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红吧 关注:38,669贴子:207,214

【原创/现代AU】恶魔角Ⅱ(贺天×红毛)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昨天看了一场露天Live,回来后决定开个新坑,继续《恶魔角》的故事。
这次可能会更新的比较慢,预计1w5。


回复
1楼2015-11-01 19:45
    第一部地址:http://tieba.baidu.com/p/4083175067?pid=76873074533&cid=0#76873074533


    回复
    2楼2015-11-01 19:4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5-11-01 19:48
        我第一个!超喜欢楼主的恶魔角!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5-11-01 19:50
          我也喜欢


          回复
          6楼2015-11-01 20:09
            卧槽!!!第一部写的炒鸡带感!!!期待第二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5-11-01 20:16
              先赞一个再说!第一部超级好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5-11-01 20:17
                3
                第二天,当红毛提着一盒粥去医院的时候,少年已经走了。

                医生告诉他病人的手臂骨折很严重,还需要在医院住几天。红毛朝他耸耸肩,这屁孩要跑,我有什么办法?

                最后他把那份粥自己吃了。

                贺天今天和他接班,他终于能在家里休息会儿了。

                骑兵CD的生意不平不淡,勉强能维持温饱,但又不能给予红毛更多的钱去买些什么。不过红毛也不需要更多的什么,成长的动荡已经被日常的琐碎取代,而琐碎堆积起来,又会形成波澜不惊的沉积层。红毛已经习惯了这种琐碎,每天当他起床,他就能知道接下来他会在哪里吃午饭,在哪里吃晚饭,沿着哪条路走,看到哪些风景。

                当放学后学生们三三两两经过CD店旁时,红毛会盯着他们发呆。他的青春很少有过这样平稳和欢乐的日子,他对于十年前的记忆是搏击和疼痛,批评通告,以及空荡荡的居室。

                轨迹为每个群体而划分,轨迹上的景色也是这一群体的特定记忆。学生上学上课放学,成人上班公司下班,老人晨练遛狗唠嗑。大量彼此相似的面孔重叠在一起,成为生命本身。奇迹和波折不再是红毛能见到的事物,他正慢慢楔入这片广袤而古老的沉积层。

                在最初脱离学校的那段日子里,日常令他发疯,他的心灵仍躁狂不安,难以完成这种必经的成人礼转换。但在CD店里,他完成了蜕变。虽然他还留着一头红发,但他知道,自己的拳头不再是一种武器,它正随着自己的心一起,变得柔软起来。

                虽然有时,酒醉后,他还会和贺天打上一架,不过它已经变成一种华山论剑式的礼尚往来。他们都不再愤怒,生活和音乐抚平了躁狂,他们已经找到自己的答案。

                地铁里,红毛凝视着车窗上的影子。人们低着头玩着自己的手机,没人想多打量这已习以为常的世界一眼。他的耳机里播放着平静的新古典,这是他最近在听的一个厂牌,Erased Record。

                黑暗在车窗外不停地闪过,偶然经过一个站台,光芒和面孔交错重叠,重又陷入黑暗。车窗上,一群低着头的影子里,红毛的一双眼睛显得孤独而清醒。

                就在这时,他发现了一双同样凝视着窗外的眼睛,那眼睛和他一样清醒。

                两双眼睛在车窗上交汇,像黑暗夜空里彼此遥望的两颗星辰。在这一片被手机荧幕包裹着的车厢里,两双眼睛在沉默地交流着。

                是你啊。

                是啊。

                手臂怎么样了。

                还行,多谢了。

                不客气,有空来玩儿。

                红毛朝那双眼睛微微一笑,地铁响起报站的声音。

                “列车运行前方为归元寺站,开左侧车门。归元寺是换乘车站,可换乘地铁九号线。Next station is GuiYuan Temple……”

