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uka吧 关注:691贴子:12,274

【国外长篇】the 2nd try 第七章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开贴预备


为什么超过100万的华人留学生都选择UAKA来充值微信,支付包,苹果手游呢? 新用户送10美金,限量100份!
2018-01-20 23:36 广告
恩恩,我觉得有必要找下这帖子,顺便定期公布进度;
感谢_moonbay_同学已经翻译了第六、第八章,我就从第七章开始写好了;目测本周内起翻,预计字数在1W8~2W之间,本章比第五章字数稍微少了一点点;


收起回复
举报|2楼2012-07-31 13:13
    肿么还没有...


    收起回复
    举报|3楼2012-08-01 12:55
      UO大换头像了啊~~看来你很中意神乐啊


      收起回复
      举报|4楼2012-09-04 21:58
        提前顶个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5楼2012-09-15 01:15
          说在前面的话:因为AKI自己创造了一些不存在的词汇,为了保证原意,只做注释,不进行翻译;光的妹妹在TV里未出现名字, 暂不做翻译。涉及TV中的对白部分参考了EVAFAN字幕组的翻译。

          重归(The 2nd try
          原作:JimmyWolk
          译者:Uophoenix

          第七章:第十五使徒
          -x-x-x-x-x-x-x-x
          -x-x-x-x-x-x-x-x
          这个场景在她眼里很不寻常:真嗣和明日香纠缠在一起,真嗣和明日香KISSING,真嗣和明日香在一间屋子里过夜,明日香坐在真嗣腿上吃早餐,真嗣和明日香触摸彼此要比触摸早餐还要多。

          “以前他俩吵架的时候像结婚多年的夫妻,现在真的结婚了到更像在初恋中的小孩子。。。”美里嘟哝着喝下她惯例的早餐啤酒。该提醒下她监护的这俩孩子——房子里还有其他人。

          不情愿的,明日香的嘴唇离开真嗣:“恩啊,再次回到荷尔蒙控制的年龄帮助很大。”她辩解道。
          “美里,你得理解,”真嗣在旁帮腔“我们跨过那道障碍并走到一起很不容易。我很高兴我们终于可以无拘束的看着或抚摸对方不再纠结,”他解释道,然后看了看怀里的红发女孩“不用再害怕被打。。。”



          “嘿!”明日香笑着抗议道,转过身子在真嗣的额头上轻敲了下。“永远都是个变态。”她说完转过脸,撅嘴。
          没有听到熟悉的道歉,美里看到真嗣吃吃笑着凑到明日香耳边小声(但足以被美里听到)说:“记得咱们全天全果着在街上狂奔的时候?”
          明日香脸色立刻变得通红,她羞涩的样子就像普通的在上学的女孩儿。

          美里摇摇头,很难想象她监护的两个孩子一夜之间就变为大人。而当他们在外面的时候,却又表现的是她过去再熟悉不过的几个月前的他们——甚至比几个月前的他们更像普通中学生。如果——是的,如果不是看到他们眼睛里的时常露出的悲伤,这一切实在太复杂了。
          隔着已经空了的yebisu啤酒罐继续看着他们俩,美里的思绪回到了几天前那场不欢而散的谈话。
          -o-o-o-o-o-o-o-o
          -o-o-o-o-o-o-o-o
          “你不去追她吗?”

          真嗣摇头,苦笑着坐回到餐桌旁。“你知道明日香的,时间让她释然了她的过去,但是现在的痛苦不是任何人可以理解的。况且我们每天都必须面对各种压力,而她总是对我说自己很好。”他叹了口气,美里听出他声音里的无力和憔悴,真嗣继续道“AKI的失踪对她已经是毁灭性的打击,我猜我消失在EVA里的这个月里她更是度日如年。”
          AKI,恩?”美里温柔的重复着这个名字,一个细小的微笑爬山嘴角“有点难以想象你们俩为人父母的样子。”
          “开始是次意外(注:详见第六章),但是我想我们很快就适应了,当然啦,AKI也帮了我们不少。”
          “能讲讲吗?”


          “恩,她总能很轻松的搞定我们两个(注:原句为she went quite easy on us)。她是个很有活力的女孩儿,任何时候都精力充沛,甚至更胜于她妈妈。当然,她也很淘气,有时候她也会变得暴躁和不可理喻;不过,我想我们没太宠坏她,但某种意义上说我们给了她整个世界。”他幸福的笑着说,但接下来落寞和苦涩爬上了他的脸 “但是。。。但是大部分时候她。。。她总是开心的笑着,她笑起来很美。” 一阵哽咽令他呼吸急促,他不得不停下,好让自己稍微平静,深深地吸口气,迅速擦掉眼里即将流出的泪水“对不起。”

