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uka吧 关注:718贴子:12,334
  • 45回复贴,共1

【国外长篇】the 2nd try 第八章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开贴预备


楼主辛苦了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楼2012-08-16 01:32
    辛苦啊~


    回复
    举报|3楼2012-08-16 23:49
      这就是两年前的坑么。。。


      收起回复
      举报|4楼2012-08-17 23:31
        我活着看到更新了,眼角真的湿润了。谢谢uo和moonbay的坚持!谢谢!!!!!!!!!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掌上百度10楼2012-11-10 06:08
          我承认计划有点变动,重新读了第八章;
          真是眼角湿润到不行,洒家准备最迟下周开始开写第八章;
          但是,为了质量,本人习惯一章没有完结前不会放出连载;
          下一章目测4W字,可能放出会等段时间;


          收起回复
          举报|11楼2012-12-21 15:31
            好看,喜欢楼主的翻译。楼主还会翻吗?等的好苦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2楼2012-12-25 07:45
              。。。现在13年9月9号。。。。。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3楼2013-09-09 01:57
                帮顶


                回复
                举报|14楼2013-10-02 00:03
                  额。。。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4-08-24 11:57
                    2018-10-22 08:52 广告
                    <( ̄) ̄)>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4-09-06 10:57
                      沙发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4-09-07 08:48
                        ( ̄) ̄)↗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4-09-18 09:57
                          我就转转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4-09-22 11:41
                            (>﹏<)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4-10-02 11:20
                              ("▔□▔)/("▔□▔)/("▔□▔)/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4-10-04 10:54
                                (#-.-)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4-10-12 10:21
                                  重归
                                  原作:JimmyWolk
                                  译者:Uophoenix


                                  第八章:抚育


                                  凌晨,天还未亮,箱根的山谷中弥漫着一层层白色的薄雾,显赫一时的第三新东京市也在这层薄雾的环抱中沉睡着。一切都是那么安静,没有鸟叫,没有蝉鸣,甚至连唯一有人类居住的房子都在沉睡。


                                  直到——现在已经熟悉的——哭声扰乱了凌晨的宁静。


                                  “恩。。。真嗣。。。” 疲倦的声音喃喃地说,“真嗣!”


                                  “什-什么。。。?”另一个听上去也未完全醒了的声音回答,“才过了五分钟。。。ok?”


                                  明日香最初的轻推未达到预期的效果,于是她启用德式飞腿。一记精准的脚踢之后,真嗣完全的醒了,“该你了。。。”


                                  真嗣叹气,慢慢的坐起身,虽然眼睛还闭着“为什么每次都该我。。。?”


                                  “因为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父亲和老公,可以为这个家做任何事。”


                                  他无奈的笑了笑,如果不算他是这个世界上仅有的父亲和老公,明日香的鼓励会更有说服力。更别提一整晚她都这么称赞他,现在她已经是昏昏欲睡含糊的说话了,“她一定是饿了,所以你也得起来。”


                                  暗暗偷笑着妻子意料中的抱怨,他慢慢起身。不过,他确实不在乎多干一些,也不介意明日香整晚的命令——虽然‘轮流’看上去并不公平。诚然,能在温暖、舒适的床上多待片刻是件幸福的事。但明日香有一句话是对的:他可以为这个家做任何事。


                                  他摇摇晃晃的走到贴着心形标签的房间前。那天,他们从医院回到家后,他就把原先粘在房间上自己的名字划掉,换上了婴儿的名字。算到现在,已经过去两个月了。


                                  他永远不会忘记那天回来的旅程:无论他怎样劝说儿童座有多安全,明日香都拒绝放开她的孩子。如果明日香用她平时的态度和方式拒绝,他觉得自己或许还能说服她。但看到她疲惫却又安详的微笑,真嗣无法继续坚持。在她温柔的嘱咐他小心开车后,他最终放弃了。


                                  为了完成又一次他无能为力的需求,真嗣打开门,踏进‘秋的可爱小窝’。


                                  他快步走到小床前,那里他的女儿正在哭喊着要求被注意。他小心的抱起哭泣的女孩儿,在空中轻轻的摇着。秋已经比刚出生时长大了不少,但看上去依然非常的脆弱。虽然比最初几天要好很多——那时,真嗣非常担心自己错误的碰触会弄伤这个小生命。


                                  他轻轻抚摸着婴儿的小块儿的棕色头发,闻者她四周的爽身粉的香味儿。“shh,”真嗣摇着她离开房间,“我们给你弄点吃的,恩?”


