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记录吧 关注:1,763,159贴子:36,115,925

回复:【搬文】 《 有种写同人你有种开门啊 》作者:七流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他的上一句话……
周南京把视线往上滑,上一句话就是“哪?”
……我为什么会变得这么蠢!=L=!!!
儒雅小轩:哥,我要上飞机了,简单给你说几句好了。
儒雅小轩:我跟你说过刘湘吗?我结婚的那个女朋友。
周南京:说过
无数个日日夜夜,周南京都想烧死那个情敌……最主要的原因可能是,这个女人长的居然比他帅!什么JB!
儒雅小轩:我现在仍然爱她,我相信她也是爱我的。但是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它对同性恋的包容性比异性恋小多了。如果你对温向华远远达不到喜欢的程度,不如还早点离开的好呢。我认识楚阁阁很久了,两三年的样子,他应该比我豁达吧。
周南京:说完了?
儒雅小轩:……嗯。
周南京:那我们来谈谈正事吧,今天下午签售会我穿什么衣服好
……难道我跟你谈的不是正事吗!周雅突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那刹那间想要怒摔平板电脑!
儒雅小轩:上次我给你买的那套吧,应该还能穿吧?=_=
周南京:那就那套吧,现在十二点了,我马上要出门了,回头见
儒雅小轩:回头见……我跟你说的话可是我的真心话啊!
周南京:嗯,汉语语法错的有点多,现在没空,等我回来再跟你说
儒雅小轩:……
这是什么节奏,汉语语法错的比较多?……等等这个节奏怎么这么像上次来刷负的那个神经病呢?周雅顿时细思恐极。
周南京打开衣柜。把那一天的那套衣服给挑了出来。
你以为他会告诉你们,这套衣服除了当天穿过外,基本没有再穿过吗……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消息。顺带,周南京除了那一天也再也没出过远门。简直是宅出风格秀出水平了。
鉴于自己路痴的不是一点点,周南京明智的选择了打出租。坐了四十多分钟的车,才到了王府井书店。
发型没问题,衣服没问题,鞋子没问题。洗了脸刷了牙,很好,一切都很完美。
慢慢顺着楼梯爬到六楼,周“”南京打了个电话给仗剑。通知一下,表明自己到了。
两个人就这么见了面,一个是七点首席编辑,一个网络大神作家,不禁连称呼差不多,连性格都差不多,交换了一下姓名,话题正聊到“咦你也上搜狐新闻?”“什么搜狐新闻上那个明星博主他妈是你小号”的时候,慕长今就来了。
慕长今真名叫许三白,用他自己的话解释,是皮肤白,性格白,智商白……最让周南京不可思议的是,慕长今竟然只有二十三岁,他顿时表示慕长今写种马文是可以原谅的,在那个年纪他也在幻想着王八之气全开后一统天下。
慕长今还说:“南京南京,我第一次参加签售会的时候开始前开始后都在抖,你现在手抖吗?!”


来自Android客户端533楼2014-01-31 19:47
回复
    慕长今还说:“南京南京,我第一次参加签售会的时候开始前开始后都在抖,你现在手抖吗?!”
    等等你那种一脸希冀的样子是怎么回事……=L=。
    之后的人陆陆续续都到了。签售会还没开始,就已经有不少人来了六楼。捧着旧书求签名!除了没有自带笔的周南京外,大家都机智的掏出了自带的圆珠笔……
    周南京是真的体会到什么叫写字写到手抽筋,偏偏写的还是重复的几个字,除了“南京”就是“孙悦快带谭默天回家”“说好做彼此的红烧鸡翅呢”“我不喜欢慕长今”……等等最后那句话是怎么回事!
    当然,偶尔也会抽时间看看手机企鹅上的消息。手机现在也有双开功能了,但是大多时候,周南京还是单开着。看着温向华的消息。
    瘟:柴柴我到王府井书店了~你人在哪?
    瘟:为什么不回我?QAQ在排队忙吗QAQ!!
    瘟:都三点了……_(:з」∠)_马丹跟我打过招呼的姑娘都出来了!
    瘟:柴柴QAQ,你明明在线,不要不理我嘛!
    周南京停下了签名。
    他对面前的姑娘说了句抱歉,在手机的小消息框里用颤抖(没错就是签多了的结果)的手指尖慢慢输入:有事情,不来了,你自己先去吧。