          “不,没-没事,”美里安慰道,她知道这一切根本不可能没事,几分钟以前,AKI甚至都不可能出现在她的脑海里,他们也许永远都不可能再见到自己的孩子。这个孩子的父亲,碇真嗣,是她看着一点点成长起来的,虽然她曾经见过他的低潮期,但是看着他失去自己孩子的样子,美里感到心碎。
          “明日香。。。”他接着说“明日香是最棒的母亲。当然,我也全身心的爱着AKI,但是孩子和母亲间的联系是我无法完全理解的。最初,让明日香接受自己将要有一个孩子是一个很艰苦的过程,她。。。唔,不过最后AKI的到来改变了她的世界,但现在失去AKI更让她悲痛欲绝。”
          -o-o-o-o-o-o-o-o
          -o-o-o-o-o-o-o-o
          【让她悲痛欲绝。。。是的,就像真嗣说的,她在尽最大努力隐藏。】美里沉思着,看着餐桌对面的那对儿【如果不是14使徒后发生了这么多,我也许根本不会注意。】想到这,一阵内疚敲打着她的心【难道我以前没有注意到他们的痛苦吗?尽管我很了解他们的过去。。。】
          她自责的低下头【不,我注意到了,只是我觉得假装没有看到更方便,我在逃避我的责任。】她眼角瞟到对面那对儿正在进行一场抓痒游戏【这就是我在做的事情吗?】


          “啊!该死,要迟到了!”
          明日香的叫声把美里的思绪拉回到现在,她放下手里的啤酒,
          “我也该去NERV了,”她说着,慢慢起身;对面的俩‘孩子’正闹哄哄的抓起书包准备往外冲“我可以稍你们去学校。”
          真嗣和明日香在门口停住,“那个。。。”
          “不许反对!”她命令道,朝他们走去“如果你们每天都很晚才去学校,特工们会注意。”
          “至少能让我开车吗?”明日香抱怨道,然后失望的看到美里拒绝的眼神“喂,你知道我可以的!”
          “我的车是阿尔皮努(注:美里的车是阿尔皮努 雷诺A310)不是皮卡!”
          争吵形式和往常一样,只是话题略微不同;他们穿上鞋准备出发,一切又如往日,就像美里不知道不久后的第三次冲击,不知道时空穿越归来的真嗣和明日香,不知道名为AKI的小女孩儿。
          就在门关上的瞬间,没有人听到电话响起。响过三次,一段录音被记录。。。
          -x-x-x-x-
          城市的某个角落里,加持在公用电话亭挂断电话。他已经说完他必须要说的,这时的他已经满足了。
          “最后的任务,”他低声说,看着手中的文档。一丝笑划过嘴边“如预言般。”
          -x-x-x-x-x-x-x-x
          -x-x-x-x-x-x-x-x
          桐木光无法相信。明日香向她吐露真心已经过了一个多星期,但她既没有见到她的朋友有任何行动,也没有看出明日香有这方面的想法。
          “恩”——当她们俩单独回家时,这是明日香给的唯一回应。


          “料理怎么样?一直都是真嗣君在做你们俩的午饭,偶尔也给他做一次嘛,‘抓住男人的心,先抓住他们的胃’”
          她似乎立刻要听到真嗣不是东治那种吃货的评论,但是明日香什么都没说。
          “我知道了。。。”
          这让班长觉得她根本没有在认真听“哦,拜托,明日香!如果你喜欢某个人,你得告诉他!”
          明日香回过头怀疑的看着她,
          “额,那个。。。我们不一样,”光急忙辩解道“我和东治不会总有生命危险。。。至少不像你们。。。”
          明日香笑笑,没说什么。光知道再继续说下去也是对牛弹琴。但是,几分钟后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她继续开始了唠叨。
          “说真的,你到底什么时候告诉他?”
          “总之会的。。。”

          光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她实在想不明白明日香为什么会这么淡定。

          她们路过一家玩具店“啊,我差点忘了,Nozomi的生日快到了,你能等我一会儿吗?”

          明日香不屑的瞟了眼满是儿童玩具的大玻璃窗口“谁想要这么弱智的东西?”

          “哦,是我的小妹妹,她快要上。。。明日香?”

          桐木光注意到她的朋友突然就像看到幽灵一样,一动不动的盯着那家玩具店。

          她在盯着一个红色绒毛头发的娃娃,光听到她模模糊糊的在说‘ki…ko?’(注:详见第六章)


          大皇帝页游新区入口,策略游戏大皇帝,点击领取VIP,新服送首冲高返50%! 酷玩吧大皇帝
          2018-01-20 23:36 广告

          这好像是她母亲的名字?光有次在学校的表格上见过,Keiko(注:圭子)?不,是Kyoko(注:京子,明日香的亲生母亲)。为什么她会对着这个娃娃说自己母亲的名字?难道这是这个玩偶的牌子吗?

          “你没事吧?”光担心的问,明日香回过神来。

          “当-当然,快点!”
          -x-x-x-x-x-x-x-x
          -x-x-x-x-x-x-x-x
          【难道他发现了什么不该知道的吗?】美里在被她的同事隔离没收ID卡和枪后,不停地问自己。面对NERV的情报人员,她尽量保持着三佐应该有的冷静,但她的内心已经开始抓狂。

          【他知道这么做早晚会被抓的!碇司令不可能再假装看不见了,而SEELE也发现了他的不忠。这个白痴,现在就是谁先抓住他的问题了!】

          她在意的还不止这些,回想起时空穿越。她不禁有点不平【为什么他们不告诉我?为什么他们不告诉他!】摇摇头,【他们不知道所有事情;也许这意味着一切都会好,也许。。。他就是个傻瓜。。。】她这样想着,跟着前面的NERV护卫进入禁闭室。