                                  不知道是自己的抚摸、摇晃还是秋知道自己的需求将会满足,她的哭声渐渐变小。


                                  他抱着孩子踏进他们的卧室,明日香已经坐在床头准备好了。他们交换了一个‘了解’的眼神,真嗣小心翼翼的将婴儿递给他的妻子。明日香哼唱着一些歌曲,将秋抱到怀里;打开睡衣的扣子,以下内容自动屏蔽。


                                  “你在看什么?”明日香的语气并不可怕,但足以把恍惚中的真嗣叫回现实,实际上从刚才开始她一直没停止过微笑,“你不会嫉妒你的孩子,对吧?”


                                  真嗣轻笑着摇摇头。一个经常管他叫‘变|态’的人,即便是在这个场景,她现在也一定认为他脑子里都是无节操的东西。


                                  “不,”他说“看到你们俩个,会让我知道我有多爱你们。。。”


                                  “BAKA,”她安静的说,轻轻吻了他一下“如果我不那么喜欢这样,我一定打飞你。”


                                  他再次忍不住笑,直到下一个严肃的话题“我很高兴秋还在母乳期,但是过不了多久我们得逐渐喂她点儿其他食物。”


                                  “所以你想做什么?找一头牛?”


                                  “恩,山羊的话会好搬运一些。。。”


                                  “羊的奶?你想毒死我女儿吗?”她不屑地说。秋停止了吮吸,明日香抱起她靠在自己的肩上,轻轻的拍着她娇小后背,“再说,到目前为止你没什么可抱怨的,对吧?”明日香问秋,小家伙打了个饱嗝表示赞同。


                                  “嘿,不带你们俩这样组队反对我,”真嗣试着抱怨,但忍不住的笑。他关心整个母乳期不仅仅是因为担心明日香年轻的身体能否产出足够多的奶水喂饱秋,还有婴儿是否有足够的能营养,最主要的是他从书中得知哺乳会让母亲很疼。


                                  当然,明日香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她承认感觉‘很奇怪’,但她立刻补充说能亲身为自己的孩子提供营养,这种满足感要抵得过任何不适。这令真嗣确实有点嫉妒。


                                  所以除了他不能分享这种母亲特有的亲密联系外,他会做任何事来满足秋的需求。


                                  “既然咱们已经醒了,”真嗣终于开口,他望着凌晨窗外正在散去的黑暗,“那么,可以走了吗?”


                                  明日香微笑着点点头,目光始终没有离开她的孩子。秋在她温柔的抚摸下重新在母亲温暖的怀里睡着了。。。
                                  -x-x-x-x-
                                  “恩,有段时间没来这里了。。。”


                                  “上一次来这里时有点不愉快。。。”


                                  “但是我们努力解决了,而且现在。。。”


                                  “我们要向你们介绍另一个人。”


                                  说完,明日香向晨光中闪着金光的大海举起怀中的包裹,婴儿的脸颊映射在无际的大海中,“这是我们的女儿,这是。。。”她向真嗣一笑,“碇•秋!”
                                  -x-x-x-x-
                                  “你对没有灯光的城市还感觉不适应吗?”


