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宾吧 关注:15,667贴子:602,768

『ZR』【原创】_____花心。゛(主索罗宾●海贼世界)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L 已阅文规。


IP属地:广东1楼2012-10-16 15:47回复

    2L
    这里是伪新人的精分小皮~
    在索宾吧仅有认识几个人也不知道被遗忘了没有..
    大皮图楼一直没更新木脸见人..原稿已近尾声仍需修改..
    最后..写得不好请轻拍/请支持..thank u..thank u.. 


    IP属地:广东2楼2012-10-16 15:47
    收起回复
      3L

      引子。


      不属于你世界的花,开着,终于也会凋谢;
      或因耗尽精力,或因水土不合


      离开不属于它的世界,有心有力却又无效。
      花犹如此,人何以堪?


      IP属地:广东3楼2012-10-16 15:49
      回复
        它说广告贴哦。 这是嫌弃我发文吗




        


        IP属地:广东4楼2012-10-16 15:53
        收起回复

          “没什么,随便画画。”她小心翼翼地把画取下来,暂时放在旁边的木桌上。长时间的作画似乎耗费了罗宾很大的精力,她神色疲惫地抬着头,复杂地看向墙上排列着的每一幅画,眼里逐渐堆积起满满的忧伤。

          “今天时间差不多了,上去躺一下吧,你的腿还不能适应长久的坐姿。”罗抬头看了下墙上的时钟,皱了皱眉,还是决定打断了罗宾的思绪。走到她旁边推开特制的木桌,谨慎地错开伤口横抱着罗宾向二楼卧室走去,像往常一样帮她调制好床铺可活动的空间。

          “等会贝波把晚餐送上来,吃完了好好休息。”
          “嗯。好。”罗宾嘴角露出了一抹浅笑。

          特拉法尔加·罗回到一楼后,贝波正好从药剂房出来,手上拿着今天的数据报告。

          “Captain!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
          “嗯。”罗随口答应着,一边接过他手中的资料。
          “妮可罗宾的情况越来越不好了,Captain!这可怎么办呐?!”

          贝波的脸上满是纠结焦急的样子。罗快速扫过资料上的数据,冷峻的脸庞依旧没有任何表情。沉默了片刻,示意贝波先去照料罗宾的晚餐他一个人走到方才罗宾作画的空间,若有所思地望着墙上排列的画。从第七人到第十三人,每一张都是缺一不可的草帽海贼团全员图。

          “草帽当家一伙..”

          罗凝视着那些画喃喃自语
          窗外夜色如浓稠的墨砚,深沉得化不开。
          一弯新月划过精致的角楼,给墙内洒下一片朦胧昏黄的光。 


          IP属地:广东5楼2012-10-16 15:54
          收起回复

            Chatper .2

            清晨的玛丽乔亚空气清冽怡人,小镇上的天空才开始微微发白。卡伦堡山是玛丽乔亚山脉最东面的一个小山峰。 特拉法尔加罗带着妮可罗宾和贝波到达山顶的时候,晨雾正好完全散去瞭望台上能把整个玛丽乔亚尽收眼底。山间丛林的树叶在阳光下明媚的闪着绿色的光,只有阳光透过枝叶散开一道道的光线,像极了空白的曲谱。

            罗谨慎地将妮可罗宾横放到一处平稳的岩石上坐下。随后跟上来的贝波气喘吁吁,直冒冷汗,显然很不适应高处的空气,那种感觉就像以前潜入深海时透不过气来的闷热。如果不是有缆车可以直通山腰,即使是Captain的命令他也宁死不会上来的。

            “好美..”罗宾由衷地感叹着如此惊人的晨景。
            “有些风景,如果你不站在高处,就永远体会不到它的魅力。”罗淡然地望着前方。眼前大海般辽阔的丛林一直延伸到地平线的另一头,平素清冷的声音里不知不觉带入了一抹温暖。

            这座山峰前不久罗曾经带她来过。虽然他的研究室一直都很繁忙,罗宾出行又非常不便,但他仍然一有机会就带着罗宾出来吸收新鲜的空气,不管是对她的身体还是心里都是一种治疗的方式。只是那次却因为天气的缘由只停留在山腰处,没能到顶峰来。


            


            IP属地:广东6楼2012-10-16 15:55
            回复

              罗宾小心地盘坐在岩石上,尽量让双腿自然地摆放,
              深深地呼吸着从林海散发出来的清新、湿润和充沛的氧气。微风轻轻拂拭着她随意飘散的,她的目光充满了平和。似乎回忆起了什么温暖而幸福的往事,脸上始终有着淡淡的微笑。罗和贝波就在她的身后不远处靠着一块大石坐下,各自享受着舒适平静的一刻。

              良久,山峰林间的道路陆续经过了不少观光或晨跑结束的人群。或许是姿势保持时间长了,罗宾的腿已经开始有点发麻疼痛。她回过头来,视线正好对应着依靠在大石块边上闭目养神的罗。她怔怔地如石雕般望着他安静的面庞,左手不经意地覆上胸口处垂吊着的饰物:三只金色水滴型耳环的特殊项链,一种淡然的喜悦在心底暖洋洋地升起

              温暖的暖光照耀着他冷俊的脸庞,光线从身后漫射而来,双耳的两对金色小耳环格外耀眼,手中的长剑始终竖立在他手中,如同沉寂许久的冰封雕像。那样的动作,那样的姿势,那样的神情,跟他是何等地相似?那个早已不复存在的男人。

              “索隆..