          “谢谢您的配合,”其中一个护卫对她说,“问题很快会解决。”

          然后,黑暗包裹了她。


          终于等到了


          回复
          举报|14楼2012-09-28 18:55
            呀,等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5楼2012-09-29 22:10
              为何更一半没了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6楼2012-09-29 22:13
                不要啊。。。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7楼2012-09-30 09:42
                  然后黑暗包裹了他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8楼2012-10-01 22:15

                    -x-x-x-x-x-x-x-x
                    -x-x-x-x-x-x-x-x
                    真嗣和明日香安静的走在通往同步测试的通道里,穿着的作战服所发出‘嗒嗒’的脚步声回响在NEVR空旷的走廊里。真嗣不时的转过头看看明日香,希望能读懂她的表情。
                    他们不用在家里继续隐藏彼此的关系,而且真嗣很充分的利用了这个条件(我汗!)。但是,即便是他正式搬入她的房间,他们依然很少有时间能‘真正’单独待在一起,能‘真正’自由的谈论他们需要谈论的。而且,自从明日香重新回到学校,她变得不怎么想说话。

                    “你知道,光最近总对我说一些奇怪的话,”他说,希望能减轻沉默带来的压抑感;

                    他很高兴的从斜过的眼角看到明日香脸颊变得绯红,她断续的疑问句回答了自己的提问“她。。。她说了?”

                    “是的,问我有没有喜欢什么人;还说我喜欢的人也许就在我身边。。。”他看着她,一面偷偷乐着欣赏明日香发窘的表情,另一方面他很高兴成功的转移了明日香闷闷不乐的沉思“我以为她在说他自己,不过介于她最近和东治形影不离。。。嘿,明日香,能告诉我她在说谁吗?”

                    “那个傻女孩儿为什么不能像她承诺的那样安静点儿!”红发少女生气的嘟哝着,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

                    真嗣忍不住的笑,但是,终于,他认真的开口道“明日香,记得最开始是你的主意,因为一些必要的原因咱们需要保守秘密;但是。。。美里,现在连光也。。。”

                    “那是因为你不在了。一整月,我都努力的避开她,但是她不停地缠着我问你和。。。(注:我猜省掉的那部分是‘我’)最后,我忍不住说了。我,我不得不说了。”叹气,她继续:“光只是知道我爱你。她对其他的一无所知。我是说,她甚至不知道我们已经在一起了。而且,看她的行为,我都不确信她是否真的知道这不是小孩子的胡闹。”

                    “好啦,她只是个在正常不过的女孩儿,局外者迷嘛。(注:原句It's hard see beyond one's own nose这是神马意思,很难看到到自己鼻子下面?)”

                    “那么,你不生气?”

                    “对此咱们也没什么可做的啊,”真嗣耸耸肩,感到一缕失落;明日香告诉了她的朋友,而之后却未有告诉他(失落个毛啊)“也许这是件好事,咱们可以让她帮忙撮合。”

                    “唔,这实在。。。”

                    “真嗣!”有人突然在背后叫住他们,打断了对话“嘿,真嗣,等等!”

                    真嗣转过身看到一个男孩儿夸张的朝他挥着手跑来“东治!”

                    关西男孩儿停下来,喘着气“哦,还好遇到了你,我想我迷路了。”

                    “啊~~这没什么新鲜的,”明日香嘲笑道,迅速的转换为过去那样“但是,你这白痴在这儿干嘛?”

                    东治显然认为选择无视她的存在比较安全“你知道,我以前只来过这里一次。今天,他们,他们让我做什么同步测试,然后那个医生领我四周转了转,再然后。。。你能告诉我换衣间在哪里吗?”

                    “当然,顺着这条走廊回到电梯间,向上两层,出门右拐,然后直走;你就能看到了,”真嗣说,“但是,明日香是对的,你在这里干嘛呢?”

                    东治耸肩:“恩,他们现在说我已经好了,应该回到岗位上。然后在我有一台新的EVA前,我得不时地做这个测试。”

                    真嗣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是。。。但是发生了这么可怕的事,你还愿意继续做驾驶员?”

                    真嗣看出第四适格者的不安,虽然他不想表现出来“当然,在使徒体内不是次好体验,”他承认“但是,男人就该拯救世界!”

                    “你什么时候是个男人了?”明日香嘲讽道。


                    回复
                    举报|19楼2012-10-02 14:50

                      “很有趣,哈?”东治回击,“好了,向上两层,你说的?那么,结束了之后见!”

                      朝东治挥挥手,真嗣转过身离开了他的新驾驶员同伴。

                      直到东治消失在走廊尽头,明日香才开口“你觉得他们真的会让他再驾驶EVA吗?”