                                  明日香起初没有明白他的意思,但她望着漆黑的第三新东京市,回忆起那一夜他们三个适格者在黑暗中的讨论。与现在不同的是,那时的第三新东京市还不是废墟,丽的巨大白色头颅也没有在海的另一侧。某种意义上说,绫波如今也陪伴在他们身边。


                                  城市边缘的草地使他们今天旅程的终点,并肩坐在树荫下望着西下的落日,享受着彼此的亲密和宁静,他们几乎注意不到时间的飞驰。直到太阳沉入大海,星星一颗接一颗的闪烁在黑夜的天空。秋安稳的睡在母亲的怀里,但是她的父母没有回家的意思,他们试着能够更长时间的享受着这种浪漫。酷夏的余热散去的很慢,明日香不担心傍晚的天气会伤害她的秋。


                                  “我想我已经十分习惯了,但是那里已经没有人类居住了,所以我想说的是,”明日香平静回答她的丈夫,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欣赏着夜空,一道流星划过天际,她微微一笑“我还是对的,星空从没这么美丽过。”


                                  真嗣很难没有同样的感受:天上那道赤线划过他们的头顶,繁星依旧闪烁,完全未在意这颗小行星上的变故。仰望着吞噬一切无尽的星空,明日香并没觉得害怕和渺小,相反,她感觉自己仿佛融入了一般。


                                  “丽比我更像哲学家——现在想想,也许她就是。”


                                  这让真嗣很惊讶“恩?”


                                  “你还记得她说人类用星火驱赶黑暗吗?也许她的意思是人类利用科技摆脱了黑暗,进化成我们现在这个样子。但是,也许更深层也涉及了人类的心灵。没有心灵中的火光,我们最终会被无尽的黑暗与孤独吞噬。”


                                  她低下头微笑的看着怀里的秋,小家伙正在睡梦中努力的挤向母亲的身体去寻求更暖和的怀抱。“我的灯火就在这里。我会保护她不受任何黑暗的侵蚀,就像她现在对我做的,我相信,只要我们在一起,就没有什么能够伤害我们。”


                                  啊啊啊,又有的看啦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5-03-01 02:06
                                    -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
                                    “好疼!秋!秋,拜托停下!”当拉扯再一次开始时,明日香哀求道,“啊!秋,你弄疼妈妈了!”

                                    可惜怀里的小baby听不懂她哀求的语调和意思,明日香小心翼翼的腾出一只手设法将散落的头发从秋的拉扯中拽出。但是,她担心当单手换姿势时只用指尖的支撑会让她不安分的孩子掉到地上。秋抬起头,用那双明亮的蓝眼睛看着自己的母亲,她开心的笑着,准备把刚刚捕获的明日香的红发放入口中。

                                    最后,明日香放弃了,“真嗣!”

                                    “什么。。。?”他被从客厅里叫来,踏入秋的房间,看到妻子窘况,“她又开始拽你的头发了?”他问,走过来准备帮忙。

                                    “Ah?”秋疑惑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卷在手上的红色丝线被解开。就在秋为失掉‘玩具’开始哭闹之前,真嗣接过她在空气里轻轻的摇。

                                    “为什么她总是想玩我的头发?”明日香筋疲力尽的问;

                                    “噢,我猜她很喜欢,”真嗣说,小心的把秋放回到她的床上,“闻上去很香,而且那~~~么鲜亮。”他夸张的拉长最后几个字,一面挠痒着他的小千金。秋咯咯笑着踢着腿。

                                    “别和她闹过头了,”明日香在一旁说,整理着自己的红发,“她该睡午觉了,我才把她抱回床上。”

                                    “好的,好的,”真嗣拉过毯子盖在秋的身上,并在她的前额轻轻一吻,“做个好梦,秋。”

                                    真嗣强迫自己不再看呜咽中的小女孩儿,他离开床头,走向明日香。“真嗣?”明日香缓缓地问,“能帮我剪下头发吗?”

                                    “恩?几天前我们不是刚剪过吗?”他不解地问。

                                    明日香深深的叹了口气,“我知道。我。。。我想可能多剪掉些会更好。”

                                    “恩?你是说。。。?”

                                    “恩,这样会更方便些。我的意思是,我经常忘记将头发整理到后面,尤其秋在夜里哭闹时。”她无力的笑了笑,“你又不是因为头发才爱我,对吧?”