    来自Android客户端534楼2014-01-31 19:48
    回复
      刚刚抓了下虫,所以删了重更。月末没流量了,明天继续更。


      来自Android客户端535楼2014-01-31 19:49
      回复
        温向华的脸上适时的表现出来了几分恰到好处的诧异:“你知道?”
        “嗯,”这个借口想了千百次,终于能说出来了,周南京觉得心里轻松了不少,“我有一个朋友,特地跟我说的,他让我在扉页上写……”
        ——献给温向华
        南京
        周南京在书的扉页上面写着,顺带还心血来潮的,在后面补了一朵小红花。
        温向华笑了。
        晚,九点。
        吃了晚饭回来的周南京在摸到自家门板的时候感动的热泪盈眶。
        妈的开签售会果然不是作者该干的时候,网络作者在家里乖乖敲键盘就好了开什么签售会啊,这是自家给自己找虐的节奏啊,找虐完了还挖个坑把自己埋了啊,不要更苦逼啊……
        就算如此,身残志坚的周南京还是登上了企鹅号。因为手残的原因,还只登了小号。
        瘟:我见到南京大大了!你没来=L=,真是太可惜了!
        好嘛,看来恢复的挺不错的。
        卖女孩的老淫柴:贺电。
        瘟:TUT谢谢。其实我还帮你要了一本签名本,但是南京就在你家楼上,这本我还是自己留着吧。
        卖女孩的老淫柴:……好吧
        瘟:南京大大比想象中软多了,看起来其实挺好相处的样子……不过我就是有点搞不清楚,他为什么要在自己作者名后面画一只王八啊?
        周南京:“……”
        画一只王八……一只王八……
        ……是何等奇葩的作者才会在自己作者名后面画王八的啊!
        就算有,也绝对不是他周南京啊!
        周南京的牙一疼。
        等等,他什么时候画了一只王八的!!!他不是画了一朵花吗?
        周南京在瞬间就抑郁了。他抑郁的连聊天的心情都没有了。打了一串233333过去后关掉了电脑,洗完澡刚想睡觉,就想起还有一件事没干。
        温向华那时候发来的语音短信他还没听呢。周南京掏出手机,点击了播放。
        人声很喧杂,但是温向华的声音在里面却各位的清晰。
        他说的是:“柴柴,你就这么不想见我吗?”语气里还有哭腔。周南京突然知道温向华的眼角为什么有点泛红了。
        周南京又失眠了。
        温向华洗了澡从浴室里出来,捆着浴袍翘着二郎腿坐在电脑面前。
        瘟:珍X牌滴眼液果然很催泪,效果不错,点赞。
        儒雅小轩:不客气。见到真人了?
        瘟:是啊。^________^
        儒雅小轩:不过你今天问滴眼液牌子干嘛?
        瘟:你猜。^________^
        儒雅小轩:你他妈笑的嘴都裂了……总觉得不是什么好事的样子。
        瘟:2333333333


