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达吧 关注:594,661贴子:27,423,087

高达同人短篇:《一号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此文为本人试水之作,如有不足,还望轻喷。实则前段时间我已将此文发表在本吧,但因当时所采用的小尾巴过于偏激,且使用了侮辱性语言,因此造成许多人不满,之后被吧务处以了封禁十天的处理。在本文编剧的提醒下,我终于意识到自己当时犯了怎样的错误,因此在贴出正文之前,首先向原贴的所有回复者及广大吧友道歉,很抱歉让大家因为我的一条小尾巴而感到心情不愉快,今后我也会倍加注意,尽量避免再发生此类情况。最后希望拙作能为本吧和吧友们带来些许的快乐。
——山本:胡蜂,列克星敦,大黄蜂,绝对是最弱的。
——小泽:什么?约克城呢?
——山本:约克城大战经验可能比其他几个丰富点。
——南云:约克城够拼关键是。
——山本:约克城倒数第五,萨拉托加倒数第六。
——山本:没有没有没有,还有个企业,企业有点弱在里面。
——南云:不是,企业就被你说成是鸡了咯?
——山本:没有,企业绝对是鸡,企业真有点菜。
……
——南云:那就一二三四五我们先排好了那就?
——山本:哎呀我告诉你!现在猛得那帮,你要想那我们的什么赤城,加贺,飞龙,,苍龙,翔鹤,瑞鹤,这几个是不是最强的嘛?!
——南云:对的,这个倒是实话。
——小泽:完了,我感觉这几条船被山本提督奶了一下……
——山本:我们一定赢的!
——小泽:我们数数看啊!一个赤城,一个加贺,(啊!)一个飞龙,(啊!)对吧?还有一个苍龙,(啊!)还有这个瑞鹤,这五条船,对吧?
——山本:MVP肯定是这几条船出来的呀!
——小泽:这5条船里面肯定出MVP,大家都记好了啊,都记好!他已经把最强的说出来了。
——南云:没有没有,还有……
——山本:没有没有,还有翔鹤。
——小泽:6条船了啊!我就问你这6条船……
——南云:如果这6条船都沉了怎么办呢?
——山本:老子就是毒奶!
————山本五十六在1941年12月7号早上7点40分的讲话


IP属地:安徽1楼2015-03-22 18:33回复
    亚历克斯看着贴在驾驶舱仪表板周围的许多张便条纸,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各类数据,或许是先前参与测试的机师所留下的。由于是初次搭乘这型机体,他并不十分清楚这些数据都代表着什么,只好凭借在模拟机上长时间练习和之前驾驶其他MS时总结出的经验来驾驭这一台有着“白色恶魔”之称的凝结了联邦军最新锐技术的MS。依照操作规程,亚历克斯首先将操作系统从核心战机模式切换到GUNDAM模式,接着轻轻踩下相当于油门的踏板。新式核熔炉的出力十分强劲,眨眼间便几乎要突破功率输出表的红线。由胸部散热口排出的热气渗入驾驶舱内,这是比起仪表板上的数据来更为直观的感受。他连忙松了些踏板,同时打开换气装置,那股热浪才减弱了些。关上头盔的面罩,隔绝了逐渐消散的热气,亚历克斯透过设置在正前方和座舱两侧的三块显示屏看向面前的景象——既是他面前的,也是GUNDAM面前的景象。外界的景物通过装置在机体头部“V”字形天线上方的主摄影机和形如双眼的辅助取景器投影到驾驶舱内的屏幕上,这使得机师可以实时观察舱外的情况,除此之外,在机体的其他部位也安装有摄像头,为了获取更宽广的视野,这些摄像头所拍摄的画面随时可以切换到主显屏幕上。如果是在宇宙中作战的话,机体并不会将摄像头拍到的真实的宇宙景观显示在屏幕上,而是会采取CG补正的方式对画面进行调整,呈现在机师眼前的便是经过电脑微调后的影像。据说这样做有助于机师在太空中定位敌机,也有助于减轻紧张的情绪,至少亚历克斯在之前的职业生涯中不止一次听到过这样的说法,多数是来自于那些声称自己曾经上过宇宙并且成功从枪林弹雨中活下来的老兵们。没有机会参加宇宙作战的他对这种说法不置可否,毕竟现在自己身处的环境是地球,可不是虚无缥缈的宇宙。
    又进行了几项操作,取得了一些必要的数据后,亚历克斯调整了一下机体的姿势,打算前去与已经抵达目标地点的小队汇合。喷射背包的推进喷口爆发出两团闪光,伴随着轻微的推背感,GUNDAM三号机以几乎是贴着地面的姿态超低空朝目标地点飞去。飞行过程中,机体各部位的传感器一直在运作着,产生的各项数据则被OS自动记录下来。同时一些轻微的震动也通过机体的骨架直接传递到驾驶舱内,再透过驾驶座传递给亚历克斯。这种有些熟悉的感觉让他感到安心,似乎自己又回到了年轻时驾驶战机翱翔于蓝天的那个时代。
    “不愧是‘GUNDAM’啊...比量产型开起来舒服太多了。”
    ——各色骨架来一个
    报丧女妖来一个
    全装独角来几个
    命运女神来几个
    菲尼克斯来一个
    电镀凤凰来一个
    各种透明来一个
    钛色限定来一个
    之后十年有独角
    再也不用出PG
    玩家赶快买买买
    一直买到B倒闭


