想,如果以前娘娘帮助王,而不是欲星移,说不定会让海境更好吧。
    未贵妃:这就是本宫所说的规矩,后宫,本就不该轻易干政,本宫知晓你的思虑,而回想欲星移的坚持,现在的你应该能深刻了解,他的位置,并不简单。
    梦虬孙:他能为我争取外出游历的特权,却没替娘娘的深谋远虑争取朝纲一席,这是他的能力有问题。
    未贵妃:你的用字遣词愈加正式了,果然有承接师相的风范。
    梦虬孙:我……。
    未贵妃:下放部分权力,让各地自行防御的策略,也下得精准,看来你已经做好准备。
    梦虬孙:其实,这不是我想到的。
    未贵妃:还有其他鲛人献策?
    梦虬孙:什么鲛人,是那个狷螭狂啦,跟我同样都是龙的那个狷螭狂。
    (未贵妃沉吟片刻)
    梦虬孙:娘娘怎样了?
    未贵妃:没事,只是关于狷螭狂,你可有听到风声?
    梦虬孙:娘娘,他跟我们一样,都有宝躯血统。
    未贵妃:唉……梦虬孙,你先去处理正事吧。
    梦虬孙:我知道,梦虬孙告退。
    未贵妃:太虚海境,开始不平静了。


    回复
    3楼2016-02-20 15:54
      ===============END===========
      @浪花海月


      回复
      6楼2016-02-20 16:05
        给录入校对 以及口白杀手 任总 西经 小明 阿飘点个赞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6-02-20 16:18
          哇塞,好厉害,这么长,鼓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02-20 17:30
            牛逼,赞一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6-02-20 19:09


              回复
              10楼2016-02-20 19:19
                辛苦了!


                回复
                11楼2016-02-20 20:23
                  体力活


                  回复
                  13楼2016-02-20 23:42
                    谢谢道友,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6-02-21 11:1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6-02-24 2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