                                    他盯着她,似乎在思考她的确定性,但是过了几秒,他朝她微微一笑慢慢的点点头。

                                    “那么好的,准备一下,我马上就开始。”
                                    -x-x-x-x-
                                    明日香坐在在浴室的镜子前看着里面的自己。她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但想象着几分钟过后的自己,她忍不住感到失落:伴随着真嗣的剪刀,自己人生中的一个时代即将结束。她紧张的看着身后的真嗣,他正在摆弄着各种剪发的工具。

                                    “那么,剪到到哪儿。。。?”

                                    “别-别太多,”她急忙打断他的话,生硬的说。但很快,她就松下肩,“要到她。。。恩。。。她不能轻易够到的高度,我-我不知道。。。那就到肩膀?”她再次叹气,“或许还要再往上一点。。。?”

                                    真嗣点点头。

                                    明日香闭上眼睛听着剪刀声。她不想看,光听着剪刀的‘咔咔’声已经够难受的了,更别说感受着熟悉的重量从头部离去。从她记事起就对自己漂亮的红发感到骄傲。早在来日本之前,这头罕见的棕红色头发为她赢得了不少称赞,也让她在人群里显得格外的引人注目。她曾花费了大量的精力来打理自己的秀发,而现在,一段不长的时间后真嗣完成了最后一剪。

                                    “好了,我想我完成了,”真嗣宣布。

                                    她深深的吸了口气,不确定是不是应该睁开眼睛看看结果。然后,犹豫着,她睁开了双眼。

                                    实际上真嗣完成的不错,她的头发很好的在肩膀上方前端略短。看着镜子里的人,明日香不敢相信那是自己。下意识的,她摸着自己剩下的红色鬃毛。

                                    “看上去我变老了。。。”她喃喃自语。

                                    “不,”真嗣说,微笑着俯身靠近她,“你看上去像一位母亲。。。”

                                    再次看着镜中的自己,明日香突然觉得剪掉凌乱的头发没那么糟糕了。
                                    -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
                                    “哦,不!又一次!”真嗣抱怨着,抱起他的女儿冲进卫生间,如果秋的‘恩-哦-’的表情还不足以告诉他发生的事,那么周围的臭气足以说明了。

                                    明日香正在洗今天第二打的衣服,看着他们破门而入直接冲向了婴儿的可调桌。

                                    “又一次?”她筋疲力尽的问,“这是今天早上第三次了!”

                                    “我知道,”真嗣抱怨着说,一边脱下秋的裤子,“如果照这种速度,我们今天就又得进城去拿些尿布了。”

                                    “我更想问的是这些用过了的怎么处理!我们不能浪费汽油在每天扔垃圾上!”

                                    “也许我们可以用布制的?”

                                    明日香指着脚下小山似的衣服,“你还嫌不多吗?”她走向他们,真嗣脱掉了秋的尿布。“哦哦,”明日香挥着手试图扇走扩散出的臭气,秋咯咯笑着看着她的父母充满囧的表情。“她是不是得了某种消化系统的病?”

                                    “我想没有,”真嗣摇头,仍掉尿布,擦洗他的孩子。当他开始拍上爽身粉时,秋不高兴的向她的父亲挥着手。“但是她吐了好多,”明日香指出,不远处的衣服山上秋昨晚呕吐出的晚餐显而易见。

                                    “也许我们给她提供其他食物太。。。嘿!!”真嗣试图守护自己的位置,明日香正在把他推向一旁。

                                    “让我来,”她宣布,抽出一张干净的尿布。

                                    “但是她不喜欢你来!你总是绑的太紧了!”

                                    确实,当明日香开始紧紧的绑尿布时,秋轻轻的皱了下眉头。可惜明日香一向都会坚定的自己的立场。

                                    “不,我绑的刚刚好!是你太松了!也许刚开始时需要一点点时间适应,但至少不会漏的那儿都是,那样整个家都得重新打扫!”明日香解释着;而她的女儿很听话的,很快忘记了不舒服的腰带,从母亲的怀里爬出。又活力四射的在桌子上爬行,直到。。。

                                    十秒以后。

                                    “又来了?”她的父母高同步的抱怨。

                                    明日香叹着气,再次解开皮带,“记得提醒我,还有多长时间我们就可以教她上厕所了?”
                                    -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
                                    “我回来了!”真嗣向屋里喊道,他站在玄关脱掉靴子,放下盛满战利品的鱼桶。不过,秋响亮的哭声充斥在房间中,所以他觉得明日香听不到他很正常。