                再见。

                他朝少年摆了摆手,走出地铁车厢。一阵冷风铺面而来,他围紧了围巾,汇入下车的人流之中。


                收起回复
                10楼2015-11-01 21:33
                  带劲楼主对hipa了解如何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5-11-01 22:55
                    啊啊啊啊啊啊好期待w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5-11-01 23:04
                      好喜欢楼主的文(ฅ>ω<*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5-11-02 00:07
                        果断进(๑•̀ㅂ•́)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5-11-02 00:31
                          7
                          贺天正在店里打扫卫生,忽然,玻璃窗上响起笃笃的声音,有人在敲窗户。

                          他扭头望去,窗外站着几个剃着板寸的人,神色不善。

                          他们穿着紧T,双手环抱着,露出青色的花臂。

                          贺天一言不发地拉开店门走出去,尽管他已经很高了,然而在这群人面前,他只能勉强和对方平视。

                          但贺天的表情很冷静,他微微上移视角,注视着这群人。

                          双方在相互打量着。贺天快速捕捉到了几个细节,粗大的指节,手指上的刺青,烟疤,脖子上的金项链。

                          “有事儿?”领头的人喷出一口烟,声音低哑:“你们这儿是不是有个红头发的人。”

                          贺天眯了眯眼睛,对方用的是陈述句,句尾声调下降,并不指望能从他这儿得到什么确切的回答。

                          对方没有等贺天的回答,在彼此沉默了十几秒后,对方又开口了。

                          “叫他这几天小心点,不要太跳。”

                          他背后的一个人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他们给贺天留下了意味深长的一眼,然后离开了。

                          贺天觉得红毛又惹事了,但红毛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冲动的小鬼了,那么他又为什么和别人结下梁子?还是别人先招惹的他?

                          贺天觉得自己有必要给红毛提醒一下,对方并不好惹。

                          “所以他们找来了?”红毛冷哼一声,对此不屑一顾。

                          贺天看着红毛,想从他的表情中发现一些蛛丝马迹,但红毛隐藏得严严实实,让贺天瞧不出什么端倪。

                          贺天状作不经意地问:“怎么惹着人家了?”

                          “跟你没关系。”

                          贺天忽然火大,他扔掉手里夹着的烟,转身用手肘顶着红毛的脖子,把他卡在墙角里。

                          红毛的个子比贺天矮一些,贺天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神情危险。

                          “我他妈都上过你了,这事儿还跟我没关系??”

                          红毛眼神从下向上挑着看他,像把锋锐的矛,他慢慢地说:“我说了,跟你没关系。”

                          贺天觉得脑子里一根弦崩断了。

                          他一把扯过红毛的头发,把他拖到沙发上,翻身就把他压在身子底下,手上开始剧烈地扯对方的腰带。

                          “是不是得等到你被别人揍个半死然后等我去给你收尸?在一个谁他妈都找不到的废弃工厂里,看到你躺在血泊里,只有进的气儿没有出的气儿,然后我他妈还不知道是谁把你搞成这残废样的你就乐意了?看我贺天抱着你尸体嚎啕大哭你他妈就爽了是吧?啊?我今天他妈让你爽个够!”

                          红毛在剧烈的暴风雨中保持着寂静,他并未像以往那样试图反抗。

                          他只是伸出手捂着自己的眼睛,深深地叹了口气。

                          在这暴风雨中,这叹气的声音显得如此清晰。

                          风一下子寂静下来了,狂风霎时消弭,海洋重归平静。

                          红毛控制着自己的声音,慢慢地说:“真的,跟你没关系,这是我自己的事情。”

                          贺天身上那突如其来的愤怒和渴望撕裂的感觉一瞬间被抽空了,他不知道该如何向对方表达自己的想法。这么多年了,他还没有找到一个像他一样能交付出自己这种强烈关切的人。但也许太多年了,那些柔软的东西已经有些生锈,让贺天不知该如何表达。

                          红毛的眼睛覆盖在手掌之下,贺天不知道那手掌下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

                          他沉默地从红毛身上起身,靠在沙发上,但手还抱着红毛的腰。

                          他们在那里坐了很久,但沉默的力量逐渐强大,割裂出更深的沟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5-11-02 22:04
                            太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5-11-02 22:24
                              mark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5-11-02 22:47
                                好心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5-11-02 23:10
                                  不要be,虽然强烈感到是be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5-11-02 23:30
                                    8
                                    少年坐在红毛对面,他们中间的小桌上摆着两瓶啤酒。

                                    “最近他们还找你么?”