                      “我对此表示极端怀疑,”真嗣说,摇摇头,确信自己的判断“就像我们知道的,剩下的EVA量产机是为了对抗我们而制造的。我不认为他们会让我父亲再多控制一台EVA。”
                      -x-x-x-x-
                      当实验目标到达测试地点,律子从吸烟室回到控制大厅。从这个距离看去适格者们只有手指那么大,但作战服的颜色很容易区分他们。当真嗣和明日香条件反射的进入他们自己的插入栓时,东治犹豫的磨蹭着。

                      做了个鬼脸,律子走道控制板前打开公共频道“我们早些时候测试完了丽,你可以用她的插入栓,东治君。”

                      同时,红色的指示标志指向00插入栓,东治如释重负般走去。

                      “我们用什么模式测试他,前辈?”玛雅问,手放在键盘上。

                      “保持和零号机的连接即可,这是和驾驶员同步最弱的机体;所以很有可能会和他同步,必要时刻他可以作为候选人。”

                      直到孩子们进入驾驶舱管好舱门,日向诚还不时的看着身后。

                      “怎么了?”律子问。

                      “冬月副司令不是说今天要来看测试吗?”

                      “他知道时间表,”博士有些不高兴的说“其实他也没有必要亲自来,他只是想知道,发生那次事件这么长时间后那个男孩儿第一次同步测试的成绩。”

                      一小声惊讶从玛雅嘴里溜出“公共频道没有自动关上。”

                      “又一次?好消息是我们还没开始八卦美里现在的位置,”律子嘟哝着“看来上次的整体优化没做好。。。”

                      “恩,赤木博士?”真嗣的声音突然插进来。

                      律子叹气,真嗣的声音听上去很是不安——为了取得有效数据,又得花很多时间重新开始测试 “怎么了,真嗣?”

                      真嗣花了很长时间思考回答,“恩。。。。美里在么?”

                      博士朝玛雅眨眨眼睛,然后看看日向。看到他们都在摇头,她回答“额,不,我今天一整天都没有看到她了,有什么事吗?”

                      “不,没有,我-我只是想问她一些事情。。。”真嗣的声音听上去很紧张,回答也很含糊。

                      “难道现在他还需要她手握手的才能进行测试?”律子低声说,但足够让其他的工作人员开怀一笑,然后她清清嗓子“好啦,各位!我们现在可以开始了吗?我有个预感,今天会是很长的一天!”
                      -x-x-x-x-
                      “他的手机关机了!”明日香咒骂着,再一次按掉自己的手机;她和真嗣正向最近的车站狂奔,希望能赶上趟火车及时到家“该死,如果不是你搞杂测试,赤木不会重启两次!!”

                      “对不起,有个对你很重要的人身在危险中时,很难‘集中精力’!”真嗣喘着粗气说,决定放弃提起赤木博士第二次重新测试不是他一个人的责任。

                      当他们在驾驶舱里从公共频道听到,冬月副司令消失、美里不知身在何处时,彼此交换了一个担忧的眼神;所有的证据指向,那个可怕的一天来了。

                      列车启动的最后一秒,他们俩跳上车,破纪录的时间他们冲回了家。【。。。小律那也请代我道个歉】说不出一句话,他们俩震惊的看着对方,然后急忙跑进客厅【"葛成,真相与你同在;不要困扰,勇敢向前。如果,还能有机会再次相见,我会对你说8年前没有说出口的那句话,再见。】。

                      留言机在‘咔咔’声中停下,泪水在绝望的紫发女人脸上肆意流淌着,美里伏在餐桌上悲痛欲绝的哭泣着。
                      “美里。。。” 真嗣轻声的呼唤她。


                      回复
                      举报|20楼2012-10-02 14:51

                        美里颤抖着的身体猛地一震,显然刚刚才注意到他们进来。泪水还在流淌着,但很快惊讶变成了愤怒“你。。。你知道这件事,对不对?”

                        真嗣感到几乎不能呼吸,知晓这件事本身已经让他足够难受的,但看着自己的监护人如此悲痛更让他伤心。“对。。。对不起,美里小姐,我。。。”

                        “你知道,但是你没有告诉。。。?”

                        “我。。。我试过了。。。”他结结巴巴的说,他身后的明日香的气场更让他倍感压力。

                        “你没给他匿名信吗?”红发少女不敢相信的问。

                        “我当然给了!也许他根本没有读,也许他认为这只是个恶作剧,我不知。。。”

                        “不,他知道,”美里努力地让自己冷静“他知道seele和碇司令迟早会除掉他,不然他不会留这条消息。他知道这是最后的任务,为了他那该死的真相!”

                        “等等。。。这条留言。。。”真嗣突然皱眉“有些不对。。。”他走向留言机,重新播放了一遍。再次听到良治的声音,美里轻声抽泣,但是真嗣却露出一个浅浅的笑“这次,他没有提到西瓜。。。”


                        回复
                        举报|21楼2012-10-02 14:52
                          终于更新了!!!!!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3楼2012-10-02 22:21
                            终于等到了!!!!!!!!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4楼2012-10-02 22:21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5楼2012-10-03 02:27
                                完了么?这就?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7楼2012-10-04 13:10
                                  没了?——来自诺基亚C7手机 塞班3系统 真爱明日香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8楼2012-10-06 23:41

                                    -x-x-x-x-x-x-x-x
                                    -x-x-x-x-x-x-x-x
                                    “您所拨打的电话无法接通。”

                                    “还是不行,”明日香咆哮着挂断电话。

                                    “你知道,”真嗣试着安慰“加持先生能照顾好。。。”他还没说完,明日香瞪过来的眼神提醒他,加持上次没照顾好自己。

                                    “他也许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是我们无法得知他是否平安,”她斥责道“如果他忘记提到西瓜呢?如果上次的战斗波及到了他的西瓜呢?如果你已经踩坏了他的西瓜地,他没有理由再拜托你去浇水!”