                                    但很快这种错觉就被她妻子的突然出现打破了。明日香抱着秋在肩膀上跑向他。她红肿的眼睛和紧张的表情告诉他出大事了。

                                    “真嗣!”她呜咽的哭着似乎快崩溃了,“我几乎都要去找你了!我-我想她生病了!我-她-”

                                    真嗣迅速冲到她俩前,一只手环抱着几近崩溃的妻子——明日香已经靠在他的肩上抽泣,另一只手抚摸着表情很痛苦的孩子的背。感到明日香稍微冷静了,他抱过秋,检查者婴儿的体温,查找着发烧的迹象。

                                    “她——她一直在哭,”明日香抽泣着,“但是她的尿布没有问题,她不吃饭也不睡觉。不管我怎么哄她,她都一直在哭。”

                                    “你检查过她的奶嘴吗?”真嗣尽可能的保持镇静,擦干秋脸上的泪水和口水。

                                    明日香摇头,“她不停的流口水,我害怕会堵塞她的呼吸。而且她也不想咽下任何东西。”

                                    真嗣点点头,他轻轻的将一根手指放入秋的口中。就像他猜测的那样,小家伙一口咬住并停止了哭闹。“她好像开始长牙了。”

                                    “长牙?”

                                    真嗣微笑的看着明日香目瞪口呆的表情,“是的,我想她在长牙,”他解释道,“最开始并不容易长出来,但我想很快就能见到她的牙了。我们最好准备个嚼牙器,这样会。。。”他的声音逐渐减小,看到明日香并没有分享他的热情,而是靠在墙上筋疲力尽的滑落倒地,一只颤抖的手抚在前额。

                                    “长-长牙?”她无声的抽泣着,泪水肆意的滑落在她的脸上。

                                    真嗣担心的跪在她面前,小心的抱着秋,小家伙松开口也担心的看着自己的母亲,“明日香。。。”

                                    但是她继续抽泣着,“我-我以为。。。然后她。。。”她摇着头,“我应该知道的,我应该知道的。但是,我为什么没有想到。我。。。我是个什么样的母亲啊?!”

                                    “明日香,别这么说。你是一个好母亲,你不可能读懂她的每一个动作。”

                                    “但-但是,这不是给错一个玩具或。。。或者喂错时间。我应该知道她该开始长牙了!”

                                    “嘘,”他努力让她冷静,腾出一只手擦干她的眼泪,“昨天晚上你睡了多长时间?”

                                    “什-什么?”明日香吸着鼻子,不理解这不着边儿的问题。

                                    “我看到你整晚都醒着,好像一直在担心秋会随时醒来。”真嗣解释着,换了个姿势,在秋哭闹前轻轻抱起她换到右膝上。

                                    “我。。。我不知道,”明日香最后承认,“我。。。我觉得她会随时需要我。每个微小的声音都会让我觉得她在叫我。。。”她叹气,生气的蹙眉,“我经常有幻觉。。。”

                                    听着明日香的自责,真嗣叹气,“是的,”他说,“你累了,秋的睡眠已经比以前稳定的多,我想这几个星期她休息的比你好。”

                                    “Ah!”

                                    他们两个同时低下头,真嗣膝上的小Baby伸出双手似乎要去安慰她的妈妈,那双宝石蓝般的眼睛担心的看着明日香。
                                    “看到了?”真嗣开心笑得说,“她也不想看到她无敌的妈妈难过。”

                                    明日香握住了小秋的手,微微的笑着;真嗣轻轻的吻了她的前额,“去休息吧,今天后面的时间我来照看她。”


                                    收起回复
                                    举报|26楼2015-03-07 20:06
                                      -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
                                      她曾参加过很多次惨烈的战斗,对抗过很多可怕的怪物敌人,为了全人类的安全及和平(外加她的骄傲)她数次奔走在死亡边缘。但是这些所有的战斗都没有像现在一样让她这么快就在意志上认输,她现在面对着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终极必杀武器:她女儿那双明亮的蓝眼睛。

                                      “噢,别这么看着我,”明日香央求道,敲了敲怀里的秋的小胳膊,抱着她走向已经黑了的‘秋的卧室’,“你知道现在到了该睡觉的时间了。”

                                      “en?”

