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从零开始异世界...吧 关注:242,864贴子:2,609,462

【自译】RE从零开始异世界生活第五卷 文库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继续祭天(虽然不知道这个习俗是哪里来的,不过惯例祭天= =||


「淘店家」大型网店交易平台!免费看店,网店交易不墨迹! 一键搜索全网在售店铺我们带着您全国去买店!
广告
序章 【其名为——】

——过瘦的男人。

被黑衣装束的集团围住的那个男人,自己也是全身为黑色法衣所包裹着。
比昴稍高的身高,垂到眼睛的深绿色头发。面容瘦削,骨头上长着最低限度的肉和皮的人形的外表。
这肉体的主人就是让人感觉没生气到,这么表现才妥当的程度。
但是,这也是出去那闪烁着疯狂的双眸以后的话。
【原来如此……这还真是,确实引人兴趣呢】
男人的身体斜着倾斜着,在此之上头还弯到了九十度,滚溜的眼睛毫不客气的端详着昴。奇状,做着除了这个以外别无评判的举止的男人似乎是有所肯定一般点着头。
然后男人就那样保持着倾斜的状态,不假思索地把自己的右手拇指插进了自己的口中,然后毫不犹豫咬碎了。
肉溃骨碎,男人啜饮着淌落的血然后睁开了那浑浊的眼睛
【你……或许,不会是【傲慢】吧?】
男人的提问,向着被拘束在墙壁上的昴。
然而,昴无法回答男人的质问。只是,呆呆地抬起头看着站在眼前的男人的脸,嘿嘿地浮现出了格格不入的笑容。
与有着超脱常规的举止的男人一样,眨着已经失去正常的空虚黑瞳。
【唔姆……似乎,不给予回答的样子呢】
从口中拔出指头,男人似乎想起了自己流血的右手一般敲了自己的头。
【啊,是这样呢。这么说来,似乎失礼了的样子。你看看我做的事,都还没打招呼不是吗】
不合时宜地失礼的抱歉,男人把缺乏色素的嘴唇横向咧开不详地嗤笑着。
男人就那样,郑重地弯下腰,
【我是魔女教,大罪司教——】
保持弯腰的姿势,灵活地只抬起头正面看着昴。
【【怠惰】担当,名是……培提尔其乌斯·罗马尼空提!】
报上姓名,两手的手指指着昴,男人——培提尔其乌斯咯咯地嗤笑着。

咯咯,咯咯,咯咯地——。


收起回复
举报|2楼2016-01-18 15:08
    收藏了!追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6-01-18 15:17
      翻译菌真是勤劳~感觉好幸福。发现你前几天熬夜肝翻译,以后还是注意护肝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4楼2016-01-18 15:40
        好赞!


        回复
        举报|5楼2016-01-18 15:40
          这速度简直吓死人了


          回复
          举报|7楼2016-01-18 15:56
            捧场捧场


            捧场捧场


            这速度,不敢相信。。太棒了!感谢大大!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6-01-18 16:08
              第五卷昴能逆转吗


              收起回复
              举报|11楼2016-01-18 16:13
                广告
                追着楼主来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6-01-18 17:21
                  666,楼主你这更新速度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6-01-18 17:56
                    在此普科一下 怠惰的大罪司教名為Betelgeuse
                    出處是獵戶座α星 又稱參宿四...


                    收起回复
                    举报|14楼2016-01-18 17:58
                      插图会发出来吗?