    IP属地:安徽13楼2015-03-22 18:38
    回复
      “蛇形机动!散开!”小队长的声音以电信号的形式发出后被各机的通讯天线所接收,又被头盔中的通话器再次转化为声音。“海勒少尉,麻烦你掩护我们!”
      “明白。”亚历克斯眼睛看向瞄准器,GUNDAM的右臂随着他的动作平举起来,手中握着的光束步枪也跟随视线瞄向先前发射出导弹的那台扎古。只见那台扎古此时已经抛弃了外挂于腿部的导弹舱,此时正以机枪的连射火力压制着吉姆小队。吉姆见对方扬起了枪口,立刻顶盾防御。100mm的高爆弹头在盾牌表面爆裂开来,产生巨大的响声和震动。那机师以盾牌苦苦支撑着,正在寻找还击的机会,亚历克斯压下发射按钮,一束粉红色的光束从光束步枪的枪口喷出,几乎是瞬间便击中了扎古的下半身。他刻意控制了瞄准点,由炽热的米加粒子组成的光束从一侧射中了卡其色涂装的独眼巨人,精确地熔化了它的双腿和腰部,但并没有波及到背部的喷射背包。引起燃料殉爆倒是小事,要是一不小心引爆了MS的核熔炉,那可就有得受了。这是每个MS机师都必须谨记的战斗准则,就如同教官在教授射击技巧时一遍又一遍地在新入伍的新兵耳边大吼的那句话。失去了整个下半身的巨人凄惨地倒向大地,先前遭到机枪连射火力压制的吉姆立即抓住机会冲上前去,用右手的机枪瞄准巨人残缺的躯体一阵扫射。几发穿甲弹射中了驾驶舱,那扎古在扫射的烟尘散尽之后便不再动弹了。见自己一击得手,亚历克斯并不得意,立即操纵机体绕到小队的侧翼,同时开始搜索其他目标。敌方在损失一台扎古之后,并没有意识到这是来自联邦最新试验机的袭击,还以为只是配备了光束武器的其他联邦军机体,因此留下三台拖住吉姆小队,剩下一台则脱离战场试图寻找袭击者的踪迹。已经处于对方探测范围内的亚历克斯得到来自系统的告警,立即将枪口调转方向,屏幕上出现的锁定方框里已经显现出了敌机的位置。亚历克斯踩下踏板让机体朝上方飞去,爬升一段距离后恢复了射击姿态,再次击发了光枪,又是一发光束射出,不同的是这一次是从天而降的攻击,直接将扎古的整个右半身连带右臂手持的武器蒸发于空气中。殉爆产生的火光让亚历克斯确认了击坠的结果,他将目光再次移向战场。接连失利的吉恩军突然改变了战术,其中两台扎古将武器切换成280mm反MS火箭筒,并以高爆弹头对吉姆小队展开射击,而另一台扎古则悄悄避开正面交战的火线,企图绕到三台吉姆的后面进行突袭。遭到火箭筒齐射的吉姆小队一时间无法前进,只得架起盾牌防御,虽然高爆弹一时无法打穿盾牌,但巨大的冲击波却震得机师苦不堪言。亚历克斯从空中洞悉了敌方的企图,立即俯冲而下。一面向队伍发出警告一面开枪射击。这一次敌机的运气不太好,光束熔穿腰部装甲之后残余的热量又波及到了放置在腰后的火箭筒备弹,顿时一阵剧烈的爆炸声伴随着一团橙黄色的火球猛地升起。所幸只是引爆了喷射背包内的燃料,并没有诱爆核熔炉。
      见到那团迅速膨胀的火球,亚历克斯的心弦骤然绷紧,在火球消散后他不由得打开面罩抹了把汗,刚才那一击他虽然没瞄准核熔炉,但弹药殉爆差点让他铸成大错。将余下两台扎古留给吉姆小队来对付,亚历克斯将目光转向远处的吉恩军基地。高精度的光学传感器捕捉到基地里传来一阵异动,他点击屏幕将模糊不清的图像放大,发现那是一间格纳库。此时格纳库的大门已经缓缓打开,里面似乎还有别的MS已经整备完成即将出击。考虑到久战对己方不利,他打算配合小队里的61式战车编队对这个基地来上一次密集的打击。联系了处于后方的战车编队并对他们下达指令后,亚历克斯将传感器对准格纳库的方向,缓缓扳动操纵杆调整着射角。准星与目标画面完全重合,随时可以发动攻击。稳定了机体的姿态,他看向面板上显示出的光束步枪能源匣内剩余粒子量,将手指再一次放到了发射按钮上。
      ——————人家的闺女有花戴,你爹我钱少不能买,扯了二斤红头绳,给我总二绑马尾╭(╯ε╰)╮