                                      明日香无奈的叹气,同时又忍不住的笑。秋在她的怀里抬起头,像小猫似的使劲的在她身上蹭,似乎在努力的博得她的同情。母亲的直觉告诉她,这小家伙很清楚这一天马上就要结束了,但是却在努力的卖萌希望母亲停下脚步。

                                      小家伙。。。在短短的这段时间里秋已经比最初长大了不少。明日香曾经对父母感慨自己的孩子成长的过快感到嗤之以鼻,但她现在面对着这样的转变也不得不感叹日月如梭。秋已经长大到穿第三种尺码的衣服了,而且她现在穿的粉色儿童套装也略微渐紧。出生时头顶那一小团稀疏的鬃毛现在已经越来越厚,同时也快覆盖到脖子上了。

                                      就算不看逐渐长大的身体,秋现在在家里和他们的菜地里爬行的速度也让明日香时常感觉自己不再年轻。跟上这么一个精力旺盛的小女孩儿到处发现世界的神奇让明日香略感应接不暇。秋经常会对些小玩意儿显出浓厚的兴趣,然后就自顾自的打开房门爬到外面的世界;要么就挑战下自己的爬行技巧,爬上楼梯或是爬到其他的不可思议的高度。

                                      前一段时间他们终于可以给秋喂半固体食物了——真正意义上需要咀嚼的食物。秋看上去很喜欢,当真嗣第一次成功喂进去一勺固体食物时,小秋高兴的挥舞着她的小手,似乎很满意食物的味道。但不幸的是,她挥舞拳头的弧度刚好砸到盛着食物的碗边缘,盛满捣碎的胡萝卜的碗在空中旋转了180度后准确的砸在真嗣的脸上。

                                      明日香无论何时会想起这一幕都忍不住的笑,当然,真嗣不这么想。不过,尽管如此,逐渐的喂秋固体食物是个好主意。虽然有时候会有些小麻烦,秋可以紧紧握住勺子,但不能稳定的将食物送到嘴里,而且动作也很不协调。最大的问题是,她经常忘记握住勺子的目的,不是去吃饭而是开始把玩手里这个亮晶晶的小玩意儿。所以,喂她食物的耗费的时间和之后清理儿童座椅及整个厨房的时间差不太多。(也包括清洗小女孩儿本身)
                                      明日香相信过不了多久怀里这个小坏蛋就能学会一切必要的技能。

                                      不过明日香并不像其他父母那样对孩子的飞速成长感到失落,相反,她觉得很高兴,她为秋的每一个新发现和每一次成长都感到自豪。毕竟,她是她的女儿,她的琛宝。看着她茁壮成长是明日香从未体会过的的最大快乐。

                                      红发的母亲哼唱着歌谣,小女孩儿终于开始打哈欠不再继续抵抗。明日香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到床上时,秋似乎接受了要到睡觉的时间,安静的闭上眼睛。明日香微笑的看着这个小天使,爱抚着她棕色的头发。

                                      “Gute Nacht, mein Schatz.”(注:德语,晚安,亲爱的;)再次轻吻她的前额以作道别,明日香准备离开房间,但这次她没来得及走远。

                                      “Nah!”

                                      明日香立刻转身,“什么?”三步并作两步,她返回到床前。里面完全醒着的秋再次看到自己的母亲,咯咯的笑着,“你刚才说了。。。?”

                                      “Nah!”

                                      不敢相信的睁大眼睛,她再次抱起秋,一缕自豪的笑划过她的嘴角。

                                      “真嗣!”她大嚷,“真嗣!!”

                                      几秒钟内真嗣带着惊恐的表情窜进房间,担忧的表情和声音表明他以为发生了什么可怕的紧急情况,“发-发生了什么事?”他喘着气问。

                                      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明日香兴高采烈的自豪的向他宣布,“她会说话了,她说了一个词!”