        来自Android客户端539楼2014-02-01 11:26
        收起回复
          瘟::-<为什么又不来?
          我卡文啊,你是想让我陪你出去玩还是想看更新啊!不过鉴于你没法收到我心电感应我就自己帮你答了吧,你肯定是希望看见更新对吧对吧?
          卖女孩的老淫柴:我爹妈还没走=L=
          瘟:好吧……替我向叔叔阿姨问好QvQ。
          ……周南京突然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
          玛德,如果他爹知道他周家可能要断子绝孙了,会不会抽死他啊!答案是如此的显而易见,周南京隐隐约约之间仿佛看见了自己老爹随手从树枝下砍下的凶器朝自己劈头盖脸挥过来……啪啪啪啪……
          周南京顿时在电脑桌子前打了个寒颤。
          #还是继续瞒着吧#
          下午两三点的时候,周南京收到了温向华发来的一张大图。
          瘟:[图片]柴柴,看,是枫叶~满山都是诶~
          应该是在景区门口拍的,周南京都还能从图上看见售票口的位置。
          卖女孩的老淫柴:嗯,秋天,季节正好
          瘟:漂亮吗漂亮吗← ←
          卖女孩的老淫柴:还成
          瘟:那一起来参观吧!
          卖女孩的老淫柴:不了。
          瘟::-(不开森,我才买了两张票[图片]
          卖女孩的老淫柴:找个看起来很蠢的外国人五十卖了吧
          瘟:可是门票上面有阿拉伯数字10。
          卖女孩的老淫柴:所以让你找个看起来很蠢的外国人……
          温向华的表情在屏幕前变成了这样“-_-|||”。
          温向华来北京已经有一周了。每天都能看见他在微博上发自己坐标,欢天喜地的说跟几个好基友面了基。顺带每天的,也在企鹅上敲一敲周南京。
          瘟:柴柴今天我去了国家图书馆~~好大好高端洋气!下次我们一起去看好不好!
          瘟:柴柴我今天去了故宫,虽然有些地方不给进入,但是大多数地方都开放了,我还看见了清明上河图高仿本,突然好想学画画……柴柴下次我们一起去吧?
          瘟:今天晚上去国家大剧院看了歌剧《费加罗的婚礼》,但是脑内一直循环成《费列罗的婚礼》怎么破……上面那个外国女演员芭蕾舞可棒,下次带你一起去看啊!
          ……
          瘟:柴柴!!房子选好了,今天去看了看,感觉不错,话说你听说过京都花园吗?!装修的挺漂亮,不用再次装修了,离地铁也好近\(≥▽≤)/
          京都花园……周南京木着一张脸打开周雅的企鹅号。
          周南京:我们之中出了一个叛徒
          儒雅小轩:什么鸟玩意?=口=
          周南京:温向华在北京买房子了 儒雅小轩:他要住北京,跟我没关系啊!
          周南京:可是他跟我在一个小区
          周雅在电脑面前诡异的沉默了两三秒。
          儒雅小轩:QAQ……哥,我真不是叛徒!!
          周南京: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


          来自Android客户端542楼2014-02-01 11:30
          回复
            第40章 有种来搞基
            九月份已经是在夏天的尾巴上了,可是这天亮的早得很,一点也看不出是秋天要来了的架势。
            今天的太阳都出来晒臀了,周南京才从卧室里走出来,去卧室里理了理发型漱个口洗把脸什么的,兜里揣上一毛三分钱就去买菜,最近辣椒和冬瓜上市了,可以买点辣椒回来泡酸菜。
            今天的风儿有点喧嚣,以至于周南京在买菜的时候差点忽视掉了手机铃声,等他察觉到这一情况的时候,手机上显示的未接来电已经有三四个了。
            周南京把手机打开一看,上面显示了一个简单的字,妈。
            “……”他对着电话显示屏幕瞪了两三分钟。不知道为什么,周南京在瞬间想起了他跟温向华扯谎说过的话,“我父母要来,抽不开身。”
            周南京自认为自己不是一个预言家……
            然后很快他就发现,等自己写不动小说,也教不来学生的时候,自己可以摆摊去天桥底下算个命。上次看新闻,说算命大师一天收入两万三,比自己写小说多多了!完全可以去学习一下啊!
            周南京的老娘打电话来了,大致意思上说的是,国庆的时候来北京玩玩,顺带,周南京的老汉(就是父亲)也要来。
            如果说周南京这辈子还有什么让他感觉害怕的人的话,一是他死去的语文老师,二是他的父亲。他们唯二的相似点,就是当过语文老师,都是男的。
            周南京小时候是在镇子上读的书,他入学的那段日子,刚好在盛传一个本县学生在某外地高校考上清华大学,无数种地搬砖的小镇居民顿时对知识改变命运做出了深刻理解,纷纷把小孩儿送进方圆十里唯一一所小学。
            来上学的孩子父母基本都是熟人,小镇就这么点大,不沾亲带故点怎么好意思说自己是河蟹有爱的一座城。周爸爸就是他们的班主任老师……那真是……一言难尽!
            基本上可以概括为:上课拿根小树枝,看见谁不听课就“啪”的挥一下!
            全班的男孩子,没有一个不怕他的。但是全班的女孩子,都十分的敬重他。究其原因是,他父亲从不批评女同学……这让周南京无数次涌现出#麻麻我想当个女孩子#的想法。
            更悲剧的,别人都是“啪”,轮上周南京就是“啪啪啪啪”。别人“啪”是“啪”书桌上,轮到他就是“啪啪啪啪”到肉上。这让他的童年阴影非常之深,深到在课桌上默默刻字:好好学习,考外地,离本地越远越好。