                                    真嗣忍住抱怨,她已经这样神经质快一个月了。现在提醒她一切都是他的错误是非常不明智的,尤其他更不愿意在公共场所——像轻轨站这种地方开启一轮争吵。

                                    “也许加持先生现在接听电话非常危险,条件允许时他会主动联系咱们的,”他最后说“我想电话会很快来的。”

                                    “我知道,”明日香难过的叹气“我知道。”

                                    习惯性的,他搂住明日香的肩膀,把她拉的离自己更近。明日香只轻微的抵抗了下,便靠了上去,但真嗣眼睛扫过对面的站台后,猛地把她推开。

                                    “干什么!?”明日香生气的说。

                                    “绫波在那儿,”他解释道,用头点了点前方不远的站台;那里他们熟悉的蓝发女孩站在人群中。

                                    “你觉得她看到咱们了吗?”

                                    “我不知道,她看上去像是在读书,”他踌躇的说“你觉得我们应不应该去找她?”

                                    “不”

                                    声音里的难过让他低下头看着别过脸的明日香,“怎么了?”

                                    她摇摇头,深深地吸了口气“没什么,我只是想起。。。”(注:TV22集)

                                    她的声音淹没在列车进站的嘈杂声中;

                                    站台的另一边,绫波丽重新将注意力转回到她的书中。。。
                                    -x-x-x-x-x-x-x-x
                                    -x-x-x-x-x-x-x-x
                                    “我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我没说有问题,只是!!”

                                    电话响了,短暂的打断了两位美女的争吵。真嗣救星般的奔过去接电话,他很高兴能从两位室友晚餐的‘热烈讨论’中逃脱出来。再过不了多久,又会变成两人同时转向他逼问他会支持谁。

                                    “我去接,”他说着,不过他觉得明日香和美里重新开始她们的‘热烈讨论’时,不会注意他的存在。翩翩也正在它的餐桌上享受着沙丁鱼。

                                    真嗣摇摇头,拿起电话“您好?”

                                    “恩。。。你好!能。。。明日香。。。电话接吗?”一位女士,操着一口很不熟练的日语,从电话另一端传来,真嗣感到一阵紧张,是的,他知道电话的另一头“我是她母亲。。。”

                                    "E-einen Augenblick, bitte."(注:德语,请-请稍等;)

                                    听到真嗣的德语,明日香到吸口气,她立刻转向他。他们期待这个电话很久了,真嗣甚至强制明日香和他进行练习,但最终生活总是出乎他们的预料。

                                    她犹豫着站起身走向他,接过话筒,太过紧张甚至没有注意真嗣在静静的祝她好运。

                                    "Hallo... M-Mama..."(注:德语,你好。。。妈-妈妈。。。)

                                    真嗣专心致志的听着她的每一句话,他希望在过去几年里所学到的一点点德语能听懂。

                                    “什么?我不能这么称呼您吗?”她玩笑到,显然更有信心融化她很久以前制造的冰川“是的,可能是有点。。。真的?从没这么叫过您?恩。。。咱们很久没有聊过天了,而且——哦,没有责怪您的意思,我也应该打个电话的。我只是。。。想对您说对不起。。。我从没好好对待您,虽然您对我很好。我并不是不喜欢您,只是。。。恩,因为您不是我的亲生母亲。我知道,这对您不公平。但是,希望您能理解。。。喂?您还在听吗?”她停住了,显然在等对方回复,然后眨眨眼睛,“是的,当然真的是我!是-谁?。。。哦,是的,是他。。。我猜他还不错,”她说着,朝他眨眨眼。

                                    真嗣也回报以一个微笑,现在,他这个精神支柱可以撤退了;他离开明日香,以便她和她的母亲随便的聊点其他的;虽然没有看表,但当电话最终快结束时,真嗣确信已经过去了很久。


                                    回复
                                    举报|29楼2012-10-07 19:02
                                      "Ja... ja, werd ich. Du auch. Mach's gut."(注:德语,是的。。。是的,我会的,你也一样,照顾好自己。)

                                      伴随着挂断电话的‘咔哒’声,明日香深深的呼出一口气。真嗣迅速跟上前,把她搂在怀里。

                                      “真是一个长长的电话,”他在她耳边轻声说,“感觉好些了吗?”

