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淋吧 关注:60,239贴子:1,282,171

【迟爱古风】江城子(BOSS*LEE,洛)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十五月圆,镜湖西侧一处幽深精巧的小楼,楼前正楣上只悬着一方乌木金字的素净匾额“有梅居”。

     字体俊逸中犹带风骨,竟是当世难得一见的瘦金休。

     柯洛刚欲抬手叩门,门已双分左右寂然开启。

     青衣少年向柯洛俯身行礼,“拜见公子。”

     柯洛淡淡微笑,“你知道我会来?”

     少年眉目温顺,“公子月圆之夜必来探访李公子,奴才纵然愚钝,也不敢怠慢。”

     柯洛对他略点点头,这孩子若不是聪慧灵透,也不会派了他伺候那个人。

     “他在哪里?”柯洛步伐并不快,却一步步向楼前走去。

     “李公子在湖畔,公子请随我来。”

     镜湖因其湖面平阔,无风之时,静如银镜而得名,然而,此时入夜已深,湖面波光粼粼,细细碎碎的荡漾开了一轮映在湖心的皓月。

     柯洛远远的已经望见那坐在湖边青石上的身影,不由放轻了脚步,不忍打扰他。

     修长清瘦的人影斜卧在石榻上,浓黑的长发并未束髻,倾泻而下,竟垂至地面,他一手搭在膝上,手中握着的一个玉觞已然倾覆,杯中美酒润湿了石板,空气中隐隐可闻的是酒香扑鼻,那是十八年窖藏的女儿红。

     柯洛的脚步声很轻,然而,那个本在沉思中的人还是听到了,并没回过头来,温和清冷的声音已经低低传来,“你来了“。

     柯洛愣了一下,却又释然,那人的耳力,本来异于常人,如何听不到他的脚步声。

     他依旧一步步缓缓的走过去,到了近前,那目光一直望着湖面的人,方转过脸来看他。

     是极清秀俊美的容颜,双目狭长,眉飞入鬓,微挑的眼角本来是带着天然的风情,但那人的面容却是寂寥淡静的,生生辜负了春水一般的眉目。

     柯洛笑一笑,“你早知道我会来,又何必多此一问?”

     那人也淡然微笑,“谁知道哪一天,你会变了呢?”

     柯洛提起石台下的酒坛,几近空了,十六斤的佳酿,纵然那人酒量了得,怕也是酒醉沉酣了吧。

     “你早些来,我们还可以推杯换盏,偏偏你来的,这样迟。”那人的目光又转过去,望着面前浩渺湖水。

     柯洛凝视着他,心底的哀凉无可遁形,如果是其他的时候,他如何不愿意跟他遣怀杯觞,但这一日,总是不同。

     把那人手中的玉觞取下,柯洛坐在青石上,把那清瘦的人拥进怀中,“莫延,你醉了。”

     李莫延并未躲闪,只是依偎在柯洛的怀里,被夜风吹的冰凉的额角抵在柯洛温暖的鬓边,“你今夜,怎么来的这么晚?”他幽幽的问道。

     柯洛侧过头来,吻着他乌黑如云的发丝,“有不得已的事情耽误了,今天来了一个,我不得不见的人,让你等我等的这么晚”,他托起李莫延的脸,吻上他的嘴唇,“我一直想着你,只是脱不了身,莫延,不要怨我,好吗?”


去魅蓝吧盖楼,一键赢取价值十万的周边壕礼! 立即查看
广告


回复
举报|2楼2011-04-03 20:38
    传说中的清明贺文- -
    我做好了心理准备……铜墙铁壁保护小心脏模式全面开启- -


    回复
    举报|3楼2011-04-03 20:40
      后妈~介此开坑要埋了谁?


      回复
      举报|4楼2011-04-03 20:40

        哈,清明祭文,血兰,你还如此痴情吗?


        回复
        举报|5楼2011-04-03 20:40


          回复
          举报|6楼2011-04-03 20:40

            呵,要灭掉的,不是写的清清楚楚了,要加上谢炎吗?


            回复
            举报|7楼2011-04-03 20:41
              还不如全灭了呢!


              回复
              举报|8楼2011-04-03 20:42
                “你早些来,我们还可以推杯换盏,偏偏你来的,这样迟。”
                ===============================================================
                所以是迟爱啊…………

                请加上火龙!


                回复
                举报|9楼2011-04-03 20:42
                  埋了那对父子吧~叔变只土拨鼠从坑里突粗来~


                  回复
                  举报|10楼2011-04-03 20:44
                    国外都不自己买车,都是租车出行,简单又经济! 让每一位客户舒心的享受贴心服务!
                    广告


                    回复
                    举报|11楼2011-04-03 20:50
                      阿罗大人的古文 =v=此文的长短?


                      回复
                      举报|12楼2011-04-03 20:56
                        回复:12楼

                        我通常一万字能讲明白一个故事,因为我很罗嗦


                        回复
                        举报|13楼2011-04-03 20:57


                          回复
                          举报|14楼2011-04-03 21:00
                            我也来迟了...

                            什么座位都没了...