            来自Android客户端544楼2014-02-01 12:06
            回复
              瘟:我还以为男主是个沉稳霸气攻,结果是暴走义气受吗!特别是冷笑一声提着棍子两棍子把人捅死的场面,难道是因为最近才知道男二遇害了心里不爽?
              两棍子把人捅死……为什么这句话听起来这么邪恶呢。
              卖女孩的老淫柴:不,有可能作者最近比较烦躁
              瘟:烦个什么?
              卖女孩的老淫柴:我又不是作者,我怎么知道?
              瘟:好吧>_<。柴柴,你看这沙发怎么样〔图片〕。
              温向华估计正在家具市场晃悠,图片上面,放眼望去,基本上都是家具。
              卖女孩的老淫柴:这沙发好长
              瘟:我长的比较高嘛,想找个可以让自己横着躺上去的沙发。看电视的时候还可以当床用!
              卖女孩的老淫柴:你还不如直接买床=L=
              瘟:对了,老柴,你多高?
              我们都知道,周南京的身高只有一米七九,而温向华的身高却是一米八一。
              周南京确信自己名为“卖女孩的老淫柴”的txt里,绝对没有身高这一玩意。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还没有人问过他的身高,他想编多高,就编多高。
              卖女孩的老淫柴:一米八三。
              瘟:……好高啊(⊙o⊙)!
              周南京心里面顿时就感觉好爽。
              没理会温向华发来的私聊,周南京继续写小说。等到完成了一天的更新的时候,网吧的自动续费系统已经在提示他需要续费才能继续上网了,周南京看了眼时间,还有五分钟到点。不知不觉又在网吧里坐了一下午……周南京觉得,老子真是中华好作者。
              他马不停蹄地把一天的更新发上去,发完后退出登陆,顺带关掉了网页。
              卖女孩的老淫柴:去吃饭,我先下了
              瘟:啊,去吧。不过柴柴,我能问你一件事成吗?
              卖女孩的老淫柴:说
              瘟:我到北京来,你是不是很苦恼啊OTZ……
              “没有啊?怎么?”周南京刚在电脑上输入这么一段话,电脑就……自动锁定了。
              ……你再给我留个一秒钟也好啊。〔蜡烛〕
              周南京当机立断地抽出手机,登陆企鹅号。
              卖女孩的老淫柴:你为什么这么想?(此消息来自安卓客户端)
              瘟:随口问一声,你怎么换手机上了?
              卖女孩的老淫柴:停电了。
              瘟:(⊙o⊙)哦
              温向华随手把灯打开。顺带把刚刚打开的门给关上了。
              灯光洒在了他的脸上。
              没停电吧。难道自己找错位置了?还是基友查错IP了?
              温向华对着灯光思索起来。
              温向华恐怕真的要在北京入住了,虽然不知道到底住在哪里,但是看以前的聊天信息,恐怕不会离他家太远……都在一个小区,再远还能远到哪去。
              每天登陆企鹅账号,都能看见他在买家具,不是床头柜就是书桌,不是书桌就是洗碗机……等等,败家子,买洗碗机干嘛!