      IP属地:安徽15楼2015-03-22 18:39
      回复
        “还可以射十来发...足够了。”轻轻按下按钮,粉色的光弹咆哮着冲出枪口,如同亚历克斯预想中的那般,光束轻而易举地撕裂了格纳库的大门,命中了一台或是数台MS,随后画面便被爆炸带来的浓烟和火光掩盖。约1秒钟之后,确认GUNDAM已经开火的61式战车队也纷纷扬起了炮管,将炮弹射向被亚历克斯以一记光枪射击所标记的地点。61式战车装备的双联装155mm主炮拥有不输于MS用机枪的射程与弹药威力,此时数台战车一齐开火制造出的弹幕即便是MS也难以招架。一阵密集的炮火轰击后,小小的野战基地已被夷为平地。而此时场上的战斗也终于进入了尾声。两台扎古先后弹药耗尽,拔出热能斧冲向吉姆企图进行白刃战,但在三机的配合之下不久便被打倒在地,浑身上下被轰出一个个窟窿。最后一台扎古粉红色的独眼缓缓熄灭,也标志着这场战斗的结束。亚历克斯感到很畅快,很久没参加过实战的他今天第一次驾驶这架“GUNDAM”便一举击毁了三台敌机,这个战绩虽称不上值得夸耀,但初次使用新机体就获得如此战果已经相当不错。实战测试的任务也已经完成,继续在战场上逗留会增加自身被敌方发现的几率。心情大好的亚历克斯与队长简单交代后,便打算先行返航赶回基地提交数据。他一脚将踏板踩到底,发电机的轰鸣声隐约透过头盔传入耳朵里,出力几乎上升到最大水平的GUNDAM背后爆发出耀眼的喷射光,拖着尾迹往基地飞去。
        以目前的飞行速度再有一分钟就可以回到基地了。只要自己平安返航,将这架机体安全带回基地,剩下的事情就全交给大尉去操心了。他想到了自己在出击前不久曾经答应过儿子,等自己这次任务结束后,就带他去买他最喜欢的玩具飞机。亚历克斯正这么想着,通讯器里突然响起了急促的声音,夹杂着机枪的开火声和机师的惨叫。
        ——————人家的闺女有花戴,你爹我钱少不能买,扯了二斤红头绳,给我总二绑马尾╭(╯ε╰)╮


