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令吧 关注:35,738贴子:1,466,921

我想说两句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你删除就删除吧,今天晚上以后,我不会再来这个吧
这个吧的朋友们,你们都很坚强,即使受到压力也一直支持这个可怜的姑娘,我向你们表示敬意.
我们的力量远远不能对抗这个扭曲的社会力量,我是从最近才从朋友口里知道这个事情,其实事情的复杂远远不是我们能想的,我们言论都被禁止,你还指望有昭雪的一天吗?我觉得这很过去旧社会有什么区别,我现在终于明白,我们是不能改变社会的!



1楼2007-02-01 21:12回复
    来这里,只会增加自己的失望,当悲愤都烂在肚子的感觉,真让人绝


    2楼2007-02-01 21:19
    回复
      虽然社会一时半会改变不了,但偶们一直要努力


      3楼2007-02-01 21:19
      回复
        中央电视台都报道了...
        压力肯定有的,有黑手删帖就是证明,可是...那也不能放任阿


        4楼2007-02-01 21:21
        回复
          楼主这个案件不难,也轮不到偶们来喊冤啊。所以要对偶们努力和力量要有信心


          5楼2007-02-01 21:23
          回复
            • 121.32.153.*
            楼主的心情与我一样,悲愤,绝望!希望再来一次战争,重新划分世界,但这些都是徒劳,平民百姓如我之辈只有关注,只有盼望
            真希望明天打开电脑,网络告诉我:真相大


            6楼2007-02-01 21:38
            回复
              可以理解你的心情,推动社会进步的总要付出一定代价。
              在过去的日子里,大家携手走过不少风雨,但谁能说这是徒劳无益的?
              想想当初不可能的红军二万五,不是最后也成了吗?


              7楼2007-02-01 21:42
              回复
                楼主不要失望哈,想当时吧被封了,我们在投诉吧投诉,那才叫艰苦呢.我们走过来了.

                希望” 毕岸空花”mm能和我们一起走下去,走到真相大白的那一天.

                需要你的鼓励,你的支持.

                谢谢你~


                8楼2007-02-01 22:01
                回复
                  • 124.64.61.*
                  我在一个小时前整理的转贴:与孙维促膝长谈——写在十一年前公安部门介入朱令中毒事...刚贴上就被删了,不给人说话了吗?


                  9楼2007-02-01 22:03
                  回复
                    而且最郁闷的是,不知道是谁删的,因为管理员也有删的资格
                    朱令吧6月份封吧,我们投诉贴盖了30000多,被拆掉,又盖了100000多,终于解封,朱令的事情12年来没有被遗忘,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越来越多的人拭目以待,这已经很不容易了阿,这就是坚持的成果,也许就差最后一步了,希望楼主和我们一起坚持
                    因为凶手希望的就是遗忘


                    10楼2007-02-01 22:26
                    回复
                      之后你的某位旁系亲属起到了关键作用,无论是解除嫌疑还是封案。 

                       

                      而你,虽然有过白纸黑字的遗憾,但是你也知道,没有实证仅凭口供是无法定案的。这是一般的法律常识,尽管很多人还有认识上的误区,但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你不会了。 

                       