              来自Android客户端546楼2014-02-01 12:09
              回复
                周南京:什么……= =
                儒雅小轩:_(:з」∠)_哥,你造吗,一般来说,耽美文里的女配角都是拉出来炮灰的,我有预感我马上要被你炮灰了,说不定文下还有人因为我刷负,你舍得让我沦为一人一口唾沫的苦情角色吗!!
                周南京:你说的什么JB
                儒雅小轩:哥,其实温向华早就知道了_(:з」∠)_
                晴天一霹雳!
                万古一声雷!
                周南京的脑海里先是“轰”然后是“轰轰轰”!彻底的成了一团米浆糊,传说中南京牛肉锅魁的原料。
                儒雅小轩:哥,你还好吧?
                ……
                隔了一会。周南京在手机上输入:还好,就是刚才玩手机玩的太痴像,被我爸一巴掌从背后拍过来,有点疼。
                周雅在电脑面前默哀两三秒。也不知道是为周南京还是为温向华。
                周南京一上午的脑袋都是装满水的状态,买菜的时候还一不小心把五十当成五毛给了出去,要不是周母眼疾手快,周南京都提着菜出去了。
                周北平中午听说了这情况,心里直嘀咕:听说现在有些网瘾少年就是这样,一离开电脑就神情恍惚……这孩子别出什么问题了吧!
                周北平越想越不对头,心里也越来越忐忑,越发觉得把周南京逼出毛病来了,看向周南京的眼神里顿时多了几份慈爱……
                周南京一中午都觉得自己父亲的眼神看他看的不大对劲,可是却又不知道到底是哪不对劲。想来想去只好归结于自己又想多了。 一直到下午的时候,周南京总算觉得自己的魂回来了一些,至少脑袋里面装的是脑浆不流水了。
                周南京以为自己要生气的,按照他以前的个性,那是绝对要生气的!
                他妈的,机智勇敢聪明的小南京什么时候被人这么调戏过?!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除了最开始的震惊,剩下的满脑袋,都是“出来混迟早要还”这个充满着槽点的想法。
                他的人设一定是在不知不觉被人用上帝之手改造过吧?(╯‘□′)╯(┻━┻
                按照周南京的死尿性,那不就是该怒摔手机的瞬间在心里大喊着:“姓温的,我们老死不相往来!!”吗?!
                事实上,不但往来,而且往来的多了。
                周南京意外的发现,周北平竟然没有催他出去走走,欢天喜地地打开了WPS一口气连更一万三,一直到晚上九点多钟,才施施然打开了两个企鹅账号。
                首先弹出来的是李瓜瓜的私聊。
                李瓜瓜:卧槽!你今天居然三更了!!我又有点相信爱情了!!!
                对于这条消息,周南京选择的是直接无视掉。
                剩下那条,却是在上线好几分钟后,才姗姗来迟。
                瘟:你不是去外地学习了吗?0v0?
                卖女孩的老淫柴:还没去。正在学校收拾东西。
                瘟:要收拾些什么?资料书吗?


                来自Android客户端550楼2014-02-01 12:1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52楼2014-02-01 12:16
                  收起回复
                    第42章 有种喜欢你
                    卖女孩的老淫柴:为什么我才说了声喂,你就挂了
                    瘟:>////<我羞涩
                    卖女孩的老淫柴:……睡觉去了,明天见。
                    瘟:QvQ明天见
                    周南京随手打了个“嗯”出去,关机,上床,睡觉。
                    第二天早上刚起来,周南京就发现手机信箱里多了一点东西。
                    首先是中国联通的,提醒他说话费多了五千二百人民币……刚刚还有点睡眼惺忪的周南京看见这消息一下子就吓的清醒了……玛德土豪不愧是土豪,充个话费都这么高端洋气。这是要让他周南京这种一个月话费十块八毛的渣渣,把手机号当遗产一样留给子孙后代吗?!五千二百,至少都能让他用四十年了……吧。
                    周南京顿时感觉亚历山大,顺带摸了一头汗。
                    他想都没有想,迅速登陆手机企鹅号,找到头像,轻车熟路地用着手机搜狗拼音:你还真去充了啊= =
                    瘟:我可是个守时守信用的好男人!今天七点就起床了!吃了早饭就等在手机营业厅!#感动中国好机油#(本消息来自iphone 5S 手机客户端)
                    卖女孩的老淫柴:充这么多干嘛=L=
                    瘟:我怕你换手机号啊QAQ!
                    ……哼,如果我想换手机号,还会在意区区五千人民币吗。
                    以上这是周南京内心的真实写照。
                    以下为他实际干的事。
                    卖女孩的老淫柴:我不会换的=L=等土豪每月充钱包养我
                    瘟:>///////<那我就每个月充钱包养你好了!
                    卖女孩的老淫柴:……
                    突然好想一巴掌把手机拍碎了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周南京从床上爬起来,对着镜子刮了刮头发和胡子,自己母亲已经又把早饭做好了,这次是煎鸡蛋和豆浆,那台被冷落了多年的豆浆机终于在周妈妈来了后焕发出了青春和活力!
                    一如既往的,父亲刚从外面逛了一圈回来,手里拿着一份《京都日报》和《人民日报》。
                    一如既往的,自己母亲笑眯眯的怂恿他出去买菜,还千叮咛万嘱咐不要再拿错钱了。
                    一如既往的,周南京面无表情的吃饭,右手拿筷子,左手拿手机看早间新闻。
                    多么平常的一天啊。
                    在周南京没有遇到温向华的时候,他一直都觉得,这是多么平常的一天啊。
                    周妈妈又一次像遛狗一样领着周南京出去溜达,周南京也在自己父亲刀剑般犀利的目光下默默把手机显示屏给关上。
                    周南京甚至还注意到,今天的温度有点降,过不了多久,树叶子就该黄了吧。
                    周南京和周妈妈站在电梯中,刚想把手机打开看看时间,“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了。
                    这架势,绝逼是到一楼了吧。