                      好评


                        --萝莉萝莉有多好,身娇腰柔易推倒。肤嫩大眼个子小,淡妆素服一样好。樱桃小口吃得少,有糖有饼就不吵。乖巧服从性格好,纯洁心思容易了。主动讨喜真灵巧,无毛乾净气味好。可爱幼齿推到饱,后背骑乘难逃跑。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6-01-18 21:05
                        追着楼主死到这里来了


                        收起回复
                        举报|17楼2016-01-18 22:16
                          追着看完第四卷的来mark下第五卷


                          回复
                          举报|18楼2016-01-18 22:42
                            大赞!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6-01-18 23:04
                              楼主我想粉你 ,然而并没粉过人不会弄


                              已粉楼主,干巴爹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6-01-19 00:43
                                昨天睡觉前还没看到贴,今天一上就发现惊喜


                                回复
                                举报|23楼2016-01-19 10:51
                                  第一章【腐败的精神】

                                  1
                                  ——万里无云的蓝天,充斥在仰身倒下的昴的视野里广阔无垠。
                                  从被召唤至异世界,回头看已经经过大约两个半月了。
                                  这期间,变成以这种形式仰望蓝天的情况已经有几次了呢。
                                  积乱云厚厚地试图遮挡日光,然而耀眼的照下来的阳光仍然穿透了云的厚度倾注到了地面上。
                                  日光烧着眼睑的内部,突然昴不着边际地想到。
                                  【这么说来……到这里来了以后到今天,还没遇到过下雨的日子呐】
                                  夜深时候的淅淅小雨,或者傍晚时分的淋淋阵雨的话已经经历过好几次了,但是那种持续下一天的绵绵长雨至今还没碰到过。
                                  鲁古尼卡的气温若是长袖的话略显偏热,体感上是原来世界的六月,或者是还有余暑未散的九月左右的感觉吧。
                                  从雨量很少看来,说不定是这个世界所谓的旱季。
                                  【差不多要结束了吗?】
                                  对翻身进行联想游戏的昴,突然被这样的声音搭话了。
                                  保持着仰躺的姿势,抬起头的视线前端站着一个老人。
                                  这是一位身高很高,身着黑色一身的执事服的人。有着让人感觉不到暮年的精练身体,以及挺直的腰杆。满头的白发被仔细地梳理好,站姿看上去十分优雅。
                                  柔和的面容上刻着温和的皱纹,一副何处的温厚老绅士的装束,然而那手中却握着刀身纤长的木剑。
                                  【不,还差得远。刚才稍微,哲学了一下】
                                  【吼,真是颇有兴趣的话题。请问考虑了什么呢?】
                                  【上为火灾,下有洪水……这是,什—么呐】
                                  两腿抬起来,然后再向下挥下一口气鲤鱼打挺站了起来。
                                  身体的重心感觉还留有些沉重,但是跌打的疼痛的影响已经甚微了。
                                  轻松地回转着手脚确认着,昴就那样握着木剑咕噜咕噜地转着然后正面——冲向了维鲁海鲁姆。
                                  【那么,再来一回,请多指导】
                                  【顺便一提刚才的哲学的答案是?】
                                  【不是什么夸张的答案呐——尿床了反过来生气】
                                  戏言回答着踏进了脚步,从低的姿势像是画半圆一般挥出木剑。
                                  尖端斩开大气,卷起风的打击是没有留情的一击。
                                  不过,
                                  【唔呐!】
                                  【太用劲了。手,脚,头,腰。还有脸】
                                  打出去的一击从对手的头上错过,在转身的老人手中舞动的剑一闪而过。
                                  头,喉咙,胸口,正中——被中线所连起来的人体要害被温柔地抚过,维鲁海鲁姆的木剑仅靠着碰到的冲击就把昴的身体击飞了。
                                  多亏这绝妙的放水过的反击技,伤害本身是几乎没有的。但是,即便如此被打倒要害的冲击还是让人呼吸困难,变成受身失败发出苦叫的事态。