                                    少年冷冷一笑:“个龟孙,揍他们一次就怕了。”

                                    红毛朝那少年头上呼了一巴掌:“下次别他妈招惹别人了,成么?”

                                    “你怕了?”少年肿胀的眼角里,露出狡猾的光芒。

                                    “怕个屁,难道你下次还能有我给你罩着?又挨一冷刀怎么办?我不可能老盯着你,我他妈又不是你保姆。”

                                    少年凑近他,用一副哥俩好的语气说:“这个,有么?”他做了一个夹着烟的动作。

                                    “别给我来这套,”红毛又呼了一巴掌,“这啤酒喝完给老子乖乖上学去。”

                                    “切,”少年靠在沙发旁,不以为然的表情,“还以为你跟别人不一样,没想到都是一副训导主任的嘴脸。”

                                    红毛额角暴起青筋:“你丫欠揍还是怎么着?这么跟大哥说话?”

                                    少年用小拇指掏掏耳屎,脸上嬉笑的表情忽然被另一种的神情取代。也是在看到他表情的这一刻,红毛忽然感到一阵颤栗和恐惧。

                                    “这就是你想要的吗?别待在这个破地方了,你看看这里,充满着令人恶心的软垫和香颂爵士,这是属于你的地方吗?摸摸自己的胸口,那道疤消失了吗?你以为自己能抛弃过去脱胎换骨吗?你太天真了,没人能摆脱痛苦。我看到的,只不过是一个被琐碎击垮的平庸者罢了。”

                                    红毛看到,那少年的眼里充满着不屑,那眼神曾经也被他拥有过。

                                    当他和他的同伙们在一次校园火并中胜利后,他们彼此勾着肩膀走向街旁充满油污的小吃摊。夜色里,蚊子在白炽灯周围飞舞,劣质油兹兹作响。他们高声谈笑,说着荤段子,吹嘘自己的胜绩,偶有一言不合,在饭桌上就干起架来。他们属于另一种语系,夹杂在校园和地下社会之间。

                                    那时,红毛正是用这样的眼神,不屑地望向经过路边的晚归的中学生们。他们往往迅速地瞥一眼这群混混流氓,然后快速地离开。他们的校服崭新洁白,更衬得他们温顺恭俭。红毛那时会嘲讽这种群体性的一致,它被置于社会规范之下,毫无危险,从思想到身体都被牢牢地控制在学校机器里,不可能产生反抗因子。而与他们同龄的红毛,则会为自己脑后的反骨感到快活和骄傲。

                                    那眼神此刻重叠在这少年的眼睛中,他和红毛对视着。

                                    “你不懂,”红毛朝他疲惫地摆摆手,“我跟屁孩没什么话好说,你赶快走吧。”

                                    少年伸出手,食指和拇指搓了搓。

                                    红毛盯着他:“干嘛?”

                                    “我没钱了,我要去网吧。”

                                    少年是被红毛提溜着后领扔出CD店的。


                                    红毛坐在店里,回想起少年的那段话,不寒而栗之感又重新回到他身上。那仿佛先知般洞察一切的眼神,似乎能窥测到他内心最深处的渴望,它似乎在引导着红毛释放出内心的叫嚣。

                                    反抗一切,反抗生命的庸碌。

                                    这曾经是他的信条,在这信条的指领下,他活得恣意妄为,透支了自己最好的那几年时光。然而当他离开校园,这信条迅速衰老风干,露出粗粝的生命基底。

                                    我究竟该怎么办?恶魔他一直没离开过。

                                    红毛双手深深插入自己的头发,那疼痛又复活了。


                                    回复
                                    27楼2015-11-03 00:00
                                      第二部写的偏意识流?总觉得这个熊孩子是对过去红毛的影射,或者让红毛堕入深渊的催化剂,所以这部贺天的扮演的角色就是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这种彼此救赎的感觉太棒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5-11-03 00:24
                                        什么年纪就应该做什么事情,浪费的青春不会重来,走出校园无论什么样的热血都会退败,迷途知返才最可敬!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5-11-03 11:19
                                          留名。等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5-11-03 12:50
                                            lz我超喜欢你的文,第一部已收藏,期待第二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5-11-03 21:15
                                              9
                                              红毛身上多了一些贺天看不见的东西。