                    来自Android客户端555楼2014-02-02 11:27
                    回复
                      这架势,绝逼是到一楼了吧。
                      结果就在周南京还来不及抬腿从电梯里迈出去的时候,周妈妈带着惊喜的声音已经在周南京耳边炸响:“啊!是小温啊!从外面回来啦?”
                      小温……周南京的耳朵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一称呼,一种蛋疼菊花紧的感受迅速涌入他的心头,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周妈妈会叫小温的,只有一个人。
                      估计,正好是他企鹅号里呆着的那个。
                      现在,周南京面临两个选择。
                      第一,是落落大方的抬起头打个招呼,就算不能像周雅说的那样十分有风(sha)度(bi)的登场,至少也能装成不认识打个普通的邻里之间的小招呼。
                      第二,他刚好是低着头的,只要周妈妈多废话,低着头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应该还有一些机会蒙过去……的吧?
                      周南京捏着手机站在电梯里,顿时觉得自己捏的不是一只手机,而是一块根骨精奇的肥皂。[蜡烛]
                      “对了,小温,你们还没见过面吧,这是我儿子,常给你说的那个,周南京啊!”周妈妈爽朗的笑声在这时候传来。
                      周南京:“……”麻麻你这是逼我上梁山的节奏吗?
                      路明显走不通了,周南京抬起头,冲面前的人露出一个浅笑。
                      温向华正好也在看他。两人对视的一瞬间,周南京看见他赶忙把眼神转到了一边去。
                      “您好,我是周南京。”周南京伸出一只手。
                      “我叫温向华。”
                      两个人握手的瞬间,周南京感觉到他的手有点潮湿,要么是外面的清晨的水气沾到手上了,要么就是这孩子紧张的出汗了。
                      周南京在瞬间就觉得自己又赢了。
                      电梯门开了又关,开了又关。
                      周妈妈在一旁瞪了两人几眼:“你们握手握这么久干嘛?要说话先出来说啊!”
                      “不不,阿姨,我还急着回家呢。”温向华连忙松开了手,冲周南京满怀歉意的笑了笑,“抱歉,其实您是我很喜欢的一个作者,所以我有点失态。”
                      周南京在心里说“我知道啊”。你喜欢我,我知道啊。
                      但是事实上,他只是微微点了个头,说了句“谢谢”。
                      温向华似乎还想说什么,到最后却什么都没说,电梯门就这么关上了。
                      温向华在里头,周南京在外头。
                      在今天,周南京买菜的时候,又略微的心不在焉了。
                      万幸的是这次没有发生给错钱,拎错菜这种怂事,一路相安无事地回到家,周北平竟然不在,估计是出去打麻将了。
                      周南京把菜往厨房里一放,就坐到了电脑边上,好歹还剩一点“自己正在精分中”的自觉,没有用电脑登企鹅,而是用手机登陆了企鹅。
                      他先是在电脑上点开李瓜瓜的账号。
                      周南京:我能问你一件事吗?
                      李瓜瓜:什么?
                      周南京:你和男人谈过恋爱吗?
                      李瓜瓜:我不搞基!


