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布袋戏吧 关注:79,538贴子:5,055,230
  • 10回复贴,共1

【口白】金光御九界之墨邪录 第九集 新战端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口白由金光口白整理小组整理。
所有文字剧情归天地多媒体国际有限公司所有,转载注明出处和录入者即可。
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
【】地点
[ ]旁白
()动作描述
< >心理描写

TXT文档下载
链接:http://pan.baidu.com/s/1o7qNGro 密码:izqx


本集录入:千年等_蛇、鱼头、余生
本集校对:叶清眉




目瞪口呆地看完这一集OTL……


回复
1楼2016-02-11 22:25
    【海境大殿】
    (梦虬孙不安地走动)
    狷螭狂:梦虬孙,现在太医令上下正为王诊治,你那群朋友也正在协助处理太子后事,先冷静。
    梦虬孙:我知道我要冷静,但是现在是要我……怎样冷静?
    狷螭狂:罪者会陪在你的身边。
    (右文丞来到)
    梦虬孙:怎样?王的状况……
    午砗磲:刀伤还没愈合,就因为心血翻涌牵动内腑与气脉流转,恐怕……恐怕段时间内很难苏醒了。
    梦虬孙:怎会……怎会这样?
    狷螭狂:梦虬孙……
    梦虬孙:王倒下了,前太子也亡故,鳞族失主,这样下去……
    午砗磲:连师相也……
    梦虬孙:欲星移……
    午砗磲:龙子……
    (左将军急急来到)
    申玳瑁:龙子,大事不妙了!
    梦虬孙:还有什么麻烦的事情?
    申玳瑁:鲛人一脉……
    梦虬孙:又是那群夭寿鱼,怎样?是又有什么意见了?
    申玳瑁:他们说王既倒下,就必须赶紧推派暂代的领导者,还说前太子身亡,想联合入宫参加国葬。
    梦虬孙:我看事情没那么单纯,一定还有其他的要求。
    申玳瑁:龙子所言不差,他们开始推举自己所拥护的皇子了。
    梦虬孙:看到鬼,讲到这里就够了。
    申玳瑁:这……龙子……
    梦虬孙:他们的心思,我早就看透透,之前欲星移倒下,相位空悬,他们想趁这个机会攀上相位,真是好个如意算盘!
    申玳瑁:还有一件事情。
    梦虬孙:啊?还没讲完?那就快讲。
    申玳瑁:但是……(回头看了一眼狷螭狂)
    梦虬孙:如果是想针对狷螭狂,那就将话塞回去。
    申玳瑁:鲛人一脉还是不肯妥协,因为先前龙子刻意袒护,他们说龙子这样失去公信力……
    梦虬孙:申玳瑁,听清楚,狷螭狂跟我一样,身上有一半的宝躯血统!也就是讲在场的四个人都是宝躯一脉的人,我们应该团结,别让鲛人一脉骑到我们的头上。
    狷螭狂:罪者倒认为,左将军的顾虑不是没有道理。
    梦虬孙:啊?
    狷螭狂:这个压力,右文丞也应该感受到了。只要罪者人在大殿,鲛人一脉就有理由对你施压,不如让罪者先回潜龙崁。
    梦虬孙:看到鬼,刚才是谁说会陪在我的身边啊?
    狷螭狂:放心,罪者不会不告而别。
    梦虬孙:你这样讲,我就更不能放你走,依照你那种将所有的罪过都揽在身上的个性,我不放心。
    狷螭狂:但是……
    梦虬孙:好了好了,我自有分寸。
    狷螭狂:既然鲛人一脉想有所动作,那就让他们动作吧。
    梦虬孙:什么意思?
    狷螭狂:现下海境失主,鳞族大乱,外有魔军环伺,不知何时攻至,内有鲛人趁势欲占主导,但究其因,乃是肇于魔祸变数,断不可能为夺私权葬送海境。
    梦虬孙:你要他们出主意?
    狷螭狂:不需要直接对王下御军负责,鲛人辅佐鲲帝王脉,本为相储,不乏谋士,让他们直接对各处封地的皇子负责,调动所属兵力,再由王下御军串联即可。守护海境乃是大义,不管他们有何心思,也没理由拒绝,倒也省下你的力气。
    梦虬孙:看到鬼,你是怎样想到这种方法的?
    狷螭狂:看你的反应,难道不妥?
    梦虬孙:没有,用这个理由让他们将头脑用在对的地方,还让他们分担防御布军,这样很好,狷螭狂,多谢你!
    狷螭狂:小事而已,但这只能治标,源头尚未解决。
    梦虬孙:什么源头?
    狷螭狂:王倒下得太突然,不及传下口谕,除非王事先留下诏书,否则……
    梦虬孙:诏书,我有。
    午砗磲:龙子有诏书?
    梦虬孙:你都忘记了?文房四宝和卷轴还是王叫你准备的。
    午砗磲:是那个时候……
    申玳瑁:那龙子为什么不拿出来?
    梦虬孙:因为我仍抱持一丝希望,诏书一打开,有很多局面会因此定下,我还是希望王能赶紧醒过来。
    狷螭狂:但现在恐怕由不得你选择。
    梦虬孙:我……我知道。
    狷螭狂:但你有宣读甚至代为行使诏书的权力吗?
    梦虬孙:王有将欲星移的沧海珍珑交我保管。
    (化出沧海珍珑,左将军右文丞见此剑行礼)
    梦虬孙:这就是代行职权的最佳凭证!
    狷螭狂:那就请你宣诏吧。
    (梦虬孙拿出诏书打开阅读)
    狷螭狂:怎样了?
    梦虬孙:王竟然会下这种决定,我看鲛人一脉会气死。(将诏书交于右文丞)
    (右文丞双手抱持诏书,向宫殿走去)
    梦虬孙:若王倒下,师相之位就由我来暂代,包括决策、筹谋等相关事宜,鲛人一脉不得有所异议。
    狷螭狂:代理王政的人选呢?
    梦虬孙:代为摄政的人,不是鲲帝一脉,而是出自后宫。(右文丞已到清卯宫门口宣旨)清卯宫贵妃,受王命代政,特升皇贵妃,宝躯一脉未珊瑚。