              或许罗宾自己都没有发现,当她轻声说出这个许久未被叫过的名字时,脸上有什么液体迅速地划过她冰凉的脸颊 。三年来刻意封印的一些记忆像走马灯似得快速闪过···那段草帽海贼团最后的日子···


              IP属地:广东7楼2012-10-16 15:56
              回复

                Chatper 3

                三年前,草帽一伙终于发现了拉夫德鲁所隐藏的秘密——世界政府的巨大阴谋。八百年前曾有一个强大的古王国存在,一个拥有D意志的大族,它的盛世给世界带来了一定的威胁力。为了消灭这个强大的国家取得世界的统一控制权,世界联合政府不惜用尽一切方法抹灭了这个民族的存在。而一直有着解读历史,寻找真相使命的奥哈拉族人也成了这一大阴谋的牺牲品。当妮可罗宾终于解读完所有的历史文碑,才知道原来那一百年的空白历史竟然如此黑暗。

                随着这一震惊的秘密被公开,世界政府所遮掩的丑陋再也无法让人保持沉默,一场不可避免的巨大世界战争即将到来。这次战争的发起者——已被世人称为新时代海贼王的蒙奇·D·路飞在罗宾的联系下,毅然带领其草帽海贼团与蒙奇·D·龙的革·命军率先登陆海军本部附近岛屿汇合。一切都是为了复兴D族人,以及罗杰传承下来的D意志。而在这期间,新世界里的各路海贼团也均带着各自的私·欲或目的相继赶来。

                战争前夕。

                在巅峰之战前还能如此高调举行宴会的,除了蒙奇·D·路飞,这世上恐怕再也找不到第二人了。重遇兄弟萨博的惊喜,再次见到伊娃酱和螃蟹酱的欢乐,更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亲生父亲;虽说明天即将面临残酷的战争,但这丝毫不影响路飞亢奋的心情,在他的一声令下,用作集·合的岛屿瞬间变成了宴会大派对。虽说重遇人妖对山治来说是一大噩梦,但为了大家的胃口,山治还是尽责地跟伊娃酱的几个部下一起准备食物。

                “罗宾?”娜美换了一身衣服从船舱出来,见罗宾若有所思地靠甲板边上,轻声喊了一句。
                “嗯,怎么了娜美?”罗宾回过头来,神情已恢复自然。
                “不一起下去逛逛这岛吗?可能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吃饭哦!”
                “嗯,我想在这休息一会儿。你先去吧~ ”

                娜美心中叹了口气,一路走来她已非常了解罗宾。得知奥哈拉的灭亡竟是因为政府如此荒谬的理由,她心里一定很不好受。只是比起安慰,罗宾更善于自我调节,这种时候最好还是让她自己一个人安静比较好。娜美观察了一下周围,路飞萨博乌索普他们早已在岛上疯玩,桑尼号旁边停靠的是龙的海贼船,最后视线瞥见了在瞭望塔下还在睡觉的索隆。还好,船上有他在也能比较放心。

                “那我先下去走走吧~~ 晚餐好了我再回来叫你喔~ 哎风有点大~你注意别着凉了!”
                “嗯~ 好~ ”罗宾露出舒心的笑容。


                IP属地:广东8楼2012-10-16 15:58
                回复

                  遥望着平静的海面,罗宾整理了一下思绪,首先打破了沉默。

                  “索隆,你还有什么梦想要实现的吗?”
                  “我?!”似乎对罗宾突如其来的问题有一丝诧异,索隆转过头不解地看着她。
                  “嗯。我们的航行冒险已经到了尽头..每个人也已完成了各自的梦想,明天的战争似乎是草帽团最后一致的目标了。真不知道战争结束后我们会怎么样呢..”或许这些天种种复杂的心情纠结在一起,今天的罗宾格外伤感。


                  索隆不经意地看了她一眼,说:“我希望我们一直在一起。”
                  罗宾愣了愣,心脏莫名地加快了跳动速度。

                  “草帽团会一直在一起。如果路飞敢跟罗杰那样解散海贼团,随船员各奔东西,我就砍了他。”
                  “呵呵,索隆果然还是团队精神第一,不舍得离开伙伴呢。”

                  罗宾扑哧地笑了,眼角却渗出一丝极淡的失意。周围突然安静得仿佛低头就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索隆的眉间微皱,一幅欲说还休的样子,却又不知道怎么表达才是合适。两人就这么沉凝了片刻,远处断断续续传来路飞他们打闹的嬉笑声。


                  IP属地:广东10楼2012-10-16 16:00
                  收起回复

                    “山治那边好像快准备好了,你不下去吗?”
                    “啊,我等会过去。”
                    “那我先下去了。谢谢你的披风呢。”罗宾整理了一下披风,准备下船。
                    “喂,罗宾!”身后传来索隆低哑的声音。
                    “嗯?”她停下脚步回过头来。