                      来自Android客户端556楼2014-02-02 11:27
                      收起回复
                        李瓜瓜:我不搞基!!!!!!!
                        周南京:=L=
                        李瓜瓜:你问这个干什么?QAQ我的小心肝噗噗噗的……
                        李瓜瓜:我知道我很萌!!但是你千万不能爱上窝!!
                        周南京:滚你=L=
                        #所以自己到底是脑袋抽了什么风老子才能如此激动的点开李瓜瓜的账号啊!!#
                        李瓜瓜:那你问这个干嘛?%>_<%
                        周南京:我好像恋爱了
                        李瓜瓜:=口=!!!什么!!!纳尼!!!卧槽!!!卧槽!!!!!!
                        周南京:对象是个男的
                        李瓜瓜:=口=!!!!!!!!吓尿!!!!!你他妈!!!吓死我了!!!是谁啊!!!!
                        周南京:醉里挑灯看贱
                        李瓜瓜:……你爱上他的钱了吗?T___T我也好爱他
                        周南京:我爱上他的人了
                        李瓜瓜:……今天是愚人节?
                        周南京:不是
                        李瓜瓜:那你跟我说这个干吗!!!!你不知道知道了大神的秘密我会很有压力的吗!!!!!
                        李瓜瓜现在都还觉得自己心噗通噗通跳个不停,跟水泵似得。
                        周南京:写完现在正在更新的文,我准备出去当老师
                        李瓜瓜:什么!!!你不当职业作家了!!!!
                        周南京:我三十岁的时候,可能还能写,但是四十岁,五十岁的时候呢。
                        李瓜瓜:金庸四十八岁的时候都在写!!!
                        周南京:他不是网络作家
                        李瓜瓜:卧槽卧槽卧槽!!!!你他妈今天是想把我吓死吗?!!!!
                        周南京:我对现状其实很满足了,剩下半辈子不干活也能过的很好
                        李瓜瓜:你他妈为什么要改走文艺路线!!这个画风不适合你!!!
                        周南京:次奥,我就是想说我出去找工作而已!你为什么以为我不写了呢!!
                        李瓜瓜:你知道多少作者因为找工作停更了吗!!!!
                        周南京:我毕业的时候就考了教师资格证了!!别把我跟混世大魔王那个三十二岁了才去考公务员的相提并论
                        李瓜瓜:你为什么突然想要去找工作!!!!
                        周南京:我他妈不知道!!!!!
                        李瓜瓜:不知道你还出去找工作!!!!!
                        周南京:艹!!我是出去当老师啊!!
                        李瓜瓜:艹!!当什么老湿!!专心写你的小说啊!!!
                        周南京:我的梦想是当一个老师
                        李瓜瓜:醉里挑灯看贱知道了会哭死的!!
                        周南京:关我什么事
                        李瓜瓜:你不是喜欢他吗?!!!
                        周南京:我什么时候说过!!!
                        李瓜瓜:……
                        李轩把聊天记录往上面拉,往上面狠狠的拉!
                        妈的,他没看错啊!!
                        李瓜瓜:周南京你他妈又糊弄我!!!
                        周南京:有吗?
                        李瓜瓜:次奥!!没有吗=L=!!上帝是派你来当个逗比的吗!!!
                        周南京:[自动回复]我正在写小说中,勿扰。扰立斩[不再提醒]