                                      真嗣显然叹了口气,“啊?就这事,我还以为。。。”他的声音逐渐减小,似乎大脑刚刚接收明白明日香的意思,“等等,什么?!”

                                      “我刚才和她说晚安,她试着重复了,”明日香解释道,眼睛一直没有离开咯咯笑的小秋。秋似乎为今晚获得的额外关注表示非常开心。

                                      真嗣挠了挠脑袋,有些不敢相信,“也许,你只是把她随便弄出的声音搞错了,你知道,她经常发出一些呜呜露露的声音,对吧?现在,离能说话还早点。”

                                      “你听到了吗?”明日香不理会真嗣,对着秋说,“你爸爸不相信聪明的小秋已经能说话了,咱们说给他看,好不好?”

                                      “Uh?”小孩子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说‘妈妈’?”

                                      “明日香,”真嗣在她身后半叹气的阻止。

                                      明日香还是不理他,“来,说‘妈妈’,”她继续。

                                      “Ah?”

                                      “妈-妈”

                                      “明日香,强迫是没用的。。。”

                                      “啊妈啊!”

                                      房间猛地安静下来,除了一个十个月大的小孩咯咯笑的声音。

                                      “你听见了吗?”明日香满面笑容的说。

                                      “这。。。真的。。。呃。。。不可思议,”真嗣承认,这还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这么开心的被指出错误。

                                      “说‘爸爸’?”明日香继续轻推着她的小手敦促道,充满骄傲的看着她的女儿,“爸-爸!”

                                      很快,小秋没让她失望,“Baga!”

                                      两位成年人先是惊愕的愣了一下,然后明日香忍不住哈哈大笑,而真嗣看上去——有点吓人?“嘿,她并不是真说了我想的那样,她刚才。。。?”

                                      明日香在旁边笑得喘不过气,无暇回答真嗣的问题,直到感觉怀里的小baby在向外挣扎。她慢慢恢复微笑,这才发觉自己更紧的抱着小秋。

                                      另一个第一次过去了。。。

                                      啊,或许有那么一点瑕疵。。。

                                      但是,真的真的微不足道。

                                      大概真的吧。


                                      -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
                                      “还有两周。。。”

                                      真嗣精疲力尽的坐到椅子上,无力的趴倒向桌子,嘴里喃喃的嘟哝着。不理解他的意思,明日香好奇的看向他,“恩?”

                                      真嗣嘴角抽搐了下,显然一直没注意到明日香已经出现在房门口,“噢,嗨,她睡了?”

                                      “是的,我希望是,”明日香打着哈欠,“她入睡向来很快,我也快累死了。”

                                      太阳还没完全下山,但是明日香却在似乎无止境的训练教程后感到格外疲惫。为什么以前没人告诉过她照顾婴儿会这么累人?

                                      “为什么不去睡觉?”真嗣建议,“干完这点活儿我也要休息了。”

                                      她摇摇头,“没关系可以等到你忙完,我几乎没注意到你进来了,”她嘟哝着,眼皮开始变得越来越沉,“还有。。。你说什么‘还有两周’?”

                                      “噢,那个!”真嗣微微一笑,“还有两个星期就到一年了。”

                                      “一年什。。。?”明日香重复着,突然意识到了,兴奋的睡意骤然全无,“你是说。。。秋的生日快到了?你一直算着日子?”
                                      “当然。难道你没看见?”他说着,拿过一个台历,现在上面画着几乎已经一个月的记号,“今天已经351天了。”

                                      “时间过得真快,以前我一直觉得老人们不停地感慨年龄是因为无事可做,现在我们也逃不过时间的洗礼,”明日香若有所思的说,安静的笑着“还有两周,是吧?我看看。。。我们弄个party怎么样?要有礼物,要有蛋糕,噢,当然房间一定要做装饰,我们还有气球吗?”