                      一直在政治圈子里打滚,你的家人深知案底对一个人的重要性,尽管已经确保你免受牢狱之灾,但是毕竟有东西留在那里。那份书面的口供是你和家人的心病,所以从受审的第3天起,你和家人就不断要求安排再次审讯,要求测谎,其实只是为了洗刷甚至推翻之前的那份口供。从反应之快来说,你家不愧是高干家庭,知道有些事情越拖越麻烦。如果那8小时里,14处什么也没问出来,也没有主动要求再次传讯你,加之没有任何证据,你家完全可以通过律师直接要求法律机关解除你的嫌疑,何必自讨苦吃二进宫再度接受审讯。为了能重新建立口供,你和家人甚至搞出测谎这个噱头。测谎虽然不能作为直接证据,但是可以做为口供的一部分。因此测谎向来是刑讯逼供的最佳排挡,要使一个嫌疑人脉搏血压出现异常,实在是太容易了,测谎的时候伺机下点料就行。你敢要求测谎,首先说明你相信自己不会遭受刑讯逼供。所以,尽管你的声明里给自己留了退路,丝毫没有提到当年8小时的审讯内容,但是倘若以后出现问题,你千万不要说他们刑讯逼供这样自相矛盾的话。另外,对你来说最重要的是,测谎,从来就不能直接给犯人定罪,对心理素质过硬有反侦破经验的人也起不了多大作用。你也许不只一次做过这样的实验,我相信你现在说自己是男的都能面不改色心不跳,通过脉搏和血压来测定一个人是否说谎,这种方法已经过时了。现在国外新兴用脑扫描技术,虽然还不尽成熟,但是比传统测谎要有技术含量的多。所以下次再写声明,别忘了注明这一点,你可以自费请他们来中国给你做,这是一个善意的提醒。还有,别动辄把自己和佘祥林相提并论,你们没有任何可比性。 

                      之所以办案人员拒绝了你提出的想接受再次讯问以及测谎的要求,是因为确实“没有必要了”,而不是你提供的那对咖啡杯,他们使用了“更有力的侦察手段”。 

                      你应该庆幸,97年上半年,因为要迎接准备第一次祖国统一盛事,民主的大团结至关重要。你暂时得以保全,不过是内部权衡的一个抉择,没有及时解除你的嫌疑是对你的一个牵制。 
                      你唯一的盼望,就是快点毕业,再次借助家族人脉出国从头开始,然而,你没有想到,毕业证被扣押了。清华和公安局的“互相推委”延缓了你的一些计划,然而校方还是在3个月之后发给你证书,毕竟学校这一脉还是相对容易打通的。而公安局却在隔年的8月才正式宣布接触你的嫌疑,这非但不能说明公安的无能,反而说明在与某种势力较量中他们(也可以说高层的另一种声音)坚持了很长时间。所以解除嫌疑当天,你再度要求测谎以期改写口供,他们拒绝是让人钦佩的选择。所以,你实在不应该把这一点在声明里写出来,已经决定解除嫌疑,为何还坚持再录口供? 

                      一年之中,你心力交瘁,你不得不接触很多与犯罪心理学有关的东西积累反侦察经验,做一些莫名其妙的审讯和测谎练习。终于一切暂时都得以平静,你的家庭积极为你安排出国重新开始,然而却因为曾经是嫌疑人以及一些人的阻挠,你一次次地失败,即便不惜放下身段要去新加坡这种比海淀区大不了多少的小国家也未能成行。 

                      凭借你家强大的人脉力量,在国内找一份薪金优厚的工作不成问题,但是你知道一日不出国,一日真正的自由就没有实现。10年之中,你真正能开怀的时刻累积在一起能有多少?看起来过着正常的生活,可是你一直还背负着另一个人:朱令。你不得不关注她家的一举一动,每次听说一些新的消息,你都惴惴不安;你不停申请出国,每次被拒都暗自沮丧。 

                      对女人来说,最重要的不是工作而是家庭,10年之中,你是否安下心来真正品尝过恋爱的甜蜜?你是否确定他是愿意无条件相信你愿意无怨无悔陪你度过一生的人


                      12楼2007-02-01 22:45
                      回复
                        • 65.71.102.*
                        顶,顶, 顶, 顶, 顶, 顶!!!!!


                        15楼2007-02-01 23:24
                        回复
                          • 222.173.17.*


                          16楼2007-02-01 23:36
                          回复
                             
                            --------------------------------------------------------------------------------
                             
                            2 与孙维促膝长谈——写在十一年前公安部门介入朱令中毒事件之前 
                             
                            之后你的某位旁系亲属起到了关键作用,无论是解除嫌疑还是封案。 

                             

                            而你,虽然有过白纸黑字的遗憾,但是你也知道,没有实证仅凭口供是无法定案的。这是一般的法律常识,尽管很多人还有认识上的误区,但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你不会了。 

                             