                        来自Android客户端557楼2014-02-02 11:28
                        回复
                          周南京:[自动回复]我正在写小说中,勿扰。扰立斩[不再提醒]
                          周南京为什么突然想去找工作了呢。
                          其实,周南京的想法很简单。
                          以前写文,没啥感觉,现在写文,老是有被包养了的错觉。
                          这是为什么呢,周南京也不大明白。
                          但是老是有这样的错觉是怎么回事!
                          周南京把视线移到手机上某土豪的头像处。
                          卖女孩的老淫柴:在干吗?
                          瘟:等你找我^____^
                          周南京一脸瀑布汗。
                          卖女孩的老淫柴:那我没来找你怎么办
                          瘟:那我就晚上来敲你
                          卖女孩的老淫柴:=L=
                          瘟:你现在忙吗?
                          卖女孩的老淫柴:如果我忙呢
                          瘟:那我就等你不忙的时候找你 卖女孩的老淫柴:我不忙
                          瘟:哦哦哦>/////<
                          卖女孩的老淫柴:温向华
                          瘟:嗯嗯嗯??
                          周南京突然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像是什么东西在发酵一样。
                          他想把这种感觉说出来,可惜却说不出口。
                          于是,他最后只好在手机上输入:没什么。
                          瘟:……


                          来自Android客户端558楼2014-02-02 11:29
                          回复
                            卖女孩的老淫柴:晚安。
                            周南京放下手机,去浴室洗个脸刷个牙,刚准备把电脑关了睡觉,却看见大号里又有新消息弹出。
                            慕长今:吓尿,我还以为你不写文了!
                            慕长今:你他妈害的老子多丢人你造吗?
                            周南京:=L=
                            慕长今:妈蛋!明天不双更组团去你家门前吊死!不双更难平我心头之痛QAQ。
                            周南京:死心吧,不会给你火葬费的
                            慕长今:……
                            他关掉聊天界面,又关掉网页,念念不舍的看了眼写了一半的明天的更新,终于在周北平的催促下关掉了电脑。
                            手机要没电了,周南京翻出充电器,接通电源,把手机垫在枕头底下,刚刚把灯关了,就感觉到一阵震动就枕头底下传来。
                            周南京当时就在心里“草”了。
                            他打开手机,一看竟然是短消息,似乎是一个陌生号码,但是好像又有点眼熟。
                            周南京打开消息,一看,竟然是短短一句话:“柴柴睡了吗?~~”
                            原来是温向华的手机号,怪不得看着有点眼熟。
                            周南京在心里狂汗,大半夜的你就发这个,有意思吗你?
                            他选择回复,输入“干嘛?”
                            “躺在床上无聊!”
                            “那就睡觉!”
                            “激动地睡不着。”
                            “激动个什么?”
                            “有个人,我想对TA表白,但是说不出口,怎么办?”
                            “那就别说了,睡觉!”
                            这条消息过后,好久都没有回复。
                            周南京实在是有点困,把手机重新塞回去,刚眯着眼睛没多久,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又是天大亮了。
                            周南京拿出手机想要看一眼时间,竟然发现又有一条新消息。
                            是昨天凌晨一点的时候了。也不知道这些熬夜星人是怎么撑到这么晚才睡的,至少周南京撑死不过十二点。
                            他首先是看了眼现在的时间,早上八点半。
                            然后再去看了看那条温向华发来的消息。
                            “老柴,我喜欢你啊。”
                            周南京当时就懵(xia)掉(niao)了。


                            来自Android客户端562楼2014-02-02 11:31
                            回复
                              不过,这一念头还没开始在脑海里萌芽,就被扼杀在了思想的摇篮里。
                              差点忘了今天的正事到底是什么了。更新还没着落呢,这是想坐吃山空的节奏吗?
                              要说,干什么职业都是一个操蛋的紧,周南京又在网吧里坐了一下午,腰酸背痛。周北平这不是作死吗,家里好好电脑规规矩矩摆着不让用,搞得他只有滚粗去到网吧里更新……还有什么比他这种网文作家更苦逼的了吗。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时间不够手速补,因此才没有从每天一更变成每天不更。
                              南京,你天天跑出来上网,你家里人知道吗?
                              家里人肯定是不知道的,周南京的一条借口是出去找工作,这似乎深深得到了周扒皮的赞扬!周北平顿时觉得在自己的孜孜教诲下,周南京改头换面,重新做人。
                              真是一个悲伤的误会。


                              来自Android客户端566楼2014-02-02 11:35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