                                      “一点点”她再次叹气,“接受她是一回事,接下来我们又要面对的,又是另一回事。。。”(注:原句为But to come to terms with her was one thing. Compared to what's awaiting us soon, it was nothing...谁能想出押韵的译法请告知我)
                                      -x-x-x-x-x-x-x-x
                                      -x-x-x-x-x-x-x-x
                                      “又降了五点?比昨天的3.7点还要低!”听着律子评论明日香的同步测试成绩,美里咬住舌头。她知道现在有很多事情困扰着明日香,她总不能对律子说“嘿,别对她太苛刻了。毕竟,她经历了一个毁灭了的世界,她的孩子失踪了,上个月她的丈夫消失在初号机里了,现在又一个对她很重要的人失去了音信;再过不久她又要再面对一次世界的毁灭。”美里想了想,还是觉得应该为明日香的同步成绩进行辩护。

                                      最后,她想了一个最为合理的借口“明日香今天身体不舒服,又是那个的第二天”。

                                      “同步率不会被身体上的不适所左右的,”博士反驳到,然后她接着道“实际上,她的同步率也没有太糟糕。在被上一个使徒打败后的测试里,下降的速率甚至回复了一点点。”

                                      【啊,是的,因为她被打败了,】美里眨眨眼睛心道,【你是知道的。。。】

                                      “但是仍然低于她的平均值,甚至和她刚开始训练时的数据差不多。很难想象,不久前她创造了一次同步率的记录,”律子叹气“战斗中同步率升高了,然后又在近三次的测试里下降,明日香的波动甚至堪比真嗣,如果能搞清她出问题的更深层的意识。。。”

                                      “前辈。。。前辈是认真的?”玛雅惊愕的插嘴。

                                      “我们不能用在战斗中用魂不守舍的驾驶员。”

                                      “哦,拜托,小律,”美里急着辩解,这种讨论不是个好的方向。她不清楚她们俩具体在说什么,但是计算2+2不是个难事“我们在说的是明日香啊!她是为了EVA而生,为了对抗使徒而战斗,不是为了这些无关大局的同步率。你也看到了上一次的战斗,最后失败不是她的错!”

                                      “是的,但是我也看到她无视命令,没有用远距离武器狙击,她本该在远处削弱立场的,”律子提醒“向我刚才说的,现在不是很糟,是的,我没有说现在要替换她。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我想我们最好看看第四适格者在二号机上的表现。”

                                      美里几乎是吼出来的“我不觉得这有助于提高明日香的心情!”
                                      -x-x-x-x-
                                      “你们在干什么???!!!”

                                      美里内疚的叹气,她之前想象的出红发女孩的反应,但亲自经历又是另一回事。现在,在等测试结果的这段时间里,第四适格者被要求进入二号机的模拟仓。

                                      “放松,”三佐试着冷静暴走的第二适格者“律子只是想看看东治和其他几台EVA的同步情况,只是为了。。。”

                                      “为了有人被取代。。。”明日香讽刺的说。

                                      看到明日香表现出的更多是一种失落,美里内心一阵难过。

                                      “他只是以防你们几个主力驾驶员不能战斗时使用,我们不考虑永久性的换人,”律子毫不犹豫的说谎。但是美里确信,明日香的表情显示她以前的经历让她知晓了全部真相。

                                      所以,现在,在站的所有人,没有人接受博士的解释。
                                      -x-x-x-x-
                                      “东治,感觉还好吗?”美里的声音传入插入栓“毕竟这是你第一次‘真正’。。。恩,自从。。。”

                                      “是的,”他回答,尽量让自己显得轻松,虽然,说‘感觉不错’算不上完全说谎,但是,在二号机里。。。。感觉好奇怪。

                                      其实三号机的事件后,铃原东治并不很害怕坐到EVA里,他甚至记不清那次事件的细节。像现在这样坐到模拟舱里,从显示屏上看外面的真实世界,倒是和他平时在外面看到的没有什么不同。

                                      但还是。。。有什么东西。有什么东西在明日香的EVA里,他说不出来;但让他【感觉】到的不是平时见到的那个傲气冲天、野蛮暴力、不可理喻的红发恶魔。那种【感觉】,更像是像他小妹妹那样让人充满怜爱的小loli。

                                      也许光是对的。。。

                                      “好了,就到这儿吧;”博士的声音充满失望,“你可以出来了。”


                                      回复
                                      举报|30楼2012-10-07 19:02
                                        完结了?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31楼2012-10-07 22:22

                                          -x-x-x-x-x-x-x-x
                                          -x-x-x-x-x-x-x-x
                                          当电梯打开,一般人看到她都会感到惊奇。后来,她意识到乘坐电梯时,紧贴在门口的右侧是一个很不寻常的举动。她到不是讨厌乘坐电梯或是急着出去赶路什么的,只是不愿意改变多年的习惯。

                                          所以,她只是向旁边迈了一步让第二适格者进来。当电梯继续在总部的轨道上运行时,她发现自己很奇怪的不能集中精力去想一些事情。通常,绫波丽总能轻易地无视周围的人,但是,这一次,身后安静的不寻常的女孩儿却让她无法无视她的存在,就好像明日香在温柔的抚摸她的身体。(注:此处乃本译者YY,详情请参考百合同人<无言>)

                                          是的,如果NERV失去一位经验丰富的驾驶员,那会很严重的损失。但是,当赤木博士明显在说谎说不会换掉明日香时,绫波还感觉到其他的东西,。

                                          这是什么感觉?同情吗?至少是惋惜。

                                          丽不确信如何定义自己现在的感觉。她是不是应该帮助她减轻不安呢?但是,第二适格者从不愿意接受别人的帮助,丽不知道如果她真心愿意提供,惣流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因为,至少,她可以为她提供一个有用的建议。。。

                                          “你知道,”身后的声音打断了丽的思绪“有人曾经告诉我,不敞开心扉,EVA是不会动的。”(注:TV22集)

                                          丽没有回答,她的直觉告诉她,明日香的声音没有恶意。但是,很奇怪,惣流驾驶是怎么会说出她将要说出的话呢?