                            回复
                            举报|15楼2011-04-03 21:12
                              李莫延不再说话,纤长的睫毛微垂着,神色间是无法隐藏的孤寂落寞。

                                   柯洛眼底,已经酸楚了,只是竭力不让那片雾气涌上来,他的脸颊跟李莫延静静的摩娑着,心底纵然凄楚,也总是在自说自话的安慰着自己,“他的忧伤里,总有一分,是为我,只为了我。”

                                   “莫延,小酒怡情,大醉伤身,以后,还是,别这般贪杯,好吗?”手臂收的更紧了些,柯洛沙哑的说道。

                                   已是入秋时节,湖畔的晚风一阵阵袭来,冷寒入骨,李莫延只穿着轻薄的长衫,衣角被风撩起,拂下青石,衣上的绶带跟浓发纠缠在一处。

                                   柯洛把自己身上的风氅解下来,披在李莫延肩头,把丝绦细心的系好,“莫延,夜深了,我们回房去吧。”

                                   李莫延摇摇头,“再待一会儿,难得这样清静。”

                                   柯洛不勉强他,双臂从身后环住李莫延,“好,我陪着你,今夜月色这样美,就是赏一夜,也还是辜负了它。”

                                   青衣少年早已知情识趣的送上一壶刚烫好的酒,却不是为了助兴,只为驱寒。

                                   柯洛没有回头,把那壶酒取过来,还未提起银盅,李莫延忽然自他手中取过酒壶,嘴对嘴的猛力灌下。

                                   柯洛待要伸手去夺,指尖却是颤抖的,他知道怀中的男子,何以如此借酒浇愁。

                                   他轻蹙的眉峰尚未聚拢,李莫延忽然在他怀中转过头来,柯洛还没反应过来,湿软温热的嘴唇已经紧紧跟他纠缠在一处。

                                   醇厚甜辣的酒液自李莫延的口中渡到柯洛唇齿间。

                                   绛绡袖举,云鬟风颤,半遮檀口含羞,背人偷顾。念解佩、轻盈在何处。忍良时、孤负少年等闲度。

                                   本是极美好的事,柯洛今日之前,也曾无数次沉醉其中不可自拔,然而今日,终究,再不相同。



                              回复
                              举报|16楼2011-04-03 21:41
                                沙发


                                回复
                                举报|17楼2011-04-03 21:45
                                  板凳了~


                                  回复
                                  举报|18楼2011-04-03 21:48
                                    阿罗大的新文捏……
                                    话说咩就系该被虐啊——总之叔在介文里希望不会太快解脱……


                                    回复
                                    举报|19楼2011-04-03 21:51

                                      MD,老娘精分,今天真是写的要死


                                      回复
                                      举报|20楼2011-04-03 22:13

                                        不是写不出来,但我真的,不想写了,今天就到这儿吧


                                        回复
                                        举报|21楼2011-04-03 22:19
                                          阿罗出品,必属精品。


                                          回复
                                          举报|22楼2011-04-03 22:23
                                            阿罗新的文哦


                                            回复
                                            举报|23楼2011-04-03 22:25
                                              回复:22楼
                                              冲你这句话,我必须再更一段才能哭着离开


                                              回复
                                              举报|24楼2011-04-03 22:25
                                                   他本来在梦中,虽然自知是梦,却甘愿此生沉醉不醒,但今日那人的到来,却连最后一丝念想,都不肯留给自己。

                                                     “莫延,更深露重,回房去好吗?赏景不在这一时半刻,你是洒脱的人,何必拘泥于眼下韶光?“

                                                     怀中的人笑了笑,还未等他说出一句话,柯洛已经把他抱起,纵然李莫延是身材修长的男子,自幼习武的柯洛却仍是不曾有分毫气迟,一步步抱着他向小楼走去。

                                                     李莫延的卧房雅致简净,案台上寥寥可数的几件摆设,都是稀世珍品,整块脂玉雕出的九透灵犀香炉里,焚着净心淡情的水沉香,但此时,哪有一种熏香能安抚柯洛心中的热烈渴望。

                                                     还没到床前,柯洛已经吻住李莫延,唇舌间的纠缠火热缠绵,柯洛是情由心生,心意缱绻,然而此时在他索取下细碎呻吟的男子,到底有几分清醒几分沉醉?

                                                     把怀中人紧紧压在锦榻上,热吻一发不可收拾,柯洛知道唇下的男子已然动情,从前无数个夜里,每到此时,他必是再无半点迟疑与李莫延欢爱,此时此刻,他的欲望也已经折磨的自己将近崩溃,但是,却再也不能欺骗自己李莫延心中永生难以忘怀那人,是柯洛。

                                                     “莫延,”柯洛沉醉的热吻依旧与李莫延激情的探索着,他的声音在李莫细碎的呻吟间清明的响起“叫我的名字。”

                                                     李莫延的喉间有难以辨识的声音发出,柯洛在听清那声呢喃之前,已经再次用热吻封住他的呢喃。

                                                     可以不是我,但不能是他。


                                                回复
                                                举报|25楼2011-04-03 22:40

                                                  原谅我,我今天,只能到这儿


                                                  回复
                                                  举报|26楼2011-04-03 22:41
                                                    回复26楼:
                                                    “可以不是我,但不能是他”
                                                    我懂哦,我懂哦……
                                                    好吧,我只是来问高昱会不会在介文出现……


                                                    回复
                                                    举报|27楼2011-04-03 22:43

                                                      从来没这样写过东西,一段一段的文字真的不能表达感情

                                                      请原谅我


                                                      回复
                                                      举报|28楼2011-04-03 22:43
                                                        回复:27楼

                                                        真的没他,我现在也不喜欢这渣攻,渣,渣

                                                        好吧,我失控了


                                                        回复
                                                        举报|29楼2011-04-03 22:44
                                                          踩阿罗,都是你,让俺义无反顾的爱上高美人,你现在又说他是渣!!!


                                                          回复
                                                          举报|30楼2011-04-03 2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