                    索隆手里握着什么东西走上前,伸出手,罗宾的视线便定格在他摊开的掌心处。那是三只金色水滴型耳环,与索隆现在左耳戴着的几乎一样!只是长度略有一点偏差,而且是完全崭新的。

                    “这个你先帮我保管吧,战争结束后再给我。”
                    “我能知道原因吗?我的意思是,为什么会买一样的饰品呢?”罗宾疑惑地看向索隆,后者看似用力地把手中的饰品塞到罗宾手中,实际却丝毫没有弄疼她。只是又迅速地别过了头,仰望天空,尽量让自己的表情自然些。

                    “新的开始吧。”
                    他的声音淡淡的。现有的三只耳环经过岁月的蹉跎,早已失去原有的光泽,磨损不堪。

                    “我们冒险的旅程即将划上句点,总得以某种方式来提醒自己,我们已开始新的明天了。”

                    自从发现拉夫德鲁的秘密后,索隆就知道避免不了这次巨大的战争,于是内心早已坚定自己的打算。最后的战役结束,倘若大家能顺利平安地活下来,那么草帽团会开始另一种生活,一段自由而平静的旅途。


                    IP属地:广东11楼2012-10-16 16:01
                    回复

                      “原来还有这样的意思..”罗宾点了点头。
                      “但为什么会让我保管呢?如果和娜美的财宝放在一起,应该会更安全妥当的。”

                      夕阳的余晖衬托着日落的绝美,昏黄的色调映照在两人修长的身影上,精致而美好;余光照在波光细细的海面上,海平面下似乎蕴含着强大暗涌的力量。这一次索隆再也没有任何逃避,缓缓地转过身,注视着她宁静而清澈的眼瞳。

                      “因为只有你可以。”

                      罗宾怔怔地看着他,全身像是被一道暖流彻底流过。许久,恍惚中从彼此的眼神明白了什么,两人嘴角的笑容弯成一个耐人寻味的弧度。安静的桑尼号上,没有任何人的打扰,只有一点点的暧昧在发酵。

                      ,也不全属坏的习惯,任何习惯也会成瘾,每个人的身上都藏着一种或多种的瘾。有人迷恋香烟,成瘾了。有人迷恋美酒,也成瘾了。如果不是香波地群岛的一别,索隆或许还无法意识到,妮可罗宾竟也不知不觉成了自己戒不掉的瘾。

                      是在她第一次成为伙伴时,给了自己一个特别舒心却让他感到一丝惊慌的笑容?是她为了伙伴宁愿自己送死,在司法岛上哭着说我想活下去时,自己莫名其妙坚定地对伙伴说:这次大家就是死也要胜利?是每一次看到她陷入困境时,就毫不犹豫地上前保护她?也许索隆自己也忘了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她早已不经意地融化了自己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


                      IP属地:广东12楼2012-10-16 16:02
                      回复

                        一直以来为了世界最强剑士的位置,为了儿时的那份承诺,索隆已舍弃了太多,包括心底那份对罗宾隐隐暗涌的感情。生命里,总会出现很多无法把握的事和你无法把握的人,对索隆来说,妮可罗宾就是那个无法把握的人;在没有登上顶峰之前,他始终说服自己,那是对伙伴之前的感情,与其他人是一样的。直到那两年间的分别。

                        重遇鹰眼米霍克,决心下跪祈求他传授自己剑术,决心一定要变强,变得更强。这不仅仅是为了他的船长,更是为了她。无法保护伙伴,无法保护她的那种无可奈何,他再也不想经历那种痛苦。也是在那个时候,索隆才参透了所谓最强,原来不是名声或地位,而是只要足够强大,能保护自己想要守护的一切便足矣。


                        “干杯——!!”
                        “干杯——!!”
                        “干杯——!!”

                        呦嚯嚯嚯 呦嚯嚯嚯 呦嚯嚯嚯 呦嚯嚯嚯 ~ ~
                        将宾克斯的酒 ~送到你身旁~像海风随心所欲 ~乘风破浪 ~~


                        岛屿中央的一大片空地上,大家用木柴堆砌了火堆,明亮的火焰腾空而起,持续地燃烧。他们围聚在一起,尽情狂欢。欢快的歌声久久回荡在快乐的人群中。这种气氛让大家想起了当年在空岛,寻找黄金对战神之前的那个愉快的夜晚。索隆和罗宾依旧坐在人群的角落,享受两人平静的时刻。他的视线始终落在她侧脸的位置,目光是难得一见的柔和。谁也没有发现罗宾颈间突然多了一件饰品,那是她今生最宝贵的暂存物。

                        


                        IP属地:广东13楼2012-10-16 16:03
                        回复

                          暂封
                          


                          IP属地:广东14楼2012-10-16 16:04
                          回复
                            自己抢沙发..默默退下..


                            IP属地:广东15楼2012-10-16 16:14
                            收起回复
                              哦哦,发现美文,速速占座


                              IP属地:湖北16楼2012-10-16 16:40
                              收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