                                          “我过去认为。。。不,我知道我这么做了。”明日香继续说“我相信封闭的内心不会启动EVA,但是,有时敞开心扉真的很困难。”

                                          “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丽不解的问。

                                          “你有打开过你的心吗?”

                                          明日香简短的问题让两人再次陷入不安的沉默,丽努力地理解她每一个词的意思——或者说惣流想要暗示的。“你是。。。什么意思。。。?”

                                          “让它动起来。”

                                          一种无名的电流般穿过丽的身体,但并没有持续太长“我不需要。”她最后说。
                                          -x-x-x-x-x-x-x-x
                                          -x-x-x-x-x-x-x-x
                                          明日香笔直的站在浴缸前,出神的望着里面溢出的水;

                                          她不再恨自己了。但当她独自一人时依然会闷闷不乐。她记得她曾在这个时期急转直下,为什么现在还是回到了这个轮回?

                                          所有人一定都注意到了,这不奇怪,她的同步率快降到临界点了。当她从【她的EVA】里出来时,即便是东治也会一脸同情的看着她,更不用说真嗣。。。

                                          他已经开始试着和她谈话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一定会更进一步采取措施。而她总是会在最后一刻想尽办法避开,她并不想像一直这样,因为她清楚这原因。

                                          恐惧。就像她huai yun第一个月时,她觉得有个东西在设法阻碍她和真嗣。

                                          “这样的盯着浴缸意味着不是好事。”

                                          本能的,明日香吓了一跳;她回过神来注意到真嗣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进来“甚至没有敲门?我什么都没穿,白痴!”

                                          “还有什么我没见过吗?”

                                          明日香犹豫的转过身,抱起双臂遮住身体,躲避着他的目光。到不全是因为这个场景,她知道他是对的,她也很久没有对他有这样的反应了。

                                          “所以呢,你想干什么?”她略微恼火的问,转回到平时的模式上; 她放下手臂支在后腰上,“想再看一次未成年人的身体?”

                                          “唔,这个我也不反对。”

                                          “你个变态。。。”

                                          “哦,介于我现在也是未成年人,我不认为我会因恋童癖而被捕。”真嗣微微一笑。

                                          “好吧,”明日香道“但这不能改变一个二十好几的人还对一个十四岁的少女和谐——这是不对的!”她说着,向前几步靠近他,一面手指戳着他的胸,然后贴近抱住他“很高兴我也是个变态。”

                                          她靠在他身上期待着一个吻,但令她始料不及的是真嗣温柔的用手打住她“明日香,”他的声音开始严肃“实际上,我想和你谈谈。”


                                          回复
                                          举报|32楼2012-10-09 15:38

                                            “不能等到上床吗?”她哼哼道,一面抚摸着他的胸膛,希望能勾起他的‘兴趣’

                                            但是,真嗣温柔的握住她的手臂将她向后推开一点距离,让明日香知道他是认真的。

                                            “你知道不会过太久了,一天或者两天,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说,试着看她的眼睛。但明日香迅速回避了他的视线,她似乎在竭尽全力的逃避这个话题,“时间已经不多了,我。。。我不能再一次看着你。。。我不能再在后方让你一个人去承受这些。他们已经开始行动,让东治参加同步测试证明了这点。虽然我听说这次不像上次那么糟糕,但这对上层来说根本无所谓。仅仅是‘不如以前’就足够撤换掉我们。”叹气,他温柔的转过明日香的脸颊,希望她能看着自己“我甚至不用了解全部,也能理解你的不安。我猜这就是为什么现在你会盯着这一池子水。所以,你为什么不。。。?”

                                            “不要!!!现在!!”

                                            意识到自己爆发出的的尖叫,明日香退后一步,轻声道“拜托了,不要现在。。。”

                                            “但是。。。”一声叹气,表明了真嗣的投降,他搂着明日香,抚摸着她的背,试着让她平静,“好吧,先洗个澡,也许等你准备好了。。。”

                                            “你是在说你要和我一起洗喽?”明日香再次打断他,在他说完那个令她害怕的事情前,转移了话题方向。她知道,无论如何他都是对的,她不可能不去面对接下来的事情。但她可以一直逃避,只要他不提起。。。

                                            “嗯。。。我不。。。”

                                            “和白痴真嗣用一个浴缸的水?”她微笑着说,她知道他对这个没有抵抗力“是的,我想我喜欢。”
                                            -x-x-x-x-
                                            真嗣躺在床上,等着明日香在旁边换好睡衣。倒不是他们不享受刚才的洗浴时光,但真嗣并没有觉得放松,明日香似乎也如此。他感到自己的无力,明日香的固执让他无法开口,每次违背她意愿的时候真嗣都会有这种无力感。为此他感到很内疚,因为即便知道她是错误的,他也无法采取行动帮助她。