        IP属地:安徽16楼2015-03-22 18:39
        回复
          “海勒少尉,我们遭到友军攻击!对方是一台蓝色涂装的陆战型吉姆!我们快要——”吉姆小队长惊慌的声音戛然而止。
          “瑞克少尉,我是海勒,回报你们的情况!重复,回报你们的情况!”在接连呼叫几声都得不到回应后,亚历克斯的心猛然一沉,机体在不减速的情况下直接以一个180度的转弯掉头飞往刚才交战的区域。一阵轻微的G力袭向大脑,此时此刻,他的内心充满了疑惑,除了自己正驾驶着的这台GUNDAM外,并没有听说联邦还在测试别的新型机体,这很可能是吉恩军干的好事,说不定他们也拥有了新式的MS。当然也不能排除一种猜测,那就是这的确是联邦的新型机种,只是不慎把他们的部队当做了敌军而加以攻击。不过这种可能性实在是太小,双方的机体不论是涂装还是外形都大相径庭,除非能见度极差否则很难混淆。但根据小队长的报告,那台不明机体外观却又像是与他们小队装备的型号相同的陆战型吉姆。目前能够得到的情报太少,他打开通讯器将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报告给了基地,在得到进一步命令之后,亚历克斯决定返回战场去查看。不多时,亚历克斯便返回了几分钟前发生过战斗的地方。几台扎古的残骸冒着黑烟静静地躺在原地,与之前不同的是,三台吉姆此时已经不见了踪影,残破的机体碎片七零八落地散落在周围。亚历克斯降落到地面后将主摄影机转向那些残骸,一看之下不由得吸了口凉气。三台陆战吉姆几乎是被活活撕碎的,四肢被从躯干上斩下,头部也严重破损,甚至像被人斩首一般直接从机身上揪了下来扔在了一边,而盾牌更是碎成了好几块,断口边缘还有焦黑的烧灼痕迹。残骸的中心站立着一台通体蓝色的不明机体,距他大约有四五十米远,从头部形状看去像是普通的陆战型吉姆,然而机体轮廓却又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感觉。采用深浅两种蓝色涂装的机体静静矗立在原地,低垂着头一动不动,显得很是诡异。亚历克斯见到对方是完全不明的机体,便打开通讯频道,将频率调到联邦军的通用频率,尝试着与对面的不明机体通讯。表明身份和来意后,亚历克斯听到通讯频道里传来对方含混不清的回应,像是低声念叨着什么。由于夹杂着许多杂音,他并没听清楚,开启了音量自动调节装置后,他终于勉强从无数的噪音中听出了蓝色机体的机师一直嘀咕着的话语。
          “敌人...怪物...消灭...”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对方依旧低声咕哝着这几句话。亚历克斯感到有些不对劲,刚想操纵机体做下一步动作,那机师的下一句话骤然变得清晰起来。
          “敌人是怪物!全部消灭!”
          蓝色机体忽然抬起头来,眼部的护目镜式取景器和主摄影机突然由原本的绿色变成一片血红,右手的100mm机枪毫无征兆地抬起,朝着亚历克斯的方向打出一串子弹。
          ——————人家的闺女有花戴,你爹我钱少不能买,扯了二斤红头绳,给我总二绑马尾╭(╯ε╰)╮