    【鳞王寝宫】
    (梦虬孙守护在前,飞渊进入)
    飞渊:梦虬孙,我……来看王上。
    梦虬孙:嗯。
    飞渊:多谢你吩咐外面的人放我入内。
    梦虬孙:只是暂时的,王……还是必须好好静养,之后,我不会常来打扰。
    飞渊:我知道……你不用担心,王上一定会……
    梦虬孙:好啦,你自己伤心,就别勉强安慰别人了。
    飞渊:对不住,(掩面哭泣)我一直希望这是一个噩梦,想赶紧醒来,但是……阿觞还是没醒来,我还是活在噩梦当中……
    梦虬孙:先是欲星移,后来是锦烟霞,现在是太子……我很怕,很怕王也……
    飞渊:不会,你别这样想……
    梦虬孙:你不知道,曾经我失去一次王,而现在,我不想再失去第二次,但是,到底……命运到底还要我失去多少才肯罢手?还要从我的身边夺走多少人才肯善罢甘休?(悲痛难抑)
    飞渊:你别这样,阿觞他……他不会希望看到你这样。
    梦虬孙:别说他不希望,就连我自己也是,没人希望看到我这样,(难受落泪)所以我才要躲在这里,跟我自己讲,走出这个房间,我就要收拾好情绪,要哭,就要躲起来自己一个人哭……
    飞渊:呜呜呜……
    梦虬孙:早知道就别吩咐他们……(抹泪)放你……进来……
    飞渊:呜呜呜……哈哈哈……(不停抹泪,强颜欢笑)
    梦虬孙:看到鬼,不然你是怎样了?
    飞渊:阿觞说,他不舍得我哭,所以……只想看到我笑,所以我要笑,哈哈哈……
    梦虬孙:飞渊……
    飞渊:现在我……是不是笑得很难听,很难看?如果我像锦烟霞那样,那么会安慰人就好了,呜呜呜……
    梦虬孙:<我一定会撑住,我一定会撑住,我一定会撑住……>

    【靖丝林】
    (胜弦主拨弦而弹,西经无缺走来)
    西经无缺:循着竹林,总能找到你的身影。
    长琴无焰:就算不在竹林,你也总能找到我。
    (西经无缺转身取来一杯茶,放在桌上)
    西经无缺:邪皇来过了?
    长琴无焰:数日不见,竟怀念起你的茶了。
    西经无缺:喝了这么多年,都是一般滋味,也该厌烦了。
    长琴无焰:人不如故,那是一种熟悉。平时淡然,别时才感滋味。
    西经无缺:嗯?
    (察觉身后有人,转身发现路过竹林的神蛊温皇)
    长琴无焰:前方战火频仍,还请先生留步三思。
    神蛊温皇:(停下)无端战火,源头何在?
    长琴无焰:源头,正在这战火之中。
    神蛊温皇:在下神蛊温皇,欲寻归途,而今忘途,还请指点迷途。
    长琴无焰:归途便在来时路,回头,便是归途。
    神蛊温皇:来时路不堪回首,即便前方战火炽盛,也需火中一行。
    (胜弦主端茶入口,西经无缺会意上前对上温皇)
    神蛊温皇:嗯?<剑意。>
    (剑意散出,四周竹叶随西经步伐而聚集,包裹神蛊温皇,气氛剑拔弩张)
    西经无缺:在下,西经无缺·尸。
    (包裹温皇的竹叶崩散,任飘渺乍然现身)
    任飘渺:秋水浮萍任飘渺。

    [欲知一连串精彩结果,请看金光御九界之墨邪录第十集——一剑之争]









    回复
    5楼2016-02-11 23:53
      ==========END==========
      抄送BOSS @浪花海月


      收起回复
      6楼2016-02-11 23:54
        发动全组录完新剧只需一瞬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6-02-12 01:57
          这速度真是太神,还保证了质量


          回复
          8楼2016-02-12 13:2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6-02-12 22:53
              万里边城智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6-02-13 12:54
                前排~


                回复
                11楼2016-02-16 1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