                                            她又开始逃避他了,而他一点办法也没有,就因为他无法强迫她做任何事。为什么?他清楚如果她不和他进行这场谈话,只会让一切都变得更糟,他也确信明日香也深知这点。从未有过的沉闷笼罩着他们。

                                            “真嗣”明日香突然开口打断了他的思绪,她系完了最后一个扣子但没有转身,“只求你答应我一件事:不管发生什么,不要做任何傻事;不要启动初号机,不要帮我,不要违反命令。我太清楚你会这样做,但是,求你了,不要。”

                                            “但是。。。”他几乎意识不到他已经从床上跳起来了。

                                            “你知道这太引人注意了。”换好衣服,她转过身,耸耸肩,努力地挤出一个微笑“而且,嘿,谁知道?也许它会用上一次的那些记忆来攻击我,现在已经对我不起作用了。”

                                            “明日香,你不会真的相信。。。”真嗣争辩到,但明日香放到他嘴边的一根手指让他停下。

                                            明日香试着给他一个自信的微笑,但她的眼神出卖了她。或许她不愿承认恐惧的原因已经和很多年前不同了,也许深入的谈论这个话题对她并没有帮助,相反,也许这是他们两个都不愿涉及的伤痕。

                                            “真嗣,你是知道的,我必须要独自面对,”她冷静的说“你已经很多次的违反了纪律,在反抗命令一次,他们会将你在非战斗时间隔离。而且,我们不能让丽出战,你觉得你父亲会让我取郎枪吗?”在他回答前,明日香摇摇头“你面对了你的使徒,我也要面对我的——一个人。”

                                            握住灯绳,滑进被褥,她在黑暗中结束了讨论。真嗣了解她,知道她现在不想开启争吵,所以,如果必须,她会假装已经睡着。而且,他知道她是对的——大部分。

                                            或许,他不得不让她独自面对下一个使徒,但是,他不会再让她一个人战斗。。。
                                            -x-x-x-x-
                                            美里正准备和周公约会,一阵敲门声把她拉回到三次元。抱怨着,她踉踉跄跄的起身去抓门把手。天还未亮,这么早把她叫醒,不给一个很好的理由,她是会暴走的哦。


                                            回复
                                            举报|33楼2012-10-09 15:38

                                              “真嗣?”从打开的门缝中认出少年的身影,她有点疑惑。

                                              “对不起,吵醒你了,我有些睡不着。”他道歉。

                                              “没甚没”她打了个哈欠,努力让自己清醒“没-没什么。”

                                              “美里小姐,我。。。我能拜托你些事情么?”

                                              “恩啊。”

                                              她注意到真嗣迅速的瞟了眼明日香的卧室,似乎在查看有没有跟踪者。“拜托,不要让明日香知道。她。。。她不会同意的。但是。。。当下一个使徒来临时。。。”

                                              “如果你希望我解冻你的EVA去帮她,我很抱歉,我的权限不足以帮到你,”睡意骤然全无,她提醒道“初号机在你父亲的控制下。”

                                              叹气,真嗣垂下肩膀“是的,我也期待过这个办法。但是,如果不行,你能不能帮我们俩接通一条秘密线路?就是我和她通话时不会被任何人发现或记录?”

                                              意料之外的请求,美里花了好几秒钟思考答案“我-我可以试试,但我不太精通电子通信,我现在不能给你确定的保证,我真的不知道怎样才能避开MAGI的监控。”

                                              惨白的月光映衬着真嗣失望的脸庞,美里真的希望能给他其他答案。最终,真嗣不情愿的点点头,“拜托你了试一试,如果我们能自由交谈,对下一个使徒会有很大帮助。”

                                              美里皱着眉头看着他【下一个会出什么事?】,思考着,她慢慢点点头“我会看看能做些什么。”
                                              -x-x-x-x-x-x-x-x
                                              -x-x-x-x-x-x-x-x
                                              “我会看看能做些什么,”美里脑子里重复着这句话,一边疯狂的敲击着控制台“我真是多嘴。”

                                              通常,压力是效率的源泉——尤其对于葛成美里,但是对于她不擅长的科目,即便是几分钟她也会如坐针毡;错过午餐本身已经够糟的了,劝说伊吹二尉和大家一起吃一次还热着的午饭更是一项艰苦的任务,尤其向她说明自己可以处理网桥又花了不少时间。

                                              【律子几分钟就能搞定的东西,该死,就算加-】手指停下,一阵不安,她恼火的摇了摇头【没事的,他们说过他没事。至少。。。】

                                              “三佐?”

                                              惊愕,美里迅速存好盘关上窗口。年轻的女孩儿抱着食物走来,这孩子对工作得有多着迷?

                                              “你在做什么?”玛雅好奇的问。

                                              “额,我只是。。。想玩一会儿扫雷,”美里‘认罪’,从椅子上起身;玛雅一脸同情的看着她,似乎在为她电玩方面知识的匮乏感到遗憾。

                                              至少,美里已经完成了,或者说她希望完成了。

                                              因为。。。。她已经没有时间再检查了;

                                              就在她离开座位数秒后,第十五使徒的警报响彻大厅。


                                              回复
                                              举报|34楼2012-10-09 15: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