                                              今天,当他从街角转过弯时,他看见红毛正站在店门口自言自语。他的表情一时变得凶狠,一时又变得狡猾,两种表情在他脸上交错出现,像两种频率的光芒不停闪烁,显出畸变的危险。

                                              他跑向红毛身边,当他出现在红毛眼前时,红毛立刻停止了自言自语,神色也恢复了正常。

                                              贺天扳住红毛的肩膀,他紧缩着眉头,和红毛对视着。一方漠然,一方显得局促不安。

                                              毫无疑问,眼前正是他所熟知的红毛,但他的眼睛里,往日熟悉的光芒正在慢慢远离。

                                              这是一片红移的宇宙,贺天往日对他建构的参照系正在被推离到更遥远的黑暗里。

                                              贺天把红毛抱在怀里,手掌紧扣着他的后脑勺。万幸的是,那里仍然温暖,柔软。


                                              从这天起,贺天不再和红毛换班,而是和他一起待在店里。他生怕在他离开对方的时候,那个魔鬼又会出现,而红毛无力与它对抗。

                                              红毛抽烟的强度越来越大,有时他一天能抽完一整包烟。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下去,双颊下陷,下巴冒出青色的胡茬,稳定态濒临瓦解。

                                              红毛开始在深夜独自外出。他会和贺天打个招呼,说自己回去了,但实际上他会在走出一条街的距离后拐向另一个方向。贺天在某个晚上发现他不在家后开始跟踪他。

                                              红毛去的是离这片街区很近的一栋废弃大楼。人去楼空,墙壁上写着“拆”的字样。窗户的玻璃悉数剥落,露出黑洞洞的窗口,像老人干瘪的牙床。

                                              贺天在红毛身后不远处跟随着他翻过倾颓的围墙,路过一面面喷满劣质涂鸦的墙体,踩着砖瓦碎砾,进入这栋大楼。


                                              贺天站在大楼某一层的阴影里,看着红毛坐在窗台沿上,双脚搭在外面,不停地抽烟。

                                              他想冲过去对他说些什么,但另一种冲动又阻止了他。

                                              你不是圣人,你无法摆渡他。


                                              无星的夜空中,红毛背对着贺天,他弓着背,贺天知道他的嘴里一定叼着一根烟,也许眼睛盯着某个更黑暗的点发呆。

                                              这是第四天了。

                                              这是贺天跟着他来到这里的第四天,但贺天还是没有勇气跨出那一步。这道沟壑越来越明显。月光从窗口投射进来,切割出壁垒分明的两个空间。红毛的身影浸没在乳白色的月光里,而贺天则隐匿在月光照不到的地方。

                                              突然,红毛深深地吸了一口烟,从台沿上站了起来。他站在窗台边缘,似乎受到一股向下的强大引力,打算跨出一步。

                                              贺天手脚冰凉,当他要冲上前阻止对方的动作时,红毛忽然开口了。

                                              “来了。”


                                              回复
                                              32楼2015-11-03 21:59
                                                红毛变得好怕怕(ಥ_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5-11-03 22:27
                                                  你是不是一边听后摇一边写的是不是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5-11-03 22:52
                                                    红毛精神分裂了么?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6楼2015-11-03 23:29
                                                      好想知道lz的歌单啊……不知道lz愿不愿意分享(ノ_<)((。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7楼2015-11-04 00:30
                                                        ……变化好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5-11-04 13:40
                                                          我去!这文的风格我超级喜欢!加油楼楼!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9楼2015-11-04 16:59
                                                            红毛快去看贺天啊,不去的话我都要哭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1楼2015-11-04 2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