                                      “party?”真嗣打断她,“你觉得有这必要吗?她还太小了,不会记得这些。”

                                      “那又怎样?一定会很有趣!作为世界上最好的父母,有义务拍下孩子第一个生日的照片!想想她戴着可爱的帽子,满脸涂着奶油的样子,等她长大以后一定会看着很有趣。”

                                      真嗣忍不住笑,“我最好也开始去找DV机了。”

                                      明日香笑着插话,揉着他的头发道,“噢,我喜欢你邪恶的时候。”
                                      -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
                                      “上帝,你拿着这东西时真像剑介,”明日香咆哮着。真嗣举着DV不肯从眼睛上拿下,当他无预告的突然转身时,明日香不得不急速闪躲长相机的镜头。

                                      “什么?我错过了她第一次爬行,因为我不认为她已经可以自己行动;我错过了她的第一句话,因为我不相信她已经可以说话了;所以,我绝对不能错过她的第一步!”

                                      明日香眨眨眼睛,然后摇摇头,靠在了沙发的椅背上。在旁边,真嗣重新拿起摄像机对准他们的女儿。秋正在用前肢支起自己的身体,使劲的(经管作用不大)摇晃着桌子,像捕鼠的猫儿似的盯着桌子上被晃动的气球。明日香在想是不是应该把桌子上那个红黄相间的气球直接拿给秋,不过想到依照以前的经验,小秋会很快因失去挑战的乐趣而厌倦这种轻易得到战利品的方式,最糟糕的是她会从一开始就哭闹——因为“游戏”被妈妈毁掉。

                                      秋确实快要可以自己走路了,实际上,她已经开始紧紧的抓着家具或父母的手摇摇晃晃的走几步,虽说还都需要辅助其他东西,但离她自己行走不过是时间问题。

                                      所以,这几天里真嗣一直举着摄像机在尾随着他们的孩子。明日香一方面感到真嗣某些时候还真是可爱,但更多的觉得他无可救药的蠢还有更少一点儿感觉自己被丈夫逐渐忽略了。。。

                                      “适可而止吧,你已经举着这东西至少三天了。”她抱怨,“她没想成为影星。”

                                      “噢,是吗?我表示怀疑,”真嗣继续举着机子说,“毕竟,她是你的女儿。”

                                      “你说什么??!!”

                                      真嗣差点扔掉相机,才意识到刚才自己已经大声的说出口了。明日香恐怖的出现在面前,脸上带着最可怕的表情,她的努力没有白费,紧盯的目光吓得真嗣不敢抬头。

                                      “你是想说我很自我中心??”她质问,真嗣节节后退。

                                      “唔。。。唔。。。不。。。我—我。。。”真嗣滑向沙发的最尽头;

                                      但是明日香没有放过他的意思,“因为我总不得不成为人群的焦点?”

                                      “亲-亲爱的,我。。。”真嗣小心翼翼的希望能熄灭她的怒火,但明日香没有丝毫的放松。这个称呼只有在他俩极度兴奋或他们(他)需要让对方冷静下时才会的称呼。
                                      “我想让星球上所有的生物都对我顶礼膜拜?”

                                      她几乎让他紧紧的靠在墙上,尽管如此他还在尽可能的远离明日香,尤其避免和她对视,“不-不,当然不。。。”

                                      “不?”她突然转变态度,语气里更多的表现出失望。但很快明日香再也忍不住嘴角的笑了,“至少,我认为你现在知道了。”

                                      一声叹气,真嗣滑落在地,终于知道又是明日香式的恶作剧,眼前的香还在笑个不停。“每次你都是这样。。。”她说着,正要转身,脚下却被什么东西绊住。

                                      秋微笑的看着她迷惑的脸,“妈啊妈?”

                                      先前由那个愚蠢的玩笑的笑容被无尽自豪感替代。在刚才的短短几秒钟内,小女孩儿没有爬行,甚至没有辅助任何东西,她确确实实的自己站在他们面前。

                                      一声叹息从明日香身后传来,“我又错过了。”


                                      收起回复
                                      举报|28楼2015-04-07 09:17
                                        第八章楼主还有好多没有翻译出来的


                                        收起回复
                                        举报|29楼2017-03-17 21:54
                                          楼主加油