          IP属地:安徽17楼2015-03-22 18:40
          回复
            “妈的——”遭到突袭的亚历克斯猝不及防,来不及举起盾牌便被一梭子扫中了机身,驾驶舱左上方的屏幕立刻闪烁起了红光,这表明机体遭到了攻击。幸好GUNDAM所用的装甲材料十分坚固,普通的穿甲弹只能勉强打出几毫米的凹坑来,根本无法穿透。即使如此,他还是被冲击波震得够呛。如果不是驾驶座椅和牢固的安全带以及身上所穿着的驾驶服吸收了很大一部分剧烈的震动,他恐怕早已受伤了。
            “自己人!别开枪!”带着几分怒气的吼声震得头盔嗡嗡作响,亚历克斯缓过劲来后立即举起盾牌挡在身前,同时喷射姿态控制推进器推动机体紧急做出闪避动作。此刻他十分恼怒,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愣头青,居然随随便便就开了枪,倘若自己驾驶的是其他机体也便罢了,可这台是联邦军最新的测试机体,若是有什么闪失,自己这个测试驾驶员必然难辞其咎。想到这里,他强压下怒火,正要继续和对方通讯,那机体却再次开火了。曳光弹在空气中划出一道道血红色的轨迹打在亚历克斯架在身前的盾牌上,透过左侧操纵杆他清楚地感觉到由机体手臂传来的强烈震动。并未明确对方的意图,他不敢擅自开火,可再这么下去自己会被击坠的,那台蓝色机体的机师似乎已经完全失去理智了,无论亚历克斯怎样呼叫都再也得不到任何回复,对方只是一味地攻击。周旋了一会之后,那蓝色机体手持的机枪停止了射击,似乎是弹药耗尽了。见对方终于停下射击,亚历克斯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愤怒,他刚才已经清楚感受到了来自对面的杀意,并且一直被动防御也无疑是一件让人很火大的事情。将光束步枪收纳到盾牌内侧,他按下操纵台右下角的开关,解除了背部光束军刀的保险,随即用空出来的右手拔出光束军刀。手掌上的接点与剑柄完美结合,约十米长的光刃从剑柄末端喷出。摆出一手持剑一手持盾的标准格斗战姿势,亚历克斯让机体朝那台不明敌我的蓝色机体飞速冲过去。
            “不管你是敌是友,我看都有必要给你一点教训!”
            数十米的距离转瞬即逝。挥起右臂,亚历克斯首先瞄准了对方持枪的右手,这个位置完全没有什么核熔炉,也不需要担心弹药殉爆。他打算先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一点颜色看看,之后再做别的打算。按照他的估计,这一刀会很轻松地斩断对方的手臂。
            ——————人家的闺女有花戴,你爹我钱少不能买,扯了二斤红头绳,给我总二绑马尾╭(╯ε╰)╮


            IP属地:安徽18楼2015-03-22 18:40
            回复
              “怎么可能让你得逞...这可是‘GUNDAM’啊!!!”就在亚历克斯下意识地调动起几乎所有朝前的姿势制御喷嘴让自机紧急朝后方撤退时,那蓝色机体似乎想证实他的猜测,加大了喷射的力度。亚历克斯感到时间几乎凝固了,姿势制御喷嘴尚未启动,那台蓝色机体再一次改变了动作,一个漂亮的后旋踢结结实实的印在了GUNDAM的胸口驾驶舱部位。亚历克斯从主屏幕中只看到一道蓝色的身影一闪而过,接着驾驶舱四周便传来一阵剧烈的震动,他被震得向后一仰,戴着头盔的头部撞在驾驶座椅的软枕上,虽然没有受伤,却也让他感到天旋地转。
              原本启动十分迅速的姿势制御喷嘴此时才后知后觉地爆出蓝白色的推进光,“GUNDAM”高大的白色机体带着巨大的惯性向后飞去,不知是由于那一记势大力沉的踢腿还是先前的操作命令。使出了那记踢腿后,敌机并没有如亚历克斯预想的那般立刻引爆核熔炉,而是启动了机身一侧的姿态控制推进器,让机体再度转了半圈,仍然是背对亚历克斯的姿势。之后,它左手猛然反握住光束军刀,光刃从左侧腋下伸出,往自机背后的喷射背包狠狠砍去。不知为何,整台机体却在此时忽然向后做出了类似滑步的快速机动,光刃并没有刺入喷射背包当中,而是借着机体这一动作产生的惯性顺势自腋下一刀刺向了GUNDAM的左肩。亚历克斯并没有第一时间注意到这一记攻击,只是从面板上显示出的机体轮廓上发现了左肩部位正不停闪着红光。没等亚历克斯仔细查看机体的损伤程度,蓝色机体已经完成了180度的转身再度袭来,左手的光束军刀自下而上狠狠撩起。亚历克斯被后旋踢造成的冲击力震得七荤八素,待到看清敌机的攻击时,再想格挡已经晚了。机体的左臂被对方干净利落地一口气削了下来,断端还在往外喷着火花。各种警示灯不停闪烁起来,警报音敲击着亚历克斯的耳膜,他试着扳动左侧的操纵杆,但却发现毫无反应,再一低头看向面板,心一下子凉了半截。整条左臂已经不翼而飞,此时正被对手抓在手中,原本左手掌握着的光剑剑柄仍残留在手掌中。强行稳住机体的亚历克斯举起右臂,紧握住剩下的一柄光束军刀,抱着最后一搏的想法,他再一次用力将踏板踩到底,喷射背包的主推进喷口疯狂燃烧着推进剂,将机体的出力提升到了最大。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
              ——————人家的闺女有花戴,你爹我钱少不能买,扯了二斤红头绳,给我总二绑马尾╭(╯ε╰)╮