                                  【咕诶!】
                                  因为背后的疼痛而定睛看去,又一次变成大字正面映出了仿佛嘲笑着的蓝天。
                                  清澄透彻的爽快晴空不知为何面目可憎。
                                  【差不多要结束了吗?】
                                  没有抑扬顿挫,讽刺和污蔑也没有的维鲁海鲁姆的平稳呼声。
                                  询问着昴的意思的这个声音也,已经有过好几次了。
                                  【看来已经打起精神了呢】
                                  正在憎恨瞪着蓝天的昴,听到插进来的声音抬起了头。看到了俯视着大字躺在庭院的昴,倚靠在阳台的栅栏上的女性的身影。
                                  【只听到了声音不过,还真是很热心的在干呢】
                                  把体重压在扶手上俯视着昴的是,绿发的美丽女性。
                                  是留长着近乎黑色的光色的绿发,自然地挺直了背拥有着凛然氛围的人。颇有女人味的起伏的丰满肉体,被看上去似乎是男性军服的衣服着着。
                                  这是这个宅邸的主人,也是维鲁海鲁姆的主人克鲁修·卡鲁斯坦公爵。
                                  所说是年纪尚轻的女性,但也是就任国家要职的才女——是在现在的鲁古尼卡王国里,有着非常之重要的立场的人物。
                                  【这还真是克鲁修大人。请问是打扰到执行公务了吗?】
                                  【不,正是想着该松一口气的时候。没有必要在意的事情】
                                  克鲁修大方地点头,然后把视线转移到了躺倒的昴身上。
                                  【而且,也不想有到不分缘由就否定有所努力的程度的傲慢。让雇佣的人玩玩也是一样。充分地被使用吧,维鲁海鲁姆】
                                  【知道了。话说】
                                  对着克鲁修流的许可方法,维鲁海鲁姆深深地弯下了腰回答道。
                                  然后老人轻轻地斜眼望向昴,
                                  【差不多要结束了吗?】
                                  【我还没打算成为不懂气氛的家伙到,在刚才的对话下说出结束的程度呐】
                                  一边拍着沾上草的身体一边站起来,昴转身三次——不对,确认了第十数次的无事。一边响着指骨吐息道。
                                  【在美人看着的时候被打的落花流水,感觉男性角度来说还真是难以忍受的事件呐。男子汉槽都刷刷的削掉了】
                                  好不容易借助维鲁海鲁姆扔过来的木剑,昴苦笑道。
                                  【没必要在意。看到卿被打倒在地也不是第一次了】
                                  【唔咕】
                                  从头上飞来的毫不留情的一句话,让昴压着胸口呻吟了出来。
                                  【虽说我只是听了事情全貌,不过还是觉得刚才克鲁修大人似乎太过直接了】
                                  【是吗?】
                                  听到维鲁海鲁姆的话,克鲁修毫无恶意地脸上抬起了眉。
                                  【自知无法够到实力所不能及的对手的道理。即便如此我还是觉得,只要有展示了无以扭曲的志向,就算有后悔也没有耻辱的地方呢】
                                  看到摸着下颚述说着自己论点的克鲁修,昴心里感觉到了稍些的不适。
                                  这是因为这对前几天那丑态虽说是片面但还是被评价了的意外和,想起了的在那丑态之后发生的人生最大的失败。
                                  在王城的休息室发生的,最糟糕最恶劣的分别的瞬间。
                                  【不如说,在我看来还是昨夜的事情更加难以接受。又听说了……考了到卿的心情的话,体谅悲愤的余地还是有的】
                                  【……啊哈哈】
                                  看着克鲁修那混合着些许同情神色的视线,昂发出干笑挠着脸颊。
                                  昨夜——几乎就是半天前的事情,似乎就是只能做出这个反应的事情了。
                                  与甚至拜访了这个克鲁修邸的,【剑圣】莱茵哈鲁特的会面。
                                  【而且,啊。在女性看着的时候接受着指教算是痛苦的话,那应该早就已被连续重复了的事情吧】
                                  看到昂表情的变化,克鲁修回到了前一个话题。从扶手上探出身子的她的视线,略有深意地落向了庭院的一端。
                                  在那里,无言至今守护着的青发少女安静地站在那里。
                                  理解了克鲁修是在看着少女,昴对这情况的糟糕皱起了眉。
                                  【……在家里人面前露出耻态又是别样的感觉呐】