                            一直在政治圈子里打滚,你的家人深知案底对一个人的重要性,尽管已经确保你免受牢狱之灾,但是毕竟有东西留在那里。那份书面的口供是你和家人的心病,所以从受审的第3天起,你和家人就不断要求安排再次审讯,要求测谎,其实只是为了洗刷甚至推翻之前的那份口供。从反应之快来说,你家不愧是高干家庭,知道有些事情越拖越麻烦。如果那8小时里,14处什么也没问出来,也没有主动要求再次传讯你,加之没有任何证据,你家完全可以通过律师直接要求法律机关解除你的嫌疑,何必自讨苦吃二进宫再度接受审讯。为了能重新建立口供,你和家人甚至搞出测谎这个噱头。测谎虽然不能作为直接证据,但是可以做为口供的一部分。因此测谎向来是刑讯逼供的最佳排挡,要使一个嫌疑人脉搏血压出现异常,实在是太容易了,测谎的时候伺机下点料就行。你敢要求测谎,首先说明你相信自己不会遭受刑讯逼供。所以,尽管你的声明里给自己留了退路,丝毫没有提到当年8小时的审讯内容,但是倘若以后出现问题,你千万不要说他们刑讯逼供这样自相矛盾的话。另外,对你来说最重要的是,测谎,从来就不能直接给犯人定罪,对心理素质过硬有反侦破经验的人也起不了多大作用。你也许不只一次做过这样的实验,我相信你现在说自己是男的都能面不改色心不跳,通过脉搏和血压来测定一个人是否说谎,这种方法已经过时了。现在国外新兴用脑扫描技术,虽然还不尽成熟,但是比传统测谎要有技术含量的多。所以下次再写声明,别忘了注明这一点,你可以自费请他们来中国给你做,这是一个善意的提醒。还有,别动辄把自己和佘祥林相提并论,你们没有任何可比性。 

                            之所以办案人员拒绝了你提出的想接受再次讯问以及测谎的要求,是因为确实“没有必要了”,而不是你提供的那对咖啡杯,他们使用了“更有力的侦察手段”。 

                            你应该庆幸,97年上半年,因为要迎接准备第一次祖国统一盛事,民主的大团结至关重要。你暂时得以保全,不过是内部权衡的一个抉择,没有及时解除你的嫌疑是对你的一个牵制。 
                            你唯一的盼望,就是快点毕业,再次借助家族人脉出国从头开始,然而,你没有想到,毕业证被扣押了。清华和公安局的“互相推委”延缓了你的一些计划,然而校方还是在3个月之后发给你证书,毕竟学校这一脉还是相对容易打通的。而公安局却在隔年的8月才正式宣布接触你的嫌疑,这非但不能说明公安的无能,反而说明在与某种势力较量中他们(也可以说高层的另一种声音)坚持了很长时间。所以解除嫌疑当天,你再度要求测谎以期改写口供,他们拒绝是让人钦佩的选择。所以,你实在不应该把这一点在声明里写出来,已经决定解除嫌疑,为何还坚持再录口供? 

                            一年之中,你心力交瘁,你不得不接触很多与犯罪心理学有关的东西积累反侦察经验,做一些莫名其妙的审讯和测谎练习。终于一切暂时都得以平静,你的家庭积极为你安排出国重新开始,然而却因为曾经是嫌疑人以及一些人的阻挠,你一次次地失败,即便不惜放下身段要去新加坡这种比海淀区大不了多少的小国家也未能成行。 

                            凭借你家强大的人脉力量,在国内找一份薪金优厚的工作不成问题,但是你知道一日不出国,一日真正的自由就没有实现。10年之中,你真正能开怀的时刻累积在一起能有多少?看起来过着正常的生活,可是你一直还背负着另一个人:朱令。你不得不关注她家的一举一动,每次听说一些新的消息,你都惴惴不安;你不停申请出国,每次被拒都暗自沮丧。 
                            


                            19楼2007-02-02 04:49
                            回复
                              如果删除了帖子,可以去投诉。
                              吧主删除帖子一般会在 反馈贴中说明。:)


                              22楼2007-02-02 05:06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