              IP属地:安徽21楼2015-03-22 18:41
              回复
                已经抱有必死觉悟的亚历克斯做出了可能是他生命中最后的一次攻击。光束军刀自右上朝左下方斩去,将迎面飞来的一个白色条状物体砍成了两截。他并未看清那是什么东西,正要再度挥刀,蓝色的敌机从胸口发射出了某种像是导弹一样的武装,将那被他凌空砍断的白色物体直接打爆。火光与烟雾遮蔽了亚历克斯的视线,性能再好的光学传感器也没办法在这种环境下看清目标。烟雾尚未散去,警报再次响起,他条件反射般地举起右臂挡在身前,警报音越来越响,从屏幕的一角他看到一个粉红色的圆柱形物体在屏幕上变得越来越大,似乎正在接近自机,随后听到了一声巨响,接着一股巨大的冲击力也几乎同时传来,亚历克斯两眼一黑,失去了知觉。
                他最后看到的景象是座舱内所有的显示屏全部变成了雪花图案。
                型号不明的蓝色机体仍旧保持着左手反握光束军刀,另一手推着左臂向前突刺的姿势,手中握着的剑柄前端还停留在已经失去头部的GUNDAM驾驶舱正前方,但已不再喷出光刃。呈血红色亮起的主摄影机在闪烁了几下之后,悄无声息地熄灭了。
                ............
                ——————人家的闺女有花戴,你爹我钱少不能买,扯了二斤红头绳,给我总二绑马尾╭(╯ε╰)╮


                IP属地:安徽22楼2015-03-22 18:41
                回复
                  【以下内容摘自本次事故中唯一幸存者亚历克斯·海勒少尉事后接受调查时的证言】
                  “你遇到的机体是什么型号?外观上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像是先行量产型的陆战吉姆,但配色很奇怪,是深蓝和浅蓝两种蓝色,机体的整体轮廓也不太像。在后来的战斗中,它的主摄影机变成了深红色。”
                  “深红色?你确定?”
                  “我不会记错的,整个头部的主摄影机和辅助取景器都变成了深红色,看起来很吓人。”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多久?你们一共交战了多长时间?”
                  “从发生这种变化开始,大概有...五分钟吧。之后我与他继续战斗,主摄影机被打坏了,再后来发生的事情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五分钟?你的意思是说那台敌机在五分钟内一直维持着取景器变红的状态?”
                  “是的,五分钟。”
                  (全文完)
                  ——————人家的闺女有花戴,你爹我钱少不能买,扯了二斤红头绳,给我总二绑马尾╭(╯ε╰)╮


                  IP属地:安徽23楼2015-03-22 18:42
                  回复
                    前面一看到小尾巴就出戏


                    IP属地:北京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5-03-22 19:32
                    回复
                      联邦的技术皆来自于吉恩是怎么回事?


                      IP属地:广东27楼2015-03-22 19:53
                      回复
                        楼主写的不错,加油


                        IP属地:陕西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5-03-23 19:20
                        收起回复
                          设定和原著出入比较大,几乎每一楼都有,但是——
                          这才是模范新人啊。。。


                          IP属地:上海32楼2015-03-23 19:28
                          收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