                                  【总觉得在终有一天会成为敌人的对手面前不停晒出真本事也是问题不过……把这样的对手招进屋内的我也是同类吗。意外的,不是很明白自己的心了呢】
                                  做着对昴的回答,克鲁修也似乎是自省一般地好几次颔首道。像这样结束了短暂的思虑之后,克鲁修对着眼下的维鲁海鲁姆呼唤道。
                                  【维鲁海鲁姆】
                                  【是】
                                  【稍微有点想活动身体了。现在,把残务解决以后就下去那边。虽说比预定还要早,今天的指教拜托了】
                                  【了解。还请,充分地准备】
                                  【现在我的心境的话,这还真是有些困难的进言呐】
                                  浅笑着从扶手离开,克鲁修挺直了腰板回到了执务室。
                                  凛然的举止。绿色的头发如舞蹈般摇动,在柔和的日光照耀下从昴的视野消失了。见此,昴那些微的紧张感随着吐息逃去了。
                                  想到对那消失的视线露骨的安心,昴自己也对自己苦笑了。
                                  说实话,对于昴来说克鲁修这样的女性是很难应对的类型。
                                  正直而无所动摇的眼神,仿佛连这边的内心都要看透般的澄澈。对那率直而诚实的性格,以及那信念所支撑的言行让人感觉内心难受的时候很多。
                                  自信到溢出,对于自己该做的事情不抱有意思迷惘的崇高存在。
                                  【差不多要结束了吗】
                                  对似乎切换情绪般摇着头的昴,再一次面对这边的维鲁海鲁姆这么说道。
                                  【不是疑问性,也就是说是这么一回事呐】
                                  轻轻地架起木剑的维鲁海鲁姆的话——听出那句末的疑问符号消失了,昴明白了着虽然苛刻然而平稳的时间结束了。
                                  看到黑瞳里明显地带上了遗憾的昴,维鲁海鲁姆微微苦笑道。
                                  【克鲁修大人要来的话,我也不得不尽到指导的责任。毕竟我被卡鲁斯坦家招揽的理由,一般就是因为这个】
                                  【不会再说这之上任性的话了啦。只是,能够分出一点空闲的时间来,就已经是中大奖了呐】
                                  感觉到练习结束的寂寥感,昴把木剑对准正眼摆好架势。
                                  虽说中学剑道停止学习了,但即便如此也有学到剑的基本。看到静心正对站着的昴,维鲁海鲁姆脸上轻松的表情也消失了。
                                  【——要上了】
                                  【随时】
                                  如同宣言,昴一蹬地面向前飞奔出去。
                                  牵制什么的完全没有。昴就那样从正正面毫无小动作地挥下了一击。
                                  从大上段直劈而下的一击切空,失去了前端的终点抵到了大地上。目标落空,顺着气势踏出步子的昴体势前倾翻到。
                                  然后,
                                  【——!】
                                  仿佛无数的斩击闪过,昴感觉到自己被打翻了。



                                  收起回复
                                  举报|24楼2016-01-19 11:18
                                    辛苦啦


                                    阿库西斯教团收人啦!
                                    只要你在这份阿库西斯教团入教书上签了名,一切灾祸将离你而去!
                                    现在入教,只要再交450,就能获得阿库西斯教团祭司的头衔!
                                    迷茫的家里蹲啊,你们还在等什么呢!


                                    看作者这速度,应该是到第七卷才爆发吗?感觉一本的量好少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6-01-19 12:36
                                      这么快就爽完了?


                                      虽说想一口气看到第7卷,可是作对楼主来说有太大压力


                                      回复
                                      举报|29楼2016-01-19 13:36
                                        果然!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6-01-19 13:36
                                          默默的顶个赞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6-01-19 1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